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侯门庶女养成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43: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侯门庶女养成记

第1章 难产

在诸侯大院中,有两个声音不断的传来。网站haohaoyun.com

“夫人,使劲,使劲啊。快出来了,快出来了”。一个满脸是汗的嬷嬷在一旁说着。

“啊……。”女子艰难的叫了一声,脸上的面色有些苍白。嘴唇毫无血色。

“不好,夫人难产了”。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那个接生的产婆大叫了一声。

林嬷嬷焦急的说:“产婆,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说着就对产婆跪了下去。

产婆把她扶了起来。也是满脸的焦急:“嬷嬷不可,可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夫人大出血。只有一个办法了”。

林嬷嬷拉着她的手:“什么办法”。

“只有叫我的师傅来了”。《侯门庶女养成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林嬷嬷楞了一下,她的师傅她当然知道,就在远处给大夫人接生。可是大夫人一向不待见自己的夫人,若是现在过去——。

床上的女子叫的声音开始微弱了起来,林嬷嬷看了一眼床上的夫人,脸上满是汗,唇已经被咬的毫无血色了。看着女子越来越微弱的喘息声。林嬷嬷一咬牙。对着产婆说:“你一定要保住母子”。

产婆也点点了:“我会尽力的,你要快去开回”。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林嬷嬷没有答话,直接往外跑去。

产婆又继续接生。看着夫人的身下全部都是血,连她都忍不住别过头去,现在状况很危险了。

林嬷嬷一路使劲的跑。自己家的小姐住在别院,但是离主院还是有一定的距离。里面不断传来一阵阵的叫声。

丫鬟婆子,里里外外忙个不停。说明haohaoyun.com林嬷嬷顿时感觉心都痛了,同样是生孩子,主夫人这么多人忙前忙后,而自己家的小姐,虽然是个姨娘,但是未免也太寒碜了,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丫鬟,就一个接生婆。

“志……志……”那生产的女子不断的喊着男子的名字。

“在,我在……。”

林嬷嬷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小姐已经危在旦夕了,不能在犹豫了,一咬牙,冲了进去,直接跪了下去。

“夫人,求你救救小姐,小姐现在难产了。求求让李产婆去救她”。好好孕林嬷嬷满脸泪痕的说道。

那叫叫志的男人站了起来,他就是当家的老爷轩辕志。他一听立刻站了起来,满脸的焦急:“什么,你说雪儿难产”。

林嬷嬷使劲的点头,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刚刚产婆说了,小姐现在的状况非常的危险,只有她的师傅王产婆才能救我姨娘啊!”

那躺着床上的夫人对着身边的嬷嬷使了一个眼色,里面寒光尽显。

那个嬷嬷高傲的对着林嬷嬷说道:“现在夫人正在生产,要是把王产婆叫过去了,夫人这边出了事,你可担待的起吗”。

那躺着床上的女子很配合的大叫了一声“啊……。”

王产婆看了一眼夫人大叫道:“老爷,夫人快生了。”

轩辕志激动的说:“好好,你们一定要让母子平安。”

刚刚那个说话的嬷嬷又对轩辕志说:“老爷还是在外面等着吧,现在呆在这里与礼不合。”

轩辕志开心的点了点头,把姨娘的事情都忘到一边去了。

那嬷嬷又说道:“现在夫人要生了,把不相干的人都赶了出去。”

林嬷嬷听到有人来赶自己。立刻跪倒了地上:“求求你们,救救姨娘,求求你们。”在地上使劲的磕了几个头。额头都青了一片。

那几个妇人没有理会,直接把林嬷嬷拖了出去。

林嬷嬷大哭着,没有人理会她。天空渐渐的下起大雨了。

林嬷嬷被拖了出去。跪了下来,雨水顺着额头不停的往下流、林嬷嬷很心痛,非常的心痛,为她家的小姐心痛,小姐何尝不是名门千金。可是却义无反顾的嫁给了轩辕志,做了小妾,论身份,论地位,就算是做轩辕志的正妻都高攀了。林嬷嬷的眼泪如泉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流出。

一声婴儿声,划过天空,整个屋子里都欢声笑语,远远就听到产婆大声的说:“恭喜老爷,夫人生了个女儿。”

轩辕志高兴的说:“我要进去看看如娘。”

又听到嬷嬷说:“老爷,别急,现在里面还没干净,等下自然就都可以看到了。”

林嬷嬷听到了,也笑了一下,随即笑容立刻消失,还没站稳,就往前跑去,在门槛的时候,没有站稳,直接甩在门槛上了,林嬷嬷顿时感觉整个身子,都被巨痛占据。

那些人看到林嬷嬷摔在地上,夹杂着雨水,整个人狼狈不堪的样子,都哈哈笑了起来。

林嬷嬷忍着巨痛,爬了起来,使劲的抓着轩辕志的衣服,手不停的颤抖:“老爷,救救夫人,求求你,救救夫人。”

轩辕志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刚刚那个趾高气昂的嬷嬷啪的一下打掉林嬷嬷的手:“给我放规矩点,不要随便什么人都能碰的,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林嬷嬷咬了咬唇。她很想发火,但是现在不能,小姐正在生死关头,林嬷嬷在次跪了下来,不停的磕着头:“老爷,是奴才犯贱,求你救救小姐。”说着不停的在地上磕头,那一下一下的声音,磕在每个人的心上。满屋子的人顿时都有些动容了。

轩辕志也反应过来:“王嬷嬷准备好了没,现在去给柳姨娘接生”。

林嬷嬷顿时又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以前老爷追小姐的时候,那可是一口一个嫣然,现在张口闭口都是柳姨娘,小姐啊,你看错人了。但是现在也来不及伤感。急切的等着里面的回音。

“哎,马上就来。”王产婆在里面答应着。正准备走出去的时候。

床上的人,拉住了她的手。

王产婆微微一笑:“夫人,现在我去给柳姨娘接生。”

李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王产婆看着李夫人的笑容,心咚的一下掉进冰窖里了。王产婆一边笑着,一边慢慢挣脱李夫人的手:“柳姨娘还等着我呢?”

