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的老婆大人:今夜有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0:04:41 来源:网络 []

小说:我的老婆大人:今夜有约

第一章 我是你老公

滨海市福临区,高档小区紫荆别墅群外。版权haohaoyun.com

林枫手里拿着一瓶酸奶不停的吸溜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那些波涛汹涌,翘臀扭腰的妹妹们,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咂着嘴巴嘀咕道:“不错,这妞我给八十分,长相八分,身材十分,大长腿十分……”

尽管吸管已经被他咬得惨不忍睹,酸奶瓶里面明明空无一物,但是他依旧舍不得丢掉。

穿梭不停的各式车辆,徜徉在宽阔的街道上,汽车鸣笛不断,显示着滨海这个城市的繁华与贵气。

“这里才是人间天堂啊,哪里是中东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比的,就是不知道我那素未谋面的老婆长啥样,听老头子流着口水说她长得很漂亮,希望他没骗我。”林枫吐掉嘴里的吸管后,咂了咂嘴喃喃道。

他这次回国就是接到了老头子的电话,说是自己在国内还有一个未婚妻。

一开始其实林是拒绝的,但当听到老头子说对方很漂亮后,他二话不说当天就买了回国的机票。

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保护美女。好好孕

“媳妇儿,你老公我回来了!”林枫大吼了一声,惊得路人对他露出鄙夷与惊异的表情,纷纷以为这丫的是神经病。

对此林枫也不在意,他对着旁边一辆兰博基尼的后视镜照了照自己后,转身就进了别墅区内,心里纠结着自己长这么帅,要是对方爱上自己那可咋办。

推开老头子给他说的别墅的门后,入眼的一幕,使得激动万分的林枫顿时就傻眼了。

只见屋内一片狼藉,毛发满天飞,纸巾到处飘,造成这个场景的凶手竟然是一条身材肥硕的狗,还是一条傻不拉几的二哈。

哈士奇正不停的扒拉着桌上的一盆仙人球,嘴肿得跟大香肠似的,可它依旧乐此不疲,眼看着那盆仙人球已经被它啃了一半,林枫在心里对这条狗的智商已经是无力吐槽了。

兴许是见到自己的领地进了陌生人,二哈停下了嘴上的动作,对着林枫这个不速之客狂吠不止,接着,猛的一个凌空跃起,呲牙咧嘴的扑向林枫。

瞬间,哈士奇就扑到了林枫的面前,利爪一扬,就要将林枫撕成两瓣儿。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好畜生,敢在大爷面前猖狂!

林枫撇了撇嘴,身子微微一侧,躲开了二哈的扑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它脊背上的鬃毛,用力向空中一提。

顿时,一米多长的二哈被林枫提在半空,乱蹬着爪子,想要挣开身体,可是任凭它如何挣扎却徒劳无功。

二哈只得可怜兮兮的哀嚎起来,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主人啊,快来救我吧,这人类太可恶了。

随手将哈士奇丢掉后,这货也意识到了林枫的厉害,刚一落地就跑的没影儿了,屋内只剩下林枫一人。

看了看满地的狼藉,林枫还以为是自己走错地方了,他又看了看老头子给自己的地址,发现没错。

“哎,这败家娘们养什么狗不好,非得养只二哈,回头看我不好好教育她,再把那只二哈炖了打牙祭。”林枫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始收拾起屋子。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收拾完一切后,林枫随便找了张皮椅坐了下来,欣赏着墙壁上的挂画。

“嗯,这女的不错,细腰丰臀,可惜就是穿得太厚了,看不到里面的风景。”

“画上这男的怎么看起来这么猥琐,我敢保证,他下半身绝对不举。”

“……”

林枫看的同时边煞有其事的评论着,兴许是好久都没这么清闲过,他竟然不知不觉的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道审问的声音,林枫就被惊醒了。

他想活动下发麻的胳膊,却发现自己竟然被人五花大绑的捆在了椅子上。

身为军道杀神,令杀手界闻风丧胆的死神林枫竟然被人给绑了,而且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这要是传出去,估计别人都不信。说明haohaoyun.com

寻着声音的主人看去,林枫瞬间就变得不淡定了。

只见他的面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粉红女郎,水晶高跟鞋上缠着一双粉嫩诱人的玉指,洁白纤细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入眼的肉色丝袜摄人心魂。

匀称有致的身材,身着一套米色职业套装,胸前的那对饱满更是令林枫感到口干舌燥,隐约间,他甚至看到了里面的蕾丝花边。

白皙的脖颈,红润的朱唇,再配上那副绝美的容颜,林枫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啃上一口。

“噗嗤!”

