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总裁的绯闻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0:58:32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的绯闻娇妻

第1章幸福甜蜜

园中,春意盎然,微风徐徐,白色与淡紫色的布景给原本的清幽更加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好好孕

位于半山腰的私人会所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新娘拿着捧花站在新郎身边,一脸幸福甜蜜。

婚礼并不豪华,低调且简单,而出席婚礼的,亦只有新人双方各自的至亲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两位新人的背景却依旧不容忽视。

新娘贺渊,年仅三十,便已掌管贺氏的半壁江山。

新娘叶芳婷,则是y市与贺氏齐名的叶家千金,21岁,与贺渊的结合堪称完美。

可是,她不是叶芳婷!

至于她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路兮琳觉得无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是忧是喜。好好孕

婚礼仪式很简单,反是之后下午和夜晚的两场party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

新房里,疲惫的路兮琳刚进门便直接倒向大床,长长地舒了口气。

忽地“咔嚓”一声,房门被人推开。路兮琳下意识地从床坐起来,抬眼时正好对贺渊的目光。

“客人都送走了?”她随口问。

贺渊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答,只是关了房门走到床前。

他站的位置正好在路兮琳的正面,路兮琳没来由地有些紧张,于是想要挪开,可是刚起身,贺渊却腰身一弯,整个人朝着她的身体倾了过去。来自haohaoyun.com

他突然的动作让路兮琳下意识地往后一让,却一个不稳,直接倒向身后的大床。

贺渊躬身前,单手支着身体,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

“老婆这么心急?”戏虐的语气与似笑非笑的表情,都让路兮琳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她眨眨眼,小心地问:“你、你要做什么?”她不是不清楚今晚对她和他来说是个什么日子,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说我要做什么?”贺渊将脸往她面前凑得更近了些,暧昧的语气,将那股危险气息散发得更浓烈了一些。

“、渊……”路兮琳颤着声唤他,试图阻止,却被他打断:“洞房花烛**一刻……”说着,他的唇轻然落她的耳垂。

路兮琳身子一缩,未及反应,双唇便被覆住。无删节总裁的绯闻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唔……”一声闷哼,路兮琳扭头要躲,下巴却被贺渊固住。

他的身体随之压了去,让路兮琳动弹不得。

他轻吮着她的唇瓣,一点一点地蚀着她的领地。

路兮琳紧咬着贝齿,阻止他的更加深入,却被一股忽而妙的感觉冲得思绪微乱。

在他唇舌的温柔攻势,那种感觉渐渐迷乱了路兮琳的理智,直到他的手来到她胸前的山峰时,路兮琳才一个激灵回了神。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推开,结果却只是和他一起在床打了个滚挪了个位置,便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她依旧被他压得死死的。原文haohaoyun.com

“渊……”再次出声,路兮琳已是语带乞求。

如果是别人,面对如此一张布满委屈的小脸,怕是早怜香惜玉了,可是贺渊没有,他的眼里只有鄙夷。

“原来老婆喜欢玩欲擒故纵。”贺渊幽幽出声。

路兮琳蹙眉:“什么意思?”

贺渊轻哼一声:“你想要的,不是吗?”说着,他的手一用力,便扯开了她的衣服。

第2章惊呼一声

    几声轻微的声响,钮扣崩落,衬衣被拉开到最大的限度,内衣露了出来,包裹着路兮琳饱满雪白的肌肤。

    贺渊垂眸扫了一眼那两团高耸,便又抬眼向她:“这么诱人,难怪这么多男人喜欢!”

    “不……”路兮琳惊呼一声,想要伸手捂胸,可是双手被他制住,只能任由着身体暴露在他眼前。推荐haohaoyun.com

    从来没有人看过她的身体,即使还穿着内衣,但现在的姿势和画面依旧让她感到羞耻,眼更是快速地蒙一层薄雾。

    她的反应让贺渊微微一震。

    “你会喜欢的!”贺渊低下头,在她半露的雪白轻啄了一下,惊得路兮琳身子一僵,结巴出声:“、渊,我想先、先洗个澡!”