王产婆径直往前走去。

李夫人也不急,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你女儿还有三年的卖身契还在我这里吧!”

王产婆停住了脚步,天辰国的规矩。只要一日有卖身契在手。主人就可以随意主宰奴才的命运。若是违抗,那就相当于违反家规,会被乱棍打死的。手握紧了衣服,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你想怎么样。”

虽然她现在没有用尊称,但是李夫人现在并不想计较这个问题。

只是嘴角依旧挂着微笑。淡淡的开口:“听说马厨娘的儿子还没有嫁娶,你的女儿和他年龄相当,不如我促成这门婚事,择日嫁娶。”

王产婆心不由的被刺痛了一下,马厨娘的儿子今天快三十了。不仅痴呆,还很好色,明明什么都不懂的人,偏偏却对男女之事很上心。马厨娘平日都把他关起来,怕他出来惹事,府里的丫鬟看到他了,都避之不及,在老太爷那一代,马厨娘的夫君的爷爷曾经帮过老太爷,并且立下誓言,只有有轩辕家一天,就永远有李家的一天。而李家的夫人就是马厨娘,即使府里的丫鬟被那个傻子玷污了,也只能怪自己倒霉,给些银子打发了。要是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王产婆不由的握紧了手。随即转过身来,行了礼:“不知夫人有何吩咐”。

李夫人笑的比花还灿烂。只是要看是什么花了。对王产婆招了招手,在她耳边说道:“我要她们一尸两命。”

王产婆睁大了眼,有些难以下决心,诺诺的开口:“这……。”

李夫人微微一笑:“事成之后。你女儿的卖身契我会还给你们,另外还会给你们足够的银子会乡下养老。如果你不答应。”说着看着王产婆的目光,寒冷入骨。

王产婆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低下头说:“是,我一定不辜负夫人的厚望”。王产婆无奈的苦笑,自己有的选择吗?如果不按照她说的,自己知道了这件事,夫人也不会让自己和家人好过的。权大于天。只是这种神色被底下的头很好的掩盖住了。

“王产婆,好了没。”外面传来轩辕志的声音。

李夫人赶忙答应道:“马上就出去啦。”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王产婆。

王产婆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转过身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被林嬷嬷拉着:“快点走,我怕小姐……。”说着就拽着王产婆往前面跑去。

轩辕志想跟着一起去,却听到李夫人在里面叫:“志,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志,你在哪里。”

轩辕志不得已只能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只得往里间走去。

这边林嬷嬷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小姐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王产婆心里充满的愧疚,可是却毫无办法。只能跟着林嬷嬷往前跑。

一进门,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只看到暖儿在门外跺着脚。一看到暖儿,林嬷嬷冲了上去:“小姐现在怎么样了。”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去。

“小姐现在已经昏迷了。可能是小姐太辛苦 了。产婆已经检查了,小姐无大碍”。暖儿在一旁焦急的说着。

林嬷嬷看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只感觉心锥着痛。

第2章 出生

连忙拉了王产婆来看。王产婆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并无大碍,只是胎气不顺罢了,自己的徒弟才刚刚上手。这些事如果不是老手,是很难发现的,她们还以为是难产。王产婆刚想说无事,但是想着自己的女儿,还是咬了咬唇,目光坚定的说:“柳姨娘现在非常危险。是难产,我要做手术,也许……”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

暖儿立刻跪了下来:“王产婆一定要保佑我们小姐母子平安啊!”

王产婆目光不自在的闪躲了一下:“我尽力吧!”

听到这话林嬷嬷顿时感觉有些站不稳,好不容易扶着墙面:“请王产婆一定要救我家小姐。我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

王产婆感觉更是难过。有些生气的说道:“我都说了,我会尽力的,你们在这样下去,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暖儿扶着林嬷嬷。满脸的焦急和伤心:“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王产婆了。”

王产婆看着刚才的那个产婆说:“玉娘,替我准备好,我要针灸。”

“哎”那个产婆答应着,满脸的激动。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傅施针

产婆直接扎到她重要的部位上。

柳姨娘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王产婆有些不忍心,现在的穴位是让她全身无力的穴位。每一个穴位都疲惫了,孩子就会卡主,整个人全身无力孩子就会出不来,然后她在把婴儿杀死在肚子里。一尸两命。

继续在她身上扎着针。

柳姨娘叫的越来越大声。暖儿和林嬷嬷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们的心也揪在一起。

撕心裂肺的叫声,划过天空。

暖儿和林嬷嬷两个人都紧张的出汗了,现在怎么了,里面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只有焦急的等待。

接着,柳嫣然的声音弱了下去。由高到低差不多一个时辰了,现在的柳姨娘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身体里面的力气好像都吼出来了。

王产婆现在也是满头大汗,一方面要让柳氏无力,而另一方面她又控制卵巢,不能让小孩因为剧烈的扩张而出来,确定柳嫣然完全没力气了,最后一针扎入她的心脏。

玉娘本来看得津津有味,但是最后看着王产婆的举动,她一把拿住了她的手,虽然她没有实战经验,但是医书还是看了不少,银针扎入心脏是不得已的刺激生命的作用,这种做法很冒险,一个弄不好,反而要了命。而孕妇是绝对不可以的。因为孕妇要生孩子,要用力,如果扎入银针,会要了她们命的。

王产婆看到最后关头,玉娘却拦住她了,皱了皱眉。不由得说道:“放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玉娘看着她也怒气的说:“我才想问你,师傅,你在做什么?”

