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修仙剑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1:32:37 来源:网络 []
小说:修仙剑侠
第一章 赑屃殁,因缘启

“甲子年丙寅月甲戌日;辰戌相冲,冲龙;宜:诸事不宜,忌:诸事不宜;吉神趋移:阳德、三合、天喜、天医、司命;凶神趋移:月厌、地火、四击、大煞、复日、大会。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看了看墙上霉迹斑驳的黄纸历簿子,俞和嘴角轻轻一笑,一手拿着油纸伞,一手挽着竹篮子,推门而出。

古扬州西南,多的是崇山密林,深泽大川。越是初春的时节,越是烟雨迷蒙、氤氲深重。行走在这山岱之间,便犹如徜徉在云雾深处。连绵不断的云雾笼罩着大地,有溪谷、村落和稻田隐约而现,恍如人间仙境。

天色初醒,山中雨声淅沥,间或有沉闷的春雷,缓缓滚过天穹。

忽地,从极远的山峦深处,传来了一声莫可名状的哀吼,响若九天震雷,这吼声苍凉悲恸,震荡云气,仿佛穿越了亘古洪荒,直达天边云际,那余音在山谷间盘绕不休,久久不绝。修仙剑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巨大的声响惊起了密林间的无数眠鸟,也令附近村落中,依旧春睡正酣的人们纷纷醒过来,惶然无措时,似被这吼声中诉不尽的悲凉所感,不自禁的,竟有泪水从双颊垂落。

惊觉异状,一无所知的人们瑟瑟颤抖着,匍匐在地上,朝吼声传来之处膜拜。

山岚奔流,大地传来些微的震颤。一道迷蒙的青光自那吼声传来之处升起,刹那间绞碎了阴云,直入九霄天极。阴郁低沉的天空中,露出一孔湛蓝的天穹,有注澄澈的阳光,倾斜下来。

数十里外的村落都被吼声惊乱,何况是近在咫尺的少年?眼前这万万年寂然不动的古兽,突然睁开了大如车轮的眼瞳,一片阴沉灰败的死气在眼中凝滞。近百丈方圆,形如巨龟的古兽,猛然间剧烈震动着身躯,宛如巨柱的四肢无力的挣动起来,仿佛想支撑起庞大的身躯,却始终力有不逮。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渐渐便有猩红的血液,从古兽的鳞片下和眼口鼻之间涌出,血腥味混合着奇异的檀木香味弥散开来。

古兽竭力扬起头颈,对着天空张开巨口,周遭的山岚仿佛都凝固了,空气重如山峦,将少年狠狠的压倒在泥泞中,胸腔中一团闷气挤压,两耳耳膜鼓胀欲裂。那古兽的吼声宛如连绵的巨锤,不断的擂击着少年的头颅。少年试图举起手臂遮掩耳朵,却无奈四肢瘫软如泥,只是在泥水中无助的抽搐颤抖着。

吼声不绝,大地摇荡,这古兽栖息的山谷宛如沸腾的汤锅,鸟兽纷纷惊惧逃散,左近的树木和山岩,被乱舞的风撕裂成了碎屑。

那巨型古兽的背上,驮着一块近百丈高下,十余丈底方的无字灰褐色石碑。石碑上斑驳的裂痕中,隐隐透射出青色的光芒,看似古旧不堪的巨大石碑,被这巨兽的吼声震荡,竟然倏地彻底崩碎开来,一道夺目的青光,挣脱了石囚的束缚,化作庞然的光柱,朝天空猛然升起,隐隐约约的,有无数难名意义的呢喃声,浮现出来。来自haohaoyun.com

就那石碑轰然碎裂的刹那,一缕三色奇光从古兽双目之间射出,径直没入了少年的眉心处。在少年的灵台祖窍之中,奇光一绕,沉滞未开的混沌刹那间崩碎。道门至高无上的始青、元白、玄黄三祖炁禀虚空而生,相互交缠,三道祖炁中央酝酿而生出一丸青玉色的光团。亿万顷赤金色的道气氤氲在灵台祖窍中浮浮沉沉,那青玉色的光团好似一轮皓月从如海氤氲中冉冉升起,将少年的灵台祖窍照得一片通彻。

