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不娶何撩,前夫骚够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1 5:10:4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不娶何撩,前夫骚够没

第二章 最是狼狈时不该于你再相遇
  在她身体才离空的刹那,突然被一道力道猛的拉住了手腕,正好是在她割腕包扎的位置,窒息的疼痛让她连叫都叫不出声。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在最后的那一刹那,她被温玖涯拉住手腕,猛的从窗台上拽进了病房。   手腕上才包扎好的伤口,溢出鲜红的血液顺着那被举起的手臂倒流进衣服的袖口,顺着手臂往下滑。   温玖涯盯着眼前的女人,额前的青筋爆起,满面的愤怒。   “萧璨郁,你欠我的东西,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还清吗!我告诉你,只要有我温玖涯还活着一天,我就要一直折磨你,即便是死亡也不可能停止!”他咆哮着。   “我死了一切随你。”   萧璨郁对如今的温玖涯,早就不报以任何的希望了。   现在的温玖涯,早已不是她当初所识的那个人了。版权haohaoyun.com   “好!随我是吧?你想死可以,不过前提是你如果愿意让你那苟延残喘的母亲,还有你那宝贝弟弟代替你来受苦的话,你大可跳下去,我绝对不拦着你,如何?”   询问的语调微微上扬着,却让萧璨郁的身体气得发抖。   “你怎么可以这样!”   “当初我为你抛下一切,跟你结婚,可你却见我无望继承家族企业的时候,扔下一纸离婚协议后,丢下一无所有的我转身离开,我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萧璨郁咬着唇,一个字都没说,没有解释,没有反驳。   而她的沉默,更是将暴怒中的温玖涯逼到失去理智。   他手腕上的力道一加,猛的便将萧璨郁扔在了那张豪华的病床之上。   手腕在脱离他手掌的瞬间,剧烈的疼痛袭脑而来,让萧璨郁忍不住吃疼的呻吟出声。   “现在就开始叫还早着呢,一会让你叫个够!”   温玖涯说着,一把扯掉了萧璨郁身上的病号服,粗暴的动作没有半分温柔可言。   势单力薄的萧璨郁,怎么可能挣扎得过温玖涯,很快身上的病号服整个都被扒了下来。好好孕   不着寸缕的她,就这样赤裸裸的站在温玖涯的眼前。   苍白瘦弱的身体,各处布满着青紫色的吻痕跟一道道的伤痕。   特别是手腕上,那完全被鲜血侵湿的纱布还往下滴着血珠,看上去很是骇人。   温玖涯的拳头握紧了一分,眼里虽闪过一丝心疼,不过却很快被恨意所掩盖。   皮带解开,没有任何准备的深入疼得萧璨郁眼眶发热。   火热的缠绵,带着侮辱性的话语。   萧璨郁早便习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双眼一片空洞如同死去一般。小说不娶何撩,前夫骚够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萧璨郁不知道温玖涯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他结束后穿衣离开,房间内剩下的是一片淫乱之味,萧璨郁赤裸着身体的躺在病床上,身上又多了好些青紫色的痕迹,有吻痕,却更有冒着血珠的新伤口。   她却什么都没去理会,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耳畔响着的却是穆阿姨当时的那句话。   “萧小姐,你跟温少爷之间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呢?”   是啊,明明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怎么现在就闹成这样了呢?   原因她很清楚,但那却是深埋于她内心深处的一个秘密。   与一位亡人的约定!   所以,她什么也不能说,也不能去解释。   手腕上的血迹早已凝结成黑色的壳子,这是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割下的伤痕。   为的是想要离开温玖涯的身边。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但却没人知道,即便是温玖涯这二个月来对她的百般羞辱跟折磨,她却还是舍不得离开他。   在她下定决心逼他的时候,其实更大一部分竟是想逼自己,逼自己放下心中那份根深蒂固的爱恋,或许只有这样,她在对面他的那些残忍后,心方才能不那么疼。   所以她真的尽力去试了。   但即便今天从温玖涯口中听到那般残忍的话,她却还是放不下。   想到此处,萧璨郁眼中滚落两道晶莹。   果然,不该再遇见的。   今生便不该再与你相遇,时过早已境迁,心中的你却永远不会再现,如今重逢后剩下的,却也只是荒凉无限。推荐haohaoyun.com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萧璨郁一定不会在那个时候出现,与他相遇重逢。   但这个世间却没如果的存在,而时间也永远容不得人选择。   ……   二个月前。   萧璨郁在上菜的时候,手中的盘子不小心的边缘撞翻了桌面上的红酒杯,猩红色的液体倾出打翻在一位女中年女士的白色连衣裙上。   “对不起,对不起。”萧璨郁一边道歉,一边快速的抓过餐巾想要解救一下,但效果甚微。   “你这服务员怎么做事的!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中年女子破口大骂,激扬的声音在安静的西餐厅内顿时引来不少围观视线。   “真的非常抱歉,您看我帮您送去干洗好吗?”萧璨郁点头哈腰的道着歉,只能在事情闹大前尽量想补救的方法。   “干洗?!那你让我这段时间穿什么?难不成光着身子啊!”   “您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先穿我私人的衣服……”   “我呸,你是个什么东西?穿你的衣服,万一我得皮肤病了怎么办?”中年女子插着腰打断萧璨郁的话,泼妇样子尽现无疑。   萧璨郁握紧着拳头,压下想要反骂的情绪,低着脑袋连连道歉。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   她的话还没说完,带着一份带着热度的玉米浓汤便从她的脑袋上浇了下来,萧璨郁整个人都呆了。   女子做完这一切,还嫌不够解气的将空碗摔在了地毯上。   中年妇人看着萧璨郁满身狼狈的样子,解气不少,趾高气扬的要求道。   “哼,跪下来给我道个歉,这件事就算完了,我也不找你们经理投诉。”   “你!”   萧璨郁的怒火顿时就上来了,只是她还未来得及发泄自己的怒意时,满腔的怒火,在抬头看见一个人影出现的瞬间,全都如同她的身体般整个僵硬在原地。   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退去稚气的五官比从前多了一分硬朗,但五官的那一眉一目却是深深刻在萧璨郁心头的人。   温玖涯……   
第三章 失去的资格
  一个她深爱,却永远不能与其并肩的男人。   还来不及多想什么,温玖涯一席白色西装,已缓缓的走到她的跟前,如同降临的王子般。   想着自己如今满头玉米浓汤的狼狈样,萧璨郁下意识的想要逃,但脚却像是在地上生了根般,无法移动分毫。   他打量着她,似乎很久后,好看的唇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萧璨郁,这便是你离开我之后的灿烂生活吗?”   一句话,让萧璨郁心中那一点点本不该有的喜悦完全消失。   “不能继承温家的你,要拿什么来养我们自己的孩子?创造我们的未来,温玖涯,你成熟一点,别逗了好不好。”   那一年,这么决别的话是从她口中脱出的,如今她还能只指望跟温玖涯来个或温馨或友善的重逢吗?   似乎是种奢望。   “你只管投诉吧。”   无视温玖涯,萧璨郁朝着中年女人丢下一句话后,仓皇想要逃开,会不会丢掉工作,她已经顾忌不了这么多了。   但她才走没几步,突然就被一双大手给强行拉住。   即便五年没见,但这轻轻的一个触碰,萧璨郁便知道这是温玖涯的手。   “萧璨郁,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吗?”   “客人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其他服务人员,我现在得先去整理一下仪容。”萧璨郁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扬起了唇角的笑容,回过身看着他。   “哦?有差吗?只怕表面整理得再好,那颗心却还是肮脏不堪吧。”温玖涯冷笑道。   萧璨郁咬着唇,低着脑袋未曾开口说什么。   “看你如今的样子,你并没有过上你想要的富太太生活?怎么?那个男人最后还是嫌你离过婚,玩腻了之后就不要你了吗?”   “放开。”   萧璨郁并没回答温玖涯的话,而是挣扎起来,想要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挣脱开。   换来的却是温玖涯更加大的力气,似乎要将她的手腕捏碎般。   “疼……”   萧璨郁吃疼的皱眉叫出声,却没换来温玖涯的半分怜惜,看着她因痛楚而皱起的脸,黑色的双眸不起半分波澜。   “温总,你干嘛在这里跟一个小服务员过不去呢,而且她脑袋上的东西好恶心啊。”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伸手很自然的挽住温玖涯的臂弯撒着娇。   萧璨郁对这个女人有印象,一个刚出名不久的小明星叫夏目,她经常看见这个女人跟不同的男人来这边用餐。   她忍不住的将视线转移到温玖涯的臂弯处,曾经那里是她专属的位置,而如今却被这样一个女人勾搭着,萧璨郁除了觉得恶心之外,更多的却是心脏一阵钻疼。   夏目的到来让温玖涯放开了她,他亲昵的刮了一下夏目的鼻尖:“我乐意可以吗?”   “只要是温总乐意的,什么都好。”夏目弯着眼睛的巧笑着,脑袋蹭在温玖涯的胳膊上撒娇。   两人之前的互动,让萧璨郁感觉心脏再次被针扎了一下。   这些……曾经都是她与温玖涯之间的专属互动,而如今……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趁这个机会赶紧离开了,不能再继续看下去,但脚却迈不动分毫。   “既然什么都好的话,今天来个双飞怎么样?”   