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总裁的私宠法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27:49 来源:网络 []

小说:总裁的私宠法则

第一章 对的男人错的女人

五星酒店窄长的走廊上奔跑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边跑还边不时的看一下手机,侧头看一下左右两侧,一扇门都没有。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这是顶楼没错,但是总统套房在哪里?”左小右倚着墙壁喘气,一面拿出手机打电话。

“聪哥哥,我已经到睿星酒店顶楼了。对,可是没有找到总统套房。嗯,总统套……”

“啊!”

左小右话还不说话,身后的墙壁突然向后一倒,她的身子立刻向后栽去。

“唔!”还没等她做任何反应,就被人揪着领口提了起来了,狠狠地压在了墙上。

原来刚刚靠的是门,不是墙。

左小右大脑刚刚做完第一个反应,胸前就被一只大手压住了。网站haohaoyun.com

轰!!

大脑里的火山轰地燃烧了。她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胸前的大掌,一张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她,居然,他,居然,把手放在她那里?!!

遇、到、流、氓了吗?!

左小右慢半拍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头顶就传来一声谑笑:“怎么?舒服的说不出话来了?”

左小右惊醒过来,一把推开胸前的手,没推开,再一推,还是没推开,只好死死地握住对方的手腕,好像那样就可以保持两个人的距离。

终于,略去所有疑惑,生气了:“放开我。”

“来都来了装什么矜持。”男人在她胸口的手一抓,扯着衬衣就把她当一个破布娃娃般往里拖,完全无视她是一个生命体。

跟电影里的变态杀人狂魔没什么两样。来自haohaoyun.com

“你,你干麻,你要干嘛?放开我,我是来找人的。”左小右故作镇定。这里是酒店最顶楼,她刚刚来来回回跑了数遍都没有一个人。她估计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而男人从头到尾对她的任何反应都无动于衷。

遇到变态了,怎么办,要怎么办。

眼看着离门越来越远,左小右心乱如麻,一边又告诉自己左小右你要自救,要冷静。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冷静,呼,冷静。

对了,刚刚、刚刚跟陈聪打电话,电话还没挂呢,或许还有机会。

左小右突然扬声高叫:“这里的门怎么都像墙一样,做得这么隐秘,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做什么违法的事?”

有这样的暗示陈聪来救她的话,就不会找不到门了。

“啊!”

还不等左小右为自己的小聪明高兴,男人一把把她贯进了浴缸里,花洒当顶淋下,转眼间她就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左小右气得抹了把脸要从浴缸里站起来,还没起一半就被人重重推了回去。

“你,变态啊!”

然而在抬眸的瞬间她还是被眼前的男人给惊艳了。

精雕玉琢的五官,剑眉入鬓,笔直的鼻梁下薄唇微扬,性感得要命。《总裁的私宠法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而那一双深邃的眼眸,此刻因某些莫名的情愫而显然分外妖娆。

现在的变态,都长这么好看?!

变态妖孽般的俊美容颜在眼前放大:“这一层楼,除非我愿意,否则没有人能上来。”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明明笑得俊美非凡,可是偏偏左小右看得不寒而栗,“所以,女人,收起你的小聪明。”

嗡!

被他发现了。

“喂,你干什么?”就在左小右一愣神的功夫牛仔裤上的腰带就被抽出来了。她立刻捂住腰口,戒备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关掉花洒一脸嘲讽地盯着她,湿透的白衬衣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身体,露出少女玲珑有致的曲线。《总裁的私宠法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领口因为一路拖曳而扯掉两颗扣子,斜到一边露出雪白小巧的肩胛,薄薄的水痕从肌肤上滑过,衬得皮肤格外晶莹剔透,似婴儿般吹弹可破。

男人的喉咙紧了紧,眼眸中隐隐有一抹腥红,仿佛被他压抑着一闪而过。

“你,你……”

男人看猎物般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左小右害怕。

“你,不要过来,你想做什么?”左小右一手抓着裤腰,一手扶着浴缸想要站起来逃走。

刚刚起身,修长的手指戳在了她精致的锁骨处,微微用力,左小右脚下一滑又摔了回去,池水飞溅。

起身,推倒,起身,推到……

明知道对方在耍自己玩,可是左小右还是不放弃。

“啧啧。”

