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暖暖甜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26: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暖暖甜妻
第一章 特殊的小病人

秦城,雅德医院。阅读haohaoyun.com深夜,秦以悦匆匆赶到她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就被自己办公室前的阵仗吓了一跳。

本来还算宽敞的医院走廊,此时站了将近十个人,都是身形高大的男人。

清一色的黑西装加墨镜,面部表情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值班的护士和医生看到秦以悦过来,顿时松了口气,差点哭出来了,“秦医生,你可算来了。”

秦以悦朝他们点了点头,看向走廊里的人,说道:“请各位先到外面的等候区等候,环境太嘈杂,会影响医护人员的工作。”

秦以悦说完后,没再看他们,走进了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到满室的狼藉。好好孕

盆栽、病例本、笔、纸、杯子,都摔得七零八落。

地上还有大量的茶渍、咖啡渍。

只有小沙发还算整洁干净。

小沙发上,一个小孩儿正背对着她坐着。

秦以悦不用想也知道这满室的凌乱是怎么弄出来的。

她心里蹿起一阵怒意,很想教训一下这种熊孩子。

但一想到外面那些西装革履的人,立刻识时务地调整了面部表情,声音和缓地问道:“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觉得哪里不舒服?”

小孩儿闻声动作缓慢地扭过头来。阅读haohaoyun.com

秦以悦被那张精致、娇嫩的小脸儿震了一下。

一股莫名的亲切感蓦地从心里冒出,将她的恼怒冲刷得干干净净。

小孩儿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一双黑黑亮亮的眼睛如两颗水晶葡萄一般,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秦以悦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小孩儿,发现小孩儿肉乎乎的小手握成拳,抵在他的腹部上。

秦以悦露出最为温和的笑容,“宝贝,医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无法通过你的表情猜出你哪里不舒服。要是你不想说话,用手指出来你哪里不舒服好不好?”

秦以悦说完,便含笑看着他。说明haohaoyun.com

小孩儿与她对视。

办公室里一片静谧。

在秦以悦以为他不会对她的话有所回应的时候,小孩儿缓缓的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秦以悦顺着他的手摸上了他腹部的位置,隔着衣服轻轻按了两下,“是肚子不舒服?”

小孩儿看着秦以悦,又后知后觉地看着她放在他腹部上的手,缓缓点头。

秦以悦站起来,在小孩儿没反应过来时,双手抱起他,走到办公室的诊床上做详细检查。

小孩儿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愣愣地任她抱着。

精致、柔嫩的小脸儿上,没有半点表情。原文haohaoyun.com

办公室门口的管家探头进来看看情况,看到小少爷乖乖窝在秦以悦怀里的时候,惊讶不已。

他们家小少爷除了跟少爷亲近,还没跟其他人亲近过。

就连他照顾了小少爷五年,也没有机会抱小少爷。

**

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停在医院空荡荡的停车场里,管家立刻快步迎了上来,“少爷。”

未几,面容清雅、衣着不凡的男人从驾驶座上下来。

线条好看的嘴唇紧抿着,透露出主人此刻的不满。

贺乔宴冷声问道:“小宝呢?”

“小少爷在秦医生那里睡着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秦医生?”贺乔宴疑惑道,率先走在前面。

“是医院的一位女医生。她抱小少爷的时候,小少爷并不排斥。”管家说得有些激动。

贺乔宴眉头微微皱了皱,加快了脚步。

管家在一旁领路,将贺乔宴带到秦以悦的办公室。

到秦以悦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贺乔宴做了个止步的手势。

管家无声地停住脚步。

贺乔宴走到敞开的办公室门口,看清了办公室内的景象。

他的目光蓦地一顿。

办公室里面的一大一小,两颗脑袋靠在一起,已经睡着了。

小宝像个精致的布娃娃一般乖巧地靠在秦以悦的怀里,娇嫩的小脸儿上没有任何不安。

贺乔宴看清秦以悦的脸时候,眸内闪过一抹一闪即逝的讶异。

秦以悦一向浅眠,察觉到有人在看她,立刻醒了过来。

当看清眼前的男人后,她愣了愣。

秦以悦眨了几下眼睛,发现贺乔宴还在。

秦以悦认识贺乔宴,倒不是她多关注财经和新闻。

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天天把“贺乔宴”三个字挂嘴边,一个二个恨不得奉他为男神。

