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书名:天涯何处无芳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3 4:12: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天涯何处无芳草

第9章 :被强了!!!
  迅速的穿好衣服起身,苏羽转身对着赵雯说道:“赵姐,你把门反锁了,我去应付这个大喇叭。原文haohaoyun.com 别担心,你那病没事儿,药方我写好了就给你送去!”

    说完,苏羽快步向着门外走去,他可不想村长媳妇那个大喇叭看到屋里的这一幕。要是让她看到了的话,别说下次没机会了,恐怕赵雯立马就得羞的从这个村里离开了。

    “翠花婶子,这大下午的,找我啥事儿啊?”苏羽懒洋洋的走到院子里,对着已经走进院子的村长媳妇说道。

    “你小子有口福了!不知道那老东西发啥疯,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买了不少肉和酒回来。这不,让我过来叫你上家里吃饭呢!”村长媳妇翠花说道。

    “哦,翠花婶子,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给我赵叔说一声,我马上就去。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想着赵雯还在屋里呢,苏羽赶紧应声,让这个大喇叭赶紧走。

    “没事儿,我和你一起回去。要不那老东西还以为我没叫你呢!”看了眼苏羽屋里拉上的窗帘,李翠花眼里带着八卦,像是猜到啥了一样,“这大下午的,你拉个窗帘作甚?”

    “这不中午给村头小学的周老师刚看完病,回来累的,就躺炕上睡了会儿。太阳晒的,就把窗帘拉上了呗。”苏羽滴水不漏地回答着。

    不过心里却是在咒骂,“他娘的,这个老娘们眼珠子还真毒!”

    “哟?就你小子还能看病?吹吧你就!那你也给婶子看看,我有啥病没?”苏羽能看病的事儿,赵二黑并没有给这个老娘们说,所以他也就不知道,这才满脸不信地说道。

    瞟了她一眼,苏羽没安好心地说道:“你啊?你没啥大毛病,就是那活儿水太少,跟个盐碱地似的,每次都疼。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滚滚滚!你个小混球,尽拿老娘开荤腥!当心老娘夹死你!”这一针扎在羞人处,李翠花当下有些挂不住了,“我先往回走,你后头跟上!”

    “老娘们,我还治不了你了?”眼见李翠花脸上挂不住的往外走去,苏羽得意的一笑。

    “那行,翠花婶子,那你先往回走,我去穿件像样的衣裳,一会儿给我爷爷上个坟去。”

    看着李翠花走远了,苏羽这才转身赶紧进了屋里。这会儿赵雯已经把衣服穿好了,心慌的坐在炕沿上不知所措呢。

    “那老娘们走了,别担心了。那啥,你别担心,那病不用开刀,晚些个我开好药方给你送去,抓几副中药吃就上半个月就不碍事儿了。”

    随手抓了件衣服,苏羽转身说道:“这会儿先别出去,万一被那老娘们发现了就不好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说完,苏羽生怕那老娘们再杀个回马枪,赶紧推门出去了。只留下赵雯一个人,坐在炕沿上发呆。

    这会儿她的心里,那可真是各种心思都有,纠结的很。刚刚她差一点就背叛了那个当兵的男人,这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守妇道了。但即便是这会儿,那片好不容易出水的盐碱地还水汪汪的,那股渴望的感觉还没退下去呢。

    说实话,对这个男人,其实她是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对方差不多也一样。两个人完全是两家大人一手包办的婚姻,就拍照片的那天见了一回,然后就是结婚当天了,结婚后没到一星期这男人就被派去出国了。来自haohaoyun.com

    这两年多了,总共也没打上十个电话,每次都是连一分钟的话都说不上。完全就是那种凑合过日子,没啥真感情的婚姻。

    思索了好久,赵雯倒是也没啥愧疚的感觉了。连个女人最基本的需要都不能满足,算什么男人。既然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当我不存在,那我也就当你不存在吧!

    “明天我要回镇上开会,晚上十点,等你。”

    留下这么一张字条,过了一会儿,把房门锁好,赵雯这才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苏羽的三面红的破砖房。

    “苏羽啊,你小子总算是来了。好好孕让你来吃个饭还得你婶子去请。来,快坐吧,尝尝你赵叔的手艺!”看着苏羽进门,村长赵二黑系着围裙,像个大厨一样站在门口笑着说道。

    赵二黑家的院子,那不是一般的大,差不多得有三亩地,齐齐的一大排楼板房。

    院里剩下的地方,养点鸭了大鹅啥的,当中直接就弄了个果园,临近院子边还栽了一大排的葡萄树,这大夏天的,早熟的葡萄已经上来了,一串一串绿绿的,紫紫的看着着实让人流口水。

    顺手摘了一大串葡萄,苏羽一边吃一边进屋,“我说赵叔,你今儿做菜又忘记放盐了吧?”