如果不是药性让身体膨胀的太过疼痛,他肯定会继续玩下去。因为,看着那倔强的小眼神在一次次站起的希望和颠倒的失望中明明灭灭的感觉,还真有成就感。

“眼神很不错,不过游戏结束。”男人宣布。

在最后一次把她推倒后,男人不再给她起身的机会,手指以极为熟练的姿势解开了她裤扣。

“啊,啊,你干什么,变态,你干什么?”左小右胡乱地挥舞着四肢向男人打去。结果换来的是男人用她的腰带,把她的双手绑在了浴缸边上的水龙头上。

“你要恢复理智,喂,喂,你长那么好看什么女人找不到,不要做违法的事啊。喂喂!”

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劝说,男人最终只冷漠地给了她两个字。

“验货。”

“验什么货,什么……”

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扯下她的裤子,修长的手指探入纤细的两腿间。

长趋直入的刺探让她整个身体都筋挛起来,手却被禁锢着,明知道没有用,可是还是拼命地屈起双腿做最后的挣扎。

“啊!”身体似灼烫般疼痛,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然而就在她呼痛的瞬间,男人在感受到来自她体内的阻碍时,退了出来。冷酷而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谢长春倒是懂我喜好。”

唔!等等!

谢长春!

左小右喷着火山的大脑瞬间抓住了这个敏感词,忍着身体的不适,连忙解释:“误会,先生,误会,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认识谢长春。真的!”

对于变态,硬碰硬肯定没戏,她要曲线自救。

男人果然皱了眉:“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性感的嘴唇仍然微扬,深邃的眼眸依然妖娆,可是左小右却莫名觉得自己只要一句说不好,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左小右极力忽略掉差点失去初次的愤怒,咬着牙咽了咽口水,耐性解释:“我叫左小右,友爱孤儿院的,我来找夜睿。”

男人的手松了些,冰冷的唇角微微上扬那张雕琢般的容颜仿佛在瞬间绽放,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可是,声音却带着透骨的寒气:“我就是夜睿。”

啊?啊?!

传说中夜氏帝国的继承人竟然是个变态?!

不对不对,她骂了夜睿是变态,那怎么办?孤儿院还有救吗?

左小右忘记自己半身赤裸地躺在浴缸里满脑子孤儿院被拆后所有孤儿无处可去的惨状,而罪魁祸首是她。

“怎么?演不下去了?”男人看着她目瞪口呆地样子冷笑,“今天只有一个女人能到这一层。”

什么意思?什么只有一个女人能到这一层?

左小右明明想这样问,可是话到嘴边莫名变成:“什么女人?”

“我的解药。”男人妖娆的双眸迸出浓浓的欲色。还不等左小右再说什么,男人健壮的身躯就迈进了浴缸向她压了过去。

第二章 被哥哥卖了

左小右想自己如果能这样死掉就好了,这样起码能吓死那个死变态。

不,不能死。孤儿院还等着她去救。

夜睿!

死变态就是夜睿。

啊?!

后知后觉的惊坐起来。同时胸前一凉,被子滑了下来。

“啊?!”

左小右拉起被子,看着胸前,小腹各处青青紫紫的一块一块。

因为孤儿院而紧张的小脸渐渐有些失落,沮丧。

是,她不是那种贞洁烈女。为了一次QB要去跳楼自杀,寻死觅活。她的人生还很长,还有很多事没有做。身为孤儿,她还有很多恩没有报,很多情没有还。

她不会去死。可是,哪个女孩没有憧憬过第一次,哪个女孩没有对爱情的向往,对新婚之夜的期盼。

所有美好的想像,都瞬间成了泡影。

卜俊杰追了她两年,她动摇了,正准备在他生日的时候答应的,可是现在……

她当然可以勇敢的活下去,可是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她还做不到这么坦然。

她双手抚住了脸,眼泪从指缝里成串成串的滑落打湿了锦缎薄被。

左小右要很坚强,左小右是孤儿院最坚强的孩子……陈院长从小激励她的话一遍遍地在耳边绕,一遍遍地在心里说给自己听。可是,代表着脆弱的眼泪,还是在不停不停的流。

“哭完了就过来吧。”男人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左小右吓了一跳,脸从手掌中抬起来,泪水糊了一脸,两眼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张了张嘴,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男人看着她一脸的泪,万分嫌弃,顺过床上不知道什么就往她脸上抚去,来回揉了一一圈,见她脸上干净了才把东西就地一扔。手插着裤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要我帮你穿衣服?”