本在那哀嚎余音的折磨下苦苦挣扎,竭力想要保一丝神智清明的少年,这一刻却好似突然卸下了满身重负,四肢抽动,胸口窒闷的气息散开,他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掺和着古兽血液的泥水,片刻间将他浸染得宛如一个暗红色的泥人,有微不可查的精纯血炁,从少年周身毛孔渗入,藏在了他的骨血中。

阳光如注,一层五色仙霞笼罩着垂死的古兽,隐约有无数的龙形流光浮现,飞舞升腾,直入天穹。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直到古兽气息尽泯,冲天而起的青光也随之黯去。

阴云复阖,西南的天际,忽有道淡金色的剑光斩开层云,破风而至,在这古兽山谷殁亡的山谷上回转一匝,徐徐落下。

剑光一敛,显出身形的是一位高冠广袖的中年道人。他深蓝色的斜襟道袍一尘不染,衣摆袖幅上以乌金丝刺绣着如意云纹,腰间白绦上,悬着一方橙黄色的玉璧和一支褐色的小酒葫芦,有具五尺长一尺宽的翠绿剑匣斜背在身后,剑匣上隐隐有竹木的纹路。

道人生得好一张方阔脸,五官鲜明,有对浓墨重眉,他颌下无须,鼻梁雄奇,眼神深远,虽身材不高,但移步间有万般威仪随身,千条瑞气随行。一把淡金色的三尺古剑,神光湛然,虚浮在道人身侧。

绵密的山间细雨,被这道人身边隐隐然环绕的沛然气劲所斥,无丝缕沾身。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那古兽此刻已然神魄离散、骨肉崩碎,化作了满地红褐色的碎岩,满身精气烟消云散,尽数重归天地。

“赑屃,赑屃。”道人看着已然殁去的古兽,黯然长叹一声,“这荒古灵兽的血脉,便是又少了一道。”

又一道碧色山岚凭空而来,略略徘徊,化作个中年碧袍道人。这道人手中执着一根黄玉古藤雕成的旱烟杆,足有二尺长,脑后随意的挽了个发髻,看起来颇潇洒不羁。 碧袍道人一张脸生得眉目含笑,却在左侧脸颊上,有一颗硕大的黑痣。

把大烟杆朝腰带上一插,碧袍道人朝蓝袍道人稽首致礼,“宗华真人许久不见了,却是风采依旧。”

“张师兄有礼了。”这边宗华真人却不怠慢,“今晨忽感天地元气震荡,不知原是贵门中神兽辞世,本该备礼前来,赎罪赎罪。”

“以你我近百年的交往,宗华师弟你就不用客套这些了。”张真人摆摆手,神情间露出一丝落寞与解脱,“龙生九子,其首赑屃。这神兽传说中也是名声显赫,身具烛龙与北方玄武的血脉,确是有大神通的上古灵兽之一。可惜不知何时何因,便失了神通,一直在此处寂然不动。万余年前,我派祖师元远上人,少年时游历到此,见到这赑屃,在它身边坐修三年,于它背负石碑上的铭文中,得悟出我门道统,从此便将这赑屃当做镇门神兽供奉。可惜二千前本门不幸遭逢惨变,赑屃石碑铭文也被损坏殆尽,本门从那时起,便人丁稀少,到为兄我这代传承,便只剩下破屋三间,愚兄一人和一个道童了。”

张真人的目光,在赑屃身骨所化的石块左近扫过,猛看见俯卧在泥水中的少年,连忙抢步过去。

“俞和?你果真在此。”张真人伸手探了探少年的气息,仔细捏开少年的唇齿,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将三颗淡绿色的丹药喂入少年的口中。接着运指如风,自头维至天枢一路沿胃经诸穴渡入真元,以便行开药力,须臾间,少年鼻间气息转而强烈,但兀自昏睡不醒。

“此子是我的道童,名唤俞和。七日前,我心感异兆,却不知是福是祸,于是闭关参悟天机。入默前,曾嘱托此子按时将灵烛供奉之物事,送来侍奉赑屃。今日赑屃殁亡,我破关而出,却寻不见他,便猜他在此。幸好这孩子只是受了些惊骇,性命无忧,不然我倒是罪过了。”

张真人抬头看着对面的宗华真人,忽地露出一丝笑容来,“宗华师弟,愚兄听说你在罗霄剑门中位高权重?”

