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戒咒之灵》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46:19 来源:网络 []

书名:戒咒之灵

前言

  站在二十三层的高楼窗户边,修长的手指摇晃着1982年的红酒,鲜红色的指甲印在红酒杯上比里面的红酒还要诱人几分,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农村的孩子,永远不会有这样奢华高档的生活,漂亮艳丽的礼服,眼前的一切都在提醒着我这不是幻想,我很满足现在的状况……

  可是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让我始终不敢放肆的轻松,仿佛随时我的生命就会这样消失,就像我的亲人那样,我不敢再回忆的事实,一口气把红喝完,转身投入舞池,用力摇摆着身躯,仿佛这样的身体才是我自己的,身边窜出来帅气的男人紧贴着我的身体舞动,那意思很明显的勾引,嘴角微扯过一个笑容,伸手就勾过男人的脖子,狠狠的吻上去……

  男人一愣,随即仿佛炸开的火花一样猛烈,四周的口哨声不断,可我一点也不在意,因为现在这样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生活——用一切来麻醉自己,忘记过去,忘记沐阳,忘记手上那枚让我恨之入骨的戒指……

第2章 回忆过去

  在我的生命里,我从来都不觉得回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家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噩梦,而我最亲的亲人也有伤害我的时候,甚至于我自己的右手竟然能够在我清醒的时候一片片割走我左手上的肉,那样恐怖的事情我真的不想要再次经历,可有些事情不是你说不去想不去看就不会发生的,我不想要再次回到这个地方,左手臂上看不见的伤已经让我无法抬起手来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站在这个已经变成了钢铁厂的旧小学门口,恐惧又一次袭来。

  在别的同龄人面前这只是他们充满回忆的小学,而在我看来,着就是地狱,让我童年的心里充满着噩梦的修罗地狱……

  农村的孩子七岁能上学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当妈妈要送我上学的前一天晚上我兴奋的整夜都没有睡着,鸡叫第一声我就起床把自己收拾干净等着妈妈了,看我这么爱学习妈妈笑着去做饭了。

  新的小学校还没有建好,所以老师借了邻居一户人家的房子做暂时的教室,虽然房子不大孩子也多,但我一点也不介意,和认识的孩子们玩疯了,连妈妈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然后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教室外面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机器“轰隆隆”的响着,老师已经站在台上和小朋友友好的打招呼了,我还是有点兴奋,所以注意力不集中,忽然眼睛被一道光芒刺了一下,本能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我记住了那个方向,就是工人在施工建造学校的地方。

  那时候年小的我们根本不懂什么是乱葬岗,所以对于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害怕,但家里的大人们都让我们要听老师的话,老师说不让去施工的地方就不能去,那里太危险了,可好奇心会促使一个人忘记很多危险,所以一下课我就去了那个施工的地方,似乎是我带头的作用,很多孩子哄叫着跟在我的身后跑到施工现场,老师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能跟在大家身后叫着要安全。

  大家跑到工地旁边,这里的工地没有向城市里那样还有一个围着的栅栏,它的周围是空空的,什么阻挡的东西都没有,只是那大大的轰隆隆直响的大东西让孩子们害怕,所以孩子们都只在外面看着,不敢进去。除了跑出来看的孩子们,周围还有一些大人,男的,女的,老人都有,大家都盯着地面看,不知道在看什么。《戒咒之灵》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这里以前可是一个坟堆,有的说是个乱葬岗的了,可是哪有乱葬岗有金首饰的了,八成这里是个有钱人家的祖坟,作孽了呢,这是作孽了呢!!女娃子,你那还敢拾的呢!!”

  站在我旁边的一群老太太在说着家乡话,我能听得懂,只是不知道那些话的意思,什么是祖坟??什么叫乱葬岗??

  忽然那个说话的老太太指着我旁边的一个女孩子叫着,那声音尖锐着吓了我一跳,转头看向老太太,发现她褶皱的脸上耷拉着一层又一层的老皮,浑浊的眼睛虽小可是很有神,稀松的头上没有几根头发了,大大的鼻子松弛着,最让我害怕的是那张已经没有牙齿的嘴巴,像是一个无底黑洞,仿佛一下子就能我吸进去吃掉。

  一个激灵,急忙转头不再看那个老太太,只是回头的瞬间我又一次被那道灼眼的光刺到了。

  那是一个纯金的戒指,在一个同学手上拿着,我记得他叫林强,是一个男孩子,只是营养不良,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个很瘦小的女孩子。