“不要。”左小右万分讨厌他。可是又知道抗争不过他。只好把身子把被子里缩了缩,无声的抗拒。

“看样子,你还是希望我帮你穿衣服。”见她坐着不动。夜睿得出结论。从床的另一头取过一个袋子,从里面掏出一件粉色连衣裙以及……她所需的小内内们。

左小右惊地睁大了眼睛,他竟然给自己买内衣。

“不要太感激我。”男人一把拉过她的胳膊,一件件往她身上套衣服。一抓抓到她的手腕,痛得她嘶了一声。

谁要感谢你!

“让我自己穿吧。”左小右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自尊了。明明是被一个男人Q了,可是她还要在事后被这样强制对待着。

“之前给过你机会,你没有珍惜。”男人说她之前往被子里钻没动的事。

可是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床头有他买的衣服,她记得自己的衣服湿透了,她想趁他出去的时候去洗手间拿。

“走吧。”不管她多么沮丧,男人都极为无视。

拉扯着她有些红肿的手腕,在她不听话的时候就用力握住。

为什么她会遇到这样的变态。

左小右咬着牙没叫痛,可是眼泪却不断在地眼眶里打转。无耐还无助。

她是代表友爱孤儿院来找夜睿的,可是现在,她要怎么开口。用强奸威胁他吗?不许拆掉孤儿院,否则告你QJ?

左小右觉得自己都没有羞耻心了。

可是,如果不说,回去,要怎么面对孤儿院里的弟弟妹妹们。她是带着他们所有人的希望来的呀。

“你,真的是……”夜睿?

刚想确认他的身份,就被他拖着进了客厅。里面站着一群人,看到人群中那张她熟悉的脸时,左小右的眼泪又开始掉了。

“聪哥哥……”左小右张了张嘴,声音就哽住,说不出话来。

她刚要上前,手腕又是一紧,痛得她又嘶了一声,回头狠狠瞪了夜睿一眼。

“坐吧。”夜睿没有理她,径直拽着她的手从众人眼前路过,在沙发上坐下。

这下,整个客厅,一眼扫过去十来个人,就他俩坐着。

左小右有些疑惑,看着陈聪站着自己坐着,有些疏远,想要起身手又被拽着。最后只好坐着,两眼巴巴地看着陈聪。

聪哥哥还是来救她了,虽然来晚了,但是还是来救她了。

左小右感动地直抹眼泪。

“笨蛋。”夜睿斜了她一眼,见她没反应,不由有些烦躁。抬了抬手,“西蒙,开始吧。”

“是。”

客厅左右两侧各站了两名黑衣人,领头的青年男人穿着宝蓝色的西装,冲夜睿微微鞠躬后转身面陈聪那一群人。缓缓宣布:“谢长青负责S城地产公司以来多次收受回扣,并购入多家不合格刚才导致工程不达标令夜氏蒙受巨大损失,即日起开除出夜氏。又在公司欢送宴上给总裁下烈性媚药,残害总裁人身健康。公司已经报警,希望谢长春在牢里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夜总,不是我,不是我。药真的不是我下的。”陈聪边上的一个中年男人突然扑通就跪下了,末了还拉着一旁的一个女孩也跪下了了,“药是老李他们几个下的。我发现了就立刻让女儿秋月为夜总……解难,真的不是我。”

左小右认得那个女孩是自己学校的学姐谢秋月。

眼前这一幕切入有些快,左小右却大致明白了。

谢长春是夜睿公司的员工,但是因为收回扣什么的要被夜睿开除。他就铤而走险,给夜睿下药,好让自己的女儿爬上夜睿的床,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解药变成了她左小右。

夜睿抬眸扫了她一眼,一眼就在她简单的脸上看出疑惑,指着陈聪道:“为什么是你来呢?问他。”

什么?

