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妃不可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2:02: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妃不可欺

第8章 丢下狼圈
他们都疼,推荐haohaoyun.com但是却谁也不愿意松手,都在努力的忍受着,挑战着对方的极限! 他在松开云浅下巴时,除了在她眼中看见蚀骨的杀意和恨意外,便是一种很毒的决心! 虽然只是瞥了一眼,却让他冷酷的心轻颤了一下! 这个女人,到底跟他有着什么血海深仇? 仅仅第二次见面,就对他露出如此的恨意和杀意! 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他派杀手要在天云山杀了她吗?亦或者是杀了她相处十年的丫鬟? 不……这还不足以让她如此恨他! 她眼中的杀意几乎淹没了整个海洋,那里面包含着太多复杂的情绪,有悲伤,有痛苦,有背叛…… 似乎他每深看一眼,就能多从她眼中看出一种情绪来,而每一种情绪中都带着强烈的恨意! “想死吗?本王成全你!”温玉宸墨色的眸孔鹰利的可怕,声音徒然加重,伸出被云浅抓破的手,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粗暴的抓住云浅的衣襟,如提小鸡一般将浑身早已瘫软的云浅丢进了狼圈中! 云浅被温玉宸重重的扔在布满石子和树干的泥土上,顺着陡峭的坡道一路滚下去! 五米的高度,只需要短短的几十秒就能滚完! 但是对于云浅来说这几十秒就如同几十个小时一般十分的煎熬! 此刻云浅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极端的程度,刚刚包扎好的伤口被石子,树根,倒刺无情的划伤,钩划,脱臼的下巴每撞击到一块儿硬物,便是锤骨般的疼痛! 几乎是在被摔下去的那一刻,云浅便已经昏死过去! 被困在山体凹陷处的狼群此刻停止了骚动,一直在往上刨土,想要逃出山体凹陷处的狼,全部都停止了动作,转而慢慢的往云浅滚落的方向聚集。 那几十上双的绿豆双眸全部都集中在云浅的身上,阅读haohaoyun.com渗人的狼嚎在漆黑的山林中一声接着一声,即便是在百米之外的人听到,也不禁浑身发颤! 可以预见,不等云浅滚落到狼圈中,就会被飞扑上来的狼群撕咬,啃食,不用几分钟的时间,地面上只会剩下一滩血水和毛发,还有几块残缺的布料! 那场面绝对触目惊心! “嗷呜……”此起彼伏的狼嚎声,让守在山体外的士兵都不禁汗毛倒立,当云浅滚落到狼群可以触及的范围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咧着狰狞长嘴滴着腥臭口水的狼群全部一扑而上…… 微风轻轻的吹过,似乎能在稀薄的空气中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温玉宸转过身,邪厮冷冽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然,眉宇间的煞气却极为的浓郁,周身强大的凛冽气势让周围的气压变得极低,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那被云浅抠伤的手布满了鲜血,此刻正往地面一滴一滴的滴着血,站在脚下的那小一块儿泥土也早已被染成了暗红色。 站在温玉宸身边的士兵,即便看到自己主子的手伤势严重,却连一声细微的叹息声都不敢发出。 一身黑衣的夜披着皎洁的月华,缓缓的从山体凹陷处走上来,那平淡无奇的五官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就连眼神都是那么的木然! 但是,当夜抬起头时,溅落在夜脸上的那几滴鲜红的血液,刹时间让夜冰冷的表情镀上一层残忍和弑杀!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救她,究竟是为何?”温玉宸冰凉的语调在血腥味儿越来越浓郁得空气中传来,带着肃杀之气席卷夜的整个全身。来自haohaoyun.com 那冰凉喑哑的语调虽然平静,但是却隐隐的藏着些愤怒,然,愤怒之下却还掩盖着一丝担忧! 夜很强大,但却不是他亲自训练出来,而是他从敌军的俘虏中捡回来的。 那时的夜一身的血,浑身没有一块儿完好的肌肤,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明明早该死的人却硬生生的活了下来! 他并不想救夜,但是夜却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对于这种求生信念如此强大的人,第一次让温玉宸感受到了震撼! 