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深情不辜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25:40 来源:网络 []
小说:深情不辜负
第一章大神吗?

沈晴听着室友们的叮嘱声,觉得真是被当做三岁小孩子。网站haohaoyun.com

  “沈晴,回家路上要小心点。”林一一拍着沈晴,语重气长地说道。

  “沈晴,你不知道路时,一定要记得百度地图。”杨乐眉头紧锁地看着沈晴。

  “如果有事,你一定要告诉我们。”李可可满脸担心的样子。

  沈晴看着这群可爱的人,不由得笑了。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你们都放心吧,我是回家,又不是去陌生的地方,回家的路,我还记得,回来的路我也记得。来,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吧!”

  沈晴与室友依依道别后,然后上了大巴车,害怕晕车难受,所以,沈晴一路上都在睡。

  “X地到了,就在这儿下车。”沈晴刚睁开惺忪的睡眼没多久,就听见司机的说话声。

  下了车,沈晴看看自己所处的位置,这不就是高速路口吗?

  “学生,你向前一直走,就能看到一个站牌,站在那儿别动,有免费的公交可以坐。几分钟一辆,很快的。”

  司机开车走之前,还不忘交代几句。好好孕

  “谢谢,谢谢你。”沈晴冲着司机笑着说。

  然后,沈晴就按照司机说的,慢慢拉着行李箱向前走。

  看到站牌,沈晴在心里窃喜了一阵:“真好,有公交车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坐大巴会被扔在高速路口了。”

  没等几分钟,公交车就到了,果然是不用收费的。

  回家X镇,沈晴觉得分外亲切。

  不免家长里短地和司机聊起天来,也没留神。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不知道提前问下司机。自己在哪个站牌下车,坐回家的公交方便点。等到想起来问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做过站了。

  再坐下去,会越来越远的。沈晴在这一站,迅速下了公交车。

  “沈晴啊沈晴,你能不能长点心啊,明明知道自己是路痴一个。还不知道提前问问司机。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沈晴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八百遍。

  下了公交,沈晴拉着行李,沿着大路向前走。看到来往的行人,就赶快问自己要坐的公交站牌处。

  “9路公交站牌,离这儿边还有很远呢!”

  一位老奶奶这样告诉沈晴。

  于是,沈晴放弃了步行的想法,想要坐出租车过去。

  可是,过往的出租车,都是去相反的方向。

  沈晴顿时觉得很悲伤。好好孕心想:今天是不宜出行吗?

  这时,一辆白色奥迪停在沈晴面前。

  “你是在等车吗?你去哪儿,如果顺路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一个好听的磁性声音传到耳边。

  “我要去9路车站牌处。”沈晴呆呆地回话。沈晴顺着声源,抬头回话。

  “我正好顺路,走吧,我送你过去。”顾阜面带笑意地说。

  “会不会太麻烦你呢?”沈晴想要拒绝,可还是想不到拒绝的借口,紧张的满脸通红。

  “没关系,只是举手之劳。我帮你拿行李,上车吧!”顾阜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沈晴拒绝的意思。

  “谢谢你。”沈晴犹豫着上了车。

  “你也是X镇的吗?”上了车,沈晴开始没话找话说。

  “嗯,我老家是这里的。大多时间,我都住在X市。很少回来。”不温不冷的声音飘进沈晴耳朵里。

  “这样啊,你现在在X市?我在X市上学呢!”沈晴瞬间觉得很亲切。

  “嗯,我也在X市上学,有点事需要回来一趟。”依然是冷冷淡淡的声音。

  沈晴听了,突然激动起来。

  “好巧,我们都在X市读书。你说,我们会不会是一个学校的。我在S大的法律学院,你呢?”

  “还真是巧,我们就是同在一个学校。且同一个专业。我叫顾阜,很高兴认识你。”

  “顾阜?久仰大名。我叫沈晴。”

  “既然是同一个学校,那我们就互留个电话号码吧。以后有事也可以来找我。”好听的声音传进沈晴耳朵里。

  “嗯,你在开车,还是我记你的电话吧。”

  “187********。”

  “好的,我打给你一下。”

  等回到家里面,沈晴脑电波才反射回来。

  “顾阜?X大法律学院的顾大才子。”

  那今天,自己岂不是遇到大神了吗?

第二章辩论赛重逢

沈晴吃力地紧跟在林一一后面,气喘吁吁地跑进礼堂,整个礼堂都坐满了黑压压的人。

  “还好提前让可可和乐乐来占位置,不然,我们只能站在过道听辩论赛了。”林一一一边拉着沈晴,一边用痴迷的眼神盯着辩论赛席。

  “对……机智……如你。”沈晴终于气喘吁吁地吐出这几个字。

  辩论赛随着热烈的掌声结束了。

  林一一手忙脚乱地拉着沈晴向主席台奔去,庞大的人群一瞬间就膨胀了。

  林一一拉着沈晴努力地向顾阜靠近,随着顾阜和队友们越来越靠近,刹那间,人群好像沸腾了一样,场面顿时失控。

  沈晴被动地被人群挤来挤去,突如其来的一个外力袭来,一个趔趄,沈晴无辜地被挤到了人群深处,感觉到晃动的身体无法保持平衡,沈晴害怕地闭上眼睛,决定听天由命。

  并没有意料中的痛意,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就听到林一一急切的声音 “沈晴,你有事没有?”

  “没事的,别担心。”

  答完林一一的话,沈晴这才感觉多出了一双手臂,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林一一雀跃的声音:“顾阜!”