    她知道躲不过,可她仍然抱着希望,离开他的禁锢是第一步。

    “好主意,一起!”贺渊起身刚刚将她从床拉起来,手机却在此时响起。

    贺渊松开她,从床头拿了手机走到窗前,如获大赦的路兮琳便一个闪身,进了卫生间。

    半敞的衣衫,凌乱的发丝,让她显得很狼狈,也和她脸未及卸下的妆容极为不符。

    摸摸双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贺渊气息,想到刚才的画面,她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脸颊微微一热。

    胡乱地想着,路兮琳猛地摇了摇头,朝着脸泼了几捧凉水,才觉得脑子稍微清醒了些。

    “嗯……”

    “好……”

    “我知道……”

    “我也想你……”

    温柔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路兮琳不知道贺渊在和谁通电话,但那句“我也想你”让她断定,电话那头的是个女人。

    他的声音很快地小了下去,后面他又说了些什么,路兮琳也没再听见。她想,也许是更多的甜言蜜语,也许是无尽的相思之情。

    难怪叶芳婷要跑,如果换作是她,她也绝不会心甘情愿嫁给这种在新婚夜却和别的女人说着柔情蜜语的男人。

    路兮琳低叹一声,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摇摇头,她干脆将脸埋进蓄满水的水池里。

    “你在降火?”贺渊的声音骤然响起,路兮琳猛地从水里抬起脸,水珠甩了整个镜面,映出两人朦胧的影子。

    转身,贺渊近在眼前,彼此之间不过半米之距。

    路兮琳屏了一下呼吸,岔开他的话题:“你电话打完了……”

    贺渊伸手拨了一下她额前的刘海,暧昧地说:“降火应该由我……”

    “我生理期来了!”路兮琳身子颤了一下,急忙出声。

    也许没有哪个新娘会像她一样,在新婚之夜千方百计地找着理由拒绝自己的丈夫。

    而这是现在唯一可以救自己的理由,除非他是变态。

    果然,贺渊的手停住。

    看他转身走进浴室,路兮琳松了口气,退出了卫生间。

    她无暇顾及以后更多的夜晚应该怎么应对,但至少现在,她逃过一劫。

    静夜里,路兮琳望着背对着自己躺在床的贺渊,心里涌出复杂的情绪。

    回想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白天的婚礼,还有视线里的这个男人,一切都犹如一场梦境。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草率,这么稀里糊涂,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给嫁了。

    早,贺渊起床的时候,路兮琳还蜷在沙发,像只温顺的小猫。

    她这样睡了一夜?

第3章甚至有些冷淡

    贺渊无由地皱了皱眉,却又很快舒开。

    他没有叫醒她,但路兮琳还是在他的洗漱声惊醒过来。

    她本来睡得不沉。

    路兮琳原以为他至少会关心一句自己昨晚睡沙发的事,可是从头到尾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甚至没有和她说话。

    这让她有些失望,莫名的。

    餐厅里,婆婆谢娇容、阿姨邓琪、还有弟弟贺策已经入座。

    “妈、阿姨、小叔,早!”路兮琳大方得体地向大家招呼,贺渊则体贴地为她拉开椅子。

    “嗯。”谢娇容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的态度并不热络,甚至有些冷淡。不过路兮琳也不在意,毕竟婆媳关系素来是千古难题,她不会痴心妄想这种问题到自己这里变得迎刃而解,更何况这一个月来,每次见面,谢娇容一直是这样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哎呀你看看,芳婷这气色多红润呐,不然怎么说是洞房花烛夜呢!”起婆婆,阿姨邓琪反倒显得颇是热情。