林枫的鼻子很是不争气的见红了。

随着林枫色眯眯的打量自己,他对面的秋月璃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被气炸了,这个长得极其猥琐的臭男人,对,就是猥琐,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

这个像农民工的男人,一身地摊货打扮不说,脚上还穿着一双乌漆嘛黑的人字拖,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进了自己的家里,而且还堂而皇之的在这里睡觉,最令她忍受不了的是,自打他醒来,那双狗眼就没从自己身上离开过。推荐haohaoyun.com

想到这里,秋月璃看向林枫的目光里闪过一抹厌恶之色,开口打断道:“你到底是谁?再不说话我就要报警,告你擅闯私宅了。”

说着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了爱疯七,看样子还真准备报警。

见此,林枫急忙说道:“别啊,我说!”

林枫摆了一个poss,做出一副自以为很迷人的表情,看着秋月璃羞涩的说道:“那啥,其实我是你老公,你要报警的话,就得守活寡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其实林枫的心里已经乐开花了,看样子老头子果然没骗我,我这个老婆长得不是一般的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

秋月璃一愣,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叫林枫再说一遍,林枫拿出一张照片,指着秋月璃不停的咂舌道:“老婆,你比照片上的漂亮多了。”

秋月璃彻底懵了,眼前这位打扮土里土气,吊儿郎当的人竟然叫我老婆?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目光不善的看着林枫,冷冷的说:“这位先生,我想你是搞错了,我都还没结婚,哪里来的老公,你要是再乱说的话,信不信我立马报警。”

见到秋月璃满脸凝重的样子,林枫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难道是搞错了?他想了下说:“我真是你老公啊,我兜里有个红本本,你要不信拿出来一看就知道了。”

“你说的是真的?”秋月璃警惕的打量着林枫,半信半疑的问道。

“我发誓,比金针菇还真!”

犹豫了下,秋月璃还是想看看林枫说的红本本是什东西,她威胁道:“我告诉你,你最好别乱来啊,要不然我立马叫人!”

“汗,老婆,你看我被你绑成粽子了,还怎么乱来?”林枫那是欲哭无泪啊!

听到林枫还叫自己老婆,她恨恨的瞪了林枫一眼,旋即走到林枫面前,问:“红本本在哪里?”

“在我屁股下面左边的那个包里!”

一听林枫说屁股这个很敏感的地方,秋月璃的脸瞬间就红了,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流氓,她甚至以为是林枫故意捉弄她,要不是顾忌到自己的形象,她早骂人了。

林枫也瞧见了秋月璃的异常,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居然无耻的笑了,咧了咧嘴说道:“老婆,你要实在是不方便,可以先给我松绑,我自己拿出来给你看,再说,都老夫老妻了,你还怕啥!”

“呸,谁跟你老夫老婆,要是让我发现你骗我,你就死定了!”犹豫了下,秋月璃还是不敢给林枫松绑,主要是考虑到屋里就她一个人,要是林枫能动了,万一对自己做出什么行为就不好了。

因此,思索再三,她还是决定自己拿出那个红本本,大不了事后多洗几遍手就是了。

打定主意后,秋月璃鼓起勇气把手慢慢的伸到了林枫的后面,手刚一接触到林枫的那个地方时,她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长这么大了,她还是第一次碰异性,别提有多难受了。

“老婆,你快点好不好,再这样吃我豆腐我会不好意思的!”林枫很是不要脸的一句话彻底引爆了秋月璃,她皱了皱眉,说你给我闭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把手伸了进去,还真拿出了一个红本本。

看完红本本后,秋月璃的表情青一阵白一阵的,很是复杂,看了看一旁色眯眯的打量自己的林枫,秋月璃的心里是崩溃的,她没想到林枫说的竟然是真的。

自己真的是他的未婚妻,尽管秋秋月璃不想承认,可这毕竟是爷爷安排的,爷爷向来说一不二,他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老婆,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快点给老公松绑!”秋月璃的无言证明了一切,林枫的嘴都快笑成菊花了。

“哼,别以为这事是我爷爷安排的我就会认命,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赶紧走人,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到林枫嘚瑟成那样,秋月璃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恨恨的说了一句,接着就打算给林枫松绑。

还没等她走过去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林枫募的一个扭头,目光冷冽的看着窗外,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凛然的气息,接着他突然起身,绑在他身上的绳子自动解开了。