左小右看着谢秋月哪怕跪着都紧紧地抓着陈聪的手,她就有些明白了。

是陈聪告诉她只有夜睿能救孤儿院,是陈聪告诉她夜睿今晚会在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

是陈聪……

不舍得自己的女朋友谢秋月给夜睿做解药,才用孤儿院的事骗她来这里。

可是,他怎么就能舍下自己一起长大的自己。

那是从小当亲哥哥一样的人啊,竟然为了救另一个人把她给舍弃了。

也对,她是孤儿嘛,再怎么被欺负,都不会有人为她出头的。

左小右脸色苍白,被牙齿咬住的嘴唇不受控制地颤抖,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握得死紧,可是她没有哭。

她是坚强的左小右。

她张了张嘴,深吸了一口气:“聪哥……”

刚一张嘴,语句却在空气中被抖得支离破碎。

第三章 给你个机会做解药

左小右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忍着眼泪在眼眶里相打转。

陈聪看着她,心虚又难受,万般歉疚最终只有一句话:“小右,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不起夺不回她的初夜,对不起挽不回从小到大的情谊,对不起甚至都抵消不到她手腕上的疼痛。

“小右,小右,你不要怪他。是我,都是我。”一直陪着谢长春跪着的谢秋月拉着陈聪的手,哭得泪流满面,“爸爸让我来的,爸爸让我来的,可是我不是,我害怕……如果不是夜总会杀人的。是我让聪哥帮忙的,小右不要怪他,不要怪他,他只是为了救我。他只是为了救我……”

“月儿。”陈聪蹲下身来,擦掉谢秋月脸上的眼泪,满眼的心疼。

这一幕,看在左小右的眼里简直锥心。

谢秋月的话她甚至都没明白,一旁的男人却轻轻“哦”了一声。低沉的声音甚至都抵不过谢秋月啜泣的声音,可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谢长春。

他狠狠一巴掌打在了谢秋月的脸上,一脸痛心疾首:“既然你不是,为什么不早说,我是你亲爸爸呀,你怎么能这么害我。”又向陈聪扑了过去,扯着他的衣领撕打,“是你,是你夺走了小月的清白,是你害了我。你这个畜生。”

客厅里撕闹成一团,夜睿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他还是侧头看了眼左小右,看着她一脸呆滞的样子,问:“清楚了?”

左小右缓缓抬起头,看向他,满眼的惊恐,眼里晶莹的水珠在晃动,仿佛只要动一下,就能够轻易掉落。可是她在忍,甚至都不敢点头,她不想哭,不想哭给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看。

如果说谢秋月的话她没明白,谢长春的话已经让她明白一切。

谢秋月不是CHU女,而夜睿的解药,只能是CHU,否则他会杀人。

左小右不知道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是不是真的有人可以这样只手遮天,但是她无法原谅谢秋月因为害怕,陈聪因为心疼女朋友而把自己送上夜睿的床。

她不想说法,一说话就会哭,她要走。

见她起身,夜睿又拽住了她的手。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皱起了眉,同时蓄含已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滑落在脸上,不是正常的温热,而是透骨的寒凉。

“西蒙。”夜睿叫了一声。场中一切又静止下来,西蒙应了一声:“少爷。”

“让他们出去。”夜睿挥挥手。

上来三个黑衣人,一人一个把谢长春父女和陈聪都拉了出去。

“夜总,我是冤枉的,药真的不是我下的。我只是想给您送解药的。夜总!!”一路上谢长春的哭喊就没有停,最后还是西蒙让人“把嘴堵上”一切才又安静下来。

“少爷,我在隔壁。”

西蒙冲夜睿鞠了个躬,退了出去,诺大的客厅只留下左小右和夜睿。

“现在你可以说你找我什么事了。”夜睿看着她一脸呆滞的样子,显然她已经忘记自己来意。这可不行,他得提醒她,不然这样蒙圈下去,他的下一步可不好走了。

啊?!啊!