王产婆低下了头,随机脸上一片清然:“我在救人,如果你在阻拦,就别怪我不恋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

玉娘楞楞的不敢相信。这是王产婆说的话。

王产婆看她不注意,直接一阵准备刺入她的心脏,在还有一毫米的时候。心脏口已经刺入了一点,手被玉娘紧紧的握着:“师傅,你不能这么做,你这么做,她们绝对活不了了”。

王产婆冷笑道:“她现在没有力气了,她现在也活不了了”。

玉娘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师傅,你怎么可以这样”。

王产婆冷冷的说:“我要怎样,还轮不到你来管”。

还想把银针使劲的插入。玉娘握着她的手,怎样也不肯放开。

王产婆看着她大怒道:“你给我放手,从现在开始,我们不是师徒了,以后我们形同陌路。你给我滚。”

玉娘的眼泪落了下来。看着王产婆摇了摇头,大哭着跑了出去。

王产婆使劲的把银针插了进去。心脏停止了跳动。把银针拔了出来,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林嬷嬷和暖儿看着产婆哭着跑了出去,两个人都有不祥的预感。赶忙跑了进来。看着王产婆面色难看的坐在椅子上,暖儿连忙说:“王产婆,刚刚那个产婆哭着跑了出去是怎么回事,我家小姐。”

王产婆无力的笑笑:“她是伤心姨娘。姨娘现在……。”

林嬷嬷一把推开了姨娘,看着姨娘惨白的面容,大哭了起来。

暖儿也抱着柳嫣然的尸体大哭了起来。

看着她们两个人大哭了起来,王产婆感觉虚脱了一般,自己接生过无数的生命,而现在自己亲手扼杀了两条命。看着外面的大雨,王产婆苦笑着。

暖儿抱着柳姨娘的身体大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跳动。赶忙叫了林嬷嬷:“嬷嬷,好像孩子还没有死”。

林嬷嬷不可置信的把手放在肚子上面,真的感觉有生命在跳动。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找王产婆;“王产婆,好像孩子还没有死。”

“什么。”王产婆很惊讶的跑了进去。

林嬷嬷用手指着柳嫣然的肚皮。“刚刚我们在这里感觉到了,好像还有东西在跳动”。

王产婆也学着她们的样子,趴在肚皮上面,真的感觉里面还在跳动。孩子真的还没有死。难道真的是天意,可是如果救了他。自己的女儿该怎么办,如果她们不死,那牺牲的就是自己和雪儿了。看着柳姨娘那张惨白的脸,对不起,人还是自私的。

王产婆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遇到过,依我的接生经验,恐怕帮不了你们了”。

林嬷嬷和暖儿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产婆。林嬷嬷拉着王产婆的衣袖,老泪纵横的说:“现在小姐已经去了。我们只想留下唯一的血脉。”

王产婆的心也痛了,可是她不敢,她也不能拿自己女儿的未来开玩笑,如果是要她的命,或许她意气用事,哪怕豁出去也答应了,可是那是她唯一的女儿,自己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绝对不能毁了她,哪怕自己天诛地灭也不可以。摔开她的手:“恕我无能为力”。转身离开,大步的走出这里。

林嬷嬷和暖儿看着王产婆走远,直至消失不见。林嬷嬷倒在一边的椅子上。

暖儿不由的又红了眼。哭着说:“难道就让小姐肚子的孩子,这么死去吗”?

林嬷嬷眼中缤发了光芒。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

林嬷嬷直接走了进去,暖儿也坚定的跟在一边。

  林嬷嬷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暖儿,你去烧水。”

  暖儿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坚定的点点头,转头就去烧水去了。

林嬷嬷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的说道:“小姐,对不起了,我知道你会同意我这么做的。”想着就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剪开柳嫣然的肚皮,根据手感,一刀一刀都非常的小心。

林嬷嬷擦了擦汗,已经剪了一小半了。

暖儿端着开水进来的时候,睁大了眼睛,把水放在一边,眼中的泪水,如断珠的滑落。却使劲的咬着娟子。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默默的流泪。

林嬷嬷仔细的比着位置。一点一点。一个婴儿的哭声突然叫了起来。

“哇……哇……”婴儿大声的哭了起来。

林嬷嬷和暖儿都激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小的婴儿,随着这一声叫声。她们两个散发出最美的笑容。

一点一点的抱起婴儿,剪掉挤带。把她高高的举起,那一声一声的叫声,证明着婴儿的生命力,她们两个又哭又笑。这是一个生命。一个全新的生命。

把被子盖好。看着柳嫣然毫无血色苍白的面容说道:“小姐,小孩出生的,是你的孩子。我们替你保住了这个孩子,我们两个发誓。会用生命去保护这个小孩。”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王产婆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雨地里。

“娘”一个少女撑着一把花伞在雨地里叫着。

王产婆一抬头。就看到那个少女:“雪儿”王产婆双目呆滞的跑了过去。

看着王产婆快步的跑过来。

雪儿的心都揪成一团:“娘,你慢点,小心路滑。”

王产婆急急忙忙的,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一不小心踩到青苔。滑了一脚。整个人摔在地上,王产婆大叫了一声。

雪儿赶忙走 了过去,蹲了下来,一边埋怨的说:“娘,你真不小心,现在地多滑啊。你也不注意点”。

翻开她腿上的裙子,破皮了,红了一大片,还有些血。雪儿不由的又吱了两声:“娘,你看看,走,我带你去上药。下次走路看着点吗。在摔倒了改怎么办。”雪儿一边搀扶着,一边埋怨着向屋里走去。

王产婆看着自己的女儿。微微的苦笑,娘为了你,就算天打雷劈也没关系的。所有的报应都有我来受吧!

