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神武至尊》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39:09 来源:网络 []

小说:神武至尊

第1章重获新生

敞亮的屋里,少年躺在床上。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他面色惨白。手脚腕痛苦的弯曲着,显出狰狞状。

秦硕缓缓睁开眼,还未反应过来,从手腕脚腕处传来透心彻骨的疼痛。几乎是同时,一堆庞大的信息在脑海中炸开,疼得他脑仁两边都鼓了起来。

“啊。”许久,他紧绷的身子才放松下来,全身早已被汗水浸透。

“想不到穿越这种事,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了。《神武至尊》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他本是地球上一个普通人,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后就开始自主创业,只不过屡创屡挫。

在他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大一时就开始交往的女友,突然要与他分手。心情极端差的他,叫上一个好哥们去酒吧买醉。醉酒之中却看到了女友和一个富家少爷走进来,指着他就开始大骂和嘲讽。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交往六年的女友,上午分手,晚上就指着他的鼻子奚落起来。

酒精麻醉了他的神经,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提着酒瓶就冲了上去,结果当然是被十几个人摁在地上蹂躏。

他以为自己已经很衰了,没想到被自己灵魂占据的这句身子,更加惨。《神武至尊》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身为秦家家主之子,却被好友设局陷害,轻薄巨岳宗的天之骄女,结果被打成死狗一样,连手脚筋都被挑断。父亲秦南只是露出了一点敌意,就被所谓的巨岳宗长老打成重伤,几乎只剩一口气,家主之位也被夺走。

“艹!”秦硕忍不住叫出声来。这口气,能忍?

不用脑子都能想到,既然是天之骄女,又怎么会让秦硕这样一个淬体一重不到的废物去轻薄?而那巨岳宗长老竟然也相信了!秦家的人也相信了!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刘家,李家,你们到底拿出了什么东西,让那所谓的巨岳宗长老也甘愿为你们出手!”秦硕的眼中闪过寒芒。

家族刑堂中那些所谓的叔伯们鄙夷的眼光,一次次在他眼前浮现。画面一闪,又变成了浑身伤痕的父亲,正慈爱地将自己拥在怀中,眼中几乎流出了血泪。

秦硕只感觉抑制不住的怒火在心中升腾。《神武至尊》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前一世就是母亲早逝,父亲独自将他养大。常年操劳的父亲,五十岁便因突发心脏病去世。所以他对父亲怀有最高的敬意和最深的情感。这一世,父亲竟然又如此悲惨。

“小子,你放心。老哥既然占了你的身体,你之冤屈,父之屈辱,我必然一一洗刷!”

无形之中一股郁气散去,让秦硕瞬间感觉轻松了许多。

“以武为尊的世界,啧,如此精彩的大千世界,当然要好好施展一番拳脚才是。好好孕只是想修炼,也得先治好这手脚筋才行啊。”

忽地,从屋外走进一名少女来。

少女约莫十四五岁,身着灰色的朴素衣衫,墨染的青丝往后随意束成马尾,下巴微圆的瓜子脸,水灵的大眼。袖口微编隐约可见半寸冰肌。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已开始散发清幽冷香。

“凝儿...”秦硕刚想说话,已经被打断。

“吃下去。版权haohaoyun.com”少女面色冰寒,扔给秦硕一个小玉瓶,话音未落,人已经走了出去。

秦硕只能苦笑着摇摇头,目光落到胸口的玉瓶上。

这一世,能不能潇洒走一遭,就看你了!

手筋既断,他只能尽力扒开玉瓶。

“如此异香,必然超过五品丹药!”秦硕异常惊喜,能拿出这种丹药,记忆中神秘的凝儿果然非一般人!

三颗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恐怖的热量瞬间流遍全身,并且大部分集中到断裂的手腕脚腕处。

灼烧之中,秦硕诡异地感觉到那断裂的手筋脚筋正在缓缓连接。

四五个时辰过去,秦硕紧绷的牙齿慢慢松开,拳头却是缓缓紧握,一股畅快感袭来。

“啊,舒服!”

一使劲,他直接从床上跳下来。

断裂的手脚筋,已经尽皆痊愈!

