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有只狐仙萌萌哒在线阅读

2017/12/21 7:00:54 来源:网络 []

小说:有只狐仙萌萌哒

第二章:夭夭
“你说什么……青丘五……五公主?”而草大花的注意力只放到了对方说的话上,她近乎机械的扭头看了眼怀里异常漂亮的小白狐,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本能一声惊叫,下意识的将它扔了出去。版权haohaoyun.com 飞在空中的陶夭夭此时真是三千年来第一次有了无力并且无奈的心塞感,她今天一定是起床方式不太对! 不过郁闷归郁闷,陶夭夭早在被扔出的那一刻就很有觉悟的做好了与大地亲密拥抱的准备,只是掉落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份疼痛感,而是扑进了一个软暖的怀抱,混着一股子淡淡的木香,让她沉沉的大脑有了丝丝清明。陶夭夭轻轻的挪动了下身子,身上的禁锢好像被解除了,但还是没什么力气动弹,不过这怀抱很是舒服,比母后的怀抱还更舒服。她抬头看了看怀抱的主人,隐隐觉着是位相貌极好的少年,只可惜她的视线还是有那么点模糊,也完全没注意到眼前的少年轻轻皱了皱眉头。 他自小不爱与人亲近,尤其还是这样毛茸茸的小动物,可他现在居然觉得抱着还挺顺手是个什么情况……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是小妖一时鬼迷心窍,我实在不知道那是青丘五公主啊……”草大花看着眼前的情形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磕了几个响头之后伏在地上战栗不已。 少年没有理会草大花,而是看向了怀中的小狐狸。 陶夭夭就地挪好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心躺着,一双水晶般泛着水雾的朦亮狐狸眼眨巴眨巴的看了看少年又看了前方吓的不轻的小妖,也没说话。 少年突然就放弃了把青丘五公主放到地上的念头,反是紧了紧托着的右手,对着眼前两个小妖冷笑道:“老树藤怕是觉得活的太久了。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本是站着冷汗直冒的草小花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也重重的跪了下去,她没想到,对方连他们身上老树藤婆婆的灵气都能辨别出来。 “大仙饶命!是小妖自作主张借了老树藤婆婆的灵气瞒着她偷偷闯进青丘的,也是小妖有眼无珠对五公主有了觊觎之心,和老树藤婆婆没有一点关系,还请大仙饶命,请五公主恕罪啊!大仙……” “我不是什么大仙,还是让老树藤亲自上青丘解释吧。” 话音一落,一道炽热的白光从少年的左掌飞出,狠狠的打在两个跪着的小妖身上,伴随着两声惨叫,白光消散,眼前只剩两株枯败不已的花朵,残留一丝气息。 “还不快滚?” “是,是……大仙,五公主……我们这就走。” 少年的声音平静,又如泉水般清冽舒净,却让两个苟延残喘的小花妖从心底里冒起一股子寒意,不敢再作片刻停留,拖着残破的身躯连滚带爬的往青丘山下奔去。很快便消失在少年和陶夭夭的视线之中。 “五公主,你感觉如何?” 少年黑亮的眼眸倒映着陶夭夭较小的狐狸身躯,有种说不出的专注。好好孕 “我没事,谢谢你……”陶夭夭认真回视着少年的眼睛,狐唇轻启说着感谢的话,却突然卡壳了。 这种情况下还应该说什么来着,陶夭夭快速着转动意识渐渐清醒起来的大脑,突然灵光一闪,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夭夭必定以身相许。” 向来淡定的少年有那么一丢儿愣神,他知道青丘九尾一脉容貌极美,却不知道声音也是如此好听。如同流水轻淌丝绸般透着空灵的少女音,带着丝丝独特软糯沁入心底,好似一张慢慢收紧的密网,猝不及防的将人包围。 不过,她说以身相许? 少年看着怀中一脸真挚的狐狸脸,一汪如水的认真眼神,瞬间觉得,是不是他想歪了? “五公主,你可知道以身相许是什么意思?” “知道啊,戏文里都这么写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呢,不就是表达感谢之情嘛!她平常闲得发闷时从四哥那里央求来的各种小话本,里面可是有不少这样的场景的。 陶夭夭一副笑意盎然的小雀跃模样,让少年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上扬了扬。他听说青丘五公主陶夭夭出生便有七尾,天赋奇高,极获家族器重。好好孕即使后来修炼缓慢,也依旧深受她父王青丘主君陶钺上仙以及家族中其他一干大仙的宠爱,真可谓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如此爱护之极,难怪养成这样纯然无垢的性子。 “诶,对了,你怎么认得我?” “公主的特征很明显。” 陶夭夭……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诡异呢? 桃花酿的清甜酒味从怀中的小狐狸身上飘散而出,轻轻浅浅,煞是好闻,少年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公主年幼,还是少喝酒为好。” 此话一落,不仅是陶夭夭,就连他自己也是为之一怔,他何时这般好心管过他人闲事?出手相救是对方身份问题,可现在呢? “我已经3000岁了!”陶夭夭有些泄气,她竟然被一个比她不知道年轻多少的人族少年说年幼,还外加一番教导,说的她经常喝酒一样,她可是第一次喝酒好嘛!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人族寿命偏短,就算是修炼者,也很难达到我这个岁数。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陶夭夭有点小傲娇的点到为止,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怀里拱了拱,唔,真是好舒服。 “公主知道我是人族?” “……”陶夭夭虽然不谙世事,但她不笨,这么含沙射影的问题她怎么会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公主殿下又有点小傲娇的说道,“那两个小妖虽然妖气很淡,但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我才不是因为不知道她们是妖才被擒的!” 她对万物的气息可是很敏感的,辨别能力极高,就连青丘后辈第一天才,她的大哥陶辰也自认不及。 “那是因为什么?”少年的左手轻轻抬起,捏走了一片不知何时落在陶夭夭红色尾巴上的绿叶。他总觉得自己今天话似乎偏多。
第三章:姜立
“因为……因为……呃”陶夭夭忽然觉得有些窘迫,七条红色尾巴全部蜷成一团,愈加清明的眼眸左右闪躲,“啊,对了,该怎么称呼你呢?我名陶夭夭,你可以直接喊我名字,不用一直公主公主的称呼我。” “呵呵。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少年的笑声不如说话时干净,带着丝缕低沉,却异样的撩拨人心,“公主,我名姜立。” “姜立?”陶夭夭不由自主的轻抬了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躺在别人怀里,也完全忘记了“不好意思”这四个字为何意。再怎么说母狐狸也是母的,还躺在不认识的少男怀里! “嗯,羊女姜,潮头立。”姜立放下了微微停顿的左手,眼睑稍合,“公主若是无碍,我便送公主回去吧。” “送我回去?你能去飞虹殿?”陶夭夭略感诧异,这人族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要知道由青丘七大主峰:朝霞峰、容微峰、天石峰、镜然峰、会仙峰、烟峡峰、清勾峰簇拥着的云上宫殿——飞虹殿,常人一般无法踏入。 飞虹殿悬于空中,之下便是万丈深渊、层层浮云,若一个承受不住便是粉身碎骨。而四周仅有的七座飞桥则搭上了七大山峰,虽然那七条飞桥映着白练皆被折射成五色彩虹,既绚烂又梦幻,仿佛画中一般,但那里禁制颇多,也不是容易上去的地。 “飞虹殿去不了,我可以送公主去容微峰。” “容微峰?陶容伯伯那里?”陶夭夭一时反应不及,随后才想起来,他二哥陶雲拔的师傅陶容伯伯的主峰就是容微峰。 一想到陶容伯伯那万年不变的严肃萧杀脸,还有那万年不变的严肃粗暴语气,陶夭夭心里就直打鼓,那眼前的这个人族少年应该是陶容伯伯的徒弟了。 青丘与处在其地界中的昌翰北四国人族关系素来和谐,此处人族极其敬畏青丘仙山,青丘偶尔也会培养一些实力不错的人族修炼者。看来,这个唤姜立的人族少年是真的很厉害啊! “嗯,陶容上仙是我的师傅。”怀里的小狐狸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下意识的往他怀里躲了躲,他倒从没发现,狐狸也能长的那么好看。虽然他从未认真观察过身边之人。 “那个……还是,还是不要了吧,我在这里等我四哥过来就好了……”陶夭夭干笑了两声,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与其让她去容微峰承受陶容伯伯停不下来的臭脸训斥,她还不如在这等四哥醒来找她呢。凭借四哥的能力以及她的兄姐父王母后们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发现她不在之后,四哥一定可以找到她。 “公主确定?”姜立也不等陶夭夭回答,转身朝前边的一颗大树走去。 “嗯嗯。”陶夭夭萌萌的小狐狸头如同捣蒜般直点,生怕对方一个嫌麻烦就把她扔到了容微峰。 