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与小姨的诱惑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12:56 来源:网络 []

小说:我与小姨的诱惑事

第1章

七月的章河村越发的炎热起来。《我与小姨的诱惑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叶臣借着自己小姨在村委会干妇女主任一职,也混到了一个暑假看打水机的临时活计。

“嘘嘘嘘……”

正值晌午,叶臣本是躺在水渠房里头午睡,忽然,他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这声音听起来很是怪异。

叶臣暗道,难不成有人想要偷电动机?

要知道,章河村一到夏季,全村的水田都得靠着水渠的一台打水机来抽水灌溉,这玩意儿要是被偷了,那么整个章河村村民一季的庄稼就完了。

叶臣冷哼一声,爬了起来,朝着那声音走过去……

这才刚一走出去,叶臣便愣住了。

只见水渠房不远处的田埂边上居然有一个女人蹲在那边,一身黑色的半透明长裙被她撩了起来,那白花花的大屁股正对着叶臣这边,而先前那哗哗的声音便是从那女人的屁股蛋子中间传出来的!

长这么大,叶臣还是头一次瞧见女人的身子,而且还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身子,看着那浑圆白嫩的屁股蛋子,叶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要是可以凑近点儿看个仔细该有多好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叶臣眼珠子一闪,悄悄地潜入到章河里,朝着那黑裙女子那边缓缓地游了过去……

不一会儿,叶臣便游到了女人的下方,抬头一看,这下,他立刻将那女人的身子看了个通透,特别是瞧见那漆黑抹乌的地方,更是让叶臣心里头一阵火烧火燎。

叶臣以前在学校边上的租书屋里看过一些这样的书,他知道,女人有两个嘴儿,男人也最爱这两张嘴。《我与小姨的诱惑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今个总算是见到真的了,虽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漂亮,但是男人的本能还是让叶臣身体有了异常的反应……

“咕咚”一声,叶臣咽了咽口水。

“谁?!”

可能是咽口水的声音太大了,那女人忽然惊呼一声,低头一看,待的她看清楚是叶臣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没好气地骂道:“叶臣,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偷看老娘?你信不信老娘戳瞎你的眼珠子?”

看清楚女人的脸之后,叶臣猛地回过神来,尴尬地说道:“小玲婶儿,我……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我……我以为是偷电动机的小贼呢。”

这黑裙女子名叫宋小玲,是别村嫁到章河村的小媳妇,平日里也很少下地干活,外加长的好看,她男人宠的厉害,从不让她碰地里的农活,使得她皮肤保养得非常好。

那大大的媚眼仿佛会说话似的,一闪之间都仿佛可以勾走男人的魂儿。

“哎哟……”

忽然,叶臣只觉得下身一阵吃痛,他连忙爬上了岸。

听到叶臣忽然发出痛呼,宋小玲也有些担忧,可是待的她看到爬上岸的叶臣之后,白皙的脸蛋上立刻浮起一抹嫣红。

感情是叶臣那货子把裤子高高顶起,外加被水浸湿的裤子处于半透明状态,那里面的东西半遮半掩的,别提有多撩人了。阅读haohaoyun.com

宋小玲本是想要对叶臣发火的,可是当她瞧见叶臣这货子的时候,她却媚眼闪动,心头改变了一点儿主意。

“叶臣,你是咋啦?”

叶臣痛得龇牙咧嘴,“小玲婶儿,我……我这东西好像被咬了。”叶臣有些难为情地指着自己的货子。

宋小玲她男人虽然外出打工能挣到点儿钱,但是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回家待一段时间,身为一个尝过人事的女人,宋小玲哪里能够挨的了那个罪啊?

平日里也就只能在地里摘点自家种的黄瓜茄子来解解馋,可是那终归是治标不治本啊。

她也不是没想过要偷个汉子,可是章河村的大老爷们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就是歪瓜裂枣的,她哪里能够瞧得上啊。

今个她瞧见叶臣这大东西,比之平时用的黄瓜都不逞多让,这让她忍不住有些心动,此刻想着叶臣这小犊子一会儿用这么大的玩意儿倒腾进自己的身体里头,宋小玲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只觉得那地儿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泛起……

痒!

