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恐怖悬疑小说《阴阳女判》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1 5:4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阴阳女判

第一章 老来得子
南宋绍兴二十年(公元1151年),在临安城外的紫云山脚下的陈家庄,出了三件奇事。好好孕
  陈家庄很小,整个庄子上也就住了二三十户人家,人口只有百来人,虽然说有地能种,可是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都是些在地里刨食的农户。陈家庄大都姓陈,在庄子里有着一户人家叫陈有福娶妻田氏,夫妻俩平时都是烧香念佛,积德行善之人。唯独美中不足的是,夫妻成亲二十余年,却膝下无子。
  陈有福早年是在临安城里挑着货郎担叫卖胭脂水粉,针头线脑什么的。日子倒也有些节余,后来娶了田氏为妻。田氏也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刺绣更是一绝,每天在家纺些纱,绣些衫儿让丈夫带出去叫卖。宋代的服装面料,讲究的以丝织品为主,品种有织锦、花绫、纱、罗、绢、缂丝等。恐怖悬疑小说《阴阳女判》在线免费阅读宋代织锦以成都蜀锦最有名,花纹有组合型几何纹的八搭晕、六搭晕、盘毯等。几何填花的葵花、簇四金雕,大窠马打毯,雪花毯路、双窠云雁等。器物题材的天下乐。人物题材的宜男百花等。穿枝花鸟题材的真红穿花凤、真红大百花孔雀、青绿瑞草云鹤等。花卉题材的如意牡丹、芙蓉、重莲、真红樱桃、真红水林檎等。动物题材的狮子、云雁、天马、金鱼、鸂鶒田氏的一双巧手,所织的丝织品啊,所绣的织锦都是成为了妇人的争抢之物。阅读haohaoyun.com
  陈有福挑货郎担出门,田氏就在家中料理着家务,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可是田氏的心里总有一个疙瘩。早晨和晚上必会焚香拜佛,祈求上天能降一男半女的,别让陈家断了香火。陈有福已经是五十五岁了,其妻都四十七了。货郎担也已经挑不动了,夫妻俩个人守着几亩田地,打算安度晚年了此残生了。
  在陈庄夫妻俩人的乐善好施是有口皆碑的,无论是谁家短了些什么被他们夫妻知道后毕然会热心的帮忙。所以在陈家庄陈有福虽然说不是最有钱的,但绝对是最受人尊敬的一户人家。
  这夜和往常一样,夫妻俩拜完佛上完香,就早早的休息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睡梦中陈有福隐隐的感觉有人在喊他的名字。陈有福循声而觅,在自己的院墙之中竟然有一片五彩祥云,祥云之上端坐着观音大士。陈有福惊的连忙跪倒在地,观音大士对着陈有福说道:“善男陈有福你本命中无后,上天怜你这几十年来乐善好施,念你的一片虔诚特为你降下麟儿。”陈有福的最大心愿就是能有个孩子,没想到竟然会感动了上天,叩头如捣蒜的陈有福连声拜谢。等抬起头时,只看见观音力士从清净琉璃瓶中抽出了一支绿竹投入到了陈有福的院中。等再看时,院子中五色祥云却已经不见了。
  陈有福只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睁开眼一看,老伴田翠娥结结巴巴的在说:“有福,有福快醒醒,我刚才梦见观音菩萨给我们送子来了。好好孕
  “什么,你也做了这么个梦?”陈有福被老伴的话吓住了,夫妻俩把梦中的事一说,竟然是一模一样……陈有福对田氏说道:“这估计不是梦了吧?”陈有福透过床头的窗棂看见院子里还真有着隐隐的绿光。夫妻俩掌起灯往院中走去,心里是又喜又怕。
  “吱嘎嘎”一声轻响,陈有福打开了屋门,田氏在其身后掌着灯笼。两个是一前一后进了院,就在那院墙角上果真长出了一株半人多高青翠欲滴的嫩竹。正和梦见的一样,陈有福和田翠娥跪地铭谢天恩。自打那起田翠娥的腹中慢慢的隆起了,老蚌含珠成了陈家庄的一奇,可是比起后来发生的事,这就不算什么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陈有福每天都是笑呵呵的,没想到自己都是黄土埋了大半截的人了,还会有孩子。好好孕于是初一十五都要去庙里酬神,在陈家庄里带着人铺路修桥。陈家庄里对陈有福都是大为称赞。但有一人却是恨的牙根痒,此人就是陈有福的堂弟陈有贵。