  与此同时沈晴迅速的与这手臂的主人拉开距离。

  抬头看着顾阜说:“谢谢你。”声音中还带着颤意。

  耳边传来一声磁性的声音:“不客气。”

  被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沈晴越发觉得不自然,急切地拉着林一一要走。

  “一一,我们走吧。”

  “慌什么,还好顾阜才子拉了你一把,不然,你肯定要与大地有个亲密接触了,也到吃午饭时间了,于情于理,我们也该请顾阜才子吃个饭,顾才子你说呢。”

  一时间,沈晴也不知道说什么可好,看着这么执着的林一一,只能无可奈何,安静地站着。

  “也是,到饭点了,我和队友们正准备去吃饭,如果你们不介意,我们可以一起。”

  “好啊,好啊,那我们快走吧,一会人就多了。”林一一急切地应和着,就害怕情况有变。

  坐在餐厅里,沈晴安静地吃着饭,耳边是顾阜与队友的交谈。

  正是饭点,S大学的饭是有名的好吃,学校附近的人也会来吃饭。

  这个时候的餐厅几乎是座无虚席。

  “那不是我们学校的顾阜才子吗,平常可是难得见到他,听说他大二就开始在兴华事务所工作了。”

  “兴华可是不容易进,是要经过层层筛选,严格把关的,没有能力,靠关系也不行。”

  “他旁边那俩个女孩是谁?”

  “我看着像是我们隔壁班的。”

  ……各种各样的话语,顺着风吹进耳朵里,沈晴看了看正说的起劲的林一一,把想要说“离开的话”又咽了下去。

  “我看过你的辩论赛,很精彩,你的发言很好。”顾阜面带微笑地看着对面坐着的沈晴,目光温柔,连声音都带着笑意。

  看着毫无反应的沈晴,林一一就用手推了推旁边坐着的人,林一一的碰撞惊醒了沉思中的沈晴。

  “怎么了?”连声音都带着被吓着的颤意,一只手无意识地放到胸口处。

  “沈晴,对面坐着帅哥,你也能神游?人家在给你说话!”耳边传来林一一咬牙切齿的嫌弃。

  “不好意思,我跑神了,你刚才说什么?”沈晴面带歉意地看着对面的人。

  “我听过你的辩论赛,很精彩,你的发言很好。”顾阜再次重复着刚才的话。

  沈晴诧异地看着顾阜,这倒是件意外的事,据说他在学校的时间甚少,而自己也就参加过两三次辩论赛。

  “谢谢,你们小组的辩论赛,我们也常去看,我们宿舍的也算是忠实粉丝了,真是座无虚席,每次占个好位置都费好大劲。”

  沈晴面色绯红,努力地想要摆脱刚才的窘境,就东拉西扯起来,然后继续低下头看着面前的食物。

  “忠实粉丝,也包括你吗?”好听的磁性声音迎面扑来。

  正在喝水的沈晴,连忙放下水杯,看着一脸笑意的顾阜说:“当然了,每次看总能学到很多东西。”

  “既然你喜欢看,那以后我帮你留位置。”顾阜一脸温柔地看着对面的人,又顺手拧开饮料瓶盖,很自然地放在沈晴面前。

  “谢谢,不过太麻烦了,不用了。”沈晴停下手中的筷子,抬头看着顾阜。

  糯糯的声音飘进顾阜的耳朵里。

  “一点也不麻烦,你喜欢就好。”顾阜依然是一脸笑意,露出可爱的虎牙。

  “顾阜,我们下午还要去兴华,走吧,快迟到了。”

  “不急,15分钟足够了。”目光微微在旁边的谢楠身上顿了一下,然后就似看非看地望着沈晴。

  “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嗯,你们有事就去忙吧。”

  听到沈晴的回答之后,顾阜便大步向着餐厅门口走去,一时间,这一组人就淹没在餐厅庞大的人群里不见了。

  耳边只剩下周围人对顾阜的议论声。

  “沈晴,我怎么感觉顾阜对你不一样呢?”林一一很认真地望着沈晴。

  “哪有,一一同学,你别乱说话。”

  “是真的,吃饭时,他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你,再说,顾阜多好啊,你可以考虑一下,倒是那个谢楠,似乎对我们有些敌意。”

  沈晴被林一一揶揄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一同学,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们和谢楠这是第一次见面,陌路相逢,平常都没有交集,更不可能有过节了。我吃好了,你呢?”

  “唉,我说不清楚,是我想多了吗?我也吃好了,那我们走吧。吃完饭就困了,回去睡个午觉。”

  “是的,天热,一点也不想动,还是待在宿舍舒服。”

  “我们回来了!哎。你们怎么先回来了,顾阜那样的人,平常在学校可是很难见到的,现在有个机会,你们倒是先跑回来了,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林一一进宿舍门就开始追问。

  “唉,说多了都是眼泪,我们小组的论文老师,突然让我们去开会。”

  “昨晚只想着看辩论赛,把论文开会的事都丢到脑后了,还好有同学在微信群里提醒,不然就完了!毕竟论文问题也是大事!”

  沈晴看着杨乐和李可可,一个嘟哝着嘴,一个抓耳挠腮,看着是懊悔不已。

  “好了,别苦恼了,我和一一倒是和他们辩论小组一起吃了饭,全程尴尬,你们是刚回来吗,不会还没吃饭吧?”

  “我们吃过了,等等,你说什么?一起吃饭,什么情况?”听到这个消息,俩个人突然跳了起来。

  林一一倒是像事不关己一样,只是坐着,却是用手指着沈晴。

  沈晴无奈地撇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林一一,把事情来龙去脉解释一遍,然后默默松了一口气。

  俩人异口同声地发出出声音,“哦,原来如此。”

  看着这三个人不怀好意的笑,沈晴只觉得自己是说不清楚。

  “好困,我睡了,下午还要忙论文呢。”

  “睡觉了,睡觉啦,睡觉啦!”三个人很有默契地没再说别的话,不一会,房间里就安静下来了。

  “起床了,起床了。”听见林一一的声音,其他人都睁开眼睛。

  沈晴揉揉惺忪的睡眼问:“几点了,你就醒了。”

