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邪路英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0:38: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邪路英雄

第一章会说话的石头

第一章会说话的石头

说英雄谁是英雄?

消散了秦时明月汉时风。《邪路英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黄土一掬酒一盅,

悠悠万事成空——

张扬《说英雄谁是英雄》

“谁他妈爱当英雄谁当去,反正我是不当。”

“英雄寂寞,还死的早,哪里有坏蛋好。”

“不知道好人不长命,祸害活万年啊?”——

张扬《关于对英雄和坏蛋的认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美人比英雄厉害。所以要出名没必要挑战英雄,我只要把美人征服就行了。

容易的事情我从来不做,要做就做最难的。所以英雄让给你们去挑战,把美女留给我一个人对付——

张扬语录《我很坚强》

****************************

“咯咯……小混蛋,使那么大劲干嘛?姐姐的NAI都被你挤出来了。来自haohaoyun.com

娘的,整天的挑逗老子,早晚老子要把你收拾掉。

看着眼前美丽少妇那娇艳的脸庞,张扬一闪身躲开她伸过来的纤纤玉手,如飞般的跑了出去。

“喂,跑那么快干嘛,小心路上的车?”美艳少妇在身后关切地喊道。

笑话,十万火急的事情,不慌张行么?

就在刚才张扬接了个电话:“张扬,你个王八蛋怎么现在才接电话?限你一分钟赶到四方桥哎哟……砍死他个逼养的……”死党董浩的声音在手机那边传来,隐隐的还有骂声和打斗的声音。

张扬急急忙忙跑出门去,甚至和自己的老板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娘的,打架也不早点叫我。

四方桥离着张扬和公司一班子人吃饭的地方也就七八百米的距离,等到张扬跑到的时候,不由地吓了一跳。好好孕整个烧烤一条街都乱了套,四处乱串的人群里,满地都是菜汁碎酒瓶和翻倒的桌子板凳,还有一些酒瓶子在人群的头上乱飞。

张扬刚刚站稳脚步,还没有看到董浩在哪里,就听见人群里一声呼喊:“黑龙帮的人来了,快跑……”霎时之间街上的人群消散殆尽,人们走了十分之七八。

没有走的,绝大部分是那些烧烤摊子的摊主,还有就是发了疯的董浩和他的几个狗友正在围着几个打着赤膊的小青年踢打。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传来,离着张扬二十几米的地方一溜烟地停下五辆昌河面包,随着哐、哐、哐哐的车门打开,四五十个赤膊青年手里挥舞着钢管叫喊着扑向董浩等人。

张扬心知不好,这些人都是黑龙帮的打手,要是董浩落在他们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

张扬几步跑到董浩身边,伸手拉住董浩就跑。董浩却还在拼死的想要睁开张扬的手,嘴里兀自骂道:“你个王八蛋,拉我干什么,我的朋友还在那里。阅读haohaoyun.com

张扬骂道:“滚你妈的,你也不看看人家来了多少人,能跑一个算一个……”

“嘿嘿,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张扬话音未落,一声冷笑传入耳中,一条黑影飞扑过来,身在空中,对着张扬和董浩双脚连环踢出。

张扬将董浩挥手甩出,飞身迎着黑影也是一脚踢出,一边喊道:“快跑。”那黑影哼了一声:“哼,想不到还有两下子,无怪不把黑龙帮放在眼里。”

说着,张扬但觉拳风激荡,一股大力直奔前胸。张扬侧身闪避,却见身边人影一闪,被他甩出去的董浩又扑了回来。张扬伸手没有抓住董浩,心说不好。《邪路英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果然一身闷哼声中,董浩的身子比刚才扑过去的时候还快的退了回来,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张扬暗骂你个笨蛋,连累死老子。从刚才交手一招看来,张扬就知道自己不是那黑衣人的对手,但是要是没有董浩拖累,那黑衣人想要抓住张扬也不容易,但是现在董浩不光不跑,还送上来让人家一脚踢伤,张扬那里能不顾董浩自己跑掉?

