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这一次轮到我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04:26 来源:网络 []
小说:这一次轮到我了
第1章 先生,约……约吗?

  热……

  浑身燥热难耐,身体空虚乏力。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混沌中,季阮阮好像听到了两情欲膨胀的呻-吟声,她想挣扎着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好重,怎么也睁不开。

  突然,那一道暧昧的声音停止,伴随而来的是一道熟悉的男声,“甜心,今晚就辛苦你了,一定要让季软软怀上你的孩子!”

  季阮阮身子一僵,这声音是她的老公宋天逸的,那他口中所谓的“甜心”是谁?竟然让她怀上他“甜心”的孩子?

  “可是……”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别可是了,你想想,季软软生下的是你的孩子,到时候我也会很爱那个孩子,等财产到手老爷子一死,我就和季软软离婚,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尽享天伦之乐了……”

  宋天逸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狠狠地打在了季阮阮的心上,她怎么也没想到她新婚三个月的丈夫竟然是个同性恋。

  三个月前,一举行完婚礼,宋天逸就出差了,这一出差就是三个月,这还是两人在新婚后第二次见面。

  是了,今天下午宋天逸给她打电话,说要弥补新婚夜的缺憾,她还特意穿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香奈儿连衣裙,还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

  见面的时候,宋天逸还是那样的温文儒雅,尽显绅士之风,一顿饭两人吃的很温馨,期间,宋天逸还特意给她倒了一杯红酒,现在想来,那杯酒有问题……

  而此刻,宋天逸给她下药就是为了让他的男朋友跟她发生关系,好让她怀上他男朋友的孩子。

  王八蛋……

  “好了好了,季阮阮快醒了,你抓紧时间。我就在隔壁等你,你完事之后我来善后……”

  宋天逸就这么离开了,门被关上后,原本一脸委屈的小受突然邪笑了一声,边脱衣服边走向了季阮阮所在的king-size床上。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他的手摸上了季阮阮滑嫩柔软的脸颊,“啧啧啧……好一个尤物啊,天逸还真是不懂得欣赏,宝贝儿,今天我就代替天逸来完成你们的洞房花烛夜,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季阮阮紧紧地捏着拳头,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疼痛感来袭,她的神智才恢复了一点。

  突然……

  “刺啦……”一声,季阮阮身上的连衣裙被人从肩头撕了下来。

  “滚……滚开……”季阮阮激烈地挣扎着,可是身子被小受压的完全动弹不得。

  那小受没想到季阮阮就在关键时刻醒来,愣过之后冷笑了一声,“哎哟……醒了啊……也好,醒了之后才能更真实的感觉到我进入你的身体。”

  说完,俯身就吻上了季阮阮纤细白嫩的脖子……

  “禽兽……你放开我……”季阮阮慌乱伸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手里突然抓到一个东西,她眼神一寒直接砸在了那小受头上。

  鲜血从那小受的头上流了下来,他满脸阴鹜地瞪着季阮阮,双手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臭婊子,你竟然敢打我!”

  “嘭……”季阮阮又给了他一下,这次那小受直接倒在了季阮阮的身上。

  用力推开身上的男人,季阮阮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房间。好好孕

  她脚步虚浮,眼前又晕又花,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须得逃,绝对不能被宋天逸抓到,否则她可能会面临着被那个小受强-奸的危险。

  她保护了二十几年的膜绝对不能被一个同性恋的恶心男人捅破!

  电梯越来越近,可季阮阮的身体越来越热,她知道药效已经充分发挥了。

  电梯门一开,季阮阮就撞进了一个坚硬结实的怀抱里。

  她抬头看了一眼,完全看不清男人的脸,可却看清了那一双深邃幽冷的眸子……

  他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寒劲儿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

  可是药物的促使不但没让季阮阮退缩,而是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先生……约……约吗?”

  对于投怀送抱且轻浮的女人,战野一向很厌恶,他蹙眉冷冷地甩开了怀里的女人,“滚!”

