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撞神弄鬼仙道录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1 5:15: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撞神弄鬼仙道录

第二章 人心难测
“痛,我好痛,我拼命的叫,可是发不出声音,我不明白,为什么呀?为什么叔叔要割我的喉咙呢,呜呜呜,妈妈说,妈妈说,叔叔,很好的...”
  小女孩转过身,看着单楚,摸了摸脖子,然后捂住脸哭了起来,可是,她是没有眼泪的,只有呜呜的声音。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你叔叔是医生吧”
  单楚的语气没有一丝疑问,尽管知道鬼魂是没有眼泪的,但还是好心拿了一张纸,蹲下,帮小女孩擦眼睛。
  “恩,叔叔是医生,妈妈说,叔叔的医术很厉害的!”小女孩一说到自己的叔叔,原本是苦着的脸,马上转换为笑脸,还带点小自豪。
  “你爸爸呢?”
  “我没见过我爸爸,妈妈说,我一出生,爸爸就去世了”
  “因为什么?”
  “......”
  “不想说就算了吧,走吧,我们继续送药去”
  单楚站起,拉着小女孩,然后
  “还是你走前面吧,我认不得你家的路”
  小女孩领着单楚来到一座别墅,刚开始,单楚还以为来错地方了。
  “你家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很困难的那种吗?为什么这么有条件还有把你的器官挖出来?有什么用?”
  “我不知道..”
  “算了,我还是自己探索吧,要不要一起?”
  单楚看着小女孩,小女孩激动的点点头,然后,单楚施法,让自己隐身,拉着小女孩进去了。
  “嫂子!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何必还不看清?!妞妞就是一个祸害!她刚出生,大哥就死了!没多久你就各种病,现在你的器官全部老化,在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一个很年轻的男子,对着一个躺在床上的女子喊道
  “假如没猜错的话,那个人模人样的是你叔叔,而那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病美人是你妈妈,对吧?”
  单楚很认真的分析,小女孩点点头。
  “唉,我就不懂了,器官老化的话,那你妈妈为什么还这么年轻?看起来,你妈妈她除了脸色白了一点,没有其他的不对劲呀...”
  “妈妈做了手术,至于是什么手术,我也不知道”
  单楚盯着小女孩的叔叔,总感觉,好像在那里见过。
  “不用你管,你走吧,不要管我了,你上次给我换器官,是一个女明星的,这次呢?这次又是哪个女人的器官?!”小女孩的妈妈,原本是很平静的,越说到后面越激动。好好孕
  “这次,是妞妞的器官”
  “你!你!你还我妞妞!你这么不去死啊!连自己侄女都下的去手!”
  小女孩的妈妈敲打着床,眼睛也开始泛起泪水,慢慢滑落。
  小女孩跑上前,抱住妈妈,可是,她是鬼啊.....
  小女孩的身体直接穿过了妈妈和床,小女孩扑到了地上,身体在颤抖,小女孩慢慢站起,慢慢的的走到单楚身边,声音在颤动
  “我,我,我都忘啦,我是鬼,呵呵哈哈哈”小女孩强颜欢笑
  “别笑,这样的笑不好看,反而还没有哭着看起来舒服些”单楚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要哭,也要等会了,现在先解决你家里的事吧”
  “咦?还有什么事吗?”小女孩不解的看着单楚
  “唉,你站在那里就好”
  单楚面对着小女孩,然后,拿出一张符,贴在小女孩头上,渐渐的,小女孩的身体实体化....
  “姐姐,这是干嘛?”
  “妞妞!”小女孩的妈妈惊奇的看着妞妞
  “妈妈,你,你看到我了?”小女孩很惊讶,看了看旁边的大姐姐,她知道是她帮了自己,可是,自己实体化了,又能做什么呢?
  “季家,世世代代都是人才,好心善良,为何到了你这一代,就如此的心狠?你解释一下吗?季明医生”