她想不了解都不行。

贺乔宴,这三个字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秦城最顶层的财富与地位,再加上贺家在秦城的影响力,贺家人跺一跺脚,秦城都要跟着抖三抖。

小宝好像是察觉到了秦以悦的情绪,慢慢转醒,有些迷糊地看着周围。

看到贺乔宴时,模样娇憨地对他伸出一对胖乎乎的小胳膊。

贺乔宴伸手抱过他,“肚子好了吗?”

小宝无声地点点头,把小脑袋偎进贺乔宴的颈窝。

贺乔宴的大手轻拍着小宝的小背。

如黑曜石般的目光,停留在秦以悦的脸上。

秦以悦从怔愣中回过神,轻咳了一声,嘱咐道:“现在太晚了,药房的同事没上班,暂时无法开药。你们今晚回去先观察情况,明天要还是不舒服,我再开一点药巩固。”

贺乔宴淡淡地颔首,当是回答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秦以悦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室,翻了个白眼。

有点钱有什么了不起的?

拽什么拽啊。

秦以悦如此想着,关掉办公室的灯,回家睡大觉去了。

**

翌日。

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秦以悦办公桌上的坐机响了。

秦以悦接起电话。

“你好,我是雅德医院的秦以悦。”

电话那头并没有声音。

秦以悦皱了皱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想要挂断。

在挂断之前,听到两声轻微的敲击声。

秦以悦挂电话的手停顿了下,重新把听筒放到耳边。

这次她听到电话那头有轻浅的呼吸声,像是个孩子的。

秦以悦脑海中迅速勾勒出小宝的模样,不由得放软了声音,“请问你是昨晚来看病的小病人吗?”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轻的敲击声。

“肚子还是不舒服?”

这次是两次敲击声。

秦以悦嘴角微微勾起,想到小宝的老爸是谁后,所有的温柔差点幻灭。

“没事就好。你的身体素质很不错,请持续保持,可别经常上医院。”

电话里又传来一声敲击声。

第二章 小屁孩和帅老爹

秦以悦也不知道怎么跟小宝继续聊下去。小安抱着一堆病例进来了,“秦姐,你要的病例。”

“先放着吧。”

秦以悦正要跟小宝说再见,却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

小安看着秦以悦脸上微微怔愣的表情,“怎么了?”

“没什么,这些病例先放着吧。我要去病房看看,你没事也跟我一起去吧。”

“嗯嗯。”

秦以悦和小安进入她负责的病房,仔细地询问了几个病人的情况。

小安仔细地观察秦以悦与病人的交流技巧。

她发现秦以悦给人的感觉很特别。

她站在那里,就让人非常的信服,但又不会给人有距离感。

秦以悦那种沉静、笃定、专业的气质,让很多有十几年从医经验的医生都不得不佩服。

小安有点暗搓搓的想,也不知道她有一天能不能有这种让病人安心的气质。

秦以悦走出病房后,没好气地用笔敲了敲小安的脑袋,“神游呢?”

小安立刻没脸没皮地抱住秦以悦的腰,嗷道:“秦姐,你一定要收我当徒弟啊。”

“滚蛋,有你这么蠢萌的徒弟,我会短寿十年。”

“不滚,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我当初是因为什么招你进来的?”

