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2:36: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第5章 给太子妃请茶
不等崔扇希继续问下去,那个叫怜儿的婢女便走了进来。推荐haohaoyun.com
  怜儿见到太子和侧妃后,眼神微微躲闪了一分,随即扬起笑脸跪在地上请安。
  “奴婢怜儿见过太子殿下,侧妃娘娘。”
  崔扇希眉头紧蹙,她知道古代的规矩是如此,可真正到了她的面前,有人给她跪下,她反倒有些反感。
  “这怜儿你可还满意,若是不喜我立刻换人。”安凌映看着崔扇希的神色,以为她不喜欢这丫头,“求侧妃娘娘千万不要赶怜儿走啊,怜儿若是哪里不好,侧妃娘娘告诉怜儿,怜儿立刻改掉。”怜儿见太子殿下如此说,吓的魂儿都快丢了,若是让太子妃知道她事情没有办好,那她哪里还有活路。
  看着连滚带爬到她面前的怜儿,崔扇希的心随之一颤,她什么话都没说,却害的这怜儿这么害怕,真是罪过啊。推荐haohaoyun.com
  “你快起来,我又没有说你哪里不好,你这么说,我倒觉得是我的不是了。”崔扇希快速把怜儿扶了起来。
  “谢谢侧妃娘娘收了怜儿。”怜儿听罢感激不尽的看着侧妃。
  崔扇希微微一笑,这样的生活需要慢慢适应,但是在适应的前提下,她一定会慢慢让他们适应她的想过的生活。
  转过身看向那个她所谓的夫君,她的脸有一丝动容,“额,至于,太子殿下,你看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你是不是该请回了。”
  崔扇希模仿着电视剧里的娘娘们说话,下着逐客令,想一个人好好整理一下她后面的路该如何走。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全文在线阅读
  安凌映的心颤动着,扇希这一点还真是没有变,她总是以黑夜为由,将他驱逐出屋外。回味着他们好不容易才靠拢的心,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会尽快把这段时间丢失掉的爱再填补回来的。
  “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安凌映抬手想抚上崔扇希的脸,却见她退后一步,无奈便放弃了,“怜儿,好生照顾侧妃,若有半点闪失我唯你是问。”
  “是,殿下。”
  看着安凌映出去了,崔扇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转过身很没有形象的跳到榻上,总算有点轻松的时间了,这些古代人可真不好对付,看来她需要从长计议啊。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怜儿诧异的看着侧妃娘娘,怎么和太子妃说的不太一样,侧妃娘娘哪里像是一个安安静静任人摆布的人,这行为简直太没规矩了。
  过了一会儿,安凌映交代的营养膳食陆陆续续的就送了进来。怜儿娴熟的引着端菜的婢女,待全部菜肴都摆好后,她才让他们退下。
  “侧妃娘娘,奴婢伺候您用膳。”
  崔扇希眼睛放光的看着桌上的美食,这简直就是宫廷宴啊,搓搓手,能在受了这么不可思议后,还美餐一顿,着实不错。
  狼吞虎咽的解决掉十来道菜肴后,崔扇希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爬到床上睡觉去了。当然,在睡觉之前她没有忘记打发怜儿下去睡觉,她可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有人看着。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奴婢告退,娘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就叫怜儿。”
  而怜儿一出去,见四下没人,便悄然走向含希阁的围墙处,将事先准备好的纸条塞在石墙的缝隙里。
  清晨的眼光很耀眼,崔扇希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想摸摸闹钟看看是不是到了上班的时间,却怎么也摸不着。等她睁开眼睛看到怜儿的时候,她叹息着,还是接受现实吧。
  “娘娘快些洗漱,一会儿还要去太子妃哪里请茶。”怜儿端着水盆提醒道。
  崔扇希接过脸帕快速的洗着脸,还不时含糊的问着,“给太子妃请茶?为什么。原文haohaoyun.com
  “娘娘,以往每天辰时您都会给太子妃娘娘请茶的,您不记得了吗?”
  “哪有,我记得可清楚了,一会儿你带我去吧。”崔扇希的嘴角一个抽搐,差点儿露馅,这个侧妃可真不好扮演。
  发鬓轻轻被挽起,正中央别着的流苏玉坠在叮咚作响,一袭紫罗玉衫下,荷花香囊别于腰间,崔扇希转了一圈,看着古铜金里的自己,有些发怔。
  或许胡得仙说的对,她很适合来完成他交代的任务,因为她这样的装扮完完全全就像是一古人嘛。只是到底是什么任务,她非常好奇,很想知道。
  正殿里,崔扇希和怜儿候于正门外,等着太子妃婢女的通传。
  “娘娘请侧妃娘娘进去。”此时婢女走了出来。
  听罢,怜儿立即扶着侧妃娘娘进入正殿。
  虽然昨天只是匆匆见了太子妃一面,可她也没放在心上,因此就没有太多过观察。
  