陈有贵原本是常常来堂兄家窜个门子,蹭顿酒饭什么的。心里想着等堂兄寿终后,堂兄的房啊,地啊那不就是自己的了吗?现在陈有福突然之间有了后,如意算所全皆落空……陈有福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十一岁的堂弟还是和原来一样嘘寒问暖,毕竟是至亲嘛,丝毫没有对这个堂弟有一丁点的戒心。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春去夏至田翠娥都已经怀胎十月了,临盆在即了。陈有福早早的和庄上唯一的稳婆白氏说妥,付了定钱,明日到陈有福家中去接生,稳婆收了定钱那明日就要做好接生的准备,不管是有多大的事都得先放一放,人家什么时候来叫你就得什么时候去接生,这是规矩。
  那白氏大约三十来岁,是数月前才搬到陈家庄的,自称姓白叫什么也不曾告诉人家,所以庄子里的人一直叫她为白氏。只因为她会给人接生孩子,所以就成了庄上唯一的稳婆。至于白氏从前是干什么的这倒是无人知晓了。
  第二天,天光刚亮,陈有福就在家中开始忙碌了。街坊邻居大姑大婶都来帮忙,烧水的烧水,发面的发面……屋里屋外的忙成了一团,大姑大婶们把陈有福赶到了院子里,说什么女人生孩子阴气重受不得男人在屋里。陈有福只能是在院里干着急,院中的青竹已经长的一丈多高了,陈有福手扶着青竹心似油煎。
  天过晌午,刚还晴空万里呢,突然间是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就在这时候屋里的田氏“唉呦”一声大喊,房中朱大婶出来说道:“翠娥婶子要生了,快去叫稳婆。”
  陈有福忙跑去叫稳婆白氏,刚出家门的陈有福发现这天上墨黑的乌云象是要压下来了一般,焦雷是一个紧接着一个打在了陈有福身边……
  刚来到稳婆白氏的门外,这天已经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陈有福刚要拍门,那门却自行大开,白氏手提着灯笼就对着陈有福说了句:“你来了啊,我们走吧。一会儿但凡你在路上无论是听见什么都不可睁眼,切记切记。”说完话,白氏从手里拿出了一块白绫交给了陈有福,陈有福虽然心里起疑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听白氏的意思办,也许这是白氏接生孩子的规矩?
  陈有福接过白绫,那稳婆白氏喝道:“闭眼,起。”陈有福只感觉整个人象是在腾云驾雾一样,耳际传来忽忽的风声和雷霆声。风雷声中又掺杂着众多的哭声,哭声撕心裂肺,陈有福心里暗暗默念:阿弥陀佛,祈求上苍保佑。
  陈有福明白这个稳婆白氏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若是此时陈有福睁开眼一定会被吓死,自己的屋前是鬼气森森,百妖群集。舌头伸在外面的吊死鬼,手上提着脑袋的刀下鬼,脚不着地的疾行鬼,浑身漆黑朱发碧眼的罗刹鬼……这些鬼全都被一层青气所阻进不了屋,白氏从手中的小篮里掏出一把银针,口里念念有词喝道:“疾”,顿时间银针在空中化作了漫天银光直刺众鬼。众鬼负痛大吼起来,但是众鬼一看见白氏都灰溜溜的遁地而走了。
  稳婆白氏嘴角轻蔑的一笑,心中暗忖:这就等货色也敢来打上仙肉身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白氏对陈有福一拍,说道:“进去吧。”陈有福这才怯怯的张开了眼。那白氏紧跟着陈有福进了大门,屋外的青气随着陈有福的进去而洞开,这一切陈有福都看不见。
  天似沷墨一道道强烈的闪电就打在陈家庄里,从外面回到庄子的人无不啧啧惊叹,庄子外面是晴空万里,可是庄子里是黑如深夜,雷鸣电闪。整个庄上不见一人,家家户户都是大门关闭。
  院中的青竹竟然是无风自动,竹叶婆娑隐隐的传出只有在庙里才能听到的诵经声。那白氏一听到这诵经声竟瑟瑟发起抖来,竹叶纷纷在空中结成了一张巨网劈头盖脑的向着白氏砸去……
  白氏伸手想要去抓陈有福的后心,可是那竹页织成的网却更快的罩住了白氏。青竹所发出的降魔金刚咒声如洪钟,白氏在竹页网中嚎叫翻滚。在网中白氏显出了真身,网里竟然有只七尾白狐。
  陈有福再傻也明白眼前这个白氏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吓得转身躲进了屋里,屋里的大姑大婶们也听见院中的诵经声奇怪的问着陈有福:“你不去请稳婆,怎么把和尚给招来了?”