可是醒过来的夜却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更不知道自己是谁! 他只知道自己要活着! 他将夜留在身边,完全是一个很大的冒险,他不知夜的身份是什么,是哪个国家的,而他寻找夜的身份已经有三年之久,可是他派出去的人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一旦夜恢复记忆,那么对他就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但是温玉宸却还是将夜留了下来,因为夜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杀人工具,一个只听他的工具,而不是一个人! 因为夜只听他的,只要他想要杀的人,夜绝对不会留到第二天! 甚至有的时候只要他一个眼神过去,夜就知道如何做。 他曾经故意让夜完成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来试验他,再被抓住的整整一个月中,夜始终一言不发! 从那个时候开始温玉宸才真正的决定将夜留在身边! 他曾问过夜,为什么只认他一个主人! 他的回答很简单,因为他救了他! 可是如今他想杀的人,夜却救了他,第一次在长汀楼,第二次则是在狼圈! 他感觉夜的记忆可能慢慢的恢复,开始从一个没有思想,受人支配的木偶变成了一个有灵魂的人! 他在考虑夜还能不能留! “这是王爷你一直在寻找的药!”夜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眼眸低垂着,看着这世间万物却如同看待死物一般没有丝毫的情绪! 温玉宸冰冷残忍的脸上忽而划过一抹细微的惊诧,随即便微微拧起眉头:“她?” “一年三百五十六天,每天都会有新的婴儿出生,但是唯独日蚕食那日没有!可是云小姐却是个另外……”夜淡冷的说道,那双低垂的双眸,不知是在看着怀中昏迷过去的云浅,还是看着被血侵染过的土地! “你是说丞相当年将云浅将真正的生辰推迟了一天?”温玉宸此时不知是错愕还是惊喜! 凡是日蚕食那天白亮的天空犹如被罩上一层黑布,恍如黑夜来临,伸手不见五指,当这层黑布揭去,怀着身孕的孕妇都会生下一个个死胎,那些没有成型的婴儿便直接流产! 几百年过去了,没有一个婴儿是在那天出生! 而因此凡是在那天出生并且存活下来的婴儿都会被称为不详之体,即便活着也会被亲属家友扼杀! 三年了,他找了三年了,没有想到眼前的云浅竟然就是出生在日蚕食那日! “是!” “你调查清楚了吗?”温玉宸还是有些不信! 他费尽心思找寻了三年,什么结果都没有,但是偏偏会是这个云浅!而且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属下昨晚已经调查清楚了,云浅的身份没有错!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是王爷要杀她,估计是因为云浅知道想要杀她的,就只有王爷一人!”夜的回答十分的笃定,一下便将温玉宸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 云浅出生名门,多少人攀附丞相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杀丞相之女,而云浅在这世间唯一与她结怨,并且有能力杀云浅的人,恐怕也只有他了! 看来这个女人,比想象中的有些难对付!也更加聪明一些! 温玉宸缓缓的勾起唇角的残笑:“既然这样就让她好好的活着吧!” 既然她是他找寻了三年的药,那他怎么能让她轻而易举的死了呢! 忽而,温玉宸抬起眸,冷冽的眸光在夜的身上扫视了一下,那一身黑衣因侵染了狼血,使夜身上的戾气和杀气更重了:“你和我年纪一般大,应该还没碰过女人吧?等她伤好了,你便可第一个享用她!” 夜一直低垂的眸光微微的敛起,没有灵魂的眸孔在这一瞬似慢慢聚拢了些什么,犹如浩瀚中的一点星光,十分的微弱,很快便又消失不见。 蚀骨的痛从身体各处蔓延开来,每一个细胞都在经受着摧残! “痛……好痛!”云浅忍不住呻吟出声,慢慢睁开被泪水浸湿的双眼,眸中一片朦胧! 梦里她经历着上一世的痛楚,醒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云浅却十分庆幸自己还能活着,但是活着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痛苦! 当云浅眼前的视线完全清晰时,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里……好熟悉! 恍惚间,云浅似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上一世被夜从敌军手中救回来的那一晚! 这里是温玉宸创立的私人基地,用来培育自己势力,训练杀手的地方! 难道昨晚她醒过来的地方就是杀手居住的屋子? 