    “他娘的,你小子是狗鼻子啊!老子今天放盐了!”笑骂一声,赵二黑赶紧进了厨房,偷偷的把盛好的菜倒进锅里,撒了一把盐搅和搅和,这才再端了出来。
第10章 :强龙难压地头蛇
看着赵二黑把菜端出来,苏羽吃着葡萄,一点也没客气的说道:“跑进去放盐了吧?您说您这手艺也挺好的,放在城里那绝对是个大厨,咋就老是忘记放盐呢?”

    “你小子的嘴,还真他娘的毒!在整个小溪村,都是别人天天请着我吃饭,这倒好,老子做好了饭请着你来吃,还落不下个好。”赵二黑笑骂着说道。

    在他眼里,苏羽这个后生,就和他自己家的孩子差不多,一直以来对这个没爹没娘的娃儿也是挺照顾的,所以也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而苏羽,也是把赵二黑真的当自家长辈的,所以说话啥的,从来也不跟他客气,那嘴是要多毒就有多毒。

    “那是你手艺没到家,怨不着我。我这是指导你进步呢,虚心点学着,要不改明儿你这村长当不下去了,去开个馆子准倒灶!”一边吐着葡萄籽儿,苏羽一边叨叨着。

    这话,赵二黑硬听了不下一百遍了,早已经习惯了,所以就当没听到一样,“我说小子,你接下来有啥打算?这老苏头给你规定的两年守孝期没几个月也就到了。”

    将手里吃剩的葡萄往桌子上一方,一点也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夹起块肉放在嘴里,苏羽懒洋洋的说道:“啥打算?没啥打算,出去打工呗。总不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混吃等死吧。”

    “那想好去哪儿打工了没?”吃着肉,赵二黑问道。

    “还没想好,哪儿挣钱多走哪儿,哪儿姑娘多走哪儿呗!”

    这话是听得厨房里的李翠花一阵乐呵,心想,这小子他娘的真是个小色皮。至于赵二黑,则是没多想啥,毕竟都是男人嘛,爱个姑娘再正常不过了。尤其这没结婚的,说不定还能多睡上几个姑娘呢!

    哪儿像他啊,就守着一个腰比水桶粗的大饼脸老娘们,哪儿都走不了,这辈子还没尝过别的女人啥味儿呢。

    “年轻就是好啊!说的没错,这回出去,一定要找个漂亮媳妇,给你爹把香火续上。”其实赵二黑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能在年轻点,那该有多好!一定要出去睡他十了八个女人去!

    “虽然我也没见过我那死鬼老爹长啥样,不过这漂亮媳妇是一定要找的!而且要多找几个!一个洗衣服,一个做饭,一个揉脚,一个捶背的!”

    “你小子还真是牛啊!这高中上到狗肚子了哈哈,咱国家的法律,那是一夫一妻制,只能找一个媳妇的。”赵二黑一边给苏羽把酒倒上,一边笑着说道。

    端起口52度的老白干直接干掉,苏羽笑着说道:“那就不结婚呗,先找几个玩玩!”

    说完便是端起酒杯又干了一回,埋头吃了起来。

    赵二黑也知道,苏羽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想当年,他爹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秀才,长的文质彬彬的,在村里小学当老师。

    后来找了个城里的媳妇,当时可把村里的人羡慕坏了,可是好紧不长,一次上山砍柴,苏羽他爹一不小心给掉山沟里了,直接摔死了。没过多久,他娘也扔下他离开这个小山村了。

    所以对于结婚这种东西,或者说要和另一个女人组成一个家这种事儿,苏羽是打心底里抵触的。

    “对了,要不这样吧,过几个月你二哥从城里回来,不行到时候让他给工头说说,你也到那个建筑工地去干活算了。”看着苏羽若有所思的样子,赵二黑岔开话题说道。

    “哪个二哥?你是说二愣子啊,就你那个小时候被我打的满地打转转的鼻涕虫。还真没想到,二愣子这会儿还当上工头了,一点都不像个鼻涕虫了嘛!”

    这让赵二黑是满头黑线,二愣子可是他儿子啊。这小子当着别人老子说把人打的满地打转转,还真他娘的牛!