    所以相形而言,她对邓琪的好感也远大于婆婆谢娇容。

    邓琪是贺父贺震的小老婆,贺渊一直对她以阿姨相称。

    她的快人快语让路兮琳脸颊一热,扯动嘴角笑了笑,但没说话。

    “对了渊,你跟芳婷打算去哪度蜜月啊?”邓琪继续关问。

    路兮琳扭头看了一眼贺渊,心里有些小期待,虽说她不是真的叶芳婷,可是结婚却是真真的事情,这蜜月总归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是贺渊却半天没接话,他的沉默让路兮琳小感失望,也让邓琪有些尴尬。

    于是邓琪只好讪笑着给自己铺起台阶:“呵呵……我看现在的年轻人呐,蜜月都爱去马尔代夫这种地方,你们――”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这一次没等她说完,贺渊便突然出声打断。

    语气冰冷,面无表情。

    邓琪微微一愣,贺策明显不悦。

    “哥,我妈只是关心你和嫂子,你什么态度?”他出声斥问。

    “是啊!”路兮琳也觉得他语气有问题,于是附和,却被贺渊冷冷地瞪了一眼。

    路兮琳不爽,但还是识趣的闭了嘴,接着,又听贺渊的声音响起:“我应该什么态度,不需要你来教我!”

    “你――”贺策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邓琪制止:“策,好好吃饭。

    她心不爽,可也并不想在这个时候为这种小事和贺渊起正面的冲突。

    原本和谐的气氛因为贺渊的态度而急速地冷了下来。而整个过程,谢娇容一直是一副不闻不理的姿态。

    见状,路兮琳只好堆出笑容自作主张地圆场。

    “呵呵……阿姨,谢谢你关心,其实蜜月的事,我跟渊――”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话刚说一半,贺渊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像对邓琪一样,没给她留半分面子。

    他还来劲了?路兮琳心里的不爽又增了几分,但她并未发作,只是咬着牙忍了气。

    贺渊说完便起了身,离开座位时见路兮琳却是坐着没动,不由蹙眉:“还坐着做什么?”

    对他的目光,路兮琳刚要开口,又听他问:“还坐着?”

    路兮琳茫然了,但又不得不起身跟了去。

    “喂,我们要去哪?”刚车,路兮琳便没好气的问他,脸的表情也是臭臭的,甚至连对他的称呼都省了。

第4章所以没有发作

    早饭没吃成算了,想到他刚才的态度,无论是对邓琪还是对自己,都让她的脸色好不起来。

    贺渊没理她,只是自顾地发动了车子。

    路兮琳知道他的性子,对于他不想回答或者不想说的,无论怎么追问都没用。

    只是现在,她在意的不是他的回答与否,她只想发泄自己郁闷的情绪。

    “不是不愿意蜜月吗?又没人强迫你,用得着对阿姨摆出一张臭脸吗?好像别人欠你钱似的。真是莫名其妙!”毕竟是冒牌贺太太,即使蜜月的事她对他小有失望,却也不是真的在意,相反,起这个,大清早便被无端破坏掉的心情反而更让她来气。

    刚才在餐厅因为人而顾及他的面子,所以没有发作。现在只有他们两人,路兮琳干脆一口气将心里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你管我?”闻言,贺渊淡声反问。

    路兮琳蹙蹙眉,瞟了他一眼,撇嘴回敬:“管你?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啊?!”

    贺渊目光扫过后视镜,将路兮琳不屑的表情纳入眼里。

    路兮琳不知道,贺渊不喜欢邓琪母子,她虽然在这一个月里到过贺家几次,但对贺家成员间的关系状况却并不了解。

    贺渊深了深目光,冷然出声:“不要以为和我结了婚,可以过问我的事!”

    这男人是有病吧?谁过问他的事了?

    “我说过了,我没吃饱撑着!”路兮琳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在餐厅忍了他两回,现在她可没那么好脾气。

    “还有啊,你也别以为是我想跟你结婚,要不是为了――为了我爸,我才不会嫁给你这种人!”可是他是哪种人?

