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娇妻的诱惑:男人太霸道在线阅读

2017/12/22 8:06: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娇妻的诱惑:男人太霸道
第3章善解人意

如果真的那么说,那在孩子面前,在老师面前不就更没有面子了么,即使小远知道自己说谎了,可是这样不是为了大家好吗。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正当汕筱媃陷入两难的时候,老师又说话了。

“小远妈妈,如果小远真的生病不舒服的话,今天你就先带他回去吧,下次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请假,这样你们就不用向今天这样再跑一趟了,毕竟我们都是为了孩子好,是吧。”

老师再这么善解人意下去,下去汕筱媃可真的要愧疚了,“是,是……下次我会注意了。”

小远趁着老师和汕筱媃讲话的空当,给汕筱媃做了一个鬼脸,似乎在说“看你怎么解释!”

的确,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承认自己迟到不就好了,偏偏要说谎!

“老师,我没事了,已经吃过药了,现在我觉得自己很好,没有必要回家休息了,只是有点不舒服吗,妈咪还一定要带我去看医生!我妈咪她比较忙,如果带上我就没什么时间做生意了,妈咪挣了钱才好给小远买好吃的啊。况且我现在没什么事情了,就先在上课吧,如果真的不舒服我就让妈咪来接我,好吗,老师?”

看着两个大人你来我往的说话,在一旁的小远实在看不下去了,妈咪好像也快招架不住了,就当是救她一次吧。

“这样啊,小远,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老师,小远很确定,我现在真的没事了!”

说着还抬抬胳膊,示意自己真的没事。

“那好吧,那你先去上课吧,现在其他小朋友已经在上课了,你先进去吧,如果真的不舒服就和老师说,知道了吗?”

“知道了,老师,小远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版权haohaoyun.com

说完还给了汕筱媃一个“还是我行吧”的表情,然后背上自己的小书包,就往教室里走了。

“老师,小远就麻烦你们了,如果他有什么事情尽管打电话给我,我马上就过来。”

“小远妈妈呀,不是我说你,作为家长,挣钱养家是重要,不过作为父母,不是应该多照顾点孩子吗,他还那么小,可是,你看他,一点都不像其他孩子那样爱撒娇什么的,完全像个小大人吗,虽然这样的性格让我们大家都比较省事,可是孩子毕竟是孩子,还是无忧无虑比较好,你说是吗?!”

“是,是,是!我会多抽时间陪陪他的,在幼稚园里就麻烦老师你们多照顾了!”

“那是自然的,把孩子交给我们你就放心吧,只是家长的关心爱护和我们能做的还是不一样的,很多事情只有你们自己才行啊!”

老师意味深长的看着汕筱媃说。

汕筱媃自然明白说的就是小远没有爸爸的事情,老师已经不止一次和自己暗示过了,说是其他的孩子有时候不懂事,取笑小远没有爸爸,说小远是没有爸爸要的孩子。

老师在听到小朋友说的时候是阻止了,可是很多时候,小远却自己一个人默默接受了,回家从来没有向自己抱怨过。

汕筱媃也知道单亲家庭对小远的生活有些影响,可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因为对孩子的责任就太随意啊!

没有感情的生活对大家来说都不是明智的,即使能走到一起,那也未必会是幸福的啊,到时候可能对小远影响更大,这样不就得不偿失了吗!

“老师,我明白的,小远在这边就先让你们多照顾了,我自己的事情会尽快最好的解决的。”

“当然,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从孩子的角度说了一些本来不应该由我来说的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小说:娇妻的诱惑:男人太霸道在线阅读

“我知道老师你是为了我们的小远好,你那么关心他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介意呢。”

“怎么说大家都是因为孩子,只要他们好就好了。今天小远我会多加上心的,上班也迟了,你先忙吧。”

“辛苦老师了,辛苦老师了……那我就先走了。”

在经过老师对自己的一番洗礼之后,终于可以出来了。

不过,确实是小远虽然只有五岁却特别懂事,很多事情不用自己说他都理解,也不怎么哭闹,也不太爱撒娇。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放心由自己的父母大多时间带着小远,可是听了老师的话,好像真的是自己把小远的成熟看的太理所当然了,他毕竟还是孩子啊,以后还真的得多照顾小远才是了。版权haohaoyun.com

惊鸿一瞥

出了校门,筱媃一看手表发现已经快九点了,想到昨天下午花店接到的订单,这才更加匆忙的赶去自己的店里。

“晓丹,你快去电脑里查查今早总共有几个订单,看需要的鲜花都送到好了么,我现在马上就过去了,你先准备吧……”