是,她找他的,找夜睿。

孤儿院要拆迁了,只有夜睿能救。

可是,这话是陈聪告诉她的。现在知道了陈聪是骗她的,那“夜睿能救孤儿院”是不是也是骗她呢?

她抬头看他,张了张嘴,心一横,还是说了:“我希望你不要拆我们孤儿院。”

夜睿满意地勾了勾唇,小家伙这就是坑了呢。

“友爱孤儿院已经纳入集团‘星夜广场’项目用地。这块地我们通过拍卖得来的,友爱孤儿院这些年一直免费使用,我们现在,只是收回而已。”夜睿交叠着双腿看着她,说得极为轻描淡写,但是却把利益说得清楚明白。

星夜广场左小右是知道的。光S城就有四个了,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她是不懂建一个广场要多少地,她用最简单的思维告诉他:“孤儿院只要很小的地。”

夜睿握着她青紫的手腕,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看着她痛得皱眉还在咬牙忍受的样子,嗤笑:“友爱孤儿院在整个星夜的中心,你说,我能在我的广场里安一个孤儿院吗?”

左小右想了想,好像确实不太好。可是那怎么办,孤儿院拆了之后孩子们怎么办?她已经长大了,可是孤儿院还有很多的弟弟妹妹。

看着她着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夜睿很好心地给她提了个意见:“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左小右眼里的急切被夜睿看在眼里。

他微微扬唇,仿佛施恩一般,淡道:“你做我的解药,我替你解决孤儿院的事。”

啊?什么?什么意思?

左小右满脸通红:“你,你不是已经解过了?”

夜睿突然手一用力就把她从位上拉了起来拽到自己的腿上坐了。

“啊?你不要这样,放开我。放开我。”左小右一下子惊叫起来,不断地推他,想要离开。

男人只一手就握住了她的两只手,另一只手掐在她腰上,用力一按。身体突如其来的触感吓得左小右几乎弹跳起来又是一声尖叫:“啊啊,不要不要。”

然而在她以为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男人却放开了她,把她傍在自己身侧,薄唇轻抿,眼里隐隐游走一抹腥红,又转眼消失不见。

“感受到了?”

左小右一张小脸张得通红,原来刚刚,他只是让自己感受他的状态。确实,很需要解药的样子。

“要不要做我的解药?嗯?!”夜睿握着她的手把玩,“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不同意的话,我立刻让西蒙把孤儿院铲平。”

男人连威胁都那样气定神闲,理直气状。

“不要,不要。我考虑,考虑。”左小右连忙握住他的手,仿佛是在阻止他,没有注意到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四手交握。

夜睿对此十分满意,身子探近了几分,拉近两人的距离,温热的气息打落在她发顶暧昧非常。

“好好考虑,时间不多。”

男人说完便坐直了身体,一副认真等待的样子。

左小右急得百爪挠心,她真不想给人做什么解药,可是眼下看起来夜睿真的能救孤儿院。

怎么办,怎么办?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正当她纠结万分的时候夜睿开口了:“时间到。”

第四章 真的救下了孤儿院

“我不是处女了。”左小右灵机一动,想到之前谢秋月父女的对话立刻冲口而出。说完自己就已经羞红了脸。

夜睿“呵”了一声,然后认真地回她:“我不嫌弃。”

左小右顿时无语,明明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那,那你快点,结束。”左小右僵着身体握着拳头,一副舍身就义的样子。

男人看着她,然后告诉她一个冷酷的事实:“我这样的人,想要害我的人太多了。今天谢长春明天***的,我需要一个随时能够使用的解药。不然像今天这种情况,难免还会发生。万一到时候送来的人不干净,我就会死。”

夜睿双腿叠放整齐,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一只手放在沙发扶手上,姿态优雅,语气闲适的说着这番话,感受着手中的柔夷在瞬间冰冷,眼里闪过一抹不愉。

多少人想着爬上他的床,他不过是要一个信得过的床伴而已,她居然还吓得手心出汗,手指冰冷。

他是恶魔吗?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要随时给你解毒?”左小右颤抖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睁大了眼睛盯着他企图在他眼中看到相反答案。

但是她注定失望了,男人看着她,嘲讽道:“一个星夜广场二十亿,拿你做解药已经是高看你了。不答应立刻走,我敢保证下一秒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友爱孤儿院。”

“别别别,不不不,我答应,我答应。”左小右嘴里的话不经大脑就自动吐了出来。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真的不拆我们孤儿院吗?”