雪儿一边给王产婆上着药,一边说着老人家要注意的事情,王产婆只是听着,偶尔微笑。

王产婆看着她突然说:“雪儿,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雪儿愣了一下:“娘,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啊!”

王产婆敛下眉,故作轻松的说:“可能是娘老了,想要回家过过乡下的生活。雪儿想跟娘回去吗?”

雪儿握着王产婆的手,使劲的点点头:“雪儿只有娘,娘去哪里,雪儿就去哪里”。

玉娘走了进来,看到母女两个,只是了冷冷的看了一眼,就走了出去。

雪儿连忙叫道:“徐阿姨……徐……。”在看,人已经走了。不解的问:“娘,今天徐阿姨是怎么了”。

第3章 欺压

  王产婆不由的苦笑,自己比徐玉娘大十多岁。自己三十岁才有了雪儿这一个女儿。谁知道刚生女儿没两年雪儿的爹就去世了,还好自己一直以接生为生,倒也不是很愁。在雪儿五岁的时候带她来京城玩玩,谁知道正碰上落难的徐玉娘。她为了找夫君来都到京城,可是却了无音讯。做了几年的散工。

   也就这两年才想通,要跟着自己学接生,自己想想也好。就叫她看药材,她自己平日也爱看书。就在今日,突然说轩辕家的夫人要生了,自己把玉娘也带过去看看。

  谁知道是两位夫人要生,就把玉娘叫了过去。谁知道却发生下面的一幕。自己本来也是想着雪儿也十岁了,签个三年的卖身契,十三岁了,离及第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学学大户人家,到时候无论嫁给谁,也不会被人小看了去。谁知道这竟然是她们威胁自己的筹码。而这一切又刚好被玉娘看到了。

摸了摸雪儿的头发。慈祥的说:“雪儿,现在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

雪儿惊呼了一声:“这么快。”

王产婆苦笑的点了点头,她害了两条生命。在这里多呆一刻都有罪恶感。

雪儿看着母亲的神色,知道肯定有什么事:“娘,可是我还有卖身契”。

王产婆微微的笑了一下:“放心吧,夫人吧,卖身契给我了,我们现在,马上就离开好不好。”

“恩恩”雪儿重重的点点头。

上好了药,王产婆就去找李夫人了。

“夫人,王产婆来了。”钱嬷嬷在一旁汇报着。

李夫人绽放出一个笑容,她来找自己,看来事情办成了:“让她进来吧!”

钱嬷嬷也跟着开心起来,看夫人的样子,有好事发生了。

王产婆走了进来,低着头:“夫人,事情办好了,一尸两命。”

李夫人露出一个笑容:“王产婆想要什么赏赐啊!”

王产婆依旧低着头:“就按照夫人开始答应奴才的就好了。”

钱嬷嬷在一旁尖锐的说着:“夫人给你赏赐,你别不知好歹哦!”

李夫人摆了摆手:“钱嬷嬷,不要那么凶吗?把人都吓到了。”

“是”钱嬷嬷笑着站在一边。

李夫人心情大好的说:“把里面的小盒子拿出来。”

钱嬷嬷拿出来,递给李夫人。

李夫人直接从里面抽出来,拿给钱嬷嬷,把这个给她,王产婆激动的结果来。心情万分忐忑,又从里面拿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钱嬷嬷看了一眼没有立刻接。反而说:“夫人,这个是不是太多了”。

李夫人淡淡一笑:“给她吧,一千两虽然多,但是少了这么个人,还是很值得的”。

钱嬷嬷笑着把钱递给王产婆了,王产婆谢着拿下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李夫人一双眼睛看着王产婆皆是洞明的样子。

王产婆不卑不亢的说:“现在就离开”。

李夫人淡淡的点了点头,

王产婆行了行礼。大步的离开,没有回头。雪儿早就租好了马车。看到王姨娘过来了,叫了一声,两个人上了马车。只是看着这侯门。王产婆突然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雪儿又叫了一声:“娘,快点上车啊”。

王产婆不由的苦笑一声。为了自己的女儿,就算入十八层地狱,也要去做。柳姨娘孩子,来生我原作牛做马。安息吧!~

马车缓缓的前行。雪儿缓缓的说:“娘,我们现在要回家吗?”

王产婆笑着说:“雪儿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我们走到哪里玩到哪里好嘛。”

“好啊,娘,你太好了。”

林嬷嬷和暖儿把小婴儿梳洗干净了,在用一块干净的布擦干净了身上。走出门。彩虹万丈,好像要照进了屋里。

林嬷嬷和暖儿激动的抱着怀中的婴儿。那婴儿好像感受到了彩虹的光芒也呵呵的笑了起来。

林嬷嬷逗弄了一下小孩,小女孩把手伸了出来,好像要把彩虹握在手中。

林嬷嬷和暖儿对看了一眼。两个人的眼中都是很坚定的神色。这是她们小姐唯一留下来的。她们一定会尽全力去保护好小小姐长大。

两个人到了下午抱着小孩去了主院。

一进门,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两个人跪了下来:“拜见夫人,柳姨娘刚刚生了个小姐”。