  “2点了,你们快起来,我们今天下午赶快把论文搞定,明天早上可以去夏明湖看荷花,不然,过段时间想看也看不到了。”

  “也是,现在正是荷花开的最好的时候,可可,乐乐你们说呢?”沈晴望着床上的其他人。

  “我早就想去了,只是最近气温太高了,一直没遇到个凉快天。”可可皱着眉头煞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嗯,明早定个5点的闹钟,我们早点起,应该就没那么热,还可以骑车在校园里转转,好久也没骑自行车了。”杨乐高兴地手舞足蹈的。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把论文给搞定,小伙伴们加油吧。”

  林一一适当地扮演着大姐大的身份,其他三个人很配合地给出了OK的手势。接下来,陷入了一片忙论文的阵势中。

  第二天,闹铃如约而至。119宿舍的这四个人就迅速起床,然后洗刷去餐厅吃饭。早餐过后,四个俏皮的女孩子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漫游,一边骑车,一边呼喊“夏明湖,我们来了。”

  一时之间,也成为S大学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起的早还是好的,天气没有那么热,我们可以尽情地赏荷花。”沈晴眉飞色舞地笑着望着其他三个人,也许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丝毫不知道危险的来临。

  对面汽车的鸣笛声,从远处时就一直响个不停,林一一在一旁提醒着“有车,靠边走,靠边走。”

  沈晴却还在神游状态中,随着铃声越来越近,沈晴这才回过神来,被面前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看着迎面而来无法躲避的白色奥迪,沈晴就向着旁边空地拐去。

  只听咣铛一声,沈晴就连人带车一起摔倒了。听到动静,前面的三个人都回头看是怎么回事。

  看到地上摔倒的沈晴,三个人连忙下车跑到沈晴面前去。

  这时候的沈晴已经痛的面色苍白了,看着面前紧咬住嘴唇的人,她们一边急切地问“晴儿,难受吗?摔的很严重吗?”

  一边拿出纸巾为沈晴擦去额头上的汗珠。

  这时太阳光也愈发强烈,光照得人无法长时间与太阳对视。

  “还……还好。”

  “你还说还好,你平时那么不爱出汗,不怕热的一个人,你别给我说你额头上的汗不是痛的而是热的。”

  林一一边说边温柔地检查沈晴的摔伤情况。

  “她能不疼吗?看她衣服都破了个洞,都流血了,这人怎么开车呢。”可可皱着眉头恶狠狠地看着白色奥迪车,想要瞪出个洞来。

  “奥迪怎么了,5个6怎么了,就可以乱开吗?撞到人了,连面都不露?”

  杨乐凶巴巴地瞪着窗玻璃,眼睛里闪着一撮火焰,似乎下一刻就能燃烧成一团熊熊烈火。

  沈晴知道她们是关心则乱,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边晃着自己的手,一边佯装出笑意,望着关心自己的三个人。

  “我不是太严重,真的。你们看我胳膊都没事,只是右腿蹭破了皮,没多大事,是我自己骑车跑神了,不怪别人。”

  出了这样的交通事故,车里面依然是毫无动静。

  看着沈晴这样,林一一的火爆脾气一下就点着了,看着沈晴“就你好说话。”

  然后怒气冲冲地盯着窗玻璃“怎么开车的?不会开车就别出来乱晃悠!”

  这时,车的主人打开窗玻璃看了一会外面的情况,冷冽的眼神,煞有所思对着旁边的韩风说:“看着这女孩子不像是多事的人。”

  两人从车里走下来。

  走到沈晴面前停下,就这样站着静静地看着:三个女孩子正在慢慢地扶沈晴站起来,沈晴努力地依靠外力挣扎着想要站立。

  沈晴今天一身白色休闲衣,蹭破的伤口处,血的颜色更显鲜艳,在白色衣服的映衬下,沈晴更是显得面色苍白。

  看着这个额头上满是汗珠,面色苍白的女孩子,终于开口“我是王易翰,也算是你们的学长,你这样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上车我送你们去。”满满的命令口吻。

  “沈晴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不用了,是我自己……骑车跑神了,和你没关系,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恢复了光芒,太阳光强烈的让人无法睁开眼睛,沈晴说完就低下头,根本没有注意到王易翰身后的韩风。

  倒是韩风吃惊地指着沈晴和林一一说:“是你们!你伤的挺严重,就先去医院吧,我们也在一起吃过饭,也算是认识,你就别再那么客气了。”

  其他三个人看到肇事者的诚意,之前的怒意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劝着沈晴“别纠结了,还是先去医院,其他的等检查过再说。”

  “好吧。”沈晴只能无奈地妥协了。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脚踝处轻度骨折,已经固定好了,定期来换药。卧床静养就可以了。现在出现大面积浮肿问题是正常现象,膝盖处的血已经包扎好了,近期注意别碰水。”

  三个女孩子担心的不行,一直围在医生旁边。

  “医生,需不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医生,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医生多久会好?”

  一时间,小小的观察室乱成一片。

  “没多大问题,你们办好手续就可以出院了,只需要每天来换药就可以。”

  “手续已经办好了,我送你们回去。”

  沈晴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王易翰已经大步走到沈晴面前,抱起她就向外走去。

  沈晴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地抓住他的衣服,回过神时内心还是忐忑不安“我可以自己走的。”

  “你觉得你可以吗?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别乱动,不然再摔下去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一路上,四个女孩子叽叽喳喳,似乎是无视另外两个人的存在。

  “起了个大早,想看的荷花也没看到。”林一一眼神中的火焰向前面飘去。

  “今天就不应该出来,不然晴儿也不会受伤了。”杨乐皱着眉头看着一旁受伤的人。

  “今天绝对是不宜出行。”李可可满脸沮丧地看着沈晴。

  “怪我,如果我没跑神,就不会受伤,我们就到夏明湖了,而不是去医院。”沈晴一脸歉意地望着担心自己的他们。

  “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你没事就好。”林一一温柔地擦去沈晴额头上的汗珠。

  声音不大,但都传进前面开车人的耳朵里。

  车在路边停下,王易翰一句话没说,然后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就回来了,拿了一对拐桩放在后备箱。然后上车,什么话也没说接着开车。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喂,叶锦。”