“一定是我可爱。”

秦以悦被小安这种不要脸的精神震慑了片刻,“我还是下班吧,再跟你相处下去,我会忍不住犯罪。”

小安笑兮兮地放开秦以悦。

虽然秦以悦看起来挺冷的,但小安从来不怕秦以悦,经常跟她开玩笑。

面冷和心冷给人的感觉是全然不一样的。

而秦以悦是面冷。

“秦姐,你要不要约一下杨医生?她们妇产科昨天有人闹事,好像还是她的病人,她今天肯定没少被她们科室的主任骂。”

“闭嘴吧你,都会安排我下班后的生活了。”秦以悦头也不回地说道。

小安被骂得很高兴,很蹦哒地去整理资料了。

**

咖啡厅。

秦以悦拿着精致的小汤匙,偶尔搅拌面前的咖啡杯,听着杨若微絮絮叨叨的抱怨。

“以悦,我好羡慕你。要是我有你那种气场,很多事就没那么麻烦了。可我看到病人和家属激动的样子,我脑子就懵了。有时候我都觉得我不适合当医生,我根本压不住病人。”杨若微满脸羡慕道。

“别妄自菲薄,你专业技能不差、脾气温和还细心,没必要因为一点挫折就瞎想。”

“你真的这么认为?”

“嗯,要是医院里都是我这种医生,病人都不敢来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你明天还得上班呢。”

“你呢?”

“我几个病人的手术安排到下周了,周末放松一下。”

“真羡慕你,我现在都没有周末了。”

“我也偶尔才有一个周末,每个住院医生都要经历这个过程。”秦以悦笑道。

杨若微见她脸上没有什么不甘和怨言,突然说道:“以悦,你这些年后悔吗?”

“后悔什么?”

“后悔当年把出国留学的名额让给了周子扬。要是以你的专业技术和实践水平,你硕博连读的话,回国就直接是副主任医师了,又怎么会像现在要一步一步从住院医师熬上来呢。”

秦以悦搅动咖啡杯的手一顿,笑道:“去国外也不一定都能熬出来,没有那个实力在哪儿都熬不出来。”

“别人没有那个实力,我相信。要说你没有,打死我我都不相信。”

“谢谢大美人这么看得起我,我继续努力哈。”秦以悦笑眯眯地说道。

“你少贫。”

“我天生幽默嘛。”

“滚蛋。”

“哎,虽然你美,但能不能别这么粗鲁?”

杨若微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说道:“懒得跟你绕弯子,周子扬和叶青下周回来,同学群里都炸开锅了,闹着要给他们开欢迎会。你去还是不去啊?”

“下周末?还不确定,没事就去看看。”

“你还是别去了,一堆人等着看你笑话呢。”

秦以悦仰头将杯里的咖啡喝了个干净,无所谓的笑笑,“有什么笑话可看的,不就是把公费出国留学的名额给男友,后来又给他支付了大笔生活费,结果男友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国家的洗礼下成了负心汉,一脚把我这个痴情女友蹬了吗?多大的事儿,电视都天天演。”

杨若微瞪大眼睛看着秦以悦,“你真这么想的?”

“不然要怎么想?”秦以悦叫来服务员结账,看向坐着不动的杨若微,说道:“走吧,杨医生。”

说着,秦以悦拿起包站了起来。

还没完全站稳,她的腿便被人抱住了。

秦以悦被吓了一跳,低下头看,发现是小宝。

小宝穿着海绵宝宝的一套小卫衣,正仰着一张娇嫩、精致的小脸儿,一脸期待地看着秦以悦,黑黑亮亮的眼睛里满是惊喜。

那种纯粹的惊喜很容易感染人。

秦以悦不自觉地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宝贝,晚上好。你是跟家人一起过来的吗?”

小宝点点头。

一对短短的小胳膊将秦以悦的腿抱得更紧了,像是怕她突然会跑掉。

杨若微见小宝很可爱,笑道:“小宝贝,你好。”

说完,杨若微朝小宝伸出手。

小宝却连看也没看。

杨若微的手僵在半空中,有些尴尬。

秦以悦解释道:“他的情况有些特殊。”

然后,她转头对小宝说道:“你跟管家来还是你爸爸?”

小宝从他随身的小背包里掏出迷你平板,写了两个字。

爸爸。

秦以悦脑海里立刻浮现起贺乔宴那张脸冷意逼人的脸,看到小宝的惊喜全被打散得干干净净了。

秦以悦想了想,说道:“我和朋友还有点事,先送你到服务台,你在那儿等你爸爸好吗?”