李夫人的眼中好像毒蛇一般盯着怀中的婴儿。

婴儿感受到她的目光,哇哇的哭了起来。

林嬷嬷赶忙哄着小孩。

李夫人的脑子立刻有千万种念头。难道是王产婆骗了自己,不对,她没那么大胆子。可是如果不是她,难道是她的徒弟玉娘?可是她知道玉娘还没接生过,难道这么巧,给她碰上了?无论是什么过程,无论怎样,这两个,一个一小,绝对不能留。

随即淡淡的笑着:“妹妹也生了孩子。也是个女儿,倒是和我家女儿有缘”。

话虽说的很好听,但是众人都从里面听出弄弄的火药味。

李夫人缓缓的坐了起来,把小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

林嬷嬷有些犹豫着,不敢上前。

李夫人冷冷的一笑:“我这个当家主母,要看一下姨娘生的孩子,都看不了吗”?

钱嬷嬷走了上去:“夫人那里的话,姨娘相当于妾,也就是半个奴才。您说的话,她们那里不听。”说完走了上去,对着林嬷嬷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不过是个奴才。竟然还是个不听话的奴才。”

说着把孩子一把枪了过去,给李夫人饱了过去。

李夫人抱着小孩,看着她精致的五官,还有一双很有灵气的眼睛,看到这张脸,这双眼像极了柳姨娘,手指不由的用力的划过婴儿的脸庞,隐隐的有血痕出现。

婴儿被巨大的疼痛绕乱,大声的哭了起来。

林嬷嬷看到婴儿哭了,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求夫人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一个婴儿计较,婴儿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她刚刚失去娘亲,求求夫人,就绕了这个小婴儿把。”

“什么。”李夫人的眼神立刻绽开光芒。

林嬷嬷还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我家小——是柳姨娘刚刚已经去世了。”

李夫人的脸上绽放一个笑容,随即又阴阳怪气的说:“妹妹真是命薄啊,刚生了女儿,就去世了,没有办法享受天伦之乐。”

林嬷嬷含泪说:“柳姨娘不是生了小姐去世的。是已经去世了,我们听到有小孩的动静,就拿了剪刀,划开柳姨娘的肚皮,把小孩取出来的”。说到这里林嬷嬷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得已要告诉李夫人,她只希望不把小小姐当回事。这样就不会针对小小姐了。这样,以后的日子,才不会那么难过了。

李夫人睁大了眼睛:“什么”。既然是这样让这个小孩生下来的,我就说嘛,那个王婆子怎么敢违背我的意思,原来是在这里出了问题啊、

随即又一脸悲切的说:“妹妹好走啊。姐姐想亲自送你一程”。随即又悲悲切切的说:“那老爷知道这件事吗?”

钱嬷嬷在一旁说道:“老爷现在正在大厅,有客人。”

李夫人点点头。双眼含泪,好像多么伤心一般:“你去让人通知老爷,让她过来一趟。”

钱嬷嬷答应着出去了。

林嬷嬷闭上了眼睛,视有不忍,但是没有办法了,只有让他们不断的忽视小小姐,才能减轻对小小姐的伤害,否则这每个人暗地里多少双眼睛都得盯着小小姐。这夫人也太狠了,在临死的时候还要踩小姐一脚,让老爷看到小姐死的狼狈的样子。让他对小姐所存的一丝丝美好的幻想,都变成粉末,可是她们却毫无办法。只有忍。忍下去。

轩辕志高兴的走 了进来。走到李氏的面前,含情脉脉的说:“夫人,着急找我来有什么事?”

李氏突然双目含泪,一副娇弱扶风的样子说:“妹妹去了。夫君要不要去看看妹妹。”

“什么?”轩辕志如同晴天霹雳。去了,,竟然去了,脑海中都是柳嫣然的音容相貌,一颦一笑都那么的熟悉。

李氏看着他的神情当然知道他想什么,心里冷冷的笑,等下你的幻想将会全部的破灭。

林嬷嬷看着轩辕志的样子,突然觉得不忍心,小姐真的是这么希望的吗?真的希望轩辕志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吗?

轩辕志楞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我们去看看嫣然”。

李氏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是。夫君”。

“不,不。小姐肯定是不希望轩辕志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的,无论如何小姐曾经看到过他,小姐肯定是不愿意的”看到他们走出去了,林嬷嬷大叫一声。

“不”。随即快速的跑到别院里。使劲的抱着小姐。大声的哭了起来:“小姐,你肯定是不愿意那个负心汉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吧,嬷嬷是不是做错了,小姐,嬷嬷是不是做错了。” “不,不能让他看到小姐现在的样子。不能让他们看到。”想着就把柳嫣然抱了起来。

还没走出门,就被拦了回来。

李氏对着钱嬷嬷使了个眼色。钱嬷嬷离开叫几个婆子把林嬷嬷拉开。林嬷嬷哭着抱着柱子。

柳嫣然被放到床上。

轩辕志看着她的容貌,觉得心里有万分情感,眼泪不由的流了下来。

李氏看着他悲伤的面容,笑的更欢了,作势想去拿开她身上的被子。

林嬷嬷看着她的举动,眼泪流的更厉害了。

刚准备掀开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

李氏刚生产完,身体本来就很虚弱。现在这么一阵风吹来,只觉得好冷。钱嬷嬷一把扶住了她。

林嬷嬷看着这么大的一阵风。突然大笑起来:“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李氏被林嬷嬷的笑容激怒了,她才不信什么鬼啊神啊。又想拿开被子,突然一阵更大的风吹来。还有呜呜的声音。整个场面显得异常的诡异、

李氏差点摔跤。顿时心里有些怕了。轩辕志也有些怕了,他本身就是胆小的人。扶着李氏,灿灿的说:“夫人我们先回去吧。!就准备丧礼了吧”!

