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来生再爱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54: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来生再爱你
第1章 雨夜撩拨

  漆黑的夜晚,电闪雷鸣。《来生再爱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秦诗咬着手电,钻进偌大的书桌下面。

  那里有一个保险箱,密码曾经是她的生日。

  但她不敢确定改了没有,只好大着胆子试一试。

  910520

  门,丝毫未动,果然,她高看了自己。

  可是机会只有三次,到底那个男人,会改成什么呢?

  890520

  她小心翼翼地又试了一次,他的生日,同样不行。

  闷热的房间里,胸前的汗水顺着肌肤一路下滑,浸湿了纯棉的内衣。

  她伸手朝额头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触感,冰冷黏腻。《来生再爱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你在干嘛?”

  突然有人出现在书房门口,秦诗一心在想密码的事,并没有听见本就细微的脚步声。

  她不禁打了个哆嗦,正要站起来的时候,却被对方一下子扑倒了。

  “你什么时候改行做小偷了?嗯?”

  她被压在坚实的胸膛底下,久别的熟悉感再次席卷而来。

  “阿枫……”

  “谁允许你这么叫的?”

  纪枫臣戏谑地挑起剑眉,一张俊脸在闪电的照耀下,透着异常诡魅的光芒。

  “纪先生,好久不见,你过得还好吗?”

  秦诗尴尬地笑笑,窗外的雷鸣震天响,她的声音却像蚊子一样,问得很没底气。

  “你觉得没有你的日子,我会过得怎么样?”

  纪枫臣把胸膛压低,故意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黑色的贴身T恤,紧紧地裹着乱窜的大掌。

  秦诗的小腹猛地往回一缩,她的敏感地带,总能为他而痉挛。《来生再爱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听莺莺说,你现在很少回公寓住,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啦?”

  她一点一点往上挪,蹩足的话题掩去了心底的悸动。

  纪枫臣任由她顾左右而言他,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见放松。

  “所以你就趁我不在,跑来偷东西?”

  他的指尖一路摸索,来到从前总会流连忘返的沟壑。

  那里有他留下的无数个记号,红了紫,紫了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它们的美妙滋味。

  可是如今……

  他突然抓住细短的绳带,透明的指甲就算修得再平整,也依然在雪白的肌肤上,划出了只属于他的痕迹。

  “阿枫,你别。”

  秦诗被迫弓起腰杆,汗湿的小手隔着衣服抓住他的手臂,那热烫把她吓了一跳,她又急忙颤抖着松开了。《来生再爱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怎么,这是要欲拒还迎?”

  纪枫臣轻笑出声,手头的力道明显一松,带子就啪的一下回到了原位上。

  “纪先生,你能不能先让我起来。”

  秦诗笑得有些勉强,脸上的潮红还没因此褪去,下一秒就又落入了另一个漩涡里。

  “说,你想来找什么?”

  纪枫臣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修长的五指更是绕到她身后,钻进了浅薄的裤腰里。

  那里的缝隙严紧诱人,此刻粘着隐隐的细汗,反倒更让人热血沸腾。

  秦诗狠狠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纪枫臣玩味地看在眼里,手下留情这个成语,他从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好好孕

  “说话!”

  他的指尖像条攒动的鳗鱼,轻轻往上一勾,就立马叫秦诗颤抖不已。

  她再受不了他的抚触,双腿越靠越紧,却更激起了某人的反应。

第2章 心里的魔鬼

  嗡嗡~嗡嗡~

  ……

  机械的手机震动声,仿佛窗外的瓢泼大雨,突然浇熄了满室的艳火。

  秦诗趁着纪枫臣拿手机的空当,急忙连滚带爬地缩到角落里。

  她的上衣皱巴巴的翻卷着,裤子也被人拉下了一大半。

  那模样狼狈的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姑娘,可谁又能想到,她其实是个学过拳击的女警。

  “枫臣,你怎么还没下来啊?”

  电话里的声音绵软柔腻,秦诗虽然听不真切,却也一下子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好好孕

  “东西还没找到。”

  纪枫臣的语气不温不火,空闲的右手在黑暗中游走着,熟练地打开了保险箱的大门。

  “那你快一点哦,我一个人在车里,有点害怕。”

  骗鬼呢吧!

  秦诗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很不情愿地听着那头若隐若现的娇嗔。

  纪枫臣不知何时,又注意到她这里,精明的眼神像要把她看穿一样。

  她很识相地低下头,淅沥沥的雨声盖不住情人间的细语,她佯装若无其事,手心却早就被指甲嵌进了肉里。

  “你害怕就把音乐打开,你喜欢听的,都在最后一个文件夹里。”

  最后一个文件夹……

  阿枫最喜欢把自己录的诗歌,放在最后一个文件夹。

  因为她叫小诗,所以他就乐此不疲的,一首一首念给她听。

  “我知道啦!不过你还是快一点,我怕公公等久了不高兴。”

  公公?