    不过这倒也是事实,二愣子叫做赵雷,虽然比苏羽大四岁,但从小就比较瘦弱,哪能是天天让老苏头敲打的苏羽的对手呢?

    小时候可真是没少被苏羽收拾,每次都打的鼻青脸肿的哭着回家的。不过这二年多在外面打工,倒是越来越壮实了。

    但要说在这村里苏羽和谁关系最好,那还真就是二愣子!这俩小子,从小到大,基本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越长越大,这感情也就越来越像亲兄弟了。

    “去了能当工头不?要是去了能当工头,使唤别人干活,那我就去!”

    听着苏羽这话,赵二黑噗的一下笑了,嘴里的酒差点没呛到嗓子眼儿去,“咳咳……你小子还真能想!建筑公司又不是他开的,你哪能去了就当上工头呢!这咋说也得干上一年,看人老板能看得上你人不。看上了,说不定就给你个工头当当了!”

    “哦,那就算了,等二愣子啥时候当老板了,我再去找他!”
第11章:我啥也没看到
  一看这也是个走一步看一步的主儿,况且他也知道苏羽从来都不是个没主见的人,所以赵二黑也就没再说啥。 俩人也就一边碰杯一边吃饭了。

    这一吃就吃到了天黑了,酒足饭饱了,苏羽这才想起来,今儿还有正事没办呢。顺手把赵二黑那会儿给的中华烟往口袋一装,拎起桌子边的老白干,就往村东边的坟地走去。

    “老家伙,我来看你了!今儿请你喝酒!”跪在爷爷的坟前磕了几个响头,苏羽拿起手中的老白干有些微醉的说道。

    把整瓶老白干往墓碑前一浇,苏羽歪着身子靠在爷爷的墓碑前,聊天似的絮絮叨叨地说道:“老家伙,我告诉你啊,今儿我十八了!我十八了!以后不用你养活了,我来养活你!可是你个老东西,为啥不多活几年啊!”

    今天,是苏羽十八岁的生日,是他成年的时候。往年,老头子在的时候,家里虽然不是特别富裕,但过生日的时候总是会给他热热闹闹的过上一回,买个新衣裳啥的。

    可是自从老头子去世后,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别说生日,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教我的那些功夫,我已经练到第四层了,比你还高!今儿起,我也能动女人了,而且以后绝对比你个老东西动的多!怎么样,羡慕吧?羡慕你倒是起来啊,你倒是别死啊!”

    一个人的生日,一个人的成年日,加上下午吃饭时不经意间想起了他那惨死的老爹和那狠心的老娘,苏羽心里就更难受了,更是思念唯一的爷爷了。

    想着自己好不容易长大了,能孝顺爷爷了,可是爷爷却离自己而去了,即便是再坚强的他,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哭了起来。

    “你说你个老东西!不好好的活着干啥啊!我白吃了你那么多年的闲饭,你倒是起来啊!起来也赖着我啊!让我给你再洗洗脚,让我给你再捶捶背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想到爷爷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自己拉扯长大,好不容易自己能孝顺他了,可是老头子却是撒手离开了,即便是再坚强的人,也无法不流泪,无法不思念……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哭累了,也或许是酒劲儿上来了,苏羽噗通一下倒在了墓碑前,呼呼大睡了起来。而且睡的十分安心,就好像小时候躺在爷爷腿上那样……

    山里没有狼,也没有啥伤人的畜生,老头子教给他的功夫,也在身体里流动着刚烈的真气,使得阴寒邪气无法侵入体内,所以这一晚上,苏羽睡的十分安心……

    第二天晌午,一阵马达声响起,村西头的北湖边,一艘小型游艇开了过来。

    “哟?这是哪个有眼色的乡巴佬,知道老子要来这北湖玩,特意给老子准备好了鱼竿鱼饵啊!”看着岸边上横放着个鱼竿和网兜之类的简易渔具,游艇上的一个长毛年轻人大笑着说道。

    “六子,把游艇停边上,咱哥几个也来钓个鱼耍耍!”对着游艇上其余三人说着,长毛一个脚踩在游艇边上,准备往岸上跳呢。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举动,马上就要给自己带来灾难了。这套渔具,在整个小溪村,乃至附近的几个村里根本没人敢动,因为这是小霸王苏羽的。

    这里是苏羽和苏老头专属的钓鱼点儿,鱼竿也是苏老头亲手给做的,有着苏羽太多的回忆。因为前两天苏羽有急事儿,这才没有往回家拿鱼竿。所以,谁打这鱼竿的主意,那指定是要挨打的!

