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校花的超能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2 7:47:1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校花的超能高手

第1章 全校通报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来陪你一起渡过,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人生难得起起落落,还是要坚强的生活,哭过笑过,至少你还有我……”

一声嚎叫,在这片幽静的小树林响起,嘶哑的嗓音,惊动了无数野鸳鸯。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朋友的情谊啊,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朋友的情谊啊,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

又嚎了一嗓子,杨勇一仰脖子,酒水四溅,那瓶劣质的二锅头,直接见底了。

“妈拉个比,张滨,老子当你是兄弟,你竟然骗光了老子的钱,那是我的学费啊,老子祝你天打雷劈,上床阳痿,不得好死!”

杨勇晃晃悠悠,对着天空大喊,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张滨是他三年的好兄弟,所谓好兄弟,要么一起扛过枪,要么一起嫖过娼,要么一起同过窗。

张滨是他的学长,已经毕业了,当初张滨非常照顾他这个小学弟,一起都是从农村出来,自然而然的关系好了起来。

就是这首《我的好兄弟》,曾经让他们两人热泪盈眶。

就在前不久,张滨说他创业缺少一笔钱,三个月就可以回转,他将一万多学费借给了张滨,从此张滨再也联系不上。

那些钱是他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分一分存下来的钱。好好孕

还有一部分,是他妹妹杨兰放弃学业,打工存下来的钱,而她妹妹,当初成绩比他还优异。

或许这一万多块钱,对别人来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他的家庭来说,那是一笔巨款。

“谁在鬼嚎什么?耽误老子谈情说爱?”一声怒喝在树林里响起。

“谁?谁在说话,老子乐意鬼嚎,谈什么情啊,说什么爱啊,告诉你们,都是放屁,你以为女人爱的是你啊?女人爱的是钱!”他指着黝黑的树林,舌头有些大了。

想起了那个因为钱,离他而去的女人,杨勇露出一丝苦笑。

“咦,小雪,这不是你那前男友杨勇吗?”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从杨勇的身后传来。

杨勇回头一看,一个头发梳的油光闪闪,身穿白色T恤,白色裤子,脚蹬白色皮鞋的帅哥,站在他的身后。都市小说《校花的超能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他的右胳膊还搂着一名女生,身穿碎花连衣裙,五官靓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看了就我见犹怜。

看到这个女生,杨勇眼神顿时一冷。

就是这个女人,他的同班同学张雪,和他谈了三个月的恋爱,他无限宠爱,换来的仅仅是一个背叛。

“成少,你都说了是前……男友,我现在和他没关系。”张雪对着成辉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嘿嘿,本少看到他就不爽。”

成少笑着,右手将张雪的下巴微微一抬。好好孕

张雪脸色微微一变,却立刻堆起了笑容,说道:“那我让他立刻就走……”

“杨勇,听见没,马上给我消失,我不想在看见你。”

“哈哈哈哈……”杨勇将酒瓶对地上一摔,说道:“我爱你时,宠你让你,如今,你以为你是谁?”

“你……”张雪顿时气结,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啪啪啪……”成少拍着手,笑着说道:“好,真好看,真好,哈哈……”

“你一个穷小子,除了脸长的好看些,你还有什么?雪儿再不好,那也是我成少的女人。”成少面色一冷,回过头,看着换上笑容的张雪,手掌猛地一甩。

“啪……”

一巴掌甩在张雪的脸上。

杨勇愣了。

张雪也愣住了。版权haohaoyun.com

成少笑着,一把又捏住了张雪的下巴,让她的脸高高抬起,低下头狠狠一吻。

“我的女人,想打想疼,那都是我的事,你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小子,还没有资格,立刻给我的女人道歉,今天我就放你一马。”成少冷冷说道。

“哈哈哈……”杨勇身子有些摇晃,指着张雪,突然身子向前一冲,一脚揣向了成辉,口中说道:“想要老子给你道歉?没门。”

成辉没想到杨勇敢出手,肚子上被踹了一脚,雪白的衣服上,多了一个大脚印。

“给我打,狠狠的打!”