  
第二章 青竹护主
陈有福扒着门从门上的缝隙中朝着院里张望,那七尾白狐浑身冒出一股黑气把竹叶网冲的稀烂,狐目赤红,一步步朝着屋子走来……
  田翠娥在床上开始痛的打滚,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身边有邻家的朱大婶和桂花婶在着照顾田氏。
  朱大婶突然喊道:“羊水破了,这快要生了。”
  桂花婶说道:“朱婶,这可怎么办呀?”
  朱大婶在老家的时候,倒也伺候过自己的小姑生过孩子。虽说不是接生但也知道一些,现在都到人命关天的时候了,想想平日之中陈有福夫妻对自己家的恩惠也不少,一咬牙打算接生这孩子,吩咐着说道:“桂花婶,你把外屋的油灯全都拿过来,这天真是黑的怕人啊。”
  外屋的油灯全都点上后,朱大婶手里拿着一件小布衫绞了绞,放在了田氏口中:“翠娥姐,都说这女人生孩子那是在棺材头上爬一圈,等等你就要用力涨啊,你们陈家的香火全靠你了。”
  田翠娥咬紧布衫一阵阵的腹痛差点要让她昏倒。朱婶说道:“产门开了,桂花婶,陈家大姑你们两压住翠娥婶两只手,翠娥婶用力涨啊……”
  屋里就五个人,里屋是三个大婶大姑在帮助田翠娥生孩子,外屋是扒着门缝人如抖糠般的陈有福。
  院子中的七尾白狐已经是第三次被青竹所射出的竹枝逼退回去了。那射出的竹枝就象是被烧红了的铁钎,射在那白狐身上就是一道烙印,院中尽是焦皮臭味。
  其实那七尾白狐本是那临安城外修炼成精的狐妖,每修炼百年就会多出一条尾巴,现在已经是修炼了七百多年了。人死后即为鬼。鬼啊,精怪啊,修炼百年后就成了妖,妖修炼千年之后又化为魔。这只七尾妖狐夜游临安之时,发现了临安城紫云山脚下的陈家庄里灵气冲天,后来化为人形找到了陈有福的家,可是七尾狐妖被屋里的青气所阻,几次窥探皆不能得手,于是乎便在陈家庄落户。
  几个月中倒是看见过田翠娥数面,田翠娥腹中显露出那几道金光。大凡妖魔鬼怪头上透有黑气,凡人头上则无气,只有仙人头上会透出金光。七尾狐妖料定腹中之胎儿必定是上仙下凡。要是能得到上仙的肉身那就能立地飞升成仙成神了,所以在陈有福的门前才会有百妖群集,引得天雷大动。
  那狐妖今天好不容易跟着陈有福破了青气,进的院中。没想到会被这株青竹所阻,还被露了真身。大凡神仙下凡只有刚出世那会灵气最足,一入尘世就会被世俗的浊气所染成了世俗的普通人,除非能够有人点拔或者是能想起自己的前世。七尾狐妖身后的七条尾巴犹如孔雀开屏一般,尾巴上的白毛化成了漫天的银针激射青竹,那青竹传出的诵经声越来越响,汇成了一片南无悉底悉底苏悉底。悉底伽罗。罗耶俱琰。三摩摩悉利。阿什摩悉底。娑婆诃。银针在降魔金刚咒声中爆出了一片银色光芒。
  院里斗的是难解难分,里屋的三个大婶大姑正忙着给田氏接生,浑然不知道。朱大婶对着外屋的陈有福喊道:“陈大当家的,孩子露出头了,快去拿木盆准备热水。翠娥婶你再使把劲,孩子头都已经出来了,用力。”床上的田翠娥额头青筋根根暴起,嘴里的布衫都快被咬烂了。陈有福听见朱大婶的叫唤才不再去看门外的七尾妖狐,心里想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提了木盆就去灶上打热水去了。
  那七尾妖狐也听见屋里说是孩子快要出世了,一双赤红的狐眼变成了碧绿色。祭起身后的七条白色巨尾,七条尾巴是七尾妖狐的本命法宝。半空中七条尾巴化成了一把利刃飞旋着砍向青竹。狐妖怒喝:“今日挡我者死,遇仙诛仙遇佛灭佛。”天雷一个跟着一个打在七尾妖狐的身边,但是那妖狐那周身的黑气就是妖狐所放的秽浊之气,天雷不击污秽之物,每每都是避其黑气。妖狐在放肆的狂笑道:“天雷地火又能奈我何,哈哈。”
  正当七尾妖狐洋洋得意的时候,只见那青竹爆裂出一道碧芒迎击那半空之中狐尾所化的利刃。碧芒和狐尾在空中相击,“轰隆”声震耳欲聋,伴随着一道强光将院墙之内照的如同白昼,那狐尾全被击散。