上一世她被夜救回来的时候一直都在养伤,而且温玉宸也不允许她随意的走动,所以如果不是因为这间屋子的装饰和她上一世醒来的装饰一模一样,否则她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第9章 这里好熟悉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知道这里的出口在哪里! 云浅痛楚的嘴角不由的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 一身黑色长裙的女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云浅的面前,没有任何声音,更是让云浅没有丝毫的反应! 还未等云浅抬眼去看这黑衣女子,这黑衣女子便手脚麻利的将云浅身上的药布换了下来,继而从托盘上拿出一碗冒着苦味的药汁! 云浅看着那黑色泛着苦涩的药汁,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上一世温玉宸给她下了情毒生生不离,让她从此不能对任何男人动心,甚至就连身体都不能被别的男人触碰,否则便是挖心掏肺的疼痛。 而从始至终她都不知道温玉宸是从什么时候给她下的? 因为她跟着温玉宸驻守边塞,所以对生生不离的成分还是有一些了解,这是一种情毒,做不到无色无味,放在平淡无奇的水中相反会是一股苦涩的味道。 所以生生不离只能下在药汁中,这样便谁也察觉不到了! 眼看着越来越近的药汁,云浅身体是直觉性的往后缩,即便身体上刚刚包扎好的肌肤传来撕裂般的痛楚,但是云浅的身体却还是往后缩着:“我不喝!” 云浅的声音十分的微弱,但是却十分的坚决! 但是对面的这个黑衣女子却似乎没有听见一样,大有云浅不喝便要将这碗药给云浅灌下去的趋势! 黑衣女子一手捏住云浅刚刚复原的下巴,一手便将药碗往云浅的嘴巴里灌。 但是云浅却咬紧牙关,任黑衣女子故意捏痛她的下巴,云浅也不动分毫! 黑衣女子手下的动作更是丝毫不留情,云浅最重的伤口便是胸口处,而黑衣女子便故意用手肘去碰云浅的胸口! 让云浅痛得不得不张开嘴巴! 然而云浅却艰难的伸出受伤的手,想要将药碗打翻,可是黑衣女子却抓得极为的紧,只是从碗里溅出几滴药汁。小说妃不可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贱人,让你喝就喝!”黑衣女子手下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被黑衣女子手肘压着的胸口已经慢慢的渗出了鲜红的血液来。 云浅痛的一下叫出声,牙口一松,立刻苦涩难闻的中药便顺着云浅的喉咙灌了进去,本来干净的衣裳和棉被撒满了药汁! 云浅的痛苦神情扭作一团,被硬灌下去的药汁在喉管和呼吸管中分外的灼热,当黑衣女子满意的看着手中的空碗,准备松开云浅的时候! 云浅却一把抓住黑衣女子的手,“呕”的一声吐了黑衣女子一脸! 云浅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什么东西,这吐出来的东西自然都是一些液体,自然包括哪些刚刚喝下去的药水! 黑衣女子是淬不及防,被云浅吐的满头满脸! 一股酸涩混合着中药的难闻气味在整个房间中瞬间蔓延了起来! “你这个贱人!”黑衣女子大叫着,反手一扣便遏止住了云浅的脖子! 蒙着面纱的面容看着云浅异常的仇恨! 云浅只觉喉间的呼吸猛得被抽走,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这瞬间化成了一张刚刚出浆的白纸! 黑衣女子蒙面下的面容越来越狰狞,手里的力道也越来越重,那仇恨的眼神恨不得一手扭断云浅的脖子。 但是当云浅整个肺里的空气被掏空之时,黑衣女子却猛然松开了手。 得到呼吸的云浅身体猛烈的咳嗽,每咳嗽一声,身体上刚刚愈合的伤口便撕裂一分,那种疼痛就如同将你刚刚结疤的伤口一点一点撕开,然后在撒上一层盐! “我不能杀你,但是我绝对能折磨得让你痛不欲生!”紫月好恨,好恨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她却不能杀她! 这个女人竟然敢威逼六王爷娶她,她竟然敢这么做! 在她眼中六王爷是高高在上的,没有任何人能够左右得了六王爷,更是神圣不可冒犯的,但是这个女人竟然敢忤逆六王爷的意,如果不是六王爷下令让她好好照顾这个女人,恐怕这个女人只剩下一堆尸骨了! 她不能杀她!这自然是六王爷的命令。 但是六王爷为什么又不杀她了? 云浅觉得奇怪,上一世也就是在头一两年中,温玉宸对她有过动作,但是之后对她的保护却极为的严密,别说让她受伤就是手指划过都不曾有过。 她一直都当做是温玉宸对她的感恩,但是现在看来,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就在昨晚,温玉宸将她丢入狼圈要她死,可是她一睁眼自己却躺在了这里! 