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5:00: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

第1章 刺杀
上阳城。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风云茶楼上,越青鸾品着茶,一袭白衣脱俗清新,惹得楼下路过的女子一见倾心,过路的男子也只能咬咬牙,恨得自己没能生得一副好皮囊。 身边站着白面俏郎也是让人生的羡慕不已,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配的书童也这般好看。 越青鸾轻轻吹吹茶水,抿了口便放下,笑。 荼灵浅笑,“难得公子一笑,这茶怕是掌柜特意吩咐弄了上好的。” 越青鸾挑一挑眉,没有说话。 “站住!站住!还敢跑!”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我求你了老爷。” 杂音传上楼上,越青鸾蹙一蹙眉。好好孕 荼灵看向下面,几个壮汉正围着一穿着破烂的姑娘大打出手,周边还围了不少人,“又是个逃奴。” 越青鸾深吸口气,语气不悦,“这几年皇上四处征税,逃奴自然多了,只是扰了这难得的清净。”越青鸾起身,荼灵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立刻上前跟上越青鸾的脚步。 出了风云茶楼,越青鸾正好要朝着围观人群的方向走,荼灵在一旁帮越青鸾挡着人群拥挤,不想,面前突的开了一条道,越青鸾未能反应,白色的衣襟上已经多了两道血痕,冷淡的目光扫视在扑倒在地上的逃奴。 “大胆!”荼灵挡在越青鸾身前,“你敢脏了我家公子的衣襟!” 逃奴惶恐的跪下,“公子饶命,求公子救救我。” 几个壮汉也扒开人群过来,扯着逃奴就要走,越青鸾眉间闪过一丝嫌恶,转身便要离开,逃奴见状,大喊,“公子!奴家求求你救救我!奴家愿意做牛做马,公子!” 越青鸾大步朝前走着,丝毫没有理会身后的人的嘶喊。 人群中响起了一声不满,“喂!这是什么人啊!连个人都不愿意救。推荐haohaoyun.com” “哎算了,也是这姑娘命苦,毕竟是个逃奴,那公子一看就知道是达官贵人,哪会救一个奴婢。” “这种世道,哪还会在乎一个奴婢的性命。” 荼灵咬牙,想要回去说理,被越青鸾拦住。 “公子,他们这不是不讲理吗?说我们不救,他们也是看着了,可为什么也不出手。” 越青鸾笑笑,“你可知我为什么不救。” 荼灵摇摇头。 越青鸾轻哼一声,“方才那几个壮汉身上衣服是兰渝府的。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荼灵恍然大悟的点头,“公子是怕救了那逃奴,会多管了闲事?” “既是他兰渝府的事情,想他兰渝昊自然会处理,再者,这世上的逃奴这么多,我要都救,那我越府岂不是人满为患了。” “公子说的是。” 越青鸾勾唇,杏眼目光被一旁的糖人摊子吸引住,抬脚过去。荼灵看看千姿百态的糖人,问道:“这糖人怎么卖。” 摊主哈着腰,恭敬的询问:“不知公子想要哪一串,这每一串都要不同的价钱。” 越青鸾目光瞥眼摊主,摊主面上的笑意更甚,扬唇,在几个糖人之间视线徘徊,最终锁定在一只兔子上,拿起。 荼灵一笑,“这个多少钱。版权haohaoyun.com” “两文钱。” 荼灵给出两文,看越青鸾喜欢的模样,问道,“公子,要不要再买两个。” 越青鸾斜睨她一眼,“不必了,这种玩意儿看看便好。”荼灵点点头。 蓦地,一声马鸣声响起,越青鸾看过去,大街上的人纷纷靠两边,只是一七八岁的女童还在路中间玩耍。 驾马车之人似是没注意,加快了速度,眼瞧着要撞上那女童,白色身影一闪而过,将女童抱至一边。 “公子!”荼灵着急忙慌的跑过去。好好孕 越青鸾松开抱在怀里的女童,关切的询问,“没事吧,以后不要站在大街上,这个给你。”越青鸾笑笑,将糖人递给女孩。 女童接过,稚嫩的开口,“谢谢姐姐。” 越青鸾一怔,明亮的白光让越青鸾眯了眼,迅速离开女童,等眼前看清,剑锋已经指向自己脖子。 “公子。”荼灵一惊,“好大的胆子,你是谁!” 妙龄女子冷笑,身边落下的正是女童方才穿的衣服,“越青鸾,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越青鸾拂过脖颈间的青丝,气定神闲,“是么?”眉头轻轻一挑,看眼已经跑的剩不了几个人的大街,嗤鼻,“这么光明正大的要杀我,看来你主子也是急不可耐啊。” 女子冷哼一声,“少废话,今日我就要取你首级回去,给我家主子当人肉墩子!” 越青鸾微微一叹,不屑的看着她,“墩子倒是会有,不过不会是我的罢了。” “死到临头……呃”女子眉间瞬间形成一个“川”字,嘴角渗出一丝血,“你,你。”哐当一声,银剑落地,双膝跪在地上,单手支撑着全身,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给我下了毒!” 荼灵得意的走到越青鸾身边,咋舌,“连我家公子给没给你下毒都不知道,还好意思来行刺。” 女子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不可能,除非,除非你早就知道有人要行刺你!” 越青鸾拍拍衣袖,云淡风轻的瞟眼糖人摊,“我送你的糖人倒是糟蹋了。”女子瞪大了双眼,嘴里渗出的血更多,点染了纱衣,似是绽放出一朵炫美的彼岸花般分外耀眼。 摊主暗沉着目光,一声嘶吼下,衣服瞬间破裂,佝偻的身子瞬间变得高大,露出长剑,嘴角浮起一起冷笑,“不愧是越府的继承人,果然厉害,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又什么时候在那糖人上下了毒。” 越青鸾冷淡着面容,似是不屑于回答他的话。 荼灵一副你是白痴么的表情,傲慢的开口:“从你的眼神到表情,没有一个地方是对的,至于下毒,从碰到那糖人开始,毒就已经下了。” “呵呵,没想到不仅仅是郡主厉害,就连身边的丫鬟都如此聪明,演技更是令在下佩服。”越说,男子眼底就越多了一道厉色,趁其不备,快步上前,持剑准备刺向越青鸾,荼灵从袖中甩出一把镶嵌着红色宝石的匕首,轻功一越,脚尖立在男子剑锋,双脚夹住,身子在半空旋转了几圈,男子未能反应过来,身体跃上半空,手中的剑已经被夺下,单膝落地,荼灵露出小虎牙,“公子,不知是想要首级,还是想要胳膊和腿?” 越青鸾白净的手指摩挲着下巴,杏眼盛着思考,羽扇似得睫毛轻轻扑打。“想必他家主子定缺几个人肉墩子。” 荼灵狡黠一笑,“那便取首级。” 男子迅速上前与她打成一团,荼灵见他想去拿剑,拿匕首的手挡向他前面,在他脖子处经过,被男子躲过,男子后退了几步,看眼落剑的地方,上前用蛮力缠住荼灵的手臂,刹那间擒住她,荼灵蹙眉,单脚向上踢去,只是又被他躲了过去。 眼看荼灵渐渐落了下风,越青鸾冷漠着连飞身上前,推去荼灵,与男子对打,殊不知指缝间露出一把利刃,越青鸾没来得及躲过,不知为何,男子拿利刃的手突然歪了一下,越青鸾趁机抓住男子手臂,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听见骨头清脆的一声,男子惨叫,越青鸾冷笑,余光看了眼地上的石子,心里升起一丝疑惑。 荼灵捡起地上的长剑扔过去,越青鸾接住,迅速离男子几步远,长剑指向他,脸上显现的尽是冷漠无情之色,“放心,你主人很快便有了两个墩子。” 话音落,血溅起,男子的面容还挂着惊恐,头已经落于地上。 越青鸾蹙下眉。 