真是交友不慎啊,妈的,连累死老子了。相信董浩要是能听到张扬的骂声,肯定会跳起来和张扬对骂。但是可惜的是,坐在地上的董浩好像已经没有了和张扬对骂的力气。

“喂,你没有死吧?”张扬对着董浩喊道,他自己却没有等着董浩回答,身形已经扑向站在面前的黑衣人。

黑衣人嘿地一笑,飞起一脚踢向张扬面门。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张扬暗叫可惜,妈的,这狗日的反应倒是真快。

张扬右臂上扬,挡开黑衣人飞来一脚,哪里知道黑衣人借着他一挡之力,身影拔高,人在空中,左脚已经踢向张扬前胸。张扬感到胸口如重锤击来,一口气喘不上来,人已经连退数步,哇地一声摔倒了董浩的身边。

张扬刚要站起,呼啦一声围上来一帮赤膊青年,手中钢管飞舞,劈头盖脸对着张扬和董浩就是一顿暴揍。

等到张扬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一张嘴吸到的不是清新的空气,却是一口冰凉的冷水,触不及防之下,张扬一口气喝了好几口水,脑袋才清醒过来。

双手触摸间已经明白,妈的,这帮子杂碎,这是把自己丢到水里了。不只是把自己丢到了水里,还是用麻袋把自己装起来以后才丢进水里的。不仅仅是把自己装在麻袋里丢进了水里,还在麻袋里和自己一起装了一块大石头。

这是横了心要让自己死啊!

不行,我还不能死,老子现在还是童子鸡那,可不能连女人是什么滋味都没有来得及品尝就翘了啊。我要想办法出去,我要出去。

张扬憋着一口气垂死挣扎,可是那帮家伙用的麻袋很结实,任凭张扬怎么挣扎就是挣不开袋子口,也挣不破裹在他身外的这层麻袋。

惊慌之间,一张嘴又喝了几口凉水,可是也令张扬的神智又清醒了几分,由于缺氧造成的憋闷也稍有缓解。

随着张扬的挣扎,装在袋子里的那块大石无巧不巧的已经滑到了张扬头顶。张扬心间一动,头顶在大石上猛然用力挺腰,一米八三的个头本来弓的好像一只大虾一样,随着张扬用力挺动,双脚猛然踩向袋口,想借着挺腰之力撞开麻袋。

那知这块石头本就凹凸不平,这大力一顶顿时将自己头顶撞出一个血洞,钻心的痛疼让张扬不由地张嘴痛呼,顿时又是几口水下肚,这下子张扬那里还能守得住,闭嘴的时候鼻息间也吸进一股冷水,顿时咳嗽几口,被水呛住昏了过去。

“可恶,连个觉也睡不肃静。”要是张扬听到自己头顶的大石会说话不知道他会有何感想?“啊,人血?我不要…不要啊……”

随着大石里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突然从石头上传出一道道耀眼的金光,绵绵不绝地顺着头部传入张扬体内。如果张扬能够看到,肯定会惊异的再次晕过去。

但是,让张扬更为害怕的还不是这些,如果他现在有知觉的话,接下来才是张扬更加感到恐怖的时刻。

第二章有了异能

那块重达二百余斤的大石,随着金光进入张扬的身体正在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在一声不甘心的哀号声中沿着张扬头顶的伤口流进张扬的体内,一时之间张扬的身体金光大盛,皮肤好像变得已经透明,全身的骨骼在金光里时隐时现。

接着,张扬体内的血液也好像是达到了沸点一般,一股股的热气顺着体表排出,把身边的凉水蒸煮的如同开锅一般雾气升腾。

张扬在昏迷中但觉脑袋欲裂,整个身子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浑身说不出的难受,不由张口大喝一声,手臂无意识的挥舞,但听嗤嗤几声脆响,体外包裹着张扬身体的麻袋已经如灰烬一般飘散,张扬的人也随着他这一挥一蹬之间身体拔起,如大鸟一般冲起一百余米,然后才又哐地一声落在地上,碎石尘土乱飞之际,地上已经出现一个方圆数米的大坑。

张扬呆呆地看着自己裸露的身体,心说妈妈的,这是怎么回事,这么高掉下来自己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痛苦,身上竟然一点都不疼?

就在张扬愣神的时候,脑海里却有一个声音冷哼道:“笨蛋,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啊?”

“谁?谁在说话,出来。”张扬吓了一跳,妈的,怎么这声音像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哈哈,对了,我就在你的身上。”那个声音哈哈笑道。

妈的,这是谁啊,没有这样玩的啊,会吓死人的。

“哼,你以为我愿意和你玩啊?要不是碰巧和你签订了精神契约,我才懒得理你。”

张扬大惊:“什么精神契约?你到底是谁啊?”

“唉,我怎么摊上你这样一个笨蛋当主人?我是什么你用脑子一想就会知道,现在我的记忆和本领都已经复制到你的大脑中去了,还有啊,我的形体现在就在你的脖子上挂着,等你看明白了就知道我的妙用了。”那声音说着,打了个哈欠,说道:“我要睡觉了,没事别打搅我。”

张扬脑子电转之间已经明了,心中大喜道:“妈的,这么巧啊,这样的事儿也会让我碰到?”