  他们已经结婚了吗?

  秦诗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或许是长时间待在黑暗里的缘故。

  想想她此番前来的目的,真的有点无厘头。

  她暗自叹了口气,正要起身准备离开,一股强大的力量,却又把她整个甩在了桌子上。

  “枫臣?”

  “什么事。”

  某人一个左勾拳,却被纪枫臣轻易地攥进了掌心。

  “我怎么听你那边叮叮当当的?”

  “踢到东西了。”

  某人再一个右勾拳,不出意外的,还是被中途截获住。

  某人继续奋力地扭动腰肢,那被纪枫臣紧紧压住的小腹,此刻正传来一阵阵的灼热。

  “枫臣,你先找东西吧!我挂电话了。”

  “不用挂,你不是害怕吗?怕就跟我说会儿话。”

  “嗯!好!”

  ……

  怕你个大头鬼啊!

  秦诗在黑暗里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她的双手被大掌禁锢着,连唯一还能活动的小腿,也半吊在空中逐渐发麻。

  “枫臣,你说等我们结婚了,就把这间公寓卖了好不好,反正房子够住就行,多了也没什么用处。”

  纠缠在一起的男女,突然默契地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秦诗两眼炯炯地看着纪枫臣,似乎也在等待他口中的答案。

  可纪枫臣只是饶有兴致地挑起眉,两手乍一交叉,就把她的手腕举过了头顶。

  “枫臣?你有在听吗?”

  “好。”

  秦诗的心里咯噔一下,这间他们一起住了五年的小公寓,他终于还是要卖掉了。

  “纪枫臣,你放手!”

  她咬着牙在他耳边低吼,虽然害怕那头的人听见,可心底的魔鬼却又一再地怂恿她,叫出来,叫出来。

  “枫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领证比较好?要不要也找人算算日子?”

  “随便。”

  纪枫臣用手牢牢地扣住秦诗的手腕,另一只腾出来一把撩开黑色的T恤。

第3章 想走没门儿

  里面的风光秀色可餐,一根根肋骨隐隐勾出轮廓,起伏的呼吸带动高耸上下抖动,平坦的小腹更是有着最迷人的马甲线。

  纪枫臣用舌尖划过每一寸翠鲜欲滴的皮肤,来到山峰时,又用手将它和另一边拢在一起。

  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他轻巧地翻开裹在外面的棉盖,如樱桃般鲜嫩可口的珠子,便咕噜一下弹了出来。

  “枫臣,你还没找到吗?”

  “快了。”

  阵阵的凉意,带不走浑身的燥热,低哑的声音,更透着浓浊的磁性。

  是谁的心跳,在这喧闹的夜里,依然噗通的小鹿乱撞着。

  秦诗握紧头顶的双拳,颤抖着承受他一点一点地侵蚀。

  直到某人灵活的手指,再次钻进她狭窄的缝隙。

  她羞捻地昂起下巴,那一声即将出口的轻喃,也终于连同她干涩的唇齿,被吞进了纪枫臣的嘴里。

  “枫臣,我有电话进来,估计是妈妈来催了。”

  “枫臣?枫臣?”

  “枫臣,你快一点哦,我要先挂了。”

  “无耻!”

  电话挂断的下一秒,纪枫臣得逞地离开了秦诗的嘴唇。

  秦诗恼怒地瞪着他的俊脸,手上的动作稍一用力,就从他已经松开的禁锢中逃了出来。

  “无耻?更无耻的我也做过,怎么从前没见你有这么大反应?”

  纪枫臣邪魅的笑容,立马叫秦诗败下阵来。

  她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撞邪了,才会神经兮兮地跑来找东西。

  “纪枫臣,纪先生,你的未婚妻已经在楼下等急了,你还不赶快下去吗?”

  “小偷还没有招供,急什么?”

  纪枫臣站直身子靠在书柜上,大刺刺地看着秦诗整理被弄乱的衣服。

  他两眼的精光都还没消散,体内的火热也还没褪去,可他一年前就对自己发过誓,从今往后再不会跟眼前的女人有任何瓜葛。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想偷东西,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既然话不投机半句多,大家好聚好散,再见不送!”

  秦诗赌气地跳下桌子,可脚都还没有站稳,就又被抓住了臂膀。

  “什么叫话不投机?什么叫好聚好散?秦诗,现在是你闯进了我的公寓,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宠着你吗?”