为什么? 温玉宸可不是仅仅是为了吓唬她! 明明在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死亡的讯息! 既然温玉宸不让她死,那么便一定有一个理由! 外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黑衣女子的神色猛地一变,迅速的拉上被子准备将云浅的伤口遮住。 云浅灵敏的眸光迅速的捕捉到黑衣女子眸光中的害怕,只是一秒钟的时间,云浅便立刻冲着黑衣女子惊恐而又无助的哭喊道:“不……不要杀我!” 云浅话刚落,温玉宸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屋中! 而云浅像是中了魔一般,不停的看着紫月,十分虚弱的求饶:“求求你,不要杀我!” “小姐,你是不是糊涂了?这谁要杀你?”紫月万万没有想到云浅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说出这番话来,而手下的动作更是快速的想要用被子将云浅的伤口挡住。 “不……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云浅尖叫着,嘶吼着,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的虚弱不堪! 温玉宸一进来便扫到印在云浅脖颈处那块红色的手印,而云浅此刻惊恐求饶的表情,更是说明了一切! “王爷……属下……”紫月迅速的走到温玉宸跟前试图想要解释什么。好好孕 然而还不等紫月来到温玉宸的跟前夜便已然出现在紫月的身后,大手只是那么一碰,紫云的双臂便被夜给拧了下来! “王爷,属下没有要杀云小姐,属下真的没有!”紫月吃痛的一下跪下身来,但是紫月却顾虑不到被夜折断的双臂,看着温玉宸的眼神十分的畏惧。 然而温玉宸却连一个正眼都没有去瞧,径直从紫月的身躯上跨过,看到缩在床上犹如被拔光了所有羽毛小鸟一般可怜的云浅,温玉宸却微微的勾起一个冷酷的唇角:“她要杀你?” 云浅愣愣的看着温玉宸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好似不认识温玉宸一般,随后十分茫然却又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那你想怎么处置她?”温玉宸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是冰到了骨子里。 墨色的瞳孔在云浅的脸上不停的扫视着! 似乎是想要将云浅看透一般! 昨晚可是他亲手将云浅扔如狼圈的,但是现在的云浅,似乎有些不认识他,甚至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了? 云浅看了一眼挂着深不可测笑容的温玉宸,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紫月:“她要杀我,她要杀我!” 云浅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看着温玉宸似乎像是在看一个救星一般。 温玉宸唇角的弧度勾得越发深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云浅看了温玉宸徐久,微皱起的眉头艰难的想着,整个神情显得十分的迟钝,最后云浅摇了摇头! 看来是因为昨晚受的刺激太重了,暂时忘记了! 温玉宸似乎得到了一个十分满意的回答! 随手指着身后站立的夜:“他是你的丈夫!” 云浅的眼神依旧是一片迷茫,但是却还是顺着温玉宸手指的方向望去。 而夜却似乎是一直处于一个局外人一般,对于温玉宸所说的以及云浅的反应丝毫不在乎! “这个女人要杀你,你的丈夫自然会帮你报仇的!”温玉宸冰凉的话语刚落,不等紫月哭求,夜藏于袖中的软剑便已经落到了紫月的脖颈处。 伴随着一声尖叫,喷涌而出的血液一下溅出了数丈高! 有几滴还溅落到了云浅苍白的脸上,带着些温热和粘稠! 云浅的眼前一黑,再次昏厥了过去! “一般受刺激的女人,记忆大概几天能恢复?”温玉宸看着昏厥过去的云浅,问道。 他从云浅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云浅刚刚那样不像是装的! 不过也对,任何一个受到刺激的女人,醒来要么疯,要么尖叫,要么就是短暂的失忆! “只要等病情好转,记忆便能恢复!”夜不假思索的回答,冷峻的表情看着被鲜血再一次洗礼过的软刀,随后用衣袖缓缓的将上面的鲜血擦拭干净。说明haohaoyun.com “哦,是吗?要是她永远都记不起来该有多好!”温玉宸的唇角一片凉薄,看着云浅的眼神如同寒冬腊月的冰棱,冷彻入骨:“不过,即便她记起来了,她这辈子也别想踏出这狼山这一步,从你将云浅救回来的那日,这世上便再也没有云浅这个人!”