  “沈晴,你在干什么呢,忙不忙,我刚把租好的房子打扫好,你没事的话,过来吃饭吧。”

  “我刚从医院出来,脚受伤了走路不方便,饭改天再吃吧,等我脚好了,再去祝你乔迁之喜。”

  “严重吗?怎么回事?”连声音里都带着急切。

  “轻度骨折,没多大问题。”沈晴轻描淡写地带过。

  “这还没多大问题?你别回学校了,来我这儿,我给你好好补补,你回学校上床也不方便,这段时间就住我这儿吧。我在兴华路兴华小区,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一一他们都在,可以送我过去,你等着就好。”

  语气中有点不情愿“那好吧,我在二楼,208房间。”

  “好,知道了,你安心等着吧,我很快就到。”

  这段话,早已被前面坐的人听去。

  “喂,老大,你到哪了?嗯,那我们兴华小区路口见吧。好,一会见。”

  不一会时刻,车在兴华路停下,沈晴正在专心回复古天宇的消息,丝毫没有注意到车窗外上趴着的身影。

  “沈晴,是你。”

  顾阜打开车门笑看着她,露出可爱的虎牙。

  “嗯,你怎么在这儿?”沈晴不知所措地望着顾阜。

  “我在这个小区住,听说你脚受伤了,现在还好吗?”

  沈晴抬头疑惑地看着他,“没事的,不严重。”然后看到正在和顾阜打招呼的韩风,什么都明白了。

  “你脚不能走路,我背你上去吧。”

  话音刚落,顾阜就已经在沈晴面前蹲下。

  “那麻烦你了。”沈晴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绯红,手不太自然地搭在顾阜的肩膀上。王易翰就这样冷冷地在一旁看着,脸色一片黑。

  “易翰,那我先送沈晴上去了,合同的事,我们一会再说吧。”

  王易翰就这样冷冷地看着,直到两个身影慢慢消失。

  叶锦在门口一直盯着电梯口,看到沈晴被人背着,连忙冲上前。

  “沈晴,这里,这里,等你好久了,终于把你盼来了,天宇也来了。”

  顾阜,走进房间放下沈晴,沈晴一句谢谢,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旁的古天宇就开口了。

  “谢谢你送沈晴过来,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情绪。

  “应该的,不用那么客气。”

  然后柔情似水地望着沈晴“沈晴,我先走了,回头我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然后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第三章探望病人

第三章:探望病人!

  第二天,刚洗涮完毕,沈晴就听到敲门声。

  “一大早这是谁啊?”叶锦自言自语地去开门。是你!

  “嗯,你好!我叫顾阜。来给沈晴送早饭,沈晴起来了吗?”叶锦望着这个满手提着袋子的人愣住了。然后晃过神:“哦,这样啊,你先进来吧。”

  “你先坐!我让晴儿出来。”

  等到叶锦扶着沈晴出来时,顾阜已经去厨房拿了碗筷出来,正在把保温饭盒里煲好的汤倒在碗里。

  沈晴只看到一个背影,阳光透过阳台照进来,显得白衬衣格外亮白。

  这时,顾阜转过身来,望着沈晴“起来了,这是炖好的排骨汤,你趁热喝。放心,我已经做过处理,不会觉得油腻的!”

  这时,叶锦走过来。“顾阜,你怎么知道晴儿不能吃油腻的?”

  顾阜对于叶锦的嬉笑置之不理。只是接过话说:“我并不知道,那以后我就知道了!”

  “顾阜,谢谢你!不过这样太麻烦你了。有叶锦在,我不会饿着的。”沈晴望着顾阜站着的方向,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阳光透过阳台照进来,照得眼睛难受,沈晴反射性地去用手遮住眼睛。顾阜看了,来不及放下手中的保温饭盒,就迅速地挪动身体,去遮挡住强烈的光线。同时迈着大步,快走到沈晴面前。

  “伤筋动骨,还是要好好补补。”一边说一边扶着沈晴坐下。

  “来,快过来趁热喝吧!”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豆浆、油条、灌汤包,我都准备了一些。你快趁热吃,我去上班了。中午我再来看你。”

  “哦,等一下。”沈晴急切地冲着要走的顾阜喊着。

  “怎么?有什么事吗?”顾阜停下来,回头望着沈晴。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吃饭没?”沈晴看着顾阜,只说出这两句。

  “我吃过了。你赶快吃吧,吃完饭好好休息,不要乱动。午饭,中午我给你带过来。吃完午饭,下午送你去医院复查。”

  “哦,不用麻烦了。你别送午饭,来回跑多麻烦!”沈晴,本想点头的瞬间,察觉到似乎哪里不对。又连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不麻烦,我就在你们上面住,送饭也是顺路。”没什么事,我走了。

  “哦。”沈晴木讷地点点头。

  顾阜走后,叶锦走过来看着呆呆的沈清。

  “有个帅哥送饭,你不应该高兴吗?怎么又发呆!”

  “我只是奇怪,我这算是第二次见他啊!”

  “有情况?快,从实招来。”叶锦冲着沈清不怀好意地笑着。

  “没什么,我上次回家,是他送我到站牌的。”

  沈清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敲门声。

  “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叶锦走过去开门。

  尽管王易翰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压迫感,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没等叶锦开口,王易翰就先发制人“沈晴在吗?”

  叶锦看着他手中的拐杖和一提水果,顿时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嗯,她在吃饭呢。你进来吧。”

  沈晴正在喝排骨汤,看到王易翰,险些呛到。

  “学长,你怎么来了?”