第6章 府上的规矩
崔扇希转动着眼珠,这个太子妃会不会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一般来说侧室可都是没那么好混的。况且昨天太子妃还主动承认是她害了自己。
  在看到太子妃的时候,崔扇希有些发愣,觉得自己有些乌鸦嘴。她知道,她看人的时候可是很准的,有些人,看上去很温和,就一定会很温柔,但是有些人看着很温柔,可骨子里却是装着很多坏心眼。她敢说,太子妃就属于后者。
  “见过太子妃。”崔扇希不知道正礼是怎么行的,只能依葫芦画瓢做做样子。
  柳明月桃唇淡笑,伸手去扶崔扇希,“妹妹不要这么见外,快快起来。”“太子妃严重了,该有的礼数还是得有的。”崔扇希轻声的说着,从容一笑。
  “我和妹妹亲如姐妹,还需要什么礼数,妹妹若是见外,莫不是还在气姐姐的不是?”太子妃佯装生气,而生气之余还多了一丝焦急。
  崔扇希摇摇头,会不会是她多心了,这么和善的笑容肯定不会是蛇蝎之人。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太子妃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她一直道歉,或许根本就是一件小事情。
  “既然太子妃娘娘不跟扇希计较了,那扇希可就放开礼数了。”崔扇希顿时有些放开了,看来古代人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
  “快,喜儿你去沏壶御赐的龙艳茶,在准备些点心端上来,我要和扇希好好聊聊。”柳明月抓住崔扇希的手,亲昵的如同姐妹一般,把她拉到一旁的座椅上,“妹妹快和姐姐说说,你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对于这忽然的亲近,崔扇希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哪里知道这侧妃前段时间经历过什么,于是只能随便糊弄一下,“也没什么,就是受了些苦吧,我们还是聊聊太子府吧,我都不记得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呢?”
  对于太子府的好奇心,崔扇希还是有的,况且这么说,还能让太子妃不怀疑她不是真正的侧妃。
  柳明月柳眉微蹙,本想从她身上套出点她是怎么逃出来的话,不想这贱蹄子口风这么紧,真是小看她了。
  说话间,茶水和点心都已经端上来了。
  柳明月抿了一口茶,软唇轻轻一勾,“妹妹在府上也是有个年头了,怎么会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
  “呵呵,可能是被掳这段时间撞到了脑子,有些失忆。”崔扇希眼睛眨的飞快,干笑着说着。
  “失忆?我看妹妹也挺像是失忆的。”柳明月冷笑,笑声极小,以至于崔扇希没有注意到。
  “我的确是不记得了。”崔扇希连连点头,看来现在只能装傻了,否则还怎么安心的呆在这里。
  真是的,想起那个该死的胡得仙,她就是气,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这里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还说是过来遇见爱情的,她连个爱情的毛毛到没看到好么!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和妹妹讲讲这府上的规矩吧。”柳明月放下茶杯,茶杯和桌子碰撞,点滴茶水便溅在桌上。
  “好啊,我一定认真听。”知道太子府不容易生存,崔扇希已经做好了悉心学习的准备。
  