  林强拿着那个金黄色的戒指,站在阳光下很是刺眼,他拿起手上的戒指,看着看着慢慢的抬起头来,伸手要把戒指给我,我吓的立刻把他的手甩开了,脑海里想着那个没有牙齿的老太太,快速的向着临时教室跑去,不时还转头去看看他有没有追来。

  我从来没想过,在一个七岁的孩子眼里能看见那样的眼神,我被吓得全身直冒冷汗,现在想起来还是毛骨悚然,那眼神怨恨着,狠毒着,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总之我是浑身颤抖着回到教室的,然后趴在桌子上不肯抬头。

  铃声响起,外出的学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我一直都不敢抬头,直到老师说上课了才跟着身边的同学站起来,只是不敢向林强那边去看。

  刚刚坐下就发现了窗外的变化,本来还是阳光灿烂的天空像是一下子被倾天的墨水泼过一样漆黑,我的头像是不受控制一样转了过去,紧紧的闭着眼睛不去看不去想,可全身的寒意一点点的钻进了骨头里,忍不住打起寒颤来。好好孕

  窗外的黑渐渐的淡去,可是我的头还是不能自主的转回来,最后还是没忍住睁开了眼睛,朦胧的黑色中,我看见了那群还在盖新学校的工人们,只是他们每个人的样子都变了,变得让我害怕颤抖。

  我看见那些工人每个人的身后都趴着一个人的身影,黑漆漆的贴着他们的背,看不见任何面部的头耷拉在他们的肩膀上动也不动,而那些工人却都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一样的继续施工,忽然,一个人肩膀上的那个黑色大脑袋动了一下,我以为是我看花眼了,可眼睛就是闭不上,下一秒那个猛地就看向了这边,我感觉我的脑袋一下子充血了,快要爆炸了。

  像是发现了我的存在,那个没有任何面部的脑袋忽然从身体上飞起来,“啪”的一声打在了窗户上,因为我是坐在窗户边的,而此时此刻我的脸正对着窗户,这一下子就像是打在了我的心上,我知道那一刻我的瞳孔肯帝扩大了,而我的心脏肯定停止了好几秒的跳动。

  脑袋是直接从他自己的身子上飞过来的,也就是说现在他的那个身体还在那个施工的工恩身上,眼角的余光我看见了那个身体,依旧是黑漆漆的,而我根本没办法再去仔细查看,因为眼前这个大脑袋并不是没有面部,而是整个面部就像是被剥去了皮,露出了可怕的样子来,我不敢描述,因为现在的我依旧被吓的颤抖着,但那一双瞪的老大的眼睛就像是烙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样的眼神。

第3章 诡异的戒指

  我一直都不能动,也许是我奇怪的样子吓到了身边的同学,我听见有人在轻声叫我,就在我的脑后,忽然感觉脑袋自动转动起来,一直到我看见了那个叫我的人才停止下来,我以为我死了,因为我的脑袋转了整整一百八十度,转到了我的脑袋后面,就像是把头拔出来然后面对背重新安装上去一样。

  可是我没有死,还看见那个孩子想要尖叫,他张大了嘴巴,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我感觉自己的嘴角被扯了起来,我明白了那是一个冷笑,本来一个冷笑也去所谓,可是加上这样诡异的脑袋,我知道我要完蛋了。

  可怜的孩子没有叫出声音来就晕倒了,他倒下的那一刻我好羡慕,因为我怎么也晕不过去,即使我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我的眼睛依旧在看着一切诡异的事情发生,看着晕倒的孩子伸出了右手把一枚金色的戒指递给了我,而他的嘴巴上还有一只黑色的手捂着,不让他发出声音。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对于七岁的我来说,这一切比做梦还可怕,而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更加想去死,长大后我一直都很好奇,那个时候的我也就是个七岁的孩子,为什么我没有被吓晕或者是吓死,反而一直睁着眼睛仔细的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环节,甚至于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时候的事情。

  我清晰的记得我的脑袋又转了回去,不管是身边的学生还是台上的老师都没有发现我的不对劲,甚至刚刚晕过去的那个孩子也只是像趴在桌上睡觉一样,没有引起丝毫的注意。

  刚刚把头转过去,那双恐怖的眼睛依旧盯着我这边,虽然是第二次看见,可我还是没能控制住,整个人又一次颤抖害怕起来,总感觉那双眼睛会一辈子就这样盯着我,死死的盯着。

  忽然,在他漆黑的脸上,那看不见的嘴巴张开来,一只血糊糊的手从嘴巴里面伸出来,一秒一秒的慢慢爬着,折磨着我的全部,身体上和精神上,终于,那只手伸到了我的面前,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脸,血腥味扑鼻而来,冰凉刺骨,没一会就感觉到脸上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我想,我是七窍流血了吧。

