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顾少宠妻:宝贝快上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5:37: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顾少宠妻:宝贝快上钩

第1章 饵料她被人三了(1)

金樽大酒店,一楼大厅粉灯结彩,宾客满庭。好好孕

“酷儿,谢植对你太好了,竟然把整层楼包下来给你过生日。”舍友展颜拉着酷儿惊叫,一双眼亮的像几个月没吃肉的小狼崽:“好漂亮的蛋糕,真是刚从法国空运过来的?”

李酷儿漂亮的嘴角高高翘起,掩饰不住的开心,“一会儿偷偷给你多留点。”

“酷儿最好了。”展颜咂咂嘴,把快流出的口水吸回去,“酷儿,你说谢植会送你什么礼物?”

酷儿想起在谢植书房偶然看见小盒子,心里带着小小的激动,“不知道,不过肯定会给我很大的惊喜。”谢植最让女生动心的就是肯花心思,和李酷儿交往两年,每次的礼物都不带重样。

“我猜是他亲手做的巧克力。”展颜想起上次巧克力的味道,馋的直舔嘴唇。好好孕

“你以为谁都跟你个吃货一样啊,肯定是求婚。”霍水茉敲了她一个爆栗,“酷儿,谢植呢,怎么都没看到他?”

“对对,我怎么就没想到,一定是求婚。酷儿快毕业了,谢植那小子一定迫不及待要把酷儿娶回家。”展颜赶紧改口。

“大概忙着招呼客人吧。”酷儿环顾四周,没有见到男朋友的身影。

……

“你小子,够下本的,”男人倒了杯酒,踢踢坐在对面的谢植,“真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

“你知道什么,”谢植晃着酒杯,眼神迷离,“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顾少宠妻:宝贝快上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嘿,兄弟,狠啊。”男人觑了他一眼,就着酒杯挑衅:“我可是听说,交往两年了你都没把人拿下,谢植,”男人顿了顿,瞟了眼某处,意味深长,“是不是不行啊?不行让兄弟来啊。”

一句话,引起满堂哄笑,“是啊,那么个大美人,放我手里,早连渣渣都不剩了,你怎么回事。”

“你他妈才不行,老子硬的很。”谢植一脚踹过去,用了力气,毫不留情。

“嘿,还生气了,你倒是行个我看看,”挑衅的人毫不示弱,“这两年约你出来,塞个女人给你,看你吓得跟个什么似的,怕老婆的耙耳朵也好意思出来混。”

“吃了这么久的素,你小子知道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吗?”其他人跟着起哄。原文haohaoyun.com

被一帮兄弟鄙视,谢植酒精上头,想到这几年的“素食”生活,心里不禁痒痒的厉害。他早想和酷儿捅破那层膜了,可是酷儿说什么都不同意,说要把美好留到新婚夜。去他娘的美好,他只要能吃到嘴,还管他新不新婚夜。

“谁说老子不行?谁说老子怕女人?老子今天就行一个你看看!”谢植出门随手抓了个女人进来,在兄弟的高呼中,就地正法。

“行啊,谢植。”

“猛,咱兄弟就是猛!”

“唷,这妞儿长得还不赖。”

谢植在兄弟的夸赞中清醒过来,一地的狼藉和地毯上的血刺得他一震,他看向地上泪流满面的女孩。《顾少宠妻:宝贝快上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女孩长得娇娇柔柔,跟手下的触感一样,好像一握就能把腰给握断了。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大眼泪水汪汪,贝齿轻咬粉唇,说不出的诱惑。

看着这幅光景,谢植心底憋闷的浊气一散,整个人通体舒畅。

第2章 饵料她被人三了(2)

“你,你放开我。”女孩娇嗲的声音响起,男人倒抽一口凉气,这声音,比之林志玲有过之而不及。

“你放我走,我,我不会告你,我知道我告不赢你。”女孩颤抖地乞求,谢植就想起了李酷儿,如果李酷儿遇上这种事会怎么做?肯定会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他摇头,突然觉得厌恶了似李酷儿那样的宁死不屈,他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敬他如神祇的逆来顺受。

女孩走后,谢植又有了新问题,李酷儿怎么办?