他微微的压低着声音在夏目的耳边调情着,但那不大不小的声音却正好落入萧璨郁的耳朵,让她的脸瞬间就白了。   “温总真是讨厌死了。”   夏目娇羞的跺着脚,但脑袋却还是点了点。   萧璨郁承认自己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转过身就想离开,但却还是被温玖涯先一步抓住了手。   “怎么样?我今天心情不错,要不要一起试试?”   他满脸微笑,萧璨郁脸的血色却彻底退去,瞪大着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他怎么可以对她说出这种话?   温玖涯双手插兜,俯身与她对视,笑得轻松:“放心,我会付钱,二百万怎么样?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吧?”   萧璨郁的心脏狠狠的抽了一下,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身脸,几乎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倒流了。   “小玖儿,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忍不住道,声音中满是悲伤。   “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叫这个名字吗?”   淡淡的一句话,让萧璨郁低下了脑袋,想隐藏眼中那几乎快压制不住的悲伤。   而温玖涯一把捏起萧璨郁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   “我如今的样子,不就是你当初离开时的样子吗?”他一字一句的开口,目光阴沉如覆寒冰。   “温总请找别人吧,我想你身边如今最不缺的应该就是钱跟女人吧。”   没人知道,她这句平静的声音下,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这句话从口中吐出来。   一句话声落下,心却已经疼到无法呼吸。   “五百万如何?”   轻描淡写的数字却让温玖涯身边的夏目都一惊,看着萧璨郁的目光中多了一分打量。   “要知道,你早已不是什么处~女之身了,而且这些年碰过你的男人应该也不少,所以五百万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格,可别再贪心了。”   “为什么……”   萧璨郁咬牙问着,却不知自己这声‘为什么’到底是在质问什么。   “很简单,我就想再体会一下,当初的你,到底是有什么本事让我跟一个傻子般不顾一切。”温玖涯的含笑的声音中带着一副咬牙切齿的味道。   萧璨郁还来不及心疼,温玖涯的身下一句话,更是直接把她踢入地狱。   “顺带检查一下,五年过去了,那些新的男人,有没有把你的技术调教好一点。”   一句话,犹如将一锅滚烫的岩浆浇在了萧璨郁的心上。   抓起一旁的八角水杯,对准温玖涯的脸就泼了过去。   温玖涯没有避开,被一杯纯净水泼了个正着。   “天哪!你这女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夏目忍不住惊呼出声。   “别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龌龊!”   无视掉夏目惊讶的眼神,萧璨郁丢下一句话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在她身后,温玖涯厌恶的推开了夏目的手,目光紧紧的跟在那个离开的背影上。   “萧璨郁,我既然找到你了,你以为你还逃得掉吗。”
第四章 好,我道歉
  如果可以的话,萧璨郁希望自己跟温玖涯再也不相见,但现实往往不能如人所愿。   三分钟后,她再次经理带到了一间包厢内,因为刚才被她泼了一脸水的温玖涯,是餐厅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经理说不希望因为她一个人,而导致整个餐厅倒闭。   萧璨郁觉得愧疚,所以最后才只能跟着走了进来。   她站在包厢门口的位置,神情冷漠的看着平日里傲气到不行的经理一个劲的朝着温玖涯点头哈腰的道歉。   美人在怀的温玖涯跟夏目调情差不多后,才抬起了脑袋。   “经理虽然看起来很诚心的样子,但始作俑者好像并无半点悔意啊。”   “小郁。”经理朝着萧璨郁递眼色。   在经理央求的目光下,萧璨郁最终还是无奈的站了出来。   “温先生,真的很抱歉。”   “抱歉这两个字能从你嘴巴说出来,还真是难得啊。”温玖涯微起唇角,嘲讽一笑。   “曾经的你,不是高傲的很吗?现在却为了生存在这里低头道歉,会不会觉得委屈?”   温玖涯把玩着夏目的手,视线根本就没放在她的身上。   两人亲昵的动作,加上温玖涯的这番话,如同一把匕首深深的插进了萧璨郁的心脏。   “我已经道过歉了,剩下的随你。”   丢人下一句话后,萧璨郁转身关上包厢门便离开了。   直冲到卫生间,找了一个隔间关上门的瞬间,萧璨郁像是用光了全身的力气,一下跌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往日的种种记忆在脑间混乱的席卷而来。   “郁儿,嫁给我可好?”