那声音道:“没办法啊,人走了狗屎运城墙也挡不住,你好自为之吧,哈欠,真的困死了,睡觉。”

我靠,睡了几万年了你还睡啊?“喂,你先别睡,告诉我我的朋友在哪里再睡好不好?”那声音不耐烦难道:“你真是笨啊,你自己不会运用神识收索啊?”

靠,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啊?真是懒得够呛,多说一句话能累死你啊?

张扬先看了看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却见自己的眼前是一排破旧的厂房,地上野草葱茏,显然早就废弃不用了。在自己面前不远的地方,一口深井还在冒着热气,想来那就是自己刚才被人扔进去的地方。再看看自己的身上,赤身裸体连一片碎布也没有,整个一全光。娘的,也不能算是全光,至少脚上还有一双鞋子。幸好这废弃的工厂里半个人也没有,要不然自己现在就糗大了。

张扬晃了晃脑袋,却发现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吊着一块黝黑的玉佩,想来这就是那个家伙说的什么身外形体了。用手摸了摸,只感到触手微凉。心中一笑,展开神识一阵收索,已经找到了董浩所在的位置。

晃身飞奔到那排厂房后面,在一堆垃圾里面探手吸出一个麻包,解开袋口,将已经昏迷的董浩放在地上,闭目凝神,双手放射出一团柔和的金光,在董浩的身上滚动一遍,就听呕的一声,董浩张口吐出一口浓痰,人已经翻身坐了起来。

张扬看着董浩醒来,心头一阵狂喜,看着他问道:“你没事了吧?”

“你是张扬?”

“你妈的,不是我还能是谁?”

“是你救了我,你没有被他们抓住吗?”董浩问道。

“我日,看来老子为你受了多大的罪你是一点都不知道了?”张扬狠狠地骂道。

董浩嘻嘻笑道:“哼,朋友不就是用来挡刀的吗,你鬼叫什么?”

“你个畜生,你知不知道咱们差一点就没命了,你还笑?”董浩撇了撇嘴,哼道:“你这不是没死吗,装什么可怜模样?”说着站起身来,问张扬道:“我日,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一点灯光也没有啊?把你的手给我,等回去了我请你吃顿大餐总可以了吧?”

“你…你不会是让人家把眼睛也打坏了吧,这他妈的是白天啊?”张扬看着董浩问道,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在董浩的眼前晃了一下。但是董浩就像是瞪眼瞎一样没有反应。

“你个牲口才瞎了哪,老子哪里都好好的没有一点问题。这他妈的四处一片漆黑,你说是白天,我看是你脑子有问题吧?”

“靠,这王八蛋被人折磨疯了,一会要送他上医院去检查一下,不要年轻轻的真瞎了眼睛。”张扬一边想着,一边拿起丢在地上的那条麻袋,三两下裹在腰上,拉起董浩的手就走。

唉,虽然这麻袋有点臭,有点脏,可有个麻袋遮住春光也比没有强啊。

回到车流拥挤的主干道,张扬才知道自己真的错怪了董浩。在他看来是明晃晃的白天,但是街上的路灯开着,来往的车也开着灯光,疑惑地抬头看看天上并没有自己认为应该挂在天上的太阳,这才知道真的现在是在夜晚。

想想也是,自己和董浩是在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被黑龙帮的人打晕的,现在肯定不会是白天,要是被人扔到井里那么长时间,恐怕是神仙也救不了自己吧?

那为什么自己能在黑暗中看到东西?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自己现在已经具备了夜视功能。妈的,这真是因祸得福啊,想到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张扬的心里已经再也忍耐不住了。

不顾董浩极力要请自己吃饭的请求,张扬身披麻袋昂然回到自己租住的家门前,才猛然间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自己进不去家了,钥匙丢在了井里,虽然屋子里面还有一套备用的,但是自己却拿不出来。

唉,还真是倒霉啊。

本来白天骑着自行车撞在驴身上就够倒霉的了,可是回到家里又被对门新来的邻居折腾了一顿,刚从对门受到残酷打击回到自己的狗窝,又被公司总经理助理胡莎莎那个风骚妩媚的美艳少妇打电话叫去陪她和总经理一块吃饭,饭没有吃完接着就又被黑龙帮的人扔进了井里。

这一天还真是忙活的够呛啊,不过都是他妈的倒霉的事情。

不,有一件事还不算是很倒霉,那就是自己从现在起有了一个娇美如花的漂亮女邻居。不过是这个女邻居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罢了。

望着对门那扇紧紧关闭着的房门,想着对门那个美丽诱人的青春美少女,张扬吐了口吐沫,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第三章美丽的女邻居

张扬是一家商贸公司的一名小职员,每天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可是钱不多拿,活却不少干,每日累死累活的还天天被主管骂的狗血喷头。