“分呗,一个女人而已。”兄弟出主意。

“你不知道她脾气,我怕她闹腾。”他算得上A市数得上的小开,多少女人投怀送抱,奈何他有李酷儿这块美肉吊着,一直忍着没打野食儿。可等了两年,一直没把鲜肉吃到嘴,他有些不耐烦,正好今天这块肉合了胃口,李酷儿那块肉就没那么大吸引力了。谢植托腮,“得想个让她不纠缠我的法子。”

“这还不简单。”突然一个声音插进来,在座各位立马站起来面向门口,“权少。”

“权少,您怎么来了?”谢植笑脸迎上去,把身后的主位让出来,“您早知会一声,我该派车去接你。”

“听说这儿有好玩的,过来看看。”顾西权走进来坐在主位上,觑着他,“想让女人自愿放手,还不简单。”

“权少,您有办法?”谢植想不通堂堂顾西权怎么会对这事感兴趣,不过,权少是出了名的会玩,那玩的叫一个多姿多彩,花样百出,说不定是突然起了兴致。

“过来。”顾西权勾勾手,一抹笑快速地隐没在唇边。

谢植听完,大惊,“这,这样不好吧?”

“我都把自己搭上了,你觉得不好?”顾西权坐在沙发上,看着站着的人,声音里带着玩味。一屋子人,只有他一个人坐着,只因他不开口,没人敢坐。

“好好,当然好。”简直受宠若惊,就单权少来生日宴就可以让谢氏股票增几个点,更何况是权少亲自帮他处理女人了。

……

“谢植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开始?”展颜摸着鼓鼓的肚子,她都吃饱了。

“电话打不通。”李酷儿也皱了眉,宴会请了整个系的同学,已经有好几个人来问她什么时候开始了。

“也许是在给你准备大大的惊喜呢。”霍水茉安慰她,“哎,来了来了。”

台上,谢植西装笔挺,器宇轩昂,“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他顿了顿,抬头望向酷儿,“感谢大家来参加酷儿的生日宴,我和酷儿交往两年,在这七百多个日夜中,我很感谢酷儿的陪伴。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要送酷儿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

“哇,好激动,酷儿快上台,他一定是要跟你求婚。”

酷儿激动地双手交握在胸口,一脸幸福地走上台,“阿植。”

谢植揽住她,酷儿小鸟依人地靠在他的肩上。

“酷儿,今天我要送你一个特殊的礼物,”谢植的声音传来,酷儿深情地望着他,她听见谢植说:“酷儿,我爱他,我们分手吧。”

李酷儿僵硬地站在台上,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退去,她张开嘴,哆嗦地问,“你……你说什么?”

第3章 饵料她被人三了(3)

谢植拉出一个男人来,男人搂住他,“我说我喜欢的人是他,酷儿,我们分手吧。”

哗!

台下震惊,展颜爆粗:“我擦,这是怎么回事?”

霍水茉拽住往台上冲的她,指着台上的男人,“顾西权,那人是顾西权。”

“我管他细犬还是粗犬,我把他揍成热狗。”她展颜的姓是白姓的吗?她可是展昭展少侠的后代。

当看清谢植身边的男人,台下顿时炸了,那人竟然是权少顾纨绔!

那人就那样站在台上,狭眉凤目,鼻挺唇薄,端是往台下一睨,眸灿如莲,遍生芳华,真担得起“绝代风华”这四个字,连最美的女子站在他身边都失了颜色。但顾西权的美不是阴柔的女Xing美,他美的靡艳,美的让人心惊。

难怪富商讨好这位少爷没一个成功的,感情是没讨好到点子上,人家喜欢的是男人。

顾西权看向李酷儿,薄唇轻抿,唇角微勾。酷儿还未咂过味儿来,那位爷双手插兜,悠然自得地走下台。

“我靠,这哪冒出来的妖精?”展颜撸着袖子奔上台,“酷儿,你还好吧?”

李酷儿眨眨眼,“哇”地哭出来,“女侠,我被人抢了男朋友!我竟然被一个男人三了!”