荼灵上前,“奴婢没用,又让主子脏了衣裳。” “罢了。”银剑落地,“这一身断锦衣怕是不能穿了,等到回去便将它扔了去。” “遵。” 一双细挑的桃花眼含着笑默默注视着大街,轻笑,“越青鸾,好久不见。” 越青鸾看向斜上方的阁楼处,窗户半遮半掩着。 荼灵顺着视线看过去,“公子,可是有什么不妥?” 越青鸾摇摇头,收回视线,“让十三带人收拾一下这里,接下来的事,你该怎么做。”音落,越青鸾抬脚离开。荼灵颔首。 落星怡。 阿祭推开沉重的大门,阴沉沉的大堂出现几抹光线,大门合上,大堂又陷入沉寂。 “公子。” “如何了。”正面前的人,侧躺在一张白虎椅上,闭着双眼,单手搀着头,中指带着一个精致的玉扳指,未束发,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 阿祭走上前,跪下,将手中的木盒放在地上,“方才有人送过来,说是。”阿祭迟疑的看眼白虎椅上的人,“说是越青鸾送给您的,人肉墩子。” 齐白睁眼,眼中的血丝清晰可见,咬牙切齿的开口:“打开。” 阿祭应声,“遵。”抬手抚上木盒,刚一打开,阿祭睁大了双眼。 齐白望眼木盒里的两颗人头,怒色转为释然的大笑,“越青鸾啊越青鸾,你还真是越来越狠心了。”阿祭不敢说话,静静望着齐白。 “阿祭,拿去喂狗。”齐白惬意的躺下,长袖在半空拂了拂,闭上双眼。 “遵。”阿祭看眼躺下的人,不敢多说什么,盖上起身,出去将门关上。 黑暗中,双眼显得异常明亮。
第2章 婚事
回到越府,越青鸾换下玷污的断锦衣,一袭浅青色长裙加身,腰带勾勒出美好的线条,恍若初出清尘的神女,面上的冷色更添增了一丝仙气。 荼灵为越青鸾盘好头发,只用一根银簪点缀,也美的脱俗。荼灵看了看铜镜,轻笑,“郡主就是好看。” 越青鸾挑眉,“贫嘴。” “郡主,老爷让您马上去前厅,有贵客要见。”婢女站在门外道。 荼灵向外应声,“知道了,你去告诉老爷,郡主马上就到。” “遵。” 越青鸾垂眸思忖,“父亲这么急着要我过去,只怕又是什么来访的大官。” 荼灵用木梳细细梳着垂落在后面的青丝,“郡主向来不喜欢去接待客人,恐怕这次的贵客真有些特别。” 闻言,杏眼微微一眯。 前厅,越父正因为与某人的投契谈话而大笑不已,雄厚的笑声已经传出前厅, 惊颤了园中桃花枝。越青鸾未踏进前厅大门,听着里边相谈甚欢的声音,心里默默想着,估计又是个和父亲性格相投的叔伯。嘴角扬起个好看的弧度,提起裙摆,踏了进去。 只是刚进前厅,杏眼扫视了一番,年经半百的叔伯倒是没有看到,只见一年纪和自己相仿的男子,背对着自己,身边还有一玄色衣裳的年轻男子,看样子是个护卫。 越青鸾微微一行礼,“父亲。” 那背影明显颤了一下。 越父笑着看向她,招着手,“青鸾,近前来。” 越青鸾颔首,抬脚上前去,眼睛描摹了眼那男子,约摸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一身淡紫色衣袍,很衬身材,细细往上看去,若不是看到喉结,越青鸾还真会将眼前这位面若桃花、俊逸清秀的男人看成是个娇娥,还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感。 男子抿嘴一笑,嘴边露出好看的梨涡,迷人的桃花眼也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尤其是在见到越青鸾以后。 “鸾儿,你可记得司徒家族。” 越青鸾稍稍回过神,“女儿记得。” “不知郡主记得多少。”男子露出一口洁净的白牙,笑得很明亮。 难道他是司徒家的人?越青鸾思忖着,不紧不慢的答道:“司徒氏,是四大家族中对南越最忠心的家族,司徒氏第三十九代继承人司徒拓为防匈奴入侵,亲自向皇上请命,带领司徒一族驻守北荒,这一守便是驻足了一百年了,司徒一族自此也被称为神将府。”