第7章 玉镯
“既然妹妹如此谦虚听诲,那姐姐也不多说什么了。”柳明月掩嘴轻笑,随后慢慢拿出一本女德递给崔扇希道,“这本女德,妹妹拿回去熟读一下。”
  崔扇希盯着太子妃手里的女德,我去,这么厚一本!这呆在太子府可真要命,还要学这么厚的女德,难道她要回到学生时代么!不要啊,崔扇希在心中呐喊着,头疼不已,对于不爱看书的她来说,这比让她做苦力还艰难。
  “这个一定要读完吗?”崔扇希的嘴角抽搐着,颤颤的接入手中。
  柳明月柳眉微挑,这崔扇希失忆的可不轻,往日在府上的时候,女德可是比她还熟记于心,还时常得到太子的称赞。
  她轻笑,然而于这样的侧妃,不知太子还会不会如同以往那般宠爱。
  “当然,这是女子所必须具备的基本。这女德里还记载了如何侍奉夫君,在这太子府中,我们姐妹最主要就是服侍殿下,不容有一丝争宠之心,当然,我是正室,理应迁就着妹妹,妹妹可不必担心。”柳明月看着皱眉的崔扇希提醒着,更是在说道她是正室的时候,加重了几分语气。
  崔扇希连连点头,她才不不会有争宠之心,况且她根本就不爱那个叫安凌映的男人,更不会傻到和其它女人抢一个男人。
  崔扇希的心在滴血,若是让太子妃知道她没有谈过男朋友,她肯定会被笑话的。
  紧接着,一旁的怜儿从她的手中接过女德,替她收好。
  “姐姐请放心,我一定不会争宠的。”崔扇希了然的看着太子妃,说着,还站起身来凑近她,在她耳边细声道,“姐姐,其实我根本就不爱安凌映,姐姐就把我当成一个住客来看待吧,再过不久我自然会离开这里的。”
  崔扇希看的出来,太子妃很在乎安凌映,而又不愿伤了她们的姐妹之情,这才说的那一番话。
  无奈的摇摇头,她本就不属于这里,这里也没有她想要的自由,她始终都是会离开的。
  柳明月微震的看向崔扇希,她居然如此的直呼太子的名讳,真是不懂规矩。
  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耍什么把戏,是真的想离开太子府,还是故意想让她放松警惕才如此说的。她不敢断定,但是她知道的是,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放过眼下的眼中钉。
  “妹妹能如此说,我真的很欣慰。”柳明月抓住崔扇希的手,十分感激的说着。
  崔扇希顿时欣喜不已,太子妃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总之,她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太子府。
  “喜儿,你去把我给侧妃准备的礼物呈上来。”柳明月温柔的笑着,任谁都猜不出她心底藏着什么心思。
  “是,娘娘。”喜儿听后,转身便进了内室。
  等喜儿再出来的时候,手中蓦然多了一个锦盒。应了太子妃的眼神,喜儿把锦盒递到侧妃的手中。
  “这是什么?”崔扇希好奇的看着锦盒。
  这锦盒可真漂亮,棕色的盒子上是一把卷着的锁,上面还刻有她叫不出名来的绢花。若是拿现代去拍卖定是上等的古董。
  “妹妹快打开看看,可不要嫌弃姐姐送的不合心意。”柳明月眯着眼睛笑着,笑容转瞬即逝,很巧妙的掩饰了眼中闪过的皎洁。
  打开锦盒,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碧玉通透的玉镯。这样的玉镯,崔扇希只在金银店看过,却从来都买不起。如今却有人要送她,她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崔扇希琢磨着,收,还是不收?
  柳明月眼眸微蹙,心尖儿微微向上一提,“若是不合心意,我立刻让喜儿重新备一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扇希很喜欢这个玉镯,只是就这样收了太子妃的东西我实在过意不去,我又没有帮上太子妃什么忙。”崔扇希急忙摇摇头,即使喜欢那个镯子,她也不会白拿人家东西。
  柳明月听罢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被发现了什么。
  “你尽管收下,这样的东西我还有很多,若是以后有什么需要妹妹帮忙的,我可不会口软哦。”柳明月快速的抓住崔扇希的手,拿起玉镯就戴在她的手腕上,丝毫不容她拒绝。
  