“好的,老板,我知道了,你别急,我现在就去准备。”

吩咐好店员,挂了电话,筱媃这才放了点心。

现在已经不算是上班的高峰了,所以车速稍微可以快点了,这条路筱媃已经开了不知道多少趟,在哪里有红绿灯,在哪里有人行道什么的都已经很清楚,所以现在稍微可以轻松点了,开了车窗,还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想起今天早上自己的匆忙筱媃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起自己说谎的的经历又有点心虚,可是嘴角的笑容却是显得那么幸福。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呼啸着从筱媃的车旁边驶过,带起一阵灰尘。

“咳咳,奔驰了不起啊,那么嚣张干吗啊,又不是……”

汕筱媃被灰尘呛到,心里一阵窝火,冲着那车就骂了。原文haohaoyun.com

可是,就在她转过头去看那辆奔驰车的时候,只看到了车的后半部分,只一眼带到坐在后排的一个人的侧脸,只这一眼,那深邃的眼眶,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就和汕筱媃心中停留的那个人慢慢相似起来,筱媃一想到可能是他,不自觉的就全身紧张一下。

可能是觉得自己想多了,汕筱媃定了定神,“今天我是怎么了,怎么老是想起那个人,那人不是已经在国外么,不是已经结婚了么,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啊,更何况我已经换了一个城市呆,怎么会有那么凑巧呢,!”

摇了摇头,筱媃继续开自己的车,终于在最后一个转弯之后,停在了自己的花店门前。

送花的工人还在往自己的店里搬着鲜花。

第4章花店的工作

“你们动作轻点,慢慢放,慢点放……哎,师傅麻烦你放这边来……”

晓丹看到汕筱媃急急的往店里来,急忙停下手里的工作,走向她。

“老板,这是今天预订的最后一批鲜花了,还有你特意预订的蓝色妖姬今天可能不能送来了,农场那边说今天缺货了。”

听到这,筱媃蹙了一下眉头,“今天怎么又没有了,已经好几天断货了,我们要的又不多,每次都和我们说没货,是在太没道理了,下次我和他们老板说说。”

“既然农场那边知道自己的货源不足,就应该合理分配给商家么,我们同样和他们做生意,怎么就不能平等对待了,老是少了我们的!”

筱媃想着有些生气……

“老板,你也别生气了,下次等我们反映了如果还是这样的话,我们就跟他们说我们不和他们合作了,看他们怎么办!”

“你以为你这么说,他们就会怕我们啊,我们的花店只是小生意,可能人家就是因为不稀罕和我们合作,才会每次都搞点状况给我们。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匆匆往店里走去。

“对了,老板,我刚才翻看了电脑记录,有几笔小的订单已经包好叫剑豪和蒙蒙先送过去了。”

“还有,筹备景泰集团开业大典的主办方今天来电说希望老板你亲自过去一趟,然后安排我们做最后的布置工作,好像集团那边明天就要提早办开业典礼了。”

“由于事情紧急,我擅自和农场那边联系了,希望他们破例,今天提早给我们提供我们预定的一部分鲜花,还有一部分名贵的鲜花他们暂时也提供不了,所以我们只能在明天典礼之前过去布置了……”

汕筱媃听了这些,心里更是想发火。

有钱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知不知道他们一改变时间,我们手下的人也要全盘打乱计划,又要忙的晕头转向了。

不过她还是对晓丹说:“你安排的很好,小订单就叫他们去跑吧,事情紧急,你做的这些已经帮了我不少忙,农场那边我会再去联系一次,确认一下鲜花的数量和送花的地址。”

“另外,你再去和蒙蒙他们联系一下,让他们当中一人尽快赶回来,店里还是要有人在的,还有一个,今天可能还要累一点了,所有接下的小订单今天只能让他一个人去跑了,如果赶不过今天就少接一点生意吧。”

“还有,晓丹你整理一下手上的工作,待会和我一起去主办方那边。”

“好的,老板,我先过去忙了,还有一些鲜花没有卸下来,我得去监督他们一下。”

“恩,你去吧,让他们放的整齐一点,待会你也可以少点力气。”