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合法妻子了,来,让我亲一个先。”   记忆中的温玖涯还是满面的温柔。   ……   “萧小姐,你已经不能再怀孕了,难道你就忍心看我温家几代单传的血脉,断在你的手上吗!”   “萧小姐,就当我这个老人家求你,求你放过玖涯吧,他应该有大好的前程,而不是断送在这种地方。”   记忆中,那最严厉老人在自己眼前苦苦哀求,所提之事萧璨郁无从拒绝,也没有办法拒绝。   对比今日温玖涯对她的态度,萧璨郁笑得无力。   不过这至少证明她当初演得很成功,温玖涯如今这般恨她,想必温爷爷也该放心了。   她本想这样安慰自己,但越是安慰,眼中的泪就越是忍不住的往下落。   心中只剩无限的疼痛跟悲凉。   好不容易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在洗手间将头发跟衣服上的玉米浓汤给冲洗掉后,萧璨郁这才朝着经理办公室走去。   “好啊萧璨郁,想不到你本事这么大,居然连温氏财团的温总都敢惹!”经理拍着桌子怒骂。   “对不起。”   早已做好准备的萧璨郁一个劲的低头道歉,心里却没半分感觉,因为比起温玖涯的那些话,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   “还好温总大度,没追究我们餐厅的责任,像你这样的大佛我们餐厅可请不起,自己去找财务把工资结了吧。”   预料中的结果,萧璨郁完全没有意外,只是在她去到财务办公室的时候才被告知,她那一个半月的工资,还不够赔偿客人的干洗费,加上工作服要扣的钱,她还得倒贴一千。   还叫来了保安,如果不给的话,她是出不了门的。   萧璨郁刷卡付钱后,银行卡里只剩二百块不到。   走出餐厅,闪烁的霓虹掩盖着夜的悲凉。   “起风了。”一缕微风吹过,她轻声喃呢。   搭上回家的公交,关上门的瞬间似乎将一切都隔绝了。   拐角处的黑色法拉利中,温玖涯看着那个公交离开的身影没有追上去,但握着方向盘的手却更紧了一分。   “温总,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看着那个女人离开啊。”后座的夏目试探性的问道,从刚才二人的反应来看,她真猜不出这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温玖涯抿着唇没开口,眉头却已蹙起。   察觉出温玖涯的不悦,夏目连忙转移话题。   “温总,我们今晚去什么地方呢?”想到晚上即将发生的事,夏目满心期待。   先不论温玖涯富可敌国的身价,光是这妖孽级别的样貌足以让任何女人疯狂。   “钱会有人打到你卡里,现在滚下去,之后永远闭嘴。”   “啊?”夏目没反应过来,刚刚在餐厅的时候不是还对她挺好吗?   温玖涯回过头,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她,薄唇中只吐出一个字。   “滚。”   ……   下公交的时候,外面突然下欺了倾盆大雨,萧璨郁急急忙忙的跑回家,但由于距离太远,最终还是成了落汤鸡的下场。   在楼道的走廊中,还没到家门口,萧璨郁就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一阵破骂声从某个房间内传来,伴随着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   “不好!”   萧璨郁心中一声惊呼,急忙跑到家门前,打开房门的时候便看到满身酒气的继父魏大明,正在发怒摔着东西。   而她的母亲林慧正一边哭着一边收拾,对面继父的暴怒,她不敢多言半句。   “你这贱人,如果不是老子的话,你跟你那两个拖油瓶早就已经饿死在街头了,现在不就是让你陪一下许经理,你在这里给老子装什么清高?我告诉你,你不去也得去!不然我就把你儿子的学费停了,看他还想考大学?我呸!”   魏大明骂咧的内容,让萧璨郁脸色一下变得苍白了起来。   “你说什么!”萧璨郁怒。   注意到她回来,魏大明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大拖油瓶回来了?既然你妈不愿意去的话,那你去好,老子养了你几年,也应该是你报答老子的时候了,你去陪许经理。”   说着,魏大明摇摇晃晃的就朝着萧璨郁走了过去,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   “不要!魏大明你不能这样!”母亲林慧冲上来,一把挡在萧璨郁的身前,软弱到不行的母亲,只要在事关自己孩子事,才会变得稍稍坚强起来。   “你给老子滚开。”   魏大明突然伸手,在她们都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把将林慧拉扯过去摔在了地上。   “妈!”   萧璨郁冲上去将林慧扶起,眼中的泪水落了下来。   “小郁别担心,妈没事。”   林慧不忘安慰她,却让萧璨郁哭得更是伤心。   “过几天就是公司考核的日子,老子已经在副组长的位置呆了四五年了,你们不去陪许经理,让老子怎么升官?啊?!”魏大明赤红着眼,满身酒气。   “这件事想都别想!”   “格老子!”   话音才落下,魏大明怒骂一声后,一把提起手边的烟灰缸,就直接朝着林慧的脑袋上砸下去。   

