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怀旧总裁的别样归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3:26: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怀旧总裁的别样归属

第一章 放纵的代价

华灯初上,繁华喧嚣的城市并未因为日落天黑而停住运转。版权haohaoyun.com相反,它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夜色弥漫”内,迷离暧昧的暗色系灯光打在一张瓷白忧伤的脸上,女子清丽的面庞和一身黑白相间的工作制服与酒吧的放纵颓废格格不入。

柳素曼坐在吧台上,看着酒保娴熟的晃动着瓶身调酒,她一杯接一杯的饮下那她从未曾饮下过的酸涩液体,似乎是想让胃中的酸涩掩盖住内心的酸涩。

这期间,不胜酒力的她到洗手间呕吐了一场,再次回到座位上,又喝了几杯,她有些意兴阑珊。

不满愤怒也发泄的差不多了,她该回家了,要是叫奶奶知道她来了这种地方,肯定会担心的疯掉的。

她一摇一晃的拐出酒吧,脚心发软头发晕,她不禁嘲笑自己,连鸡尾酒都能喝醉。

沿着路边走着S线,脚底一个踉跄,要不是突然出现的一双手臂,只怕她已经摔倒在地。推荐haohaoyun.com

“小姐,一个人要小心些。”身后传来一个谦和的男声,柳素曼转过身,想道个谢,可头晕让她视线开始不清,她抬手按揉着太阳穴,小脸儿难受的皱成一团。

“谢谢你。”舒缓了半天的她,懒散的对男子吐出三个字。

男人见她没有半分防范之心,得寸进尺的笑着装好心说:“不如我送你回家吧,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实在危险。”

柳素曼虽浑身软麻,但意识还算清醒,刚想拒绝,男子就扶着她,向路边招手,作势叫车。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推荐haohaoyun.com”她费力的说着话,挠痒痒般的推了几下,根本推不开男子逐渐收紧的手臂。

她虽然高挑但男人却高出了她两个头,况且她觉得身体越来越热,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转眼间她瞥到从酒吧出来的一对对男女,女人大都如她一样瘫软的依偎着身边的男人,而男人们正在对她们上下其手。

她恍然大悟的抓住最后一丝意识,奋力的推开男人。专注于叫车的男人没有防备,被她推出了几步远。

她那一推用尽了所有的气力,接着身体便是又热又软,好想立即躺在床上睡一觉。

男人粗鲁的一把拽过她,将她结结实实的按在怀里,这次她根本无力反抗了,本能的咬唇皱眉,以示反对。好好孕

就在她即将完全失去意识时,一个高挺的男子迎面走来。

“放开她。”简单的三个字,却是命令的口吻,似乎他是世人的主宰。

男人冷笑道:“你算老几啊!别挡了老子的好事!”

愈发昏迷的柳素曼听到说话声,觉得有救了,费力的挑开僵硬的眼睑,从喉咙深处发出求救。

“救命……”她虚弱的说道,不像是在呼救,更像梦中的呢喃。

细微的声音男子却听到了,尤其是距离的近了,他注意到她鼻梁左侧有一颗浅小的泪痣,这让他的心猛地一颤。

二十几年来,楚庄澜是第二次见到如此的泪痣。好好孕第一次是在八年前,那颗泪痣是在鼻梁的右侧。

那个人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上,也成为了他永远的痛。

楚庄澜迅速狠重的一拳砸在搂紧柳素曼的男人的脸上,男人一个后仰,放开怀里的女人,捂着流血的嘴角,吃惊的看着虽沉静、眸中却释放着怒火的男子,被他深褐色的鹰眸震慑住,居然忘记了还手。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楚庄澜低沉的怒斥从两片薄唇中发出,男人竟鬼使神差的害怕了。

“你……你等着!老子不会就此罢休的!”他不甘心的留下挑战,落荒而逃。

楚庄澜接过柳素曼,她已不省人事的依靠在他怀中。他拥着她柔若无骨的身体,低头看着她清秀的面容,那颗泪痣再次触击到了他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在他心底荡漾开温柔的涟漪。来自haohaoyun.com

好巧,她也有一颗泪痣。

将她抱到他停靠在路边的红色法拉利上,她无法说出家庭地址,他只好送她去酒店。

一路上,儿时的回忆在他脑海中如同过电影般的回放,他全然没有注意到躺在车后座上的女人的举动。

到了C市最好的酒店“帝都”后,他打开车后门,却惊讶的发现她不知何时将衣裳扯得凌乱不堪,墨黑的长发刚好遮盖住她若隐若现的玲珑身段。

他微皱着浓眉,简单的替她拢了拢衣服,抱着越渐滚烫的她乘上他的专用电梯,来到他专属的总统套房。

刚把她放到床上,她就不安分的扭动着燥热的身躯,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抓,粉唇微张,半眯着波光泛滥的秋水剪瞳,呼吸越来越急促。

阅花无数的楚庄澜立即反应过来,她被下了媚药!不做他想,一定是抱着她的那个男人干的!

