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倾世独宠:凰后难求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1 3:25: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倾世独宠:凰后难求

第三章 柳氏做足戏,含恨咬牙根

宫芷幽满脸的痛苦,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不是宫芷心么!为什么都是妹妹的记忆!

宫芷幽下意识的挽起了自己左臂的衣袖,手也是跟着摸索着!

只是在赫然摸到了一个痣的时候,宫芷心满面的惊恐!

那是宫芷幽的特征!

宫芷心突然有些难以接受,她居然变成了自己的妹妹!

篱王见她面带挣扎的样子,感觉自己也带上了万分纠结,却是不知从何而起,情不自禁的担忧的话也一同问出。网站haohaoyun.com

“你怎么了?”

淡淡的声音传入了宫芷心的耳中,让她的身子也是一顿。

她僵硬的抬眸望着篱王,眼底的慌乱一闪而逝。

“没事,先不打扰篱王了。”

带着所有的愧疚,宫芷心还是没有说出来什么,她只能装作平淡的样子。

对不起,篱,我欠你的,一定会还!

以后她就是宫芷幽了!

那么,妹妹,你放心,以后我会替你好好的活下去,只是,这个仇,我必报!而我们恰恰还拥有着共同的敌人!

她现在拥有两个人的记忆,一个是宫芷心的,还有一个就是宫芷幽的!

宫芷幽艰难的站起身,回眸望了一眼早就断了气的管家,对着篱王淡淡颔首,便离开了。

慕容篱凝视着宫芷幽离去的背影,轻轻叹息了一口气,很快便消散在这空气之中。

他本应该结束了宫芷幽的性命的!

毕竟今日让她看见了自己,这很有可能对他不利。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狠心下手,只因她是在镇国公府唯一没有欺负,讽刺宫芷心的人!

直到多年以后,慕容篱才知道,他是有多么的庆幸自己今日的行为!

宫芷幽一个人走在这冰冷的街道上,身上还在不停的躺着鲜血。

她眉目紧皱,这样下去,就算她命大活了下来,也迟早会流血而死!

宫芷幽对着自己的身上点了两下以作止血,待她微做停顿之后,再一次向前走了起来,她妹妹的身体,太弱了!

她应该尽快像个办法赶回去。

“三小姐,三小姐,你在哪里啊!”

“三小姐!”

不远之处,传来了呼唤的声音,只见宫芷幽唇间勾起了一抹冷凝,他们来的正是时候!

宫芷幽顺着他们的声音,也是向前走了过去,迈出的步伐,看起来艰难极了!

“我在这……”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发出的声音也不算太高,但是对面眼尖的人,已经看到了宫芷幽摆出的一只手,看这身形,像极了他们家的三小姐。

一人连忙指着:“快看,三小姐在那里!”

说完,他已经快步跑了过去,但是一看到宫芷幽衣襟全是血的样子,顿时惊吓极了!

“你们快点过来,三小姐受伤了!”

听到此话,大家都是惊讶极了,连忙跑了过去,当看到宫芷悠的样子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已经不能仅仅用震惊来形容了!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宫芷幽虚弱的捂着自己的伤口,再次有气无力的开口:“先扶我回去。”

宫芷幽,夫人的亲生女儿,谁敢怠慢!

一听到宫芷幽的声音,他们也不敢多言,连忙小心翼翼的扶着宫芷悠走了回去。

镇国公府。

宫景德焦急的来回在大厅行走着,半夜三更的,平时最乖巧的女儿,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他如今就剩下这一个女儿,他更是在想该让宫芷悠嫁入谁家能够对他有利!

不想,人却丢了!

若是今晚传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毁了他女儿的清誉,那可就让他赔上一笔了!

柳氏也是垂泪的站在一旁,拿着手帕不停的擦着那止不住的泪水!

宫景德轻轻叹息了一声,并且走到了她的面前,轻轻将她揽入怀中,“不要难过,幽儿一定会找回来的!”