不娶何撩,前夫骚够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不娶何撩 或 前夫骚够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目录预览: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第2章先生,求你救救我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豪华的总统套房,柔和的暖橘色灯光。顾思思躺在大床上,浑身发热,难受的厉害。意识混沌之中,她似乎感觉有个男人。只是不管她怎么看,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样子。虽然理智有些薄弱,但顾思思却不是个随便的人,她用尽全力去推那个男人。她说话明明用了狠劲,却柔媚的不像话:“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滚开!”“是你爬上我的床,现在却又装贞洁烈女,欲迎

  • 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在线阅读

    原标题: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目录预览:第1章分手专家第2章卖艺不卖身第1章分手专家八月,江城,炎夏已至。卡西欧咖啡厅正门前。一个无论是从身材、脸蛋还是气质,看起来都堪称优质的女人站在那里,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此人正是白心果。白心果以最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白亦凡也就是她的弟弟兼合作伙伴,刚刚发过来的信息:合作对象:何岩,男,二十八岁。需求:在最快时间内搞定对他死缠烂打的二奶跟小三。看完信息,白心果将手机收了起来,抬头的瞬间,嘴角勾起一抹几不可察的讽刺弧度,几秒

  • 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在线阅读书名: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目录预览: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第2章心狠手辣的女子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砰砰砰!”一阵混乱的枪声响彻在整个安城的上空。一辆兰博基尼加大了油门在大街上逃窜,而在它后面,竟然紧紧追着一个穿着的婚纱的妖娆女子!她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着,婚纱被她撕了个缺口出来,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带着致命的诱惑。只是那肉色的丝袜里面,微微鼓起了塞着一把寸长的军刺。似乎还是嫌裙摆碍事了一点,女人竟然又把裙摆撕掉了一小截,无限的风光流泻出来

  • 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目录预览:第1章霸气傲立第2章哪里来的女人第1章霸气傲立S市,耀达皇城大酒店,全市唯一的七星级酒店,在市中心霸气傲立,藐视一切,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晚的消费百万起,是皇室成员、名流富豪的下榻之处。酒店的奢华包间里,折世勋和林珠夫妇正极力劝女儿折薇为客户童总敬酒,童总曾多次暗示要折薇陪一晚,否则生意没得谈。现在生意不好做,为了这笔九位数的生意,牺牲个养女也不算什么。“小薇,就喝一杯,你姐都喝好几瓶了。”林珠把酒杯递到女儿