晓丹应了一声就自己去忙了。

工作中的筱媃少了些迷糊,即使出现很多事情也都能安排的井井有条,也就不至于手忙脚乱,这时候的她和生活中她还真有点不太一样。

虽然中作中的她不太会嬉皮笑脸,可是花店的工作原本也不太需要严肃苛刻,所以和员工们相处下来也挺融洽的。

还有晓丹他们都深知自己老板的为人,更何况平时筱媃也不会摆出老板的姿态和他们拉出相处的距离,所以在幸福庄园这个小花店里大家都工作的很愉快。

幸福庄园

幸福庄园,是花店的名字。

这个名字是汕筱媃自己取得,当初只是觉得鲜花会带给人们幸福和感动,以它命名应该会有很多人光顾她的小店。

而庄园这两字,纯属是当初的一己之私,因为筱媃曾经梦想着拥有自己的庄园。

里面的一切房屋构造都出于自己的设计,并且以白色和透明的玻璃为主调,另外庄园要以各种鲜花著名。

其中必定要有蓝色妖姬,因为那是自己最喜欢的,它的颜色以及它花瓣的形状,总能带给她莫名的幸福和满足。

可能是受了自己梦想的影响,花店也是以玻璃门面为主,店内的一切一目了然。

分为前后间的花店,前面一间在门的左侧有一张办公桌,桌上有一台电脑,一部电话,一些文件夹,还有一些装饰物。

那一般是晓丹用的,而剑豪和蒙蒙一般不在店里呆,所以没有配备办公桌。

前面其余的空间都是放鲜花的,原本的空间也不小,可是因为有一些装放鲜花的金属的架子和层层叠叠的鲜花,所以一眼看去好像地方没有特别宽敞。

不过也没有一种拥挤的感觉,可能是店的主人花了不少心思在花店的设计上,巧妙的用镜子和架子等物在视觉扩充了花店的范围。

鲜花随处可见,花香馥郁,花店俨然已经是一座诱人的小型花园了。

无论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还是绽放的鲜花,处处都透着吸引人的光亮,在橱窗前的人们也常会因此而驻足。

后面一间也都是玻璃门,和前面的一间以三四节台阶隔开了,如果拉下窗帘,那么里面也是一个私人空间。

筱媃的办公室就在里面,除了办公桌之外还有一套简易的沙发,和一张放在旁边的可折叠床,墙上有一些简单的挂画,在茶几上插了今早刚送来的鲜花。

而办公桌的花瓶上却是空空如也,筱媃看了一眼,无奈的摇了下头:又没有蓝色妖姬了……

筱媃在办公桌上找了上次已经设计好的图纸塞进包包,然后在检查一下这两天的订单和回执,发现没有什么错误了之后,才起身去叫晓丹。

这时候,刚好蒙蒙在送完花以后也匆匆赶回来了。

“蒙蒙,今天要辛苦你们两个了,你在店里看着,让剑豪跑外面,如果人手不够的话你们可以少接一点订单,我们现在要准备出去了。”

“好的,老板,你们去吧,我会和剑豪说一下的,这里你们就放心吧。”

等到晓丹整理完鲜花,汕筱媃就和她驱车赶向会场。

注定的相遇

景泰集团的开业典礼是在本市的帝国大厦内举行,而帝国大厦是本市最奢华的地方。

以酒店作为基础,同时具备各种奢侈的消费场地,富豪名媛都能在这里找到符合他们追求的消费场所。

因为离汕筱媃的花店有点远,所以当汕筱媃她们赶到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估计有很多人都要到这边准备吃饭了吧,停在帝国大厦广场上的车辆数不胜数,而且每一辆车都显得那么高档,可能普通人要奋斗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买的起的吧。

第5章目瞪口呆

晓丹一下车,看到眼前的场景有些目瞪口呆。

原本一直觉得自己生活的城市是很平凡的,结果就在这个广场上让自己感受到了不同。

以前在电视里曾经看到过帝国大厦的奢华,不过当时没有怎么在意。

因为晓丹一直都觉得自己和它是不会有交集的,因此,当听到花店的顾客偶尔在店里谈论的时候晓丹也只是把它当成了童话。

现在自己正在一步步接近那个童话,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和兴奋。

相比晓丹的无所适从和好奇,汕筱媃显得平静多了,好像对一切都那么平淡,好像是习惯了这种豪华。

直接来到十楼,电梯的正面就是一个偌大的会议室,门口已经有花篮和庆祝景泰集团开业的大横幅。

穿着各色服装的人在会议室里来来往往,进进出出。

在看到经理以后,汕筱媃直接走了过去,“铭经理,我们是幸福庄园的,是你通知我们过来做最后的筹备么?”