宗华真人心念一转,便知张真人言下之意,于是含笑点头道:“先师归隐前,嘱托我师兄鉴锋真人为罗霄剑门十七代掌教,愚弟为清微院院首,张师兄可是有所托付?”

张真人笑意更盛:“宗华师弟果然懂得兄心事。这赑屃殁亡,我门中便算是再无基业牵挂,为兄这便要云游去也。我左真观一脉道统特异,须寻那先天乙木灵根的孩童,方可修炼我门根本心经。为兄身负重振门派、传承道统的大任,不慎惶恐,只望能踏遍九州,广招门徒。可惜了俞和这孩子,心性与资质皆是上上之选,却无缘本门法诀,侍奉愚兄四年有余,虽广读道藏,却不得名师,未入玄门。愚兄心中甚是愧疚,希望宗华师弟引他入你罗霄剑门,调教一二。此子一身根骨,暗含锐金之气相,倒是与罗霄剑门心法相合,师弟若愿悉心指点,他或问道有望。”

宗华真人含笑拱手道:“师兄嘱托,敢不从命?”

张真人大喜,对着宗华真人一揖到地:“那愚兄就代俞和小子先谢过师弟收容之恩。这赑屃神兽的骨肉虽已化为顽石,元气尽散,但其上古血脉灵性犹在。将这些碎石研磨入药,合作灵丹,颇有伐毛洗髓、清污去垢、逆转先天之奇效。筑基弟子服用七日,当可省去年余锻体之功。这些赑屃血石,便作拜师之礼,赠予师弟吧。”

“如此灵品确是我门派所需,愚弟便谢过张师兄厚礼。”宗华真人拱手致礼,“张师门镇门神兽圆寂,本来愚弟当备礼前来悼念,此番反而收了张师兄的灵物。”

“无妨,仙缘渺渺,这入门拜师之礼不可草率。俞和跟随师弟,入你罗霄剑门修行也本就是愚兄多年心愿,原想觅机登门恳求令师兄,却不料遇此机缘,正是天数!只是你这师门长辈,今后可要多多照拂俞和,莫要亏待于他。愚兄此处再无牵挂,落得道心清净,云游四方也便安心。宗华师弟,愚兄这便寻访佳徒去了,师弟今后多多保重,后会有期。”张真人洒然举手一揖,张口喷出一团云气,飘然作歌而去。

宗华真人见张真人仙踪渺渺,去得远了,方伸手按住俞和的脉门细细探查。这少年体内虽无真气,可一股蓬勃生机沛不可当,周身经络通畅,血脉运行如江河入海,穴道磊落如星,虽是后天气机,但竟已隐含道意生化。想来是多年跟随着张真人,耳濡目染,加上通读道藏经典所致。

“倒果然是块璞玉!”宗华暗自点头,袖里乾坤的法术施出,那满地的赑屃骨血化石变作微尘一般,笼入衣袖。挥手间剑诀一引,身侧的古剑化作一道明亮的剑光,裹起少年,腾空而去。

山中云雾重聚,烟雨翩然,恢复了亘古的宁静。只是天道演化,因果循环,日后种种风云际会,且由此开始。

第二章 梦天演,罗霄门

杳杳冥冥,浑似梦境,俞和的眼前俱是一片迷蒙混沌,无光无声幽暗静寂。

渐渐的,这团混沌旋转分化,些微的光亮隐约浮现出来,渐次化作青、白、黄的三道气流,这三道气流浩浩荡荡,起初交缠在一起,后来逐渐分化开来。

猛然间,三道气流激荡起来,先一震,生化出三个不同的世界,再一震,日月星辰出现,于天空中运行,放出光明,三震之后大地上出现山峦起伏河流湖泊,四震之后草木丛生,春来秋往,五震之后飞禽走兽生息繁衍,延绵不绝。