小宝闻言小脸儿上立刻出现一抹黯然。

粉嫩的小嘴也紧抿了起来。

小小的模样看着非常委屈。

秦以悦见状,心里蓦地蹿起一阵罪恶感。

正在秦以悦不知道要拿这小家伙怎么办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贺乔宴清雅的声音响起,“小宝,别影响秦医生和朋友聚会。”

贺乔宴的出现,让咖啡馆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所有人都顺着他走的方向看过去,想知道哪个女人这么幸运,能得到贺乔宴这样优质男人的青睐。

小宝见贺乔宴过来,立刻像个腿部挂件一样紧贴着秦以悦。

秦以悦顿时十分尴尬。

第三章 捡了一个小屁孩

三分钟后。秦以悦看着端坐在自己腿上的小不点,有点想不起来她和杨若微是怎么坐进了贺乔宴的玛莎拉蒂里的。

而小宝却像粘在她身上一般,一刻也不跟离开。

秦以悦察觉到杨若微疑惑的目光,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她探讨八卦问题。

很快挨到了杨若微住的地方,秦以悦把自己腿上的小东西放到一旁的位置,准备跟着杨若微一起下车。

杨若微却率先关上了车门,“我家又没有空房间,你跟着下来干什么?”

那一瞬间,秦以悦很想掐死这个二百五。

智商和情商都被狗吃了吗?!

她下意识地看向贺乔宴的方向,发现贺乔宴也在看着她。

那目光里带着一丝揶揄。

“怕我?”贺乔宴淡声道。

“你想多了。”

“你家地址?”

秦以悦也懒得扭捏,报了一串地址之后,就偏过头看向窗头。

小宝的小脑袋枕在她的腿上,继续呼呼大睡。

……

秦以悦回到家后,脑海中像放映室一样自动循环播放贺乔宴揶揄的眼神,恼怒之余,心跳又有些莫名加速。

今晚遇到贺乔宴和小宝,只是个巧合吧?

而事实证明,不是巧合。

**

周末,秦以悦难得睡一个懒觉,却被一阵怎么也不停的敲门声给惊醒。

秦以悦扒了扒头发,烦躁地掀被起床。

打开家门,才发现门外站着是对门的王阿姨。

“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当妈的?孩子就算犯了错,也不能大冷天的把他赶出门啊,要是出点什么事,你再后悔就晚了!”王阿姨一见秦以悦就忍不住骂了起来。

秦以悦一脑门黑线,“王姨,你先慢点喷。什么孩子,哪儿来的孩子?”

王阿姨嫌弃地看了秦以悦一眼,往旁边移了一步,露出她身后的孩子。

那小孩子赫然是小宝。

他就穿了一身单薄的小居家服,脚上套着一双室内拖鞋。

两颊和小鼻子冻得粉扑扑的,看着可爱又可怜。

秦以悦见王阿姨又要喷,连忙把小宝抱进屋内,“谢谢王姨,您辛苦了。”

说完,秦以悦干净俐落地关上门。

然后,对着紧闭的大门,深吸了几口气。

直到脸上能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后,她才转身,放软了声音,问道:“宝贝,你一个人过来的?”

小宝有些拘谨地搓了搓手,低着头,没有反应。

秦以悦看着他的小模样,突然想到小时候的自己。

她弯腰将他软软的小身体抱起,放到沙发上,用小毛毯将他裹了起来。

小宝就睁着水晶葡萄般的眼睛看着秦以悦,像个瓷娃娃一样任她摆弄着。

那可爱的小模样,简直可以把人的心给融化了。

秦以悦本来想问问他怎么会知道她家地址,又怎么跑过来的。

摸了摸他冻得冰凉的小肉脸,顿时什么都不想问了。

秦以悦确定他没有裸露在外的小胳膊、小腿儿之后,笑道:“饿了吗?阿姨给你做早餐,好不好?”

小宝点了点头。

“想吃点什么?”