“哦,汕小姐是吗,不好意思,因为临时改变了计划,所以要麻烦你们赶工了。”

被成为铭经理的男人看到汕筱媃好像有点不太满意自己这边临时的计划,也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说。

“既然都决定了,我们也收了定金,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不过我们也因此增加了成本,所以我想等到事情结束以后,你们应该相对的再给我们一些额外的补偿。”

汕筱媃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汕小姐,你真是会做生意,算了,既然我们经常合作,我会向酒店说明的,到时候具体的数目你们还得再谈。”铭经理笑笑说。

“那可以的,既然已经说好了,具体的开支我相信你们心里也有个数的,希望你们到时候会可我一个较满意的答复,那我们就先开始工作了。”

汕筱媃说完,直接领着晓丹走向了会议室。

留下铭经理一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是不太容易安排。”

因为景泰集团的开业典礼要求严格而且紧急,所以本市的很多花店都参与了这次开业典礼的筹备。

汕筱媃负责的这片区域离演讲台有些远,因为靠近边缘,所以没有那么拥挤。

“老板,这景泰集团是不是很有来头啊,怎么一个开业典礼就弄成这样啊,好像皇上要驾到一样。”

晓丹手上不停,心里还是充满好奇。

“你管他呢,我们只要做好了我们的工作,拿了钱,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们也管不过来。”

汕筱媃一边对照着图纸一边和晓丹在整理手上的工作。

现在有很多简单的材料,酒店这边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汕筱媃她们只要根据和主办方谈妥的设计整理就好了。

下午鲜花就会直接送过来了,刚才已经和农场那边讲好了,只要不出意外,这次的工作应该也不会太有风险,只是今天可能又要晚点回去了,小远只能又托付给老妈了。

汕筱媃这样想着。

很快中饭时间到了,主办方这边为了确保工作及时完成,所以帮汕筱媃她们这些工作人员都叫了快餐,说是快餐,也比外面的饭菜好多了,怎么说都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更何况,外面的快餐是不可能被带进来的!

在另一个小一点的会议室里,汕筱媃他们一群人都在卖力的吃着,都想着快点吃完,然后继续工作,下午也就能早点下班了。

这时候不知道谁吃完出去了没有关门,刚好汕筱媃坐在离门不远,所以就起身想去关下门的。

就在这时候,电梯里出来很多人,好像都恭恭敬敬的围着中间一个身形较高大的男人说些什么。

本来汕筱媃不太注意,可是当中间的那个男人推开挡在身前的一个肥胖男人的时候,汕筱媃一口饭就这样直接喷了出来,好像是见到了鬼怪一样睁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真的是他,那么就是说早上看过的也就是他了!”

汕筱媃得到了内心一个满是肯定的答复,突然觉得手足无措,开门也不是,关门也不是。

深邃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乌黑的头发,浓密的剑眉,性感的薄唇以及无邪的笑容的人,汕筱媃怎么会看错呢,明明就在眼前啊。

在恐惧吞噬完内心的最后一刻,汕筱媃果断地缩回了头,并且大力的关了房门。

贴着门的汕筱媃还在使劲拍着胸脯,还不停地小声跟自己说“他没有看到我,没有看到我……”

晓丹和其他在的人看到她的反应都有点莫名其妙,特别是晓丹,“老板,你怎么了,不会是看到债主了吧?!”

“没有啊,没有啊,怎么可能呢……”,汕筱媃有点心不在焉的说着。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冲到位子上,拿起包就在翻找着自己的手机。

“美琪,你是不是说这两天你们开业了之后老板就会过来了?”汕筱媃急切的说。

“是啊,怎么了?我还听说我们老板可是人见人爱的那种,一个笑容就能迷倒一批人的,哈哈,不知道怎么样,这两天我们就能领受他的魅力了……”

电话那头的美琪完全没有感受到汕筱媃的焦急,还一个劲的花痴着。

“那你知道你们新老板叫什么,你确定你们改名了就叫景泰集团了吧?”

汕筱媃还不死心的追问着。

“好像叫齐清吧,不过好像你之前的男人也叫这个哦,不过我们这老板应该不是他吧。怎么了,突然关心起我的事情了。我可告诉你,你已经是孩子的妈了,可比不过我这黄花大闺女的,别想着和我争我们老板哈。”

美琪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现在回想起来,昨天在一起喝酒唱歌的时候,美琪好像说过她们要来一个新老板了。

还说新老板雷厉风行,之前旧公司的很多事物都被重新洗牌,新公司也将会重新开业。

好像是说过老板叫什么的清的,还说很有魅力,可是当时自己喝的醉醺醺的,耳朵里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当时也是觉得不以为然的,还以为是美琪在耍酒疯,想着帅哥想疯了,可是就在刚才看到齐清无邪的脸上浮现的那一丝深沉,汕筱媃突然想揍自己一顿。

如果当时就那么认真一分钟,听一听美琪的胡言乱语,现在自己也不至于那么狼狈吧。

“不过他应该没有看到我吧,我逃得那么快,更何况他被那么多人挡着,怎么会注意到这边呢”,汕筱媃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

第6章不知所措

可是有谁知道,就在汕筱媃瞪着双眼的那一刻,齐清已经越过了其他人一眼看到了她。

只是齐清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在这里呢,当初我已经查到了她的出国记录,而且海森也已经不知多少帮我确实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收到她回国的消息,这下出现在了这里,看来老天对我不薄啊!”