并且那丹药的药效,补充了他的能量,秦硕现在只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而且他隐隐感觉,三颗丹药甚至将他的肉体也进行了强化,足足比之前提升了数倍。

“说是洗筋伐髓也为不过了吧。”秦硕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这个词来。

可以说,这三颗丹药已经为他打好了修炼之道的基础。

既然手脚恢复,秦硕迫不及待开始修炼起来。

“莽牛拳,流传最广的一套淬体之术,共三十八式。若能全部学会,勤加练习,淬体完成,武者便能增加到五千斤力量。”

这个世界武道的起点便是淬体,淬体境界,武者只需要选择一门淬体之术,锻炼肉身,为后面的凝气做准备。

像莽牛拳这样的拳法淬体,只是最低级的。

让他惊讶的是,原主人虽是一个花天酒地的废物,却将这莽牛拳三十八式记得清清楚楚。

“莽牛扬蹄。”出乎意料,起手式如水到渠成一般,一气呵成。这还没完。

莽牛分鬃、莽牛对角、莽牛摆尾...

他足足打出了十八式,才停下来,大口喘着气,心中却是格外惊喜。

要知道,原来的秦硕,尽管学会了十八式,但都极为生疏,只能磕磕绊绊打出三四式。现在他竟然如此流畅地全部打了出来,着实有些怪异了。

“难道是因为灵魂融合的原因,我的灵魂力增强了,所以悟性提高了?”秦硕想来想去,也只想到这一个原因。

记忆中,这个世界里每个武者的领悟力和洞察力都是由灵魂强度所决定的。

而秦硕在大学中学习的,就是物理工程系。严谨的物理实验和精密的数据分析,让他培养了敏锐的洞察力和高速运转的脑子。想不到自己灵魂穿越,竟然将这等优势也带了过来。

“有了这等优势。去掉这废物少爷的名头就简单很多了。”

秦硕不知道自己的灵魂到底有多强。但他隐隐觉得,凭借强大的灵魂,修炼进境会加快许多。

“老狗们,都给我等着。你们加在我身上的屈辱,对我父亲的所作所为,我必然加倍奉还!”

小院中,凭借着丹药残余的能量,秦硕直接将莽牛拳打到第三十五式,只剩下传言别有玄妙的最后三式。

“这淬体当真神奇。我穿越之前,这具身体顶多一千斤力量,现在,起码拥有了三千斤力量。嘿,先去找那群老狗要个说法。”秦硕嘴角扯起冷笑。

家族那群所谓的长老们,秦硕可不想让他们如愿。之前那个废物少爷察觉不到,但秦硕一分析就看出了其中猫腻。

明显是家族长老联合另外两大家族,妄图夺取秦家家主之位。

而那主要参与者,就是秦硕以前最好的两名兄弟,也是刘李两家的少爷,刘兴和李源。

“内奸外贼,联合设局。这么明显,还瞒不过我!”

第2章刑罚堂上

“秦南,你们父子俩,先后冒犯巨岳宗,是想将我秦家送进火坑么!”

秦家刑罚堂上,秦家大长老和二长老,联袂坐在家主应该坐的位置上。而原本的家主秦南,却被压着跪在堂下。

在左侧上堂处,还坐着一位身着华服的少女和一位老者。少女玲珑曼妙的身段已经透出几分成熟的诱惑,直引得一众秦家少年瞪直了眼。老者则是满脸威严,冷漠中透出浓浓的不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不少人敬畏地望过去,这可青玄国五大宗门之一的巨岳宗长老和小姐,都是他们必须仰望的存在。

“我儿虽浪荡,但绝不会不知轻重作出此等事!”秦南字字铿锵。尽管修为不在,但气势丝毫不弱。

这一刻,他作为父亲,必须站出来为秦硕正名,即便不要这把老骨头,也不能任由这顶帽子扣下来。

“那你是说我家小姐主动勾引那个废物不成?”老者突然开口,震得秦南吐出一大口血来。

“呵呵,所谓巨岳宗。就只会行这等猪狗不如之事!”

忽然传来清朗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秦硕嘴角噙着冷笑,拾级而上,踏入堂中来。

不少人望见秦硕手脚俱全的出现,脸上现出愕然之色。

“这个废物不是手脚都断了吗?怎么会这么快恢复了...”