成辉怒吼道,他身后的两名男子走了出来,对着杨勇就是一脚。

杨勇喝了不少酒,哪里还有力气反抗,直接被踹倒在地上。都市小说《校花的超能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给我对着脸打,看到那张脸,我就来气,最讨厌小白脸了,什么玩意。”

“嘭嘭嘭……”

杨勇双手抱着头,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妈的,拉过来,让他道歉……”成少喝道。

两名男子架着杨勇,其中一人说道:“道歉!”

“道你妹啊!”

“砰……”杨勇的脸上重重挨了一拳。

“道歉!”

“道……你……妈啊……”杨勇咬牙切齿的说道。

“砰砰砰……”

鼻青脸肿的杨勇,嘴角流着血,但是眼睛,却死死盯着成少。

成少看着杨勇的眼神,没来由的一阵心悸,说道:“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服气为止。”

不少学生都聚集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却无人上前。

“砰……”

杨勇鼻子一酸,听到了一声轻微的骨折声,杨勇的鼻梁骨被打断了。

“住手!”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不远处,二女二男走了过来,胳膊上带着学生会的袖章,当先一名女生面色冰冷,目光如电。

成少看到这个女生,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这个女生,可是华海大学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瓜子脸,尖下巴,鼻梁挺拔,唇线分明,修长的脖子如同天鹅的脖颈。

秀目中光芒四射,缓缓走来,如同女王降临。

她身高一米七二,身穿素花长裙,腰间一条粉红束带,将她那盈盈可握的蛮腰,衬托的更加纤细。

前凸后翘,惊人的S曲线。

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容,她就是学生会的主席禹璐璐,华海大学校花榜上排名第一的校花,华大的高冷女神。

张雪和禹璐璐一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就像杂草和曼陀罗花的区别。

“校内醉酒、打架,记下名字,全校通报批评。”禹璐璐毫无表情的说道。

第2章 神秘黑衣人

“呵呵,禹主席,不用了吧,我们就是玩玩。”成少笑嘻嘻的说道,还带着一点讨好的味道。

禹璐璐的家世,成辉略微知道些,那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禹璐璐看都不看成辉一眼,而是扭头看向了身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

欧阳明华,学生会副主席,禹璐璐的护花使者之一。

“都记下来了。”欧阳明华点头说道。

成辉一看,这是玩真的,连忙陪着笑说道:“禹主席,欧阳主席,你看我没打架,我也没喝酒,我的名字就不用记了吧。”

看了一眼禹璐璐毫无表情的脸,欧阳明华开口说道:“滚远点……”

成辉面色微变,随即陪着笑说道:“是是,欧阳主席,我立刻就滚,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

成辉说完,转身就走,喊都没喊张雪一声。

张雪一看,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禹璐璐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

“好了,别在这里看热闹了,都散开吧,注意校规校纪。”欧阳明华对着四周喊道。

此时,满脸是血的杨勇,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说道:“成辉,有种你别走,看看老子会服你不。”

“你在这里胡闹什么?你看看你,哪有一点大学生的样子。”欧阳明华皱着眉说道。

“我什么时候胡闹了,让开,老子要尿尿。”

酒壮怂人胆,喝高的杨勇,天不怕地不怕,竟然真的在这么多人面前,拉开了裤链。

不少女生纷纷啐骂,禹璐璐也是轻哼一声,转过了脸。

欧阳明华顿时面色难看,大步走了上去,小子竟敢亵渎他的女神。

屎壳郎去粪坑,找屎(死)啊。

谁知道杨勇因为喝了不少酒,此时尿意正浓,欧阳明华刚刚走到他跟前,一股腥臊的尿液迎面而来,尿了他一裤子。

欧阳明华顿时大怒,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他堂堂欧阳大少,竟然被一个小瘪三尿了一裤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欧阳明华一脚踹了出去,将杨勇踹倒在地,恨声说道:“人穷就算了最关键是没脑子,你这辈子没救了,注定就是个窝囊废。”