妃不可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妃不可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目录预览: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第2章先生,求你救救我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豪华的总统套房,柔和的暖橘色灯光。顾思思躺在大床上,浑身发热,难受的厉害。意识混沌之中,她似乎感觉有个男人。只是不管她怎么看,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样子。虽然理智有些薄弱,但顾思思却不是个随便的人,她用尽全力去推那个男人。她说话明明用了狠劲,却柔媚的不像话:“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滚开!”“是你爬上我的床,现在却又装贞洁烈女,欲迎

  • 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在线阅读

    原标题: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目录预览:第1章分手专家第2章卖艺不卖身第1章分手专家八月,江城,炎夏已至。卡西欧咖啡厅正门前。一个无论是从身材、脸蛋还是气质,看起来都堪称优质的女人站在那里,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此人正是白心果。白心果以最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白亦凡也就是她的弟弟兼合作伙伴,刚刚发过来的信息:合作对象:何岩,男,二十八岁。需求:在最快时间内搞定对他死缠烂打的二奶跟小三。看完信息,白心果将手机收了起来,抬头的瞬间,嘴角勾起一抹几不可察的讽刺弧度,几秒

  • 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在线阅读书名: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目录预览: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第2章心狠手辣的女子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砰砰砰!”一阵混乱的枪声响彻在整个安城的上空。一辆兰博基尼加大了油门在大街上逃窜,而在它后面,竟然紧紧追着一个穿着的婚纱的妖娆女子!她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着,婚纱被她撕了个缺口出来,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带着致命的诱惑。只是那肉色的丝袜里面,微微鼓起了塞着一把寸长的军刺。似乎还是嫌裙摆碍事了一点,女人竟然又把裙摆撕掉了一小截,无限的风光流泻出来

  • 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目录预览:第1章霸气傲立第2章哪里来的女人第1章霸气傲立S市,耀达皇城大酒店,全市唯一的七星级酒店,在市中心霸气傲立,藐视一切,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晚的消费百万起,是皇室成员、名流富豪的下榻之处。酒店的奢华包间里,折世勋和林珠夫妇正极力劝女儿折薇为客户童总敬酒,童总曾多次暗示要折薇陪一晚,否则生意没得谈。现在生意不好做,为了这笔九位数的生意,牺牲个养女也不算什么。“小薇,就喝一杯,你姐都喝好几瓶了。”林珠把酒杯递到女儿