隔着不厚的衣料,姜立感觉到了怀中小脑袋无意识的磨蹭,酥酥麻麻,恰如轻拂而过的羽毛,带着挥之不去的丝丝痒意,浅尝而止。 “那就委屈公主在这里等等。”姜立来到树下,左手一挥,两张洁白如雪的方帕缓缓旋转变大,悄然无波地落在了两块连着的平石上,整整齐齐。 “不委屈……”姜立的尊敬之意如此明显,倒让陶夭夭觉得有些别扭的生分。 她自觉地跳到了其中一块铺好了方帕的石头上,许是因为酒劲未过,又许是刚刚的怀抱太过安逸,一蹦到石块上,陶夭夭的四肢就软趴趴的支撑不住往一边倒。 在感觉到异样的那一刻,陶夭夭的七尾立刻变长,朝石头平面顶去,然后继以控制七尾的支撑力度来让身子放缓速度躺下。 不过就在陶夭夭的尾巴刚好抵住石头平面时,一只微凉的手突然轻托住了她的身子,所有力度在那一刻卸掉,陶夭夭在那只手的轻抬中慢慢躺在了平石上。方帕很暖,和姜立身上的味道一样,带着好闻的木香。 “公主,你没事吧?” 侧脸而趟的陶夭夭这才发现,托着她的姜立离她很近,精致俊秀的五官在此时被放大的一清二楚,一缕碎发从他光洁的额头滑落,绕在陶夭夭敏感的耳朵上,陶夭夭不由自主的“咯咯”笑了起来,身体微微颤抖,开口道:“姜立,是不是人族都像你一样长得那么好看?” 姜立……这要他怎么回答呢? “嗯……大概是吧。”姜立小心又快速地抽回自己的手,端正的坐在了另一块平石上,佯装自然地别开脸去,耳根处却不由控制地爬起了淡淡的红晕。 毕竟年少,即使表现的再淡然老成,也脱不开那与生俱来的少年心性。 “那我以后跟你去人界看看好不好?”陶夭夭抖了抖趴着的四肢,想让它们快点恢复,“我从小就待在青丘,从未去过其他地方。平常也就听母后口中的外面的世界,我想外面一定很好玩!” “公主还是待在青丘的好。”一阵风起,扬起了姜立用束带绑着的墨黑长发,露出线条分明的侧脸,如画泼墨,很是好看。 “那你以后会来找我玩吗?”陶夭夭摇摇晃晃的立起了身子,听到姜立的话也没有泄气,这话不知多少人跟她说过,她自己也明白。 大大的美丽狐狸眼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的人族少年,眸子,是酒劲之后的晶莹透亮。 “反正你在容微峰,到时候我跟容伯伯和父王说,你就可以随时来飞虹殿找我了,我也会经常去容微峰找你的!” 彼时的陶夭夭,在面对自己有好感的生物时,完成暴露出了天真烂漫的小白属性。 姜立一转头,就对上这样一双满溢笑意的干净眼眸。心里没来由的不禁“咯噔”一下,钺君上仙,是想将她一辈子护在膝下吗? “公主,今天是我下山回到俗世中历练的日子,再回青丘的时日约莫所需不短,怕是无法如公主所说……”姜立缓缓的说着,尽量让自己的话显的清楚明白。他极少与人这样长谈,今天一定是他干什么的方式不太对,才会如此多话。
第四章:桃花酿
“下山历练?是陶容伯伯让你去的吗?”陶夭夭站起身子之后又找了个位置蜷躺了起来,奇了个怪,她怎么觉得浑身不舒服,站也不是,趴也不是,好像躺着也不是。难道就那一会就给抱出毛病来了? “就算师傅没说,我也会在近日下山去。”他是昌翰北四国中雪国的世子,他有他必须背负的责任。 “那我就等你回来。”陶夭夭折腾来折腾去还是觉得浑身不得劲,干脆就背一趟,朝天露出了毛茸茸偏圆鼓的小肚子,“幸好姜立是修仙者,不然时间真的是好短,我会伤心很长一段时间的。” 暖暖的太阳透过树枝间的缝隙,一点一点的散落在陶夭夭身上,恍惚中,姜立似乎看见了一个朦胧的少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软软糯糯的说着等他回来的话,或许并没有什么深意,却不着痕迹地烙在了他的脑海里。 百年以后,等他再次记起这个场景时,是多么地祈愿时间能在这一刻静止。 而此时在镜然峰,陶镜上仙管辖的青丘七大主峰之一,一名身着鹅黄色衣衫的窈窕女子快速落在峰上的一处小山坳,又匆匆往内里的一片桃花林跑去,行色匆匆,焦急之意愈显。 “四弟!五妹!你们在不在?”清丽婉转的喊声不大不小,通过仙法的加持,刚好覆盖了整片桃花林。 “陶风霖,夭夭,你们在哪里?”不大一会,女子就寻遍了大半山坳。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青丘三公主,陶漪。 “四弟?”忽然一个灰色的身影闪现在视线中,陶漪将目光锁定,迅速的飞起落在了那抹身影处。 “四弟?四弟你醒醒!”陶漪看着眼前抱着酒罐子躺在树下睡的憨甜的弟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纷纷扬扬漂落的桃花瓣遮掩了陶风霖大半个身子,还有脚边一个露出了杯沿的白色小酒杯。 “这香味?是桃花酿?”陶漪一个拂袖扫开了陶风霖身上的粉色花瓣,随即一股浓烈的酒香铺面而来。 陶漪紧紧的蹙起了秀眉,这小子怎么会喝了这么多桃花酿?这桃花酿可是连他们的长辈们都不敢多喝的酒水……喝这么多真不知道会醉成什么样子。 陶漪二话不说掏出一枚丹药,动作利索地喂进了陶风霖嘴里。这才意识到,到现在她都没看见她的五妹陶夭夭。 “夭夭,五妹,你在不在?”陶漪又往外唤了几声,担心之余又有些心安,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夭夭,但是她留在夭夭身上的护身符也没有动静,说明她现在没有受伤,很大程度上是安全的。 “陶风霖,你醒醒。”陶漪蹲下身子拍了拍陶风霖的脸,欲将其唤醒。整个青丘都知道,三公子和五公主关系最好,经常玩在一处,一般找到其中一个,就可以找到另一个。 “嗯……夭夭别闹,待会我们再喝……”陶风霖在陶漪“打扰”下嘟嘟囔囔的说起了话,却未醒来,只是翻身往另一边睡去。 “再喝?”陶漪心中顿时一惊,要是夭夭喝了这桃花酿那还了得!陶漪这下不再迟疑,重重地拍向了陶风霖出众的脸,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之意。 “……好痛,谁打我?”陶风霖好看的眉目纠在一起,睫毛微微颤抖,努力睁开了迷蒙的双眼。 几重的虚影一下晃进眼眸,陶风霖揉了揉眼,再揉了揉眼,意识不清晰的问道:“三姐?” “夭夭在哪?” “姜立,你吃鱼嘛?我去抓鱼给你吃。”翻来滚去的陶夭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姜立挑起话题。 “……” 姜立看着眼前闹腾打滚的小白狐,忽然就有种想把它抱在怀里的冲动…… 姜立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稍移开视线,说道:“公主,我不吃鱼。” “呃?不吃鱼?”陶夭夭停下了“运动”,带着疑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姜立,声线却越说越低“你怎么会不吃鱼呢,鱼那么好吃……你不喜欢吃的话,那你喜欢吃什么呢?我们是小伙伴,没有共同的爱好怎么行……” 姜立……他恍然中有种跟不上陶夭夭思维的错觉,“公主要是想吃,我为公主去抓。” “都说了不要叫我公主了,我叫夭夭,陶夭夭。”陶夭夭忽而有些烦躁的用小萌爪挠了挠头,她为什么感觉身体有点发热。 “公……” “你再叫我公主我就咬你。”陶夭夭晃了晃七条鲜艳异常的漂亮尾巴,想要驱除刚刚莫名欺上来的灼热感。 “……”姜立有点纳闷,这青丘五公主怎么突然耍起了小孩子脾性?架不住对方的气势,姜立些许无奈轻启了薄唇。 “夭夭。” 舌尖绕音,口齿清晰。姜立突然觉得这两个字很是顺口。 陶夭夭有些呆愣,她从没觉得自己的名字在别人嘴里念出来会这么好听。难道人族唤人名字都这么不一样? 呆愣过后便是更加诡异的灼烧感,陶夭夭晃了晃又突然迷糊起来的脑袋,一时无话。 “公主,你怎么了?”姜立很快发现了陶夭夭的异样,语气透着他自己都未曾发觉的担忧。只是这“夭夭”一唤出口,再喊“公主”竟然会觉得有些生硬。 “不知道,很难受。”陶夭夭发狠的耍起了七尾,眼神迷离。 “哪里难受?”姜立眉头轻蹙,隐隐有些焦急,认真观察起了陶夭夭。 “很热,全身都难受。”陶夭夭的思绪越来越迷乱,有种刚刚醉酒的状态,可酒劲刚刚不是过了吗? 眼前的小白狐晃悠悠的立在石头上,眼睛渐渐漫上一层水雾,七条红尾胡乱舞动却不失美感。 “公主,你喝的是什么酒?”姜立略一思考,问道。 “桃花酿。”陶夭夭只觉得姜立说话的声音,是她紧绷着脑海中最后一根弦的动力。 “桃花酿?”姜立诧异的反问。桃花酿可不是随便可以喝的酒,他来青丘这么多年,除了听过这酒的名头,根本没有见过传说中的桃花酿。青丘五公主这幅模样,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桃花酿的原因。
第五章:国祭
姜立一边注意着陶夭夭的状态,一边想着法子,若实在不行,他只能将她送到容微峰了。 “姜立,你之前说的老树藤是谁啊。” 陶夭夭的声音开始泛着飘忽,姜立被她这个骤转的问题弄的思维停顿了下,姜立自然不会知道陶夭夭只是想听他说话得以缓解痛苦而随便扯了一个话题。 “这老树藤是修炼三千年的树妖,但因为它生于青丘,以天地灵气为养分,吸收青丘仙气,长久此往它身上妖气几淡。那两个小妖就是借着它的灵气偷闯青丘。” 当然,姜立并没有完全说清楚老树藤的来历。因为说起来,这老树藤还跟青丘五公主有关。 他偶然间听到师傅提到过,三千年前,青丘五公主诞生之时,整个青丘的灵气比往日浓了十倍有余,一些年岁较长,又吸收了不少天地精华的灵物纷纷开了灵智,若非青丘未赶尽杀绝,它们也无法修炼至此。不过随后灵气复散,一些开了灵智的生物一时无法生存不断死去。 这老树藤就是当年有幸存留下来的一位老树精。 “唔,原来如……”话音未落,陶夭夭软软的身子便支撑不住的往下倒去。 “公主!” 一直关注着陶夭夭的姜立下意识站起了身,同时施用法术,右手一挥就将小小的狐狸身子揽到了怀里。一贯没什么情绪波动的他在那一刻有种心惊的错觉。 “公主,你怎么样?”姜立双手抱着陶夭夭,尽力让她觉得舒服。 温暖的怀抱如之前一样舒服,晕绕在周身的木香味充斥在她的鼻端,让她烦急焦躁的心隐隐平息,似乎连还在加重的灼热感都变得没那么难受了。 “公主,公主,你感觉如何?”怀中的小狐狸一动不动的躺着,眼皮似开似合,姜立顿时觉得刚刚那种心惊的错觉好像一直驱散不开,“夭夭,陶夭夭,你先别睡,我带你去容微峰。” “夭夭!” 这时,一道带着浓浓担忧的焦急之声破空而来,随即一道灰色的身影落了下来。 虽有些衣衫不整的狼狈,但姜立还是认出了他,青丘四公子,陶风霖,他在容微峰远远的见过一次。 姜立看了眼怀中微微睁着眼的小白狐,莫名的心口一松。 “你对夭夭做了什么!快放开她!”陶风霖三步两步来到姜立面前,一时气愤、担忧害怕、自责等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就欲出手。 “四哥,是姜立救了我。”陶夭夭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急道:“四哥,霖宝,快住手……咳……” “夭夭!你没事吧?”陶风霖的手在听到陶夭夭的话时立刻停在了没有丝毫防备的姜立面前,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却在听到陶夭夭的咳嗽之后又着急了起来。 “我没事。”陶夭夭闭了闭眼,缓了缓灼烧到快要窒息的疼痛感,“刚刚只是说话太急了。” “陶四公子,公主状态不好,你还是赶紧带她回去。”说着姜立将陶夭夭递到了陶风霖怀里。 接过陶夭夭,陶风霖稍微心安了不少,语气也没了之前的横冲:“嗯,刚才真是抱歉,谢谢你救了夭夭。改日我再登门拜谢,先告辞了。” 顿觉双手一轻的姜立竟然有些舍不得刚刚的抱感,看着手心里遗落的一根红色狐狸毛,些许笑意在嘴角抿现,耳边仿佛还响着陶夭夭那声轻轻的低喃:“姜立,你回来之后记得来找我,我哪也不会再去,就一直呆在青丘。” 或许,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缘,只一眼,便可万劫不复。 才入十月,一场大雪便迫不及待的飘散下来,将整个昌翰北国裹得严严实实。昌韩北国一共有雪国、白国、黑齿国、十日国这四个国家,其中雪国最是繁华。国都姜城西南百里处,蜿蜒盘伏着座座巍峨山峦。群山之中,七道山峰犹如擎天巨柱一般直插天际,没入深深的云层之中。 这座山脉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七座奇峰更是给尘世留下了数不尽的仙怪传说。大概人们所真实了解的,只有它的名字吧,青丘。 十月初十,雪国国祭,也是雪国最重大的节日。姜城八大长街之上,处处人声鼎沸、摩肩接踵。各种豪华车辆、坐骑看得人眼花缭乱,而街道两旁行人道上,街旁小吃、玩物玲琅满目、花样万千,各国服饰的游客也随处可见。所有的酒楼、商铺的伙计们都在卖命的吆喝着,谁也不愿意放过这一年一次的发财机会,各种节日减价的商旗也在随着偶尔飘下的雪花漫天飞舞。 然而繁华街市之上,最令人瞩目的,还是那插在各处的粉艳桃花。巨大的花瓣如火焰一般跳跃枝头,美丽不可方物。 雪地桃花,姜城最梦幻的奇景,吸引着各国游客不远万里前来观赏,尤其是那些喜欢风花雪月的文人墨客。 雪国的国祭风俗之一,便是在门上插上象征美好与希望的桃花枝。家家户户,不管是皇家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大家都会在这一天折上一支桃花枝,插在门上,向天祈福。 习俗延续至今,桃花枝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插在门上,在这一天,各种场所,都能看到这种独属于雪国的桃花。而桃花盛开之源,正是青丘山脉。 一声极其响亮的马鸣突然响起,众人纷纷驻足。 这时,两队手持长枪的银甲士兵,十分熟练的在街道上开出了一条开阔的大道。又是两声马鸣在空中发出尖锐的响声,将桃枝、屋檐上的积雪也一并震得娑娑而落。庞大的马队缓缓行来,马蹄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周围的人群突然沸腾起来,是世子,皇家拜山的马队! 雪国世子姜立,大陆最年轻的元帅,也是雪国最伟大的政治家。他用短短十年时间将雪国变成北四国中最富饶的国家,也使得姜城成为昌翰大陆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巨大的功勋成就,对民亲善的行事作风,都让这位年轻世子备受拥戴。
第六章:十年