无巧不巧,被踹倒的杨勇,后脑勺磕在了一块石头上,顿时鲜血直流。

原本就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的杨勇,此时更凄惨了。

欧阳明华本来还不解气,打算再踹几脚,一名女生连忙叫道:“他昏过去了。”

禹璐璐转过脸,瞪了欧阳明华一眼,对着几个人说道:“送医务室。”

几名男生自考奋勇的站了出来,在华大女神的面前表现一回,也算不错了,至少留个印象。

几名男生抬胳膊抬腿,将已经昏迷过去的杨勇抬到了医务室,医务室的值班医生一看,流了不少血,一测血压,血压很低,而且杨勇喝了太多的酒。

医生哪里敢治疗,直接让他们将杨勇送去华大附属医院抢救。

听到医生一说,连欧阳明华都有些慌了,万一杨勇死了,多少他都有些麻烦。

杨勇直接被送进了华大附属医院的急诊室,值班医生立刻让人去血库取血,同时打开了好几条输液通道。

血库的血还没到,杨勇躺在床上,禹璐璐等几名学生站在门外,主要是杨勇身上太臭了,酒味冲天,而且他的裤门,都还没有关上。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还隐约传来了几声呼喝声,很快这些声音就渐渐远去。

禹璐璐他们都不知道,杨勇的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他脸色苍白,嘴角溢血,胸口上还有一个不小的伤口,他默默看了杨勇一会,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粗大的针管,里面是金光闪闪的液体。

“小子,老子快死了,你要是能撑过去不死,那就是你的机缘,如果撑不过去,就当给老子做个伴吧!”黑衣人冷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杨勇突然睁开了眼,喝了太多的酒,胃里又一次翻腾起来。

看到奇怪的黑衣人,有些迷糊的杨勇惊讶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你的恩人,也可能是你的索命阎王,便宜你小子了。”黑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一针筒的液体,从输液管道内,输入进杨勇的体内,说道:“小子,别怪老子啊,这可是好东西!”

黑衣人将针筒收了起来,转身消失不见。

十秒钟后,还有些搞不清状况的杨勇,突然眼睛怒睁,眼中迅速充满了血丝,血丝中还有淡淡的金色。

“啊……”

杨勇发出了一声惨叫,全身血管,都蠕动了起来,青中带金。

外面的禹璐璐等人突然听到杨勇的惨叫声,都冲了进来。

只看到杨勇面目扭曲,全身血管凸出,如同一条条小蛇一般,遍布杨勇的全身。

“我去,好家伙,这是要变身超级赛亚人吗?”一名男生惊讶的说道。

话音刚落,就惹来禹璐璐和另外一名女生的白眼。

“叫医生。”禹璐璐冷冷地望向刚才乱说话的那家伙。

“是,我这就去,嘿嘿……”那名男生也有些不好意思,转身就出去叫医生去了。

“欧阳明华,给他盖上被子。”禹璐璐面无表情的说道。

突然,杨勇又发出一声惨嚎,整个身体就像抽筋一样,全身抽搐,病房内的所有铁器,都哗啦啦的响了起来。

因为杨勇的扭动,连输液的塑料瓶,都开始剧烈晃悠起来。

众人顿时吓了一跳,欧阳明华大声喊道:“摁住他,快,摁住他,医生马上就来了。”

几名男生慌忙冲了上去,想要按住杨勇。

“这家伙身上怎么这么热?”一名男生按住了杨勇的胳膊,惊讶的说道。

“不知道,别管了,先按住他。”欧阳明华大声说道。

没想到,几个人越是想按住杨勇,杨勇的身体扭动的越厉害,猛一用力,竟然将几名男生一下全推开了,推的东倒西歪。

杨勇猛地坐了起来,睁开了血红的双眼,手臂无意识的划动,几根扎入他手臂的针头,直接被拽了出来。

“热,热,好热……”杨勇无意识的开口说道。

突然,杨勇看向了禹璐璐,猛地一个蹿身,竟然直接扑向了禹璐璐。

第3章 吻了女神

距离那么近,都在床边,禹璐璐哪里躲闪的及,禹璐璐直接被杨勇扑倒,正好扑倒在旁边的病床上。

即使性格冰冷的禹璐璐,感受着杨勇喷出来的热气,心中也有些慌乱,大声说道:“杨勇,你干什么?”