他无奈的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想扶起她喝下,让她清醒清醒。

柳素曼却只觉全身似有火焰在乱窜,忽然有一双温润的手抓住她,他的温度刚好能够为她降温,她无尾熊一般的蹭上去。

触碰到她凝脂般的肌肤使男子的心又一颤,他预感到再如此下去,他会不能自己。

刚刚回国的楚庄澜本来与好友约好,去全市最豪华的酒吧“夜色弥漫”喝一杯的,结果停车时却看到了那一幕。

至于为何要救她,大概是因为她让他想起了儿时的女孩,那个让他至今都念念不忘的女孩。

眼下他毫不费力的推脱开她的纠缠,大步走向门口。对于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人,他不想让她以为他是趁人之危,留下她自生自灭吧。

“啊!”身后首先传来的是物体落地的/"嘭/"声,而后才是女人的尖叫声。

他回过头去,只见她由于想拉住他而跳下床趴在了地上,正在挣扎着起身。

“真是个笨女人!”他低低的咒骂了一声,心头划过的不忍促使他走回去扶起她。

她八爪鱼般的贴在他身上,嘴里嘟哝着:“好热啊!好难受!”

“我知道。”他冷冷的说了一句。

受药力的影响,她的体力和热情倍增,忽然按着他的身子一歪,双双倒在床上。

他的身体凉凉的,她挨着就觉得好受多了,忍不住大力的撕扯着他的衣裳,要汲取更多。

/"帮帮我……好热……/"柳素曼此时完全沉沦在身体最原始旋律的激荡下,矜持端庄全体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的双颊红彤彤的,媚眼如丝,丁香小舌不时的舔着干燥的玫瑰唇瓣,搂紧他的脖子扭动着曼妙的腰肢。

楚庄澜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哪抵挡的住女人的主动求欢,特别还是样貌气质不俗,与他思念的人相似的女人。

他再也忍不住,反客为主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好热……好难过……”

“马上就不热了。”

他高大伟岸的身躯罩住她的娇柔,低下头去亲吻她,为她“降温。”

当他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她虽然疼出了满脸的泪水,却抵不住体内狂热浪潮的翻涌,稍作停顿后,她便再次拱起腰肢向他索取,只是不停的想要更多。

而他更是惊异于她还是处子之身,动作也着实轻柔了不少,贴心的为她吻去泪水,等她渐渐适应了他才继续娴熟的律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满足后放开她,她早已疲累的昏睡过去。望着她长密的羽睫,粉红娇嫩的脸蛋儿,猫咪般的蜷缩在他的胸前,他决定破例一次,让她睡在他身边。

二十四岁的楚庄澜有过不少女人,但关系大都止于一夜,他不愿让她们在他身边过完整个夜晚,他更宁愿抱着那个寄托了他一半思念的手工玩偶睡到天明。

那也是他的秘密,不能被任何人发现的秘密。

但今夜,他想留下她。因为拥着他,他没来由的舒心,也许是她的身体太过美妙,所以他格外留恋吧!他为自己找了这样的说辞。

那一夜,好眠。

清晨的暖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射入屋内。床下,是散乱的男女衣裳,床上,是相拥酣睡的男女。

楚庄澜首先醒来,歪头看向一旁的女人,她背对着他枕着他的手臂,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裸露在外的雪白肩头上有深浅不匀的痕迹,像是点缀上去的娇艳梅花。