“那又如何?他差点犯下弥天大祸,容姑娘没有直接杀了他就很不错了。现在竟然还敢回来,真是不知羞耻。”

众人中,一位白袍少年,浑身突然迸发出强大的气息,直直朝着秦硕而去。他就是现在秦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秦云,也是所有秦家后辈的领军人物。上一届族会,凭借淬体四重,打败所有后辈,夺得第一。

众多秦家后辈,望着白衣秦云,露出崇敬之色。

“废物!胆大包天,竟敢骚扰到巨岳宗容姑娘头上去,还不速速跪下道歉!”秦云呵斥道,同时不忘瞥了一眼上方坐着的容姑娘。凭借他的威信,他不信秦硕敢违逆他。

“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以为我们高傲的巨岳宗小姐能看上你这等庸才?秦云,醒醒吧!”秦硕毫不客气地嘲道。在两世为人的他面前,秦云还是太嫩了。

秦硕的反应直接让所有人呆住了。这还是那个只会花天酒地的闻名柳林城的懦弱少爷?

“小杂种,你找死!”秦云瞬间暴怒,双脚一跺已经冲出。

所有人都怜悯地望向秦硕,尽管秦硕让他们眼前一亮,但在大公子出手之下,秦硕没有任何机会活下来。

秦南也面色大变,就要拨开秦硕,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止住了。

“父亲,别担心,你且看着罢。”

秦硕猛然转过头,面对秦云。只见他忽地往右撤出半步,躲过秦云的攻击,右脚上前,拳头夹着巨力轰到秦云右肩之上。后者直接吐血倒飞出去,狠狠砸到地上。

哗!

众人一片哗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的大公子,秦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竟然就这样败了!

“口口声声说别人废物,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废物!”秦硕的声音仿佛巨锤一般狠狠击打在众人心头。

大长老面色大变,瞬间出现在秦云身旁,“云儿!”

“家族刑罚堂上,公然对自己的兄长下如此狠手!秦硕,你可知罪!”二长老充满杀意的声音直指秦硕。

秦硕扶着秦南,嘲道:“嘿,只允许那秦云动我,我还不能反抗不成?二长老,你要教导所有秦家子弟当懦夫吗!”

“你...”二长老就像吃了土一般,面色格外难看。

“逆子!你眼中可还有秦家,可还有我们这些家族长辈!”大长老扶起秦云,凌厉的目光射向秦硕。

“没有。”秦硕毫不犹豫地说道,望着众人吃了屎一样的脸色,露出嘲讽的笑容。

这样的秦家,还谈什么归属感,更何况他早已不是原来的秦硕。他能够接受秦南这个父亲,不代表他认可这个所谓的家族。

“你...”大长老双目瞪大,指着秦硕的手都在颤抖。

“本事不大,油嘴滑舌倒是有一套,这就是你们秦家子弟么?秦长老,我本来看在秦风的面子上,才特意提前来秦家招收弟子。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巨岳宗不会再吸收任何秦家子弟,望你记牢。”坐在上方的柳容终于开口了。至始至终她就像局外人一般,冷眼看着发生的一切。

大长老三人脸色瞬间垮下来,刚想出言,却被柳容抬手打断:“柳叔,咱们走吧。”

一股绝望的情绪在秦家所有人心间升起。失去了进入巨岳宗的机会,他们秦家只会越来越衰败。到时候,偌大秦家,都要成为别人家的家下奴仆。那另外虎视眈眈地刘李两家,是不会任由秦家苟活的。

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就是秦硕!

“畜生!看看你干的好事!”大长老气火攻心,他甚至想直接拍死秦硕。

其余秦家子弟也怨恨地望过来。这一刻,秦硕已然成为了他们所有人的敌人。

“呵呵。”一声轻笑让所有人怔住了,连已经走到门口的柳容也停下脚步。

她偏过头,冷冷的目光射向秦硕:“你笑什么?”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压力朝秦硕涌去。

然而,感受到压力的秦硕,不仅没有退缩,脸上的嘲讽之色反而更甚。

“我笑偌大秦家,这么多年轻后辈,竟毫无尊辱之心,被人踩到头上还不知道反抗!我笑堂堂巨岳宗长老,竟因公受贿,贪图小利,真是堕了巨岳宗五大宗门之一的名头!我笑你们这些所谓的天才,目空一切,自以为掌控他人生死,却不知自己实际上一无是处,狗屁不如!”

一连三笑,铿锵有力,狠狠冲击着众人心房。

这一刻,再无人嘲笑秦硕废物,反而生出一股自惭形秽之感来。与秦硕相比,一边气息萎靡,精神低落的秦云,更像是一个小丑。

柳容也怔住了,望向秦硕的眼神终于出现了波动。但很快,这份波动就被她扫除得一干二净。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堂堂巨岳宗小姐,青玄国年轻一代的领袖人物,谁人见她不是趋之若鹜、阿谀奉承,今天竟然被一个淬体一重的废物指着鼻子教训?