  • 冰山师傅有点暖在线阅读

    原标题:冰山师傅有点暖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冰山师傅有点暖目录预览:第1章雪中女子第2章唤我九霄第1章雪中女子北风卷地,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似要吞揽一世喧嚣。飞禽走兽仿佛都被这样猛烈的风雪逼回了窝,方圆几里格外冷清。一座楼阁小驿应该是有着术法结界加持,未染银妆,虽干净融暖,却显得不协调了。这便是方圆几里唯一的驿站,平时清静无客,今日因为这天气竟热闹了起来。店里伙计忙着帮客人饮马,扫落货物上的残雪,恰好看见一名女子缓缓走来。这女子肤白唇红,披着素色连帽裘衣,怀里抱着一团看起来毛茸茸的白毛宠物。她的神态闲

  •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在线阅读

    原标题: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目录预览:第1章皮肤真好第2章他是一个疯子第1章皮肤真好外面灯火辉煌,楼上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不过,这一切的热闹,都不属于白子涵。在楼上举办订婚仪式的那对未婚夫妻,是她的好师姐和前男友。本来,她今天打算去闹一场,到了门口,却发现自己连宴会厅都进不去。何等讽刺!她看了看手中的蓝色妖姬,这是刚才在洗手间,一个女孩子见她脸色不好转送给她的,本来想扔掉,又觉得有些可惜。拿着花,她准备离开这个让她心情欠佳的酒店。电梯门打开,她下意识

  • 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目录预览:第1章宠冠后宫的猫儿第2章给我杀了它第1章宠冠后宫的猫儿傲天大陆。阳光明媚,云淡风轻。御花园中百花争艳,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儿,彩蝶飞舞,蜂儿忙碌,一片宁静祥和。“怎么样?找到了吗?找到了吗?”尖利刺耳的急切呼喊打破了御花园的宁静,无数太监、宫女和侍卫涌进御花园中,急切的寻找着什么。“没有啊,这小祖宗到底跑哪儿去了?”太监宫女急的直跺脚,急切而惊恐的呼喊道:“快找啊!皇上马上就要下朝了,若是再找不到,咱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在线阅读小说: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目录预览:第1章废物和一条狗第2章断手之痛第1章废物和一条狗藤鞭抽在身上,那火辣辣的感觉不断侵袭着宫初月的感官。只是一个抬头的瞬间,宫初月的脸上便挨了结结实实的一鞭子。鲜血顿时流淌下来,从左眼角斜着往下,一直延伸到右脸颊,血淋淋的伤口向外翻着皮肉。藤鞭的破空声继续传来,宫初月眼眸一沉,抬手准确的拽住了向她身上抽过来的鞭子。许是宫初月眼底那凌厉之气甚是骇人,那持着鞭子的妙龄女子,手中的动作微微的有些停顿,目光在接触到宫初月眼底的

  • 冥王大人,晚上好在线阅读

    原标题:冥王大人,晚上好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冥王大人,晚上好目录预览:第1章夜半遇灵第2章一纸婚书第1章夜半遇灵我叫米小菲,性别女,今年20岁,WH市逸夫学院一名大二狗。因为自幼无父无母,只有奶奶相依为命,所以从大一开始,我就在校外便利店做兼职补贴生活。这天,在便利店下了夜班,已是午夜十二点,我买了根冰棍,哼着小曲儿就慢悠悠的往家走。不知是不是太累的缘故,我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跟着我。但连着回了三次头,身后都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这让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加快了几分。一直到家门口,我

  • 萌宝一加一:娇妻,别想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宝一加一:娇妻,别想逃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萌宝一加一:娇妻,别想逃目录预览:第1章送花第2章往后倒去第1章送花苏瑾言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站在包厢门外,抬手敲了几次包厢的门,都不见有人出来,震耳欲聋的音乐不停的抨击着她的耳膜,这样的环境使得苏瑾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苏瑾言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抬手推开了包厢的门。包厢里完全是另一个天地。灯光昏暗,没有任何嘈杂声。整个包厢里静悄悄的,唯独那空气里浓郁的酒精味,和桌上的几个空酒瓶酒杯,宣告着此前这里经历过一场聚会。环顾整个包厢,只有一个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