  伸过来的手想要抓住我手上的金戒指,可是似乎又有点害怕,一直畏缩着慢慢靠近,我很不解都这个时候了,我为什么还没有晕过去,哪怕死了也好啊。

  窗外又开始变得漆黑,甚至比之前还要漆黑,慢慢的向教室里面侵略着,淹没了窗户,淹没了我的身体和我身后的教室,我看见每个孩子都被一块黑漆漆的大家伙包裹着,但他们自己好像根本不知道,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漆黑的大家伙们一点一点的往孩子们身体里钻,而老师后背上的就趴在那里,就像外面那些工人一样,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那些黑漆漆的东西会侵蚀整个村子。

  好像眼里流出的血挂住了我的睫毛,我的眼睛痒的受不了,让我忍不住要抓,抓了几下之后,我发现我竟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跑。好好孕

  人在害怕的时候第一直觉就是跑,何况我还是个七岁的孩子,我想要跑回家,因为那里有妈妈,有我的家人,总觉得那里是最安全的。

  可这些东西似乎就是为难我,我只能控制自己的上半身,整个腰部以下都没法动,这个时候的我真的很生气,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就想要发怒,随手把手上那个金戒指扔出去,戒指“叮”的一声掉在了不远处的地上,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才发现那只抓住我脸庞的手没有了。

  “啊……”尖叫声总是让人一惊一乍的,眼前就像是在放电影一样,一团黑漆漆的东西不断的翻滚着,忽然变成了一张脸,和我的一模一样,只是那上面一道道沟壑还留着血,那双我忘不了的恐怖眼睛也在上面,而嘴巴就一直在冷笑着,我像是在照镜子,又像是见到了一个双胞胎的自己,然后“我”就开始七孔流血,边流血边笑,慢慢的靠近我,直到和我面对面,然后我就开心的晕倒了。

  没有了意识,我的身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仿佛我不是人,而是一个雕像,只不过没有摔碎。

  晕倒的人应该完全没有感觉的,可是我却依旧能够听见周围的声音,我听见老师跑到的我身边问我怎么了,我无法回答,然后就听见了妈妈的声音,随即我就被抱了起来,后来妈妈告诉我,那个时候的我整个人都很不好,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什么,甚至满脸漆黑,直到回到家里奶奶告诉她那漆黑的东西竟然是已经染成黑色的血渍,她被吓了一跳。

  事情当然没有结束,因为真实的我的身体在妈妈的怀里,而意识里的我竟然看见了那枚戒指,戒指的圆圈是金子做的,很是耀眼,相对那样样耀眼的金子,正面上的那块墨绿色的玻璃珠就很平常了,它就像是孩子们玩的被叫做“弹磁”的弹珠,花哨,坚硬,也很浑浊,像是一个人老人的眼珠子,浑浊却又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流动着。

  好像此时此刻害怕才传到我的脑神经里,我终于哭了出来,可是每当我哭的时候总是能听见什么声音,停下来的时候那个声音也跟着没有了,就像是在一间很大的房间里的回声,可是我知道,我这是在我的脑海意识里,根本不会有房子,我害怕着根本不敢动,周围一片黑漆漆的,就像是我晕倒之前看到的窗外的场景。原文haohaoyun.com

  忽然,那枚戒指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像是天使降临前的光芒,可是我还是觉得浑身冰冷,因为这束光吸走了所有的黑暗,包括窗外那些工人身上漆黑的大家伙们,还有每个孩子身体里的黑色东西,全部都被吸进了戒指里,虽然我晕倒了,可是我还是看见了那一幕,奶奶说,那是回魂。

  这样的回魂并不是人死之后的回魂,而是被吓的太狠了,魂已经游离了,但因为身边有一些有很重煞气的东西压住了魂,所以魂不敢离开,下意思的跟在本体身边,看着本体身边发生的事情,我就看着妈妈抱着我到了家里。

第4章 奶奶

  没有了黑暗,意识里的我终于会自己哭了,哭着哭着忽然发现周围的戒指的光芒收了回去,可是这一现象并没有让我开心起来,反而让我感到从心底来的恐惧,我害怕,真的害怕,手脚开始发抖,嘴唇也开始发紫,整个人都不停的抖动着。

