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穿越之残王毒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13: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穿越之残王毒妃

来自兄弟的背叛

寂静的街道,周围一片安静,只有高高挂起的月儿偶尔出来露个头,和孤零零的路灯做个伴。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嘭”。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吓得月亮又重新躲进了云层中。

远处,一群手持枪支穿着黑衣的男子正围着一个身形纤细穿着黑色皮衣的的女子

“你们?”

因为喝了酒,并且对他们很信任,所以夏怜完全没有防备,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平时毫无威胁的子弹射入了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背叛我?”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良久,夏怜才轻声的问出了声。

只是稍稍站直了下身体,周围原本自己以为可以信任的兄弟就齐齐的向后退了一步。看到他们的反应,夏怜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站住,不准动,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站在那群人中间的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男子大声威胁道。好好孕

细听下,就会听出他这威胁下的紧张与恐惧。

“呵呵,杀了我?”

夏怜完全没有理会男子的威胁,反而踏着步子上前走了一步,惊的众人又后退了一步。

“哼,夏怜,你别嚣张,你现在喝了酒,那邪恶的力量使不出来了,还中了枪,想不死都难。”另一个男子一边后退一边似为自己打气般说着。

“对啊,你现在都落在了我们手里,还有什么资格嚣张!”

听到男子的话,周围的人似乎都松了口气,是啊,她现在可是无力反击了,他们还怕她干什么。

“为什么,背叛我!”

夏怜不管他们说的那些废话,只是再次问出了她的问题。

“呵,你说为什么,你那么恶心的一个人,竟然还妄想一直做我们的老大。推荐haohaoyun.com

“就是,你说不会用那东西控制我们,但谁又知道你以后会不会用它控制我们。”

“哼,凭什么我们大家一起拼命,每次却是你分的大头。我们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

或许是真的认为夏怜没了反击之力,周围倒还真的响起了一些抱怨声。

“恶心?凭什么?”

夏怜一字一顿的说着,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更加冷若冰霜。

在她救他们命的时候他们不嫌她恶心,在她带领他们一步步成为a市唯一黑道帮派的时候他们不嫌她恶心,却在现在嫌她恶心?

“呵,你们,可真不配,杀你们,可真是脏了我的手。”

夏怜突然就笑了,带着讽刺,带着怜悯,带着狠绝,也带着对世界的失望。

绝美的笑容绽放在那张无可挑剔的容颜之上,宛若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画。好好孕

可是这笑在周围那些人看来,却比恶魔都还要可怕。

“都死到临头了,还笑什么笑。”最开始说话的男子被夏怜的笑吓得哆嗦,说话都不太利索了,却还是大声的逞强道。

就好像这样,就可以挥去自己心中的恐惧似的。

“死到临头?呵,你们的确是死到临头了,可真是便宜你们了呐,就这样简单的死了。”

听到男子的话,夏怜脸上的笑容更加优美,说出的话却是残忍无比。

不过,这样残忍的话,配上她的表情和她那好听的嗓音,却像是一首绝美的歌。阅读haohaoyun.com

只不过是一首亡命歌罢了!

随着夏怜的话音落下,她的身体里突然窜出许多诡异的黑色影子,速度奇快的缠上周围人的身体。

“这恶心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随着那些诡异的黑色影子的消失,夏怜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轻声说出这句话,夏怜闭上了眼睛。

“嘭嘭嘭。”

下一刻,所有被噬寄生的人人,身体突然爆炸,化为一片血雾,夏怜,也在这爆炸声中,彻底的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痛,头痛,身体痛,到处都痛,就像是身体被拆开了,痛的不似自己的身体了一般。

怎么?难道在地狱里也会痛吗?还是说,她这辈子做孽太多,所以死后在地狱里还要受罪?

脑子模模糊糊的,夏怜有些迷糊的想。阅读haohaoyun.com

呵,痛吧,无所谓了,比起父母残忍抛弃时的疼痛,比起失去唯一带给自己温暖的妹妹时的疼痛,比起兄弟们背叛时的疼痛,这点痛倒还真不算什么了!

只是,真不甘心啊,自己那样真心的为他们着想,付出了那么多,那样痛苦的活在世上,为什么他们最后还是背叛了自己呢?

恶心吗?只是因为自己的噬影让他们忍受不了了吗?还是说,自己的力量,终究还是让他们不安了。

可是,她是真的把他们当兄弟,又怎么会对他们出手?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自己又怎么会走上黑道的路上,双手沾满了鲜血。

真的不甘心啊,她明明,那么努力的想要得到温暖,可是为什么,最后都会失望呐,即使她为他们付出了所有,他们,还是那样无情的让她去死。

那么,就去死吧,所有的一切,都不应该再存在了,都陪她一起消失吧,毕竟,她是那么的害怕孤独!

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光明,那么,就让黑暗来彻底取代它好了。黑暗,好像也不错,至少,她得到的不会只是伤害了。

夏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她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简陋的房间。

一张木桌,颜色已经褪尽,看上去很是老旧,两把竹椅,看上去要垮了一般。还有挤在一起的两个柜子,上面放了一些杂物。

除此之外,就只有自己睡得一张陈旧的小木床了。

想要抬手揉揉发胀的太阳穴,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脑海里闪过之前在酒吧喝酒到后来为了杀了那些人强制激发比自身强大几倍的力量自爆的事情。

夏怜有些迷惑的盯着床顶。

按理说,她应该已经死了,而不是出现在这个完全不知名,陌生的地方。

“唰。”

脑子里突然挤进很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庶女,姨娘,狠毒嫡母,白莲花妹妹,整整花了一个小时,夏怜才彻底的接收了这个名为夏怜星的女子的记忆,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穿越了?