第4章 家有庶女初长成

“小姐,小姐。跑慢点,小心摔倒了。”暖儿跟在后面气踹嘘嘘的说着。

“嘘!别说话,我刚刚看到那只小乌龟爬进去了。”已经六岁的轩辕雨说道。

暖儿也开心点的笑着,林嬷嬷怕小姐无聊,就拖人从外面买了小动物回来,本来他们是买的小兔子,又怕小兔子跑丢了。就买只好养的。

“哎呦,丑八怪又出来玩啦。”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小女孩说道。她就是轩辕晴。

“哎呦,这是谁色小乌龟啊,真丑!”一个小男孩在一边说道。

轩辕雨有些生气的看着她们把小乌龟倒起来。抓住他一只腿,小乌龟一瞪一蹬的。轩辕雨感觉小乌龟很难受:“你们把他放下来啊,他很难受。”

那几个小孩又哈哈的大笑起来:“难受?一只乌龟也会难受。”

小男孩毕竟年龄小,乌龟壳又厚。小乌龟蹬了几下。蹬脱了。

小男孩大叫一声:“死乌龟,你竟然敢跑。”

轩辕雨的心里还有些庆幸:“小乌龟快点跑,不要被抓住了。”

几个小孩找了大半天。一个奴才把乌龟拿了过来,谄笑的说:“世子,小的找到了。”

那个小男孩很高兴的。看着那个奴才点点头:“你去领赏吧!”

“哎,多谢世子”。高兴的屁颠屁颠的跑去领赏。

小乌龟还在地上慢慢的爬,轩辕雨为它的命运感觉担忧起来,开始祈祷起来。

几个小孩子哈哈大笑起来:“我看天上那个玉皇大帝。还是如来佛珠来救你的小乌龟。”

那小男孩问站在旁边的欧阳晴:“晴儿你觉得怎么处置这只乌龟好”。

轩辕晴蹲下来看着小乌龟。看了一会,仔细的说:“这乌龟背着这么厚的壳不累吗?要是把壳拿下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就好了。”

几个小孩子一至同意了,高兴的欢呼。

轩辕雨大叫起来:“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么做,你们把小乌龟的壳拿下来了,它会死的。”

轩辕晴上去就是一巴掌:“你这个丑八怪。那里有你说话的份,我娘说了,你天生就是被我欺负的,你要是敢反抗我,我就可以打死你。”

暖儿早就被人拦了下来,忍不住想让前去。容嬷嬷冷冷的说:“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只不过是小孩子之前的玩玩。你要是冲出去伤了主子,我拿你试问。”

现在的轩辕雨不过是个六岁的小孩,被打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不由的大哭了起来:“呜呜。呜呜……”

几个小孩子又是一片哄笑声。

轩辕雨觉得好委屈,好委屈。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娘,,你在哪里,娘……雨儿好想你……为什么每个人都欺负雨儿。娘……

那几个小孩在使劲的砸着乌龟壳,轩辕雨大声的哭了起来:“啊——啊——不要,不要。你们不要砸小乌龟,不要啊——啊——啊。”大声的哭喊起来,可惜被几个力气大的小孩拉在一边,还对她拳打脚踢。

轩辕雨一边哭着。一边流着泪,一边喊着:“不要砸小乌龟,不要砸小乌龟……”。

暖儿在一旁实在看不过去了。不顾容嬷嬷的阻拦,直接铺了上去,把轩辕雨紧紧的抱在怀里。那些小孩子直接人小石头,有的还砸到暖儿的额头,但是暖儿一声都没吭。只是紧紧的把轩辕雨紧紧的抱在怀里。

那个小男孩还把砸掉的龟壳的小乌龟拿给轩辕雨看,在她面前晃了几下。轩辕雨看到被砸掉龟壳的小乌龟,哭的更加的厉害了。

暖儿只是紧紧的抱着她。轩辕雨只是很伤心的大哭。最后在暖儿耳边轻轻的说:“帮我把它埋了好嘛?”

暖儿含泪的点点头,擦干她的眼泪:“雨儿不哭,我会把它埋了的。”

暖儿抱着轩辕雨进了屋。哄了好久,轩辕雨才睡着。

林嬷嬷看到暖儿额头上的伤:“今天大小姐她们又欺负小姐了。”

暖儿无奈的点点头。

林嬷嬷把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扔。也忍不住的老泪纵横:“我真没用,看着她们欺负小姐,我都帮不了忙。”

暖儿在一旁也忍不住的掉眼泪:“这个不怪你。在这府里就我们两个人。要怪只能怪当时小姐选错了人。”

林嬷嬷突然笑了起来:“你看,我们哭什么,小姐长大了,如果可以嫁个好人家,以后也可以安心的过好日子。”

暖儿也扑哧一下笑了:“是啊,哭什么啊!”又看着林嬷嬷的篮子:“今天弄什么好吃的给小姐吃啊!”