“说得真好听,但是有什么用?我就是天才,我就是掌控你们的生死。像你这种废物,我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你奈我何!”说到最后,柳容的声音越发尖锐,浑身强大的气息喷薄而出,毫不掩饰。

离得稍近的秦家子弟,直接被逼得连连后退,不敢掠其锋芒。眼前这位少女,竟然已经是凝气境,甚至那家族三大长老,都比不上她!

旁人尚且承受不住,威压中心的秦硕感受更是强烈,他甚至听到了全身骨骼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他全身紧绷,牙齿咬得咯嘣响,牙龈已经渗出了血,五官在强烈的挤压下已然变形。

但他不愿屈服,他不允许自己向这样一个女人下跪!

“辱...人...者,人...恒...辱之!”他强忍着压力,吐出几个字来。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仿佛天雷炸响,落在柳容心间,让她莫名震撼。她不明白,秦硕为何还不认输。

“够了。”一道清冷的女声忽然响起,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是凝儿!”秦硕猛然抬起头,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声音。

“小姐快走!”原本冷眼旁观的柳雄,面色剧变。这小小的秦家,怎么会有此等强者!

他直接掳起柳容,闪出门去。

大堂内,所有人都怔住了......

第3章送上门来

秦硕的小院外,两名华服少年带着数十人,浩浩荡荡地走过来,从服饰看来,正是刘李两家之人。而那领头的,就是刘兴和李源。

路旁,不少人露出怜悯之色。他们不知道秦家刑罚堂上的事,他们只知道,那个废物少爷,这次估计要死透了。

“可怜啊,那秦硕再废物也不会混账到巨岳宗小姐头上去吧...”

“唉,这明显是阳谋啊。所有人都知道他没有干这事,但人家需要跟你解释?一句话,要你命都没关系。”

“那刘李两家也是肯出血,不知拿出什么宝贝,才能请那巨岳宗长老出手啊。”

“谁知道呢,算了,别说了,到时候引火上身...”

刘兴两人走到门口停下,冷笑道:“先有刘放大哥在宗内好言好语献上宝贝打好关系,后有咱们拿出那等宝物,才能让那长老出手一次。这一次,必须成功除掉秦家!”

身后所有护卫都露出嘲讽的笑容,在秦家大长老登上家主之位时,就是他们两家瓜分秦家之时。

“若是这废物没死透,咱们送他一程。走,进去!”李源冷笑着,率先踏出一步。

可还没等他走到门口,那院门竟自己开了。开门的人是凝儿。

顿时,所有人后退半步,脸上闪过一丝惧意。这个少女,可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存在,基本无人敢惹。

“我的两位好兄弟,既然来了,还不快进来。”忽然从院内传来清朗的声音。

落入刘兴和李源耳中,让他们瞬间变色。听起来,那个废物像是好好的。

怎么可能?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升起一股不安来。只是马上又狠下心去,带这么多人,就是为了彻底杀了那小子。

秦硕坐在石凳上,嘴角扯起冷笑,望向两人进来的方向,眼中杀意凛然。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走进院内,看到完好无损,正微笑着看着他们的秦硕,刘兴和李源直接瞪大了眼睛。如此模样,哪像是手脚筋尽断的人?

“我的两位好兄弟,来看大哥,不知有没有带点天材地宝来,让大哥我补补身子啊。”秦硕也不起身,望着两人冷笑道。

他的感知比起之前足足强大的数十倍。李源两人还在数十步外,那浓浓的杀意就让秦硕察觉到了。

“你!”刘兴双目瞪大,手指着秦硕,嘴唇都在哆嗦。

李源同样面色大变,不过他马上按下刘兴的手,脸上堆起笑容来。“硕哥,你的手脚,都好了?”

秦硕早有了定计,淡淡道:“是啊,容姑娘知道误会我了,所以几个时辰前刚刚来这儿,给了我一瓶疗伤丹。我吃下一颗,不到两个时辰,腿脚就全好了,身体素质也比以前强了不少。那莽牛拳我都学到第三十五式了。”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秦硕面无表情。李源两人却早已双腿发抖,身子止不住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刘兴只觉一阵恐惧涌上心头,那位容姑娘,非得把他们千刀万剐不可。

“你胡说!明明是你想要轻薄容姑娘!竟然编出这等谎言来,真是找死!给我上!”李源忽然大叫。身后十几人立即冲出,气势汹汹朝秦硕而去。

望着几人,秦硕嘴角扯出不屑。若是没死前,这些奴才他一个也打不过,但现在嘛...