音落,越青鸾看向男子,淡然着面容问,“莫非公子是神将府的人。” 司徒风铭轻笑出声,“郡主言重了,对南越忠心的,岂止是我司徒家,越府,兰渝府,齐府,各个都是忠臣良将,我司徒家再如何厉害,也是皇上的臣民,神将府三个字更是不敢当。”司徒风铭说完,眼神中多了份期待,“郡主可还记得别的事情?” 越青鸾眉间一蹙,别的事情?还不待思量,越父大笑道:“鸾儿,他就是司徒府唯一的继承人,司徒风铭。” 越青鸾微点头,收回了放在司徒风铭身上的目光,福身,“不知父亲找我来,所为何事。” “铭儿是第一次来上阳,在这又没有府邸,总不好让铭儿住上阳的客栈。”越父试探性的看了眼她,知道这个女儿向来不爱管这等闲事,只是为了促进促进关系,也得让他们多接触接触。 越青鸾垂眸,“女儿明白了。”司徒风铭勾唇,视线一直未离开她的面庞。 “嗯。”越父干咳一声,心里还想着要不要将那件事说出来,只怕越青鸾会接受不了,一时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让这司徒风铭有了什么不好的印象,那可不行,但不说,瞒着越青鸾也不是个办法。 越青鸾见他欲言又止,轻声开口,“父亲还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女儿一定会照做。”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前厅,被司徒风铭一直盯着,若不是顾及越父的面子,也怕伤及两家感情,越青鸾早就动手了。 闻言,越父拍拍司徒风铭的肩膀,满意的开口:“风铭是个好孩子,成熟又有担当,何况他的父亲与我又是至交,所以,为父已经替你应允了这门婚事。” “婚事”二字一下在越青鸾的脑中炸开,除了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越青鸾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郡主若是不愿意,我自是不会勉强。”司徒风铭笑意依旧,连眼底都情绪都未曾有变化。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同意难道还会起作用?越青鸾冷着表情,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的垂眼。这两人摆明就是计划好了,就在这等自己上钩。 “鸾儿,这婚事也是你皇伯伯亲自许下。” 果然。越青鸾眼角一丝冷色闪过。“父亲既然已经这般说了,女儿还能有拒绝的余地么?” 越父有些尴尬的一笑。 司徒风铭忍着嘴边的一抹笑意,向越父作揖,“越伯伯,侄儿想熟悉熟悉越府,不知可否让郡主带侄儿四处走走。” 越父轻点头,越青鸾掩饰住眼底的不满,拂袖转身,抬脚离开。司徒风铭作揖,“侄儿就先去了。”转身大步跟上去,寸步正想跟上去,被越父拦住。 越父摸摸胡须,别有意味的开口:“让他们单独相处,增进增进感情。” “遵。”寸步颔首。 越父一叹,终于有了个可以“降住”鸾儿的人了。 司徒风铭望眼身旁的人儿,脸上洋溢的着甜蜜感,率先挑起话题,“郡主还记得北荒的景色么。” 越青鸾视线落在前方,冷淡的答应着他的话,“我不曾去过北荒,何来记得与不记得之说。” 听到这,司徒风铭脸上的笑意显得僵硬,就连语气也染上了一种失望的感觉,“那郡主是如何看待北荒的?” 越青鸾吸了口气,也不知他问这个是要干什么。缓声,“北荒之地,寸草不生,生存成困,民不聊生。” 司徒风铭挑眉,斜睨了眼越青鸾的表情,“看来郡主对北荒有所误识。”加快一步,挡在越青鸾前面。 由于比越青鸾高出了个头,越青鸾没能反应,直接撞在司徒风铭的胸膛上,鼻尖有点酸酸的痛楚,眉头蹙起,抬头,不悦,“你干什么。”