谁让咱他奶奶的不是主管呢?谁让咱他爷爷的不是女人啊?要不是公司的总经理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大美女,要不是总经理助理胡莎莎每次见到自己都和自己眉来眼去,早就他妈辞了那个王八蛋主管走人了。

这几天为了推销一种新的化学催化剂,张扬把腿都跑细了,昨天那家化工厂分管进货的副厂长在张扬把提成又加了一个百分点以后,总算是答应让他先拿样品去看看。可是今天上午等到张扬兴冲冲地拿着样品去了以后,那个狗日的副厂长却说他们厂里根本不需要这种产品。

你奶奶的,这不是摆明了消遣老子吗?不需要你看个鸟的样品啊?张扬回来给主管如实汇报,说人家根本就不用这种产品。果然和张扬心里想的一样,主管指着他就是一通大骂。让张扬想不到的是,主管拿出一份签好的合同,指着合同让张扬睁开狗眼仔细看看。

张扬看的非常仔细,那上面分明就是自己刚刚去的那家单位,签合同的也是自己找过的那个副厂长。

“主管,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张扬低声细气的问道。

主管啪地把合同从张扬的手里抢过来,潇洒地扔进自己的抽屉里面。“你娘的,要不是我让萧红去,你个二哥肯定跑不成这单生意。”主管洋洋得意地掏出一支烟,又极其潇洒地打了个响指,但是看到张扬半天没有动静,只好自己拿起桌子上的火机,“啪”地打着了火,惬意地喷出一口长长地烟雾。“还站着干么,出去。”

我日,又是萧红那个浪货。妈的,这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张扬也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萧红那个婊子抢了自己的生意。

每次都是那么巧,都是自己在已经快要谈好了的时候,萧红出面把本应该是自己拿下的订单签了去,自然提成和奖金也是那个婊子的了。留给自己的,每次都是主管的臭骂。

我日,这个婊子除了身材好点,屁股大点,胸脯挺点,脸盘靓点之外简直一无是处。天天上班他妈的来得最晚,下班走的最早,从来没有和别的同事一起出去逛过街跳过舞,就是在公司里面走个碰头也没有翻眼瞧过任何人。

不,小弟说错了,就他妈的见到主管这婊子的脸上才能见到笑容。

张扬不止一次的想过,要是有朝一日当了主管,非把这个婊子强奸了不可。

呵呵,说谁谁他妈还就来了。这不,张扬刚从主管的办公室里出来,迎头就碰上了萧红,娘的,你看那屁股扭的,一看就知道是个骚货。

萧红照样儿眼皮不翻走过张扬的跟前,水蛇腰一扭一扭地进了主管地办公室,还他妈进去就把门关上了。

我呸,骚货。

今天的提成是没有了。张扬骑着自己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其余哪里都响的老掉牙的自行车,出了公司大门,顺着路边的非机动车道往“家”走,一路上还在不停地想着萧红进了主管的办公室里的情境。

娘的,准是一进门就会扑进主管的怀里,然后被主管那张散发着臭气的大嘴上啃下咬。

“哎呦…娘哎…”

张扬躺在地上,看着自己已经轱辘朝上的自行车不由得连声喊叫。这大夏天的,与沥青地面亲密接触一下还真他妈的疼。一条腿上已经划出了几厘米一道血槽,膝盖上也起了青紫色一个大包。

头晕眼花也没有看到自己这是撞到哪里了,但是这理咱的先抓住了。“这他妈谁啊,撞了人也不知道扶一把?”

“咴…咴…呃昂…呃昂……”一声刺耳的尖叫在张扬的耳边响起,你娘的,这是什么人的脸这么长啊?我靠,这年头不是不让驴进市区的么,怎么他妈谁在这里栓了一头驴啊?

“喂,小伙子,你骑自行车怎么骑到了俺的驴上去了?说话还这么难听,城里人一点礼貌都不懂。你没有摔坏吧你?给,俺乡下人不讲究那个,别管怨你还是冤俺的驴了,这是20块钱,你拿去买药吃。”一个穿着汗衫肩膀上搭着毛巾的粗壮汉子走到张扬的跟前,从身上摸出20元钱丢在了张扬的身上,解开缰绳,牵着毛驴走了。

张扬从地上爬起来,摸着自己摔得钻心痛疼的左腿,心里那个气啊。你奶奶的,有种你别走?还他妈的扔20块钱,咱城里人缺你那点钱吗?再怎么着你也得给个30…50的吧?

“哎哎……”我日,这他妈什么事儿啊?你说你刮的什么风啊,你就是刮风他妈往下水道那儿刮干嘛?这下子连20块也没有了。

扶着自行车,艰难地回到自己租住的一室一厅的小屋里,张扬躺在床上,大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愣,今天倒霉的事情算是都到一块了,骑自行车能骑到驴身上,明天这假怎么请啊?这算是车祸还是驴祸啊?