小宝的小肉手在小毛毯里摸索着。

秦以悦知道他在找什么,于是从小矮几的抽屉里拿了便签本和笔,放到小宝的小手里。

小宝认真地在上面写写画画,然后递给秦以悦。

秦以悦看着伸到面前的便签条。

上面的字很简单。

番茄炒蛋、鱼香肉丝。

小小的字体虽然稚嫩,但很工整。

由这些字可以确定,小宝的智力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是他的智商远在他的同龄人之上。

五岁的孩子连这几个字都不一定认识,更别提手写了。

那他为什么不说话?

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秦以悦收回飘远的思绪,笑道:“阿姨不确定冰箱有没有这些食材,你先等等哦。”

小宝又点了点头。

秦以悦上楼洗漱,换了一身衣服,然后下厨。

两菜一汤很快就摆上桌了,她还特地给小宝热了杯纯牛奶。

小宝两眼发光地看着那些食物,不用秦以悦叫他。

他就乖乖地坐到餐桌旁,看着秦以悦忙碌。

秦以悦给他添了一小碗饭,又盛了一小碗汤给他。

小宝拿着汤匙默默地吃了起来。

秦以悦看着他专注吃饭的样子,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直到小宝吃完饭后,秦以悦才说道:“宝贝,把你爸爸或管家爷爷的电话给阿姨,好吗?”

小宝本来很放松的表情,顿时变得黯然。

黑黑亮亮的眼睛里,也瞬间积蓄了眼泪。

……

秦以悦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玛莎拉蒂越走越远,心里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

一想到小宝刚才的表情,她都以为自己刚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内心的罪恶感爆棚。

但她不觉得她的行为有什么错。

她喜欢简单一点的医患关系。

病人来医院,她会是个专业、称职的医生;病人出了医院,她和他们的关系就结束了。

跟患者成为朋友,她不愿意。

她也不认为有和他们成为朋友的必要。

小宝的眼泪,却让她分外内疚。

小宝听到她要贺乔宴的号码时,甩了她一张纸之后,就跑出去了。

直到给贺乔宴打完电话,她才下楼。

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看着小宝落寞的小背影。

好几次,她想走过去抱住他小小的身体,但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

她不希望小宝经常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没有那么多感情与耐心在忙碌的工作之后,还能对一个陌生的小孩子温柔以待。

尤其是小宝这种明显要花大量精力去呵护的孩子。

秦以悦甩了甩头,回到客厅,拿起《病理学》开始看起来。

过了半晌,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

秦以悦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微信有人加她。

秦以悦扫到“周子扬”那三个字时,手颤了颤,没有点接受。

她把屏幕反扣在沙发上,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书上,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周子扬加她想做什么?

学成回国见见老同学,还是想看看她过得多惨?

**

玛莎拉蒂内。

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坐着。

车内稀薄的空气被两人的气压,空气紧绷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

第四章 谁让你说话,就拿钱砸死他

小宝从上车后就保持着低头的姿势,没有改变过半点。贺乔宴脸色铁青地开着车,显然处于盛怒之中。

不知道是在生小宝擅自离家的气,还是要生那个女人的。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前,才堪堪停稳,后车门就被人甩上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闪进别墅里,把大门甩得震天响。

贺乔宴黑着脸下车。

管家迎了上来,“少爷,小少爷他……”

“今天的事,下不为例!”贺乔宴淡声道。

管家的身体颤了颤,“可小少爷很喜欢秦医生。”

“所以,他就能去打扰别人的生活?”贺乔宴冷冷地反问。

“少爷,我接下来的话,您可能不爱听。可秦医生是小少爷发生那件事后除您之外,愿意亲近的第一个人。我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就回大宅去休养身体,小少爷这边我会让其他人照顾。”

贺乔宴淡淡地看了管家一眼,进入二楼的书房。

管家看着贺乔宴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贺乔宴刚在书房里坐下,就听到一声又一声短促、尖锐的尖叫声,还隐约有砸东西的声音。