  难怪单楚会觉得季明眼熟,原来是经常上头条的季医生啊,他可是绯闻不断呢!
  季明环顾着周围,脸上布满了害怕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妞妞刚想说话,单楚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妞妞点点头。
  “妞妞,你在和谁打招呼?”妞妞妈妈很惊悚,总觉得,妞妞认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和一个很好的姐姐”妞妞对着妈妈笑了笑
  “嫂子!我都说了,她是一个灾星!她...”
  季明到现在都还想掩盖自己做的那些错事,让单楚非常不爽
  “季明,你原本应该在童年就被狼群咬死,但却得到季家的帮助,一直帮你得到现在的一切,可是,你的心不满啊~”
  “你胡说一些什么?!!”季明听到这些大惊
  单楚她竟然知道季明是季家的人,就已经不想再去管季家这些事了,季家水太深。
  单楚蹲下,拉着妞妞的手
  “快点把你要对你妈妈要说的话说完,实体化是有时间限制的,你还剩下两分钟”
  妞妞听后,瞬间没有了小孩子的天真稚嫩,不慌不忙
  “妈妈,我已经死了哦,对不起,我的出生是个累赘,一直拖累你和爸爸,我等会要去找黑白叔叔了,妈妈,再见了,还有,叔叔照顾好妈妈,我走了”
  听完之后的妞妞妈妈瞪大了眼睛,原来,妞妞真的死了啊..那我...
  然后妞妞拉着单楚,走出了季家,但在季明和妞妞妈妈眼中,只有妞妞一个人走了出去,季明想留住妞妞,但是,看着妞妞渐渐消失的身体,季明停下了脚步。
  问:为啥突然不想管了?
  答:因为季家没给酬劳
  问:那你之前还帮
  答:就是突然明白没有酬劳,所以才不管了
  问:......
  夕阳西下,原本是应该一对热恋的的男男女女煽情的最佳场所,可是,很不幸现在还冷,没有夕阳,也没用一群秀恩爱的男女。
  单楚站在天台上,呼吸着空气,现在天气已经冷下来,夜也来临,单楚站在天台,望向这个城市,刚想大声的喊一句,就..
  “单楚,你说的人呢?”
  白无常把单楚从天台上拎下来,黑无常在白无常旁边
  “你先把我放在地上,好伐?在空中真的很没有安全感啊喂!”
  然后,单楚被白无常很无情的丢下来了
  “快点说啊,人在哪?”
  “卧槽!白无常!你丫眼瞎,黑无常也眼瞎吗??艹!人一开始不就好好的站在那么!”
  单楚被丢下来,心情很不好,慢慢爬起,然后指着一脸震惊的妞妞。网站haohaoyun.com
  “白叔叔,我,我在这...”妞妞弱弱的开口
  “咳咳咳,那啥,小黑,我眼镜呢?”白无常在自己身上摸索着
  “这呢,小白,你又丢东西了”一个很稚嫩的声音
  黑白无常看见后,立马跪在地上,妞妞也被这无形的压力压制的,很不舒服。
  下回预告:正太控什么的不要太羞耻啊~春游,奴家来临幸你了!!
第三章 春游走起
“阎王!我们马上就把这个小女孩的鬼魂带回地府...”黑无常以为阎王知道了,妞妞的鬼魂还在游荡,然后,自己来人间了。
  “小女孩?谁呀?”阎王稚嫩的声音,萌萌哒,苏的单楚一脸血,单楚自制力一直都不强,然后,阎王被捏脸了。
  “.........”
  “单楚!你干什么呢!赶快收手!”白无常呵斥单楚不要命的行为。
  而妞妞,已经被这无形的压力压得受不了了。
  “姐姐,救我,好难受...”妞妞虚弱的声音把单楚从花痴状态拉回来,单楚收手,跑到妞妞旁边,把妞妞抱起,往自己房间跑。
  待单楚再次回到天台,黑白无常已经站在那个萌萌哒的阎王两侧了,像保镖一样,严肃。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开葬礼啊喂,这么严肃认真”单楚慢慢走向阎王,然后,停下。
  “单楚,现在,阎王要你完成一件事”白无常看着单楚,表情严肃,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卷起的羊皮纸。
  “什么事?”
  “帮我们找到季家老爷子”白无常把羊皮纸给单楚,眉头皱着。