听了宫景德的话,柳氏的身子也是轻轻一颤,她连忙又擦了擦泪水,并且靠在了宫景德的身上,难过极了。好好孕

这时,突然有人跑了进来,并且大喊着:“老爷,三小姐,三小姐她……”

那人面色为难极了,接下来的话,他是真的不敢说出口。

柳氏一手拿着手帕还捂着嘴,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那个家丁。

她的眸子一闪,连忙想到自己此刻的不对,她直接推开了宫景德,发疯了似的冲到了那家丁面前,更是攥紧了他的衣服。

“你说啊,悠儿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柳氏边说,边晃动着那个家丁,而家丁也是由着她的动作弄得身子来回飘动,却是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宫老爷眉目一凛,走到柳氏的身旁,两手扣着她的双肩,并且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轻拍以示安慰。

“幽儿到底怎么了!”

豪迈的声音扩展到每一个角落,甚至是外面都能够听的真切。

这更让家丁的心都跟着颤抖,最终还是战战兢兢的回答着:“三小姐她正往回赶呢……”

柳氏的身子瞬间僵硬了,她回来了!

还不待家丁说完,镇国公横眉一皱:“那你磕磕巴巴的做什么!她现在在哪?”

家丁的脸上,已经是汗如雨下,镇国公的气势,她实在是不敢为恭!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耐心的颤抖,更是闭了闭眼睛:“三小姐是重伤回来的,现在还,还在路上。倾世独宠:凰后难求小说txt全文阅读

轰……

柳氏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炸开了!

她居然没死!

那匕首被她插的那么深,可她居然还那么的命大!

柳氏本还在怔愣之中,突然被宫老爷的怒吼之声给瞬间惊醒!

“那还不快去找大夫!赶紧去派马车接悠儿啊!……不!用软轿!那样免得她伤口痛,更不容易愈合!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那家丁连连称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柳氏的泪水更多了,“悠儿,我的悠儿啊!不行,我要亲自去找她!”

说完,柳氏便开始挣脱镇国公的怀抱,怎奈女子与男子的力气终究是天差地别!

第四章 报复初登场,先除去爪牙

此刻,屋内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有人啜泣的声音。

大家都围在四周,看着床上那昏迷不醒的女子!大夫早就为她处理好了一切。

可是这么久了,她却迟迟都不见醒!

柳氏还在默默的流着泪水,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的停顿,镇国公见此,心中倒是难得的生了几分怜悯。

“别难过了,大夫不是说过再有几个时辰她就会醒过来了!”

柳氏身子微微一怔,听到醒过来那几个字,她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齿贝,该死的,这丫头怎么命这么大!

柳氏点点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手帕不停的在眼角之处擦拭着。

而下一刻,躺在床上的宫芷幽动了!

脸上也全都是恐慌的样子,即使是闭着双眼,众人依旧看的真切!

“薛嬷嬷,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

宫芷幽完全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可是她却是喋喋不休的说着,声音也是小的可怜。

柳氏偷偷死盯着宫芷幽,仔细的听着她在说什么!奈何她集中了所有注意力也是听不清。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而镇国公更是坐在了她的身旁,仔细的倾听着。

有人想要害他的女儿,害他的筹码,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姑息!

只是,她的声音太小!

“孩子,你想说什么,大胆的说,爹在这里,不要怕!”

即使她没有醒,镇国公还是出声安慰着,更是想知道,到底是何人这般的胆大包天!

而宫芷幽还在碎碎念着,她仿佛是听到了镇国公的安慰一般,竟然呼喊了出来。

“薛嬷嬷,求求你不要杀我!”

说完之后,宫芷幽顿时睁开了双眸,更是挣扎就要起身,可是浓烈的痛楚,竟然让她再次躺了下去,还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呼声。

屋内,瞬间的寂静,而镇国公的目光更是带上了几分嗜血!两道凌厉的目光直接射向了薛嬷嬷!

吓得薛嬷嬷顿时跪在了地上连连喊冤。

而柳氏,心口的纠结却是渐渐松懈了几分,但种种怀疑再次布上了她的大脑,这死丫头什么意思!

镇国公看着宫芷幽,神色难得温柔,“孩子,你感觉怎么样?”

宫芷幽侧过头,还没等彻底的看到镇国公,却是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薛嬷嬷,宫芷幽吓得连忙向着里面躲,“薛嬷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薛嬷嬷面上大惊!她没有想到宫芷幽清醒了还会这么说!

小姐是不是糊涂了啊,怎么就认准了是她啊,明明是……明明是夫人的啊!