    游艇往边上一停,那长毛噌的一下就跳上了岸,伸手抓起鱼竿,装模作样的往岸边一站,嗖的一下把鱼线鱼漂向着水面甩去!

    “给老子把鱼竿放下!”

    恰好此时,苏羽刚刚从坟头那儿爬起来,想起鱼竿还没拿回家,就往岸边走。这刚走到这儿,就看着一个长毛拿着自己的鱼竿,当下是气愤的大喝一声。

    “哟?哪儿来的乡下小子,哪儿孩子多哪儿玩泥巴去,别在这儿打扰刘少钓鱼!”长毛身后的一个黄毛青年嚣张的说道。

    “玩你妈!我最后说一遍,把老子的鱼竿放下!”看也没看那有些江湖气的黄毛,苏羽盯着长毛说道。

    “你他妈还来劲了是不?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凯子,六子,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乡巴佬!”站起身来,将鱼竿往地上一扔,长毛青年冷声吼道。
第12章:抽死你丫的
  如果乖乖的把鱼竿放下的话,或许苏羽还不至于和这几个城里来的孙子计较,但现在,承载着昔日记忆的鱼竿被摔,绝对是不死不休了!今儿不把这几个孙子拆零了,他就不是小霸王苏羽了!

    眼中带着怒火,只见苏羽脚下猛地一蹬,嗖的一下就冲向了长毛青年,在其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个大耳光子啪的一声就扇了过去!

    “你他娘的说谁乡巴佬呢?有种再说一遍?!”

    “啪!”

    又是一个耳光子甩了过去,直接把长毛给打懵了。

    这下可把黄毛惹火了,顿时一个箭步向前,挥着拳头就冲了过来,“妈的!你个乡巴佬,竟敢打刘少!老子今天废了你!”

    剩下的两个人,也赶紧冲到游艇上拿了棍子,直接冲了过来。

    “刘少?哪门子的少爷,哪家的少爷?!老子打的就是你!”看着被摔在地上的鱼竿,苏羽二话不说,又是几个耳光子扇了过去,直接把长毛扇成了猪头,扑通一头戳在了地上。

    然后转身一拳打出,一点余地也没留,直接把个黄毛一拳打到湖里去了!

    这一拳,看的后面那个短发男和胖子,直接呆掉了,手里拎着棍子,也不知是冲上来还是不冲上来的好,只能隔着老远打嘴仗了。

    “你个兔崽子,居然敢动手打刘少!你知道他爸是谁不,明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拿着棍子,胖子嚣张的吼道。

    “老子管球他爸是哪只长毛王八呢!跟老子有求的关系!吃不了兜着走?老子今天正好没吃饭,来来来,兜着走个试试?”

    本来昨晚的生日就很凄凉,很想念老头子,这今天老头子亲手做的鱼竿就被人给摔地上了,苏羽不火才怪!

    “你个小畜生,刘少他爸是刘富川,你再敢动一下,让你蹲大狱去!”喝了好多水,好不容易才从湖里冒出头,黄毛立刻嚣张的喊道。

    “老子管球他驴富川猪富川呢,动了老子的东西,就该打!”说着,苏羽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刚刚艰难的爬起身来的刘少脸上,把这货一个巴掌打的转了好几圈!

    看着自己的老大又挨打了,胖子和短发男知道不打是不行了,大吼一声壮胆,举着棍子一顿乱甩的冲着苏羽就冲了过来!

    “啊!!!”

    “啊你妈!给老子滚!”

    听着那怂人壮胆,苏羽直接一巴掌扇在那胖子的脸上,然后顺手将其胳膊往过一抓,顺势往下一拉。

    也不知手上怎么变换了一下,直接就把胖子的胳膊给拆了!至于那短发男则是刚冲到身前也被苏羽一把抓住,直接拆了胳膊!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折了折了,他妈的折了!”

    “疼死了,啊!”

    直到这两人被拆了胳膊哭爹喊娘的跌坐在地上,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这才从那一巴掌转圈中停了下来。

    跌跌撞撞的扶在湖边的柳树上,使劲的摇着头,怒火中烧的吼道:“你妈个b!你个畜生居然敢打老子!你等着,给老子等着!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你妈比的挨打还没挨够是不?给老子滚!”冷声怒吼着,苏羽抬手又是两巴掌扇了过去!

    “啪!啪!”