林嬷嬷心情也好了起来:“我今个给小姐弄了只鸡。给小姐好好补补身子”。

暖儿也满脸欢喜的说:“有鸡哦。太好了,我也可以尝尝口福了”。

林嬷嬷嗔怒道:“贪吃鬼,这是给小姐的”。

暖儿恍然大悟的样子。推着林嬷嬷说:“快去做吧。”

林嬷嬷笑着往前走去。

两个人背对的时候,眼眶中都是泪珠。

暖儿走进屋子,看着轩辕雨的小脸上还有泪痕,暖儿对着她的眼角吻了吻。小姐都六岁了,看起来比一般的孩子要小,也是个千金小姐,可是平日里吃的连大小姐身边丫鬟的饭菜都比不上,连最差的仆人都比小姐的饭菜好。还要被大小姐她们一年四季的欺负,捉弄。小姐啊。是暖儿太没用了,让小姐受这样的委屈。

轩辕雨睁开眼睛看着暖儿,目光有些不解,好像似懂非懂的样子:“姐姐,你怎么哭了啊!”私下雨儿都叫她姐姐的。

暖儿微微一笑:“没事,你醒了啊。感觉身上还痛吗?”

轩辕雨摇摇头。把暖儿脸上的泪珠擦掉:“姐姐不哭,雨儿以后会保护你们的”。

“恩,我相信会有那一天的”暖儿一边笑着,一边给轩辕雨穿衣服。

“今天林嬷嬷煮了鸡汤哦。”

轩辕雨一听双眼放光:“真的哦,那我要穿快一点。”

暖儿一边答应着,眼泪却不断的往外涌。那个大家小姐会因为喝点鸡汤,会激动的,小姐真的是太委屈她了。

给轩辕雨扎了一个小辫子。整个人看起来看非常的可爱,她完全继承了小姐的美貌。五官精致的如同一件美得让人不敢窥视的工艺品,扎好了小辫子,转了一个圈,暖儿和轩辕雨共同的点点头。“喝鸡汤。”

坐在桌子上,炖了一小锅的鸡汤。给轩辕雨盛了一碗。而林嬷嬷和暖儿却没有动。

轩辕雨一边吃鸡汤一边点头。可是突然发现暖儿和林嬷嬷只看着自己。随即问道:“您们怎么不吃啊。”

暖儿和林嬷嬷很有默契的回答:“我们都吃了。我们都不饿。”

轩辕雨低下了头。她知道,她们都是舍不得吃,把所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留给自己,想到这里轩辕雨的眼眶里已经有泪水了。

拿起碗来,准备盛鸡汤。林嬷嬷把碗接过去了,笑着说:“小姐还要吃吗?把碗里的吃完,在盛下一碗好吗?”

轩辕雨摇摇头。林嬷嬷宠溺的叹口气,又盛了一碗放在轩辕雨的面前,轩辕雨直接把它推到暖儿的面前,看着林嬷嬷说:“还要盛一碗”。

林嬷嬷和暖儿对看了一眼。都明白了,小姐这是让他们吃,她们还想说什么。轩辕雨没有在说话了,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一顿饭吃的格外的温馨。一碗小小的鸡汤,承载着三个人的心。

轩辕雨很少在出门了,她怕遇到哪些人。但是还是有人三天两头出来骂轩辕雨。

“丑八怪,丑八怪”。不是辱骂,就是讽刺的。有的时候还会拿小石头丢轩辕雨。

轩辕雨开始还是会哭,但是时间久了。只是一个人躲在房子里,默默的不出门,但是那个世子就非常的讨厌,甚至专门躲在轩辕雨的门外,大喊丑八怪,轩辕雨干脆把被子蒙起来。时间久了,看没人回应她们,小孩子也就觉得没意思了。

但是却造就了,轩辕雨非常古怪的性格,除了和林嬷嬷和暖儿说话外,外人一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算有人当然讽刺她,她也可以当听不到,而且可以做到真的听不到。

也许是过滤性的把!

“来来来,小姐许个心愿。过了今天就是八岁的生日了哦。”

轩辕雨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希望可以和林嬷嬷和暖儿永远的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呵呵,林嬷嬷和暖儿都笑了出来。

林嬷嬷略装恼怒的说:“小姐,生日愿望不可以说出来的,说出来就不灵了。”

轩辕雨一听,嘴巴长成O型了。赶紧闭上了眼睛,在许一个。

看着轩辕雨可爱的摸样,林嬷嬷和暖儿都笑了出来。

侯门庶女养成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侯门庶女养成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天域神座4章

    原标题:天域神座4章小说书名:天域神座第四章八大势力“妖兽潮!是妖兽潮!”一道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凌晨的安静,杨烈本就警觉,听到声音,几步便翻上了屋顶。遥遥望去,森月山脉方向飞腾起了一片黑压压的身影。其中有双翅丈许宽的蝙蝠,也有眸子如红晶般的乌鸦,更有一头头仰天咆哮的虎狼妖兽,漫卷如云,数量怕是有万余!杨烈握紧双拳:“到底是怎么回事?往年这个时节根本不会有妖兽攻城,为何这次如此怪异?”如此大规模的妖兽一旦发起进攻,首当其冲的就是外城!而外城之中,大半平民都没有经过任何修炼,到时候面临妖兽扑杀,必将

  • 秦先生,婚后燃情4章

    原标题:秦先生,婚后燃情4章小说:秦先生,婚后燃情第4章晚晚,你就是太善良了秦云峥闻言,微微侧头看着叶予念,素来清冷地狭眸中,迸射出明显的怒意。他声音冷得无温:“保安,把她赶出去。”“云峥,姐姐已经进来了,再让她出去,不太好吧……”叶若晚低柔地劝道。“晚晚,你就是太善良了。”他低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宠溺与无奈,“不让她走,难道要默许她顶替你的身份吗?”顶替叶若晚的身份?!苍凉和自嘲肆无忌惮地弥漫在血液之中,叶予念兀自地笑了,随即,一字一句地道:“秦云峥,你别忘了,结婚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我和你结婚