  “唉,我就不懂了,我帮你们找人,那你们给我啥作为酬劳啊?冥币在人间可行不通啊”单楚爽快的接过羊皮纸,又看向阎王。
  “酬劳,这枝花应该够了”萌萌哒的阎王拿出一颗火红色的花。
  “真是大手笔啊,彼岸花呀”单楚接过彼岸花,打量了一下“成精了吗?”
  “成精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彼岸花开就要三百年,成精,可能吗?”黑无常鄙视了一下单楚
  “我是第一次见彼岸花,彼岸花这东西就是开花时间久,才怕它成精好伐”单楚摸着手上的彼岸花
  “我春游回来就进行调查,这些天,我还要收集一下资料,虽然,我知道阎王查的肯定有用,但是,人间和地府还是有区别的吧?噢,对了,阎王,有件事还请你回答我一下”单楚原本是散漫的语气,到后面这个问题的时候,表情特别严肃认真,害得阎王和黑白无常还以为是多重要的事,结果...
  “阎王,你多大了?”
  “......”
  “1748岁”阎王忍住抽搐的嘴角
  “好老,长的这样真的好有欺骗感,我还以为你就是7,8岁呢,走了!”单楚得到这个答案显然是不满意的,潇洒转身,会自己房间了。
  早上,一缕阳光照在单楚的床上,单楚腾起,拿起手机看下时间,7点45,慢悠悠的收拾自己,梳个马尾,套上外套和毛衣,穿好鞋子,突然发现,桌子上有张字,拿起,上面是这样写的
  单楚,妞妞我们带回地府了,她总是留在人间容易被污染,还有,你一个女的,下次记得关门关窗再睡。好好孕
  白无常留
  “我这是24楼,关啥窗啊,门的话,我没关吗?”单楚拿着纸条,出了房间,来到客厅,然后走到大门
  “原来真的没关,算了,出门啦~”然后,锁门,去学校了。
  “今天,收获不小呀!季老爷子失踪了快一个月,居然没有媒体报道啊,既然地府都没有季老爷子,那么就没有死,那么,就是说,被人藏起来了,可是,人的话,谁呢???季明??”单楚刚刚洗完澡,趴在床上,看资料。
  “算了,问问它们吧!”
  单楚拿出手机,在讨论组发语音问
  “谁知道最近盟起的一些势力啊?比较强悍的那种”单楚刚刚问完,就有人回复
  “我知道噢!最近一个月前不知道那里冒出一个阁轲,在s市迅速盟起,跨了很多行业,听说,那里面还有妖呢!”一个女生的声音
  “能不能具体一点?阁轲?它幕后黑主人是谁?”单楚一听到问题,是激动的。
  “你是不是要查季老爷子?我告诉你吧!这件事特别邪乎!我是在警局工作的妖!一个月前,季明来报案,说季老爷子在家被绑架,要求季家交赎金一亿,后来,我们查到阁轲这里,就所有线索都断了,最后,季老爷子自己回来了,我就不懂了,他一个快死的人类,是怎么从阁轲那种迷宫里面出来的!我都差点出不来,他一个人类居然出来了!那批人居然还真的相信了!”一个男妖,越说越激动。
  单楚听完就马上退出了QQ,沉默了一下
  “季家,水真深”
  季家——之前关于他们的新闻,单楚就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今天哪里有天灾人祸,季家谁又捐款什么的,或者季家又出了神童什么的,但同时,也有很多不平静的事,比如季明总是和谁谁谁去宾馆啦,或者是季家谁又进监狱了,总之,都是一些上头条的新闻。
  然后,熄灯,睡觉。
  “啊哈哈哈哈哈哈!”
  某天,某条大街上,一个脑子有点兴奋的妹子,肆无忌惮的大笑,这个人就是单楚。推荐haohaoyun.com
  “单楚,发生了啥事啊?这么开心?”房东大妈问
  “春游!今天春游!婶,又去送孙子上学啊?”
  单楚礼貌的问好,冲小朋友笑笑,然后,挥挥手,跑向学校。
  “单楚!你怎么这么慢呀?还是跑来的”贺甜瑞向单楚挥挥手,示意她坐这边,单楚过去了,坐下。
  花空笼见人到齐“师傅,可以开车走了。”
  路程漫漫,单楚只想睡觉,贺甜瑞见单楚也累,就换个位子,和别人坐了。
  “都下车了!下车了,到目的地了!”花空笼叫唤着,见学生都走的差不多,才发现,单楚还在睡,走过去,推推单楚。
  “到了?”
  单楚清醒过了,见是花空笼,也起身准备下车了,花空笼随后,就不见了人影,啊,不对,妖影。
  春游总是有一些突发情况,各种原因,叫你打道回府。
  “老师!老师!曹磊落掉水里了!掉水里了!”一个和曹磊落关系不错的妹子大喊。