  “送你一副拐杖。你一人走路时,也方便点。”这时的王易翰,依然是一副冷冷的面孔。

  “其实是我自己跑神了,和你没有关系。”沈清总觉得这事是自己的错,感觉非常不好意思,连说话都不自然。

  “别想太多,好好养伤。你现在好点了吗?”王易翰看着满脸通红的沈清,难得地笑了。

  低下头的沈晴,自然是没有看到这一幕。

  “学长,我没事的。没事的。”沈晴又是摇头又是晃动手的。

  “没事就好。你快吃饭吧,下午我来送你去医院换药。”

  “不用了,不用了,学长。不用麻烦你了!”沈晴冲着王易翰急切地喊着。

  “不麻烦!你吃饭吧。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人就不见了。

  这边,叶锦在为沈晴安置东西。

  “晴儿,我把这个保温杯放在床头桌子上了,你喝水方便点。还有提子、西瓜,也放这儿了。你尽量少动。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得要走了,不然上班要迟到了。”

  “嗯,嗯。放心吧。我一个人没事的。叶锦,你把灌汤包带着,路上吃。”沈晴一直点着头,像小鸡啄米一样。

  “嗯。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刚走了两步的叶锦,又回来了。

  “不行,把你一个病号放家,我还是不放心。这样,我还是请假吧。”说完话,就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沈晴放下喝汤的汤勺,眼疾手快地夺过手机。“叶锦,你安心去上班,我保证我会乖乖地待在家里。”

  “我发誓,我一个人不会有事的。并且,你看,拐杖就在我旁边,即使我一个人走路,一点问题也没有。”

  沈晴真诚地看着叶锦,两只眼睛骨碌碌地乱转,看着可怜巴巴的样子。似乎让人不能拒绝,否则就像是对不起她似的。

  “不行,你这样子。我怎么放心留你一个人在家。如果,你不小心磕着碰着了,那可怎么办?你说什么都没用。”

  正在这两个人争执不停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们的争执。

  “还有人来这次又是谁哦?”叶锦看着沈晴。

  “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是我室友她们,但不对,她们应该不会来这么早的。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话,沈晴又安心喝起汤来。

  叶锦打开门,就看到提着水果,站在门外的古天逸。

  “天逸,你怎么来了?”

  “知道你要上班,所以我来照顾沈晴。”一张娃娃脸,说话却是老成。

  “那正好,我正不放心晴儿一个人在家。那好,交给你了!”

  “晴儿,天逸来照顾你,我就放心了,我去上班了。”

  “嗯,快去上班吧!给,记得把早餐带上!”沈晴举着袋子里打包好的早餐。

  沈晴话刚说完,叶锦从沈晴手中接过早餐,然后转身拿起桌子上放着的包,瞬间就不见了。

  只剩下惊呆在原地的沈晴。“真是风一般的女子。”

  好一大会才回过神,然后,看着顾天逸。

  “天逸?你怎么没上课?”

  “我今天选修课。”

  “你这是元神回归了吗,我还以为,你就这样元神出窍下去呢。终于不把我当透明人了?”

  “哈哈。你坐。吃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

  “我吃过了,就是来看看你。给你买了些草莓和提子。我去给你洗洗。你快吃饭。”

  沈晴突然觉得今天贵客有点多!摇摇头,接着喝汤。一边喝一边自言自语“这排骨汤味道真好,并且不觉油腻腻的!他这是起多早呢?”

  洗好水果的顾天逸出来时,正好听见沈清嘀咕的话,自然明白了。这汤并不是叶锦炖的。

  走过去,把洗好水果放在桌子上。

  “你喜欢喝,那我以后每天来给你煲汤。”

  “没有。你别当真。”沈清拉着顾天逸的胳膊。

  “吃完了吗?”

  “嗯。”沈晴微乎其微点了下头。

  “你先坐会,我把碗洗了。然后送你去医院换药。”

  “嗯,辛苦帅哥了。”沈清戏谑着顾天逸笑起来。

  “没什么问题。只要每天按时到医院换药就行了。”

  “医生,平常还需要注意什么,饮食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顾天逸急不可耐地问着医生。

  “最近几天,尽量卧床休养,别乱动。饮食上注意倒是没什么,可以多补补。小伙子不用这么紧张。”

  “谢谢医生!”古天逸一时被揶揄的不自然。

  古天逸刚把沈晴送到家,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只见顾阜和王易翰一起走进来。

  两人手里都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三只松鼠的坚果大礼包,格外明显。房间里的氛围一时有点奇怪,沈晴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

  还没等沈清问,顾阜就解释说,我和易翰是在楼下碰到的。

  “我来送你去医院换药。”两个人竟是异口同声。

  “哦。那个,谢谢你们。天逸送我去过了,我们刚从医院回来。”

  “那就好,一定要注意休息吧。”顾阜看着沈晴说。

  王易翰只是微点了下头“没什么问题吧?”

  “没事,谢谢学长关心!”沈晴感觉自己一下,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脸不由的通红。

  “那就好。那我走了。”王易翰放下手中的大袋小袋。然后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顾阜冲着走在前面的王易翰说:“我们一起走吧。”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然后转身看着沈清说:“对了,这个保温盒里是煲好的汤。我放桌子上了,你一会趁热喝。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顾阜说着也走出门外。

  “沈晴,沈晴,沈晴。”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一定是一一她们。”

  沈晴话音刚落,这三个人就浩浩荡荡进来了。

  “你们这是搬家吗,每人都提着大袋小袋的。”沈晴看着这满地放着的东西,皱着眉头。

  “哈哈,病号最重要。”杨乐乐呵呵地打谜语扯话题。

  “对,病号要多补充维生素。”林一一凑过来说。

  “楼上说的都对。”李可可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整个房间都充满着欢乐声。

第四章十里畔

沈晴和叶锦正在吃早饭,两人正开心地在谈论着些什么,笑的很是开心。

  顾阜站在门外时,听到她们的笑声,自己就觉得莫名的高兴。

  一阵敲门声传来,打破了欢声笑语的场面。

  沈晴去开门,看到门外的顾阜。不由得有点紧张,看到这样的沈晴,顾阜收起想要逗逗沈晴的想法。

  强忍住笑意说:“吃饭了吗?”