    这第二巴掌,直接把长毛扇飞到湖里了!

    “砰砰!”又是两脚,刚才被拆了胳膊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胖子和短发男,也是直接被踢到了湖里!

    老头子说过一句话,男人就是要血性,谁惹你了,就该教训!但这打人,也是有方法的,打了他,还得让人看不出来,验不出伤!

    这对身为中医的苏羽来说,根本没有一点难度。

    所以在踢这两个人下湖的时候,苏羽已经暗中将两人的胳膊给震了回去,方才的脱臼,其实已经接上了。不过估计那胳膊想要动,估计至少也得半个月后了!

    说起来,那黄毛,估计是最可怜的了。刚才从水里冒了个头,嚣张的喊了一句,转眼就见胖子嗖的一声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直接砸在这货头上,又把他给砸水里去了!

    好一阵子,这几个倒霉蛋才从水里爬了上来,快速的推着那个被叫做刘少的上了游艇,生怕再挨打,赶紧开着游艇往北湖中心跑了。

    等游艇跑的离岸边很远很远了,那个被打成猪头的刘少这才再次嚣张了起来。

    “小王八蛋!给老子等着!老子弄死你!”

    没有说话,苏羽直接抬起一脚,将地上的一条死鱼一脚踢出,不偏不倚,砰地一声正好砸在了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的脑门上!
第13章 :那一抹风光
  这尼玛要是扔石头那还了得?非得把人砸死不可!大惊之下,几个龟孙子片刻都不敢停留,油门加到底,驾着快艇逃了,片刻之后连个影儿都没了。 ()

    “草泥马,几个王八蛋,老子管你是啥狗屁的少爷,敢动老子的东西,来一次打你一次!”将地上的鱼竿拾起,仔细地擦拭着上面的灰尘,苏羽愤愤地骂道。

    就在苏羽重新坐在岸边不知是钓鱼还是回忆的时候,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过来似的。

    与此同时,树林里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女人声音:“苏秀才……你在吗?”

    听那大气不敢出的样子,估计是偷偷摸摸来的,怕被别人发现似的。

    “秀儿姐?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秀儿,因为她已经纠缠了苏羽三四个月了,这声音苏羽也听了三四个月了,所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整个小溪村,苏羽经常会去的地方,估计秀儿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偷偷摸摸的来找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猫着腰蹲在小树林里,四下张望着,确定远处没人之后,秀儿这才接着说道:“你……你能进来一下不?”

    “干啥,又要让我给你治病啊?”到嘴的肉不吃,那绝对是要遭雷劈的,所以苏羽也就没客气,直接起身进了小树林。

    这连续两次都被人打扰了,这告别处男计划到现在都没实现,现在送上门的肉,不吃还愣着?可是当走进小树林后,苏羽瞬间就没这个心思了。

    因为这会儿的秀儿,简直太凄惨了,太可怜了。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那原本清秀的脸直接让人打的不像样子了,比包子还包子!这会儿鼻子还流血着呢。

    “秀儿姐,你这是咋了?王二柱那畜生又打你了?”

    听着苏羽的关心,秀儿双眼泪汪汪的,再也没止住,哗啦一下全流了出来,也不管其他了,委屈的直接趴在苏羽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但就算是哭,她也不敢大声哭,只能小声的抽泣着,因为要是让人发现的话,传到那个三秒货的耳朵里,回家绝对又是一顿暴打。

    这种事儿,苏羽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以前就听村里人说王二柱打爹骂妈打老婆是出了名的,但自从秀儿开始缠着让他帮忙治病之后,苏羽已经到了一种见怪不怪的地步了。

    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秀儿那张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漂亮脸蛋,基本就没好过。

    昨天山坡上的时候,还是因为王二柱那个三秒货打麻将赢了点钱,这才好心的没在秀儿的脸上留下新伤。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在这个法制落后的小山村里,男人打媳妇,被看成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了。就算退一万步讲,他苏羽就算是想帮也不敢帮,光这吐沫芯子都能把他淹死。

    当然,这事儿他是不怕,小霸王一个,谁来打谁,但这么一来只要秀儿一回家,那不死也得被打残了。

    所以一直一来,苏羽也只能是顺手帮她治疗一下脸上的伤痕,尽量的让快点消肿,不留下啥疤痕。其他的,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凭啥打俺,凭啥啊!俺自从嫁进他们家,啥活都是俺来干,把他爹妈看的比俺爹妈都重,端屎端尿的伺候着,他凭啥打俺!家里那几亩地,一直都是俺在种,粮食下来了他拿去卖钱,一分钱不给家里给,全拿去赌了,我说啥了?生不出孩子是我的错么!他凭啥打俺……呜呜呜……”

    趴在苏羽的肩头,秀儿越哭越伤心,把这些年来的委屈一股脑的全都哭了出来。也不知哭了多久,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缓缓抬起头来,秀儿眼中闪烁着一抹与从前的逆来顺受完全不同的坚毅,闪动着那对大眼睛望着苏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带俺走!俺要离开这个地方!”