湿!

“你别着急,你被咬到哪里了?婶儿给你瞧瞧?”宋小玲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激动,一脸关心地凑到叶臣的身边。

听到宋小玲的关怀之声,叶臣心中很是尴尬,可是他很担心那地方被要坏了,还是老实的指着那货子告诉了宋小玲。阅读haohaoyun.com

“你这小坏蛋,人不大,坏心思倒挺多,咋的?想要欺负小婶儿呢?”宋小玲嗔怪地白了叶臣一眼,顿时媚态横生,那娇媚的模样是个男人恐怕都有些吃不消。

可是叶臣是真的有口难辩,苦着脸说道:“小玲婶儿,我……我是真的被咬了。”

瞧见叶臣的表情不似作假,宋小玲朝四周瞧了一眼,说:“走,咱先去水渠房里,婶儿帮你瞅瞅去……”

说着,在宋小玲的搀扶下,两人一起来到了水渠机房里头。

“把裤子脱了,婶儿给你看看。”宋小玲盯着那耸的高高的货子关心道。

叶臣此刻担心那玩意儿以后不能用了,也顾不上害羞啥的,直接将湿透了的大裤衩子给摘掉。

“真是个好东西啊!”

没有了遮拦,宋小玲已然可以清楚的瞧见叶臣的大货子,她忍不住张开樱桃小嘴儿发出一声惊叹。推荐haohaoyun.com

叶臣可没心思跟她说这些,他就想要看看自己那货子到底有没有被咬坏。

可是瞧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甚至连之前的疼痛感也没有了,唯一的不适恐怕就算是那货子有些涨得慌……

“婶儿,我好像,好像没啥事儿了。”叶臣看了一眼一旁盯着眼睛仿佛在观赏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的宋小玲,暗道,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这臭东西有啥好看的。

但是他哪里知道,此刻的宋小玲早就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特别是看着那怒起的狰狞,咽了咽口水,抬头看向叶臣,用略带沙哑说道:“虎、叶臣,你这里恐怕还是有问题的,这样,婶儿帮你好好用嘴治疗一下,人家都说口水可以解毒的……”

一听这话,叶臣再傻也知道这婆娘到底想要干啥啊?

他这心里头正自犹豫,却见宋小玲吞了吞唾沫,张开小嘴就朝那地儿咬去……

第001章被小姨看光了

叶臣迷迷糊糊地躺着,他很想睁开眼睛,同时心中却又害怕睁开眼睛。他是个屌丝,没钱,没车,没房,每天除了上网玩玩腾勋公司新出的英雄联盟和一些妹纸在歪歪里聊以自慰意外,没有太大的建设。

说实话,他很厌倦那样的生活。他一直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努力,如果努力的话,想来以他还算帅的外表,想来应该也可以跻身于高富帅的行列。推荐haohaoyun.com

当然,叶臣最最后悔的还在于他当初在校园的时候错过的那些女人。

如果生病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不会错过这些。

叶臣心中想着,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奢望,想来自己现在应该在医院躺着吧。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因为打游戏饿了。又吃腻味了KFC宅急送,便想要去新开的一家名叫蜀香园的饭店吃饭,不为别的,就因为那边的女服务员都穿着性感的紧身旗袍。

“红线啊,你怎么愁眉苦脸的啊?你家叶臣考上了好的高中,你应该高兴才是啊。叶臣那孩子真是好运,居然有你这样一个好小姨。”迷迷糊糊之中,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叶臣的耳朵里。

红线?叶臣的心一紧,这不是自己小姨的名字么?他没有父母,从小就是小姨叶红线给拉扯大的,但是后来因为自己的不争气,小姨也被他气走了。

对于叶红线,叶臣的内心十分的复杂,当初叶红线离开也可能是因为叶臣一次喝醉酒想要对她做出不敬的行为而让她黯然离去的。

想到这里,叶臣的内心一阵羞愧,是的,他对于小姨叶红线有着强烈的爱意,可是小姨不是很早就离开自己了吗?也正因为小姨的离开他才更加肆无忌惮地放纵自己。难道小姨知道我住院了,所以来看我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被那些杂种打了一顿还真的很值得。

缓了缓,另外一个叶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唉,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可是……上高中的学费实在是太多了。”

一分钱难道半大个汉子,更何况是叶红线这样的娇柔女子了。她这些年都是独自带着叶臣生活着,当初的那些钱早就已经花的所剩无几了。如今就连这微薄的学费恐怕都……

“高中?!”叶臣的脑中一阵嗡鸣?为什么小姨要说高中?难道……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呢?