    爸?哼!

    贺渊冷哼一声,语带揶揄:“看不出,你还是个孝顺的‘好女儿’!”语无温度,还故意将“好女儿”三个字加重了几分语气。

    厚重的黑漆大门向内拉开,贺渊将车驶了进去。

    小两口的到来让叶家人有些意外,毕竟按习俗回门的话,那也应该是三天后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才几点?

    叶父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目光很快落到两人紧握的手,面露喜色。

    只是他不知道,在刚才下车之前,两人还一副水火不容横眉冷对的画面。

    贺渊并未多做停留,小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这次,他没有带走路兮琳。

    “晚我来接你!”临走前,他柔声对路兮琳说。

    路兮琳也不问他为什么送自己回叶家,但总是一个人留在贺家好。于是她微微一笑,叮嘱:“路小心!”

    两个人将戏演得很足,言行举止之间也毫不掩饰对彼此的爱意。

    只是明知道路兮琳是在演戏的贺渊,在听到“路小心”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却是没来由地一动。

    那感觉稍纵即逝,快到贺渊甚至来不及察觉。

    随后送走叶家父子,路兮琳直奔餐厅。

    看她拿了吃的,跟来的汪玉心忍不住问她:“没吃早饭?”

    “出门太急,没吃饱!”路兮琳胡乱解释。

    汪玉心没再说话,陪着她看她把最后一口牛奶喝进嘴里,终于忍不住再出声:“兮琳,昨晚你跟渊……做安全措施了吧?”