第8章 莲池
“当然没问题。”崔扇希拍拍胸脯道,只要有需要她的地方她肯定帮忙。
  柳明月满意的看着崔扇希手腕上的玉镯,不禁鬼魅一笑,说需要日后帮忙只是一个幌子,而她真正的目的则是玉镯,只要她戴上玉镯她就什么都好办了。
  不要以为她再次回来就可以安心的呆在太子府,太子府只要有她柳明月一天在,她就休想安宁。
  “还是妹妹好,来,快尝尝这点心吧,这可都是从皇宫带来的贡品。”柳明月把糕点推到崔扇希的跟前说道。
  “皇宫的贡品?那一定很好吃。”崔扇希忍不住拿了一块糕点吃了起来,这么高大上的贡品,不尝一尝那岂不是可惜了。
  一块点心刚吃完,崔扇希就忍不住又拿了一块,软软酥酥的,味道真是不错。想起在现代没事就嚼嚼方便面,她都觉得那太女汉子了。
  “既然妹妹如此喜欢,不如就带一些回含希阁好了。喜儿,给侧妃包一些。”看着狼吞虎咽,很没有大家闺秀的侧妃,柳明月笑着对喜儿吩咐着。
  “是,太子妃。”
  喜儿的办事效率总是那么的快,不一会儿的时间,糕点便包好了。崔扇希咽着口水,她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呢,人家喜儿事情都办完了。
  崔扇希接过点心,不好意思的对太子妃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就这样,崔扇希在美食的攻陷下,过了一个美丽的早晨。
  出了明月阁,崔扇希带着怜儿并没有直接回含希阁,而是带着怜儿在太子府好处晃悠了起来。
  这么好的机会,等她先把太子妃逛熟再说,说不定太子府的角落里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以及她没有见过的东西。
  由于好奇心的驱使,崔扇希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着,嘴里还不时的哼着小曲儿。
  “娘娘,您这是唱的什么啊,怜儿怎么没有听过?”怜儿跟在崔扇希的身后,惊讶的问着。
  “你当然没有听过啦,这可是现代流行......”崔扇希话还没说完,就打住了嘴,这么说怜儿听得懂才怪,还是不误导她了。
  怜儿仔细的望着侧妃娘娘,聚精会神的听着她接下来的话。
  “还是不说了,你就带着好奇心听神奇的歌曲儿就是了。”崔扇希向怜儿吐了吐舌头,解释什么的最麻烦了,还是保持神秘感吧。
  怜儿傻眼儿的看着侧妃,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觉得这侧妃娘娘有些怪怪的。
  没有理会怜儿的不满,崔扇希转了个身往另一边走。她好像发现了什么,那不是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假山莲池么。
  “娘娘您慢点。”怜儿伸手想要阻止侧妃,可无奈人已经跑远了。
  这莲池可真壮观,比起那些人工莲池,这个莲池可谓是让人眼前一亮。
  满目琳琅的莲环绕在一起,它们在碧绿的莲叶上展现,就像耀眼的明星一般。崔扇希忍不住惊叹,就连小小的鲤鱼都在围着它们嬉戏,这样的美丽她都不忍离开。
  扶在围栏上,崔扇希和它们打着招呼,丝毫没有注意到某人的靠近。
  
第9章 若隐若现
崔扇希神情专注的望着莲池里的鲤鱼,她见围栏不是很高,便想着捉一条鱼上来,却不知她身子往前一倾,险要掉入池中。
  “啊!”崔扇希眼睛一闭,大脑一片空白。
  背后的身影明显一怔。
  只觉一阵风从脸颊上划过,腰间一暖,崔扇希感觉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预期里冰凉的水并没有触碰她的皮肤,反而暖暖的,让人很惬意。
  “你没事吧,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安凌映把崔扇希抱在怀中,神色紧张的就如同是他要掉入池里了一般。
  崔扇希张大嘴巴的看着安凌映,他怎么会在这里。于崔扇希而言,她对安凌映不是很了解,可他却是她的夫君,这让她不禁时时刻刻的想着远离他,否则引火上身。
  意识到安凌映抱着她,崔扇希尖叫的跳了下来。
  崔扇希指着安凌映的鼻头,极度不满意的质问道,“谁允许你抱我的,有人允许你抱我么!”
  面对崔扇希质问,安凌映听着心里难受极了。是他亏欠了扇希,才让她如此不愿靠近他。
  不过没关系,他会把一切都回归原来的模样的。
  “扇希,我若不抱你,你就要掉下去喂鱼儿了。”安凌映爱怜的摇摇头,她生气的时候还是这般迷人。
  看着走向她的安凌映,崔扇希慢慢的向后退着,阻止着他的接近。
  “停!你离我那么近做什么!”崔扇希皱眉,如果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夫君,那她还可以考虑让他做好哥们。
  “我是担心你掉下去。”安凌映欲抬手阻止崔扇希继续往后退。
  眼看着扇希要再次掉下去,还没等他说完,悲剧就发生了。
  忽然,崔扇希的身子一轻。
  “啊——”天哪,为什么要如此对她,她崔扇希又没有做错什么,她只是想安安静静的一个人而已,为什么非要让她在池里洗澡呢。
  莲池里的水浸没了崔扇希的发丝,让她打了一个颤。
  ‘扑通’一声,紧接着,安凌映也跳入了水中,丝毫没有犹豫的。
  一边的怜儿看了,不若有些瞠目结舌,“太子殿下,侧妃娘娘!快来人啊,殿下和娘娘落水了。”
  怜儿在原地焦急的不知所措,只能叫其他人来帮忙。
  “扇希,不怕,有我在,不怕。”安凌映温柔的看着崔扇希,在池中把她揽入怀中,尽管她有些反抗,他也不允许她再离开他的怀里一步。
  崔扇希怔怔的望着安凌映,水珠停留在他的脸颊上,随后慢慢滴落在水面上,溅起一丝涟漪。
  水湿透了他的衣衫,胸肌顿时若隐若现。
  崔扇希的脸颊一红,用力推了安凌映一把。
  崔扇希蹙眉,虽然他的温柔让她有短暂的迷失,可这并不代表什么,“你抱着我干什么,我自己会游上去。”
  翻越围栏,爬上岸的崔扇希心都快跳了出来,笨扇希,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就是看到了胸肌么,有什么好脸红的。
  平复了心情的崔扇希再次看向安凌映,“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靠近我一步!”
  “好好好,不靠近一步,那我离你一步半总可以了吧。”安凌映无奈的笑笑,如此的扇希,居然让他觉得分外可爱。
  