刚艰难的脱了衣服上床,放在床头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叮铃铃……”张扬拿起手机一看是发小、同学、死党董浩的电话。“喂,我在四方桥吃烧烤哪,你他娘的快点死过来。”

“滚,老子今天没有胃口。妈的,……什么怎么回事儿,骑自行车骑他妈的驴身上了。……那行,你小子给带点儿来吧。…不要多,就烤五十串羊肉串外带二十张单饼就行……”

就听电话里一声“滚”。

我靠,这也没要多啊,怎么就把电话挂了呢?什么他妈的损友。

“叮铃铃……”这谁啊,张扬刚要睡着的时候,那个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睡眼朦胧的拿起手机,翻开盖放在耳朵上。

“怎么他妈的铃声还在响?哦,是门铃啊?”

浑身酸软的起来,挺着翘起的下身一瘸一拐的来到门前,一边伸手开门一边骂道:“狗日的,不是挂老子的电话了吗,怎么还是送来了?”

“啊……”

“啊……”

门外一声女人的尖叫把眯缝着眼睛的张扬吓醒了,不由地跟着也大叫一声。

自己的门外,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漂亮女孩,一身白色的长裙紧紧地贴在凹凸玲珑的身上,裙下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腿裸露在外面,赤足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朔料拖鞋,一双白嫩的玉手紧紧地遮住自己的眼睛。

张扬看不清她的脸长的是什么样子,但是有这样身姿的女人,那脸盘能差得了吗?

“你、你找谁?”张扬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我是你对门的邻居,今天刚搬来的,我想找你借个方凳,厨房里的灯坏了。”那女人捂着眼睛说道:“你这人,怎么开门出来也不穿衣服啊?”

“谁说我没穿啊,这不是还有一件裤衩吗?”张扬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那块灰不拉几的三角布说到。

“你……”女人从指缝中瞟了张扬一眼,回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臭流氓…”“你别走。”张扬大喊道,什么时候有女人对自己做过这么高的评鉴啊?臭流氓,我可是一直有这个心没有这个胆啊,今天这么碰巧被一个新来的邻居赞美了这么一句?

走到门口的女人回身转头,冷冰冰地问道:“你想干什么?”就在她转头的一瞬间,张扬张开的嘴巴里面能放进去两个鸡蛋。

这女孩儿太美了,细长的眉毛下,一双漆黑明澈的双目含频带怒看着张扬,秀直的鼻梁下,两片饱满娇润的樱唇紧抿,线条丰润细滑光洁的一张脸蛋型入鹅蛋吹弹得破,乌黑的披肩长发垂在脑后,更衬托出雪颈细长,连衣裙低领开口处微微显露出冰雪一片,胸前两团凸起随着刚刚转动的身姿微微轻颤。

“那个我…我这就把方凳拿给你。”本来受到“表扬”后,张扬脸上的愤怒在看清楚这个女孩的脸以后,转眼间就变成了一脸的谄笑。

女孩轻轻哼了一声,看到张扬急急慌慌转身进屋的背影,抿嘴笑了一下,等到张扬穿好衣服拿着方凳出来的时候,女孩又变成了满脸的冷漠。

这是什么事啊?本来是她来找自己帮忙的,现在反而变成了自己求着她似得。张扬不由得在心里鄙视自己,看到美女就这点出息啊?

“哈哈,给,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要不,还是你帮我换上吧,我怕我不够高。”女人没有伸手接,只是淡淡地说道。

张扬点头,经过女人身边的时候暗暗地深吸了一口气,果然闻到一丝幽香。

对门房间的布局和张扬住的那套房间一样,只是和张扬的方向相反,所以没有等那女孩带路,张扬就自己进了厨房。

一米八三的个头站在方凳上,很轻松的就把坏了的灯泡拧下来,女孩站在下面,把坏灯泡接过,递给张扬一个崭新的灯泡。

随着张扬手指的旋动,一道刺眼的光芒照满小小的厨房。张扬“哦”了一声,一边低头一边说道:“怎么开关是开着的?”

当他的目光看在下面女孩身上的时候,便定格在女孩连衣裙开口之内再也挪不开了。乖乖,那一片耀眼的白光,真的比雪还要白啊……

“流氓……”

随着一声娇嗔,张扬的屁股就和方凳下面冰凉的地板亲密的接触在了一起。

第四章歌厅新来的

想到这些,张扬站在自己的门前不由得犹豫起来,本来就得罪了那个大美女,现在自己又光辉灿烂的裹着条烂麻袋卖弄风骚,这要是叫开美女的门,那还不得被美女骂死啊?