  这时候,单楚是不是应该美女救英雄的跳进水里就曹磊落?可惜,单楚也不是万能的,她不会游泳。
  单楚看了一眼,就走了,然后偷笑,殊不知,曹磊落会掉水里去,是因为这块地方偏僻,而,曹磊落和妹子,不说你们也懂。
  单楚一直走,不知不觉,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地方打转
  “这是迷宫?还是深林版的?”单楚想的不是怎么出去,她先吐槽一下,才发现,自己迷路了。
  “这报应来的真快啊~偶买噶!”单楚抱怨完,就开始努力找出路了,然后,她看见了一个洞,单楚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动作什么像小偷。
  “谁叫你进来的!”一个苍老鸿厚的声音,非常有力度,也着实吓到了单楚。
  “大爷,我就是进来避会雨”单楚瞎扯,拿出水杯,往地上洒水,声音有点像下雨。
  “那雨停就赶快滚!打扰到我就灭了你!”声音依旧苍老
  单楚嘴角上扬的微笑,犹如一只狐狸打小算盘的笑。
  这只妖声音苍老,但是连我这点小把戏都不看不穿,我刚进来的时候是没有妖气的,现在也没有,他说不要打扰到他,这只妖,不是要成仙,就是已经成仙,或者说,他活了很久很久很久。
  这种满是悬念的东西,单楚最喜欢弄清它们了!
  问:你不是应该去找出路吗?这么又管其他的了?
  答:你的好奇心被狗吃了吗?都遇到这种事了,谁还有心情找出路呀!躲开,躲开!别打扰到我
  问:.........
  单楚给自己施法,隐走气息和实体,然后,慢慢往洞里面走去,然后,她被萌出了鼻血,是真的流鼻血了。
  下回预告:天气热,上火,流鼻血是很正常的事,懂了吗?噢原来如此啊!
  你不要见别人什么都不懂就欺骗别人!我可是什么都懂(一群污神)q(*////▽////*)q
第四章 拐走带回家
单楚在一块石头上看见一只被链起来的黑猫,它毛发黑的发亮,头垂下,猫眼是闭着半开的,四肢被链在石头上,还有的没的晃动俩下,那一刻,单楚瞬间就流出了鼻血,别问她为什么,因为她喜欢这类东西。
  “谁!”叶宇昂见自己面前突然就有俩条血液流下,立马知道,有人进来的,暗骂大瞄粗心大意!现在他被约束,法力可是不如从前,要是....
  叶宇昂越想越远,自己吓自己可是最可怕的,然后,叶宇昂已经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其实就是吓晕了!
  问:都想了一些什么呀,居然会晕???
  答:估计18禁o(*////▽////*)q
  问:你走....
  “为啥突然就没有反应了呢?为啥呢?”单楚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还戳戳黑猫的肚子,然后,戳上瘾了。
  “把你的手从我的肚子上拿开!”
  叶宇昂非常生气!居然有人戳他肚子!他自己居然不知道!自己真的老了吗???
  “不要,让我再戳会儿,软软的...”单楚迷恋的戳着叶宇昂的肚子,着实惹怒了叶宇昂,叶宇昂挣扎的摇晃着身体,但是,然并卵。
  “把你的咸猪手拿开!”
  叶宇昂怒气冲冲的吼完这句话后,发现哪里不太对,到底是哪里呢?
  “咸猪手不是用来形容我这种会道法的少女的,呐,你看”
  单楚从进来到现在都是隐息的状态,现在她解除法术,单楚这只人,叶宇昂终于看到了。
  叶宇昂看着单楚的打扮,感叹道“时代又变了呀...”
  单楚见这只黑猫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捏捏它的猫脸
  “想出去吗?给我酬劳,我带你走,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从前了,很有趣的!”
  单楚用这一副温馨的话语打着广告。
  “就你这个小女孩,能解开这个?真当上面的仙这么好对付啊”叶宇昂根本就当是一个天高地厚的小女孩说的笑话,
  “快回去吧,等会会有“人”进来的”叶宇昂闭眼,打算继续练习。
  “当然,我知道会有人进来的,不过呢...我这说出去的话,打出去的广告,一般都不回收的。”单楚站起,表情认真起来,走到石头后面。