第10章 能不能再飞一次
满眼黑线的看着安凌映,还真是看不出来,他居然是一个油嘴滑舌的人。恶狠狠的瞪了安凌映一眼,崔扇希不屑的切了一声,然后转身就准备走掉。
  “扇希,你要去哪里?”安凌映惊呼,衣衫已经湿透了的扇希,若是不赶紧换上干净的衣裳,可是会染上风寒的。
  “要你管!”
  不管安凌映在背后如何的叫她,她就是不予理会,径直往前走着。
  一阵风吹过,崔扇希忍不住打了个颤,阿嚏好冷!得赶紧回含希阁,这身湿哒哒的衣服穿着可真难受。
  安凌映以为扇希在闹脾气,想离他远一点,这才快速的走到一边躲起来。本是无奈的摇摇头,准备任由她胡闹,却听到扇希大大的喷嚏声,安凌映不禁眉头紧蹙。
  一个闪身,安凌映飞到崔扇希的眼前,待人站在她的面前,就连迅速赶来营救的下人都没看清。
  青丝飞舞,扬起一道好看的弧线,随后慢慢落下。
  一个用力,安凌映把崔扇希揽入怀中。
  “你想干什么!”崔扇希惊叫,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跑过来的,她居然没有注意到,用力的挣扎着,想离开这个暖暖的怀抱。
  “当然是抱着你回去了。”安凌映轻声说着,环抱着她的手臂不若紧了紧,生怕她在挣脱。
  挥起的拳头在不到两秒钟后又放了下来,本想好好的教训这个吃她豆腐的男人,可是如果就这么一拳挥下去了,那她接下来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崔扇希由怒转为笑脸,这副表情可是说是她最温柔的表情了。
  “那个,太子殿下是么,我没伤着腿,可以自己走回去的,是不是麻烦您给松下手呢。”说完,崔扇希还不忘眨两下眼睛。
  安凌映看着崔扇希的模样,不禁大笑起来,唇角微微一勾,宠溺的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头。
  “扇希,你还真是鬼灵精。”二话不说,不等扇希和在他继续纠缠下去,安凌映抱着她就消失在了太子府的上空。
  啊啊啊——崔扇希大叫着,她这是飞起来了么!虽然说穿越到古代这个事实她已经接受了,可这是传说中的轻功啊,她梦中才见过的轻功啊!
  安凌映皱眉,尖锐的声音有些刺耳。
  尖叫一番后,崔扇希止住了叫声,反而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下面的景色。恐怕在现代只有飞机才能欣赏到此景吧。
  “你适应的倒是挺好的。”安凌映噗嗤一笑。
  “那当然,我是谁啊。”崔扇希咧嘴笑着,一个激动险些掉下去。
  紧张的抓住安凌映的手,还是抱着有安全感。
  安凌映动容的看着扇希,若是一直这般被她依赖该多好。
  平稳的落在含希阁的阁楼外,还未等安凌映吩咐下人们去烧些热水,扇希便抓着他的手臂,期待的说。
  “能不能再飞一次?”
  安凌映嘴角抽搐的看着崔扇希,“还是先泡个热水澡,换掉这身湿衣裳吧。等你换好后,你想飞多少次我就带你飞多少次。”
  “这可是你说的,一言为定!”崔扇希高兴的拉过安凌映的手,拉拉勾,就这么定下来了。
  虽说和他在一起有她顾忌的事情,那也得等她过过轻功飞的瘾再说。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刁妃本色之暴君别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冷王毒宠医妃9章(第9章 怪事,一桩接一桩)