    “呃……”这让林焱顿时头大了,虽说自己可能以后会离开这里,但再怎么着也不能带着别人的媳妇一起走啊。

    “不行就离婚么,这小溪村这么多男人,你咋就找上我了呢?”苏羽有些想不明白了。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不怕那个驴的,也是这唯一的一个看着像好人的!”眼中闪烁着泪光,秀儿坚定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苏羽一愣,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好人……呃……昨儿我都差点把你给睡了……”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嘀咕。

    虽然苏羽是这片的一霸,但拐带别人媳妇这种事儿他还真做不出来。但看着秀儿那满脸的伤和委屈的眼泪,他又真的是不忍心拒绝,只好说道。
第14章 :谁让你碰我的东西
  “你看这样,不行你就去找村主任,找村妇联,让他们出面,帮你调解一下,离婚算了。”

    “找村长有啥用,找妇联又有啥用?村长是他表叔,妇联主任是她二婶,都是他们家的人!谁会帮俺?”

    这让苏羽倒是十分意外,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赵二黑还真的是王二柱他表叔,俗话说,打折骨头连着筋,肯定都是向着那个牲口的,谁会去帮秀儿这个可怜的小媳妇呢?

    “那,你有手有脚的,实在不行我借你几个钱,你自己就能坐船出去呢么。”不是苏羽怕事不想帮,是他实在不想摊上这么个说不清的事儿。

    王二柱是这片出了名的二愣子,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张嘴倒是还臭的很,啥事儿到了他嘴里,第二天绝对会喊的这个山谷里所有人都知道。

    “给俺钱有用么……北湖上撑船的,是那牲口的干爹,能放我过去么!”秀儿无助地说道。

    “呃……这就难办了……”

    的确啊,这整片山谷里只有一个出口,就是那两座山之间的水路,而且这里落后的很,湖上就一条拉人的船,一个撑船的老于头。每个出村的人,都逃不过老于头的眼。

    而且这老家伙也是非的很,嘴上每个把门的。再加上又是王二柱他干爹,这条路,秀儿是绝对出不去的。

    “你一点要帮帮俺,一定要帮帮俺!要不,俺会被那个牲口打死的!”秀儿哭着求苏羽。

    虽然苏羽是个地地道道的土霸王,但心里的那点良心还在,看着这么个可怜的女人每天被人打,心里也着实是不舒服,很生气。但明目张胆的带着别人家媳妇走,别说是根本离不开这村子,就算是离开了,他家的祖坟也得让人给刨了!

    “让我想想……”

    让这可怜的女人一个好人的高帽子一戴,苏羽是不帮也不行了。但现在,还不能给她准话,否则这女人天天来缠着他,恐怕还没到他相处办法呢,就被王二柱那个二愣子发现了。

    到时候就算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这一切,苏羽都要从长计议,就算是要帮他,也要想着怎么帮,帮完了之后怎么善后。

    可是见到苏羽没给个准话,秀儿硬是拽着他的胳膊不走了,可怜兮兮地说道:“俺求你了,求你帮帮俺,救救俺!这辈子俺就是做牛做马也一定好好报答你的!”

    虽然这会儿秀儿抓着苏羽的胳膊,那又大又软的胸脯就那么夹着他的胳膊,但这会儿苏羽根本没心思想那事儿。

    倒是秀儿,看着苏羽一直没啥反应,犹豫了一会儿,狠狠一咬牙,开始缓缓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

    “俺知道你是好人……俺也知道这事儿很难办,让你很为难……所以,只要你不嫌弃……俺决定把自己给你……”

    “不嫌弃,不嫌弃……”苏羽愣愣的回答着,忽然一低头看见秀儿正在脱衣服,这才反应过来,“呃?秀儿姐,你这是在干啥?”