他微扬嘴角,八年来第一次没有抱着那个旧玩偶,而是抱着一个陌生的女人,他却睡得特别好。

嘴角的笑似是欣慰,似是自嘲。楚庄澜,你怎么对一个陌生女人有种莫名的亲切依赖感?难道仅仅是因为她与某人相似的容貌?他的心有些凌乱。

哦对了,他们是陌生人!他这样侵犯了她,她醒来后会怎样闹腾呢?楚庄澜在心中泛起了嘀咕,而女人此时就适时的醒了过来,让他知道她会怎样闹腾。

柳素曼意识苏醒,率先感觉到的是头疼欲裂。哎,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

习惯性的醒来后在枕头上蹭蹭,发觉枕头竟是有温度有肉感的,视线水平延展,看见的是一只健壮的手臂。

“啊!”她尖叫的坐起身,偏过头看见的是个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俊美男人。

“叫什么!昨晚还没叫够?”他收回手臂,靠坐在床头,不温不火的说道。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床上?”柳素曼惊慌的疑惑着,用惊恐的眼神打量着他,抓住被子紧紧的裹住胸前的春光。

“别遮了,我早就看遍了。还有,这不是你的床,是我的床。”楚庄澜一字一顿的宣布领土权。转头打开床头柜上的香烟盒子,点燃了一支Trinidad,自顾自的吸起来。

柳素曼一再的告诫自己要镇定,先弄清楚情况。她迅速的环视四周,富丽堂皇的套房和纯白色的床具让她明白这是酒店。再看躺在地上的乱七八糟的衣服还有自己被子下的躶体,加上酸麻的下身,她知道她失身了。

第二章 找好友倾诉

最后再看夺走她清白的人,赤裸着上身使他健美的胸膛和标准的八块腹肌显露无疑,他的皮肤极好,细腻的小麦色,比很多女人的皮肤都要好,一张妖孽的脸正对着她,性感的薄唇不时的吞云吐雾,奇怪的是他居然有一双褐色的眼睛。

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美型男呢!尽管失身了,但总比失给那个大腹便便满脸泛油的老板强。

“你看够了没有?”楚庄澜半眯着眼,对着她喷出一朵烟云,淡淡的问道。

柳素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花痴病犯了!明明吃亏的自己,怎么感觉好像他吃了亏一样。

“你……你怎么可以侵犯我!你……你是变态!”她没底气的咒骂,都怪她喝醉了,否则也不会被占了便宜,她宝贝了23年的清白啊!

“你被人下了药,要不是我好心救了你,只怕你现在不止失身,有可能已经被先奸后杀了。”他扬着头,一副救世主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

“你……你胡说!”完了,她真的被人算计了吗?为何她一点儿都记不起来呢!

“信不信由你,我还犯不上占你这种女人的便宜!”楚庄澜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

她有那么差劲吗?柳素曼气的发疯,正想着如何回击他,鸭子叫了起来,是她的手机响了。

她彻夜未归,奶奶一定很着急!这样想着,她忙下床去翻找手机,还不忘裹着被子。

楚庄澜被她毫无意义的防范逗笑了,但脸上仍旧是冰冷的,他已经习惯了保持一个表情,笑或哭都在心里。他也好多年没真正的笑过哭过了吧。

柳素曼找到手机,果然是奶奶,她急忙接起。

“奶奶。”

“曼儿啊,佳佳说你加班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我在你公司楼下呢,你出来取一下早餐。”

“啊!我……奶奶,我……我不在公司,我出去吃早饭了……你快回去吧!”

“这样啊,那我回去了,你要记得按时吃饭,不要太累,还有记得以后不回家要打电话给我。”

“知道了奶奶,您放心吧,您自己也要小心。”

柳素曼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刚刚真是吓死她了,要是让奶奶知道她和陌生男人一夜情了,会不会被气死啊!

昨天好友佳佳叫她出去K歌,她因拒绝老板的色情要求刚刚失业,心情不好又不想扫了佳佳的兴,于是便说要加班。

加什么班啊,班都没得上了!

“你说谎的能力还挺强的。”楚庄澜一直盯着她,似夸似讽的来了一句。

“不关你事!”她不客气的吼了一句。

想起日渐衰老的奶奶,她既心疼又心烦,没有钱怎么养活自己和奶奶。

失身又失业,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了吗?气呼呼的捡起衣服转身进了浴室梳洗。

楚庄澜有些诧异,她没哭也不算闹,一般的女孩子都应该是一哭二闹三要赔偿的吧!他怀疑她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等她穿戴好走出来,他也正在穿衣服。她斜眼瞥了他几眼,他下身是浅灰色的西装裤,上身是白衬衫,且最上头的三颗扣子敞开着,魅惑至极。

看他衣物的面料和剪裁,也算见过市面的柳素曼知道一定价格不菲,还有他刚刚吸的香烟,一支就顶了她一年的薪水,还有这豪华的套房……

不得不说,这是个高大英俊多金的钻石王老五,是很多女孩子求而不得的。但要是以这种方式认识,她宁愿他们不认识。

“我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希望出了这个门我们就当不认识。”柳素曼是认栽了,反正已经够倒霉的了。她不想将事情闹大,最好除了当事人无人知晓。

楚庄澜忽然有种被她抛弃的感觉。

“你不要赔偿吗?”他好奇的问道。

“要!”她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他冷笑,看来所有女人都一个样。他刚要伸手掏支票单填写,她再次说的话却震惊了他。

“我要我的清白,你能还吗?不能还就别装上帝学菩萨!以后有你的地方没我,有我的地方没你!”