“竟然要对我这个大哥出手,你们胆子可真是大了!”出声之间,秦硕朝前踏出两步,迎上十几人。

“莽牛抬蹄!”双臂猛然抬起,以极快速度轰向两人胸口。

噗!

鲜血喷涌!两人直接倒飞出去,眼中止不住的惊骇。这个闻名柳林城的废物少爷,竟然直接轰断了他们的双臂。

“莽牛分鬃!”秦硕双拳未收,猛然向外打开,又撞在另外两人胸膛,后者倒飞出去,在地上滑出去好远。

一旁李源和刘兴两人早已看呆。

这个废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秦硕可不容他们喘息,双脚一跺,如一头莽牛般冲进人群中。

“呼!畅快!”他忍不住叫出声。

地上躺着十几个哀嚎的小厮,挣扎着往后退去,惊恐的目光落到秦硕身上。

“现在,只剩你们两个了。”秦硕淡笑着,朝两人走过去。

刘兴哆嗦着开口,“你...你想干什么!我们可是李家和刘家少爷,你...你不要乱来!”

“我的好兄弟,来也不带点补品什么的,还要叫手下杀我。没把我整死,你们是不是很失望啊?”秦硕转着手腕,淡淡说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刘兴话没说完,秦硕已经到了身前。

“我就不信了!”刘兴也狠下心来,一拳轰出。凭他淬体三重三千斤的力道,还敌不过秦硕这个废物不成?

哪想一股不可阻挡的巨力从拳头上传来,轰得他气血翻腾。还没反应过来,秦硕的右腿已到,狠狠膝盖狠狠顶在了他胸口,直接踢断了他的肋骨。

“现在拿出点东西来,兴许大哥我心情好,放你们走,不然...”秦硕声音淡然,脚上却是使上了劲,一回头,让李源硬生生停下了脚步。

“没...有!”刘兴艰难吐出两个字。

秦硕面色不变,脚下力道加大几分,“有没有?”

所有人望着将刘兴踩在脚下的秦朔,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来。

“啊啊啊啊啊!秦...朔,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刘兴怨毒的声音甚至传到了院外的街上,引来不少人注目。

秦硕脚上一使劲,再次响起骨裂之声,“我问你有没有,你就这么跟大哥说话的?”

“停!”李源再也看不下去了,额头上早已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他右手伸进怀中,掏出两个小玉瓶来,扔给秦硕,“这是两枚牛魔锻体丸,你放我们走。”

秦硕眼睛瞬间亮起来。牛魔锻体丸,每一颗都价值两万两黄金。可以辅助武者淬体,提升肉体力量。虽然比不上凝儿那三颗丹药,但也很珍贵了。在这小小的柳林城中,每出现一颗,都会遭到三大家族的疯抢。想不到这李源身上竟然有两颗。

“啧啧,不愧是李家少爷,果然财大气粗。”秦硕冷笑道,脚下突然发力,直接将那刘兴踢飞出去,狠狠砸到墙上。同时朝着李源冲过去。

“你说了放我们走的!”李源面色大变,没想到秦硕突然出手,只能匆忙抵挡。

然而,连秦云都挡不住秦硕,李源又如何能逃得过,直接被秦硕一拳轰在胸膛,吐血倒飞出去。

望着走近的秦硕,刘兴和李源两人终于恐惧起来,秦硕那冰冷地气息在提醒他们,这次,他真的要下杀手了!

“不...不...你不能杀我们!否则你秦家,必然覆灭!”刘兴惊叫道,挣扎着后退。

秦硕不为所动,双脚一跺朝两人冲过去。

眼看拳头就要轰碎两人的头颅,却被一道掌影给挡了下来。“唉,让他们走吧。”

两人眼见逃过一劫,大喜过望,连滚带爬地往门外爬去。

秦硕面色冷然,却是没有再出手,反而转过身,望向石桌旁的老人。

第4章太上长老的馈赠

冷冷盯着老者,秦硕没有出声,记忆里却是搜索起关于他的记忆来。

“孩子,你估计不知道我。我是秦家的太上长老。”老者缓缓开口,不怒自威,坐在那里虽然没有动作,却带给秦硕极大的压力。

望见秦硕面不改色,老者不由赞叹地点点头,“你很不错。”秦硕手段之果决、狠辣,完全不似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让他看到了希望。