“真的。”夜睿一侧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既然答应了,就别哭哭啼啼的,先替我解毒。”

“你,可不可以轻点,很痛。”左小右在他身下轻声祈求。

“你还可以有别的要求。”

“可不可以不要脱衣服?”

“笨蛋!”

两个小时后,左小右站在机场VIP大厅里,送行。

“我不在的时候保持干净,我随时会用。”夜睿扶着左小右的双肩这样叮嘱。他的身后站着八人一排的黑衣保镖和蓝衣的西蒙。

左小右红着脸点点头,咬着唇想了想,还是要求了一下:“一定不能拆了我们孤儿院啊。”

“我夜睿说出来的话没有做不到的。”夜睿说着话就吻住了她的唇,结束时略有些遗憾道,“味道很不错,可惜没有好好亲过。”

左小右觉得自己可能要脑冲血,胡乱地点点头,就要道别离开。被夜睿一把抓住了:“我先走。”

“好。”左小右只好目送着他离开,连背影都消失不见了才转身走开。

飞机上西蒙不解地:“少爷打算同她交往?”

夜睿看着窗外,自语般轻喃:“她的眼神,很不错。”

就像很多年前的自己,倔强隐忍,懂得屈服。唯一不同的是,她还有一颗善良的心,而他,已经没有。

左小右回到孤儿院的时候孩子们都围聚在门口,看见她回来,一群小朋友都拥了上来。

“小右姐姐你好棒哦。”

“小右姐姐,院长说我们真的不会被拆掉耶。”

“小右姐姐,你救了我们的家。”

小朋友们围着左小右叽叽喳喳,左小右悬在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她担心夜睿会开空头支票,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下了通知。

“小右啊,你回来啦。”听到声音的陈万青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孤儿院其实很小,只有三间房子,一间教室,一间孩子们的宿舍,还有一个是厨房。陈万青跟孩子们睡在一起,当爸爸当妈妈当老师,还当厨娘。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满鬓白发的老人,左小右觉得自己怎么都值得了。

“院长,我们真的不会拆迁了吗?”左小右再次跟陈万青确认。

“是啊,通知都下来了,你看。”陈万青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叠整齐的纸递给她,“你回来之前送来的。”想了想,“不到两个小时。”

左小右记得,那个时候是她答应夜睿的时候。

左小右看着纸上分明的钢印,鲜红的印章还有隐隐可以认出是“夜睿”的签名,她突然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值了,值了,一切都值得了。

“小右啊,怎么了?这是受委屈了?”陈万青像小时候一样拍她的背,一下一下地抚慰着,“小右啊,不要哭,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你是我们孤儿院最坚强的小右啊。你看,这次你救了我们孤儿院,保护了我们的家。小右啊,是我们最厉害的小右。”冲小朋友道,“大家说是不是呢?”

“是啊,小右姐姐保护了我们的家,小右姐姐是我们的英雄。小右姐姐万岁。”

小朋友们围着她整整齐齐地逗她笑。

左小右使劲地擦了擦眼泪,扯出一抹笑容:“院长,我没受什么委屈。我就是太高兴了,没想到那个夜睿真的答应了。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呢。”

“是是,夜总是个好人哪。听说咱们这地值十个亿呐。”陈万青看着远方感慨,“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呐。”

“小右,咱们一定要记得这个恩情,将来一定要好好报答人家啊。”

“是是是,我会的。院长,您就放心吧。”左小右脸上扯着笑宽慰着老人家,心里却揪得疼。

这是她拿自己换的,夜睿没有说出来,可是她却明白,所谓的解药,其实就是情妇而已。她才十九岁,就当了人家的情妇。她所有的爱情幻想都破灭了。如果夜睿结婚了,那她还是个令人厌憎的小三。她心里一万个委屈想要说,可是,她不敢说,没有人可以说。