  季阮阮重重地摔了出去,后背直接装在了墙壁上,疼痛来袭,她疼的龇牙咧嘴,“所有的男人都是混蛋!”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让战野身子微微一僵,下一秒,他长腿一迈走到季阮阮面前用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眼前的女人有着一张精致而绝美的容颜,此刻她的脸红的很不正常,呼吸急促不稳,衣服被撕破堪堪的挂在肩膀,一看就知道被人下了药……

  只是当看到她乌黑迷离的亮眸,俊脸瞬间变得阴沉,真的是她!

  很好……

  “你刚刚说什么?要跟我约-炮?”

  季阮阮气恼地推了男人一把,“走开……我现在不想跟你约了……”

  “呵……晚了!”

  说完,战野懒腰抱起季阮阮就走进了3399房间。

  一进房间,季阮阮就迫不及待地吻上了男人性感的薄唇,那微凉的触感让她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呵……刚刚不是说不跟我约了?果然,女人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阅读haohaoyun.com

  无视他嘲讽的话语,季阮阮又急又慌地撕扯着男人的衣服,喘着娇气边吻边说:“你不会吃亏的,我还是个处……”

  幽瞳微微一闪,战野冷笑一声,反主动为被动将季阮阮抵在墙上狠狠地吻上了她柔软的红唇。

  情潮澎湃,心智迷乱。

  一夜火热的缠绵就此拉开了帷幕……

  尽管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但在男人进入的时候,季阮阮还是疼的倒抽了一口气,眼泪也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第2章 虚伪的丈夫

  季阮阮醒来的时候,好像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浑身又酸又软又疼。

  胸口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闷得慌!

  她动了动身子刚想起床,这才看到她的胸口横着一个结实坚硬的胳膊,而她右边的柔软正被一个大手握着。

  意识回炉,季阮阮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她真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呵……昨晚那个情况,她宁愿跟一个陌生人发生关系也不愿意被强奸!

  不对,她昨晚打晕了宋天逸的“甜心”,那个小受好像流了很多血,应该不会死吧?

  小脸一白,季阮阮小心翼翼地取开男人的胳膊往后挪了两下,可这一挪就直接滚到了地上。

  怕惊醒床上的男人,季阮阮装死似的在地上趴了一会儿,见没有任何动静,她才猫着身子将地上散落一地的衣物捡起来套在了身上。网站haohaoyun.com

  穿上之后,季阮阮气的咬牙切齿,该死的,穿了跟没穿似的!

  昨晚的战况是有多激烈啊!

  没有勇气再看床上的男人一眼,季阮阮逃离似的想离开,可一想就这么走了太不厚道,毕竟是约-炮,人家还替自己解了药。

  可她的包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她也没办法拿钱,想了想,季阮阮将脖子里的项链取下来放在了桌子上,顺便用酒店的便签本留下了一个字条。

  “这条项链当你的服务费!”

  写完之后季阮阮就离开了,并没有看到她身后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幽深如墨的眸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季阮阮离开房间后,没有急着回宋家,而是将自己的手链交给了一个服务员,跟她换了一套能穿的衣服。

  从服务员口中没有听到酒店死了人之类的消息后,她这才回了宋家。

  一走进家门,季阮阮就看到了满脸阴鹜的宋天逸。

  呵……她伤了他的甜心,所以他连平时的儒雅都懒得装了吗?

  没理会宋天逸,季阮阮掠过他就朝楼上走去,却被宋天逸一把抓住了,“你昨晚去哪儿了?”

  “放手!”季阮阮狠狠地甩开了宋天逸,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宋天逸眯了眯眼,眼底一片寒意,“你昨天听到我和佐佐的谈话了?”

  “原来你的甜心叫佐佐啊,嗯,的确是一个小受的好名字……”

  季阮阮转头冷冷地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她真是瞎了眼了,以前怎么会觉得他竟然是她的良人呢!

  “宋天逸,让自己的老婆跟自己的男朋友上-床,你的心还真是够大的啊!”

  “你打伤了他,他根本就没有碰你不是吗?”