就自己这个鬼样子,妈的,敲还是不敲啊?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当张扬的手终于敲响了对门的房门时,自己在心里却是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不具备做坏事的潜质啊,半夜里敲个房门都这么费劲,犹豫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了决定。

可是当那个美丽的小脑袋伸出房门以后,张扬就感到了后悔。

“啊……臭流氓。”

随着一声高分贝凄厉到极致的大叫,一暖瓶滚烫的热水就从房间里面飞了出来,一滴不潵地全部浇在了张扬的身上,随即房门嘭地一声又紧紧地关上。

我靠,不至于吧?就是想找你借点东西看能不能开开门,你就敢谋杀?可是这么滚烫的热水浇在身上,怎么连个小泡也没有起啊?哈哈,就当你给免费冲澡了。

你大爷的,不过刚才一晃眼的功夫,那小妞的腿还真的白啊,哈哈……

“张扬,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早上刚到公司,主管就叫住了张扬。不就是晚到了五分钟吗?干吗老是跟我过不去?

张扬心里想着,还是跟着主管走进了办公室。

“张扬啊,这个月你的业务开展的不怎么样啊,再这样下去你的奖金是没有了,就是基本工资也会成问题的啊?”一边说着,主管从桌子上拿起一份合同,空着的一只手极亲热地在张扬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接着说道:“张扬啊,这是一份订货合同,有关的细节我都已经谈好了,你按照这个地址去签一下,就当是哥哥照顾你一下,也算是你的成绩不是?”

张扬接过这份合同一看,不由地吓了一跳,蓝华集团,催化剂一百万吨?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啊,光是业务提成就有十万块,这家伙能有这样的好心?有这样的机会不给萧红那个婊子给我?别是有什么猫腻吧?

可是看看合同书却没有发现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张扬拿着合同书怀着困惑的心情走了出去。

事情进行的很是顺利,张扬坐出租车到了蓝华集团驻J办事处,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胖子接待了张扬,很热情地让张扬坐下,二话没说就在张扬拿来的合同上签了字。妈的,早知道这么容易就签了,也不用害得老子还花费了一番功夫准备了一个红包,没有用出去真好。

从进去到出来,一共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这是张扬从业以来办的最顺畅的一笔业务。要不是打车来回就要用近两个小时,单从这十几分钟的时间算的话,张扬也算是赚钱最快的人了。

这么快就办完了业务,张扬的心里也非常高兴,原来的一丝疑虑也烟消云散。想着就要到手的十万块的提成,心里暗暗地盘算着领到这笔钱应该怎么花销。

其实,他那里知道,一个天大的陷阱已经扣在了他的身上。

下午在公司,张扬接到了董浩的电话,那小子今天休班,为了表示张扬昨夜救命之恩,说什么也要请张扬去KTV唱歌。

两个人先在一家小饭馆吃饱了饭,然后骑着满身叮当乱响的自行车,直接到了一家叫做“蓝月亮”的歌厅。

其实张扬知道,董浩现在在一家商城做保安,每个月也就只有2000元的收入,还要顾着家里,真的没有多少钱可以乱花。今天又是请吃饭,又是请唱歌的,起码也要花费他半个月的工资。

“蓝月亮”只是一家不大的歌厅,但是里面的布置和环境都还不错,正所谓花钱不多开心娱乐嘛,所以张扬选了这里。

经常跑业务的人歌厅舞厅是经常进的,这家歌厅张扬也经常来,和老板都成了熟人。两个人进入歌厅,和风骚的老板娘打了个招呼,开了一个包间,再点陪唱妹妹的时候,张扬发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那小妹妹穿着一身黑色的短裙,雪白的肌肤大大的眼睛,人长得很是漂亮。

张扬毫不犹豫就点了她。

老板娘那张喷着香气的大嘴几乎是贴在了张扬的耳朵上,低声笑道:“帅哥,我这妹妹可是今儿新来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担待着点,人家才17岁,人长得又很是漂亮,嘻嘻,晚上能不能领走就看你的本事了。”

张扬伸手在老板娘的丰臀上摸了一把,惹的老板娘媚眼狂飞,咯咯浪笑。

当张扬进入包间的时候,音乐已经打开,董浩正搂着他点的那个小妹妹点歌。张扬点的那个妹妹拘束地坐在幽暗的灯光下,雪白的小手拖着桃腮,眼睛凝视在电视屏幕上不敢看那两个又搂又抱的家伙。

“真他妈一对JH,也不酝酿一下感情就抱上了。”张扬一屁股坐在那个妹妹身边,伸手打开一瓶啤酒。虽然没有看那个妹妹,但是张扬还是感到那女孩暗暗地挪动了一下身子,稍稍地离得张扬远了一些。

靠,真的还是假的,既然出来做还怕人啊?