齐清想着又不自觉的扯动了嘴角,瞬间,摄人心魂的微笑就在他坚毅的脸上像是打翻了颜料一样的荡漾。

在见到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影的时候,齐清真想直接抓住她一解他那么多年来的疑惑,想问她为什么能不顾惜所有一走了之,想问她心中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感觉,是否真的能说走就走。

可是当她毫不犹豫的关门逃避的时候,齐清知道即使当时抓住她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尽管在重新看到她的时候那种重获至宝的感觉差点让他抓狂。

可是一想起在过去五年里的每个日日夜夜,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习惯的温暖和甜蜜不复存在的时候,那种孤独,那种被抛弃不被重视的感觉就让齐清痛彻心扉,但是自己的内心却又接受不了另外的怀抱,所以更加不受控制的在心中生出了怨恨。

齐清回想起过去的日日夜夜,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已经伴随了他太久,甚至现在想来自己已经慢慢开始习惯那种微甜的痛。

这种折磨已经五年了,而她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已经消失了五年了。

可是现在她的出现一下子打破了原本被特意维护的平静。

回想起过往,齐清就觉得不能这么轻易就原谅她,不能就这样让她毫无愧疚的拥有自己美好的生活。

“五年了,原来你在这里,现在你又在想着怎么逃离了么,还是在害怕我会怎么折磨你呢?!放心吧,我经历的痛,也会让你好好尝尝的。。。。”

齐清的表情由深切的痛苦慢慢变成了玩味的笑,好像真的是无所谓般。

只有站在他身边的员工都慢慢感受到了空中窒息的感觉,还有一种风雨欲来前诡异平静。

“既然已经让我知道了你的存在,那么这一次你又想怎么从我的掌心逃离呢?”

齐清不自觉的把手上的文件捏成了一团。

在他身边的一群人,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只是带着虚伪的笑,面面相觑。

在明白内心的想法之后,齐清像是不曾有事般重新大步流星的迈向开业典礼的会场。

那一群高矮胖瘦的人也都跟在齐清的身后,亦步亦趋。

自从看到了齐清以后,汕筱媃整天都有些魂不守舍,不是拿错花就是数错数字,一旁的晓丹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

“老板,是身体不舒服了,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事情就由我来吧,反正今天的事情也快结束了,如果你放心的话,等下再过来看一下吧。”

“那好吧,设计图就放在这边,今天的鲜花农场那边也已经差不多送过来了,你只要把剩下的鲜花按照我们之前讨论过的那样摆就好了。”

汕筱媃终于还是决定先停下自己手里的工作,走向了休息室。

“不是已经结婚定居国外了么,不是已经在国外有了很大的生意场了么,齐清,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让我面对你,为什么还要唤起我的心跳,让我想起以前的全部!如果我们就这样完全不再认识对方多好啊……”

汕筱媃在心里想着,甚至她还想世上是否真的有忘情水之类的东西。

可能真的是宿醉的原因,又担惊受怕了那么久,还真的有点头晕了,于是汕筱媃就靠在桌子上,想要放松一下,结果头就越来越沉……

而现场确认完开业典礼的齐清,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清的压抑,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齐清相信自己的能力还不至于被它搞得那么郁闷。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齐清却找不到头绪。

更让人咂舌的是查看了现场的工作之后,他就一反常态的对助手说:“去通知下他们的经理,给我一间离会场近的贵宾室,还要一间总统套房,直到明天为止,我要留在这边!”

助手听到这些的时候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虽然跟着齐清的时间不长,可是他的生活习惯还是大概知道一些的。

也难怪年轻的助手疑惑,当看到齐清有模有样的在贵宾室里翻看起材料的时候,即使是以前就跟着他工作的一些人也觉得奇怪:齐总很久之前就很少在外面留宿,更何况现在还是白天!

以前即使是晚上,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会选择自己的家,现在却是主动要求订房!

可是让手下的一群人更奇怪的是,原本现场确认的工作根本不用他亲自出马,可是今天却有幸见到了他,而且他本人在工作结束之后还要求留在了酒店?!