  纪枫臣咬牙切齿,不知是在气她无所谓的态度,还是自己控制不住的情绪。

  可这个女人一年前无故地跑掉,既没有留下任何解释,再见时又依然如此任性。

  他倒是想跟她好聚好散来着,但她给他机会了吗?

  他看着秦诗瞪着他执拗的模样,桌上的手机响了又响,他也没有兴趣去接。

  “阿枫,咱们别闹了行吗?你爸爸还在等着你呢!你和他好不容易才团聚,一定要记得加倍珍惜。”

  她甩掉纪枫臣的大掌,不是没感觉到心里的刺痛。

  可她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儿女情长的牵绊,只会害人又害己。

  她骄傲地挺起胸膛,不让背后的男人看出半点端倪。

  只是还没等她走到书房门口,咚咚咚的敲门声,就立马止住了她的脚步。

  “枫臣?枫臣!”

第4章 当面求婚

  十八年前的某个午后,纪枫臣第一次走进了阳光孤儿院。

  院长微笑着向大家介绍他的名字,纪枫臣一一扫过三四十双眼睛,有个格外明亮的目光,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嘿!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那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生,个头都还没他的肩膀高。

  院长打趣地问纪枫臣愿不愿意,小女生骄傲地扬起头。

  “你不能拒绝哦!没有我保护你,你肯定要被大个子他们欺负。”

  他记得那天也像今晚一样下着大雨,大个子故意用脚绊了他一下。

  他摔得像只青蛙趴在泥地里,满身的泥泞洗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干净。

  可还没等他把衣服晾好,某人就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喂!我把大个子狠狠揍了一顿,你这次总能相信我了吧!”

  他看着女孩头上擦破的额角,心里一下子就暖和起来。

  “枫臣?枫臣!”

  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纪枫臣的思绪。

  他挑眉看着同样愣在原地的女人:“你不是要走吗?”

  秦诗恶狠狠地回头,发现他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她脑袋瓜子滴溜溜一转:“该害怕的是你吧?”

  纪枫臣但笑不语,兀自往大门口走去。

  秦诗急忙躲到墙背后,只来得及低咒一句“该死”,开门落锁的声音,便透过空气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枫臣,你怎么半天还没下去,打电话也不接了?”

  “家里没电,什么也看不见。”

  他把来人让进屋,来人自然地拉住他的手。

  “你要拿给公公的东西,找见了吗?”

  “没找到,不过找到了点儿别的。”

  纪枫臣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个锦盒,精美的钻石戒指,在黑暗中显得分外闪亮。

  来人欣喜若狂地捂住嘴,根本不敢相信平日里惜字如金的男人,会做出这么浪漫的事情。

  “原来你故意害我跑上来,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啊?”

  纪枫臣将她揽进怀里:“虽然有点迟了,许珍妮,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愿意!一万个愿意!”

  许珍妮踮起脚尖,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甜蜜的恋人如胶似漆地抱在一起,丝毫没有顾及书房里的某人,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是那个戒指没错吧?

  秦诗摊坐在空空如也的保险箱面前。

  阿枫,你准备向我求婚的戒指,现在又找到新主人了吗?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的无名指,凸起的关节因为常年打拳,甚至长出了厚厚的老茧。

  她想起自己无数次累得快要放弃时,都会有一个人在对面,一遍一遍地朝她喊,“再来,再来!”

  那个人陪着她长大,陪着她成年。

  是他把一个野丫头送进了警校,更是他让野丫头明白,即使没有父母的疼爱,也同样会有另一种幸福,在不远的前方等待着她。

  可是就在刚才,那个人把希望放到了别人手中。

  她好想立刻跑过去拉开他们,告诉他自己之所以离开的原因,就是受了这个女人的威胁!

  是她拿他的前途和生命做赌注,让她无条件地退出了他的世界。

  可她却又只能傻傻地坐在这里,毕竟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就算咬碎了牙也要坚持走下去。