说了于事无补,还会让老人伤心,让弟弟妹妹难过。

左小右又说了几句,回到孤儿卧室,她平时住校,但是回到院里还是跟弟弟妹妹们睡上下铺。

吃晚饭的时候大家转着大桌子吃大锅饭,陈万青告诉她:“前几天阿聪跟我说他交了个女朋友,我因为孤儿院要拆迁的事没顾上。现在好了,孤儿院不用拆了,过几天我让阿聪带女朋友回来,大家都看看,认识认识,以后啊,你们就嫂子喽。”

“是,是吧。”左小右一口饭没吞下去,就着水用力咽了下去,脸上挤出一抹。

陈万青给其他孩子张罗着菜没看到她的样子,只顾往下说:“我对阿聪亏欠太多了,跟着我呆在孤儿院连她妈去世都没赶上见面。我知道他记恨我呢,这次能带女朋友回来,我一定得好好张罗。”

“嗯,应该的。”左小右狠狠扒拉几口饭,胡乱地吞咽着,“他、哥,什么时候带嫂子回来?我打工的地方可能不放假,我到时候可能赶不回来。”

总裁的私宠法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私宠法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终极小农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终极小农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终极小农民目录预览:第一卷第9章捉奸在床第一卷第10章你跟我睡第一卷第9章捉奸在床“小唯哥哥,是这样吗?我记得电影里好像是这样的。”白吟吟探着伸出小手,眼看就要握在旗杆上,就在张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哐”的一声,房门一下子被用力推开!“啊!燕子姐!你怎么进来了?”白吟吟看到人影,顿时坐了起来,翻身躲到张唯背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心虚。“果然是这样!”此时张唯的被子还没有盖上,他的下身清清楚楚地暴露着,刘燕狠狠的看着他:“你这个流氓!对我也就

  • 完整版【情缘随风爱淡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情缘随风爱淡淡】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情缘随风爱淡淡目录预览:第9章连杀人犯也不放过第10章开除第9章连杀人犯也不放过他想他真是疯了,从“夜色”出来,就一路快车,竟然还跟到了这个地方。目光定在她身上披着的那件西服外套上,季凉川不由得握紧了方向盘,嗓音冰冷到了骨子里。“上来。”这儿空旷无人,沈知夏知道他是在和她说话,但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想和他牵扯到一分一毫的关系。“上来,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季凉川再次道,修长的指节在方向盘上敲了敲,“还是,你想让我对沈氏下手?”沈知夏浑身一震,

  • 完整版【眼前你是梦中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眼前你是梦中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眼前你是梦中人目录预览:第9章钻裤裆第10章自作多情第9章钻裤裆是,这些酒的价格她最清楚不过。若是在以前定然没什么,但现如今叶家已经破产了,她也不能画画了,如果这些酒真要她赔,那也一定是能把她逼死的价格。更别提,她现在身上还压着童童的住院费,哪怕一分钱,对她来说都是宝贝。“我……”看着叶以宁惨白得没有血色的面容,秦洛残忍一笑,戏谑道:“不过叶大小姐也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好歹算是旧识一场,我也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所以,别说我不帮你,本少爷今天

  • 完整版【欲望深渊】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欲望深渊】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欲望深渊目录预览:第九章面对面交流第十章当着儿子的面第九章面对面交流这几天让我意外的是,儿子张志刚回来了,他包活的工地刚完工等验收,就回家来过段时间。儿子回来,让我对调教儿媳的计划也推迟了。当我看到儿子的时候,心里忽然间感觉自己挺罪孽深重的,竟然对儿子的妻子有非分之想,可是无数次我明明知道不应该,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每天儿媳回家后,我们之间客气礼貌,家庭看起来一片和谐像正常一-样,还是那种很正统的公媳关系,话都说的不多,我们之间的私密事情就像