  里屋的人除了田氏自顾无空暇外,其他的四人也看见了也听见了外面的强光巨响,大姑大婶们也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那按着田氏的桂花婶,正想抬头往窗外瞧,抬着一大木盆的热水,刚迈腿进里屋看见桂花婶探头往床头窗棂看去。
  陈有福连忙喊道:“桂花婶,这…热水准备好了…,我放在…哪里啊?”
  桂花婶回过身,走到门帘处,接过木盆对陈有福轻声斥道:“出去,你个大老爷们儿,别进来,翠娥婶快要生了。”陈有福讪讪的答道:“全仗各位街坊邻里的帮忙,有福日后必永记于心。”
  俗话说的好,这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桂花婶原来对陈有福没请来稳婆心里就颇有微词,可是现在看到陈有福礼下于自己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口气一缓说道:“陈大当家的,刚才院里怎么了?真是要吓死人,我陈桂花在陈家庄过了这久年,还从来没见过这种鬼天气呢。”
  陈有福一听桂花婶说起那个鬼字,脸变的煞白结结巴巴的说道:“院子里…院子里,刚刚…打雷了,对刚刚就是打雷了。”
  屋里传来了田氏痛苦的呻吟声和朱大婶的催促声:“桂花婶,热水快拿过了,翠娥婶的孩子要出来了,翠娥婶,再用力啊,孩子马上就要出世了。”桂花婶一推陈有福,端着木盆进去了。
  陈有福听着里屋田氏的痛叫,院子里还有着一只妖狐。陈有福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又是心焦又是害怕。从桌上的茶壳倒了碗茶“咕噜咕噜”一口气给喝了,身上的衣衫早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几次了。陈有福害怕归害怕但是还是不放心院里的狐妖,又扒着门望院里看去。
  那七尾妖狐浑身的白毛根根倒竖着,七条狐尾被青竹的竹枝钉在地上黑暗之中那竹枝隐隐发着绿光。青竹上的竹枝竹叶竟然是已失了八九,只剩下了一株光秃秃竹竿了,青竹所传诵的降魔金刚咒已经戛然而止。
  那七条狐尾可是狐妖的本命法宝修炼了七百多年,没想到今天法宝竟被这株青竹所破。狐妖从口里吐出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碧绿碧绿的珠子,那珠子见风就长一眨眼间珠子就有拳头那么大。
  陈有福挑货郎担走街窜户叫卖那会儿,也听起过上年纪的老人说起过。这鬼有鬼气妖有妖丹,妖丹就是妖怪的精气所在,妖丹一破那妖精也就飞灰烟灭了。今天陈有福算是开了眼了,看见了传说中的妖丹了。
  妖丹一出,鬼哭狼嚎声大作,妖丹外被包裹着一层惨绿色的火焰,呼啸着飞向着院角中的青竹……整株青竹从中裂开,从竹节之中涌出了一泓清泉迎向了妖丹。
  就在这时,里屋之内传出一声嘹亮的啼哭声,满屋里红光万道,映红了大半个陈家庄。院墙之中七尾妖狐的妖丹在红光中竟是被定在了半空,妖丹在红光里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惨绿色的妖丹不一会四分五裂那七尾妖狐在红光之中惨叫连连,撲倒在地漱漱发抖。不消片刻七尾妖狐浑身浴火化成了飞烟。
  这一切都发生在火光电石之间,陈有福扒着门缝上是看的一清二楚,没想到自己的孩子本事那么大,把那只七尾妖狐给灭了。里屋的大姑大婶抱着襁褓出来向陈有福报喜。朱大婶说道:“恭喜陈大当家的,翠娥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这孩子将来必定是大福大贵之人,一生下来就是满屋的富贵气。”
  桂花婶突然说道:“咦,外面这天怎么又亮了啊?”说完将门打开了。屋外丝丝日光一扫陈家庄上的阴霾之气,晴天碧日之下院内是一片狼籍,满地的竹枝竹叶那本来葱葱郁郁的大青竹,现在却是从根到顶裂成了两半,地上还有几摊黑灰正散发出浓烈的焦皮臭味。