姜立一身白色锦衣骑坐翼马之上,英气轩昂的身姿没有半分贵族公子的傲慢之色。 马队不紧不慢的走着,一朵稀少的红色花瓣,飘飘转转如一片红色的雪花,正好落在姜立高高束起的如墨长发上。花瓣只停留片刻,便随着顺直的长发划下,恰逢姜立适时的用手接过,拿到眼前,漫不经心的笑意在眼角展开。 一如往年。 百里外,青丘天石峰上,葱翠碧绿的剑竹林开满了半个山坡,竹林之中一条青石小道,弯弯曲曲的伸向竹林深处。小道尽头是一块还算不小的空地,一个竹屋,一把竹椅。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坐在竹椅上摇晃着,嘎吱嘎吱的响声,回荡在幽静的竹林深处,七八个孩子噤如寒蝉的排着队在老人面前等待着。 孩子中最大的不过十四五岁,最小的是排在最前方的一个小男孩,看去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圆圆胖胖的身子,顶着一个蘑菇头,十分可爱。 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干干的嗓子扯得老长:“下一个,陶风霖。” 那个小胖孩有些紧张的走到了老人面前,开始自报成果:“陶风霖,三百岁,主修《玄青道》。”说着将肥肥的小胳膊伸了过去。老人随手抓过那如莲藕般的小手臂,竟然二话不说,直接给拎起来扔了出去。 陶风霖圆滚的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平稳的落到了地上,脸上却是笑嘻嘻的说道:“师父,您老人家好狠心啊,这么欺负小朋友。” 老人依旧眯着眼睛,或者眼睛本来就那么大,有些干哑的声音中有难掩的怒气:“哼,臭小子,你当老夫真的老糊涂了。” 陶风霖也不害怕,依旧嘻嘻哈哈的样子,只是身子竟慢慢长了起来,片刻便已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了。 陶风霖扭扭脖子,伸伸腿,呵呵笑道:“师父,您这一下可不轻呢,我这得算是过了吧。” 老人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也正是默许了。陶风霖两千岁修成九尾,如今三千三百岁,《玄青道》已经达真元境,比之三个天才兄、姐也不遑多让。 老人继续下面的考核,眼神扫过众人,心中盘算一下,疑道:“咦,夭夭那丫头呢?是不是怕老夫责怪,没敢来啊。” “石爷爷,石爷爷,我在啊,这呢这呢。”有些稚嫩的女孩声音从脚底传来,老人弯腰看去,一个白色的小狐狸正用脑袋蹭着他的脚踝。老人努力睁了睁眼睛,有些气愤的抱起小狐狸,放在眼前,说道:“小浅伊,你也来气我?” 小狐狸连忙摇着小脑袋,一颗黑宝石般的眼睛盯着老人,四条小腿被架在空中,身体柔软的拉扯过身后七条毛茸茸的红色尾巴,辩解道:“石爷爷,我是夭夭啊,小浅伊是我母后,她的尾巴没我漂亮的。” 陶夭夭口中的石爷爷正是这天石峰的峰主,陶石。陶石看了看那独一无二的红尾,才终于点点头,一改往日凶巴巴的模样,咧开嘴笑呵呵的将夭夭放在身上,抬起她的一只小手,一道玄光明灭一闪。 陶石嘴角的笑容泛起一丝苦涩,但依旧微微的抚摸了一下夭夭的头,声音也尽量缓和:“夭夭啊,在天石峰住的还习惯吗?” 陶夭夭将两只撩拨着陶石长长白须的前脚放下来,七条红色的尾巴相互缠绕到了一起,有些失望的说:“石爷爷,是不是又是只有肉身强硬,而灵力却没有半点进步,这样我还能练出九尾么?” 陶石呵呵一笑,安慰的说道:“修炼这些事,让这群小子去干,你呀,就负责给我每天开开心心的。” 陶夭夭连忙摇摇头说道:“不行啊,我还想去蓬莱参加四宗选试呢。” 陶石讶然道:“哦?你想去天帝老儿那里讨个官做?” 蓬莱的四宗选试主要针对来自各个地段的小仙以及一些天赋能力上乘的修仙者而设,入选的小仙可以获得去仙界昆仑之巅担任仙职的机会,而入选的修仙者即可获得在蓬莱继续修行的机会。 陶夭夭长长的眼睛不自觉的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两条尾巴绕到了头顶抚了抚两个竖起的耳朵,语气也轻柔起来:“我才不要像陶辰大哥那样,好多年才能回来一趟。我想去蓬莱是因为……是因为我有个朋友应该会去那里,我想去看看他。” 陶夭夭早在十年前酒醒之后就去找二哥陶雲拔了解了一些情况。二哥说姜立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族修仙者,十二岁拜入容微峰,十五岁就成为陶容伯伯的亲传弟子,时隔一年就回到俗世中历练去了,极有可能会去参加蓬莱的四宗选试并在此之前赶回来。 陶风霖在旁听言,十分夸张的“哦”了一声,插言说道:“我知道了,是不是人族的那个小子,你还记着他……” 夭夭连忙接道:“霖宝,你不许说我朋友!” 陶风霖怒道:“陶夭夭,你再叫我霖宝,当心我打你啊。” 夭夭七条尾巴都竖了起来,提高了嗓门喊道:“霖宝、霖宝、霖宝……” 陶风霖气的极好看的五官都挤在了一块,霖宝是他的乳名,除了母后和五妹再没有谁会这样叫他。越长大他就觉得这乳名越是让他心塞。 陶风霖瞪了眼陶夭夭,奈何师父在此,自己万万不敢动手。况且就算动手他也舍不得。 此时旁边站着的七八个小孩都笑出了声来,石老也是最近才抵不住其他主峰峰主的唠叨,开始收其他徒弟。而能在石老这学习仙术的孩子,都是有些背景的。不是和各峰峰主有点亲戚,就是跟青丘其它各族族长有点渊源。 不过他们在这里,可都没少受他们这个“霖宝”大师兄的摧残,而大师兄偏偏被五公主压着,发不了脾气。 石老轻咳了一声,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有些好奇的问道:“人族?一个人族如何参加四宗选试,你又是如何认识的人族朋友?”