  “哟,心疼啦?我没打断他的第三条腿你就该偷着乐……不对,其实他有没有第三条腿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菊花就行……”

  “你!”宋天逸恼羞成怒一把掐住了季阮阮细嫩的脖子,“季阮阮,我警告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那你最好把你的嘴巴给我闭紧了,否则我会让你,你爸以及你弟弟都生不如死……”

  “咳咳……”呼吸困难,季阮阮的一张小脸涨得极红,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宋天逸的手,直接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道抓痕。好好孕

  这才是这个男人最真实的狗嘴脸吧!

  手背疼痛来袭,宋天逸一把甩开了季阮阮,揪住她的衣领拉向了自己,“我可以不计较你昨晚去了哪儿,但你最好给我识相点,乖乖听话你还是人人羡慕的宋家少奶奶!”

  季阮阮愤怒地看着宋天逸,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愤怒和恨意,“畜生,我要跟你离婚!”

  “离婚?你确定?”宋天逸讥笑了一声,“季阮阮,配合我,咱们俩都好过,别做引火自焚的事儿!”

  看着宋天逸离开的背影,季阮阮恨得咬牙切齿。

  想到宋天逸跟自己结婚的目的只是为了隐藏他同性恋的事实,保住他道貌岸然的形象,她就怒不可恕。

  当初之所以嫁给宋天逸,一方面是爸爸的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在危急关头是宋天逸出钱帮了她。

  另一方面,宋天逸是个绅士,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修养脾气都是极好的,再加上爸爸和弟弟都很喜欢宋天逸,所以当宋天逸求婚的时候,她没考虑多久就答应了。

  可现实是宋天逸不但骗了她还想设计她。

  这个伪君子!

  但是想想,季阮阮又特别无力。

  作为宋氏继承人的宋天逸想要对付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她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不能让爸爸处在危险当中。

  可是充满阴谋和绝望的婚姻又该怎么继续呢?

  从未有过的无助和痛苦让季阮阮陷入了迷茫中,老天爷啊,她该怎么办?

第3章 明明就是衣冠禽兽

  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季阮阮再也没有见过宋天逸,就是连上班的时候,两人都未曾碰过面。

  就在季阮阮想着宋天逸是不是精尽人亡的时候,宋天逸突然给季阮阮打电话让她去宋家老宅附近的超市门口等他。

  还特别强调让她打扮的庄重一点。

  跟下命令似的说完话,宋天逸也没等季阮阮开口就直接挂上了电话。

  季阮阮低咒了一声后,穿了件旗袍就出了门。

  超市门口,宋天逸一看到季阮阮就冷嘲热讽道:“我是让你穿的庄重一点,不是让你回家卖弄风骚!”

  季阮阮冷笑了一声,“那我这卖弄的风骚,宋大少爷可喜欢?”

  “恶心!”

  “我也很想对宋大少爷说这两个字!”

  自从知道宋天逸是同性恋之后,季阮阮再看到他的时候,怎么看怎么恶心。

  倒不是季阮阮歧视同性恋,只是自己的丈夫是个同性恋,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吧!

  宋天逸想发火,最终黑着脸咬牙切齿道:“上车!”

  季阮阮冷哼了一声,没有做副驾驶,而是坐上了后座。

  两人恋爱期间,季阮阮就没坐过宋天逸的副驾驶座,那时候宋天逸说季阮阮坐在他身边会扰乱他的心智,当时季阮阮被宋天逸撩的红了脸。

  可现在想来,宋天逸之所以不让她坐副驾驶是因为那个位子被他的小受承包了吧!

  正想着,宋天逸冷冷地声音从前方传来过来,“到了老宅给我放机灵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季阮阮翻了个白眼,“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是同性恋的事情说出去的!”

  同性恋撒个字,季阮阮咬的特别重……

  ……

  到了宋家老宅,季阮阮才知道宋天逸让自己穿的庄重的原因了。

  宋家家谱里所有的人都来了。

  有些人季阮阮都没见过,因为她和宋天逸结婚的时候,只是简简单单的办了个婚礼。

  今天这么多人凑到一起,难道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季阮阮正想着,就被婆婆韩雪丽拉到了一旁。

  “阮阮,你和天逸怎么回事儿啊?都结婚三个月了,怎么还没怀孕?”