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绝世腹黑 或 拐个郡主当老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婚后欲爱19章(第十九章 别怕,我来了。)

    原标题:婚后欲爱19章(第十九章别怕,我来了。)书名:婚后欲爱第十九章别怕,我来了。我彻底懵了。叶锦东挥退身后几个同样穿着军装的男人,至于那帮审讯我的警察,早不见了人影。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叶锦东低头看了我一会儿,再次开口:“跟我结婚,我保你平安。”我错愕不已,所以刚刚并不是我幻听,他确实说的是结婚两个字?这也太意外太意外了,我傻站着,压根想不到做什么反应。他也没催我,只是漫不经地打量我。我不由窘迫地扒拉了下头发,现在我披头散发的,肯定难看死了。他嘴角忽然往上弯了弯,他笑起来的时候是非常好看的

  • 茉等花开19章(第十九章 办公室内的男女恩怨)

    原标题:茉等花开19章(第十九章办公室内的男女恩怨)书名:茉等花开第十九章办公室内的男女恩怨陈总听到徐思玥的话,顿时笑了起来。“陪我一天,这份合约我就签给你如何?”陈总意有所指的说道。徐思玥抬头,挽了挽额头的发丝,一瞬间,风情万种。“我倒是没意见,只是陈总您真的不介意吗?毕竟这几天我可是声名在外。”徐思玥自嘲的说了一句。陈总不置可否,站起来,付了账单,看了一眼徐思玥,而后朝外面走去。徐思玥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即便跟着陈总,上了车。车停在了一间夜总会前。包房中,桌子上,摆放着各种酒。徐思玥一杯接着一

  • 绝对达令19章(第019章 什么事?)

    原标题:绝对达令19章(第019章什么事?)小说名:绝对达令第019章什么事?从银行出来的时候还是神游状态。直到看到斜靠在一辆黑色玛莎拉蒂旁的雷浚时,才了然地睁大了眼睛。“是你?”她走到雷浚的面前,睁大眼睛问:“是你帮我爸爸还完了欠款?你哪来那么多钱?”“先上车!”雷浚咧嘴一笑:“陪我吃顿饭,这些都一笔勾销!”说完,他主动帮夏初安拉开了车门。两人到达了一家日式餐馆。事隔多年,雷浚竟然还记得她喜欢吃日餐。初安的心中不由涌上了丝丝感动,可她知道,自己不能白要他的钱。两人刚准备走进包间,却在走廊上与相

  • 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19章(第19章 好戏开锣)

    原标题: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19章(第19章好戏开锣)书名: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第19章好戏开锣“……君玄墨,她们呀,就是被你这副好皮囊给骗了。”萧昕妍瞅着这些少女们,心里竟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波动。“夫人可是吃醋了?”君玄墨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吃醋?萧昕妍立刻否定,怎么可能,她还不是个看见美色就轻易犯浑的女人。可是在那些春心萌动的少女们看来,这两人交头接耳之间,呼吸欺近,就是恩爱甜腻到不行。萧昕妍被这些少女的天真打败,给了君玄墨一记白眼,无奈的摇头往萧家大门走入。君玄墨却毫不掩饰满脸的笑意

  • 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19章(第19章 怎么?你是在挑衅我?)