有只狐仙萌萌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有只狐仙萌萌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宝贝坑爹:娶我妈咪请排队】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宝贝坑爹:娶我妈咪请排队】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宝贝坑爹:娶我妈咪请排队目录预览:第1章最大的损失第2章我家其实没那么穷第3章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第1章最大的损失卓氏帝国集团。“总裁。”莫宇走进办公室,走到站立在落地窗前的男子身后。办公室位于六十八楼,如此高度,让立在窗前的男子,可以俯视着这个城市。男子单手插在口袋,一手端拿着酒杯,优雅中带着不羁。深邃的眼底,凝望着窗外:“如何。”卓凌川轻轻摇动着手中的酒杯,语气不甘中带着平静,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目前只查到,当初的那个女人,很有可能跟

  • 【独家私宠:高冷BOSS迷糊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独家私宠:高冷BOSS迷糊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独家私宠:高冷BOSS迷糊妻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男人不好惹第2章爱情的终点第3章天下乌鸦一般黑第1章这个男人不好惹天阴沉的厉害,乌云包裹着沉重的雨滴,似乎酝酿到了极致,在狂风中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在公司忙碌了一天的凌天远驾驶着他那辆SSC在公路上飞奔。雨雾中,看不清前方。此时被酒精灌溉的晕晕乎乎的莫北,正跌跌撞撞地在公路上晃荡,酒醉后的她茫然无措。雨雾中两道刺眼的亮光把莫北怔在了原地。吱!刺耳的摩擦声在空旷的夜空上响起。快速刹车。车前

  •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小说在线阅读书名: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目录预览:第一卷南云国第1章穿越成土豪家主第一卷南云国第2章遇上一只美少年第一卷南云国第3章九重混沌亭气息第一卷南云国第1章穿越成土豪家主紫月国国都,紫都郊外。“嘭!”一个金灿灿的身体,如同破麻布一般被丢到了城外的乱葬岗上。“哑……”几声大叫,尸鸦被惊得飞起,不详的黑羽从空中飘落而下。尸骨叠加,腐烂的味道,周围的空气无比的阴冷浑浊。“堂堂慕家家主,竟然被人抛尸乱葬岗,真是可怜啊!”“可不是吗?这样废材又恶俗的女人,竟然还敢肖想七皇

  • 【天才萌宝鬼医娘亲】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天才萌宝鬼医娘亲】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天才萌宝鬼医娘亲目录预览:第1章小鬼,马车里有人吗第2章你对我做了什么第3章我心好痛第1章小鬼,马车里有人吗颜芷枫被人粗鲁地扯到地上,她瞬间从昏睡中醒过来,一睁眼,迎来便是一脚。“贱人!”男人的脚踹在她的胸口上,颜芷枫痛呼一声,后背撞到地面,脸色霎白。“王……王爷,妾身做错了什么……”话未说完,便被秦景轩打断:“本王出征半年,你肚子里的野种哪里来的?”他弯腰,捏住她的下巴,目光凌厉地盯着她。帐篷里的烛光摇曳,秦景轩的脸晦暗不明,在阴影中显得尤其狰

  • 【厉少的宝贝宠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厉少的宝贝宠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厉少的宝贝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蚀骨宠爱第2章我还真有一个孩子,你在意吗第3章我要结婚了第1章蚀骨宠爱欧式复古的壁灯,散发出暖黄色的灯光,床上,紧紧相拥的一双人影,似交颈鸳鸯,抵死缠绵。“聿寒……”女子低软的声音轻唤,如一汪春水!“今天是第100天,我们交易的最后一天,你如果想要的话,就尽兴吧!”男人没有说话,以吻封唇!下一刻,他铺天盖地的气势将女人压在宽大的床上。房间里,黑胶唱片刻下最后一个音节……安静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厉聿寒睁开眼,看着身边眉目如