三道气流演化的三个天境中,生出了三尊形貌不同的神灵,却一样散发着浩瀚无比的威仪,他们端坐着,头上脚下全是五色的庆云,脑后一圈明光照耀着整个天境,口中不断的念诵着玄奥的经文,不可计数的古字从虚空中凝结出来,化作一篇篇熠熠生辉的文章,这些文章飞舞着,汇入一尊六角形的经台之上。

忽地,俞和眼前一阵模糊,这些景象淡去,只剩下那座经台虚浮在头顶,仿佛有无穷大,更有紫金、白银、琉璃、水晶、砗磲、珊瑚、琥珀七宝镶嵌,万道五色的霞光从经台上洒下,照亮了脚下无边无际的云海。

光芒渐渐交织转化,虚空中央浮现出一个婴孩的样子,周身都是通透的纯净的。忽然这婴孩伸开了手脚,就地一翻滚,便长成了一个孩童,可那原本纯澈发光的骨肉,却渐渐化成一片晦暗阴郁。这孩童阖目盘膝坐下,双手交叠于脐下,缓缓的从头颅正中生出一点金光,而后脐下三寸也渐渐明亮起来。

孩童呼吸间骨肉延展成为少年,皮膜开始渐渐发光,而后是血肉明亮起来,紧接着是骨骼也变成了淡金色,一道金线自前额流下,穿过双耳侧,从胸前向下,自胯下沿后背逆转向上,顺着背脊正中走向头顶,再回到前额,结成一个循环。金线而又伸展开来了,勾勒出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周身三百六十五穴道如群星闪烁。

一道黄色的气流自口鼻间流入胸腹之间,冲散了淤积在那里的些许阴郁,黄色的光芒结成了脾胃的形状,紧接着一道绿色的气流涌入,结成了肝脏,一道白色的气流涌入,结成了肺脏,一道淡蓝色的气流涌入,结成了双肾,最后是一道赤红色的气流涌入左胸,结成心脏。

自此整个少年的身躯都发出明光,又回到了婴孩般纯净无垢的状态。骨肉再次延展,成了一个青年。

这青年不断的呼吸云气,丝丝缕缕的金光被吞入身体却无有分毫泄露,同时五脏也脉脉的颤动,把一道道光芒,汇聚在脐下三寸。光团越来越盛,越来越稠密,渐渐回转起来,凝为一个红黄色交杂的小圆球,忽地一道火焰自圆球上升腾起来,把这小圆球烧熔成一注玉液,火焰止息,又复凝成一个玉色的小球。

金色的流光在每一条筋络中流动,汇入脐下三寸,忽地青年站立起来,猛一张口,无穷量的金色气流凭空而生,被吸入腹中,那玉色的小圆球越来越大,渐渐化作赤金色,忽地又一道火焰升腾起来,把圆球烧熔成一注金液,火焰止息,金液凝固为一个婴孩的模样。

这金色的婴孩缓缓由脐下三寸升起,最终端坐于头顶中央。一道玄光自头顶无穷高处垂落下来,婴孩张口一吞,便在这婴孩的腹中结成一个玄珠。

此时整个人形便看不出年纪,复又盘坐下来,这一坐便不知光阴,直到脑后一圈明光绽开,五彩庆云自座下冉冉升起,托着人形浮升天际,自此渺无踪影。

一个莫可名状的声音响起,念诵着寥寥数百字经文,反复七遍,最后沉默许久,突然发出一声呵斥,恍如九天雷动,顿时令俞和浑身战抖,筋骨一振,自昏蒙中睁开了双眼。

双臂用力一撑,直起身体,身上一袭崭新的月白道袍,竟已内外湿透,却不闻汗臭,反而有淡淡的檀木香气。

“俞和师弟终于醒来了!待我去禀告宗华院主,他曾嘱咐过,师弟一旦醒来,便立刻去见他一面。”

木屋门口,纤巧的身影闪动,扎着一双云蕾道髻的少女笑吟吟的看着俞和,手中的木托盘上,放着一大碗雪白的米粥,更有几根嫩黄的腌笋,浮在粥面。粥碗一旁,叠着一方热气升腾的布巾。