  “吃过了。你呢?”167的身高,看着187的顾阜似乎有点吃力,沈晴只能抬头仰视着顾阜。

  “我也吃过了。我来,是想叫你一起去夏明湖赏荷花呢!上次,你不是因为脚受伤没来得及看吗?”

  “哦。那我可以叫上叶锦和我们宿舍的人一起去吗?”沈晴很认真地看着顾阜,似乎在等待一个很重要的答复。

  顾阜终于忍不住笑意,裂口笑了。“当然可以。”

  叶锦从厨房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两人含情脉脉相对望的场面。

  叶锦拍着沈晴,语重气长地说道。

  “你这开门的怎么不让别人进来呢!”

  “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快进来!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这时的沈晴窘得更是厉害。

  顾阜对叶锦点头示意,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嗯,喝点水吧。”沈晴把水递给顾阜。

  “叶锦,顾阜让我们一起去看荷花呢,我们一起去吧?”沈晴拉着 叶锦的胳膊问。

  “那个,晴儿。我今天有事。你们去看吧。”叶锦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那好吧,我打电话问问一一她们。”

  “看荷花,和顾阜一起?晴儿,我们今天有事不能去。你和顾阜好好玩啊。我还有事,先挂了啊。你们好好玩啊!”

  挂完电话的林一一,正在给其他两个人讲来龙去脉,一个个笑的喘不过气。

  “晴儿,还真是迟钝,她养伤期间,王易翰和顾阜又是送饭又是送营养品。这多明显的表示,我们怎么好意思去当电灯炮呢。”林一一声情并茂地向王可可和杨乐陈述。

  “对对对,这事,一一你做的对。我们不能去。”其他两人附和着。

  沈晴自然是不知道她们的心思,还看着叶锦说。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有事呢?”

  “嗯,我们最近都有点忙,不能陪你一起去了。别生气哦。”叶锦故意在沈晴面前卖萌。

  “怎么会呢?你有事就去忙吧。”

  “好的,那你好好玩,我走了。”叶锦走出门然后终于笑了出来。

  一阵电话铃声传来。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喂,学长,你好。”

  “上次撞伤了你,破坏了你赏花的兴趣,真的不好意思。所以我想请你去十里畔那边赏荷花,我在楼下,等你下来。”

  沈晴,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电话就挂了。

  顾阜看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易翰的电话。”

  “嗯。学长让我去十里畔。说是为上次我受伤的事道歉,其实那件事和他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他还在楼下等着呢!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呢?”

  看着沈晴很是苦恼的样子,顾阜走过来对沈晴说:“其实现在十里畔的风景正好,正是观赏游玩的好时节。我本来也想带你去那里的,只是担心你的脚。”

  “我脚没事了,很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沈晴甚是诚恳地看着顾阜。

  “不用那么客气,别忘了,我们还是同乡呢。正好,我车也停在楼下呢!那就走吧,一起去,放松下心情。”

  沈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阜拉着走了。

  沈晴下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王易翰很有耐心地站在楼下,一直盯着楼梯口,虽然依然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但却挡不住一身帅气。

  王易翰站在车前面,看着顾阜的手拉着沈晴的手腕,气氛都冷了几个点。

  “易翰,我们倒是想到一起去了,我也是来请沈晴出去玩呢。十里畔是个好地方,你不介意多一个人吧?”

  顾阜依然是一脸自然的表情,好像丝毫没有看出王易翰有什么不悦。

  “走吧,上车吧。”一边给顾阜说话,一边帮沈晴打开车门,示意沈晴坐在副驾座位上。

  这时的王易翰浑身上下都透着冷气,沈晴突然觉得自己被这强大的阵场吓到了,但瞬间王易翰就又恢复了正常。

  这速度变化太快,沈晴都以为刚才的一切是自己的错觉。沈晴看着面前神色正常的王易翰,愣了一下。正在想自己究竟该坐哪辆车。

  顾阜看出沈晴的困惑,笑着对沈晴说:“看易翰都开车门那么久了,快上去吧。我跟在你们后面。”

  “哦。”沈晴看着顾阜站着的地方点点头,然后坐上车。

  王易翰看着他们密切的互动,脸色愈发冷的厉害。坐在旁白的沈晴却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这异样的氛围。

  王易翰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现在正在生闷气,更是一句话都不多说。

  “学长,谢谢前段时间你的照顾,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不管你的事的。对于这件事给你带来的困扰,我很抱歉。”

  说着还时不时望着王易翰,满脸真诚。沈晴对于之前的交通事故事件,一直觉得不好意思,这次终于可以一吐为快。

  王易翰瞥见沈晴一脸认真的表情,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也许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没什么,小事而已。你经常这么跑神吗?”

  沈晴听了,手抓着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

  “嗯,这样是不太好。”

  “你这么迷糊,可真让人担心。”王易翰边说边摇头。

  沈晴听了,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你不是说这句话的第一个人。我以后是要好好改改这个毛病。”

  “以后有事情可以来找我,或者给我打电话也行。能帮忙的一定帮,不能帮的想办法帮,不要客气。”王易翰的心情莫名地好起来。

  “谢谢学长。”沈晴说完就呵呵笑了。

  “从这里到十里畔将近两个小时,你困了就睡会吧。你后面的座位上有毛毯,盖上毯子,注意别着凉了。”

  “嗯,不觉得困。最近养伤期间,什么事都没干。就吃饭、睡觉了。”

  “后面放的有零食、水果。你看喜欢什么,随便吃点。”

  “嗯,谢谢学长。”

  “沈晴,你平时在学校都喜欢做些什么呢?”王易翰开始打开了话匣子。

  “我啊,就是教室、图书馆、宿舍、餐厅四点一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沈晴边磕瓜子边说。

  “学长,你现在工作了,是不是很忙?”