……

顾西权是谁?人称权少,外号,顾纨绔。纨绔这号不是白叫的,你当你花花小钱,玩几个小明星就敢称纨绔了?人家权少玩的那才叫惊天动地,惊世骇俗。

权少手下有一酒吧,名为魅吧。白天是普通的清吧,到了晚上,魅吧就跟顾西权这个人一样,像是从天界堕入妖界仙,魅惑绯艳,一眼成魔。

“魅吧”取自酒吧非常著名的表演——三尺魅。表演者身着红艳罗裙,手执三尺红鞭,抬臂一扬,手腕一抖,长鞭挽花而下,在承受者背上留下一条长长的鞭痕。那鞭痕从右肩到左腰胯,衬着人的皮肤,红艳靡丽,宛如一株缠身而生的曼珠沙华。

最著名的不是那艳丽靡靡的鞭痕,是鞭子打下来那一瞬的感觉。据被鞭打过的幸运者说,那感觉,微痛中带着酥麻,整个人都跟着鞭子放松下来,思想放空,飘飘欲仙,简直想醉死在鞭打中,醉生梦死也不过如此。只可惜,那鞭子一晚只挥一次,想要享受鞭打,可不是那么容易。多少人手捧千金只想挨一鞭子,可权少是那缺钱的人吗?

据说,魅吧最近又开发了新项目,名字叫水中仙。女子素衣白裙,白纱遮面,飘飘若仙。男子手持长剑,插入围困仙女的玻璃墙中,剑尖直刺仙女胸口。白衣血染,艳如红花。仙女跌落水中,便如最圣洁的优昙沾染尘俗。

这项表演,主持人会随机在男客中选,客人如果能刺中女子,便可以对权少提一个要求。

当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成功把剑刺进去。

**少玩的那叫精奇,这不,今天又惊世骇俗了一把,三了人家女孩,广告天下自己喜欢男人。单不说顾家是根正苗红的名门世家,就是普通家庭孩子搞这么一出,父母非得气个半死断绝关系不可。

“兔崽子,你给我滚过来!”顾老爷子捂着胸口直喘气,气的手直发抖,“你给我跪下!”

“爷爷,您别气坏了身子。”顾西权依言跪下。

“气坏身子?我要被你气死了!”顾老爷子拿龙头拐杖去敲他,心软的顾老太太去拦,老爷子虎目一瞪,老太太吓得放了手,“你轻点。”

“都是你给惯得!”顾老爷子一拐杖敲下,“砰”地一声,顾西权身子歪了歪,跪正。

“兔崽子,我让你胡闹,多少人对咱顾家虎视眈眈,你近而立之年不干正事,给我玩出个男人来!”顾老爷子那个气啊,老战友都抱重孙子了,他孙子快三十了不结婚也罢,连个女娃娃也不交,他等着盼着,竟给他领个男人回来!

“爷爷,我保证今年让您抱上重孙。”顾西权挨了三拐杖,唇间已咬出了血。

“哼!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老爷子气得发颤,“你别去祸害人家姑娘,你既然喜欢男人,就别骗人家,让人家守活寡。”

“谁说我喜欢男人?”顾西权扶着老爷子坐好,“爷爷你这么好眼光娶了NaiNai,我眼光能那么差?”

“少贫嘴。”老爷子被孙子说的舒了心,“你什么意思?”

“爷爷不是喜欢一小姑娘吗?我把那姑娘娶来给你当孙媳妇怎么样?”顾西权眼角上扬,带了笑。

“真的?”

“真的。”

第4章 饵料她失身了

阳光穿透玻璃灼着她的眼,耳边响起淅沥沥的水声。李酷儿霍地睁开眼打量四周,这是哪儿?

她记得昨天她在酒吧喝酒,后来好像有人抱走了她,然后……然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抬起手臂去挡刺眼的阳光,手臂上暧昧的咬痕让她心头一震。

她拉开被子,头“嗡”的一下,蒙了。

光裸的!被子下,她什么都没穿,身上红红紫紫,两腿酸软,她还能感觉到那里的不适。李酷儿坐起来看着满地纠缠的衣服,再一次确定,她悲催的酒后乱Xing了!

浴室里的水声渐止渐歇,厚玻璃门上印出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感觉男人快要出来了,李酷儿迅速下床翻出自己的衣服穿上,可是乖乖,她的内裤呢?眼看男人朝着浴室门走来,酷儿一慌,套上裙子,抱着包包冲了出去。她被谢植抛弃,已经成了全校的笑柄,可不能再让人知道她又睡了个男人。

还好包里还有几块钱,手机不期然响起,酷儿接起,里面响起展颜的咆哮,“死丫头,你跑哪儿去了,主任点名了你知不知道?”

