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繁华落尽,逍遥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30: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繁华落尽,逍遥引

是重生,也是一次机会

##正文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杀死她的竟是她最相信且最爱的人。好好孕

呵,她竟然忘了,身为杀手,是不能有爱的。

“.....”黑暗中的他笑的有些狰狞,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你.....”莫云刚一启齿,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是问他问什么杀自己么?还是问他为什么要欺骗她?或许,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没有一丝的停顿。

一把月牙似的弯刀顿时没入了莫云的身体,莫云只觉得一片冰冷,紧接着的是令人震悚的疼痛。“哼。繁华落尽,逍遥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莫云冷笑了一声,她笑自己傻,竟没有看出他是这样的人。她也笑自己活该,对这种人抱有希望便等于是断了自己的退路。

也罢,自己生来如此,命运什么的都是早已注定。她已无力去更改。

其实,她可以让他跟她陪葬的,可她下不了手,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算了,就当是给自己一个教训了吧。反正自己也无牵无挂,这世界既没有一个人在乎自己,活着也有够累的。好好孕就这么睡了吧,不用想任何事情。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睡了吧.....

最终,莫云渐渐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无言。黄泉路上,就让她一人静静的享受那无边无际的荒凉吧……

----------------------------------------------------------------------------好安静,四周漆黑一片,还怪恐怖的额。

难道自己是在地狱里吗?莫云忍不住这样想,但随后又觉得自己像个笨蛋一样竟然会相信这些。

“请你...以我的名字...活下去...”

莫云有些惊讶,是要她当别人的替身么?

“不是我的面貌,不是我的身体,而是用我的名字,获得重生...去吧..你以后的名字,叫离子夏...”

重生?呵呵,听起来蛮好玩的。不过这一次,她发誓不会在爱上任何人。一个人若是犯了一次傻,就不会再犯第二次。网站haohaoyun.com要不就是她脑子不好使了,要不就是想一心求死。否则,她是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的。

从今天起,她要重新开始,回到最原来的那个自己,活出自己的色彩。

不过......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以一个古代人的身份来获得重生的。这,算是穿越吗?

再度睁开眼,四面的景色映入眼帘。家中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富裕,几个凳子外加一个桌子,桌子上仅有一面铜镜。

唉,她就说那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让她代替她活下去呢,这么穷,是个人都会想着自杀吧。好好孕

莫云来到铜镜前,仔细看了看自己,她昏迷时的那个女子说话倒真算数,这容貌倒还真是她自己以前在现代的摸样。身体也跟以前一样强壮。虽然穷了点吧,但也似乎没什么不好,至少不会看到自己不想见的人,难道不是么?

“夏儿?是你吗?你醒了?”

莫云警觉的朝门外望去,那个妇女,是这个人的母亲?明明对这个女人很陌生,可不知为什么,莫云竟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莫云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她仅仅吱了一声便让这个女人热泪盈眶,杀手的心不应该是冰冷的吗?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会这么的难受?她其实也是想拥有爱的吧,毕竟,她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她才走上当杀手的这条路。

“对不起,对不起...夏儿,娘错了,不该让你缠足的..对不起..娘再也不逼你了..”

缠足?缠足不是七八岁的事吗?难道?莫云顿时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如同打了五味瓶一样,怪不是滋味的。她佯装冷静的从头到尾将自己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现实泼了她一身的冷水。来自haohaoyun.com她是个如假包换的小女孩,这错不了。

怪不得她觉得不对劲,原来她现在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屁孩!

好吧……小孩就小孩吧,莫云也只得认了,有多大关系呢?

几天过去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填的满满的,她似乎渐渐的已经把这个妇女当成了自己的亲身母亲。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真好......莫云不觉笑了起来。

“夏儿,傻笑什么呢?娘去买菜了,你在家好好待着啊,不要乱跑哦。”张子云站在门外朝里面喊了一声。莫云刚想应一声,但随后改变了主意。“娘,我跟你一起去吧,也好帮您拎一些东西”莫云说着,正准备出去。但看见娘亲盯着她的脚一脸为难的样子,莫云想出了一个主意。

那,就是女扮男装!反正古代一向以男为贵,以后,男儿身办事反而要方便一些。就这样,照顾娘亲一辈子......