“三小姐,老奴冤枉啊!”

可是,这个时候,没有人是不相信宫芷幽的,因为宫芷幽从小到大都是恪守本分,及其老实,对待长辈不论是主还是仆,都是客气有佳,怎么可能做这种冤枉人的事情!

至于柳氏也是非常不明白的看着宫芷幽,她走到床边,神色之间全然都是心疼。

“女儿啊,你怎么受了伤还糊涂了啊,怎么样,伤口现在还疼不疼!”

都说妇人目光浅短,此刻的柳氏就是用上了这点,只是做一个心疼孩子的母亲,只要孩子安好就好,其他的她不管。

镇国公精锐的眸子在柳氏的身上来回浏览了一番,继而再次望向宫芷幽。倾世独宠:凰后难求小说txt全文阅读

“女儿,不要怕,有什么,你和爹说,为什么说薛嬷嬷要杀你!”

镇国公声音虽然豪迈,粗狂了一些,却也是放温柔了不少。

薛嬷嬷顿时身子一颤,也不等宫芷幽说话,喊冤喊的更浓烈了,听着她让人心烦的声音,镇国公一掌甩了过去,一下子就让薛嬷嬷趴在了地上。

好在的是他的内力并没有用多少,否则薛嬷嬷此刻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宫芷幽听了,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直接抓住了宫景德的手,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爹,爹,你把薛嬷嬷赶走啊,把她赶走啊,她要杀了女儿啊!她还杀了,杀了……”

只是宫芷悠再看向薛嬷嬷之后,又连忙闭上了嘴,惶恐的不敢再说下去!

宫景德见此,他的手任由宫芷悠握着,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是附在了她的手上。

“你只管说!别怕!”

宫芷幽的泪水滴滴滑落,面色苍白不已,同时吓的也是不轻!

宫景德有些心疼的看着宫芷幽,这三个女儿,这个是最为乖巧的,也是最不擅长用心计的,故而宫景德对她还是有几分疼爱的。

只见宫芷幽的身子是止不住的颤抖着,眸子也是慌乱极了:“她还杀了管家!”

轰……!

薛嬷嬷只感觉是五雷轰顶一般,宫芷幽竟然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柳氏内心也是一震,看着宫芷幽的样子,心下狐疑极了,她到底是忘记了,还是说不想伤害她这个娘亲?

“老奴冤枉啊,老爷,三小姐是在冤枉老奴啊!老奴怎么敢去伤害三小姐啊!再者老奴和管家也没有仇恨啊!”

除了喊冤,薛嬷嬷真的是毫无办法!她还有儿子在这里,总不能是将夫人给供出来啊!

宫芷幽身子又往里缩了缩,看到薛嬷嬷,她真的是害怕极了,小脸上的泪水已然成河。

柳氏连忙为宫芷幽擦着泪水,手帕很快便被浸湿了,柳氏眼中的打量极浓,就在她靠近宫芷悠的时候,也是在试探着,宫芷幽到底是在说谎,还是她因为受伤而真的记错了对象!

可是,宫芷幽真的是没有一点要躲开的意思,反而是任由着柳氏为她擦拭着泪水,甚至是她还呜咽的喊着:“娘……”

柳氏眸子一闪,下一刻便关切的看着宫芷幽,眼中的心疼,做母亲的难过,种种情绪都出现在她的脸上。

“娘就在这,不要怕!”

柳氏边说边为她擦拭着泪水。

“薛嬷嬷你最后说出来,不要等着家法伺候!”

因为宫景德征战沙场的缘故,他的声音,及其的豪迈,贯穿着整个屋子,更是说到了每个人的心坎儿,尤其是薛嬷嬷,身子已然是颤抖了起来,这让她怎么说!

明明是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

薛嬷嬷此刻紧张极了,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

宫景德一声怒吼!吓得跪在地上的薛嬷嬷直接跪在了地上!

第五章 话语真亦假,却无破绽处

柳氏瞬间将目光转到了薛嬷嬷的身上,眼神中的威胁大有存在!

可是此刻薛嬷嬷紧张的已经是无暇再去看柳氏一眼。

薛嬷嬷紧张极了,泪水也跟着滚滚而下。

“夫人,您知道啊,老奴是冤枉的啊!”