  桂花婶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还好是雷打中了这株青竹,要是击中了屋子那可怎么办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第三章 天师赐名
朱大婶和陈家大姑这是也走了出来,忙碌了大半天了好在母子都平安。三人向陈有福道别准备各自回家了。陈有福朝着三人道谢,请她们回屋喝茶,三人都推辞了。陈有福忙进屋拿出了几条田氏亲手所织绣的织锦,三人见陈有福拳拳盛情倒也收下了织锦各自出门回去了。
  陈有福回到屋中,抱起虎头虎脑的儿子是越看越喜欢,田氏除了产后身子虚弱倒也没有什么大碍。田氏看着开心的陈有福说道:“儿子才睡着,你别惊了他啊。今天是多亏了有朱大婶她们啊,改明儿有福你要替我好好谢谢人家啊。”
  “这个我知晓的,你好好的休息啊,我去准备喜钱喜蛋啊。”说完乐呵呵把儿子放在了田氏身边,转身去了外屋。
  陈有福先到了院里朝着那株青竹拜了三拜:“今天全赖神竹大显神威,才保的母子平安”陈有福正当在向着青竹铭谢之时,半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无量天尊,陈善人,贫道稽首了。”陈有福抬头向天望去,不由大呼了一声:“啊,妖怪。”
  只见那半空之中飘着一个身着紫色道袍的人,身长九尺二寸,庞眉广颡,朱顶绿睛,隆准方颐,目有二角。“呵呵,陈善人莫怕,贫道张陵。”
  “你是张天师?”陈有福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张天师在民间的名声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啊。张陵号天师道教尊称为张道陵。他于东汉末年创建五斗米道,后被道教奉为创教者。又称“降魔护道天尊”,“高明大帝”,“正一真人”,“祖天师”,正一真人是太上老君授予他的称号。其道法高深、阵魔伏妖、神通广大,知四书五经,晓天文地理、河洛图纬之书。曾入太学,博学诸经。在临安城外有座天和观里面供奉的就是这位张天师。
  “哈哈,无量天尊,贫道正是张天师。”
  说话间那张天师头戴金刚乾坤箍,手持拂尘,腰缚阴阳无极绿丝绦,丝绦之上悬系三尺三寸枣红桃木剑。一身的道骨仙风,三缕黑须飘于胸前,降下云头落到陈有福的院里。
  陈有福忙不迭的跪求在地,叩头如撞钟一般,口里说道:“张天师,张真人,张神仙救救我儿吧,今日小儿出生竟是天雷阵阵,昏天闭日,刚才就在这院墙之中还来了个妖怪,全仗有观音菩萨所赐的神竹才保的母子平安。”
  张天师朗声大笑:“陈善人请起,贫道此次就是为令朗而来。”一股清气托起了跪在地上的陈有福。
  “陈善人心事贫道尽知,令朗为观音大士托梦所赐,日后此人还要有着一番大作为呢,陈善人你无需多虑。”
  陈有福心想:这孩子一出生红光直冲云霄,必是天仙下凡。可是孩子那么小就有着妖魔鬼怪垂涎,如今神竹已破,日后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陈有福又想跪求张天师,可是膝盖处有着看不见的东西竟然不让陈有福下跪。
  “张神仙啊,我儿现在尚在襁褓之中,可是你看这院里的黑灰都是那只七尾妖尾所化,我只担心妖魔鬼怪会再度来袭。”
  张天师捋了捋三缕长须,颔首说道:“陈善人,你有所不知只因为令朗仙体之胎,故引得众妖蠢动。那七尾妖狐前世本是南陈后主陈叔宝的宠妃张丽华。那张丽华本出生寒门,全家只靠父兄织席度日。后来陈叔宝贵为太子选此女入宫,拨为东宫侍婢。不久之后那宣帝驾崩,陈叔宝登基才册封张丽华为贵妃。”
  陈有福听的愣住了,没想到这只妖狐竟然前世是贵妃。
  张天师继续又说道:“那陈叔宝对张丽华又是宠爱至极,为她修造结绮阁。那结绮阁高数十丈,袤延数十间,穷土木之奇极人工之巧。窗牖墙壁栏槛都是沉檀木所做配以金玉珠翠装饰,门口垂有珍珠帘里面是宝帐牙床,服玩奇珍,器物瑰丽,皆是近古未有。”张天师看着满地的黑灰轻叹了一口气。“昔日的富贵荣华也只是过眼的云烟啊。”
  陈有福奇怪的问道:“那这个贵妃怎么又成了妖精啊?”