莫云在内室忙碌了好一阵子,待到张子云等不及正准备走时,才风风火火的走了出来。这可把张子云吓了一跳,“夏儿,你怎么穿成这样子?不成体统,还不快快换掉?”“没事啦,娘亲,这样就不会招来说辞啦,女儿以后就用男儿的身份来孝敬您,好不?呐,你不说就是同意啦,走啦走啦!”莫云还不待张子云开口,就把她拖了出去。

唉!张子云叹了口气,自从上次的自杀事件后,夏儿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叫她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这样也好,这样的性子,以后就不会那么容易遭到别人的欺负了吧......张子云这样想到。

——————————————————————————————————————————————————

跟有娘亲的日子相处久了,莫云自然也想尽一份孝心,左想右想,还是做顿饭给娘亲比较实际。

但是现实这玩意儿,可真是不好搪塞啊。

莫云拿着锅铲,简直有想死的冲动,她的厨艺还真的有够差的,她真的快服了自己了。看来她除了杀人以外,貌似是废物一个。

“夏儿?很难吧?不要勉强,还是娘自己来吧,你坐在旁边就好。”张子云说着正打算从椅子上站起来。莫云赶紧跑过去把她推到了,桌子旁,让她坐下。“娘,一直以来,都是您给我做饭,现在换我来做给你吃吧!不许看哦!”莫云好不容易说通了娘亲,才搬着一把椅子放在地上,自己站在上面做饭。没办法,现在的她实在太矮了,根本够不到灶台。哎,她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其实她还是挺佩服自己的,因为她总算做出了几样看起来还不错的菜式。

“娘,菜来啦!!开饭喽!”

莫云在把菜端上来时,同时帮自己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旁边看着娘亲吃。

在看着娘亲把菜吃下去之后,莫云忍不住问了一句“娘,好吃不?”

“嗯,好吃”张子云点了点头,顺便再夹几样放在了碗里。

“真的?”莫云简直不敢相信,她这可是第一次做饭,就可以做的这么好?难道她是天才?到最后,莫云还是忍不住尝了一下。谁知道酸甜苦辣有够呛的,这哪是人吃的啊,但看到娘亲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莫云心里真不是滋味。

“娘,别吃了!”莫云赶紧抢了娘亲手上的筷子。

“夏儿,为什么啊?这挺好吃啊。”

“娘,这么难吃您怎么可以吃的下去啊,难吃就跟女儿说啊。”莫云有点气,这么难吃的东西吃进去是什么滋味,娘亲怎么可以这样,太不爱惜自己了。

“只要是夏儿做的,都好吃。有夏儿的日子都是甜的。”

只要是夏儿做的,都好吃。有夏儿的日子都是甜的......

莫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从前,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即使......她并不是她的女儿......

这一世,继续当个杀手杀人真的好么?可为什么?她现在只想好好孝敬娘亲?

她为什么一定要在当一次杀手呢?莫云不断的自己问自己。

在以前每个日子里,都会有新的任务等着她去做;每天,她都会结下一批又一批的仇家;每天,她都要过得提心吊胆,以防同行对她不利。现在想想,她真的好讨厌以前的生活。很讨厌很讨厌。

就平平淡淡的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古代找一个轻松的活儿,然后好好的照顾娘亲,一辈子!