穿越大神的大运

怜,怜星,呵,可都是被可怜的人呐。

并没有多呆愣多久,夏怜很快就反应过来。

灵魂转换,穿越,比起当初突然发现自己有了操控噬影的力量而面对的一系列事情,这好像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

而且,她能再次在这个叫做夏怜星的女子身上醒来,是代表着她又重新活过来了吧。

活着,她一直以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活着吗?

即使活的那么痛苦,那么艰难,那么绝望。

可是,活着还是比死了好。

只要还活着,那么,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呐。

只是,这一次,没有人能再让她痛苦,让她痛苦的人,她都会让他永远绝望!

想到这个身体原来的遭遇,和脑海里那还未散去的,属于真正夏怜星的不甘和怨恨,夏怜微微皱起了眉头。

从此以后,她夏怜,就是夏怜星,她想要守护的,想要保护的,她都会为她完成,没有人能再欺负的了她。

外面隐隐有着脚步声传来,夏怜星闭上眼睛,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

“吱”

门被推开,随后走进一位身着粗布衣服妇人打扮的女人,手上端着一个半旧不新的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白米粥和一碟咸菜,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鸡蛋羹。

“星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你不醒过来,留下娘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白卉坐在床边,拉过夏怜星的手,看着夏怜星那苍白的面孔,眼泪一下子就不争气的落了出来。

从白卉拉着自己的手的时候,夏怜星就一直僵硬着身体,自从有了噬影,还从来没有人,如此的接近她。

手上那湿润的触感,仿佛一下烫到了她的心里,夏怜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了手上那还未来得及滴落的泪水上。

“星儿,你醒过来了,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快吓死娘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留下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还不如死了算了。”

不等夏怜星做何反应,耳边就传来白卉激动的哭声。

本来应该嘈杂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夏怜星,却觉得无比的暖心。

这是因为我才落下的眼泪,这是为我而哭泣的声音,我,也是有人在乎的。

即使她知道,这只是为了原身落下的眼泪,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震荡了一下。

“星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渴不渴?要不要喝水,我去给你倒杯水。”

白卉看夏怜星苍白着脸不说话,连忙关心的问道,转身倒水之际,却突然被夏怜星拉住了。

不明白为什么被拉住,眼角看到托盘,才想到星儿很久没吃东西,应该是饿了。

“星儿。是不是饿了?别急,我先扶你起来一点。”

说着,白卉就慢慢的托着夏怜星的身体,把枕头靠在她的背后,让她可以舒服的半坐着。

随后又端来鸡蛋羹,用小勺儿一点一点的喂给夏怜星。

夏怜星一直僵硬着任由白卉动作,喂到嘴边就张嘴吃下,完全没有任何反抗。

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是有多久没有接触过了?温柔,可是真的让人沉迷的毒药!

可是,她心甘情愿。

白卉喂完夏怜星鸡蛋羹,又端来白粥和咸菜,打算继续喂夏怜星吃,却被夏怜星避开了。

刚刚只陷在白卉的温柔里,竟然忘了原身的处境。

以原身和白卉的处境,是绝对不会有那一碗鸡蛋羹的,想必也是白卉想了不少办法才为她弄来的,而她刚才只顾着发愣,竟然忘了白卉也没吃东西。

“恩?星儿怎么了?是娘没本事,让你受苦了,可是,你不吃东西,身体怎么好的起来。”

被夏怜星避开,白卉以为是夏怜星不满意了,眼泪又掉了下来,哭着向夏怜星说道。

看到白卉这个反应,夏怜星微微蹙眉,可是想到原身有时候对白卉的态度,又平复了心情。

“我吃饱了,你吃。”

清冷的声音响起,这还是夏怜星醒来说的第一句话。

白卉可能是没想到夏怜星会说这个,听到夏怜星的话,竟然呆愣在了那里。

“我已经吃饱了,剩下的你吃吧。”见白卉没反应,夏怜星只好无奈的再次说了一遍。

“星儿,你不怪娘了吗?星儿,我的星儿。”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白卉激动的一下子抱住了夏怜星。

她的星儿,她的女儿,不再像以前那样埋怨她只是个姨娘,给不了她华丽的衣服,给不了她美味的佳肴。

她的星儿开始理解她了,不再怨恨她了,这简直是她这十几年来最高兴的事情了。

“你先吃饭吧,我累了,想再休息会儿。”

不知道怎样面对这样的白卉,夏怜星只能回避开这个问题。

她不是真正的夏怜星,她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为真正的夏怜星回答。

不过,那只是以前,以后,她夏怜星,就只是她夏怜星。

“恩,好,那星儿,你先休息,我就在院子里,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白卉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扶夏怜星躺下,才端着托盘慢慢的走了出去。

等白卉关了门,夏怜星才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现在这具身体,可真是弱到爆了,照这样的恢复速度,什么时候才能下床,才能做那些自己想做的事。

稍稍运起力气,夏怜星召唤着噬影。

“噬影?”

良久,还是没有反应,夏怜星才真正的确定了,或许,噬影真的消失了。

想到那个带给自己力量,也带给自己痛苦生活的东西,夏怜星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可能,到最后,剩下的只有复杂了吧。

无论外人怎么说,恶心也好,可恶也好,至少,它也陪了她那么久,最后也只剩下它了。

却没想到,自己穿越了,噬影却不见了,她最开始还以为,是噬影带她来到了这里,现在看来,好像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或许,真的只是她运气好,撞上了穿越大神的好运,让她来到了这个世界,让她重新活过一次。

穿越之残王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残王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