就在叶臣怀疑的是,另外的声音也忍不住叹息一声:“唉,红线啊,也真是难为你了,你说你干嘛一个人带着叶臣呢?那么多好男人都快把你家的门槛给踩破了,你就是死脑筋不答应,我看着都替你不值。”

接着,两个女人的谈话便没有再让叶臣关心了,他现在十分的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如同小说上说的,重生了?想到这里,叶臣的心一阵大喜,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过好今生,再也不会让小姨离开我了。还有那些年我错过过的女孩,我都要一一的追到手。

可是叶臣悲哀的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都是那么的无功而返,怎么办?难道说我的灵魂还没有和以前的灵魂相融合?

想到这个可能,叶臣的心一阵紧张,不行,绝对不行,我一定要醒过来,我不能够再失去小姨了,小姨!叶臣绝对不能再失去你了。内心想着,叶臣却不知道,他的紧闭着的眼角却已经流出了泪水。

叶红线送走了朱玉凤,还是决定到叶臣的房间去看看,“这个臭小子又想要睡懒觉,真是和他爸爸一个德行!”说着,她便一脸溺爱地走到了叶臣的房间。

“叶臣,还不起床呐?”叶红线看着趴在床上的叶臣,喊道。

那清脆的声音让叶臣一阵的激动,是的,这是小姨的声音没错,难道我真的重生了?

“起床啦,懒虫,这太阳都快晒到屁股了,再不起床姨可要生气咯。”叶红线以为叶臣和以前一样在和自己耍滑头。

可是待他唤了好多声,叶臣还是没有反应,叶红线不由得有些气了,这个臭小子,知道今天要干活就故意偷懒,不行,一定不能放过他,想着,便拉开了叶臣身上盖着的薄薄的毛毯。

这一拉,叶臣便赤条条的出现在了叶红线的眼中,原来叶臣从小就有着果睡的习惯。叶红线嗔怪地白了叶臣一眼,有些羞恼地在叶臣的屁股上使劲地打了几巴掌。

“哎哟……”一声,叶臣顿时被这屁股上传来的疼痛给拉回到现实中。

看着叶臣捂住屁股的模样,叶红线娇笑了起来,“臭小子,快点起来,和你来软的不行,我看以后还是得来硬的才好。”

叶臣睁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是的,没错,真的是小姨。蓦地,叶红线便被叶臣紧紧地搂住了。

“小姨,你不要离开叶臣,叶臣知道错了,叶臣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呜呜……”再次能够搂到思念多年的小姨,叶臣的感情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叶红线显然被叶臣的举动给弄的有些不知所措,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低头看着哭的很伤心的叶臣,她的脸上也带上了一片黯然,拍着他的头,柔声说道:“傻孩子,姨怎么舍得丢下你不管呢?好啦,这么大个人了,还哭鼻子,知不知羞啊。”

“还有,快点把衣服穿上,都多大人了,咋还改不了这个习惯呢?这是你姨我习惯了,要是别的女孩子看到你这个……这个丑样子还不得羞死你呀。”叶红线瞅了叶臣的身子一眼,脸色顿时一红,心想臭小子长大了!

听叶红线这么一说,叶臣一愣,这才发现自己下身的小兄弟因为男子都有的生理反应而一柱擎天,连忙用毯子遮住了下身,红着个脸,支支吾吾地道:“姨,我知道了,你……你先出去吧。”妈呀,真是丢死人了!不过想到叶红线脸上的红晕,叶臣的心中也是一热,是了,小姨这么多年来都是孑然一身独自一人,看到我这里肯定会害羞的。

“呸,臭小子,你身上哪里姨没有看过的?还害羞起来了!”叶红线虽然心下娇羞,可是还是嘴硬地调笑着叶臣,似乎看到叶臣窘迫的模样她就能够十分开心似的。

看着小姨离开房间,叶臣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

“我真的重生了,老天真的给了我一次重头来过的机会。”叶臣眼神灼灼,“既然老天你给了我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我今世一定要好好的过好这一辈子。那些年错过的女人,今世我一定要把你们统统的推倒!”