不等秋月璃反应过来,只见林枫说了一句外面有人,然后他走到窗前,纵身一跃就跳了下去。

这一幕彻底的惊到了秋月璃,要不是林枫说了句外面有人,她可能会以为林枫是想不开跳楼自杀了,要知道这可是三楼啊,摔下去不死也残废了。

等她急忙走到窗前探头向下打量的时候,发现林枫正安然无恙的在楼下和一个戴眼镜的男的吵个不停,同时他的手还死死的拽着那个男的。

接着林枫就带着那个男的上了楼,重重的将眼镜男丢到地上后,林枫摆弄着从他手里抢来的相机,冷冷的看着他问道;“说吧,谁派你来的,有什么企图?”

第二章 吊打富二代

通过林枫以前在中东的一些手段,他总算是让眼镜男招供了,并且还给他幕后的主子打了求救电话。

接着,林枫就把眼镜男给打晕了,然后把他藏在了卫生间里,刚好对着马桶,令人好笑的是,秋月璃养的那只哈士奇竟然跑进卫生间,在眼镜男的脸上撒了一泡尿。

“你在搞什么?”秋月璃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看着林枫疑惑的问道。

“姜太公钓鱼!”林枫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一口香蕉,一口香烟,淡定的说:“老婆,你的安全意识太差,有人偷拍你都不知道,得了,谁让我是你老公呢,你的安全从今往后由我来负责!”

眼见林枫竟然当着她的面抽烟,秋月璃被气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再加上听到他又叫自己老婆后,她忍不住想发飙。

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而又猛烈的敲门声打断了她。

林枫闭了闭眼,不为所动的说:“老婆,客人来了,开门去!”

闻言,秋月璃不由得为之气结,但是当着外人的面拿他也没办法,只好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后,起身去开门。

接着便传来秋月璃不耐烦的声音:“魏成峰,你怎么来了?”

接着便走进来了一个西装革履,面容俊朗的青年,想必秋月璃口中的魏成峰就是他了。

身为盛隆集团董事长的魏成峰一直对凤凰集团秋月璃暗中觊觎着,然而不管他展开多猛烈的攻势,秋月璃始终都是拒人千里之外,要不是为了某个计划,他早就将秋月璃给霸王硬上弓了。

之前魏成峰派人监视秋月璃的一切,没想到手下却是个废物,把自己给暴露了出来。

魏成峰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进了屋后,先是打量了下屋内的环境,在见到林枫,眉头一皱,指了指林枫对秋月璃质问道:“月璃,他是谁?”

“他是谁跟你有关系吗?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可以看出,秋月璃对这男的好像不怎么感冒,一见面就板着张脸,语气冷冷的道。

林枫笑了笑,从桌上下来走到魏成峰面前,装作很是热情的跟他握手,接着说:“你好,我是月璃的老公,哎,既然来了,干嘛带礼物呢。”

说着说着,林枫还把他手里的玫瑰花夺了过来一把丢到地上,对着在他身后摇尾巴的哈士奇说:“来,二哈,这个赏给你了,拿去当晚餐吧。”

二哈急忙扑了过去,用脚不停的扒拉着那束玫瑰花,同时用嘴咬了起来,这货的智商简直是无下限。

听见林枫说自己是秋月璃的老公,魏成峰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他想收回自己手,却发现被林枫死死的握着,像是一把铁茄子似的紧紧扣住他,根本抽不回来。

“放手!”魏成峰冷冷的说道,并且不停的使劲儿想把手抽回来。

“哦,想让我放手你就早说嘛,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你说了我才会放……”林枫装作恍然的样子,突然一松手。

魏成峰一个没防备之下,由于惯性,身体重重的向后倒去,顿时就摔了个狗吃屎。

看到这一幕,秋月璃一时没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

从地上站起的魏成峰脸色跟吃了大便似的一样难看,他看着秋月璃问道:“月璃,你居然会看上这种垃圾。”

“跟你有什么关系?”秋月璃脸若寒霜的说道。

在魏成峰看来,秋月璃的否认验证了林枫说的话,一时间,魏成峰的心里喷发出无尽的嫉妒之火。

他不甘心的试图说道:“月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也不用找个这样的垃圾来气我吧,我希望你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毕竟我们魏家在滨海市的实力你还是知道的,如果我和你能够联合的话,足以让你们秋家在滨海市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对不起,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更何况,你们魏家有多厉害我也不想知道!”秋月璃不悦的说道。

“你……”魏成峰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却被令给打断了,林枫说:“抱歉,魏总,我想我老婆的话说得很清楚了,走好不送!”