张扬递过一杯啤酒,看着那女孩问道:“小妹妹新来的啊,叫什么名字?”

“夏雨。”女孩柔柔地说道。

“哦,很好听的名字,听声音你不是本地人啊?”张扬笑道。

“我家是山南市的,今年刚考上艺术学院,提前来打工赚点钱缴学费。”夏雨低声说道。“大哥,我不会喝酒,我就陪你唱歌好不好?”说着,低头看了看面前桌子上的酒杯。

妈的,真的假的啊?到歌厅的男人哪个不是想来图个痛快,这不行那不会的,花钱点你干吗?

但是看着夏雨羞红的脸蛋,张扬心里没来由地感到善心涌动,看着她一笑说道:“没关系,能喝多少喝多少,真的不想喝就不喝。”

“谢谢你,大哥。”

我操,什么时候我张扬也变成好人了?

董浩和她怀里的妹妹点好了歌,回来坐在沙发上拿起了话筒,抱在一起开始了一阵鬼哭狼嚎。

张扬一连喝了两杯酒,才勉强将受歌声刺激的翻腾不止的胃部安抚住。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某个小品中名人演员说的一句经典:“人家唱歌要钱,董浩这家伙唱歌要命。”

张扬看到夏雨一直安安静静地坐着,于是说道:“你会唱什么歌?要不咱们俩合唱一首?”

夏雨看了看张扬,低声道:“嗯,那唱一首萍聚好不好?”张扬起身走到电脑前,《萍聚》那悠扬的旋律随着张扬的手指响了起来。夏雨从那女孩的手里接过麦克风,“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

靠,不会吧?张扬拿着董浩递过来的话筒不由惊得呆住,这是夏雨唱的还是自己没有消除原声啊?

“那个…夏雨啊,你考得是艺术学院什么专业啊?”

“音乐。”

邪路英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邪路英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性感女业主缠上我6章

    原标题:性感女业主缠上我6章书名:性感女业主缠上我第6章救美我先是画了一幅她穿睡裙的姿态,后来又画了一幅她的裸.体。呀,我自己都被我自己的画惊爆,玛德,简直画的太像了,性感的不得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孤独,同时对美女的渴望一下升高到顶点。目前我还是单身,真的幻想能尽快找一个女友,过上人间的性福生活。突然电话响了,我接起来一看,竟然是物业主任打来的。她这个点给我打电话一般没有好事,一定是小区某户人家有了困难需要帮忙。比如下水道突然堵了,或者莫名其妙停电,要么就是水管破裂,液化气管道泄露等等一

  • 情爱纠缠几时休6章

    原标题:情爱纠缠几时休6章小说书名:情爱纠缠几时休第六章“妈的,就凭你,你还能威胁老子?”两个人正在这里狗咬狗,却没有想到张潇潇突然走了进去。“你们两个,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张潇潇浑身都因为愤怒、紧张在轻微地颤抖。“张潇潇?你怎么在这里?”当王莉莉看见张潇潇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吓得脸色苍白。而旁边那个被称为刘天的光头,似乎也被突然出现的张潇潇吓醒了酒,盯着面前的张潇潇,嘴角不自觉地抽搐着。“你,你干什么的?谁让你进来了?给我滚出去!”“炜就是你们害死的,是不是?”这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张潇潇自

  • 乡村秘爱6章

    原标题:乡村秘爱6章小说:乡村秘爱第6章六爷家的小孙女王雨左右张望了一下,六爷家院子外的这棵梧桐已经长得高出院子围墙一大段,这可不是正好给了自己机会嘛。王雨将盒子拿在手中拿好,攀上了树干,虽然在镇上上了这么久的高中,但是这爬树的本领可还真是没忘,两只脚配合着手,三下五除二,就上了树,不过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爬过了城墙,王雨撑上了树枝上坐着。往树下一看,诶?这不是六爷家那个在镇上读书的孙女吗?王雨心中回想了许久,才想起来这丫头的名字,温小艳!六爷家这小孙女,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小时候没长开时还没看出

  • 乡村艳嫂6章

    原标题:乡村艳嫂6章小说名字:乡村艳嫂第六章“那跟他没感觉那你跟我吧!”刘浩看着王村妮的胸脯吞了吞口水说道。“刘浩你就乱说话吧!”王村妮听了刘浩的话瞬间面如飞霞,逃之夭夭了,走到门后说道:“你坐着,我去给做饭!”刘浩点了点头,就在屋子里面坐下了,不多时候就东瞧瞧西看看,突然一本红色皮的日记本映入眼帘,他想了想拿起来,随意的打开一看,竟然是王村妮的日记。前面都是记载的一些琐事,越到后面情感的东西越多了,令刘浩惊奇的事情,里面竟然写了自己,而且越到后面写的越多,到了最后一页看日期是昨晚写的——“知道