当然了,这么空打算可是不行的,得实施行动才行。这不,莫云便在空闲的时候,顺便四处打听了一下关于这个时代的事情,对这个地方,她现在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不少。

这个时代,目前共有三大国家,分别为北夷国﹑南越国以及东岳国。她所在的国家就是北夷国,在三大国家中是综合国力最强大的国家,因统治者清明,目前还未激起过民愤。国力第二的就是南越国,东岳国次之。三国之间友好往来也未发起过战争。也就是说,她目前是处在和平年代,所以找个轻松的活应该不难。

那么,现在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啦!而这个东风,就是得到娘亲的准许。嘿嘿,不过就算娘亲不同意也没办法啦,她早就已经跟一家客栈的老板商量好了,那家刚好缺一个店小二,正好她可以补上去,嘻嘻,看来老天还是很照顾他的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莫云的心态也开始变了,变得也知道打起了如意小算盘,可是她貌似忽视了一点——世事无常。

这么想着,她现在就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娘亲!

“娘亲,夏儿回来啦!”莫云毫不顾忌的一脚踢开了大门,一般往上常这个情况下,张子云会急急忙忙的跑出来,一边说着“哎呀,夏儿,你怎么总是这么莽撞啊。”然后一边看看门有没有什么大碍。这个时候呢,莫云就会瘪瘪嘴,翻个小白眼,然后说着“好啦,娘亲,夏儿以后会注意滴。”

可是今天,没有人出来。难道是娘亲临时有什么事情要晚点回来?可是为什么家里会一片凌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他们家并不是很有钱,是不会被抢的,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娘亲在哪里?她好不好?有没有被人欺负?可恶!她现在收回老天还是很照顾她的这句话,她现在只想快点找到娘亲。

“娘!你在哪里?不要吓唬夏儿!娘,你快出来啊!你在哪里?”

莫云感觉娘亲肯定是遭遇什么不测了,但私心让她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娘亲也没有回来。屋子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出神的望着,思绪一片空白。她说好了要照顾娘亲一辈子,可是娘亲现在不在了,她人生地不熟,就算了解,人海茫茫,她又怎能知道现在的娘亲在哪里呢?

莫云顿时觉得胸口闷得难受。以后,她该怎么办?

此刻的莫云无声的哭了起来,她本以为杀手是没有眼泪的,因为以前的她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哭,对她来说,眼泪是个无用的东西。看来她真的开始改变了,小孩子的心很脆弱,以这个年龄在充满母爱的日子里生活了这么久,莫云第一次发现自己变柔弱了。

唉!不想那么多了,就让自己大哭一回,好好发泄发泄,然后想办法,找回娘亲!!她一定会找到娘亲,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莫云在心里这样说道。

遇剑,遇人

不经意间,桌上的铜镜被莫云一不小心轻轻的扫到了一下。当感觉到指尖的触感后,莫云反射性的迅速抬头。毕竟这是家里的东西,娘亲现在不见了,要是再有什么东西损坏,想必她的心里会更难受的吧……

“咕——”

即使是在这样的气氛下,肚子竟还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啊,莫云有些唾弃自己了。但最终还是抵不过饥饿的侵袭,准备去找点吃的。

才刚踏出一步,莫云就觉得有种踏空的感觉,正当她纳闷时,身体便落在了坚硬的物体上。也就在她想知道她究竟落在了什么东西上的时候,便毫无征兆的华丽丽的滚了下去。莫云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身上也有种难言的痛,很难受。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她才重生就要到地狱去见阎王爷了?

“碰——”

巨大的冲击力拉回了她的思绪。

天哪,眼前竟是怎样的一副画面啊。莫云瞬间被雷到了,她已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连忙朝身后的方向望了过去。几米高的阶梯一直延伸到跟前。怪不得刚才那么疼,原来是从这上面滚下来的。

只是,上面的平常与下面的美丽还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举止望去,花经纵横,假山嶙峋,清泉潺潺,杨柳依依。清新朴素的小花点缀在葱葱郁郁的草丛里,远处是一片雪白的梨花林,风里飘着隐隐的花香,全是红红绿绿、清清翠翠,竟是一眼望不到头。