  而现实中的我也和意识里的我反应一样,身体不停的抖着,刚接过我身体的妈妈紧紧抱着我,只是那抖动怎么都止不住,妈妈只能拼命的搂紧我的身体,一边泪眼朦胧的看着坐在一边的奶奶。

  奶奶皱着仿若千年老树皮般的额头,慢慢的端起旁边的一个装满像是水一样东西的碗,右手颤巍巍的舀了些碗里像水一样的东西洒在我身上,然后轻轻的哼唱着什么古谣,不时的还能够听到有我的名字。

  意识里害怕极了的我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哭着想妈妈,想家人,忽然听见一个很好听的歌谣,我记得在爷爷去世的那年奶奶唱给我听过,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渐渐就要清晰的周围又急忙闭上眼睛。

  忽然我听见了奶奶的声音,紧张的张开眼,发现在我身边有一道很朦胧的身影站在那里,那身影慈祥的看着我,轻轻的叫着我“林子!!林子!!奶奶的宝贝,没事了,来跟奶奶回去!!”

  奶奶的声音很温和,渐渐的使我激动的情绪安静了下来,可我的身体依旧颤抖着,直到奶奶的手轻轻的抚摸我的头。

  奶奶有些温热气息一下子就让我的身体清醒了,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了眼前正慈祥的看着我的奶奶,还有抱着依旧在颤抖的我的妈妈。

  终于看见家人了,也终于能够自己控制自己的每一部分了,我“哇!!”的一下子哭了起来,两只小手紧紧的抱着妈妈的腰,因为人小,所以两只手够不到一起,可是它们很紧很紧的抓着妈妈的衣裳,就是不肯松开。

  妈妈心疼的哄着我,一直到我哭累了睡着了,妈妈才打算起来把我放在床上,可是我根本不敢把手松开,妈妈没办法,只好跟着我一起躺在床上。

  “妈,林子这是怎么了??”因为害怕所以睡得不是很好,朦胧就我听见妈妈在问奶奶,我也很想知道,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好重,根本抬不起来。

  妈妈曾经是一名护士,在我被抱回来的时候她曾简单的帮我检查过,我的身体机能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全身的无力和漆黑的颜色。

  在奶奶很郑重的端着那碗像水一样的东西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妈妈就知道,我不是生病了,是被缠上了不该有的东西,妈妈焦急可是无计可施,只能看着奶奶一步一步的为我驱除那些东西。

  “林子妈,你快去学校把林子的书包拿回来,所有的东西都要带回来,知道嚒!!”

  奶奶沙哑浑厚的声音带着无比郑重的感觉对妈妈嘱咐着,妈妈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严肃的奶奶,所以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刻就起身想要去学校,可是在起身的时候我还是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衫。

  奶奶走过去轻轻的抚摸着我的额头才使得我的手慢慢的软化下来,妈妈乘机把衣衫拿了出来,快速的向着学校跑去,奶奶抬起头看着将要下山的太阳,心里保佑着希望不要是那样的东西。

  不一会妈妈回来了,手上拿着我的小书包,奶奶接过小书包把里面的东西都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本来一直都很正常,可是在奶奶看见那枚带着诡异弹珠的金戒指时惊讶的一下子坐在地上。

  不一会她的额头就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手上拿着的金戒指“叮”的一声掉在地上。

  妈妈奇怪的把奶奶从地上扶起来,奶奶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完全靠着妈妈的力气才起来的,刚刚坐上椅子的奶奶忽然又跳起来,跑到床边眼里含着泪水看着我,右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我的头,眼里满是舍不得。

  “妈,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上班晚归的爸爸一进门就看见眼含泪水的妈妈和奶奶,惊讶的问,可是眼神一下子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我,脸色瞬间难看了。

  奶奶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小儿子,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走到床边,抱起我把我送到了爸爸的怀里。

  “林子爸,快点把林子送到你姨母家,告诉你姨母林子浑了,她就明白了,快,在太阳下山之前一定要离开小镇!!”