“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和我说话?”魏成峰不屑看着林枫说道,接着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又恢复了语气说:“月璃不是你这种人能够配得上的是,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趁早离开她!”

话音刚落,不等林枫接话,只见魏成峰从兜里拿出一支笔,刷刷刷开了一张支票,直接扔在了林枫的身上,鄙夷的说:“你接近月璃无非是看上她的钱罢了,这里有一百万,拿着立马给我滚,滚的远远的!”

“一百万?你也太看不起我老婆了吧,她就值一百万?如果你给我一个亿的话,兴许我会考虑下!”林枫似笑非笑的说道。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戏耍,魏成峰恼羞成怒的说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而,林枫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惊讶的动作,只见他伸手拦住了秋月璃的腰,冷笑道:“滚,老子不喝酒,有着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老婆,我才不舍得离开呢,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啊,我不但不离开,还要跟我老婆结婚,到时候希望魏总来喝喜酒啊,就算人不来,红包也不能少。”

秋月璃也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蒙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很好,你真的很好!”魏成峰冷笑了几句,接着彻底撕破了脸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马上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是谁我不知道,这个你得去问你爸,如果你叫我一声爸的话,我兴许会告诉你是谁。”

魏成峰风度全失,拧起拳头就冲林枫冲了过去:“我弄死你个垃圾!”

魏成峰是跆拳道黑带六段,这个秋月璃是知道的,她担心林枫不是他的对手,急忙制止道:“魏成峰,你别乱来!”

对此,林枫不屑的笑了笑,突然一个闪身,瞬间就躲过了魏成峰的拳头,接着抬手一抓,魏成峰是身体就被他紧紧的扣住,动弹不得。

魏成峰心里惊骇不已,他没想到被自己视为垃圾的林枫竟然会这么强,可现在已经晚了,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身体像是散架了似的痛苦不已。

秋月璃也惊呆了,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久久不松开。

林枫随手一提,拽着魏成峰的西装领带,轻轻的一用力,顿时,魏成峰的身体跟炮弹似的摔了出去。

“啊……”

砰的一声,伴随着魏成峰的一声惨叫,他的身体重重的咋进了外面的垃圾桶里,气质全无。

“非得逼我放大招,何必呢!”林枫跟没事的人似的,拍了拍手感慨道。

魏成峰好不容易送垃圾桶里爬了出来,扶着墙角呕吐了一阵后,一想到自己竟然在秋月璃的面前丢尽了脸面,他心里就怒火奔腾。

他怨毒的瞪了一眼陈峰,冷声道:“林枫是吧,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咱们来日方长,我会让你好看的!”

“呵...”林枫看着魏成峰,搓了搓手,露出一副羞涩的表情说:“不用不用,我已经够好看了,再帅就要惊动党中央了。”

魏成峰最后恨恨的看了林枫一眼,旋即转身就走了,他发誓回去以后要好好调查这个林枫是什么人,要让他为自己今天的行为而付出代价。

见到事情处理完后,林枫回过头去,拍了拍手,看着惊讶莫名的秋月璃说道:“老婆,你老公我刚才的表现帅吧?”

秋月璃已经顾不上和林枫计较那么多了,她皱着眉头看着魏成峰远去的方向,旋即担忧的说道:“你刚才不应该那么冲动的,你知道魏成峰是什么人吗?他爸爸是滨海市的市委书记,他妈妈是上市公司的总裁,总之你这下算是彻底跟他结仇了。”

说到这里,秋月璃也忍不住的感到后悔,早知道,一开始就要阻止林枫那样做的,要知道,对于魏成峰,就是她自己也惹不起。

“没事,为了老婆不存在!”林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实际上他却丝毫不在意,想当年他在中东的时候,死在他手上的各国元首何其多,别说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了。

对此,秋月璃暗暗摇了摇头,只当做是林枫的不知天高地厚。

下午时分,正值上班时期。

凤凰集团的员工们纷纷聚集在走廊上,对着办公室里的秋月璃和林枫指指点点,议论不已。

“天哪!我莫不是眼花了吧?林总居然和一个男人并肩而行,而且这男的长得未免也太磕渗人了吧?”