第2章

“叶臣,回家吃饭了……”

眼看着宋小玲就要咬到那货了,可是忽然有人喊自己,叶臣吓了一跳。

叶臣虽然还没跟女人做过那事儿,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宋小玲这娘们想要干啥,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当然,宋小玲比叶臣还要紧张一些,毕竟她是个女人,虽然村里那些个老娘们平日里没少在背后捣她的漏子,可是却还从未被人抓过把柄。

这万一被别人抓到自己在这里跟叶臣这个半大小伙子做那事儿,那村里人一口一个唾沫都得把她给淹死……

“咋……咋办?”

宋小玲心里头别提有多紧张了,这声音是叶臣小姨叶红线的,自己在这里偷勾引人家侄儿,这被叶红线给知道了,那还得了?

叶臣心里也紧张,可是瞧见宋小玲这紧张模样恐怕是指望不上了,她咬了咬牙,说道:“小玲婶儿,你等会儿就待着水渠房里,我先出去,等我走远了你再出来!”

说着,叶臣边把裤子套上,便应声,穿好之后,朝宋小玲使了个眼色,便要出去。

“叶臣,你等会儿。”宋小玲知道只要叶臣这回提前出去,叶红线就不会进来。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眼看着没有啥危险了,宋小玲的心思又回到了叶臣的大货子上。

瞧见叶臣驻足回头,宋小玲有些羞涩地说道:“你晚上要是得空了,来,来婶儿家,婶儿给你留门儿。”

叶臣一听,哪里还不知道宋小玲的意思?不由得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之前的那一阵想法,他嘿嘿一笑,说道:“好勒,今晚我要是有空就去找你。”

出了水渠房,叶臣远远地便瞧见了自己的小姨叶红线。

“叶臣,你在干啥呢?咋这么久才回应啊,小姨还以为你出啥事儿了呢。”

叶臣从小便没有父母,是小姨叶红线带大的,此刻看着小姨担心的模样,叶臣心中有些感动和温暖。

“姨,这太阳这么大,你咋也不撑把伞呢?”

瞧见美丽的小姨为了喊自己吃午饭,居然盯着这么烈的太阳来找自己,叶臣略带抱怨。

可是小姨却是没好气地白了叶臣一眼,刚想要说话,眉头却是微微一皱,指着叶臣的裤子说,“你裤子咋湿了?”

当看到叶臣半透明的裤子的时候,叶红线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她很想要将目光挪开,可是不知道为啥,她越是想要避开那货子,却鬼使神差的越想要多看几眼。

听到小姨这话,叶臣顿时尴尬一笑,随便找了个算不上借口的借口敷衍了过去,“好啦,姨,这太阳怪大的,咱们先回家吧。”

虽然转移了话题,但是叶臣却并不知道,他一直心中爱慕的小姨脑子里已经对刚才的那一幕烙下了印记……

回到家,小姨客厅里小姨早就已经将饭菜摆放好了。

两人纷纷坐下,看着端起饭碗的小姨,叶臣不由得被小姨给迷住了。

乌黑的秀发被挽成一个妇人髻,给人一种成熟美艳的感觉,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杏仁儿眼,灵动有神。眼角的一点美人痣更是为小姨叶红线增添了几分诱惑的美。

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粉色的樱桃小口正在咀嚼着,看的叶臣一阵意动,虽然是坐在小圆凳上,可是叶红线那保持良好的身材却在那件黑色无袖短衫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完美。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一睹她修长的美腿和玲珑的小脚。

叶红线也注意到了叶臣的眼睛盯着自己,心里头有些羞喜,她知道叶臣是对自己的身子着迷了。

不过想到叶臣之前半遮半掩的货子,叶红线不由得心头一荡,她这些年一直都带着叶臣,家里的门槛都被人给踏坏了,可是却依旧没有答应别人亲事。

她也是个正常女人,可以说,这么多年来,她压根就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给碰过,如今瞧见男人的货子,她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让她觉得羞耻的想法。

叶红线啊叶红线,他可是叶臣啊,你怎么……怎么可以有这么不要脸的想法呢?