她狠狠的甩下这么一番话转身就走,到门口时,又回头没好气的喊了一句:“永别!”

从来没有人敢和楚家大少爷,楚氏财团的首席总裁大声说话,更别说是怒吼了。

她是第一个,也一定是最后一个。

楚庄澜站在原地定定的望着被染了一簇娇红的床单,不可思议加若有所思了半天,很久以后,他才吐出这么一句。

“还真是个笨女人!”他白给的钱她都不要,他本来还想填个六位数呢,她是干净的,而且也的确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快乐,她是值得那个数字的。但现在都省下了。

手机响了,楚庄澜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的Edward,这才想起昨晚的爽约。

“Leslie,你死到哪里去了?”电话那端毫不客气的吼道。

看来楚少爷失算了,她既不是第一个对他喊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因为他忘记还有郎森那个家伙了。

“昨晚出了点儿小事,你不用这么小气吧。”

“老子现在很不爽!要不是你不来,我怎么会这么不爽!”

“那你就不爽着吧。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

“有事求我了是不?先说怎么补偿我!”

“欧米伽那款让你不爽了很久的手表,送你了。”

“这还差不多。”电话那头口气是相当的满足,那是全球限量版,仅发行了10块。二人同时看中,结果被楚庄澜首先拍下,他扑了个空。

“查什么人?”接人钱财就要替人办事啊!

楚庄澜交待完事情没多久,手机又响了。

他接起,口气是鲜有的温婉。

“林叔……恩恩,我知道了……好……我今天一定回去……嗯。”

来电的是他爷爷楚锋几十年的助理,也是楚家的管家。楚氏财团的创始人就是楚锋,现在轮到他这个唯一的孙子接班。他最佩服最尊重的就是他的爷爷,所以连带着对林叔也很敬重。

林叔说爷爷叫他回家去吃饭,一想到要见到他的父亲,他就有些不情愿。

母亲的死,是他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柳素曼回到她和奶奶破旧的家,沮丧的要命,失业又失身,这个年头没有钱该怎么活啊!

奶奶见她失魂落魄的回家,以为是加班累的,也没多想。

“回来啦,和你们老板说说,少加班,女孩子熬夜对身体不好。”

“我知道了,我进屋去休息一下,您不用叫我,老板给了假。”她有气无力的说着。

她不能将失业的事告诉奶奶,她不想让奶奶再为她操心。

“先洗把脸吧。”奶奶说完转身给她兑好了温水,还准备好了毛巾。

自小到大,奶奶都对她宠爱有加,即便是在父亲刚刚去世,母亲刚刚失踪时,她也宁愿自己吃苦,都不会苦了她们姐妹两个。

想起姐姐,她不禁倒有些羡慕了,天堂一定比人间好很多的吧!

简单的抹了一把脸,给慈爱的奶奶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单薄瘦弱的身体却硌疼了柳素曼的心。

“奶奶,我爱你。”

“奶奶也爱你,去歇着吧!”

“嗯。”

她回到房间,重重的将自己扔到床上。脑海中回想的却是今晨那尴尬的一幕。

她就这样的将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她还有什么脸面对以后的老公啊!要是佳佳知道保守的她竟然有了一夜情,该怎么说她?

烦躁的翻身,却瞥见床头小方桌上那张泛黄的照片,情不自禁的拿过来放到眼前端详。

十七岁的她笑靥如花,那时的爱情真美好,没有任何负担忧虑,只要喜欢就可以奋不顾身的在一起。

可就是这样的爱情,在他不告而别后无疾而终了。她是不是本就不该轻易相信爱情的?