“我的女神啊,竟然被猪拱了……”

别人的评头论足一丝不漏的传到了秋月璃的耳朵里,对此,她尽量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发怒,可一看到身旁的林枫,她就忍不住在心里咆哮。

因为林枫脸上的表情相当气人,当着外面那么多人的面,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都不带眨一下的。

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冲外面的人冷声喝道:“都没事做是吧?”

众人缩了缩脑袋,作鸟兽群散。

“你看够了没有?”秋月璃暗暗告诫自己要淡定,没好气的问林枫。

林枫大义凛然的说道:“老婆,你别想歪了,我是在给你检查身体,你最近是不是感觉自己老是胸痛,烦闷……”

林枫的话令秋月璃耳根一红,感觉又羞又气,下意识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刚问完她就后悔了,这种事情怎么能承认呢。

“还有,你的大姨妈应该很久没有来了吧?”林枫问出了一个令秋月璃震惊的话。

秋月璃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显得很是不可置信,虽然没有说是,但是表情已经把她给出卖了。

看到秋月璃的表情,林枫的心里那是爽啊,她翘着二郎腿说:“你这是因为平时工作压力过大,导致体内阴气过剩,还有就是激素分泌失调造成的。”

就在秋月璃想问怎么治的时候,一个行政助理进了办公室,对秋月璃说:“秋总,会议的时间到了。”

秋月璃按捺住内心的好奇,整理了下着装,旋即出了办公室。

惹得林枫不停的对打断他好事的美女翻白雅,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助理好奇的说:“帅哥,你是医生吗?”

我的老婆大人:今夜有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老婆大人 或 今夜有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我的极品娇妻17章(第十七章卑劣交易)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17章(第十七章卑劣交易)小说书名:我的极品娇妻第十七章卑劣交易“你前男友怎么知道你住在这里?”我很奇怪。“他跟踪我的。”徐丽咬牙切齿道。“开门吗?”我询问。“要开,那家伙要是发起疯来,很可能会砸门。”徐丽有些紧张。咚咚咚。急促敲门声再次传来。“徐丽快开门,我知道你在,我从你上班的地方过来的。”门外男人的声音极为肯定。我眉头一皱,居然连徐丽在哪里上班都摸清楚了,这帮人还真有本事。“老板,对不起,我……”徐丽低下头。“现在可不是道歉的时候,赶紧回句话,门要被敲碎了,你这门可不是

  • 美人余香17章(第017章冬虫夏草)

    原标题:美人余香17章(第017章冬虫夏草)书名:美人余香第017章冬虫夏草“看什么这么专心呢?梁健。”妻子陆媛道。陆媛早已瞧见梁健下车后,往车窗内里张望着什么,就偷偷踮脚来到他身后,想发现点什么小秘密,可车内什么也没有,故问他。梁健被吓了一跳,脚是没跳起来,心里蹦了下。赶紧道,“没看什么。”“没看什么,你一直往里看?”陆媛觉得不对劲。“窗玻璃上好像有点脏,我在犹豫要不要开门去擦。”梁健奇怪自己为什么要撒谎。车窗内的确有点脏,那是自己的脑袋留下的,可他并没有想着要去擦掉。陆媛:“我还从没发现你这

  • 炊烟袅袅情如歌17章(第17章 心颜自杀了!)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17章(第17章心颜自杀了!)小说名字:炊烟袅袅情如歌第17章心颜自杀了!“没有吗?一点,都没吗?”她就要死了,他还不能好好对她吗?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就要失去我了啊。盛淮安皱了皱眉头,兴许是被问烦了,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唇角不屑的勾起,那样的弧度,是在嘲笑她。仿佛有什么在莫夕心里轰然坍塌,铺天盖地的绝望朝她袭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淮安一路将她从沙发要到床上,空气中满是萎靡的气息。莫夕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水声。她这十三年的爱意,终于消失殆尽了。她真的,要离

  • 幽若天眷顾17章(第17章 怒斥)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17章(第17章怒斥)小说名:幽若天眷顾第17章怒斥不像叶清那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女人,从小没经历过大风大浪,受不得半点委屈,看纯纯不顺眼,就想置她与死地,还把叶夫人的死硬扣在纯纯的头上!纯纯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受欺负了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背后没有父母撑腰,唐辰一直是心疼她的,总会在下意识的去保护她,不想让她受到伤害。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表面上脆弱不堪的兰花,其实花根深处是令人毙命的剧毒。这个中午,唐辰的好心情被叶清搅坏,原本打算和季纯纯一起吃饭也没了胃口,为了哄季纯纯开心,他

  • 念念如梦17章(第17章 找好下家)