因此在今天见到齐清的人在好奇和感到荣幸之余更是对当中原因的不解。

当齐清在发现了自己的怪异之举,以及看到那些人脸上的那种不可置信时,齐清却找理由对自己说:“晚上在酒店留宿可以节省往返的时间,还能够在第一时间和酒店这边联系,让他们及时改掉自己看不惯的布局!而明天,更可以睡个懒觉……”

可是天知道,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呆过酒店了,而且他从来就不怕迟到,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别人愿意等他。

终于还是敌不过内心的烦躁,齐清骂了声“shit”,就一下把资料丢在了地毯上站了起来。

“海森,你是怎么办事的!明明那个女的就没有出国,你竟然说她从来就没有回过国,是不是平时让你日子太好过,就不知道该怎么认真的做事了!”

在电话接通的时候,齐清对着电话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嘿,齐,你没事吧,什么那个女的,哪个啊,还有出国回国又是怎么回事啊?!”

海森的觉还没有睡醒,就被齐清臭骂了一顿,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早知道在放假期间就不应该开机的,更不应该让齐清找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离昨天那种灯红酒绿,美女如云的日子有多久了!

更何况是齐清自己批准休假的,现在假期还没过半,老板又已经找到自己头上了!

第7章第一次针锋相对

在听了海森的话以后,齐清更是一肚子火:“哪个?!还有哪个,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每个女人都能值得我记住她么!”

海森在听了这话以后,才有点头绪,“难道,难道,你说的那个……你是说汕筱媃吗,怎么可能啊,当初你自己也确认过的啊,她确实是出国了的,而且近几年都没有回国的消息,怎么会在国内呢,到底怎么回事啊?”

海森还是觉得应该是齐清因为太想念汕筱媃了所以看错了人。

可是当听到“汕筱媃”三个字从海森嘴里说出的时候,齐清觉得好像是自己的领地被侵犯了一样,更像是旧的伤疤被人狠狠揭了起来,全身有说不出的怒气。

找不到可以发泄的地方,一拳就砸在了玻璃窗上,手指的关节上顿时红了一大片。

电话那头的海森听到了“砰”的一声,顿时吓了一跳。

“齐,你别急啊,我再去查查看,你等我消息……”

“你最好是用心点,再让我抓到你的把柄,你就等着加班吧!”

齐清咬牙切齿的说。

“不要啊,老板,我肯定好好的去查,你再给我一次一会吧!”

想起过去一年的悲惨加班生活,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如果要来第二次,海森估计真的要去买块豆腐自杀了。

真不知道,明明公司里有那么多人干活,齐又从哪里找来了那么多工作,硬是把自己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以前很多被自己泡过的美女再见到他的时候,那种不可置信和小小的嫌弃,都是自己不愿再经历。

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被抓住了,要不然靠脸吃饭,同时又很有内涵的自己怎么能在众多美女面前抬头了呢!

齐清挂了电话,就一下子躺倒在沙发上,好像是为了得到解脱一样。

只有偶尔的皱眉,才显示了主人仍在思索着。

过了一会,齐清“唰”的一下从沙发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迈步走向了房门,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每一步都走得很郑重。

汕筱媃迷迷糊糊的靠在了桌子上休息,一睁眼就看到站在对面的齐清,她“嗖”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

“呵,你这话问的真是奇怪,这里又不是你家,我为什么不能再这里!至于什么时候来的,好像也没有必要回答你吧。”

当齐清看到满脸戒备的汕筱媃时,心里一阵刺痛,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哦,也对,那你在吧,我现在就出去,不打扰你了……”

汕筱媃快速的起身,想要逃离这种怪异的氛围,可是脚不小心被椅子拌了一下,眼看着就要五体投地了。

这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及时接住了汕筱媃摇摇欲坠的身子。

当汕筱媃望进齐清那双深邃无垠的眼睛时,齐清眼中隐忍的怒气和炽热的深情那么强烈,是自己看错了吧!

这个怀抱曾经是那么熟悉,那么依恋,可是现在它已经有了自己的主人!

什么隐忍,什么深情,都是因为自己紧张眼花了,肯定是看错了。

汕筱媃急忙从齐清的怀里挣脱出来。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那么想要逃离我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舍不得?!”

手上的温暖转瞬即逝,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齐清不由得自嘲的笑笑。

此时的齐清整个人都有种说不出的萧索。

汕筱媃看到此时的齐清,心里也有一种被狠狠撞击的疼痛,好想伸出手去拉着他,告诉他自己真实的想法。

可是在伸出手的第二秒,汕筱媃还是止住了。

“我是讨厌你,我早就想离开你了,如果不是你死缠烂打,抓着我不放,一秒钟我都不想再呆在你身边!”