  奶奶急急忙忙的推着爸爸和妈妈,爸爸呆呆的看着奶奶,他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可是妈妈却知道,所以她知道奶奶这样说一定会有她的道理,抹了把眼泪,拉着爸爸就向外面走去,爸爸就这样带着疑问被妈妈拉出门了。

  看着远去的一家三口,奶奶欣慰的笑了,她回头看着还在地上的金戒指,眼里含着满满的愤怒,她一步一步的走到戒指旁边,拿起戒指就往地上砸,一下又一下……

  “叮咚,叮咚,叮咚……”一声接一声,那一晚,周围的邻居都看见奶奶不停的砸着地板,像是疯了一样砸着,直到凌晨鸡鸣的时候没有了声音。

  连夜从姨母家赶回来的爸爸妈妈进门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已经死去的奶奶,奶奶手上戴着那枚戒指,仰躺在里屋门槛上,死不瞑目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门口,两行血泪凝固在眼角两边,身边放着一张早就写好的纸张。

  爸爸含泪看了看纸,纸上面的意思是要是看见自己死了,就叫妈妈把那枚戒指拿下来,戴在自己右手的中指上,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要拿下来,直到姨母放我回来的时候才能把它拿下来交给我,要是不这样做我很快就会死去。

  在姨母家的路上,妈妈把事情的发生告诉爸爸后,爸爸的情绪一直不稳,现在自己的母亲又不明不白的死去了,爸爸一下子就懵在那里。

  妈妈看过那张纸,明白了奶奶的意思,留着泪走到奶奶的尸体边,慢慢的拿下戒指,戴在自己右手中指上,回头时看着奶奶睁得大大的双眼吓了一跳,因为她感觉到奶奶的眼睛里有着浓浓的不甘与愤怒。

戒咒之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戒咒之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极速进化论》《极速进化论》

    原标题:《极速进化论》《极速进化论》小说名字:极速进化论【000】谁入地狱?末世,乃强者天堂,弱者地狱!这句话,在网络小说中几乎都要被用烂了。无数读者都恨不得世界真如小说那般丧尸横行,如主角般逆天崛起,从此吊打高富帅,脚踩权二代,成为末世中的最强者。可有多少人聆听过,弱者的哀嚎?白河就一直聆听着……他偶然觉醒的异能没有任何战斗力,只能作为辅助——他可以听到超大范围内所有的声音。每一天,每一刻,他都能听见整个小镇一切声音,并且在大脑生成声呐图像。死人了,他第一时间知道,因为心跳的声音会消失。有新生

  • 《逆行九界》《逆行九界》

    原标题:《逆行九界》《逆行九界》小说名称:逆行九界第一章废物重生雷声隆隆,风雨交加!就在天门后山的一块被茂密青绿的树林包围的空地上,一根破旧的木桩前,站着一个被雨水淋湿,衣物紧贴着精瘦身躯的白衣少年,他的神情悲愤而绝望,紧紧扣住的双拳,像是要将自己的血肉挖出。“我真的是废物吗?我明明是个天才,可是自从三年前受了重伤之后,我连最基本的武气都修炼不出来了,真是可恨!老天爷,我有本事就现在就把我劈死,不然,我一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白衣少年嘶声力竭地呐喊,嘶吼,像是在宣泄心中的不满。轰隆隆!蓦地,

  • 《仙王》《仙王》

    原标题:《仙王》《仙王》小说名字:仙王第一章鬼冥峰清晨,阳光明媚,天地之间一片清明,在麟洲境内,某一处辽阔的深山之中,隐蔽建立着三座森严无比的奇峰。这三座奇峰,寻常人是绝不可能发现其存在,即使近在眼前,也不可能看得见,明显是施展了某种厉害的禁制,隔绝了外面的一切。玉溜峰,鬼冥峰,神阳峰。这三座奇峰各自不同,玉溜峰高不过百丈,透露出一股脂粉气息,诱惑逼人。鬼冥峰邪气凛然,乃兵家重地。神阳峰霸气十足,龙盘虎踞。鬼冥峰之中,修建着一座巨大的堡垒,名为神兵堡垒,一股股火热的波动从其中传出,无数的人影游离

  • 《邪王千岁》《邪王千岁》

    原标题:《邪王千岁》《邪王千岁》小说名:邪王千岁第一章莫装×,装×会尿裤子!九月初,虽然已经立秋,但秋老虎却依旧凶猛,天气闷热无比,宜城火车站挤满了拎着大箱小包的人们,偌大的候车室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人们都是汗如雨下,浑身湿黏,许多人脸上都透着烦躁不安。正是大学新生开学的时候,许多学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有些忐忑和兴奋的等待着新生活的开始。王铮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蹬着人字拖,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和汗衫,手里拿着杂志当成扇子不断扇着,看着形形色色的旅客们,王铮心里实在是有些郁闷。本来自己在宜城乡下过得