    虽然他早就想睡秀儿了,但这会儿让他去占这个可怜的女人的便宜,他是绝对不忍心的,就算下面憋炸了也忍心去动她。

    可是,阻拦是根本阻拦不住的,任凭苏羽怎么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脱衣服,秀儿都是紧咬着牙,十分坚决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伸手就要去解苏羽的腰带。

    这不是不守妇道,也不是她饥渴难耐,而是这个可怜的女人,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最近一个月,王二柱打她是一次比一次狠,到了今天已经开始用绳子把她吊房梁上拿鞭子打了,天知道下次会不会直接拿刀了!

    可是她凭什么让别人帮她?就凭她可怜么?但村里看着她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什么时候有一个人愿意帮过她?反而是每次挨打之后,都来数落她的不是。所以,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好拿自己的身体来做交换,希望这个在她看来是个好人的年轻人能帮她一把。

    “秀儿姐,你别这样,别!你把我苏羽当成什么人了?我不是不帮你,是现在还没想到办法!”一边拦着秀儿脱衣服,苏羽一边极力的解释着。

    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是走投无路了,实在是可怜的没办法了,才会想到这样。但趁人之危的事儿他是做不出来的,至少现在对着这个纯朴善良的女人,他做不出来!

    可是秀儿哪儿听他的,眼里只有这么一个救命稻草了,脱光衣服就往他身上爬,死死的把他抱住,伸手使劲的脱他的衣服。

书名:天涯何处无芳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天涯何处无芳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一生何求 一生何求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一生何求一生何求全文免费小说名字:一生何求目录预览:第一章(上)第一章(下)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上)1午休时分,南翔公司的员工们纷纷从各个办公区域、车间涌出来,在空旷的厂区内聊天的聊天,散步的散步,抽烟的抽烟。辛劳的一天之中,也就这短短的二十分钟最为生动,也最令人期待。韩晓颖和郭嘉一起散步到亭子最南端的一片草坪上,跟往常一样,两人背对着席地坐下,享受这初冬特有的温暖阳光,象两条疲塌慵懒至极的猫。韩晓颖把胳膊肘搭在隆起的膝盖上,脑袋不客气地靠住郭嘉的肩膀,如果不是顾虑着远处还有同事,她真想

  • 黑色的晶体 黑色的晶体 全文免费

    原标题:黑色的晶体黑色的晶体全文免费书名:黑色的晶体目录预览:01章:诡异现象102章:诡异现象203章:诡异现象304章:外星来客101章:诡异现象1凌海市的天灵灵餐厅的二楼,一个特大号的胖子正和一个模样有点帅气的青年坐在一张桌子上,时不时还往楼梯口出张望。“哎~~我说叶开老大,咱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嫂子她怎么还不来啊?”那个特大号胖子对着他前面的青年说道。只见那青年眉毛轻轻的挤在一起,手中把玩着手机,似乎在犹豫着是不是要打电话。而在这时候,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在缓缓的在楼梯处走上

  • 娇妻是个小辣椒 娇妻是个小辣椒 全文免费

    原标题:娇妻是个小辣椒娇妻是个小辣椒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娇妻是个小辣椒目录预览:第一章邂逅第二章陆少第三章不好意思,我晕针!第四章狗男女第一章邂逅“你,违章停车,罚款。”丁翘“刷”地撕下一张罚单贴到一辆傻眼的轿车车主面前,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心里正在狂骂让她来当交警的上司,堂堂一个特警居然被分配来干交警的活!不爽!十分之不爽!这时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疾驰过来,丁翘眉头一皱,这速度得有180迈了吧!绝对的超速!“停下!就是你!你违规了!”丁翘站在车前,盯着车里的人,远远地能看见一个俊朗的轮廓。车门缓缓打

  • 极品神医 极品神医 全文免费

    原标题:极品神医极品神医全文免费书名:极品神医目录预览:第一章不用这么客气第二章挺有缘第三章加个香吻第四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第一章不用这么客气八月已过,大地依旧是烧烤模式,烈阳当空,蝉鸣嘶哑,偶尔一阵风吹来,都火辣辣得烫人,像电吹风似的。坑坑洼洼的乡间土路上,一辆老旧的手扶拖拉机慢悠悠地开动着,颠簸的后车厢中铺了些稻草,载了些山货,外加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一边用草帽扇风,一边和开拖拉机的中年大汉胡侃吹牛逼,一路上大笑不断,原本因酷热生出的焦躁少了不少。拖拉机开到岔路口时停了下来,中年