他告诉过她无论如何都要笑,他说她笑的样子最美,他说他要让她笑一辈子。

时至今日,也许只有她一个人还记得那些被称做诺言的谎言。

她的确做到了,她的脸上从来不缺少笑容,即使是帮奶奶摆地摊时被城管追的满街跑时,即使是付不起房租和奶奶住在冷风嗖嗖的天桥下时,即使是一天三餐都啃馒头喝白水时,她都能笑出声。因为奶奶也告诉她,要坚强,要笑对苦难。

也许能让她笑一辈子的人只有她自己,她能靠的人也只有自己。

猛然起身,深深呼吸一口气,她要振作起来找工作养家,她是柳素曼,是不会被打倒的。

下午6点整,甜蜜蜜冷饮店。

“什么?你失业了,还失……”周佳佳不可思议的瞪圆了眼睛问道。

“嘘!你小声点儿,我都没你那么激动!”柳素曼咬着吸管有些难为情。

“对方是什么人啊?长得好不好看?有没有钱?你们有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周佳佳狗仔的潜质立即如火山喷涌般爆发。

“喂!你要不要这么八卦,我们又不是相亲,我什么都不知道!”柳素曼在心中呼喊,这就是误交损友的代价啊!关心的不是她,而是这些有的没的。

“可不,相亲的也不见得第一天就……嗯哼,你懂得哈,那你现在怎么办啊?奶奶知道吗?”

“我哪敢让她知道啊!当务之急是找到工作,否则我们就要喝西北风了。”

怀旧总裁的别样归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怀旧总裁的别样归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烧尸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烧尸人在线阅读书名:烧尸人目录预览:第1章当焚尸匠,月入过万不是梦第2章第一次烧尸第1章当焚尸匠,月入过万不是梦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逃脱不掉的宿命;生是父母孕育,老是儿女养;病则有医生治,而死,却就是只剩下了一具遗体,管你生前如何叱咤风云或是风华绝代,最后都只能变成一撮带着油香的骨灰。我叫周凌峰,在当地的一家火葬场上班,二十三岁的生日刚过没多久的我,却是已经在那火葬场里当了五年的火化师;火化师是民政局那边给我们的官方岗位名称,而在暗地里,更多的人则是会直接叫我们作臭焚尸匠。十八岁那年,嗜

  • 别说没爱过在线阅读

    原标题:别说没爱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别说没爱过目录预览:第1章为了钱,什么都做第2章你就这么贱第1章为了钱,什么都做程欢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期待了十年的婚礼,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场葬礼。撕拉!眼底的震惊还没来的及收起,婚纱撕碎的声音响彻灵堂,紧接着,有人大力揪着她的头发,狠狠地往抵上撞去。砰!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她的眼,更染红了视线里那个冰冷无情的男人。下一秒,一件用黑笔加大加粗写着“贱人”两字的孝服已经扔到了她面前,字迹尖利地像是要将她钉在原地。“穿上。”“越言,你别太过分...”程欢头疼欲裂,双眼通

  • 一枕旧梦入相思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枕旧梦入相思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一枕旧梦入相思目录预览:第1章你这么贱第2章他身下的玩物第1章你这么贱“说,兵符在哪里?”慕容询狠狠揪起纳兰烟额前的碎发,露出她饱满白皙的额头。一缕发丝飘落,带起点点的血意,纳兰烟头皮发麻,痛得全身都是冷汗,迎上慕容询深冷的目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我……我不知道……”“朕再问你一次,兵符到底在哪里?”慕容询指尖漫不经心的拂过纳兰烟柔嫩的肌肤,唇角全都是冷笑。“皇上,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纳兰烟挣扎了一下,想要避开慕容询的手指,可她动不了,她双手双

  • 爱你的心,空空如也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你的心,空空如也在线阅读书名:爱你的心,空空如也目录预览:第1章最不要脸的贱女人第2章切腹切肝第1章最不要脸的贱女人“医生,宝宝怎么样?”骆悠的目光落在B超的显示屏上,这两天小东西在她的肚子里闹腾的厉害。“宝宝很正常,也很健康,再过三个月就要生了。”“嗯嗯,太好了,谢谢医生。”骆悠继续激动的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小东西,那是她的孩子,结婚三年,她已经流产了五次了,这一次,终于快要生下自己的孩子了。想想,就特别的期待。“既然健康,那就生吧。”B超室的门突然间打开,龙沐展徐徐走了进来,淡漠的看着