  因为打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就是她秦诗这一辈子,注定要守护一生的人。

来生再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来生再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7章更大的秘密一如过去的这十几年,只要是在沈倾的面前,她永远都只能是灰姑娘,用最差的,吃最差的,甚至连她唯一的母亲,都要拱手让给她。“我亲爱的姐姐,三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沈倾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啧啧,真可怜,就跟三年前只能偷偷看着我和少琛恩爱一样可怜。”沈相宜闭着眼睛,虚弱得连问一句她为什么没死都没有一丝力气。“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没死?更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你已如云烟第十七章原以为两人再次见面,他身为人民教师对女学生做了那种事情,至少会心虚,会不能直视她,这什么意思?!欺负了她,她还没发难,他倒先一脚把她踢出课堂?看见她也直接无视?还和孟晓琳那个婊砸打得火热!纤细五指攥紧发白,气的,眼泪将将要落,顾爽爽咬牙忍住,转身去二班。两个小时的课她一句没听,越想越气!凭什么?他做了荒唐事一个交代都没有,直接把她调离视线,他有什么资格这么拿腔拿调?一班她就该呆着!要滚蛋也是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7章爱真的没道理苏哲宇喉结耸动,情绪复杂。关于孩子,一开始他以为是莫小阮在作秀,因为莫小阮一直都在吃避孕药,吃了五年……他以为,她绝不可能有孩子的。可她却用这种方式生下了孩子。这个女人,真狠,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他的心。苏哲宇眼底的红,一点一点加重。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迫切的想要见到莫小阮那女人,想要证明他是对的,想要证明莫小阮是在作秀。他固执地问程家明,声音透着冷,“那女人,到底在什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十七章不觉得我很脏吗?“长安,长安……”霍子陵已经没有办法再拖下去了,他得要赶紧救她,他抱着她,坐上了车,然后示意司机立即开车,扬长而去。而开着车一路前行的容湛,内心不断地颤抖着,一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而他拨通的那个电话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她不会有事的,对不对?顾长安,该死的,你到底在哪里?你接电话,你接电话,好不好?长安……长安……他害怕了,害怕顾长安就这样消失不见了,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第17章太傻?还是太贱“以为什么?以为我只是一个可以任人随便欺辱的孤女?”叶苏冷笑着说:“很多人都不知道叶家还有一个女儿,因为我从小就是生活在父母和哥哥的庇护下的,树大招风,为了我的安全,他们宁愿将我雪藏起来,可是又怎么样呢?我还是被人绑到了A市,我还是遇到了你这种……”她没有将这话说完,手术室的门就已经打开了。满手是血的护士走出来,急急地问叶苏:“你是病人的家属吗?你的血型和病人的血型一致吗?病人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7章春光无限美“喂,云佳姐啊?”刘伟名小心翼翼的问,毕竟放美女鸽子这事有点不太地道。“刘伟名,你不是答应今晚请我吃宵夜的吗?”张云佳的声音传来,隐隐透着一股不满意。“我这不刚回来嘛,咱们现在就去,你在公寓楼前面等我吧。”刘伟名道。“不用了,我就在你房门前,你开门吧?”“啊?哦。”刘伟名没想到张云佳竟然就在自己的房门前,连忙过去开门,开门便见张云佳脸上带着一副怒意站在房门外。“怎么这么大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情深不相忘第17章撒谎也要像样一点往事一幕幕浮现,胸口处的伤痕像是被人狠狠揭开,流下源源不断的鲜血来。她果然对自己了如指掌,知道什么才能彻底将她置于死地。在这个关头告诉她真相,除了让她痛苦,再没有别的原因。因为叶菀知道,就算夏遇知道了真相,贺铭恩也已经不会再信他。夏遇怔怔的看着她放大的容颜,一步又一步的向后退着,直至被逼到墙角,她才扶着冰冷的墙壁停了下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站稳。叶菀对她的反应并不意外,浅浅一笑,从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卑微的爱情第十七章是自己辜负了她霍绍谦走后,周晴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把家里的摆设、茶几上的杯子、粉丝送的礼物,能砸的全都砸了。屋内一片狼藉。蓝小暖只觉心头十分畅快,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看着她状若癫狂。霍绍谦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他的澄清声明很快便挂在了自己个人微博上。粉丝们大吃一惊,娱乐圈不少人私下议论这件事,都说是周晴逼婚不成。、媒体们又怎会错过这样劲爆的新文,疯狂转载,标题更是用了诸如情变、豪门梦碎、惨遭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十七章伪君子石头有脸盆大小,刚好覆盖花束,砸出一个坑。众人都被吓了一跳,高铭见新买的凯美瑞车头扁了,顿时大怒。“谁砸的?”高铭怒道。“我砸到!”黄羿冷声道,“高铭,以前我以为你只是一个伪君子,有了点钱,真小人的嘴脸倒是露出来了。”“原来是你!黄羿,你还是那么任性,自以为是,看在大军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修车的这点钱也不用你赔,但别管闲事,我知道你也喜欢含梅,你配不上她,单单黄灵儿的医药费你都拿不出来,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逆凰医妃惊天下017交锋凤轻尘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尸体”,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救活这个人,不然的话,她麻烦就大了。唉,她这个性子,在这个时代,也许日后惹的麻烦会更多。可是,没办法呀!就算明知是麻烦,她硬着头皮也要惹得。作为一个医生,她实在做不到见死不救,更没有办法冷眼看着,明明有机会活的人,却死在她面前。医生不作为,那和谋伤真没有区别。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她凤轻尘做不到冷眼旁观。她珍惜自己的生命,也珍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