“俞和师弟稍待,先喝一点粥,你倒是睡了足足二日了,必定饿极,但这时绝对不可暴食,否则会坏了肠胃。吃完粥记得要洗漱妥贴,方可去见掌院。”少女轻巧的把托盘放在床边,转身奔出门去。

俞和愣愣的看着少女突然又消失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回想起那山谷中古兽殁亡的情形,历历在目。而那玄妙的梦境,尤其是那最后吟诵的经文,却也记忆犹新。

但此时肠胃之中,实在是饥饿难耐,俞和端起粥碗,呼噜的几口,便将一碗白粥腌笋吃得干干净净,这才觉得腹中略微充实,抬头打量周遭。

身下是一张木板床,朴素的铺盖棉被,浆洗得十分洁净,房间的摆设一如寻常的道院厢房,门梁上挂着八卦铜镜,墙上贴着三清祖师的绘像,下面放着供桌,桌上摆着简单的香烛和铜铃,绘像前的木板地面上,放着二个略显陈旧的蒲团。床边有个竹板的书架,堆放着些许道门常见的经典。

自己身上被穿上了一套月白色的道褂中衣,蓝色的外敞就叠放在床边,用一根细竹发簪压着,床边还有一双蓝色的布履。道装的衣角上,刺绣印记着一株翠竹的形状。

“罗霄剑门?”俞和倒是认得这个印记,毕竟之前数年间,他所居住的小道观左近,最大的门派便是罗霄剑门,张真人与这门派中许多人有交道,也曾常常同俞和说起这门派种种。

依稀记得这罗霄剑门有近万年的传承,乃是主修剑仙的门派。论及形势,也是九州之中颇具有一些规模与声望的修真门派,有五百余门人,特别是门派执事们,颇有些手段,与扬州府交道密切,经常有弟子出任官府供奉,且扬州府常常递送文书过来,要求罗霄剑门派出弟子前往某地斩妖除魔或行各种善举,以换取药石之类供奉资源,门派中因此很是殷实。

忽地俞和想起一事,惶急之下朝胸口掏摸,从衣领中扯出一根棕编绳,末端系着寸许见方的一片玉符,手指细细摩挲,这玉符温润晶莹完好无缺,俞和这才安下心,长出一口气来。

莫非是自己被罗霄剑门中的弟子所搭救?那少女口中的宗华院主,却为何要见我?正胡思乱想时,那双髻少女却已经回来。

“俞和师弟,我已经禀告了宗华掌院,他正在清微院侧厅等着见你呢,赶紧整理一下,这就赶紧随我过去吧,若让宗华掌院等着急了,我可是吃罪不起的。”

俞和见少女进屋来,慌忙抓起外敞,披在身上,一边伸手挽起道髻,一边问道:“这位师姐,这里可是罗霄剑门?可知道贵门宗华掌院为何事要见我?”

“这里当然是罗霄剑门了,你怎么还贵门贵门的叫?莫非你不知道你马上就是这里的入门弟子了吗?对了,我叫邓晓,你可叫邓师姐,虽然你看起来年纪比我稍大,但我入门在先,所以我是师姐,知道了吗?”少女双手叉腰,略有诧异的看着俞和。

“我是罗霄剑门的入门弟子?”俞和比邓晓更加诧异,“我是怀玉山左真观张真人的道童啊?”

“这个我倒也闹不清楚,不过你是宗华掌院前天带回来的,之后就一直在这昏睡,等下你见到宗华掌院之后,他自然会与你分说。”少女催促着俞和。

于是草草扎起一个发髻,以布巾擦拭过脸颊后,俞和便随着少女离开了厢房,朝门派庭院的深处走去。

这罗霄剑门的山门道庭,坐落扬州西部横亘千里的罗霄山脉东段,在绵延无际的山峦中,寻了一处灵脉汇聚的缓坡,乃是一代代拥有大神通法力的门派前辈,以山中凿出的巨型青条石为主材搭建成,随着门派发展,逐渐扩大,如今已经有八个道院和九进的殿堂,而围绕在道庭周围的山峰,也都开辟为门派弟子及宿老们潜修的厢院洞府,层层仙家气象,道道瑞彩冲霄。