“你怎么说的?”今天是系主任的课,她竟然逃课,死定了,但愿展颜给她想个好点的理由。

“说你失恋卧床不起了呗,你那点事学校人尽皆知,怎么可能瞒过去。”

“你咒我,谁卧床不起了,你不能想个好点的理由。”这女人说话总不经过大脑。

“谁让你不接我电话,急死我了,赶紧回来。”

酷儿挂了电话,展颜打来了几十通电话,心中一暖。她敲着混沌的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甚至连电话都没听见。

回到宿舍,展颜一个熊抱迎接她,“老实交代,去哪儿鬼混了?”

霍水茉拉开她,“你让酷儿歇歇,酷儿,醒酒茶,喝了上床躺会儿。”

酷儿接过水杯感动得抱着她们,在她难过的时候,有她们两人,真好。

霍水茉把她从身上扒拉下来数落,“知道你心情不好,借酒消愁,下次带上我们行不行?”

酷儿在她胸前蹭蹭,轻“嗯”一声,展颜突然揪着她胳膊大叫,“酷儿,你胳膊怎么了?你告诉我谁打你了?”

酷儿一个激灵,立马把胳膊收起来,“我……我自己咬的。”那个男人属狗的,在她胳膊上咬了一串牙印。她把衣服紧了紧,确定没再露出可疑的痕迹,一轱辘爬上床,“我先睡会,上课叫我。”

展颜还在愤愤,嘟囔着要去找那对狗男男报仇。霍水茉掀开床帘问她,“把你衣服脱下来,我正好要洗衣服。”

宿舍用洗衣机洗一次衣服,投币三元,她们一般都合伙洗。

酷儿脱下外衣给她,水茉翻了翻,“内衣呢?”女孩的内衣都一天一换,酷儿这都穿着过了一夜了,不难受?

酷儿手一抖,攥着被子裹住全身,“内衣我自己洗就行。”

“怎么今天还客气了?”展颜大喇喇地把自己的衣服放进水茉的盆里,“你不给我们洗,下次我们的衣服还是要给你洗的。”

“知道知道,我要睡觉了。”酷儿佯装不耐烦打发她走。她哪来的内衣,内裤都不知道在哪儿呢,她明明把衣服都翻遍了,就是没找着。又想起昨晚的事,她守护了二十几年的贞Cao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了陌生男人。当初她怎么就吓得跑了呢,至少要看看她第一个男人长什么样呀。

转念一想,万一长得歪瓜裂枣怎么办?算了算了,还是不看的好。

“酷儿,快醒醒,上课迟到了。”展颜眼影腮红忙个不停,“今下午是大课,听说学校特聘了研发院院长来,咱国好多先进的军事系统都是他研发出来的。”

“那你化妆干什么?”酷儿揉着眼爬下来,去上课又不是去选美。

“你知道什么,听说院长英俊潇洒、帅气逼人。”

酷儿拿了牙刷去阳台刷牙,见连霍水茉都打扮了一番,还真像朵清纯的小茉莉。

不光她们宿舍,酷儿感觉整个宿舍楼都沸腾了,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从门前走过,她仰头喝了口水漱口,低头一看,“噗”地一下,全喷出来,“女侠,你吃剩的泡面呢?”

“干嘛?你饿呀?”展颜指了指桌子,她正在挑衣服,顾不上她。

酷儿拿起半桶泡面跑到阳台,对准楼下经过的某人兜头倒去。楼下瞬间骚动起来,叫骂声、道歉声此起彼伏。

道歉声?唉,不管了,是那个人自找的。

等声音小下去,悄悄探出头,一个顶着泡面的男人被人扶着走远。活该,叫你抢男人。

下午的课在学校最大的多功能报告厅,即使是这样,来听课的人都已经排到门口了,幸好她们早占了座。几人在座位上坐好,旁边一女生阴阳怪气,“这不是被男人三了的李酷儿吗?”

酷儿瞟了她一眼,“你连让人三的机会都没有。”早她和谢植交往的时候就红了很多人的眼,现在她被抛弃了,那些爱嚼舌根的就出来落井下石。

“连个男人都抢不过,得意什么。”

“你再哔哔,信不信老娘揍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你!”展颜晃了晃拳头。“别跟她一般见识,”霍水茉Xing格软,拉着酷儿换了座,“快坐好,教授来了。”

喧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校长在讲台做介绍,“……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顾教授。”

“呱唧呱唧!”