“傻小子,愣着做啥呢?还不赶紧的吃饭。”

说着,叶红线自己架起菜来。

被叶红线这么一提醒,叶臣这才缓过神来,他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了小姨一眼,闷头吃饭。

可是当他看到饭桌上只有一碟子凉拌黄瓜的时候,叶臣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心中惭愧。

他知道,小姨之所以这么节省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给自己存上学的学费。

同时他更清楚,以小姨的条件,想要找个优秀有钱的男人根本轻而易举,可是这么些年小姨却因为他而未嫁。

这一切的牺牲都是为了自己!

这让叶臣心中对小姨的依赖和爱意更深了几分。

“姨,对不起。谢谢你!”

“傻小子,好好的说什么傻话呢?又是对不起,又是谢谢的。”

叶臣看了小姨一眼,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赚钱,然后让小姨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姨,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吃过饭,叶臣忽然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听完叶臣的想法,叶红线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是学生,想什么赚钱的事情啊,如果真想赚钱的话,而且你若是真想要承包村里的鱼塘,你也只能去找书记说,这些事情可不归我这个妇女主任管呢。”

叶臣见小姨反对的不算厉害,他嘿嘿一笑,心中自有定计。

无聊的混了一下午,吃过晚饭之后,叶臣洗了个澡,准备去找村委会书记,也是村里的大美人张若兰聊一聊,毕竟如小姨所说,人家是村里的一把手,想要承包鱼塘的话,还得人家答应才行!

这么想着,叶臣立刻掉头朝张若兰家走去……

走了张若兰家门口,叶臣刚准备敲门,可是却隐约听见张若兰家的院子里有哗啦啦的水声,叶臣心有疑惑地悄悄地将院子的门推开了一点儿,随后,他便被院子里那昏暗灯光下的完美娇躯给吸引住了……

第002章小姨房间内的旖旎

“叶臣,好了没有啊?一个大男孩还磨磨蹭蹭的干嘛啊?”正当叶臣YY着今后的美好人生的时候,小姨叶红线的声音再次催促起来。

“哦,就来!”叶臣应了一声,随便套了一件衬衫便走出了房间。

来到客厅,叶臣看着小姨正坐在饭桌边吃早饭,不由得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

乌黑的秀发被挽成一个妇人髻,给人一种成熟美艳的感觉,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杏仁儿眼,灵动有神。眼角的一点美人痣更是为小姨叶红线增添了几分诱惑的美。

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粉色的樱桃小口正在咀嚼着,看的叶臣一阵意动,虽然是坐在小圆凳上,可是叶红线那保持良好的身材却在那件黑色无袖短衫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完美。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一睹她修长的美腿和玲珑的小脚。

叶红线也注意到了愣在那里的叶臣,心中嘀咕道:“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有点怪怪的。”

“叶臣,愣着干嘛呢?赶紧吃饭,吃完了咱们得去地里干活!”

叶臣“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走到餐桌边吃起早饭来,看着餐桌上只有一碗咸菜,可是小姨却吃的津津有味。叶臣记得,这个时候他们家这边还没有征收,生活条件也十分的辛苦,小姨也只不过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只能靠着微薄的收入养着自己。

“姨,谢谢你!”叶臣看着小姨,心中有些惭愧,小姨这样的美人本应该找到很优秀的男人的,可她却为了自己这么多年一直未嫁,这让叶臣心中十分的惭愧,同时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叶红线的爱会如此强烈的原因。

正吃着饭的叶红线一愣,随即带着欣慰的笑意道:“傻瓜,谢什么?你今天是怎么了?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不是病了?”边说边起身用手去触摸叶臣的额头。