  “还好,忙起来就觉得充实,也挺好的。不然,闲下来也是没事情做。”王易翰专心地开车,车很平稳。

  “你呢?有考虑好毕业做什么工作了吗?”

  “还没想好,我也不知道。学长,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沈晴呵呵地笑着。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好,这样工作起来才会觉得有趣。工作起来也开心。”

  “嗯,说的真对。论文答辩完毕,就真的是毕业了。我是得好好想想工作的事。不然,真的就是毕业即失业。”

  “其实,找工作并不难,但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可能需要多用点时间。”

  “是的,常听人说进入社会,什么都是复杂的,很担心自己会应付不来。”沈晴皱着眉头。

  听到沈晴这样坦诚的话,王易翰是发自内心地高兴。

  “嗯,你这样的,的确让人担心。外贸这方面,感兴趣吗?如果感兴趣可以来我们公司试试,我们公司每年都会在咱们学校招毕业生。”

  “学长,你说的不会是H公司吧?”沈晴除了震惊,脸上再也找不到别的表情。

  “恭喜你答对了。”看到沈晴这个样子,王易翰情不自禁地笑了。

  “听说H公司的选拔非常严格,是真的吗?”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正是因为这样。H才会一直发展这么好。以至于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

  “听你这样说,我自己感觉压力挺大的!”沈晴煞有所思地想着些什么。

  “别担心,要相信自己的实力。”王易翰安慰着蔫了的沈晴。

  “嗯,我试试,挑战下自己。”沈晴好像是瞬间觉醒了似的。

  “加油,我在H等你来!不要让我等太久!”王易翰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不由得嘴角上扬。

  “我会加油的。其实,我一直很喜欢H的文化理念,也希望自己能够在这样一个大平台迅速地成长起来。但是,一直以来,对我来说,H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王易翰不断地鼓励着沈晴,嘴角上扬到45度。

  “嗯,我会的。学长,其实你笑起来真好看,你就应该这样常笑一笑。”沈晴一时被王易翰的笑意蛊惑了,这些话不知觉地就脱口而出!

  “好,听你的。”王易翰鬼使神差竟答应了。

  “哇,学长,你看满池塘的荷花。我们这是到了吗?”

  “对,到了。来,我们下车吧。”

  刚下车,顾阜就向着沈晴站着的方向走过来。

  “坐了这么久的车,累不累?”

  “没有,没有。”沈晴摇着头看着顾阜说。

  现在的沈晴,魂早已经跟着满池塘的荷花走了。

  根本来不及说其他的。

  “只是给身边的这两个人说:“看,那边的荷花多好,我们去看看。走。我们快走。”

  这时沈晴的眼睛里,能看到只有这满池塘荷花。

  微风吹来,水面掀起一片涟漪,波光粼粼,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亮眼。远远望去,湖水与荷花交相辉映,粉嫩中夹杂着翠绿,好似一副浓墨淡宜的山水画。

  荷花竞相开放着,荷叶上还残留着水珠,在碧绿的荷叶上静默地睡着,随着随风吹来,水珠在荷叶上调皮地滚来滚去。

  “大多人都喜欢荷花,我却更爱荷叶。”

  沈晴只是呆呆地望着这满池的池塘,自言自语。此时此刻,眼前的顾阜和王易翰在沈晴眼中,早就变成了良辰美景的陪衬。

  “去划船怎么样?”顾阜询问沈晴的意见,同时也用眼神向王易翰示意。

  “好啊,好啊。”沈晴连连点头。

  也许正是划船游玩赏荷花的好时节,湖面中心到处都是船只的影子。仅有几只小船儿留在湖边,倒显得有些落寞。

  船家虽是一位中年人,但动作看上去,麻利又专业。连忙帮忙解在下船儿上系着的绳子,详细地讲解划船的要领。

  “明白了吧?”船家很热情地询问意见。

  “嗯,明白了,谢谢船家。”顾阜向船家道谢道。

  “来,船桨给我,我来负责划船。你俩就负责赏景,好好放松。”顾阜接过船家手中的船桨。

  沈晴,时不时触摸着湖中的荷叶,也会低头嗅着荷花的清香。

  “你们看,这湖水真清澈。连水下面的莲子都能看到,这鱼儿游来游去的真自在。”

  此时的沈晴,就像是一个什么都没见过的孩子,一直在叽叽喳喳。

  “你似乎很喜欢荷叶?”顾阜划着船桨时问。

  “是啊。我喜欢荷叶。总觉得荷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虽然很美,但我总觉得这种美感,很有距离。荷叶则不同。如果没有荷叶这一抹绿色的支撑,荷花虽美,但看久了,却会让人有点厌烦。”

  王易翰一直安静地不说话,似乎是专心赏景。顾阜知道他一向如此,也不打扰他赏景的兴致。而沈晴的注意力全在周围的景致上,没有注意点王易翰的默然不语。

  顾阜船划的很稳,慢慢地向湖中心靠近。

  “真是好景在深处,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的荷花长得更好!”