顾教授在热烈的掌声中,带着……浓浓的酸菜泡面味走上讲台。

台下,李酷儿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憋过去,“怎么是他他他……”

校长见顾教授笔挺的西装上汤汁淋漓,头顶仅有的几根头发“噌”地竖起来,“谁干的?赶紧给我站出来,顾教授是我校的特聘教授,要是让我查出来,开除学籍!”

顾教授向人群中扫了一眼,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校长不急,我手机里有作案人的照片,现在先上课。”说着,把手机拿给校长。

李酷儿的目光和他不期而遇,她心虚地低下头,心里默念,他肯定是虚张声势,虚张声势。

校长黑着脸扬了扬手机,“给你个机会,自己站出来,别等我找上你。”

顾少宠妻:宝贝快上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顾少宠妻 或 宝贝快上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因为遇见你13章(013我是乔夏)

    原标题:因为遇见你13章(013我是乔夏)小说书名:因为遇见你013我是乔夏陆正歧的面孔离我还不到十公分,我细细的打量着他的五官,窗外的月光照进来,给陆正歧的脸上镀上了一层柔光,显得他英俊的五官更加立体,深邃。我像是中了魔,鬼使神差的抬起手,轻轻的临摹着陆正歧高挺的鼻梁,陆正歧感觉到我的碰触,不满的蹙了蹙眉。我这才意识到自己非但没有躲开陆正歧的靠近,竟然还对他做出了这样亲昵的举动,正当我有些出神的时候,陆正歧突然睁开了眼睛,深褐色的瞳仁映出我窘迫的表情。“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作何解释。陆

  • 征服冰山女总裁313章(冥河魔焰)

    原标题:征服冰山女总裁313章(冥河魔焰)小说书名:征服冰山女总裁3冥河魔焰“冥河魔焰!”魔魂一声暴喝,疯狂的朝着手中的冥河神剑中灌注灵力,黑漆漆的长剑陡然燃烧起一层诡异的黑墨色火焰!只见燃烧着黑墨色火焰的冥河神剑,释放出极盛的黑芒。周身所有的景物都被染成了黑墨色,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停止。“斩!”魔魂挥舞着燃起汹汹魔焰的冥河神剑,来了一记旋风斩。剑刃所过之处,空间如同切豆腐一般被轻易撕裂,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威能!“轰!”紧接着,冥河神剑中涌出滔天魔焰,宛如奔涌而出的瀑布一般,撞上了四

  • 有种爱深入骨髓13章(第13章 爱情结晶)

    原标题:有种爱深入骨髓13章(第13章爱情结晶)小说:有种爱深入骨髓第13章爱情结晶和以前一样,她的到来,总是能轻易摧毁我的一切。不知道是不是特意挑好时间,还是只是巧合,门铃按响的时候,顾屿森才刚刚出门不久,正好错过了顾倾儿的到访。我从来没单独面对过顾倾儿,所以看到她的时候,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半会才招呼道:“进来吧。”顾倾儿看了我一眼,没有叫我嫂子,也没叫我名字,就这样不发一言的走了进来。“阿森呢?”顾倾儿在沙发上坐下来,扫视了客厅一圈,那样亲昵的当着我的面叫出了顾屿森的名字。真是别

  • 眼前你是梦中人13章(第13章 这床真脏)

    原标题:眼前你是梦中人13章(第13章这床真脏)书名:眼前你是梦中人第13章这床真脏叶以宁心脏狠狠震了震,猛地抬起眸来。她不停的在衣袖里掐着自己的手指。“如果他瞎了,我也不会离……”“够了!”顾西洲力度极重的打断她,猛地甩开了她的手腕,“赶紧给我滚吧,叶以宁。”说完,他就背过了身去,竟是再也不愿看她一眼。这辈子,你最好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看着顾西洲的恨意,叶以宁慢慢的红了眼眶,眼角有一行泪滑下,她像是受了惊一样,很快就抬手擦掉,不愿让它在脸上留下一点的痕迹。好在顾西洲并没有回过头来。“谢谢你和

  • 爱如火焰13章(第13章 还好,不过废了一双手)