“姨,我没……”叶臣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袭淡淡地幽香给迷住了,更让他受不了的是叶红线“V”领下那一片白花花的沟壑,看的叶臣顿时有了反应。

叶红线探了探叶臣头上的温度,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皱眉道:“没有发热啊!”忽然,她的手一顿,因为她发现叶臣正看着自己的胸口发呆。

“哎呀!”头上传来的疼痛让叶臣痛呼一声,叶红线红着脸,嗔怒道:“看哪里呢?”虽然口中斥责,但是眼神中却没有太多的怒火。

长大了,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在襁褓中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孩了。

看着小姨脸上的怒气,叶臣心中羞愧,更多的却是紧张,当年也是因为自己的不敬而让小姨离开的,这次可千万不能这样了,。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姨,我错了,你不要离开我!”

叶红线本就没有怎么生气,忽然看上叶臣脸上那痛若心死的哀伤表情,不由得愣在了那里,良久之后,“傻瓜,姨怎么会怪你呢,你是大男孩了,不过你这臭小子连我的便宜都敢占,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你才行。”

叶臣愣住了,小姨不生我气?想到这里,他顿时高兴了起来,撅起屁股背对着叶红线道:“来吧,姨,你用力点哦。”

叶红线看着他的糗样,忍不住掩嘴嗤笑,“就你鬼门道多。好啦,快点吃饭吧。”

吃饱了,叶红线便带着吴川来到庄稼地里。

章河村一直是文涂县的扶贫村,村里的经济条件很差,所以叶红线也不能指望哪点工资就可以养活家里的两口人。种点农作物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按照前世的印象,叶臣记得他们家的农田离家里不远,走了大约十几分钟便到了。

“姨,这天热死了,你回家休息去吧,别把自己晒黑了。”抬头看着这炙热的太阳,叶臣心疼小姨,不想让她太过操劳。

“哟,你这臭小子,今个是怎么了?嘴这么甜?说,是不是想求姨给你买什么东西。说吧,想买什么?”

叶臣看着小姨大咧咧的模样心中一阵疼痛,他知道,家里根本没有多少钱了,小姨还正在为自己的学费而发愁呢。

“姨,我想挣钱!”叶臣认真地看了小姨一眼,“我要挣很多很多的钱养你。再也不让你做这些粗活!”

“咯咯,好啊,不过得等你大学好好的毕业之后再说赚钱的事情,现在呢,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学习。”叶红线虽然欣慰,不过却也只把叶臣的话当成是小孩子的话。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能赚什么大钱。

一天活计干下来,叶臣也累了个半死,洗完澡之后便躺到了床上,思虑了起来。

赚钱!怎么赚钱,还要赚大钱呢?

心中如此想着,他不由得把以前的事情一一的想了一遍。

章河村是个穷的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产,唯一一个就是村里有几个塘。

对,就是这样。

叶臣想到,当年村里就有一个男人是因为承包村里的鱼塘而发了家,然后又渐渐地做起了生意,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其实村里的鱼塘承包并不需要多少钱,几十块钱就能够承包下一年。

想到这里,叶臣一个纵身起床,朝叶红线的房间走去。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是几十块钱小姨应该还是舍得的。

因为太过兴奋了,叶臣也忘记了敲门,结果当他推开门的时候,他和叶红线都愣在了当场。

此刻的叶红线全身不着片缕,在昏暗的灯光下面色潮红,手也在身上乱摸着,那张馥郁含香的檀口中还会发出几声低吟的诱人之声……

叶臣再啥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等到叶红线回过神来惊叫的时候,他便默默地关上了门,退出了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叶红线一个人,她朱唇紧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叶臣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坏女人?唉,叶红线你真是不要脸,难道忍不住了么?

我与小姨的诱惑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与小姨的诱惑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

  • 这些国际范儿的中国词正在走红世界……

    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那外国人最常说的、最热的“中国词”到底是啥呢?今天(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来,直接上榜单↓榜单关键词:中国政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形式在国外出现的中国话语,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传统文化的范畴。比如说“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这两个词汇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同时,“中国梦”“中国道路”等一系列以“中国”开头的政

  • 新年快乐!初一到初七好片连连:《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

    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