  张天师道:“张丽华生前是个绝代的美人,发长七尺,黑亮如漆光可鉴人。脸如朝霞,肤若白雪,目似秋水,眉比远山顾盼之间光彩夺目。此女还很聪明,能言善辩,能够过目不忘,那时候百官上朝所启奏之事都由宦官蔡脱儿,李善度整理后再交于陈叔宝阅览。有时连蔡,李二人遗忘的内容她都能逐条对答,无一漏遗。后来陈叔宝不理朝政,荒淫无度,臣民也都是安于享乐,把整个富庶的江南搞的是乌烟瘴气。”张天师是一副恨铁不钢的样子。
  “隋文帝杨坚发兵五十余万进攻南陈。秦王杨俊由襄阳顺流而下,晋王杨广由六合出发,清合公杨素几路大军直逼南朝城都康建城。那陈叔宝被奸臣被蒙蔽,夜夜笙歌。直到隋军大破康建城,韩擒虎率领五百兵士杀入王宫。王宫之中却是空无一人,搜遍了整座王宫在后花园的一口枯井里找到了陈叔宝张丽华和孔贵妃,兵士们放下了绳索,拉上来却是三个紧抱在一起的人,张丽华的胭脂被擦在那口枯井之上,那井现在就被叫做胭脂井。晋王杨广下令斩杀了张丽华。”
  “啊…”陈有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张丽华被斩隐隐的感到一丝可惜。
  张天师轻轻一抖手里的拂尘,只见地上卷起一股旋风。将院里面散乱的竹枝竹叶还有那只妖狐的黑灰吹的干干净净。
  “张善人,你可须知凡是枉死冤死之人,若是没有被超度只能化成孤魂野鬼,不入六道轮回,终日游走在阴阳两界。那张丽华死后化成了怨魂,机缘巧合之下借尸还魂到了一只被雷劈死的三尾妖狐的身上,每日吞风饮露汲取着日月精华。如今这只七尾妖狐已经是修炼了七百多年,只因贪恋令朗的仙体灵气,所以幻化人形加害于他,孰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无量天尊……”
  张天师从道袍袖中掏出了一把黝黑色之物递于陈有福。陈有福接过此物,仔细端详了一番。此物长有一尺有余入手颇为沉重,非金非铁。
  张天师说道:“此物名叫降魔尺,你且挂于房中可避邪崇。”
  陈有福点头称谢,支支吾吾的说道:“俗人陈有福恳请张神仙为我儿赐名。”
  张天师大笑道:“令朗的前世远比我张陵高明,只不过是下界悟道,日后我还会和他有一段渊源呢,这些都是天机日后他自会知晓。既是陈善人要我为令郎取名,那我张陵就厚颜一次,此子为观音托梦就叫梦生吧,出生之时又有青竹裂身相护就字青竹吧。”
  “陈梦生,陈梦生,字青竹。好名字啊,多谢张神仙赐名。”陈有福向着张天师深深的作揖。
  “陈善人,不必多礼。还有一句话,贫道不吐不快。降魔尺只能荡尽妖魔鬼怪,对凡人却是无用,还望陈善人远小人啊。张陵就此别过,陈善人好自为之。今日之事不可对第三人说起……”
  陈有福刚想去问张天师此话何意时,那院里还哪有张天师的影踪,只留下手里拿着降魔尺发着愣的陈有福……
  田翠娥生子满屋竟是红光的奇事,不消半日就经桂花婶的嘴传的人尽皆知了,前来道喜之人是络绎不绝。有钱的送副银镯子啊,银百锁啊,没什么钱的送点铜钱啊,铁钱啊,实在家里穷的拿上两个鸡蛋也算是贺礼了。也有那空着手来作揖道贺的……