  • 绣花鞋4章

    原标题:绣花鞋4章小说名:绣花鞋第4章诡梦我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皮根本动不了,但脑子是清醒的。下意识想动弹自己的身子,却发现身子不停使唤,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眼皮下意识往上翻白眼,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但我却看不清楚。越想,我越害怕,神智也越加清晰,最后我卯足一口气,拳头一握人猛然坐了起来。喘着粗气,连忙看向房间,房间漆黑,应该是已经入夜了。探手打开灯看去,并没有什么人,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除了有些疲乏,这应该是睡多了,可刚才那压迫是怎么来的,难道是

  • 错的爱情对的你4章

    原标题:错的爱情对的你4章小说名:错的爱情对的你第4章挣扎一回到他们自己的公寓,他们就好像一个住在南极一个住在北极,醒着的时候永远都不能碰面,她只有在后半夜起来,为熟睡的他按摩腿的时候才能够偷偷看他一眼。借着月光,她将他的样子深深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他的嘴唇,他的鼻子,他的眉毛,通通都是好看至极的,而也只有在他熟睡的时候,他对她的表情才不是厌恶的。许是今天的他睡得不够熟,落嘉音正在帮他仔仔细细的按摩双腿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扯过她的身子,强行将她压他的身子下面,重重的吻上她的红唇,有思念发狂的味道。“

  • 总裁,我来偷个娃4章

    原标题:总裁,我来偷个娃4章书名:总裁,我来偷个娃第4章救场谢宅。一个小孩的白色小背心已经湿透,却还在坚持仰卧起坐,明明是一张稚嫩无比的小脸,面上却是一脸严肃的样子。直到他达到了订好的目标,才停了下来,伸出小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毛巾,擦拭自己的额间的汗珠,“管家,法语课在几点钟开始。”“小少爷,十分钟后就开始了。”小小的剑眉微微的敛了一下,“好,我马上过去。”他站了起来,却因为今天的运动量被加大,身体有一些受不了,又坐了下去。管家伸出手将他扶住,有些心痛他,“小少爷,不如今天就将法语课取消,好好”

  • 总裁大哥撩妻命4章

    原标题:总裁大哥撩妻命4章小说名称:总裁大哥撩妻命第4章不惯臭毛病“别给脸不要脸!”修然的瞬了一眼身边的赵子瑜,在这人的面前不给他的面子,那怒火可是要翻倍的。“有本事现在就来,没本事滚一边去,生气了不起吗,姐姐还伺候呢。”苏安腹诽,很有性格的白了修然一眼。“呦喝,这小野猫还挺野的嘛,哎,你不行的话,换我上试试?”“滚,朋友妻你也敢动心思,你还有没有底线?”如此有性格的小野猫,还真有些让人垂涎,可是被修然这样一声怒斥,赵子瑜也没话了,毕竟那样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好啦,你也别生气啦,野猫嘛,当然

  •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4章

    原标题: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4章小说名称: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第六章受伤,体贴男人突然举着刀向许总冲过来,面目狰狞。“跑!”我顾不上许总,转,身,奋力的往外跑,背后打斗的声音传来,我忍住回头的冲动,一个劲儿的往外跑,只有我跑出去了,才能叫人。使出跑八百米的速度,我跑到保安室里,两个保安正在里面呼呼大睡。“快醒醒,杀人了!”我尖叫着,丝毫顾不上形象,我多耽搁一秒,许总就多一分危险。两个保安被惊醒,“哪儿杀人了?怎么回事!”“停车场,有人要杀许总!”许总刚接手公司,谁不知道他。两个保安二话不说,

  • 婚牵梦萦,驭夫99计4章

    原标题:婚牵梦萦,驭夫99计4章书名:婚牵梦萦,驭夫99计第四章秦墨林沉橙一下子惊醒过来,点开,发现是一些奇怪的数字,像是账目一般排列整齐,但看起来又不像账本。她对数字最是了解了,当时大学的主修经济,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在核心发表了几张paper,学识修养已经不低。她一下子认出这是股票跌涨值,虽然它没有以图表显示不很明显,但可以看见有几笔交易明显不和情理。来不及思考这邮件来源,林沉橙顿时兴奋起来,双手翻飞在键盘上,她要找一找,这奇怪数字,到底表示了什么。林沉橙给自己大学研究数据的同学发了一封邮件,让

  • 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4章

    原标题: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4章小说书名: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第四章神秘的女人苏美莉伸出手去,露出皓白的贝齿。莫卿尘撇了她一眼迅速的收回,充耳未闻般,从侍从的托盘里取过一支盛了五分满香槟的高脚杯在手,晃动了晃动。“莫总,其实,我们公司最近有一笔生意想和EM合作,不知莫总……”苏美莉尴尬不已却不打算放弃,搭讪不行搬出了公事。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只见他轻启薄唇抿了一口薄酒,往前走去,还是没搭理她。她再次跟上去,主持人已经迎了上去:“莫总,我想介绍个人给莫总。”主持人身侧站着的女子,短发湿漉漉的,

  • 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4章

    原标题: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4章小说名: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第四章行刺安然看着面前倒下的小太监,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去。笑话,她安然长这么大,就没人敢这么暗算她!还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真是侮辱人!安然冷笑了一声,斜着眼对墨玥说道:“看来这皇宫里有的是人想杀我呢,不过是一个小太监就敢带着刀进我兰亭殿?”说罢,扬声唤道:“兰亭殿侍卫首领是谁?”首领在外间听到安然叫他,又知道墨玥还在里面,早就吓得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但是主子发话不能不答,于是便硬着头皮进去应道:“卑职在此。”安然是一转身,坐在靠在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