汕筱媃狠下心,说出了这些,而这里的每一句对齐清来说都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每一把都刺进了他的身体,现在他已经是体无完肤了……

汕筱媃在心里又默默的想着,又好像是讲给自己听的一样:以前已经过去了,现在他已经不属于自己,留给自己奢望又能得到什么呢?!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间,晓丹从外面冲了进来,“老板,你的电话,是你儿子,他说一定要给你说几句话。”

晓丹没有感觉到空集中凝重的气息,看到老板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也只是觉得他们在谈生意上事情。

可是当齐清听到“你儿子”这几个字时,什么意识都失去了,手上捏的“咯咯”响,环绕在脑中的就只有“儿子,儿子……”

汕筱媃像是故意忽略齐清的表情般,像个没事人一样从晓丹手上接过电话,“宝贝,怎么了,没有‘不舒服’吧?”

“当然没有啊!你还说,如果不是你撒谎今天老师也不会那么麻烦了,整天问东问西的,真让人受不了,下次你如果再说谎我可不配合你了。”

“宝贝,妈咪这样也是为了我们好吗,那下次我们一起注意一点行了吧。”

“那好吧,看你本性并不坏,这一次我先原谅妈咪了。还有,今天是外婆来接我放学的,晚上外婆外公要带我出去吃我最喜欢的汉堡。”

“还有我想告诉你,这几天我要住外婆家了,你什么时候给小远带衣服过来吧,这样你就可以一个人好好睡懒觉了,拜拜。”

小远说完就把电话递给了一旁的外婆,自己跑去玩搭积木了。

“筱媃啊,我是妈,小远说的你已经听清楚了吧,他还是比较喜欢我们这里的这个‘度假村’,你那个家啊,他现在不稀罕了呀,呵呵,不过你放心吧,我和你爸爸会好好照顾他的,你有空了就再过来一趟吧。”

“妈,你说什么呢,小远怎么不喜欢呆在自己家了!不过这两天我确实比较忙,让他呆在你们那边我也放心点。今天来不及的话,我明天下班了过去吧,记得晚饭多烧点哦。”

汕筱媃背对着齐清和她妈聊着,完全没有看到齐清越来越黑的脸。

“好了,妈,我还有事没有做完,小远就拜托你们先照顾了,我有空了就过去。还有和小远说一声,妈咪爱他,妈咪很想小远。”

齐清好像是再也受不了心中的怒火直接摔门走了。

汕筱媃挂了电话,看到齐清那个暗淡的背影,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压抑,觉得自己真的像是做错了什么一样。

娇妻的诱惑:男人太霸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妻的诱惑 或 男人太霸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与婚有染】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与婚有染】小说在线阅读书名:与婚有染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第二章:我们一定会离婚第三章:你们是不是把我卖了第一章: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一座巍峨壮观的别墅内,灯光昏暗,只能看到一束暗黄色的灯光在发着微弱的光芒。在这栋别墅的某个房间内,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着,她被丢在那冰冷的地面上。半响之后,这个女人徐徐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是开始感觉到不适。她有点费劲地睁开眼睛,环视着整个昏暗的房间,可以说什么都看不太清楚。绳子将她的手脚都绑住,此刻她可以确定,自己是被绑架了!她就是一个再普

  • 【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目录预览:第1章决定回归第2章茶水间遭袭第3章浓情热吻第1章决定回归“不要……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这是你自找的……”“不……唔……”激烈反抗的声音被强势霸道的堵住,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动作也愈加猛烈起来,宽大的手掌每抚过一处柔软,便燃起一簇炽热的火焰。身下的女人脸色惨白,恐慌,害怕,她不住的挣扎着。男人的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急于发泄的冲动使他的动作更加粗鲁了一些,迅疾的抓住女人几近透明的手腕,狠狠的抬高,身子

  • 【男神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男神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男神不好惹目录预览:第1章可疑分子第2章拖车第3章谁不要脸第1章可疑分子北风那个吹啊~罗云妩紧了紧大衣的衣领,秋天的晨昏时分冷得真教人哆嗦还要坚持在这执岗真悲催。她望了望这处岗点,刚刚陈队长与几个同事都进监控车去吃早餐了,留下她一个人守着。从昨晚零晨起她们队的任务就是守住这一区盘查可疑车辆,据知情人报料,有某茬恐怖分子准备今晚把军火运出京都,结果守了几个小时仍毫无收获。“085,呼叫085。”对讲机突然呼叫。“085收到请讲。”罗云妩说。“四点钟方向辅道