  陈有福对来道喜的人倒是一视同仁,不管你是有礼还是空着手来的都是笑脸相迎,让到屋中吃喜饼,分喜蛋。等到道喜的人,走完后陈有福就出门去张罗孩子的三朝酒席宴请所用来道喜的亲朋好友了。
  
第四章 小人之心
陈九斤虽说是个女子但是彪悍是陈家庄赫赫有名的,人不到五尺却有两百斤重。平时还特别的喜欢身穿大红大紫的衣服,还喜欢涂脂抹粉的。陈家庄的人都在背后说她是“母夜叉”,“赛活猪”。但是这些是只能在背后在陈九斤的背后说的,要是被她听见了,她能堵在人家家门口骂三天三夜的街。
  陈有贵嬉皮笑脸的说:“老婆,怎么了?你家老公又赢了二两银子。”说完从怀中掏出了几块碎银子。陈九斤张开簸箕大的手一把抢过银子,另一只手平摊在胸前说道:“拿来。”
  陈有贵又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交到陈九斤的手里,陈九斤抬起手就给了陈有贵一个大嘴巴,那陈有贵人无百斤面无三两肉被陈九斤这一巴掌打的“滴溜溜”原地转了一大圈。
  陈九斤怒骂道:“你个死人只知道成天在外耍钱,家也不回。你大哥今日都生下个儿子了。你在外面赢那么几两银子有个屁用。”
  这句话可真是让陈有贵痛到心坎上,陈有贵和陈九斤只生的一个丫头取名为陈招弟,小名叫妮子。长的是那个叫寒碜啊,朝天鼻吊斜眼满脸的大麻子。在陈家庄那家孩子哭闹大人就会拿妮子来吓孩子,孩子立马就不敢哭了。那妮子样貌不好也就算了,随她妈刁蛮泼辣,心肠也是不好。所以在陈家庄暗地里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宁打一辈子的光棍,也不愿多看妮子一眼。”再者陈有贵一家在陈家庄上名声很坏,那陈有贵夫妻俩有地却重来是懒得下地,把自己家的几亩田地都卖了。每日在陈家庄上赌钱,因为赌品不好赢了钱就走,输了钱就赖账,陈家庄的人现在没人愿意和他耍钱了。
  就这样那妮子在家中呆到了二十好几还是没人上门来提亲,女大不中留,留久成祸害。最后陈有贵托媒人愿出二十两银子把女儿嫁出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陈家庄之外有个卖炊饼的瘸子杨老六,他倒是愿意,估计也就是冲着那二十两银子的。终于那妮子在早些年给嫁出去了。
  所以别人家要是生了个儿子这陈有贵就打心眼里恨,今天被陈九斤一说自己的大哥生了个儿子。气的直接回屋躺床上了,那陈九斤一看陈有贵这副死相,将陈有贵像是拎小鸡崽似的从床上给拎了起来。“你个死人,你大哥生了儿子你说怎么办啊?”
  “他生儿子我能怎么办啊?”陈有贵弱弱的回答。
  “弄个六二,嘎十三啦(杭州骂人的话笨蛋白痴的意思),你大哥今年都是五十五了,还能活几年啊?”陈九斤指着陈有贵的鼻子骂道。
  陈有贵也是个猴精猴精的人,一听媳妇马上感觉到这话里有话啊。“那你说怎么办啊?”