    原标题:爱如火焰13章(第13章还好,不过废了一双手)小说名称:爱如火焰第13章还好,不过废了一双手苏芊芊从医院跑出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擎天集团,推开苏擎天的办公室门,“爸爸,沈沉渊他在哪儿?”问完抓着他的手,眼泪大颗大颗的滚下来,“我知道他没有死,求求你告诉我他在哪儿?求求你告诉我,爸。”苏擎天看着满脸是泪,苦苦哀求他的女儿,忍不住烧红了一双眼睛,“他把你害的还不够惨,你还要去见他?我要他来,是保护你的安全,可你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从今以后,沈沉渊再也不是你的保镖,你也不准

  • 下一秒永别13章(第13章 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原标题:下一秒永别13章(第13章你是不是……爱上她了)小说名:下一秒永别第13章你是不是……爱上她了苏玲于厉墨尘而言,终究与旁人不同。他可以视所有人为无物,却无法不管她。再加上她的失踪处处透着疑点,所以找苏玲的事,是厉墨尘亲自在负责安排。晚上九点多,人在城郊的一座废弃仓库被找到。身上没有一点伤痕,甚至连半点狼狈都看不见,只是脸色有些白,像是受了惊吓的样子。厉墨尘软语安慰了几句,转身就想去医院看看时沐遥。一只手伸过来,拽住他的衣摆,不让他走。“墨尘哥,我怕。”苏玲的脸色依旧苍白,神情也多了些惶恐

  • 富二代的传奇人生13章(第13章 混日子)

    原标题:富二代的传奇人生13章(第13章混日子)小说:富二代的传奇人生第13章混日子望着杨丽娜那惊世骇俗的容颜,我觉得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激情,在心里荡漾着。我脑袋一热,鼓起勇气补充道:“除非----除非------”杨丽娜瞧着我,追问:“除非什么?”我道:“除非你嫁给我,那样,我才有动力!”这话一出口,我多么希望,得到的会是肯定的答复。那样,别说让我考学当军官,就是让我当军委主席,我也乐意争取,决不退缩!我越来越感到,我被杨丽娜这小妮子,迷的不清。杨丽娜没直接表态,而是眼珠子滴溜一转,180度摇晃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13章(「013」近水楼台)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13章(「013」近水楼台)小说书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13」近水楼台“林叔叔,出什么事了?”见林峰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唐小龙担忧地问道。林峰无奈地叹了口气:“唉……新区那边的市政建设工程出现了一些问题,我现在要马上赶回去召开一个紧急会议……我把雅思的住址给你,你就搬过去住吧,千万别跟林叔叔客气,我会通知那些佣人好好照顾你的。”说罢,林峰顺手写了一个地址,塞到唐小龙的手上,继而匆忙地钻进了轿车,扬长而去了。望着轿车消失在公路的尽头,唐小龙轻轻笑了笑,心说林叔叔一点都

  • 予你柔情千万种13章(第十三章 你的事情应该解决了)

    原标题:予你柔情千万种13章(第十三章你的事情应该解决了)小说名:予你柔情千万种第十三章你的事情应该解决了门口,商墨看到他出来,忙低头颔首:“商先生,正在找。”商家的小少爷商怀宁在天皇不见了,整个天皇都进入了紧急戒备状态,每个出口都已封住,所有的保安全都出动,却又不敢大肆宣扬,只能悄悄在天皇内进行地毯式搜查。“商玄呢?”商君庭不动声色问了句,照理说,商玄一直跟着商怀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商玄已去监控室查了。”商墨轻声应了句。“嗯。”商君庭只淡淡应了声,对着商墨拿眼神示意了下。商墨随即明白过来,

  • 敬你相思与白首13章(第十三章:灵芝风波)

    原标题:敬你相思与白首13章(第十三章:灵芝风波)小说书名:敬你相思与白首第十三章:灵芝风波顾七七被陆恒连拉带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浑身那汗出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终于跑到了镇里。陆恒不等她把气喘均匀了,就要拉着她去那个药铺。顾七七甩掉陆恒的手说:“咱们这是要跟人家去打擂台,就是来不收拾得体面一些,也得把气势绷足了再去,这样披头散发地跑过去,上来就让人家看不起我们。”陆恒眨眨眼,还有这样的说法啊?他觉得自己跟着顾七七还真是涨见识。顾七七果然等气喘匀了,把身上的衣服又抻又拽地弄平整了,拿了块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