    原标题: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19章(第19章怎么?你是在挑衅我?)小说书名: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第19章怎么?你是在挑衅我?在撞到一旁的栏杆又滑行了数十米之后,车子总算是在应急车道停了下来。慕青晚茫然的睁着眼睛,一颗心脏在胸口狂跳不止,一张脸也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但好在,除了受到惊吓之外,她并没有受伤。但江淮安就不一样了,刚刚撞在栏杆上的时候,玻璃瞬间被撞碎,眼看着有碎玻璃飞进来,江淮安怕伤到慕青晚,下意识的伸手挡了一下。好在那玻璃碎片只是划伤了他的手,并没有伤到骨头。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

  • 我的董事长老婆19章(019 人模狗样)

    原标题:我的董事长老婆19章(019人模狗样)小说名:我的董事长老婆019人模狗样019人模狗样俗话说的好,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秦川觉得自己白出力,被王玥给玩了一把!自己这个能当上董事长的美女未婚妻……可不简单啊……尤其他在车下看到的王玥的那个有点鄙视的眼神,会不会也是她有意为之?秦川藏不住事,实在是好奇,一边开车就一边把这个事给问出来了。“哦,我是真的鄙视你来着。”没想到王玥一句话让秦川悲痛欲绝,尼玛,还不如不问了。他只好默默地开车,因为没人再捣乱,很快就来到了竞标的地点,是一个很大

  • 极品小职员19章(第十九章 遇袭)

    原标题:极品小职员19章(第十九章遇袭)小说名:极品小职员第十九章遇袭元朵上任的第二天就找到我,直接提出让我到她的大客户开发部去工作,说她已经和新站长打了招呼,替补马上就找到,我今天就可以去她那里上班。秋彤授予元朵自主招人的权力,她第一个就瞄准了我。我直接回绝了元朵,没有说原因。我很快就要走了,再去元朵那里折腾毫无意义,虽然我很想去元朵那里扶上马送一程。元朵脸上露出极其失望的表情,但她没有问原因,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我心里暗暗祈祷元朵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一帆风顺,祝福她收获幸福的爱情。随后的日子,

  • 重生之风华庶女19章(第19章 嫡姐的狠毒计划)

    原标题:重生之风华庶女19章(第19章嫡姐的狠毒计划)小说:重生之风华庶女第19章嫡姐的狠毒计划今日祖母要府内家眷一同去山上佛堂布施,感恩皇天对向家不薄,向荣锦马上就要成为太子妃了。府内其他妹妹都知道,主角是向荣锦,心里不满,面上还尊敬些。向云烟是主动请祖母允许她跟来的,她本来是要在佛堂念佛一月的。她善良,劝说祖母,“妹妹这般好命,我做姐姐的希望可以多为她念佛,让她日后荣华富贵。”“还是云烟懂事呢,容锦要多学这些。”祖母欣赏向云烟,不忘给容锦树立榜样。向云烟,早就部署好了一切,入夜后,她找到了向

  • 坏蛋王妃很嚣张19章(第一卷 下嫁王府第19章 没办法招架)

    原标题:坏蛋王妃很嚣张19章(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9章没办法招架)小说:坏蛋王妃很嚣张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9章没办法招架慕雁舞轻声走过去站在他的身后,“雁舞见过王爷。”声音娇媚柔转,如夜莺在鸣唱。“嗯。”欧阳离镜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姐姐呢?没有和王爷一起吗?”慕雁舞没有看到慕雁歌的身影。她只是在明知故问,就是因为没有看到慕雁歌才会走上前来。“在和岳母大人在一块。”欧阳离镜眼睛微微眯起,在慕雁舞身上扫过一眼。慕雁舞站在欧阳离镜的身前,两人离有三米左右的距离。“姐姐出嫁这几天,娘很想念她,也许会拉着姐姐

  • 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19章(第19章 不是亲表妹)

    原标题: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19章(第19章不是亲表妹)书名: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第19章不是亲表妹自那天晚上之后,夏允薇没想到,权枭九居然整整两个星期没有回权家。她很郁闷也很无聊,这里不是樊市,没个认识的人,出去还得让权家的保镖前前后后跟着。一连几次,她索性不爱出门了。只不过,待在权家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朵小白花安晓诺,一天到晚装柔弱,只要有权锦腾在的地方,就有她。夏允薇特纳闷,这小白花叫权枭九枭哥哥,这亲热的称呼,不是该喜欢权枭九么?可是,每当看到她在权锦腾面前柔弱多病的样子,不给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