杨勇没有回答她,嘴里嘟囔着好热,一低头,不成想,竟然吻在了禹璐璐的红唇上。

“啊!”

旁边的女生发出了一声惊叫,几名男生都愣住了,欧阳明华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而禹璐璐,大脑也是一边空白,自己的初吻,这是她的初吻啊,竟然被这个土包子夺走了。

“呜呜呜!”禹璐璐使劲的挣扎。

可是,她哪里推的开杨勇。

而杨勇,潜意识里只想找一个稍微冰冷的地方,而禹璐璐的身体,明显比别人的要凉一些。

禹璐璐挣扎的越厉害,杨勇就抱的越紧,他觉得这样更舒服一些。

“快,拉开他,这小子疯了。”欧阳明华大声吼道,自己预定的女人,竟然被一个土包子给亲了,这种感觉,让欧阳明华无比的恶心。

几名男生忍着笑,心中暗叹:这小子也是好命啊,我们华海大学的女神啊,竟然被他吻了。

他们真想说,放开她,让我来。

几名男生拉扯杨勇的身体,惊讶的发现,他们竟然拉不动杨勇,杨勇力量大的出奇。

长这么大,谁敢亵渎她。

她狠狠的对着杨勇的舌头咬了下去,杨勇闷哼一声,有些吃痛。

但是杨勇不仅不松开,反而抱的更紧了。

禹璐璐使劲的挣扎,双腿乱蹬,双腿不由自主的有些分开。

就在这时候,禹璐璐突然睁大了双眼,一脸的惊骇。

该死的杨勇,竟然得寸进尺,进一步的侵犯她。

刹那间,她就知道那是什么,心中的羞怒,简直到了极限。

“砰!”

就在此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这是怎么了?这么热烈的场面,我竟然错过了。”出去找医生的那名男同学,惊讶的说道。

他的身后,是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看到病房里的情况,顿时都吓了一跳。

“病人怎么了?”医生连忙问道。

“不知道,他身上好热,突然就像疯了一般的抽搐,我们想按住他,他却扑倒了我们的同学。”

“快点拉开他,他可能是得了破伤风,发了高烧,神智开始不清醒了。”医生连忙说道。

几名男生冲上去,拉手拉脚,想拉开杨勇。

可是杨勇抱的非常紧,甚至将杨勇和禹璐璐两个人都拽起来了,依旧分不开两人。

杨勇将禹璐璐紧紧环抱在怀中,那姿势无比暧昧。

欧阳明华那个气啊,抄起旁边的板凳,对着杨勇的后脑勺就砸了下去。

“不要!”旁边医生喊了一声。

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砰!”

一声巨响,杨勇突然转过头,血红的眼眸盯着欧阳明华。

欧阳明华心中一阵发毛,一仰手中的板凳,说道:“你别过来,我可是学过跆拳道的。”

杨勇的嗓子里,发出一声怒吼,双眼一翻,昏了过去,自然也就松开了双手。

禹璐璐解脱了,冰冷的脸上满是惊骇,大口的喘息着,嘴里还有淡淡的血腥味道。

刚才她将杨勇的舌头咬伤了,这让禹璐璐一阵恶心,转身就走了出去,买了一瓶矿泉水,不停的漱口。

病房里,医生让几名男生将杨勇抬上了病床。

一量体温,护士发出了一声惊叫,因为那体温表竟然直接烧炸了。

谁都没注意,体温表前面的一点点汞,落在杨勇的皮肤上,渐渐渗了进去。

“他的身体怎么会那么热,快,拿酒精来物理降温,重新打静脉通道,我去下病危通知书,准备抢救。”

医生也是吓了一跳,如果一名大学生莫名其妙死在这里,他也解释不清楚,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医生刚刚拿着病危通知书走过来,就看到护士一脸焦急的望着他,说道:“刘医生,杨勇的静脉打不进去,他肌肉太紧了,针头都弯了,就是扎不进去,怎么办?”