  • 【恋了爱了】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恋了爱了】小说在线阅读书名:恋了爱了目录预览:第一章相亲遇上了个疯子第二章男友的背叛第三章那和我相亲的是谁第一章相亲遇上了个疯子“好了妈,我知道了,好好好,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放鸽子的!”唐语欣一边敷衍的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话,一边翻着白眼。她当然不会放鸽子,但是她接下来要做的,比放鸽子还要来得彻底。“嗯嗯,我知道了,我到了啊妈,先不和你说了。”唐语欣利落的挂了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咖啡店名字,佐罗咖啡,呵,倒是清雅幽静,可惜就是约的人不对。翻出包里的镜子照了照,确定自己的妆容没问题,

  • 【女不强大天不容】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女不强大天不容】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女不强大天不容目录预览:第一章名门夫妻是笑话第二章旧情人第三章载着情敌飙车第一章名门夫妻是笑话《名门夫妻》录制现场。记者们为了能够采访上A市第一财团,陆氏的少夫人袁绍琪,早早的等候在此。袁绍琪身着淡绿色长裙,面带微笑的坐在摄像机前。记者们见到袁绍琪,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发问,“陆夫人,能不能谈谈你和陆少爷的相识经过?”“宴会上前辈介绍认识的,算是商业联姻。”袁绍琪气质恬静含蓄,典型的大家闺秀。不就是秀恩爱么,她的配合度一向很高,就是还不知道后半句“死得快

  • 【对不起,我爱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对不起,我爱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对不起,我爱你目录预览:01:她居然背叛我02:昔日的好姐们?03:被关进黑屋01:她居然背叛我我想不通,就算我有无数个理由,我也不想通为什么背叛我的人是金晔!“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我看着她,几乎在讨好。金晔却懒得理我,她靠着玻璃,吸了一口烟,和平时一样,但冷漠的态度却让我感觉陌生。“你别跟她废话了,我看她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狗!”洛珍在我旁边,瞪了金晔一眼,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金晔被骂,情绪变得激动,她伸手指着洛珍,“狗才乱叫,你给

  • 【春光乍泄】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春光乍泄】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春光乍泄目录预览:记001不堪的初遇记002当年的偶像,现在的流氓记003他的女人记001不堪的初遇我叫戈薇,这是我的花名,我是80末生人,出生于黄浦江畔,但我对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其实也只停留在十七岁之前。我是一名T台模特,平时也兼职私人伴游,也就是给那些富商官绅聚会时捧场的“宴客”。当然也有人直接陪睡的,像誉满全国的海天盛筵,就不乏我们工作室里的“高台”模特。我十七岁那年,错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我陪着他,隐瞒了父母,坐上距离故土整整一千多公里地

  • 【爱你,到此为止】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你,到此为止】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爱你,到此为止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野种第3章毫无意义的联姻第1章怀孕“恭喜夫人,您已经怀孕两周了。”电梯缓缓向上,庄潇潇手指紧紧捏着化验单,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医生对她说过的话。她怀孕了。是顾逸晨的孩子,她最爱的男人。虽然联姻嫁进顾家两年的时间,但因为身份悬殊婆家人总是对她鸡蛋里挑骨头,丈夫对她也是爱答不理的,但现如今她终于怀上了顾家的骨肉,她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改变的。越想,庄潇潇就越觉得兴奋。她从医生那里检查完后想找自己的丈夫分享这

  • 【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001章上门挑衅第002章当着正牌秀恩爱第003章说,我是你的谁第001章上门挑衅“安小姐,我不想多说废话,直接挑明了吧,唐总喜欢的人是我。你占着夫人的名号也没什么用。反倒会让唐总为难。识相的你就主动提出离婚,趁年轻还能再找一个人凑合着过日子。”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张巴掌大的脸蛋上五官精致,配合着精心打造的发型,说不出的艳丽夺目。也难怪会成为SJ捧出来的又一届新人嫩模。而与之相对比的是坐在她对面的安好景。

  • 【谁寄锦书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谁寄锦书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谁寄锦书来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第二章:妈,您女婿出轨了,还是和兄弟第三章:我想离婚,老公却用死威胁我第一章:老公的兄弟亲了他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个男的。我叫苏淼淼,今年24岁。长相一般,家庭一般,工作一般,唯一值得我骄傲的,是我嫁了一个好老公。我的老公陈一鸣,是同公司的销售经理。我们是同事聚会上认识的,见面都觉得彼此不错,一切水到渠成,认识一年,我们便扯证结婚。由于工作的原因,新婚第二天,一鸣便开始出差了。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