  • 完整版【夜店风流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夜店风流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夜店风流事目录预览:第一卷夜店的日子_第九章出院第一卷夜店的日子_第十章劝说第一卷夜店的日子_第九章出院这点伤倒无所谓,主要是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还他妈逞英雄,到头来,连管自己的人都没有。我越想越憋屈,暗自下了决定,去他妈的吧。老子不干了!到了医院,我本想包扎完就走。但医生却死活不干。他说住院观察两天,没有别的事才能出院。我本来没当回事,但让他一说就严重了。说脑袋这是被重物击打,万一留下后遗症就完了。我被大夫一说,吓得乖乖的去住了院。病房就

  • 完整版【官道无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官道无疆】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官道无疆目录预览:第9章分化拉拢第10章柳擎宇发飙第9章分化拉拢此刻,所有镇委委员们都知道,韩国庆现在彻底完了。柳擎宇的这一个后手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无论是时机、地点、证据选择的都恰到好处,妙到豪颠,尤其是柳擎宇先用手机通话录音震慑石振强在先,给众人一种柳擎宇只有这一种办法的感觉,这是故意暴露自己的底牌,明显是在诱敌深入啊,随后韩国庆巧妙化解柳擎宇的这个手段,认为自己胜算在握,所以开始撒谎,而随后柳擎宇又拿出了新的证据,让韩国庆退无可退,

  • 完整版【姑娘你别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姑娘你别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姑娘你别跑目录预览:第九章玉米地第十章小猛长大了第九章玉米地可是他还没来的及跑,就被凤织给揪住了耳朵,或者说他不敢大白天的撒腿就跑,要是一个傻子像昨晚上一样拔腿就跑,那只会让王小猛暴露的更加彻底,毕竟这时候来来往往的村民不少。“你小子跑呀?不怕人家发现你是装傻,你就给我跑!”凤织有恃无恐的说道。此时的早晨的阳光正好照到凤织丰腴的身子上,不知道凤织是不是故意穿成如此,上身宽松的短袖松松垮垮从肩上滑了下来,丰腴白嫩的双峰在阳光下似乎泛着淡淡的红光

  • 完整版【贴心萌宝荒唐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贴心萌宝荒唐爹】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贴心萌宝荒唐爹目录预览:第9章最有钱的人第10章介绍妈咪第9章最有钱的人程漓月抚摸着儿子的小脑袋,抿唇一笑,“好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妈咪当年也不知道你爹地是谁,所以,我们不找爹地好吗?”“妈咪,我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改天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小家伙插着小腰道。程漓月听完,扑哧一声被逗笑了,看小家伙道,“不用,妈咪才不用你去认什么干爹呢!妈咪自已就能保护自已,还有你。”小家伙抿紧着小嘴,好像并没有放弃他刚才的那个想法。“妈咪还要工

  • 完整版【最强快递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最强快递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最强快递员目录预览:第九章:哥不卖(二)第十章:哥不卖(三)第九章:哥不卖(二)“行吧,这一身全部买了,再去试一身。”王亚欣就像在看一件商品一样,让方志强在她面前转了一圈,然后点头对导购员说着,说完之后还嘀咕了一句:“看不出来,还是个衣服架子,身材挺不错的。”“废话,哥当年也是校篮球队的主力球员,要身高有身高,要力量有力量。”方志强一边说着一边再次走进了试衣间。他说的的确不错,他上大学的时候的确是校篮球队的队员,主力控卫,当然,作为控卫这身

  • 完整版【兵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兵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兵王目录预览:第9章第10章第9章一上这辆豪华的兰博基尼,沈晖对车内又是一番赞叹:“都是碳纤维和麂皮内饰,既轻便又美观……”叶雨晴并不说话,面色还是冰冷,这个人无论有什么好处,只要他的无赖风格不改,自己跟他就是格格不入的。车子疾驶了出去,沈晖一边看着外面的风景,一边在思索,到了大街的拐角处,他忽然就对叶雨晴说道:“大小姐总经理,请停车。”叶雨晴将车子听了下来,面色冰冷:“你又想干什么?”“我肚子饿了,咱俩去撸串吧。”沈晖懒洋洋地指着街边的一个烧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