贺乔宴闭了闭眼,拉开书房门。

仅仅分分钟的时间,原本整齐干净的大厅已经变成了巨大的垃圾场。

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坏了。

小宝赤着脚,在满是玻璃碎片的地毯上走动。

管家、保姆、佣人跟在他身后,却不敢拦他。

贺乔宴冷着脸,站在二楼走廊的位置,看着小宝撒野。

直到小宝白嫩嫩的脚被一片玻璃划伤,他才开口,“贺唯非,再闹下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贺乔宴只有在生气的时候,叫他的全名。

小小的身体颤了颤,然后把一个比他还高的古董花瓶推倒在地。

脆弱的瓷器与坚硬的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上千万的古董花瓶立刻报废了。

小宝站在一片狼藉中,仰着稚嫩又倔强的小脸儿,挑衅般地看着贺乔宴。

贺乔宴的眉头蓦地夹紧,一步步地下楼。

小宝的身体抖了抖,还是倔强地站在那里,任着脚上的血汩汩流出,也不露出半点脆弱的神色。

贺乔宴缓步坐到沙发上,对管家、保姆等人摆了摆手。

偌大的大厅,很快就只剩下两人。

贺乔宴也不看他还在流血的脚,“说说你想干什么?”

小宝愤愤不平地掏出迷你平板,敲了一行字,“她不要我!”

“她又不是有病,要你一个烦人精干什么?!你要不是我儿子,我也不要你!”

贺乔宴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魔音穿耳的尖叫。

贺乔宴抿了抿嘴,伸手将小宝提溜到膝盖上。

小宝作势要反抗。

贺乔宴斜睨了他一眼,凉凉地说道:“跟我谈判之前,先估量一下自己的筹码。”

语毕,小宝就像被按了关机键,一声不哼地任贺乔宴抱着。

贺乔宴动作一点也不温柔地将他胖乎乎的小脚丫抬起来,看到伤口时皱了皱眉,伸手把他胖脚丫上的玻璃碎片拔了出来。

尔后,又从旁边的小抽屉拿出小医药箱,给他处理伤口。

处理完之后,就没好气地把小宝扔到旁边的沙发上,双手环胸地看着他。

小宝也瞪圆了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贺乔宴。

两人互瞪了半晌。

贺乔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少侠,你能稍微体谅一下你老爹的辛苦不?我一个重要的跨国会议刚开个头,就被人家的电话叫出来解决你的事。事后,你又给我闹这一出。你是觉得你爸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目的就是帮你解决麻烦的?”

小宝梗着小脖子,不理贺乔宴,连用平板打字的意愿都没有。

贺乔宴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你有诉求就说清楚,别错过了最好的谈话时机,你又开始折腾,没有人有义务无底限地宠着你。你老爹我的要求也不高,你向我提出要求之前,做好答应我一个要求的准备。如果你没有这项觉悟,麻烦你上楼反省。”

小宝的小脸儿上闪过沉思的表情。

贺乔宴斜靠在沙发上,等着他的反应。

小宝的小手指在迷你平板上快速移动着,然后从沙发的另一头爬到贺乔宴的旁边,把迷你平板递到贺乔宴面前。

贺乔宴扫了一眼屏幕,上面写着:我想要秦医生陪我。

“答应我的条件呢?”

小宝露出一脸为难,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在上面打了一行字,“我去上学。”

贺乔宴无语地看着那四个字,“就你这智商,去幼儿园太浪费时间了。还有,你不愿意说话,去幼儿园也没用。”

小宝闻言黑黑亮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贺乔宴,等着贺乔宴的要求。

“每天跟我说三句话,每句话不低于十个字。”

小宝低下头,小胖手很为难地搓着自己的小睡衣。

贺乔宴看着他的小脑袋瓜子,唉声叹气道:“我上辈子是刨你家祖坟了还是烧你家祖宅了,让你这么折腾我。人家养个熊孩子,还能听到一声爸。我倒好,直接得到一个小闷葫芦加捣蛋鬼。”

小宝看着贺乔宴,小脸儿上一片扭曲,仍旧是没有说话。

贺乔宴伸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行了,我也不勉强你,你爱当熊孩子就当吧。我趁着年轻多挣点钱,以后让你专职败家。谁让你说话,你就拿钱砸死他!”