  • 山村月色美6章

    原标题:山村月色美6章小说名称:山村月色美第6章兄弟此时的张云,站在简易手术台上,神情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双手抓着那两把手术刀。张云的心里,回忆着自己脑海中,曾经的张云,学习留下来的知识和技能。曾经的张云,在这具躯壳里面,残留的灵魂,已经完全去除了。但是他的知识和对医学的理解,却依然保留在这具躯壳中。让继承者张云,使用着。本来的话,拥有着这些知识和技能的张云。可以很容易着,把眼前青蛙的断腿给缝合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信心。但是不知怎么的,双手抓住两把手术刀的时候。张云想起了自

  • 我的高冷大小姐6章

    原标题:我的高冷大小姐6章小说:我的高冷大小姐第六章对不起,我拒绝只感觉胸口一堵,李晴川差点吐血。看着轩雨妃绝美的侧脸,他脸上顿时写满了无奈。他遇见轩雨妃第一天就说过了,他叫李晴川,不叫李枫。可轩雨妃竟然只记得他叫李枫,不记得他叫李晴川。她以为面前的他是李枫,根本无法和韩菲菲口中的那个李晴川相比。其实他就是李晴川,李晴川就是他。真正的李枫已经逃走,他顶替了李枫的身份,李枫和李晴川全是他。如果我说我是李晴川,你信吗?想了想,李晴川立刻对轩雨妃说。我信,你是李晴川。警局的那些通缉犯都是你抓住的,你老

  • 爵少,勾搭我请三思6章

    原标题:爵少,勾搭我请三思6章小说书名:爵少,勾搭我请三思第6章来,张嘴我陡然发现:除了安娴之外,我还有一个可怕的敌人——博珏。他的自制力好得惊人。哪怕是我全身袒露,仿佛任人宰割的躺在他面前,哪怕是他对我产生了明显的欲望,但是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欲望方面,他表现出令我倍感压力的收放自如。他只花了很少的时间占过我的便宜之后,便用被子将我盖住。而后就没有了其他动静。当我终于从“昏迷”中清醒的时候,看到的是在灯下聚精会神阅读资料的男人。一时之间,经验丰富的我心里竟突然有点儿没底。“醒了?”他被我的

  • 女生私密日记6章

    原标题:女生私密日记6章书名:女生私密日记第六章闯入禁区女老师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这个女老师的身材超级性感,很火辣的那种类型,性感的身子,在包臀裙的包裹之下,那两片圆滚滚的浑圆,就好像一个白玉盘。走路的那个姿势,看起来就好像是模特在走秀一样,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我的目光,就追随着那一个白玉盘,不断的左右移动。老天爷保证,我真不是成心的。这种情况,属于不可抗力,跟我的想法,可是一丁点儿的关系都没有。说真的,这么一个正点的美人儿,在前面扭着小屁股,你敢说你不看?谁敢说,站出来,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

  • 火爆女上司6章

    原标题:火爆女上司6章小说名称:火爆女上司第6章煎熬的诱惑季晨将车子停在了停车场,然后实在无所事事,便偷偷溜进了会场。会场内金碧辉煌,音响声隆隆,主持人笑容满面的站在舞台上歌颂着绿森集团的辉煌,超大的落地式大屏,灯光雪白,会场下,大席宴宴,到处是西式冷餐,随处可见穿着正装的男人和穿着晚礼服的漂亮女子在会场穿梭。看到吃的,季晨还真有些饿了,便取了盘子找了些吃的躲在角落里吃了起来,反正除了李诗蓝和米兰也没有人认识他。而此刻,米兰正在台下拿着录音笔记录着什么,李诗蓝正在远处和几个大腹便便领导模样男子欢

  • 书剑盛唐6章

    原标题:书剑盛唐6章小说书名:书剑盛唐第六章毒箭牛大贵不正常的脸色,李诚看了一眼犹豫片刻,没有扫兴。举着酒碗喝酒,就着脸盆大的陶盆吃肉,真正是感受了一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豪气十足却美中不足,这酒入口之后,李诚差点没给吐出来。也是多难喝,微微带着点酸,主要是甜的口感,李诚非常的不适应。就算是在现代,喝点农家的米酒,那也是蒸过一道的。哪有这种酒,直接随意的过滤一下就算是酒了么?牛大贵等人倒是喝的很嗨,一碗接一碗,这种酒喝多了也会醉,李诚跟着连干好几碗,一点问题都没有。想起武松三碗不过岗的故事,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