  • 凤回巢:收服王爷三十六计在线阅读

    原标题:凤回巢:收服王爷三十六计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凤回巢:收服王爷三十六计目录预览:第1章双姝并嫁第2章王妃身体不适第1章双姝并嫁墨朝,京城一道圣旨,双姝出嫁;十里红妆,花落皇家。气氛恢宏的六王府,坐落在京城里最繁华的玄武大街上,作为墨皇最宠爱的皇子,六王爷在墨朝的地位,可想而知。此时六王府里张灯结彩,喜庆热闹无比。宾客络绎不绝,礼官则是高唱着宾客们的厚礼。一切都奇乐无比,无不彰显着六王府里活络的气氛。在六王府的后院,特意辟出来的新房里,此时却是无比的安静,跟前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爷来了,”

  • 贴身战龙在线阅读

    原标题:贴身战龙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贴身战龙目录预览:第1章怒虎归来第2章穿脸第1章怒虎归来小安河缓缓流淌,滋润着云水市这座四线城市。祖辈们沿河而居,于是穿越城区这段的两岸,自然也就成了人烟稠密的老城区。河上一座映月桥,桥头上站着一个中等胖瘦的高个儿男人。一条灰色的裤子搭配一双卡其色翻皮厚底儿牛皮鞋,上身是一件淡灰色的衬衫,挽起袖子露出了筋肉虬结的精壮小臂,极具力量感。双目如虎精芒外射,脸庞轮廓刚毅分明,一身彪悍英武之气。他叫赵玄机,故宅就在桥对面,数年不曾回来。不过此时却毫无归家的喜悦,反倒被泪

  • 正道潜龙在线阅读

    原标题:正道潜龙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正道潜龙目录预览:序章最后一条传呼第一章那年寒冬是归期序章最后一条传呼腊月寒冬,冷风呼啸。东北H市,南岗市场边上的公用电话厅内,一名穿着皮夹克,梳着贴头皮短发的青年,左手插进裤兜内把玩着仿五四式手枪,右手拿着冰凉的铁壳电话,双眼不停向四周张望,静静听着电话内的忙音。“喂?”几秒钟过后,一个中年的声音在电话听筒内泛起。“是我。”青年听到电话接通,双眼再次向四周扫了一圈后补充道:“今晚十点干活儿,我和大老王他们来的,一共七个人,五把枪。”“按照老方法办,我们抓捕的时

  • 盛少,情深不晚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少,情深不晚在线阅读书名:盛少,情深不晚目录预览:第001章生孩子第002章谁坏劳资的好事第001章生孩子环境清幽的高档会员制餐厅,菜品精致,价格不菲。周沫和好朋友欧灿灿坐在桌旁吃东西,面对门口坐着的欧灿灿低低的叫了一声,“快看,曲清雨啊,这也太辣眼睛了,他们要不要这么般配啊!”周沫好奇的抬起头,看见一对耀眼的俊男美女。男人有着线条硬朗的脸,眉宇间的冷峻和咄咄的眼神轻易让人忽略他那张脸的英俊,而他又高大挺拔,衣着考究,看起来更加气势逼人。女人也是高挑婀娜,米色的长裙,微微弯曲的长发披散

  • 花豹突击队在线阅读

    原标题:花豹突击队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花豹突击队目录预览:第一章山中军人第二章出山第一章山中军人山中的早秋格外的冷。天还不曾亮出轮廓,东方的天际雾影中微微现出一丝曙光,莽莽大山的山野草际间不断传出秋虫密集如雨的鸣声。随着渐渐亮起的曙光,一弯残月已下林梢,山林间渐渐响起清脆的鸟鸣声。突然,两个小黑影从山谷旁的峭壁上流星般的急速扑下,一只身上布满黄黑条纹、猫般大小的小花豹和一个年仅十四、五岁、满脸稚气的小男孩迎面扑来,小男孩身上挂着一把特制的小弓箭,腰中别着一把山区特有的小弯刀。“好”,随着一声苍劲的

  • 全才相师在线阅读

    原标题:全才相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全才相师目录预览:第001章两千岁第002章怀上了男孩儿第001章两千岁秽乱后廷,杖毙!乱棍齐下,一名英俊的年轻人,带着极度的不甘,蜷缩在阴冷大牢里,闭上了眼睛。“法于阴阳,合于术数,大道玄机,千古不移。师父,您算我应有两千寿元,我不该死啊!”年轻人最后的低吟,没人听见。……“还敢装死,打,使劲打!我不喊停,都不许停下!”半晌后,一名女子的叫嚣声传来,年轻人苦笑一声,到了地府依然在受罪,只不过换了名女狱卒。挨打的人叫周轩,后汉时期魏国大术士管辂的关门弟子,平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