“走,去看看!”

走进病房,刘医生开口说道:“你们谁是杨勇的直系亲属,这是病危通知书,需要你们签字,医院才能进行抢救。”

几名学生面面相堪,欧阳明华说道:“我们都是他的同学,他家在外省,估计没有直系亲属在这边。”

“那不行,病危通知书,没有直系亲属签字,我不能继续下面的抢救,一但出现问题,没人能承担的起责任。”刘医生摇头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必须的,医院的规定。”刘医生直接打断了欧阳明华的话。

“我是学生会主席,我来签字!”面无表情的禹璐璐说道。

“对不起,你签字是没有用的。”刘医生说道。

禹璐璐眉头一皱,冷声说道:“你们是医生,我的同学危在旦夕,你们考虑什么病危通知书,我现在去联系学校,你们必须立刻抢救,否则,我的同学有事,就是你的责任!”

刘医生没想到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如此强势,有些愣住了。

禹璐璐压根没理他,拿出手机,开始联系学校。

“好吧,我去请示一下院长。”刘医生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学校领导自然担心学生在学校里无辜死亡,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不管是欧阳明华,还是禹璐璐,他们都有各自的背景,学校自然不会轻视。

于是,学校领导和医院领导迅速沟通,决定先抢救,委托禹璐璐签字。

心电监护很快就上来了,杨勇也被推进了急救室。

可是,急诊室里很快就传来一阵阵惊呼声。

“刘医生,我们换了大针头,依旧是扎不进去,无法输液。”

“刘医生,你看他的体温,还在缓慢升高,现在快50度了,这么下去,人会烧死的。”

“刘医生,物理降温没有任何作用。”

刘医生此时也是抓耳挠腮,这种古怪的病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刘医生下了一道又一道口头医嘱,可是依旧无法让杨勇的体温,下降一丁点。

“刘医生,病人的呼吸开始急促,病人的心跳已经达到了240次每分。”一名护士惊声说道。

“什么,这么快,这是正常人的三倍啊?”刘医生也惊住了。

第4章 急诊室闹鬼

禹璐璐等人就在急诊室的门外,护士们的声音,他们自然也听的到,几个人也是面面相堪,相当惊讶。

欧阳明华不无担心的说:“我不会一脚就把这家伙踹死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有那么大能耐啊!”

禹璐璐冷着脸,没有说话,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而同时,她发现,杨勇抱着她的时候,竟然让她的心跳快了一点点。

别人不知道,禹璐璐自己很清楚,她有一种怪病,曾经有位老中医说她是五阴之体。

所谓五阴之体,就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分所生之人,身体温度低于常人不说,心跳也比一般人慢。

同时,也是阴寒之体,会让她无法生育,甚至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游方的老中医也无能为力,只是留下一个中药药方,便飘然而去。

不过,老中医也说过,这种五阴之体的人,非常冷静和聪慧,是天地眷顾之人,必然会有一线生机。

只是,这一线生机如何寻找,那就只有缘分二字了。

关于此事,禹璐璐从小就知道,冷静如她,有一样别人不知道的能力,那就是过目不忘。

原本,禹璐璐早已不在考虑此事,毕竟这种事情太玄乎,谁也说不好。

而且禹璐璐除了心跳慢一点,身体凉一点,其他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可是,就在刚刚,被杨勇强吻的时候,禹璐璐发现,自己的心跳,竟然加快了。

虽然只加快了一点点,但是对她来说,却是无比重要的事情。

禹璐璐怎么都无法相信,难道杨勇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救星,传说中的“缘分”。

她不愿意相信,但是自己的心跳,却是真的增加了,这让她非常矛盾。

如果不是游方老中医,她早在十年前就死了。

就在此时,急诊室里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刘医生,不好了,病人的体温达到了60度,心跳360次每分。”

“咦,止血钳怎么飘了起来?”