  • 《最佳透视眼》《最佳透视眼》

    原标题:《最佳透视眼》《最佳透视眼》小说名称:最佳透视眼第1章美女呀“美女呀!”身材瘦小的高鹏看着校花王诗苒从学生队伍里走向高二一班的教室,他的眼睛顿时冒出来一片灿烂的小星星,喉结快速的上下滚动着,咽了一下口水。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是高二级部分文理科的时间。戴着一副黑色近视镜的高中部教导主任黄世昌,为了升学率,他亲自来分班。美女校花王诗苒的数学成绩,在级部可是第一名,竟然也和自己一样,报了文科班?这怎么可能?自己报了文科班,是因为分不清楚摩尔是什么东西,更记不住屁的分子式,数学更是一塌糊涂。而王

  • 《你的故事,导游》《你的故事,导游》

    原标题:《你的故事,导游》《你的故事,导游》小说书名:你的故事,导游001:重逢深圳也不好找工作,这是我来一个月后的感受。不是说专业不对口,就是说我没有工作经历。我堂堂一大学生,虽然毕业两年了,毕业后因为家里有事回去蹲了两年,但学历不是假的吧!尼玛,都不招我工作,哪来工作经历?天气还不是一般的热,深圳里外几个区跑了个遍,毛的收获都没有。看着熙熙攘攘的车流,我内心无限的悲凉,或许该考虑下住地不远那家饭店洗盘子的工作。不过看一眼这大街上各种穿着短裙短裤,露出白大腿的妹子,内心那丝悸动让我瞬间就觉得,

  • 《总裁的天价情人》《总裁的天价情人》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情人》《总裁的天价情人》小说书名:总裁的天价情人第1章突发变故夜晚,马家别墅。大厅中的水晶灯华光璀璨,照的厅内所有事物纤毫毕现,但同时也将在场的马家三人脸色映衬的愈发晦暗。双鬓已经有些半百的马继东看着陪伴自己半生的夫人,以及刚刚成年的美丽女儿,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涩。他以为自己可以让她们衣食无忧的过完一生,不料……马夫人的双手紧紧的拉着丈夫和女儿,眼中充满晶莹的泪水,看向自己的丈夫,“继东,不会有事的对不对?”马继东想安慰自己的妻女,可是最近一连串的变故让他知道事情非比寻常……先

  • 《出奇制胜》《出奇制胜》

    原标题:《出奇制胜》《出奇制胜》书名:出奇制胜第一章半只山上“莽原黄,赤流荒,半只山上虎吃獐。”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萧瑟金秋,半只山上的獐子群大规模的出动了起来,为的是赶在寒冷漫长的冬季之前养上一身肥膘,好安稳的度过让所有普通野兽低级妖兽都恐惧的莽原寒冬。半只山位于莽原的边缘,再向北就是绵延千万里的据天岭,那里是顶级妖兽的乐园,千万里的灵脉,不知隐藏了多少实力恐怖的妖兽,传说在最深处隐藏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存在,当然这只是莽原中流传的传说罢了,根本无从考证,每年都有无数的顶尖武者,成群结队的进入据天岭的

  • 《无敌黑白眼》《无敌黑白眼》

    原标题:《无敌黑白眼》《无敌黑白眼》小说:无敌黑白眼第一章乡下来的盗墓贼“完了完了!”张灿绝望的咒骂着,一颗心直沉到了十八层地底!自三年前入道以来,张灿一直是小心又小心,一笔一笔的赚着小钱,跟着古玩街,旧货市场的老鸟们学着经验,三年来辛辛苦苦的存了二十万的血汗钱,却就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张灿在老友苏森林那儿闲聊喝茶,苏森林是老石斋的掌眼,五十岁出头,在锦城古玩一行中也算是个人物,经验很老到,张灿跟老苏又是同乡,捡漏买了小件也基本上是送到老苏这里来,其实也算不得真正的捡漏,一

  • 《万道神皇》《万道神皇》

    原标题:《万道神皇》《万道神皇》小说名:万道神皇第一章神皇陨落“我不是死了吗?这是在哪儿?……”这是杜天恢复意识之后第一个想的问题。此时的他感觉眼皮重的抬不起来,意识更是有些混乱。而且感觉有些痛,说不清是哪里痛,又好像是哪里都在痛。身上很冷,只有在他的左手上,似乎传来了一些温度,像是被人握住的温度。他听到了有人在小声地呜咽着,声音中饱含了心疼。“谁?是谁在哭?”他想问一下,可是却张不开嘴。他用精神力努力地想探知一下周围,可却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他那无与伦比的精神力仿佛是消失了一般。他极力地想捋清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