“他们俩死了,三大家族之间就真的没有办法调和了。到时候面对两家的围攻,秦家很难坚持下来。”

“那又如何?三位长老不是决心将我父亲逐出秦家?”秦硕毫不客气地回到,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这老家伙,之前秦硕被废,秦南被废,在刑罚堂上被审判时,没见他出来,现在反而跳出来,想要劝诫自己,岂不是想得太美了。

对于刘兴和李源这样的潜在威胁,秦硕不介意提前彻底解决掉。虽然现在他的实力比不上这个老家伙,但秦硕可不会认怂。

对于秦硕的反应,老者也只能苦笑,他没想到秦硕想得如此透彻。他已经对秦硕下了判断,此子无法收服。

“你不想一想,你父亲可是我的亲生儿子,当年同样是秦家后背中最惊艳之人,我又怎会让他就这般废掉?”老者的气息忽然变得冰冷起来,“这次揪出了家族中的内奸,我会将其彻底废掉,而你父亲,依旧是家主。三长老会辅助他的。”

瞬间,秦硕只觉得背后一股寒意升起。这老家伙,可真是狠心,甘愿拿家主来冒险,可以说是相当能隐忍了。

两人交流间,秦南突然从屋里走出来,向老者跪了下来,“多谢父亲赠药,秦南治家不力,望父亲责罚。”让秦硕意想不到的是,父亲身上的伤竟然已经好了大半。

这倒让秦硕对老者的戒心降低了不少,不过在心中依旧抵触。他没法接受这样一个爷爷。

望见秦硕一动不动,老者苦笑道:“也罢,你只要相信我就行了。”秦南同样面露苦色,摇了摇头,他不想要求现在的秦硕。对于突然觉醒的儿子,他现在心中只有欢喜。

......

接下来三天,秦家内部进行了大洗牌,原来的大长老和二长老直接被太上长老震断了经脉,沦为真正的废人,这也让秦硕感叹老家伙出手之凌厉,因为两人可同样是他的儿子啊,就,这般废了。

秦南再次成为了秦家家主,由原来的三长老辅佐他。除此之外,还有一批护卫被处理,或赶出秦家,或被废掉。而太上长老更是亲自到刘李两家讨要说法,硬生生逼得两家拿出巨大补偿来才罢休。

柳林城三大家族的风波很快平息下去,也让所有人见识到了秦家的力量。他们这才想起来,那秦家还有一个隐藏的老家伙。在后辈成长起来之前,刘李两家没有任何机会再对秦家动手。

更让所有人惊讶的是,那原本被挑断手脚筋的废物少爷秦硕,竟然觉醒了,不仅将刘兴和李源两人打得像死狗,而且连秦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秦云也败在他手中。从原来柳林城最废物的少爷,一跃成为柳林城最具天赋之人。这番变故可以说是相当骇人了。

“哼!狗屁年轻一代第一人,只不过打败了秦云那个废物罢了,等到秦风大哥回来,肯定能把秦硕按在地上打。”

“就是!那刘家刘放,也拜入了巨岳宗。到时候,看秦硕那个废物还怎么嚣张。”

“还有那李源的姐姐,进入五大宗门之一的静思宗已经有一年整,现在肯定进入凝气境了。到时候肯定会为他弟弟李源报仇的。”

秦家演武场,几个人聚集在一起,低声讨论着。他们都是大长老和二长老的后辈,对秦硕恨之入骨,却不敢表现出来。几人讨论着,兴致越来越高,没发现秦硕已经走近。

嗤。

这几个小崽子,倒是一点家族荣辱感也没有,还妄想着外人来教训他。秦硕自然听到了几人的话,但对于他们口中的几人,没有一点惧意。

秦硕淡淡说道:“不想死的话,就闭上嘴。”直接震得几人哑口无言,动也不敢动。秦硕只要一拳,就能将他们揍得半死不活。

“嘿,秦风、刘放,尽管来便是,我倒要看看,你们进入了宗门,又有怎样的长进!”转过身,秦硕冷笑着离开。

他径直走向秦家功法阁,没有受到阻拦便进入了其中。两名守阁长老望着秦硕的背影,脸上闪过异色。

对于这个家族废物少爷突然崛起的故事,他们同样很感兴趣。他们都是不参与家族事务的老一辈,只有在秦家生死存亡时才会站出来,对于那些争斗不感兴趣。但对于秦硕这样的天才后辈,很上心。