  一听到“怀孕”二字,季阮阮脸色微微一变,她想起了宋天逸设计让他小受上她的事儿!

  呵……宋天逸都不碰她,怎么可能怀孕呢?

  “妈,怀孕的事情我和天逸也没办法控制,顺其自然吧……”

  比起怀孕,季阮阮更想离婚……

  韩雪丽的脸色还是很难看,“天逸这孩子绅士斯文,你要主动一点,尽快怀孕!”

  斯文绅士?呵……明明就是衣冠禽兽!

  “妈,我和天逸都还年轻……”

  话未说完,就被韩雪丽厉声打断了,“季阮阮,当初我同意你嫁进宋家就是盼着你尽快给宋家生个大胖小子,不然你凭什么以为你的家世和背景能够嫁给宋家?别作死,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你半年之内还没孕,你就给我滚出宋家。”

  滚出宋家?

  季阮阮还求之不得呢,如果韩雪丽能怼的过宋天逸,那让她滚蛋,她绝对不赖着。

  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来了”,大家都将目光放在了门口,季阮阮也情不自禁地看了过去。

  下一秒,一个身形修长,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逆着光走了进来。

  季阮阮的心莫名的一颤,直到那人走进大厅,她才看清了他的长相。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点缀着魅惑的光泽,削薄轻抿的嘴,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魅勾人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傲视天地的强势。

  季阮阮以为宋天逸算是帅哥中的极品了,没想到这个男人比宋天逸更胜一筹。

  “抱歉,路上堵车,让大家久等了……”

  一开口,声音低沉浑厚,犹如大提琴的声音富有磁性……

  直到那人走到宋正雄,也就是宋天逸的父亲面前叫了一声“爸”时,季阮阮才回过神来……

  爸?

  宋天逸什么时候有了个兄弟啊?她怎么不知道?

  而且这个兄弟好像不怎么受宋家人喜欢,一见他来,众人神色各异,有不屑,有愤恨,有戒备还有排斥……

第4章 战野其名

  但是众人碍于宋正雄的威严,都敢怒不敢言。

  只有宋天逸的妹妹宋天骄实在忍不了,怒瞪了一眼战野后冷哼道:“真把自己当大爷了,让这么多长辈一大早等你一个人,也不怕折寿啊,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啊!”

  宋天骄刁蛮任性,脾气火爆,从小被宋天逸捧在手心里在长大,现在见有人想跟自己的哥哥抢家产,自然对战野一万个不顺眼。

  宋天骄的语气很冲,韩雪丽见宋正雄脸色微变,立刻打了圆场,“天骄,你天野哥哥不是说路上耽误了吗?他不是故意晚到的。”

  “他才不是我哥,我只有一个哥哥……”

  “行了!”

  宋正雄厉声打断了宋天骄的话,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小野是我的长子,虽然他十几年没回家,但他依旧是我宋正雄的儿子,以后都是一家人,要相亲相爱互相尊重!”

  宋正雄的话令众人面面相觑,韩雪丽,宋天逸和宋天骄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护短护的也太明显了吧!

  韩雪丽心中妒恨,脸上却挂着虚伪的笑容看向了战野,“小野,天骄不懂事,她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战野勾唇淡笑了一声,“我的心很小,装不了多少东西。”

  说话间,幽深如墨的眸子似有若无地看了一下没什么存在感的季阮阮。

  ……

  午餐时间,众人落座。

  宋正雄坐在正中的位置,战野和韩雪丽分别坐在宋正雄的左右两方,宋天逸在韩丽雪旁边,而季阮阮则坐在宋天逸旁边,她的另一边是宋天逸的妹妹宋天骄。

  宋家都是以宋正雄为中心,谁离宋正雄近就代表谁在宋正雄心目中的位置比较重,以往都是宋天逸和韩丽雪在宋正雄身边,现在突然换成了战野,可想而知宋天逸有多愤怒。

  季阮阮虽然还不清楚宋天逸跟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哥有什么“深仇大恨”,但看到宋天逸紧握的拳头,嘲讽地撇了撇嘴。

  刚抬眸却对上了一双讳莫如深的幽瞳,那人的眸子很冷很深也很锐利,盯着人看的时候,仿佛能将人看穿……

  心头莫名一跳,她快速移开了视线……

  可一想自己跟他第一次见面,那样心虚地移开视线不好,她便抬头又看了过去,却发现那人正跟宋正雄在聊天,根本就没在看她。

  咦,难道是她出现幻觉了?