  “封石啊~,上面真是阔气呢,真东西不便宜吧?”单楚摸了摸石头的纹路“还添了限制,啧啧啧,还有残余的法力..”
  “赶快滚!别走来走去的!”叶宇昂呵斥道。
  “等会就滚,不要多久”
  单楚在食指上放血,捡起树枝,弄坏纹路,拿出彼岸花,略不省,最后,还是狠心的把彼岸花印在封石上面。
  彼岸花解触封石那一瞬间,链着叶宇昂的链子就松开了叶宇昂,整个身体脱离封石。
  “你,你怎么做到的?”叶宇昂整个人被喜悦和震惊包围着
  “放了一次血,一朵彼岸花,记得下次还我,还有加上这次的酬劳,不算多,两万,彼岸花另算”
  单楚从不做亏本买卖,她可不觉得,人民币可以和彼岸花相比,毕竟,一条命和人民币你选择那个?
  “我没有你说的那些东西,到是...”叶宇昂说的说的就感觉头痛发晕,然后,晕了。
  “这吐槽点太多,我都不想说了”单楚走到黑猫面前,拎起,然后,走人。
  等某只看守的瞄回来,就发现,他忘记开起封印了,原以为会和以前一样没事,但是看见地上残余的彼岸花花瓣,和石头上干掉的血迹和不见的叶宇昂,他瞬间明白了什么,大哄一声
  “谁进了老子的窝!拐走了老子师傅!!”
  这一吼,深林的小动物,小妖精都被吓到了。
  “这是谁那么大的本事啊,把老虎他男妻给抢了,真是找死啊~”妖精a说
  “我看见在进林那块有一个女的面色慌张,会不会是她啊?”妖精b
  “胡说!那不是还有一个溺水的男的吗?更何况,一个人类女子,怎么可能破开封印抢老虎他家男妻呢”妖精c
  小妖精围成一堆,聊着八卦,越扯越乱,事实也越来越黑。
  而此时,单楚已经到家了,单楚洗完澡出来,见睡在沙发上的瞄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走过去,给盖上一条毯子,回房间睡觉了。
  单楚打开QQ,就收到了白无常发来的消息,是一段语音,单楚点进去
  “单楚,阎王叫你五天找到季老爷子,还有,季明死了,就是今天上午的时候,还有,小女孩的妈妈也死了,死亡时间是正常的,比季明早了一天”
  单楚回复消息
  “大白,我在人间收到消息,季老爷子在一个月前被绑架了,然后自己回来了,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因为,最近盟起的一个势力阁轲,有可能是他们绑架了季老爷子,你能不能找到这个势力的资料?”
  单楚发完消息,退出QQ,开始百度阁轲,阁轲的消息,一条胜一条,让单楚有种压迫感。
  “拍卖会,明星,美容院,服装店,真多啊,小到奶茶店,大到明星,拍卖会,真是土豪,居然就一个月就完成了,不是妖,就是鬼!”
  单楚熄灯,然而,这次,她不是要睡觉,而是调查。
  单楚打开衣柜,拿出那件神道服,一是掩饰,二是,穿神道服,小妖精会自觉让道。
  这款神道服,总共两件,一件蓝色的散漫式裙,长到膝盖,加上一件黑色的长款外裙,露肩,衣袖口两个道字,肩膀上一个尊字。
  “这件衣服,真是好啊,还用了我这么多,算了算了,行动吧!”
  单楚穿好道服,打开窗,跳出去,在楼与楼之间穿梭,开始了调查。
  妖吧——大妖小妖的会聚所,而这间吧的主人就是单楚的班主任——花空笼。
  “卧槽,道士出山啊~居然这么嚣张,穿着道服来妖吧,真当我们打不过她呀!”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妖不屑道
  “快闭嘴吧!你没看见她肩膀上的尊字啊?她,我们可是惹不起,但是,这会所的主人可就不一定了。”一个资历道深的女妖眯着眼睛,盯着单楚。
  单楚穿上道服后,之前在身上下的人类的限制就会全部消失,她的各项都比平常好了,自然听见了女妖的讨论,她同时也看向那个资历深的女妖,俩人对视了几秒,都转开了眼神。
  “单楚,老娘和你说了几次了??没事少来老娘会所,你傻呀!还穿道服来!生怕别妖不知道吗??”
  花空笼的办公室里,花空笼大骂着单楚,单楚只能等花空笼骂完再说话,因为,这位,她惹不起。
  问:为什么?
  答: 你傻呀! 你和你班主任对着干看看! 那种酸爽, 会让你知道错的!(▼皿▼#)
  问:好可怕Σ( ° △ °|||)︴
  下回预告:晚上永远都是最刺激的!什么都有,各种线索都是在晚上才发现的到