    原标题:念念如梦17章(第17章找好下家)书名:念念如梦第17章找好下家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的,非但没有让单父的情绪缓和,反而更加大发雷霆。“你们给我闭嘴!”安家是什么地位?安老爷子又是什么性子?单父比她们更清楚,先不说单晴在安逸尘离婚前未婚先孕,就说单晴曾经逃过婚,安老爷子也不可能让单晴嫁入安家。这两个女人只顾着炫耀哪里想得到这么复杂的层面,安老爷子骨子里就是个刚正不阿传统迂腐的人,没让单晴把孩子打掉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再加上如果安家知道三年前单晴逃婚的真相,恐怕整个单家都会在这座城市消失得无影

  • 挚爱成伤17章(第17章 见不得光的秘密)

    原标题:挚爱成伤17章(第17章见不得光的秘密)书名:挚爱成伤第17章见不得光的秘密苏禾没有说话,他以为她是默认了,心里有一把怒火越烧越猛,他不愿想自己为什么让这个女人轻而易举就拨动自己的情绪。“你还真是放荡,当初那么轻易就爱上我,现在转眼又能对另外一个男人献殷勤。”她面无表情开口:“我一直爱谁,你不是很清楚吗?我一直爱的是沈亦司。”这话无疑是一个导火索,让姜洲眼里又泛起了嗜血的光。他上前逼近苏禾,将她压在墙壁上,低声耳语:“你爱他,那他知道我是怎么爱你的么?”不等苏禾发声,他已低下头含住她的嘴

  • 功盖三村17章(第一七章 群狗战野猪)

    原标题:功盖三村17章(第一七章群狗战野猪)书名:功盖三村第一七章群狗战野猪娄兰来的,远比杨峰想象中的快,周日下午回去,周一上午就又到了上河村,标准的实干家,来了就马不停蹄的展开对上河村的实地考察,三天的时间,踏遍了上河村的每一个角落,当效果图展现在杨峰面前时,杨峰惊呆了。“专业的就是专业的。”杨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之前是想到那里就干到那里,而现在,经过娄兰这么一规划,整个上河村更加完美自然,更加的漂亮,简单的修改,就能发挥出大效果,这是杨峰所不能做到的。“放开好多年了,大体情况如果你觉得可以

  • 至强龙战神17章(017:风景这边独好)

    原标题:至强龙战神17章(017:风景这边独好)小说名字:至强龙战神017:风景这边独好柳逸尘百无聊赖的靠在蓝海集团的楼下,歪戴帽子,看着来来往往的美女,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好在这栋大楼里有足够多的美女,让他不至于寂寞。大热的天,盯着毒辣的太阳,要是没点这方面的爱好。柳逸尘还挺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忍受的住。穿的越少的美女就越是想一阵凉风,从他面前一丝丝一缕缕的飘过。有时候都在想,要是她们啥都不穿的话,会不会是飓风呢?“哥。”苟小海一溜烟的跑过来,脑袋上随随便便的贴了几个创口贴,没包纱布。蹲在了柳逸尘的

  • 借我一双慧眼17章(第17章 饭局以后)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17章(第17章饭局以后)小说书名:借我一双慧眼第17章饭局以后晚饭的饺子宴在和谐与愉悦中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在初见面的刹那,陈凯与晓靚彼此都有略微的尴尬,他们从对方的出现中都猜到了这次饭局的真正目的。但这种尴尬很快就魏大姐热情的调节和双方还算和谐热络的交谈给冲淡了。陈凯和晓靚其实已经见过面,那次陈凯去找父亲陈天明,曾经在晓靚实习的办公室里借坐了很久,他曾经假装看杂志近距离地观察过窦晓靚。他发现晓靚工作起来非常的全神贯注,对晓靚的初步印象很好,他觉得事业型的女人也很美,虽然没有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7章(第17章 逃婚)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7章(第17章逃婚)小说名字: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17章逃婚“婚礼都到了时间,怎么新郎新娘还不出现?”现场一片嘈杂声,在座的宾客纷纷好奇这是怎么一回事,八卦的交头接耳。新郎失踪?新娘被冷落在化妆间!在萧贺独处的房间里,找到他的电话,最后一个通话的人是萧诺。萧家的保镖纷纷戒备了起来,老管家更是采取了应急措施,一面安抚宾客,一面派出人手去找。没了男主角的婚礼近乎崩溃。还在做着美梦地云玥,眼见就要成为豪门阔太。听到萧贺突然失踪地消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该死,为什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