不过,引起莫云注意的,倒是那石岩上悬浮着的一把寒光四溢的剑。纤长古雅的剑销,晶莹玲珑的剑刃,配合着那根拖曳于剑柄处银丝飞扬的优雅流苏,不得不说,倒真是一柄漂亮的好剑。

看着看着,莫云倒是看痴了,手也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当握住剑柄时,一股寒气便没入莫云的体内。莫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但那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只是掌心的那一股清凉,竟让莫云有一种莫名的舒服。

正在诧异家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的莫云,丝毫不知身后已经站了一个人。

“你是谁?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

莫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不过这声音倒是有些出奇的好听。

循声望去,便见一身穿白衣的翩翩美少男在看着她。唉!可惜,她不是什么花痴,要不然她现在准是抓狂没二话。话说她以前当杀手的时候,那些富贵家的子女哪个不是长得风度翩翩、英俊潇洒,沉鱼落雁、美丽大方的?只是,她知道,她不配拥有少女的心思罢了,她要是有,只怕早死上千百回了吧……

那男子见莫云不做声,本来就有些恼怒的他现在更是火气旺盛。但当他瞄到莫云握着的那把剑时,不由得一愣。

他是怎么可以拿起那把剑的,难道……他跟师父有什么瓜葛?

“说,你是谁?你跟师父有什么关系?”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白衣男子开了口,只是语气带着一丝的冰冷。

“师……师父?”莫云有些无语,这怎么又扯到什么师父了?脑袋秀逗了吧他,再说了,他师父跟她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的师父还是她的父亲?真是搞笑。

繁华落尽,逍遥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繁华落尽 或 逍遥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目录预览:第1章挥之不去的寒意第2章突如其来的打击第3章体力不支第4章三年后第1章挥之不去的寒意徐锦溪捂着肚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妆容精致的脸上毫无血色,单薄的身体在此刻更显得摇摇欲坠,她抓住自己最后一丝理智,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再说一遍。”黑衣男子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不容反驳的说道:“对不起,夫人,少爷让我转交给你这份离婚协议,并要求你在三天内打掉孩子。”说着把手里的牛皮

  • 欢夜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欢夜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欢夜目录预览:第一章:装上摄像头第二章:女作家杀人第三章:断臂之恋第四章:挑拨的苗头第一章:装上摄像头每个人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癖好。我的癖好,是偷窥。我叫郑昆,今年三十四岁,老光棍一条,以前一直在南方工厂干电焊。半年前,接到老爸的电话,说大伯快不行了。大伯无儿无女,名下有栋五层小楼,去世前留了遗嘱,说要留给我。送走大伯后,我把小楼简单装修一下,对外出租起来。同时,为了满足我偷窥的欲望,我给每间出租屋里,以及走廊、电梯,都装上了针孔摄像头、窃听器。我很

  • 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目录预览:第1章:翻身做主第2章:荒岛求生第3章:争夺水源第4章:美人心第1章:翻身做主看着黎西两条雪白笔直的腿上那殷红的鲜血,我果断地把她的短裙掀开,映入眼帘的,是血脉喷张的一幕——黎西居然没有穿内裤,或许是她的内裤被海浪冲走了,也或许是,她本来就有这种嗜好。我没有心思猜测她的内裤到底是怎么丢的,当我看向那一片茂密的丛林时,第一反应是好奇,原来,女人的这个地方是长这个样子的。几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可是我的

  • 婚宠契约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宠契约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婚宠契约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卖身第二章婚前协议第三章契约婚姻第四章老色狼第一章卖身“病人的病情已经很难控制,必须尽快做手术,时间拖得越长,病人发生意外的可能性越大,手术成功率越小。”“手术费大致需要八十万,加上后面药物和复检大致总共需要一百万左右。”医生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梵小桡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双目空洞,机械的向病房走去。回到病房的时候,外婆身上的麻药劲还没过去,整个人还属于沉睡状态,她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外婆床边,双