“氧气罐在晃动,怎么回事?”

“不光是氧气罐,吸引器还有其他东西,都在晃啊,是地震了吗?”

一名护士从急救室里冲了出来,看了看外面,自言自语的说道:“没地震啊?”

没等禹璐璐他们询问,那护士转身就走了进去,说道:“外面没有地震,床怎么都漂起来了,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刘医生和几名护士面面相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急救室里,许多东西都漂浮了起来,包括那张放置杨勇的病床。

“吱吱吱……”

那些东西不仅摇晃,开始发出怪异的声音。

“鬼啊!有鬼啊!”

一名胆小的护士突然大声喊道,面无人色,脚下踉跄,冲出了急救室。

“鬼?有鬼?妈呀……”

几名护士一个个跑了出去,都吓坏了。

护士大喊有鬼,让禹璐璐等人都整懵了,大白天的喊有鬼,这不是扯吗?

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他们绝对不会相信有鬼的。

刘医生看着满屋漂浮的器械,双腿都在打晃。

艰难的拔起双腿,一步步后退,退到急救室的门旁,连忙扭身而出,将急救室的门立刻锁住,口中喃喃说道:“报警,报警,快报警!”

“怎么回事?”

刘医生看到四周都是人,心情也镇定了些,说道:“我也不知道。”

“到底怎么了?”禹璐璐冷冷的问道。

刘医生顿时被问住了,他该怎么说呢?难道说里面有鬼,这不能说啊。

“等警察来吧,我也说不好。”刘医生摇摇头,不愿意说。

就在刘医生出去的时候,病床上的杨勇,突然张开了双眼。

杨勇双手猛一挥舞,满屋子的器械猛地一抖,随即慢慢回到了原位。

十分钟后,一辆警车就停在了急诊室的门口,三名警察快速走了上来。

“怎么回事?”一名警察问道。

“警察同志,你快进去看看,我们在急救室抢救病人,突然出现了一些怪异的事情。”刘医生说道。

旁边一个护士惊魂未定,说道:“就是闹鬼了,闹鬼了……”

“别乱说……”刘医生冷声说道。

那三名警察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名警察说道:“走,一起进去看看……”

“把门打开!”

刘医生小心打开急救室的门,却不敢直接进去,而是有些退退缩缩,一名警察直接掏出配枪,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身后是另外两名警察。

然后,三名警察中,领头的警察说道:“你们搞什么鬼?”

“啊……”刘医生连忙走进一看,顿时傻眼了。

急救室里,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连杨勇的病床都回到了原处,而心电监护仪,还在运行。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这样的。”刘医生说道,护士们一起点头。

几名警察将急诊室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反常的地方。

领头的警察开口说道:“这里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正常。”

刘医生和护士们一阵无语,关键是他们说不正常,但是现在又正常了。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急诊室里的仪器都自己在动,现在怎么又正常了?”护士小声说道。

“但是现在这里一切正常,你们是不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警察说道。

“不可能,我们看的清清楚楚,这里刚才的确所有的仪器都再动,那些手术器械和病人的病床,都漂浮了起来,我们几个都看见了,都可以作证。”另外一名护士斩钉截铁的说道。

其他护士也七嘴八舌的诉说当时发生的一切,几名警察最后无奈的说道:“那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清楚,不会真的是有鬼在作怪吧?”一名护士低声说道。

“好了,你别吓人了,说的我心里毛毛的。”另外一名护士,连忙阻止同事说下去。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回去了。”警察摇摇头,转身走了。

刘医生本来扬手想喊,却不知道该这么说。

就在这时,护士突然奇怪的说道:“病人的体温开始下降了!”

“什么?下降了?心跳如何?血压如何?”刘医生连忙问道。

“很奇怪,他的体温在下降,心跳、血压都在下降,而且速度很快,已经接近常人水平了。”

刘医生和护士们,面面相堪。

校花的超能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校花的超能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