薛嬷嬷泪声俱下,看着是悲戚极了,所有的悲伤,难过,委屈都夹杂在一起,看起来好像真的和她没有一点关系似的!

可是宫芷幽更是一个从来不说谎的人。

两者到底相信谁呢?

柳氏被呼唤,面色也是微微一变,只是,她此刻必须是站在一个慈母,担心女儿的角度上考虑,而又是跟了她十几年的嬷嬷了,取舍上也是及其为难。

柳氏看着薛嬷嬷,痛心疾首,她别过了头,不再看向薛嬷嬷。

“嬷嬷,我们主仆这么多年,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么!”

薛嬷嬷面色彻底变的惨白,这明摆着就是柳氏已经放弃她了!

“夫人……”

柳氏没有再看向薛嬷嬷,却是将自己的手放在柳氏的脖子之上,当薛嬷嬷看到之后,顿时目光都变得浓浓的痛苦!

柳氏的意思很简单啊!

她这是让她死啊!否则她的儿子……

可是她真的是不死心啊,她还没有自己的孙子,却……

宫芷幽还在抓着宫景德的手不放,那恐惧的已经是不成样子!

“拉下去,用刑!”

宫景德说的可谓是没有一点的留情!

看着她怎么都不说的样子,宫景德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不过,任由每次宫景德都怀疑柳氏,这次却是半分都没有,因为在宫景德看来,她不会狠到连自己的女儿斗要杀死!

薛嬷嬷面色已经是惨白到不能再惨白的地步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宫景德,继而又不死心的看着柳氏,双唇微张,却是连声音都发布出来,只因,看到了柳氏那个意有所指的神色!

宫景德的命令一出,立刻进来两个家丁,直接将薛嬷嬷给拉了出去。

“夫人,夫人,老奴是冤枉的啊,冤枉的!……”

冤喊之声,一声接一声,却是一声比一声低,杖刑的呼喊之声,痛苦的呼喊之声,声声喊道了柳氏的心坎儿之中。

她的心也是担忧的,只盼着薛嬷嬷不要将事情给全部说了出来!

但多少都是可惜的,可是跟了她多年的老人了!今日却因为宫芷幽那死丫头!

宫芷幽抓着宫景德的手又紧了几分,指甲都有些陷进了他的皮肤之内。

宫景德微微皱眉,看到宫芷幽那惊吓的样子,还是柔声安慰了几句。

没一会儿的功夫,有人进来了,并将薛嬷嬷所招供的话都传达给了宫景德,是因为管家因为她作孽的事情而来威胁,她便杀了管家,却发现宫芷幽悠看见了,顺带着一起杀了宫芷幽!

当宫景德问是什么作孽的事情之时,薛嬷嬷便咬舌自尽了!

而柳氏的心,也终究是放了下来!

她闭上了眼睛,泪水依旧不停的留着,“薛嬷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有什么你可以和我说的啊!”

宫芷幽伸了一只手,轻轻拉扯着柳氏的衣袖,呜咽的喊着:“娘……不哭……”

柳氏身子一僵,却也是回过了神,连忙将宫芷幽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孩子,你别怕,以后娘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半点伤害!”

宫芷幽身子颤抖,无声的滑动着泪水,宫景德和柳氏又几番安慰了下宫芷悠,这才离去。

而屋子内,只剩下了碧洛一人,正是从小便跟在宫芷悠身边的忠心耿耿的丫头。

当众人都走了,她才凑过来,一脸关切的看着宫芷悠,同时将手也放在宫芷悠的手臂上,“小姐,您怎么突然就受伤了呢!都怪奴婢,怪奴婢没有时刻跟在您的身边,都怪奴婢……”

碧洛本就红肿的双眼,此刻还在不停的掉着眼泪,宫芷悠微微一笑,不嫌弃的为她擦拭下去脸上的泪痕,柔声安慰着:“碧洛,我没事,这不怪你。”

碧洛自责的同时,却也是惊讶的抬起了头,双唇也是张了开来,每一个面目表情,每一个举动,无不彰显着她的惊讶。

“小姐,您好像长大了!”