踏进功法阁,秦硕直接朝最里面走去,而太上长老已经在等着他。

望着秦硕,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秦硕点点头,等待他的下文。

“你的身体,应该是经过了灵丹妙药的改造,对不对?”太上长老打量了秦硕一会儿,摸着胡子说道。“凭你现在的肉体强度,直接凝气也不是不可以。”

秦硕眉头一皱,没有说话。据他所知,一般武者都是达到淬体六重,才会凝气。

“之所以要到淬体六重,是因为一般武者淬体达到六千斤力量,肉体强度才能成长到可以支撑他们进行凝气的地步。否则,经脉韧性和强度不够,会在凝气时直接爆体而亡。”太上长老解释道。“虽然你现在已经具备了凝气的条件,但我建议你,尽量晚点凝气。在淬体境界,将力量进一步提升。”

说着他拿出一个檀木盒来,放到秦硕面前,“这是我年轻时所得一卷功法名为九天引灵决,本身只是玄阶中品,但也是秦家品级最高的了。等你淬体差不多之后,可以选择学习它来凝气。这样不会让你修炼伊始就落后别人太多。除此之外,我还有一物赠与你,等你离开秦家时,再来这里寻我。”

“为什么给我而不是那秦风?”秦硕虽然惊喜,却没有贸然接受。现在看来,这老家伙肯定有求于他,只是暂时藏着不说罢了。

老者仿佛料到秦硕会问,忽然换上了别有深意的笑容,“他的天赋不如你,这辈子最多也就是冲穴境了。而你不一样,你还有无限可能。至于我的要求,如果你有朝一日实力达到,我自然会说;你要是无法成长到那一步,我说了也是白说,说不定让你白送了性命。”

这话听得秦硕心中一凛,却没有继续发问。他对着老者轻鞠一躬,带着功法退出功法阁去。

殊不知老者望着秦硕的背影,发出了微不可察的喃喃声:“那个女人的孩子,又怎么会简单呢?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神武至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神武至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索要彩礼不一定是买卖婚姻,彩礼也并非一定就是高彩礼,请勿一棒子打死

    把彩礼和买卖婚姻等同起来太过草率了根据网上的资料显示,关于农村彩礼,有人总结说:“中国的高彩礼在甘肃,甘肃的高彩礼在平凉,平凉的高彩礼在泾川”。当然这样的说法是缺乏统计学依据,多半是出于当地人的互相调侃。但即使是如此,泾川县平均20万左右的彩礼也的确让很多人“谈妻色变”,高彩礼既让部分人恐婚,也让部分咬牙结婚的家庭陷入了沉重的债务负担之中。农村婚嫁彩礼节节攀高这是一个复杂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并不是一说就行、一管就灵的。总体分析,导致农村彩礼节节攀高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物价不断上涨,人们的生活成

  • 犬舍接待完这些客户,半条命没了

    看惯了宠物交易市场的无良商家,反过来说,买家一点问题都没有吗?客户的奇葩想法经常让人哭笑不得。有人砍价时会说,“便宜点呗,实在不行你就当这窝少生了一只呗~~(拉长音)”有的说,“这次你给我便宜点,等我的狗生了小狗送你一只!”真是想象力天马行空了。我们收集了犬舍最见惯不惯的奇葩提问,看看是不是似曾相识?1.一开口价格砍掉一半“为什么你家比别人家贵这么多?”是最常见的。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的,就不再强调了。看到网上一个例子是买主最终买了便宜的,结果嫌弃狗狗不好看,折回去买那家贵的。繁殖者

  • 【华山论剑】八月预告:信息时代新思维!

    一、主题——信息时代新思维!1、信息时代之互联九剑2、信息时代之数据驱动3、信息时代之智慧运营4、信息时代之示范推广5、信息时代之全景生态二、参与QQ群:华山论剑399302424主题学习交流时间:08月19日下午4:00——5:00三、奖励1、最佳评论奖5名——精美邮票1册2、优秀创意奖、参与奖10名——精美首日封1册

  • 宋代大书法家黄庭坚的香癖

    宋代大书法家黄庭坚,号山谷道人,江西修水人,进士出身,官至国史编修。晚年不幸,于崇宁二年十一月被流放宜州。又如俗话所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当地管教者再次对他施加迫害,半年后,以罪犯不能在城内居住为名,在一个寒冷冬天将其赶到偏僻城南的一间漏雨透风的破房内,相邻的还是一家屠户,环境可谓异常恶劣。但黄庭坚坦然处之,他说:我本是农家子弟,如果不当这个进士,家里也如此贫苦。于是自己找个破床安顿下来,依旧燃起香来。两年后黄庭坚不幸病逝,黄山谷对于香文化有很深的了解,常与苏东坡以沉香为题唱和,自号香癖,有隐几香一

  • 文房清供,文人的案头之乐!