    不管怎么说,对于同房一事,汪玉心始终觉得对不起路兮琳。

总裁的绯闻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绯闻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3章你为什么不死季凉的眼睛倏地睁大,反瞪着程燕西,浑身僵住再动不得半分。“好好好,咳咳……”程老司令终于放心,笑了笑,“丫头啊,你怎么说?”“我……”季凉皱了皱眉,“程爷爷,我还很小啊!”“不小了,燕西的奶奶嫁给我那时候也才十八岁,跟你一样。”“是啊,”陈婷笑道,“燕西比你大,知道疼人。”季凉看了程燕西一眼,眼前这个男人,从上看到下,没看到一点他会疼人的样子。“丫头啊,燕西都答应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宠爱无度:总裁老公的围城》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宠爱无度:总裁老公的围城》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宠爱无度:总裁老公的围城003找个有钱人提起叶炎彬,沈凝萱的心里还是会痛,说好心已经死了,说好要忘记的,可是自己还是会有感觉,还是会心痛。“挺好呀,我恭喜你。”沈凝萱强忍着,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呵,”沈玉瑾轻笑了一下,“贱人的女儿,就是拿得起放得下。”乔玉珍也附和着说道:“就是,你怎么不跟你那个贱人妈去呢?干嘛在我们家祸害我们?要不是你迷住炎彬那孩子,瑾儿早就嫁给炎彬了,早就是副州长夫人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恨两痛第三章出狱三年后S市女子监狱的大门打开,不多时,里面慢吞吞走出一个女人。女人瘦的离谱,身上是她三年前被送进女子监狱时候穿的白裙子。现在穿在身上,就跟套了一个大麻袋一样。她走的很慢,一步一步朝着百多米处的站台走过去。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三十一块五毛钱,还有一张身份证。炎热的夏季,走在砂石路上,路面肉眼可见的,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今天的温度至少三十三四度,女人走在大太阳底下,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雾里微凉此生情》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雾里微凉此生情》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雾里微凉此生情03你是欠操夜色中,W西餐厅的门牌上闪烁着霓虹灯。于蓝踩着高跟鞋,朝着盛又霆和于依吃西餐的位置目不斜视的走过去。盛又霆泰然自若,并没有因为于蓝的到来而感到丝毫不适,眉眼间的清冷与疏离是给于蓝的。于蓝看到于依脸上挑衅的笑意,两年了,盛又霆没有请她吃过一顿饭。以前她会忍着,现在不会了!她伸手端起盛又霆的红酒杯,在于依的杯子上碰了一下,呡了一口,“生日快乐!”于依美丽温柔的举起杯子,“谢谢姐姐。”于蓝挑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三章江思颖上门楚云浩从母亲的房间走了出来。楚天南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每天,楚天南似乎只有晚上在家。不过这些,楚云浩并未放在心头。母亲柳清华虽然是植物人,但是这些年因为妹妹的悉心照料。母亲柳清华的病,还算是很稳定。并未有恶化的趋势。植物人,就是脑死亡。不过对于楚云浩来说,这脑死亡倒也并非什么不治之症。只是稍微麻烦一些而已。只要他的真气更为凝固一些,达到火灵功的第一层的中阶,就更有把握一些。到时应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老婆大人有点冷第3章总裁的私生子总裁,你这是要出去吗?乔特助抱着一叠文件急急的过来,差点跟他们撞了个大满怀.你走路都不看的吗?穆季云好看的眉不由得紧皱了下如果不是他闪得快,怀里的小家伙非让他给撞疼不可。“对不起,文件有点多,所以没注意,可是你抱着的小正太是谁啊!”乔雨恒避重就轻的含糊过去。“我儿子。”穆大少云淡风轻的就象在说着今天的天气一样随意,根本就没发觉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能让人怎样的惊鄂,那拽样让人恨不得给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老公太急要复婚出门忘记看黄历若说,荣骁宇利用了自己来换取薛家的各种批文,那自己呢,又何尝不是利用了荣骁宇让自己来脱离薛家那个地方,若说冷血无情,恐怕更贴切的是各取所需吧?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米白丝毫没有注意到正在迅速接近自己的一个身影,直到自己手中的包包被一股强大的力气拽走,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抢劫了,愣了一秒钟,米白的第一反应就是,追!“站住,抢劫啊!”米白不顾形象的在大街上追着前方那个黑色的背影,还不忘大声的叫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166》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166》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10166第三章侯府庶女寒冷,无边而刺骨的寒冷……“真是个灾星!居然一回来就闹出了事情!”这个声音带着浓浓的厌恶。“可是,夫人……六小姐要是就这么死了……”“死了倒也干净,省得给我们侯府添晦气!”耳边充斥着人声和匆忙的脚步声,似乎就在她的身边来来往往,云姝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犹如冰块一般,僵硬得无法动弹,她已经死了吧?难道这里是地狱?呵呵,是啊,像她这样的人,就是应该下地狱的……“二夫人那儿……”“先不要张扬,等侯爷回来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盛夏星晴始慕秦》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盛夏星晴始慕秦》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盛夏星晴始慕秦第3章她太青涩了小星来到秦家做女佣已经一个多月了。秦家住在阳明山腰的一栋规模宏大的别墅里。这栋别墅占地面积很大,除了一座像古堡一样的四层高大楼房以外,巨大的花园里还有游泳池、网球场。到处都是碧绿的草坪,真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尤其是别墅的西边还有一片好大的椰子林,给这栋巨大的别墅带来了诗情画意。当然,这么大的宅子里面的佣人和安全人员也是少不了的。小星看到在别墅的外围每时每刻都有十几个穿着相同服装的人来回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闯进爱的门》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闯进爱的门》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闯进爱的门第3章春宵一刻值千金?厉天昊的话音刚落,就有人拿着东西进来给他签名了。“好,我签。你准备乖乖跟我过去美国治疗吧!这身皮,你换定了!”厉炎夜大手一挥,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就落在了登记表上,目光沉了沉。好好演完这场戏,哥哥就会好好治疗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同时在楼下的待客房,给夏云初签名。“夏小姐,麻烦您填一下这张表并且签上自己的名字。好了之后我们会送上去给厉先生签名,您知道的,他身体不是很方便。”夏云初没想到会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