撞神弄鬼仙道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撞神弄鬼仙道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20章

    原标题: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20章小说名:毒凰归来:摄政王的妖娆暴君第一卷凰归第20章温暖日影西斜,天色渐暗!夕月盘腿坐在床榻之上,双手平放置于膝头,闭着眼,额鬓已然被汗水浸湿,本就娇艳的面容之上更添几抹潮红之色。一眼看去,分外艳丽。只细看,却能察觉她此时的状态极不自然。眉心紧紧的拧着,卷翘的长睫密密的颤动,好像陷入魔魇之中,欲醒不能!热,很热!此时的夕月如同置身在火海之中,五脏六腑都在烈火中翻滚灼烧,一团团火焰在她的奇经八脉中蔓延,欲将她焚烧殆尽!她紧紧咬着的唇瓣已经渗出丝丝血迹,剔透如

  •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20章

    原标题: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20章书名: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第20章来次有情调的有意思?后面还有更有意思的呢!左丘璇似笑非笑地看着蒋洪,蒋洪立刻侧开身道:“刚刚是在下唐突了,不如到楼上找个雅间,就算在下给美人儿赔罪,如何?”“好啊,那你就在前面带路吧!”左丘璇面不改色,跟在蒋洪身后进了酒楼大堂。越擎看到这儿,忍不住皱了皱眉。不满道:“这沐阳城中的女子怎么如此不知羞耻,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和男子厮混在一起,真是……”话音未落,就见自家主子径直朝酒楼中走去,连忙叫道:“哎,主子……”“你先去

  • 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20章

    原标题: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20章小说名:宠婚密爱:总裁的珠光宝妻第20章又要打扰七哥了黑色卡宴风驰电掣般冲过宽阔的繁华大道,长街两侧是辉煌的灯火,仿佛两串明珠似的迅速向后退去,盛夏的夜色温柔的几乎能够揉出水来。很快,他们就甩掉了后面的莲花跑车。容胭看一眼后视镜里笼罩而下的夜幕,没有了容伟的追赶,她整个人瞬间轻盈起来。微微松了一口气,她倚着副驾驶座闭上眼睛。夜风从稍微摇下的车窗外吹进来,将她耳畔垂下的一绺松散发丝微微吹起,她闭着眼睛,从侧面看过去,长长的睫毛弯弯地犹如小扇子,白皙的下颌与脖颈

  • 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20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20章小说:英雄联盟之娱乐王者第一卷梦中套路第20章经典撩妹台词“哈哈,我是新来的图书馆勤助,你要找什么书吗,我都可以帮你找到哦。”女孩没有丝毫女神独有的高傲气质,反而非常平易近人的问余乐。当知道眼前的女孩是图书馆的勤助后,余乐也有点明白为什么她这么漂亮却没有哪些女孩的高冷气质了,图书馆的勤助每个小时就四块钱的兼职费,而且一般要是特困户才能申请入职。“嗯,我想找一下关于音乐方面的书籍,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哈哈。”说到最后余乐不由尴尬的憨笑着。“好厉害,你是学音乐的吗?”一