若是往常,别说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即使是一个小口子,宫芷幽也会痛哭流涕,口中呼痛不止,可是今日,她居然来安慰碧洛,这怎么能不让碧洛惊讶。

宫芷幽唇间的笑容不减,对于碧洛的惊讶,她只是将手放在了碧洛的手背上,轻做安慰,“不用担心我,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碧洛泪眼朦胧的看了两眼宫芷悠,知道她受伤需要休息,还是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而今日宫芷幽没有扳倒柳氏的原因也很简单,外人不知道她的身世,那么今日她这么说出来不会有一个人相信!反而会说她不孝!

所以宫芷幽聪明的选择了她身边的人下手,除去她的左膀右臂!

宫芷幽闭上了眼帘,同时闭上了所有的怨恨!她的母亲,她的孩子……刚刚出世的孩子……

泪水再次悄然滑落。

慕容骁,宫芷婷,柳氏,你们都且放心,前世毕生之痛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你们最好祈求没有来生!

今时今日,有我宫芷幽一日,我定要你们生生世世不得安宁,万劫不复!

倾世独宠:凰后难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世独宠 或 凰后难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13章(第13章 电话那头的男人)

    原标题: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13章(第13章电话那头的男人)小说: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第13章电话那头的男人“喂,你们快醒醒帮我跟记者们澄清一下,我没有对你们做什么。”陆俊城晃晃江茜西的脸,江茜西不耐烦地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这时候江茜西的手机响了,陆俊城如同看到救星连忙接通给那边说了她们的情况。五分钟过后江茜西的哥哥江子航赶来,不过他第一眼没看到自己妹妹,而是看到了旁边的江安若。“喂,你认识我吗?”陆俊城期待地问。江子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摇头:“不认识。”陆俊城尴尬地咳嗽两声说:“我是大明星诶

  • 爱上美女老板 13章(第013章 护送美女)

    原标题:爱上美女老板13章(第013章护送美女)小说名字:爱上美女老板第013章护送美女叶子隆租的房子在距离春归酒店五里远的菏建小区,中间隔着八条街不说,一旦过了零点,小区的保安根本不让进去,所以,这货只好在春归酒店的保安室内窝了一个晚上。咚咚咚!第二天一早,这货还在梦境里陪妹子滚床单,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谁呀?”“臭犊子,快开门!”听声音,是敏姐。“忙着呢,关键时刻,谢绝打搅。”叶子隆半醒未醒,果断拉起被子蒙上脸,装作听不见。“咔嚓”,开门声响起;紧接着,是脚步声;到最后,呼啦一下,身上的被

  • 总裁,撩你有毒 13章(第13章 想当我的妈妈没有那么容易)

    原标题:总裁,撩你有毒13章(第13章想当我的妈妈没有那么容易)小说名称:总裁,撩你有毒第13章想当我的妈妈没有那么容易在小区的门口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想尹天寒的别墅开去。这次她要以新的身份来得到他。半小时后车子在别墅旁边停下。颜诺按下门铃。开门的是田妈,看着久违的田妈,颜诺的脸上划过一丝温暖的笑容。“是来找尹先生的?”田妈开口问道。颜诺点点头。电话被打通,里面传来尹天寒的声音。“是我颜诺。”“进来吧!”颜诺跟在田妈的身后进了别墅。只见尹天寒慵懒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颜诺进来后眼底划过一丝笑容

  • 灵长者 13章(第四章 漩涡的征兆 02)

    原标题:灵长者13章(第四章漩涡的征兆02)小说名字:灵长者第四章漩涡的征兆02「左守,晚上你替我去拜访他,什么也不用说,把这几本书带去。」左长老沉思了片刻,说道,「这孩子是友非敌,既然他好学,我就投其所好。你们盯紧他,不要让大少爷的人有机会拉拢他!」「是!」两名侍卫齐声应道,那声音大得让他们自己也吓了一跳。左长老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就在两名侍卫送书给兰默之后不久,方老板也很及时的赠给少年一堆礼物。少年超出他年龄的智慧和手艺,有足够的理由让所有人重视他。若若无聊的趴在床上翻弄着兰默的书

  • 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 13章(第13章:尙北大陆 小娘子,你把我怎么了?)