  • 幽姐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幽姐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幽姐目录预览:第一章贝露丹迪第二章撕烂了幽姐的连衣裙第三章以后你就是我弟弟第四章宋念玉第一章贝露丹迪我是一名山村来的大学生,同时还有一份特殊的职业,面首,也就是被女人包养的男人。一提到面首,许多人首先会联想到小白脸,联想到四十多岁的大肚子富婆——一个光着身子的肥婆骑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游龙戏凤的画面,挺有刺激性的。不过,我的情况却例外,包养我的是一个二十九岁的绝美女老板,她是车模出身,特别性感,我一直喊她“幽姐。”幽姐名叫白幽儿,她认识我完全是一场偶然

  • 柳絮丝丝情话长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柳絮丝丝情话长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柳絮丝丝情话长目录预览:001新婚夜002厮混003奇热难耐004胡言乱语001新婚夜将军府。红鸾帐内,烛火摇曳。一袭大红喜服的司空心坐在榻边,红盖头下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期待和紧张。今夜,她终于嫁给爱了数年的拓跋杰大将军为妻……突然,门被人大力踢开,似有一阵风刮了过来,司徒心被一股大力攥着手腕,狠狠甩到了地上,痛得她惊呼一声,“啊!”“荡妇!竟敢给本将军下药!”一道清冷的怒声从头顶传来。盖头被甩落在地,她惊恐地抬眸看去,恰好对上男人那双阴

  • 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目录预览:第一章恬不知耻第二章误入卫生间第三章我养你第四章看什么第一章恬不知耻在五星级酒店内正在举行一场奢华无比的婚礼,流光十色的五彩幻灯,淡雅扑鼻的香槟玫瑰,悠扬婉转的音乐,各种配置都无不彰显着婚礼主人的高端身份,这是尊贵无比的市长女儿的婚礼。因为是市长的女儿所以就可以目空一切,哪怕是强抢了别人的男人也是理所应当的,甚至能够心平气和地说:“子婷,我和凯凯是真心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祝福,你一定要出席我们的订婚晚宴

  • 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目录预览:第1章那个男人第2章想要钱嘛第3章出头之路第4章学校异事第1章那个男人我是沈瑶,平时大家都喜欢叫我瑶瑶。从小我就长得漂亮,但可惜我不是白富美。而且家里特别穷,因为我爸有心脏病。这个病花钱非常多,我家就因此欠下了一大笔债务。见到这样的情况,那些借钱给我们的人开始担心我们一辈子都还不起钱,于是时常堵在家门口要债。母亲性格说好听一些是温婉,说难听一些是软弱,看见债主上门除了哭泣什么都不会做,只能任由那

  • 幸得相逢未爱时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幸得相逢未爱时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幸得相逢未爱时目录预览:001死而复生?002是他,又不是他003他没有同胞兄弟004他不是厉正南001死而复生?睡梦里,安晚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撕去了睡裤,压在身下狠狠索取。钻心的疼痛让她蓦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在自己身上横冲直撞的男人。“正南?”惊喜之余,她的心怦怦狂跳起来。这深邃的五官,幽深的眸子,刀刻般的俊脸,不是她的厉正南又是谁?只是……他三个月前已经去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梦!一定又是做梦了!这三个月来,她几乎夜夜难眠,好不容易

  • 青山不及你情深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青山不及你情深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青山不及你情深目录预览:001:新婚夜的痛002:宰了她003:妹夫004:红痣001:新婚夜的痛新婚夜。女人的腿突然被分开!桑柠赫然睁开双眼,“啊!”一声大叫,借着床头灯昏暗的灯光,她这才看清悬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根本不是自己丈夫,全身顿时冷汗直冒。桑柠面色惨白,她的丈夫正在熟睡,而她身上有个男人正压着她,做着羞耻的事情。更荒谬的事情是,压着他的男人,是她丈夫的哥哥。桑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她压着声音,生怕吵醒了一旁的丈夫,“孟铁城!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