  “是,好景在深处。”沈默许久的王易翰和顾阜同时说起这句话。

  “看来,我们三个是很有默契呢!”沈晴呵呵地笑了。

深情不辜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深情不辜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4章你只在意她流泪,看不见我流血叶苏是走回贺家的,一步一步的,穿过繁华的街道,走过人来人往的天桥,经过落了一地残红的花树下……高跟鞋踩在水泥地面上,跟掉了,她就把鞋子脱掉,赤着双脚继续往前走,直到那一双小巧白皙的脚走的血肉模糊,终于,到达了贺家花房。天已经黑了,她淋过一场雨,被打湿的头发又半干了。“兩万三千九百四十四步!果然是,必死的爱情啊!呵呵~”她笑了起来,忽然疯狂的冲向那些开的娇艳无比的红玫瑰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和谎言》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和谎言第四章狭路相逢故意安排“安衡,无论如何,你都要守住。”每次当她濒临崩溃的时候,这句话总是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面回荡。这个世界上,有一样的东西,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她必须要守住,不顾一切代价。安衡下跪的事情不过一个小时,立刻就传开了。每当这个时候安衡都觉得庆幸,还好她已经不需要回到她曾经引以为傲的战场之中,不需要去面对那些曾经熟悉的人,特别是……那个男人。刚回到维也纳的公寓,就接到了的言倾的消息:晚上八点,克里斯V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4)护短的晓晓当听到唐若曦要与萧陌离婚,还差点出了车祸时,曾晓晓彪悍的叫她10分钟之内必须出现在她面前,不然她就去砸萧陌家的门。听着曾晓晓为她打抱不平的豪迈声音,唐若曦内心中涌过一丝暖流,脸上也露出了今天唯一的笑容。十分钟后,一身狼狈的唐若曦出现在了曾晓晓的家门前。一把就把她拽进去的曾晓晓,眼见着额头上还留有的血渍,气得整整骂爹骂了半个小时,心疼不已的急忙找出医疗箱为唐若曦消毒包扎。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甜妻扑来:霸总不好惹第4章韩三少,小心啊!“韩总裁正在美国加州休养……韩副总裁正在三号会议厅开始新一轮的国际投资会议……”韩氏国际的中国区总经理元华立即应声!“嗯!”韩文磊双手一插裤袋,帅气地迈步往阶梯上走,边走边再慵懒地问:“我的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吗?”“已经准备好了,按您的吩咐,您的办公室座落在一百零六楼层,有三个会议厅与六个行政区……包括您的近千平米的办公室,与休息间………占全一百零六环楼……”总经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极品强兵》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极品强兵第四章温柔护士张菲瑶松开刘杨的手臂,因为喝酒的缘故,漂亮的脸蛋儿始终带着一抹醉红,特别迷人。“沈铁军,姑奶奶是说过你能够打赢刘扬,姑奶奶我就嫁给你。不过,你只要三次机会。而且每天只能挑战一次。很抱歉,你今天的机会用完了。”沈铁军郁闷的嘴角抽了抽。连刘扬都为他感到悲哀。以他的情商怎么玩的过这个情商智商都高的出奇的妖女?即便是侥幸娶回家也是妻管严的份儿。“美女,随时欢迎这个傻大个子挑战。那个…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血色风暴》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都市血色风暴第四章嫂子候选人“哥,我跟你说,公司是我跟三个姐姐共有的,大姐卢成淑最有能力,公司都是她在管理,你要是把她娶了,一辈子就不用发愁了。二姐董润烟最漂亮了,人也很温柔,脸皮特别薄,我老喜欢逗她玩了,而且是个天才少女,没有她就没有公司,你要娶她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三姐张佐倩最性感诱人,就是嘴巴很刻薄,我有些怕她,你到时候小心些她就好。”苏幽幽一边驾驶着宝马X6,一边兴奋的将姐妹都卖了,拼命怂恿着苏狂去追她们。苏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大魔神》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大魔神》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大魔神第4章明劲武者秦渊的身材的确很颀长结实,但这并不代表对他们有威胁,七个对一个,胜负毫无悬念。“今晚刚回家,本来不想惹事的,看来你们似乎不怎么配合啊!”秦渊无奈地摇摇头,身为八人小队勿容置疑的第一人,别说七个小混混,就是七十个也是白搭,“凶兽”这一代号可不是随便起的。“麻痹的,给脸不要脸,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上去废了他,别弄出人命就行。”红毛青年目光一寒说道。“小子,以后长点眼睛。”肥圆青年双手交扣,弄出噼里啪啦的骨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第4章他怕自己会等不到她“文轩,这是孩子父亲的血样。”医院的走廊里,沈夕莞将密封起来的针筒袋递给了席文轩。席文轩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她:“夕莞,你能不能告诉我,小初的父亲,到底是谁?这些年你对他讳莫如深,我也不好问你,可小初现在这种情况……你知道他其实一直想要一个父亲。”“我……”沈夕莞低下了头:“不是我不想说,我和他之间,没什么好说的,而且,我都已经和他离婚七年了。”她十八岁刚满就嫁给了萧墨,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奇保安俏总裁》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奇保安俏总裁》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神奇保安俏总裁第4章三围赌博术这里的装饰比较外面更豪华十倍!宛如漩涡形状的乳白色天花板,中央垂吊而下一颗颗由钻石打造的灯具,照射出耀目的光彩。周边的墙壁上则是金边花纹与紫色搭配的墙面组合在一起,更具风度。地面上铺着熟软的大红地毯,这里人声鼎沸,密密麻麻的赌桌……各种各样的赌具望不过来……这些性感的兔女郎们端着红酒站在赌徒的身畔。时不时为赌客们倒上一两杯红酒,之后在人的怀抱中调笑,赌徒丢下了自己的筹码……若赢了钱就会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世医妃》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世医妃第4章怀疑温意坐起身,伸手压了一下被剑柄戳到的地方,疼得几乎要掉眼泪,不是断了骨吧?越来越多的侍卫加入战圈,黑衣人眼见不敌,竟用两败俱伤的办法使出狠招冲向宋云谦,长剑飞出,宋云谦身前有侍卫保护着,但是那剑却没入侍卫的身体再刺进宋云谦的腹部。“王爷!”侍卫们惊叫起来。温意大吃一惊,连忙忍住痛楚爬到宋云谦和那侍卫身边,所幸,宋云谦的伤口不深,那侍卫已经完全替他卸了剑力。但是那侍卫就惨了,剑从他的腹部没过,肯定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