    原标题: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13章(第13章:尙北大陆小娘子,你把我怎么了?)小说: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第13章:尙北大陆小娘子,你把我怎么了?空气中有微微波动,有人进来了,而且是高手,从狐狸耳朵拿出浴袍迅速穿上。一掌顺势拍去,她这一掌碎铁如泥,可那人却偏偏躲过了,她甚至连人影都没看清,只看见一抹银白。暮姒言心里一惊。身上的精神力快速运转。狐狸也似乎感到暮姒颜紧崩的神经,趴在暮姒颜肩头不作声。一阵劲风袭来,暮姒颜向旁躲开。却还是被掀开了衣带,白皙晶莹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旋即,她被禁锢在一

  • 采花贼 13章(第十三章 :人生第一百万)

    原标题:采花贼13章(第十三章:人生第一百万)小说名:采花贼第十三章:人生第一百万正说话间,天台大门外面急步走进来一个满头大汗,模样相当威猛的彪形大汉,两只手臂满是各种纹身,手中还提着一个黑色手皮箱,不过他一见到萧远山,立即自然地矮了一大截,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说道:“萧……萧老大!在下马拐,今日能够有幸见到萧老大,真是万分…万分荣幸之至啊!”边说边用眼角瞟到金属栅栏里那些受“鼠刑”正鬼哭狼嚎,满地乱滚的小流氓们,脸色一阵阵煞白,头上的汗珠更多了。萧远山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却没理他,倒是刚才打电话的

  • 书名:妻子的假面13章(第十三章妻子的往事)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假面13章(第十三章妻子的往事)小说书名:书名:妻子的假面第十三章妻子的往事半晌,关秀长叹了一口气,哀声道:哎,想喝陈老板一杯酒,可真不容易。说着,她举起酒杯,和陈当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很冷,很苦,在加了两片柠檬以后,这酒味道更是叫人无法忍受,关秀艳丽的小脸皱成一团,紧紧地缩在沙发上,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过了许久,她才从颤栗中回过神来,她轻轻地呼出一口寒气,脸上泛起红云,低声说:你问吧。陈当思索着,缓缓开口:韩香在大学的时候……关秀猛地摆摆手,身子又是猛地一颤,连带

  • 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13章(第13章)

    原标题: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13章(第13章)书名: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第13章夜晚的sh市是热闹的,吃过晚饭后的俊男靓女们开着跑车满大街的兜着风,满大街闪烁的霓虹灯在告诉人们这是华夏国第一繁华的城市,但是又有谁能看到这繁华霓虹灯下面却流淌着血泪。从医院冲出来的秦风满脸的泪水,当他从王警官那里确定李嫂是被人给谋杀的,而凶手竟然在一些人的包庇下逍遥法外,这样的事他秦风绝对不愿意看到。当秦风怒气冲冲的跑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他不知道这个交警队在哪,当他看到在一个十字路口停着一辆警车

  • 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13章(第十三章 干掉日本皇族)

    原标题: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13章(第十三章干掉日本皇族)小说名字: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第十三章干掉日本皇族袁志文带着章大牙、小上海混进了日军的军官俱乐部中,一进门,就看到很多日本男女在大厅广众之下做着伤风败俗的事情。在舞池附近的角落里,几十对男男女女或在角落里,或在沙发上做着一些不雅动作。那场景,看得章大牙与小上海面红耳赤。袁志文不由冷哼一声,眯起了眼睛。想不到,日本人竟然荒唐到这种地步,大厅广众之下就敢做为人不耻之事。袁志文心知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他向章大牙与小上海使了个眼色,二人心领神会,

  • 书名:头号佳丽13章(第13章)

    原标题:书名:头号佳丽13章(第13章)小说名:书名:头号佳丽第13章走进林嫂的房间,林嫂显得很不自在,而且迟迟还不想动手宽衣,“小强!我还是拿去浴室换了后才出来给你看吧!”此刻我的心情十分紧张,如果林嫂到浴室换上内衣裤,便十分扫兴了!“林嫂!您可以在此换吗?我想见识女人换衣的美态!”“这怎么好意思呢?我怎样讲都是你的长辈,怎能在你面前脱衣服呢?”“林嫂!求求您!我真的很想见识,我生前没见过女人的身体!”“你昨天不是见过我……的……身……体…了吗?还给你……摸……过……了!”“昨天有衣服遮住,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