  饭桌上的气氛表面上看起来特别温馨,无比祥和。

  可实际上每个人都在观察宋正雄对战野和宋天逸的态度!

  就在这个时候,宋天逸的三叔宋正国突然开了口,“小野,听说你之前把名字改成了战野,既然现在回到了宋家,是不是该把姓改过来了?我记得你以前叫宋天野吧?”

  正在吃饭的季阮阮差点就喷了……

  战野?那反过来不就是野战吗?这名字取得也太牛逼了!

  战野不动神色地看了季阮阮一眼,随后淡淡道:“还是三叔记性好,不过战野这个名字很适合我。”

  闻言,宋天骄冷哼了一声,“既然你不愿意姓宋,那你还回来干什么?”

  “名字只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战姓是我母亲的姓,我姓战就不是宋家的子孙了?”

  战野的语气很淡,却有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场。

  宋天骄被噎了一下,脾气就上来了,“你这么多年没回过宋家,谁知道你突然回来按的是什么心,我警告你,你最好……”

  “啪……”

  宋正雄的筷子狠狠的砸在了餐桌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他怒看着宋天骄厉声道:“谁允许你这么没规矩在这么多长辈和哥嫂面前大呼小叫啊?”

  “爸,明明是……”

  “既然不想吃饭就给我滚出去!”

  宋正雄虽然严厉,但对宋天骄的确很宠,这么重的话还是第一次说。

  宋天骄红着眼愤怒地站了起来,“滚就滚,反正我也不想跟那种人在一个餐桌上吃饭,倒胃口!”

  说完,宋天骄就哭着跑了出去……

  韩雪丽下意识地想追出去,被宋正雄厉声拦住了,“坐下吃饭!让她一个人好好反省反省!”