说完,贺乔宴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起身离开了。

小宝闷闷地坐在沙发上,一点也没被他老爸的话给安慰到。

**

接下来的一周,秦以悦都在忙碌中度过。

每天都有两台以上的手术要处理,天天忙成狗。

她以为会是很难熬的一周,却在奇异的忙碌中度过。

周五当天,秦以悦出手术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神经质一般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里面有几十条别人给她发的私信。

其中杨若微的最多。

秦以悦打开杨若微的信息。

“以悦,你来不来?”

“我劝你还是别来了,周子扬和叶青那对狗男女实在太烦人。叶青在我们面前大肆的秀恩爱,周子扬估计还要点脸,没怎么配合她。”

“叶青还想方设法跟我打听你的事,我根本没理她,不知道其他同学会不会说。”

“听说他们一起去了秦城第一医院的脑科,一进医院就是副主任医师。尼玛的,这两个不要脸的贱人差点没气死我!”

“……”

暖暖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暖暖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总裁,雨露均沾 最新章节

    原标题:总裁,雨露均沾最新章节书名:总裁,雨露均沾目录预览:第1章他爱你?你脑袋坏了吧!第2章左拥右抱,爽!第3章后宫三千,总裁威武!第4章女人抬头,长的真寒碜!第5章夫妻恩爱第1章他爱你?你脑袋坏了吧!乔樱坐在咖啡厅的落地窗旁,讽刺的打量面前小白兔一样楚楚可怜的女人,一双大而迷人的眼睛,因为含泪更加的惹人怜爱了,难怪安志辰最近一段时间对着这个小妖精流连忘返。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会拥这小妖精入怀好好的宠爱一番,只可惜她是个有些冷血心肠的女人,看见她这要哭不哭的样子,真想给她一巴掌看着她痛快的哭出来。

  • 我的奇妙男友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奇妙男友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我的奇妙男友目录预览:第一章诡异婚礼第二章鬼缠身第三章背后的眼睛第四章下一个死的人是我第五章天煞孤星第一章诡异婚礼我一直觉得,闺蜜比亲人还亲,所以我用脚趾头都没有想到,我最好的闺蜜笑着把我推进了火坑。我叫江笑笑,是大四的一名学生。论文答辩前,我收到了闺蜜的喜帖,闺蜜和相爱多年的男票修成正果,我真挺为她高兴的,谁知,参加完她婚礼的第二天,我就听到了她的死讯。闺蜜死后,我经常梦到她,不管我跟她说什么,她都总是一脸怨毒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好像我对她做了什么天

  • 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最新章节书名: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目录预览:第001章先生,借个吻第002章一块钱劳务费第003章被逮到了第004章男神穆枫第005章床照满天飞第001章先生,借个吻“快快,那个死丫头在那儿!”季筱拧着眉,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记得要往前拼命地跑着,身后是几个凶狠的保镖在追着她跑。她怎么也没想过就因为自己拿不出重量级的新闻消息,主编宋青就将自己带出来陪那个老秃驴喝酒,就为了换一个丑闻可以将杂志社的销量冲上去。娱乐圈还真是脏地够彻底的,哪怕她只是一个拍照片的实习生都

  • 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 最新章节

    原标题: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目录预览:第1章送上门的猎物第2章他不会放过她第3章回去慢慢算账第4章不要惹我发怒第5章第5章你以为自己是谁!第1章送上门的猎物顾瑾夕静静的坐在黑暗中,像等待死刑的囚犯,刚才,她的父亲亲手将她送进了这座“囚笼”——华亚集团总裁萧景晟专养情人的地方,全市最豪华的酒店。父亲说:“瑾夕,你姐姐不能去,她会被萧景晟毁了的,为了家族的存亡,爸爸求你了。”顾瑾夕静静望着窗外,花园里樱花花瓣随风飘舞。被舍弃了啊,被宋谦舍弃了,被爸爸舍弃