俞和随着邓晓,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眼前豁然开朗的是一座奇雄的殿宇,左右各八根雕满了道家符箓的玉石柱,足有十丈高下,需二人才可环抱,琉璃瓦片折射出五彩玄光,殿门上悬着牌匾,写着清微两个大字,银钩铁画,每一笔都剑气纵横,锐不可当。

殿门口的空地上,一座七层赤铜八角香炉,弥散着灵木异香。

邓晓在香炉前一转,推开了左边侧厅的木门,朗声道:“宗华掌院,俞和师弟到了。”

侧殿门内传来一个温厚的声音,“俞和,进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是否好转了,张师兄将你交给我,可莫要有什么闪失。”

这话语传入俞和耳中,倒令他惴惴不安的心舒缓了许多,略整道袍,俞和垂首迈进了清微院侧殿的门。

修仙剑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修仙剑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总裁,雨露均沾 最新章节

    原标题:总裁,雨露均沾最新章节书名:总裁,雨露均沾目录预览:第1章他爱你?你脑袋坏了吧!第2章左拥右抱,爽!第3章后宫三千,总裁威武!第4章女人抬头,长的真寒碜!第5章夫妻恩爱第1章他爱你?你脑袋坏了吧!乔樱坐在咖啡厅的落地窗旁,讽刺的打量面前小白兔一样楚楚可怜的女人,一双大而迷人的眼睛,因为含泪更加的惹人怜爱了,难怪安志辰最近一段时间对着这个小妖精流连忘返。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会拥这小妖精入怀好好的宠爱一番,只可惜她是个有些冷血心肠的女人,看见她这要哭不哭的样子,真想给她一巴掌看着她痛快的哭出来。

  • 我的奇妙男友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奇妙男友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我的奇妙男友目录预览:第一章诡异婚礼第二章鬼缠身第三章背后的眼睛第四章下一个死的人是我第五章天煞孤星第一章诡异婚礼我一直觉得,闺蜜比亲人还亲,所以我用脚趾头都没有想到,我最好的闺蜜笑着把我推进了火坑。我叫江笑笑,是大四的一名学生。论文答辩前,我收到了闺蜜的喜帖,闺蜜和相爱多年的男票修成正果,我真挺为她高兴的,谁知,参加完她婚礼的第二天,我就听到了她的死讯。闺蜜死后,我经常梦到她,不管我跟她说什么,她都总是一脸怨毒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好像我对她做了什么天

  • 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最新章节书名: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目录预览:第001章先生,借个吻第002章一块钱劳务费第003章被逮到了第004章男神穆枫第005章床照满天飞第001章先生,借个吻“快快,那个死丫头在那儿!”季筱拧着眉,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记得要往前拼命地跑着,身后是几个凶狠的保镖在追着她跑。她怎么也没想过就因为自己拿不出重量级的新闻消息,主编宋青就将自己带出来陪那个老秃驴喝酒,就为了换一个丑闻可以将杂志社的销量冲上去。娱乐圈还真是脏地够彻底的,哪怕她只是一个拍照片的实习生都

  • 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 最新章节

    原标题: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目录预览:第1章送上门的猎物第2章他不会放过她第3章回去慢慢算账第4章不要惹我发怒第5章第5章你以为自己是谁!第1章送上门的猎物顾瑾夕静静的坐在黑暗中,像等待死刑的囚犯,刚才,她的父亲亲手将她送进了这座“囚笼”——华亚集团总裁萧景晟专养情人的地方,全市最豪华的酒店。父亲说:“瑾夕,你姐姐不能去,她会被萧景晟毁了的,为了家族的存亡,爸爸求你了。”顾瑾夕静静望着窗外,花园里樱花花瓣随风飘舞。被舍弃了啊,被宋谦舍弃了,被爸爸舍弃