  • 风流小保镖 风流小保镖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流小保镖风流小保镖全文免费书名:风流小保镖目录预览:第一章极度危险人物第二章血浓于水第三章悍然出手第四章美女班主任第一章极度危险人物华夏国京城——燕京!一架客机降落,一个身穿休闲装,背着一个普通的旅行包,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俊秀的脸蛋没有一丝幼嫩,反倒是刚毅之色,身上更是唤发出独特的气质,形成一道风景线,,让人忘返流连。年轻人看上去很普通,是那种丢进人群很难让人认出来一类,可是他的身上却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冷酷的一张脸,让人不敢靠近。他叫刘毅,冰冷而又布满沧桑的脸不难让人感觉到,他

  • 风水师让我晚上注意 风水师让我晚上注意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水师让我晚上注意风水师让我晚上注意全文免费小说名称:风水师让我晚上注意目录预览:引言第一章,棺材里的笑声第二章,坐蜡童子第三章,泄煞引言蜈蚣百足,行不及蛇。家鸡两翼,飞不过雉。马有千里之行,无人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无运不能自达。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蔡。武略超群,太公钓于渭水。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安邦之志,一生不遇。汉王柔弱,而有万里山河。楚霸英雄,败至乌江自刎!伍员乞食于吴市,韩信受辱于跨下。可以说,不论是黎民百姓还是帝王将相,亦或者是畜生灵物都逃不开命运的束缚。所谓命

  • 地角天涯未是长 地角天涯未是长 全文免费

    原标题:地角天涯未是长地角天涯未是长全文免费小说:地角天涯未是长目录预览:第一章火狐之血第二章美男出浴第三章以退为进第四章无奈收留第一章火狐之血传说火狐是天地间继四方神(白虎、朱雀、苍龙、玄武)后,最具有灵气之动物,因其毛色的鲜亮与华美,所以它们也被称为赤狐。它们同时也是整个狐属动物中分布最广,数量最多的一种,本来他们也该隶属于兽族统治之下,然而自从七千多年前,火狐一族诞生了新一代的王之后,不到一千年的时间,火狐族便正式脱出了兽族的管理之外,也从中原的山川大陆,搬到了海峡另一头的原始森林之中去了

  • 夜夜笙箫:宠爱新妻 夜夜笙箫:宠爱新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夜夜笙箫:宠爱新妻夜夜笙箫:宠爱新妻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夜夜笙箫:宠爱新妻目录预览:第一章侍寝第二章飞上枝头变凤凰第三章第八位夫人第四章他喜欢她吗第一章侍寝李颜夕脑袋晕晕的,她努力的睁开眼睛,记忆中她躺在没开空调的大学寝室中,四十度的高温,热的她想死,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浑身传来的不是疲软,取而代之的是阵阵酥麻?费了好大的劲儿,终是睁开了眼睛,李颜夕看到眼前的景象,古色古香的房间,檀木的桌椅,精致的摆设,她趴在触手生凉的段子被上面,轻轻动了下指尖,发现身体还是自己的。她动弹不了,浑身

  • 爱你成痴,一生相随 爱你成痴,一生相随 全文免费

    原标题:爱你成痴,一生相随爱你成痴,一生相随全文免费小说名字:爱你成痴,一生相随目录预览:第一章监狱归来第二章聚会上的羞辱第三章搭讪第四章敢爬我的床不敢上我的车?第一章监狱归来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沈安然木然的走出来,身后是监狱,前方是自由。她颤颤巍巍伸出手去触碰阳光,阳光洒在手上,暖暖的。她裂开嘴笑,三年了,这噩梦一般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因为没人来接,又没一丁点钱,她只能步行,一步一步走回去。路上,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她这才惊觉自己还穿着监狱里的囚衣。她习惯性地报以微笑,人们却纷纷移开目光。离军区大

  • 麻辣教师 麻辣教师 全文免费

    原标题:麻辣教师麻辣教师全文免费小说名字:麻辣教师目录预览:01报到02宝剑锋从磨砺出03初为人师04古宅心慌慌01报到2002年8月26日,星期三。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铜钹山脚的上午气温不是很高,因为大山之中目之所及,除了树木之外,还是树木。崎岖的山道上,一个年轻人正高一脚低一脚的蠕动。约摸二十岁左右,个子不高,五官清秀,眉宇之间自然透着一股秀气,跟传说中的帅哥还有一大段距离。身上的那件白色短袖T恤倒像是新的,一丝皱褶也没有,黑裤子配黑皮鞋。纯粹是扔进人堆一秒后便再也找不到的那种。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