  • 情深不抵陈年恨 最新章节

    原标题:情深不抵陈年恨最新章节小说名:情深不抵陈年恨目录预览:第1章一不留神被睡了第2章婚礼第3章她却不是主角第4章坐到他身边第5章你眼光和我一样第1章一不留神被睡了晚上十一点。圣彼特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女人雪白的长腿在双人大床上蹭动着,没过一会儿,一双小麦色的大手从大腿根滑落至脚踝处,将它们盘在了腰间。随着一个迅猛的挺腰,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了女人疑似哭泣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持续到了半夜。……酒醉后的头昏欲裂让唐菱不得已的醒过来,坐起来的瞬间,身体上的酸痛让她失手滑倒,后脑勺狠撞在了一堵硬物上,“

  • 逼欢小宝贝 最新章节

    原标题:逼欢小宝贝最新章节小说名称:逼欢小宝贝目录预览:第一章好友的算计第二章那个A胸的第三章遭遇噩梦第四章被开除第五章撕破脸第一章好友的算计宋初为难的看着面前的版面,难不成明天真的要开天窗?虽然她只是个刚刚毕业到杂志社实习的小菜鸟,可爱岗敬业是必须的呀。虽然她暂时负责的版面是生活版,也就只需要贴一些冷门但是实用的生活小常识。“小初,我这里有适合你的素材哦。”“真的咩?给我,怎样?”宋初脸上的苦逼顿时变成惊喜,巴巴的看着娱乐版的新进实习,也就是自己的好友,荣岚。她的睫毛很长,又浓又卷,眼睛更是水

  • 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 最新章节

    原标题: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最新章节书名: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女人够大胆第2章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第3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他床第4章怎么会是他?第5章你在惹火第1章这个女人够大胆天色暗沉。傍晚的广场,已是灯火辉煌。伊澄萱脚踩着五公分高跟鞋,着一身藕白色长款外套,婀娜多姿的身姿在空旷的地上走着,晚风将她的秀发撩起时,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她抬起手中的手表低看了一眼,离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怎么还没有来?伊澄萱美眸中闪过一丝不耐,转过准备离去时,那辆停靠在路边的全球限量版的豪车吸引了

  • 我的女鬼老婆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女鬼老婆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我的女鬼老婆目录预览:第一章蓉蓉第二章可怕的梦第三章宿舍惊魂第四章鬼附身第五章赵大宝的秘密第一章蓉蓉要我说,人在这年头不遇上几个贱婊和渣男都对不起这个社会了。前两天我不是刚谈了个女朋友嘛,人长的不错,臀大腿子长,胸前俩炸弹,晃悠起来那叫一个放浪形赅,刚谈的时候带出去给同学看,老给我长脸了,可我这脸上的金片还没贴热乎呢,她就甩给我一个大嘴巴子。就那天晚上八点左右,张艳艳打电话问我怎么没给她准备生日礼物,这话把我给问懵了,我说你上个月不是刚过了生日嘛。她说那是阴

  • 与婚有染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与婚有染最新章节小说名:与婚有染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第二章:我们一定会离婚第三章:你们是不是把我卖了第四章:这是我给你的承诺第五章:你这个疯女人第一章: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一座巍峨壮观的别墅内,灯光昏暗,只能看到一束暗黄色的灯光在发着微弱的光芒。在这栋别墅的某个房间内,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着,她被丢在那冰冷的地面上。半响之后,这个女人徐徐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是开始感觉到不适。她有点费劲地睁开眼睛,环视着整个昏暗的房间,可以说什么都看不太清楚。绳子将她的手脚都绑住,此刻她可

  • 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 最新章节

    原标题: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最新章节小说名: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目录预览:第1章决定回归第2章茶水间遭袭第3章浓情热吻第4章他的婚讯第5章终于等到你回来第1章决定回归“不要……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这是你自找的……”“不……唔……”激烈反抗的声音被强势霸道的堵住,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动作也愈加猛烈起来,宽大的手掌每抚过一处柔软,便燃起一簇炽热的火焰。身下的女人脸色惨白,恐慌,害怕,她不住的挣扎着。男人的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急于发泄的冲动使他的动作更加粗鲁了一些,迅疾的抓住女人几近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