  • 【总裁的第一宠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的第一宠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总裁的第一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西裤上的牛奶渍第2章我喜欢怀旧第3章不会是怀孕了吧第1章西裤上的牛奶渍回南城的飞机上,念凉凉依然有些恍惚。手中无聊翻看着飞机上的娱乐杂志,上面一张张都贴满了念雨薇的订婚照片。精致的眉眼,幸福的笑。她身边站着的似乎是一个高富帅?念凉凉扫了一眼就失了兴趣,准备将杂志合上。项链……她迅速的打开杂志,清晰看到了念雨薇脖子上那条紫色高贵的项链!混蛋!一股怒气悄然而至,她忽然觉得有些头晕,胃里也翻来覆去的难受!此时她才发现自己一天都没

  • 【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目录预览:第1章洞房花烛夜第2章爬墙第3章逛青楼第1章洞房花烛夜南陵国,盛京。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幻般朦胧,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沈碧伸手一下掀起大红盖头,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谁能告诉她眼前是怎么回事?明明就是她准备结束自己老处女生涯的最后一刻,为嘛在浴室准备和美男啪啪啪的时候摔了一跤,就到了这个鬼地方?“小姐,姑爷没来,您不能掀盖头,喜娘说不吉利。”大丫鬟莫雪柔声劝道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目录预览: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第2章先生,求你救救我第3章查查昨晚那个女人第1章记住勾引男人的下场豪华的总统套房,柔和的暖橘色灯光。顾思思躺在大床上,浑身发热,难受的厉害。意识混沌之中,她似乎感觉有个男人。只是不管她怎么看,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样子。虽然理智有些薄弱,但顾思思却不是个随便的人,她用尽全力去推那个男人。她说话明明用了狠劲,却柔媚的不像话:“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滚开!”“是你爬上我的床

  • 【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目录预览:第1章分手专家第2章卖艺不卖身第3章这男人,幸灾乐祸吗第1章分手专家八月,江城,炎夏已至。卡西欧咖啡厅正门前。一个无论是从身材、脸蛋还是气质,看起来都堪称优质的女人站在那里,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此人正是白心果。白心果以最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白亦凡也就是她的弟弟兼合作伙伴,刚刚发过来的信息:合作对象:何岩,男,二十八岁。需求:在最快时间内搞定对他死缠烂打的二奶跟小三。看完信息,白心果将手机收了起来,抬头的瞬间,嘴角

  • 【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目录预览: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第2章心狠手辣的女子第3章你敢命令我第1章穿着婚纱追击犯人的女子“砰砰砰!”一阵混乱的枪声响彻在整个安城的上空。一辆兰博基尼加大了油门在大街上逃窜,而在它后面,竟然紧紧追着一个穿着的婚纱的妖娆女子!她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着,婚纱被她撕了个缺口出来,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带着致命的诱惑。只是那肉色的丝袜里面,微微鼓起了塞着一把寸长的军刺。似乎还是嫌裙摆碍事了一点,女人竟然又把裙摆撕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