  • 情深不抵陈年恨 最新章节

    原标题:情深不抵陈年恨最新章节小说名:情深不抵陈年恨目录预览:第1章一不留神被睡了第2章婚礼第3章她却不是主角第4章坐到他身边第5章你眼光和我一样第1章一不留神被睡了晚上十一点。圣彼特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女人雪白的长腿在双人大床上蹭动着,没过一会儿,一双小麦色的大手从大腿根滑落至脚踝处,将它们盘在了腰间。随着一个迅猛的挺腰,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了女人疑似哭泣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持续到了半夜。……酒醉后的头昏欲裂让唐菱不得已的醒过来,坐起来的瞬间,身体上的酸痛让她失手滑倒,后脑勺狠撞在了一堵硬物上,“

  • 逼欢小宝贝 最新章节

    原标题:逼欢小宝贝最新章节小说名称:逼欢小宝贝目录预览:第一章好友的算计第二章那个A胸的第三章遭遇噩梦第四章被开除第五章撕破脸第一章好友的算计宋初为难的看着面前的版面,难不成明天真的要开天窗?虽然她只是个刚刚毕业到杂志社实习的小菜鸟,可爱岗敬业是必须的呀。虽然她暂时负责的版面是生活版,也就只需要贴一些冷门但是实用的生活小常识。“小初,我这里有适合你的素材哦。”“真的咩?给我,怎样?”宋初脸上的苦逼顿时变成惊喜,巴巴的看着娱乐版的新进实习,也就是自己的好友,荣岚。她的睫毛很长,又浓又卷,眼睛更是水

  • 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 最新章节

    原标题: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最新章节书名: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女人够大胆第2章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第3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他床第4章怎么会是他?第5章你在惹火第1章这个女人够大胆天色暗沉。傍晚的广场,已是灯火辉煌。伊澄萱脚踩着五公分高跟鞋,着一身藕白色长款外套,婀娜多姿的身姿在空旷的地上走着,晚风将她的秀发撩起时,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她抬起手中的手表低看了一眼,离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怎么还没有来?伊澄萱美眸中闪过一丝不耐,转过准备离去时,那辆停靠在路边的全球限量版的豪车吸引了

  • 我的女鬼老婆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女鬼老婆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我的女鬼老婆目录预览:第一章蓉蓉第二章可怕的梦第三章宿舍惊魂第四章鬼附身第五章赵大宝的秘密第一章蓉蓉要我说,人在这年头不遇上几个贱婊和渣男都对不起这个社会了。前两天我不是刚谈了个女朋友嘛,人长的不错,臀大腿子长,胸前俩炸弹,晃悠起来那叫一个放浪形赅,刚谈的时候带出去给同学看,老给我长脸了,可我这脸上的金片还没贴热乎呢,她就甩给我一个大嘴巴子。就那天晚上八点左右,张艳艳打电话问我怎么没给她准备生日礼物,这话把我给问懵了,我说你上个月不是刚过了生日嘛。她说那是阴

  • 与婚有染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与婚有染最新章节小说名:与婚有染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第二章:我们一定会离婚第三章:你们是不是把我卖了第四章:这是我给你的承诺第五章:你这个疯女人第一章: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一座巍峨壮观的别墅内,灯光昏暗,只能看到一束暗黄色的灯光在发着微弱的光芒。在这栋别墅的某个房间内,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着,她被丢在那冰冷的地面上。半响之后,这个女人徐徐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是开始感觉到不适。她有点费劲地睁开眼睛,环视着整个昏暗的房间,可以说什么都看不太清楚。绳子将她的手脚都绑住,此刻她可

  • 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 最新章节

    原标题: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最新章节小说名: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目录预览:第1章决定回归第2章茶水间遭袭第3章浓情热吻第4章他的婚讯第5章终于等到你回来第1章决定回归“不要……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这是你自找的……”“不……唔……”激烈反抗的声音被强势霸道的堵住,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动作也愈加猛烈起来,宽大的手掌每抚过一处柔软,便燃起一簇炽热的火焰。身下的女人脸色惨白,恐慌,害怕,她不住的挣扎着。男人的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急于发泄的冲动使他的动作更加粗鲁了一些,迅疾的抓住女人几近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