    《闲情偶寄》中曰:“是无情之物变为有情”。器存韵,人出神,我们仿佛可见古代文人于书房中赏玩清供之景,古今对话,共赏清趣。清供是放置在案头供观赏的物品摆设,主要包括各种盆景、插花、时令水果、奇石、工艺品、古玩、精美文具等等。旧时文人,喜欢在书斋摆点盆景,称之为“案头清供”。“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这清供不在乎是否名贵,一般是就地取材,有文房四宝,有花果、奇石、古玩摆件等。有道是,“案头清供是君子之心”。因为无须刻意,无须破费,心有所属,寄托于物,自有一种生活态度或情趣在其中。须知,有清

  • 十件你绝对没见过的珍藏版翡翠,极品中的极品!

    翡翠之美,美在色彩、造型、材质、雕工,它的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更是令人欣赏不已,翡翠艺术品是整个中华文明历史长河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人说,清代是中国翡翠文化发展的重要时期,那么,清代翡翠的发展经历了一个怎么样的过程,它们有什么特征呢?一起透过这十件故宫珍藏版极品翡翠来一探究竟吧!清代翡翠竹叶盆景清代翡翠盛行的开始应从乾隆皇帝说起,在那之前,人们并不了解翡翠为何物,那时的翡翠很少有人佩戴,而且加工粗糙,造型单一,所以那时的翡翠充其量是民间工艺品。清代鎏金铜嵌翡翠八方盒那时,乾隆喜欢收藏,对玉石情有独

  • 大暑来了,你知道吗?

    大暑,六月中,在伏天,天热之极。东汉刘熙在《释名》里这样解释:暑是煮,火气在下,骄阳在上,熏蒸其中为湿热,人如在蒸笼之中,气极脏,也称“龌龊热”。大暑分三候:腐草为萤,土润溽暑,大雨时行。《格物论》说:“萤是从腐草和烂竹根而化生。”亦有鬼火之称。萤火虫多在夏季水边的草根上产卵,幼虫入土化蛹,次年春天变成虫。在科学并不发达的古代,古人误以为萤火虫是由腐草本身变化而成。《礼记·月令》中言“土润溽暑”,即土壤浸润,空气湿热。“龌龊热”则令人夏不坐木,这中间的一热一湿,仿佛两头张牙舞爪的猛兽,无情地侵蚀

  • 暑期荐书 | 让孩子更加了解自己

    说出自己的感受和替孩子说出他的感受,不贴标签,往往是一次成功对话的开始。其实不只是孩子,任何沟通都是如此。♫.♪~♬..♩暑期荐书如何让孩子了解自己的感受?当孩子有情绪的时候,别着急讲道理或否定他的感受,试着感受他的情绪。比如,在超市,孩子想要一个玩具,你拒绝了。孩子大哭,而你很生气。在发脾气之前,先感受一下,他很想要玩具,但最终没办法得到的那种遗憾、失望、委屈。看到它,体会它。然后反馈给孩子:“你很想要这个玩具,妈妈不给你买,你觉得很失望,有点生气了。”由此,孩子得以分辨这种让人难受的感觉叫失

  • 玩玉人最容易患的几种“病” 看看你有吗?

    任何行业都有职业病,玉石这一行也不例外,今天就给大家总结了以下几条,来看看你中枪了吗?1、喜欢拖人入坑自己喜欢玉也就罢了,平时生活中忍不住喜欢给周边的朋友推荐和显摆,最终把朋友拉进玩玉的行列。时间久了把周边一群朋友都拖下水了。2、疑神疑鬼玉器玩久了积累经验多了,对于价格太高或者太低的都表示怀疑,价格高的怀疑商家坑人,价格便宜的怀疑东西是假的,好东西不敢买便宜东西总认为是假的。3、管不住自己的手管不住自己的手,看到好玉就想买,一买就停不下来。看到好东西总想拿起来把玩下。4、喜欢搭讪不管什么场合看到

  • 【四季小品】处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