  “还亏你平时像个人精似的,你大哥做了这么多的生意,陈家庄就他们家前最多。以前他家无后要是这一死,那他的家产就是咱们的了。现在嘛,我真是怀疑他有没有命看见自己儿子大起来,只要陈有福夫妻一死,那小子还能守的住那份家业吗?”说完陈有贵夫妻俩都是一脸的阴笑。
  “走,去你大哥家看看那个一生下来就红光冲天的小子。”两个人就打门出去了。
  陈有福刚从外面回来给田氏买回来了好些吃的,给儿子熬了点蛋糊米汤。这时天色已经是擦黑了,院门外传来了“啪啪”的打门声,陈有贵夫妻俩推门进去了。
  “哈哈,给大哥道喜了啊。”陈有贵进屋抬眼看见外屋的门框上挂着一把黑乎乎的尺子,心里突然是一股寒气被什么东西给打了一下似的。
  “哈哈,兄弟弟媳你们来了啊。坐,坐。喝茶,喝茶。”陈有福起身给他们沏茶。
  陈九斤笑着说道:“恭喜大哥大嫂啊,我去看看我那个宝贝侄子,大哥我那一出事就满屋红光的侄子名字可起好了吗?”
  “起好了,起好了。叫陈梦生字青竹。呵呵。”
  “大哥,这是请人测的八字的吗?”
  陈有福心想是张天师给起的名,应该算是吧,就答道:“是啊,孩子是正午时出生的,请大师测的。”
  “哦。好名字,好名字。”陈九斤问孩子的名字才不是关心孩子叫什么呢,而是回去叫人扎小人去。转身撩开了门帘走进了里屋。“哎呦,嫂子啊,你怎么给我那侄子吃这个啊?”陈九斤的大嗓门让外屋正在寒暄的陈有福兄弟俩都听见了。
  田翠娥躺在床上正在喂着儿子吃蛋糊米汤,不好意思的轻声对陈九斤说道:“嫂子年纪大了,奶水不足。你大哥已经托朱大婶去请奶娘了,想必明日就能来了。”
  说来也怪那陈梦生原本吃的好好的,可是从陈九斤一进屋起就大哭不止。陈九斤一时间很尴尬的站在那里了,田翠娥只得是支起了身子向陈九斤赔笑道歉:“孩子太小还不懂事,他大姑你可别生气啊。”
  “哪会啊,哪会啊。我来看看这个宝贝侄子。”说着走到了床头,抱起了陈梦生乘机从陈梦生的头上取了三根胎发。
  陈梦生在陈九斤的怀里大哭,一直不曾睁开的眼睛忽然张开了,双眼之中竟然射出了白光。陈九斤浑身就像是雷击一般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起来。手里的孩子差点被脱手给扔出去。田氏一点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儿子哭的是越来越凶了,心疼的说道:“孩子怕生,别累着大姑了。”
  陈九斤悻悻的放回孩子,和田氏说了一会话就出去向陈有福告辞了,陈有福拿出了一大包的喜饼喜蛋等物送给了这个自己最亲的堂弟,一再的嘱咐孩子三朝之日一定要早些来喝酒……
  且说那陈有贵夫妻回到家中这么一合计都觉得陈梦生这个小子不简单,日后定是一个祸害陈九斤暗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明日要去趟临安城,你在家给我好好的看着。”
  “你去临安城干啥?”
  “陈梦生那小子一日不除,老娘我这心里就一日不得安宁。”夫妻俩一夜无话各自睡去了。
  到了第二天清早,陈九斤雇了辆驴车来到了钱塘江坐船进临安城,从西湖下了船。天已是中午了,西湖历来是游湖赏玩得好地方,文人骚客都在这里留下着大量脍炙人口的诗篇。北宋大文豪苏轼就写有《饮湖上初晴后雨》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所以西湖又被称作西子湖。
  陈九斤可没有心思去欣赏西子湖的美景,她要去的地方是在西子湖畔的三清观,在三清观的外面有着一个被人誉为活神仙的袁半仙。陈九斤胡乱的吃了几口昨日陈有福所给的喜饼,急匆匆的赶向三清观。此时的光景大部分的人都回家吃饭了,三清观外面只有着三三两两摆摊叫卖的人。
  在众多的摆摊中有着一个课卦的摊子,摊子两边竖着几块大幡。左边幡上写有“洞悉三生事”,右边幡上写有“明指世间路”。中间的幡上写有“袁半仙”斗大的三个大字。
  

阴阳女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阴阳女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