  • 修仙强少在校园20章

    原标题:修仙强少在校园20章书名:修仙强少在校园第20章过目不忘唐京狠狠地瞪着几人,挥了挥拳头,说:“还敢这么看我?是不服气吗?欢迎随时来挑战我,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高手。”刘昂已经停止了叫唤,却还在嘶嘶的倒吸凉气,看着手腕越来越肿,他没胆量继续耗下去,低吼道:“我们走。”几个跟班连忙扶起他,惊慌失措地离开了教室。“嘘……”人群中响起了一片嘘声。唐京喜笑颜开,横了袁菲菲一眼,说:“你没有了靠山,还想欺负我兄弟余默吗?”“我……”袁菲菲支支吾吾,脸颊通红,心中暗骂刘昂不中用,平常吹嘘的那么厉害,

  • 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20章

    原标题: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20章小说名:诱宠成婚:总裁溺爱小萌妻第20章过河拆桥江淼果断的将香烟从嘴角拿下,凑了过来。“哥,你今天这是咋了?我挑了几个姑娘,你都给我哄了出去。我点了首歌,你也不让唱。这一下午让我在这陪你傻坐着,别提多没趣了。现在竟然连烟也不让抽了,哥,跟我说说,你这一下午都在想什么?”厉靖焰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独自品着酒,压根就没理他。江淼无趣的扁了扁嘴,再度往前靠了靠,“哥,我听说秀Club新来了一批妹子长得特水灵,不仅身材有料,而且都是没开包过的。怎么样,我帮你挑几个,包

  •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20章

    原标题:既见君子,何必矜持20章小说名:既见君子,何必矜持第一卷猫一样的男人第20章美貌与气质并重辛云也没坐下,背着手在季川的办公室里随意的踱步说:“我想跟你一起吃午饭啊,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吗?你给推荐一下?”季川手上不停,麻溜的批改着试卷,不时蹙眉一下,仿佛对学生的答案不是很满意,他还抽空说:“这附近有好几家美食城,不过餐品也就是大同小异,就看你想吃什么了。”辛云想了一想说:“要不我们吃麻辣香锅?”季川想也没想的说:“好。”他早就烦透了自己想吃什么了,不管辛云提出来的是什么,他都表示赞同。

  • 我用系统娶仙女20章

    原标题:我用系统娶仙女20章小说名称:我用系统娶仙女第20章神魔霸体,戮仙剑意“轰!”“负250!”啸月狼王头部上面显示出一个鲜红的伤害值。这一剑比刚才多了十倍不止。然而。当林朗看见啸月狼王的数量之后,他的兴奋顿时烟消云散,怎么找都找不着了。卧槽,这尼玛这对于还有二十万血量的啸月狼王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啊!这一点伤害根本没有多少叼用!而且,这个“负250!”的伤害值,为什么看着这么嘲讽呢……“独孤九剑……荡剑式,给我去死!”林朗大喝一声,一剑劈斩而下。“吼!”“吼!”虽然对啸月狼王的伤害不大,

  • 地府通行证20章

    原标题:地府通行证20章小说:地府通行证第20章顾总砰!砰!岳东并未躲闪,任由这两人的警棍砸在身上,却并未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现在有元气护身,根本不在乎这点攻击。而且,他完全可以避开的,只不过,他硬吃这两下,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出手得心安理得而已。一个门卫见岳东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警棍砸在他身上发出闷响,就像是砸在铁皮上一样,当即骂道:“王八蛋,你小子使诈,身上竟然带着铁皮,老子就不信了,你脑袋也能这么抗打!”他凶性上来,抡着警棍就朝岳东的脑袋砸了上来。反正岳东已经被开除了,又得罪了唐主管,他们动手

  • 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20章

    原标题: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20章书名:绝色美女的贴身兵王第20章我的小猫咪简洁的酒杯盛着透明微蓝的液体,一朵淡紫的玫瑰与薄冰漂浮其上,红色的樱桃立于杯沿,鲜红得犹如情人哭红的眼睛。轻轻的抿下第一口,入口的冰凉让全身有股寒气,淡淡的薄荷在呼吸时直浸喉咙间,唇齿之间弥漫清雅的酒香。酒液的甘洌,缭绕眉宇几许绯红……韩东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可怕的忧郁,一个人的心,原来是世界上最寂寞的地方.就像情人的眼泪一样凄凉。这种酒看似柠檬红茶,外表柔和,色泽通透红润,让人瞬间撤掉所有戒备,以为可以忘情狂饮,可以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