    原标题:冷王毒宠医妃9章(第9章怪事,一桩接一桩)小说名:冷王毒宠医妃第9章怪事,一桩接一桩高元昊脸上柔情款款的微笑也早已随着她的离开消失无踪,只余令人心惊的阴鸷冷酷:敢威胁本宫?找死!游泽安上前几步,低声问道:“殿下真的要娶她?”“娶她?”高元昊一声冷笑,“除非本宫脑子有毛病!”游泽安眉头一皱:“那……”高元昊挑了挑唇,勾出一抹令人发毛的冷笑。一阵脚步声响,侍卫的声音已从门口传来:“启禀太子殿下,十一号那边有密信传来!”如同其他皇子一样,高元昊手中也有一支秘密部队,是绝对忠于他的“死士”。一旦

  • 逆天毒妃:弃妇娘亲太嚣张9章(第9章 立威)

    原标题:逆天毒妃:弃妇娘亲太嚣张9章(第9章立威)小说书名:逆天毒妃:弃妇娘亲太嚣张第9章立威回到房间,苏芒毫不犹豫开始修炼那本据说专程为无神体质打造的九转云顶决。没有人注意到之前偷窥这院子的人又去而复返,只不过他不敢再过于靠近苏芒的房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敏感,竟然能发现他!他只不过看到苏芒使用空间灵器,过于惊讶,所以动了一下。男人一身裹着黑衣,脸整张脸都藏在黑布下,只露出比夜色更浓的双眼。星辉洒下,男人神色有两分凝重,却又多了几丝玩味和浓浓的好奇。她竟然会有空间灵器,整个丹辰大陆都翻不出几

  • 盛宠萌妻:大叔,别这样9章(第9章 大叔不老)

    原标题:盛宠萌妻:大叔,别这样9章(第9章大叔不老)小说名字:盛宠萌妻:大叔,别这样第9章大叔不老萧靳辰眼光一暗,嘴角挑起一个凉薄的弧度。“很好,我没资格么?”杜无双被萧靳辰护在身后,猛然间感受到一股强大到令人战栗的杀意。杜心妍惶惶不安的想要退后,萧珣然突然起身拉开了她。杜心妍看到萧珣然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的躲在他的身后,再无刚刚的盛气凌人。“小叔,心妍不懂事,还望您原谅她的无礼。”那股压抑的气氛忽然间消失不见,杜无双从萧靳辰背后探出半个脑袋,眨了眨眼睛。刚刚那是错觉?萧靳辰看着萧珣然点了点头。“

  • 闪婚甜妻:宝贝,宠你上瘾9章(第9章 八卦新闻)

    原标题:闪婚甜妻:宝贝,宠你上瘾9章(第9章八卦新闻)小说名:闪婚甜妻:宝贝,宠你上瘾第9章八卦新闻酬劳,她还什么都做,怎么就有酬劳了?余香更加不解,又低头看了看。“我奶奶患有轻度痴呆,伴随着偏执型人格障碍,她会没有理由喜欢某人某事,也会没有理由的讨厌某人某事,就像她喜欢你,没有理由一样。”狄洛看向余香,眉宇间尽是轻蔑。这样的解释,让本来就懵的余香更加糊涂。话说你奶奶患什么病和我有什么干系?“所以……呢?”余香又看了眼文件上的数字,不多不少,八位数,一千万!她突然笑的谄媚,让狄洛从内心生出一股嫌

  • 我的极品校花女友9章(第9章 你们五龙会的人都那么牛逼吗)