  韩雪丽最终还是坐了下来,但偶尔看向战野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和狰狞……

这一次轮到我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这一次轮到我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情缘随风散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情缘随风散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情缘随风散去目录预览:第1章艰难抉择第2章神秘顾客第3章出来约一次……第1章艰难抉择握着手中的电话,踌躇了半天,我深知,一旦拨通,就没有回头路了。这是一份被人所不齿的职业,也是一份见不得天的工作,可是,我没有办法。咬了咬牙,放在拨号键上的手指,按了下去。电话很快接通,“云朵,我等你的电话等很久了。”我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林先生,你说的,我同意,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什么条件?”“我不开视频,只接受语音。”“这恐怕……”“你放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心底的山盟海誓》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心底的山盟海誓》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心底的山盟海誓目录预览:第1章十年纠缠第2章女人的终极幻想第3章不想卖了第1章十年纠缠夜沉如水,万籁寂静,男女暧昧的喘息声伴着夜色的暧昧,两道身影在狭小的储物间交缠着。冷擎抓着夏如初的纤细的肩膀,从身后毫不留情的撞入夏如初的身体,不管夏如初的身体还干涩着,就疯狂的攻城略地起来。夏如初失声喊了出来,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害怕会引来人,又咬紧了牙关,不再发出任何声响。冷擎把她的动作收到眼底,身下的动作越发的疯狂。就在这时,冷擎的手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情如聚沙成塔》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情如聚沙成塔》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情如聚沙成塔目录预览:第1章我让你勾引男人第2章干柴烈火第3章从此以后,恩断义绝第1章我让你勾引男人帝豪酒店十八层。总统套房门外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很快,一阵欢快的铃声响起,打破了十八层原有的宁静。“喂,妈!”苏易柔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打开了1818号房间的门。电话那头,是她的母亲,易思玲。“柔柔,妈让你办的事情,到底准备地怎么样了?今天这个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可别出什么岔子啊!”“妈,就这点小事,你都嘱咐了我三回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冷淡总裁别缠人》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冷淡总裁别缠人》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冷淡总裁别缠人目录预览:第1章看错人了第2章祝你们玩的尽兴第3章你不要命了!第1章看错人了秦思柔到达公寓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她身上还是三年前的那套衣服。白T恤,牛仔裤,干净而纯粹。三年了,她终于回来了,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输密码的时候,手都有点颤抖。或许是心电感应,还没等她输完密码,房门却突然“咔嚓”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只胳膊猛地伸了出来,直接将她拽了进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把她压在了门板上。房间里没有开灯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儿媳妇》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儿媳妇》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儿媳妇目录预览:第01章房间钥匙第02章偷窥第03章发现猫腻第01章房间钥匙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遮盖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裸露出来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人生得意须尽欢》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人生得意须尽欢》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人生得意须尽欢目录预览:第一卷洗尽铅华第1章前世第一卷洗尽铅华第2章重生第一卷洗尽铅华第3章恩情第一卷洗尽铅华第1章前世他坐在餐桌旁,面前放着黑安格斯牛肉做的顶级牛排,旁边的酒杯里盛着波亚克红葡萄酒。他是一个很懂享受,也愿意去享受生活的人。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他已过不惑之年,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私人订制的西装,笔挺又合体,江诗丹顿的铂金腕表,在灯光的映射下闪闪放光。他拿着刀叉的手,白皙又修长,高贵又灵活,看上去,像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我的嫂子》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我的嫂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我的嫂子目录预览:嫂子寂寞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和嫂子圆房嫂子寂寞了三月里一声惊雷,驱散了人们冬日的懒散,身上那种缱绻消失不见了。该出门打工的也得开始动身了,虽然老婆的身子刚刚搂热乎,那干涸的老井才被鼓捣的水汪汪的,但是该走还是得走。晚上八.九点钟,本该是睡觉的时候了,但是刘小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刘小刚本来是这个山坳坳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走出去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别人看到的只是他脸上的风光。他们却不知道,刘小刚上的只是一个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时来孕转》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时来孕转》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时来孕转目录预览:第一章:下药第二章:高利贷第三章:借钱第一章:下药夏末在浴缸里泡了能有一个小时,然后又在佣人的监视下,在身上仔细的涂上了护体液,才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袍,被佣人带进了一个小房间。“夫人吩咐了,你先在这里看电视,跟里面的人学着点动作,晚上别跟个木头似的,得你主动点。”佣人的声音冷冷的,满含讥讽。让她主动?夏末心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电视对面的沙发上。让她意外的是,电视里播放的竟然是那样的片子!浑身赤条条的男女,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别跑,我的妖孽男神》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别跑,我的妖孽男神》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别跑,我的妖孽男神目录预览:第一章舞台遇险第二章别样的舞蹈第三章被抓住死穴第一章舞台遇险D省,市中心。装修的金碧辉煌,堪比皇宫的午夜会所——夜魅,就堂而皇之的霸占了商业街的最繁华地带。会所中,闪烁的灯光格外耀眼,让每个人的面容都变得不是格外真切。正是这样的环境,才能让人心底最深处的欲望得以毫无顾忌的展露,宣泄……浓郁的荷尔蒙气息似乎让温度都变得热切起来。呐喊声和口哨声交相呼应,随着圆形舞台上跳舞的女郎每一个大胆的动作

  • 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空城爱情故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1推荐小说之《空城爱情故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空城爱情故事目录预览:第1章你就是个贱人第2章不要脸的女人第3章她就是该死第1章你就是个贱人“别……求你了,要做就戴.套,别弄在里面!”苏苒苒是被顾承郁强迫着拖入婚宴的休息室内。一进门,人就被男人狠狠的压在门板上,衣衫被扯开,男人的手肆意在她的肌肤上游走,然后,狠狠的进入了她。“顾承郁,你在这里碰了我,就不怕你外面的未婚妻知道了,会不高兴吗?”苏苒苒纤细的身子因为贯穿的刺痛,不自觉的轻轻发着抖,可她嘴上说出的话语,却丝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