  • 冰山师傅有点暖在线阅读

    原标题:冰山师傅有点暖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冰山师傅有点暖目录预览:第1章雪中女子第2章唤我九霄第1章雪中女子北风卷地,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似要吞揽一世喧嚣。飞禽走兽仿佛都被这样猛烈的风雪逼回了窝,方圆几里格外冷清。一座楼阁小驿应该是有着术法结界加持,未染银妆,虽干净融暖,却显得不协调了。这便是方圆几里唯一的驿站,平时清静无客,今日因为这天气竟热闹了起来。店里伙计忙着帮客人饮马,扫落货物上的残雪,恰好看见一名女子缓缓走来。这女子肤白唇红,披着素色连帽裘衣,怀里抱着一团看起来毛茸茸的白毛宠物。她的神态闲

  •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在线阅读

    原标题: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目录预览:第1章皮肤真好第2章他是一个疯子第1章皮肤真好外面灯火辉煌,楼上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不过,这一切的热闹,都不属于白子涵。在楼上举办订婚仪式的那对未婚夫妻,是她的好师姐和前男友。本来,她今天打算去闹一场,到了门口,却发现自己连宴会厅都进不去。何等讽刺!她看了看手中的蓝色妖姬,这是刚才在洗手间,一个女孩子见她脸色不好转送给她的,本来想扔掉,又觉得有些可惜。拿着花,她准备离开这个让她心情欠佳的酒店。电梯门打开,她下意识

  • 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妖帝独宠:猫妃,到朕碗里来目录预览:第1章宠冠后宫的猫儿第2章给我杀了它第1章宠冠后宫的猫儿傲天大陆。阳光明媚,云淡风轻。御花园中百花争艳,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儿,彩蝶飞舞,蜂儿忙碌,一片宁静祥和。“怎么样?找到了吗?找到了吗?”尖利刺耳的急切呼喊打破了御花园的宁静,无数太监、宫女和侍卫涌进御花园中,急切的寻找着什么。“没有啊,这小祖宗到底跑哪儿去了?”太监宫女急的直跺脚,急切而惊恐的呼喊道:“快找啊!皇上马上就要下朝了,若是再找不到,咱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在线阅读小说: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目录预览:第1章废物和一条狗第2章断手之痛第1章废物和一条狗藤鞭抽在身上,那火辣辣的感觉不断侵袭着宫初月的感官。只是一个抬头的瞬间,宫初月的脸上便挨了结结实实的一鞭子。鲜血顿时流淌下来,从左眼角斜着往下,一直延伸到右脸颊,血淋淋的伤口向外翻着皮肉。藤鞭的破空声继续传来,宫初月眼眸一沉,抬手准确的拽住了向她身上抽过来的鞭子。许是宫初月眼底那凌厉之气甚是骇人,那持着鞭子的妙龄女子,手中的动作微微的有些停顿,目光在接触到宫初月眼底的

  • 冥王大人,晚上好在线阅读

    原标题:冥王大人,晚上好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冥王大人,晚上好目录预览:第1章夜半遇灵第2章一纸婚书第1章夜半遇灵我叫米小菲,性别女,今年20岁,WH市逸夫学院一名大二狗。因为自幼无父无母,只有奶奶相依为命,所以从大一开始,我就在校外便利店做兼职补贴生活。这天,在便利店下了夜班,已是午夜十二点,我买了根冰棍,哼着小曲儿就慢悠悠的往家走。不知是不是太累的缘故,我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跟着我。但连着回了三次头,身后都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这让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加快了几分。一直到家门口,我

  • 萌宝一加一:娇妻,别想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宝一加一:娇妻,别想逃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萌宝一加一:娇妻,别想逃目录预览:第1章送花第2章往后倒去第1章送花苏瑾言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站在包厢门外,抬手敲了几次包厢的门,都不见有人出来,震耳欲聋的音乐不停的抨击着她的耳膜,这样的环境使得苏瑾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苏瑾言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抬手推开了包厢的门。包厢里完全是另一个天地。灯光昏暗,没有任何嘈杂声。整个包厢里静悄悄的,唯独那空气里浓郁的酒精味,和桌上的几个空酒瓶酒杯,宣告着此前这里经历过一场聚会。环顾整个包厢,只有一个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