    原标题:我的极品校花女友9章(第9章你们五龙会的人都那么牛逼吗)小说:我的极品校花女友第9章你们五龙会的人都那么牛逼吗兰思雅战战兢兢,美丽动人的脸上写满了畏惧,颤抖着嗓子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打你一巴掌然后说声对不起行吗?”皮条看起来很生气,道:“这样吧,我不是打女人的男人,今晚你陪我吃顿饭,这事就算了,怎么样?”陪吃饭?明显没安好心啊!兰思雅一着急,眼泪簌簌的往外流。“好好想清楚,虽然我不打女人,不过我身边这群兄弟可不会像我一样绅士。”皮条威胁道。“喂,黄海洋

  • 总裁夜欢无限爱9章(第9章 接受邀请)

    原标题:总裁夜欢无限爱9章(第9章接受邀请)小说:总裁夜欢无限爱第9章接受邀请纵使人人平等是小学课本就一直在宣扬的主流价值,但因社会因素,门第贵贱的区别一直都存在。人有三六九等,那些站在顶端的人因为自身太过醒目,被外界关注的几率也要比普通人多上许多倍。为了不让自己的生活被外界侵扰,这些人对个人隐私也越发注重。像顶楼餐厅这种地方,谈生意也许不适宜,但约会调情却是再合适不过。自诩上层的人士,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的享受,所追求的都是极致的。金钱他们不缺,更在乎的是那种优越感和特权欲。乍一看这家酒店浪费了

  • 惹火撩情:宝贝 ,你真甜9章(第9章 被他摧残了一年)

    原标题:惹火撩情:宝贝,你真甜9章(第9章被他摧残了一年)小说名称:惹火撩情:宝贝,你真甜第9章被他摧残了一年白依依一面换衣服,一面缓缓地说道:“要保姆干嘛,一个人能做了的,何劳别人,麻烦!”白依依边说边拿着衣服进了卧室。谁知,衣服还没穿妥当,安娜就紧跟其后进去了。看着换衣服的依依,安娜呆了。她裸露在外原本光洁如玉的肌肤,居然没一处好地儿了。锁骨上,胸前,肚子上,腰间,再往下,身子大腿根部,都是大小轻重不一,颜色深浅不一的淤痕。看着安娜吃惊的眼神,依依快速地拿起衣裙掩饰。安娜几步蹦过去,“依依,

  • 乡村小农民9章(第9章 美人恩)

    原标题:乡村小农民9章(第9章美人恩)书名:乡村小农民第9章美人恩“怎么,老丈人想走?留下来吃个饭呗。燕儿上学的事情,我也要和你好好说说。”刘田表现的有些强势,微笑的之中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被刘田这么一说,林建兵本想带着一家人离开,酒也似乎已经醒了,望了林燕和张婶一眼,灰溜溜的溜走了。林建兵虽然看不起刘田,但是林家的张婶和林明兄妹和他关系都极好,他没必要因为一个林建兵而斤斤计较。眼见林建兵走了,张婶看着刘田,露出了笑容道:“刘田,刚刚的事情,实在是对不住。”“说什么呢。张婶,我说话也有些冲了,林

  • 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9章(第9章 受伤了)

    原标题: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9章(第9章受伤了)小说名称:夜半婚事:僵尸老公暖暖哒第9章受伤了我一愣,随即慌忙的摇摇头,萧寒拉起我的手笑着说:“走吧,错过今天再等十九年。十九年才过一次真正的生日,不隆重点怎么对得起这么好的日子呢!”确实,闰五月十九年才轮一次,活了二十年,这是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生日,往年过的都是伪生日。我暗暗咬了咬唇,恨自己吓自己,我干嘛要想起那个古尸,也许昨夜只是我的幻觉,也许是做梦,现实中不可能有这种物种的存在的。就像姑姑说的,相信科学破除迷信,不管怎么说,有萧寒在我身边

  • 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9章(第9章 真正的主人)

    原标题: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9章(第9章真正的主人)书名:诱宠萌妻:大叔太缠人第9章真正的主人顾情深眼疾手快的搂住她的腰,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弯腰把何奈奈打横抱起,“怕丢人就把头藏起来。”说着抱着何奈奈走出拘留室。何奈奈把头埋在顾情深的怀中,一言不发,直到坐回车里,顾情深没有着急开车离开,而是沉默着坐在车里。她稍微抬了抬头悄悄的打量了一下顾情深,抿了抿唇瓣说道:“那个今天的事情对不起啊,我给你惹麻烦了。”其实她也不想给他打电话,毕竟他们两个人才刚刚认识,可是当警察问她家属的联系方式,她除了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