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腹黑老公宠娇妻(下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2:48: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腹黑老公宠娇妻(下集)

第1章 腹黑男魔鬼式逼婚(1)

他最厌恶感情的羁绊,可如今,居然对前妻说出这带着眷念味道的两个字来。来自haohaoyun.com

白小米一直背对他,听到这两个字,过了许久,许久才轻轻的重复:“复婚?”

“反正你也没法再爱别的男人,我刚好也缺一个固定的床伴……”

“你说复婚?”白小米转过头,打断他的混账话,用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他的眼睛。

秦怀玉看见她那种白痴的眼神,皱了皱眉:“你不吃亏。”

“哈……哈哈哈……复婚?”白小米突然大笑起来,毫无形象的捶着床,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复婚呀……”

“白小米。”秦怀玉讨厌她这种反应,她笑的他心里很不舒服,“你对我的恨,全来自你对我的爱,而且,我也在帮你父亲报仇……”

“哈哈……我对你的爱?”白小米抹着笑出来的泪,“秦怀玉,是你爱上我了吧?哈哈……居然要复婚……你比女人还善变……哈哈……”

秦怀玉坐起身,他是很善变,上一秒决定的事情,下一秒很可能就会改变,给了别人的东西,也随时会拿回来,可那又怎样?

他有善变的资本和掌控最终结果的能力。

摸到手机,秦怀玉拨通白奇骏的电话,在凌晨五点。

白奇骏正在睡梦中,接起电话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睡意。

“嗯……什么?……”

张子妍翻了个身,也被吵醒了,看见白奇骏拿着手机,一脸没睡醒的茫然……白小米其实就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怎么了?”张子妍有些紧张,生怕是公司又出了事。

“怀玉的电话,说……要和白小米复婚。”白奇骏的脸色慢慢变得凝重。

“什么?”张子妍的睡意完全消失,她立刻坐起身,一脸的惊讶。

“还说,作为聘礼,他会将赖家的股份吞并给华宇。”白奇骏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个梦,他甚至还翻回手机的纪律,看看是不是真的接到这样的电话,“但是,在他交付聘礼的时候,也就是结婚的日子。”

“怀玉……他疯了?对赖家下手?”张子妍的表情极为复杂,她也觉得是在做梦,狠狠的掐了掐大腿。原文haohaoyun.com

“他应该早就想对赖家下手了,可能答应赖家接近我们,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报恩’。”白奇骏多少知道一点秦怀玉的事,只是他早就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绝不是个“善类”,“他在后面故意露出的破绽,和离开后暗中协助,我觉得……也并非单纯的想帮我们。”

“只是也想借我们的手,最终除掉赖家?”张子妍问道。

“可能没这么简单,当时他混入华宇内部,获得许多商业机密,而且通过华宇的名,和某些客商来往密切,我总觉得,赖家也不是他最终的目标。”白奇骏叹了口气,看向妻子,“我担心小米……”

“不能再复婚,小米的性格你应该知道,她不可能同意复婚。”张子妍对秦怀玉有点忌惮,那个年轻人虽是商业间谍,可他其实帮华宇打破了举足不前的局面,让华宇置死地而后生,加上后面暗中帮助,反而让华宇在这场世界性的金融风暴中躲过一劫。

只是,那年轻人本事越强,她就越不敢和他走的过近,更不敢把女儿再往火坑里推。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企业垮了还能起来,感情垮了……想弥补会很难。

“可是,他们现在在一起。”白奇骏这段时间正趁着金融风暴的浪头,寻找拓展企业的机会,对已经慢慢上路的女儿也很放心,谁知道,又会出现变化。

他的内心是非常期望秦怀玉成为自己的女婿,可前提是,秦怀玉能给小米幸福。

“电话给我,我要和他通话。”张子妍和看似冷漠的白奇骏不同,她虽然经常啰嗦小米,可母女连心,小米离婚,最伤心的人是她。

作为一个女人,她最了解这份痛,最后她甚至不敢面对小米,不敢提到任何关于爱的字眼,干脆每天在公司,不去想女儿的伤痛。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电话里说不清,抽个时间约他出来,见面再说。”白奇骏扣下电话,又叹了口气,“而且,我们现在很需要他的援手,如果之前没有怀玉的帮忙……”

“所以,你就想把女儿卖了吗?”张子妍打断白奇骏的话,突然飙泪,在老公面前,一反女强人的强悍,“女儿不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血肉,你就这么绝情,已经让她受过一次苦,你还想把她当成事业的筹码?我警告你白奇骏,要是你敢答应,我就和你离婚!”

“我还没什么呢……你别这样,这件事我们慢慢商量。”白奇骏一见张子妍哭就手足无措,他还没开始给妻子分析利弊,就要闹离婚,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一次,你要是敢乱插手,我就带小米和小羽远走高飞,你再去找个女人生个女儿,随你把女儿嫁给谁……”

“好了好了,除非小米点头,其他的我都不管行了吧?”白奇骏轻轻拍着张子妍的后背,“别哭了,被公司员工看见你肿着眼睛,多难看?”

“你快点起床把小米接回来,秦怀玉做商业伙伴可以,可不能让他再碰到小米。”张子妍推着白奇骏,眼泪说收就收,催促道。

舒清海还是没能找到白小米,不知道是叡不愿尽力,还是秦怀玉反侦察的能力太强,白白等待了一夜。

白小米坐在床上还在笑。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她笑得肠子都打结了,肚子痛的要命,下身的血也很应景的大量大量的涌出。

白小米就是止不住狂笑,哪怕笑得满脸都是眼泪,肚子抽筋。

“秦……秦怀玉……哈……哈哈……你脑门子被驴踢了?哈哈哈,复婚……你早点承认你爱我不就完了……哈哈……”白小米笑得没力气了,拿着浴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她可没奢望这个男人会爱她。

刚才他说的清楚,少了个床伴而已。

哈,她做他的床伴?不是说身体和脸都达不到要求嘛?

善变不需要理由的前夫,还真把她当成了应招女,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下周我会把你接到我的住处,给你几天时间,把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安顿好。”秦怀玉既然已经在莫名的冲动之下,给白奇骏打了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岳父大人,那就不管自己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先把她囚禁在身边。

“哈……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白小米扭过头,睫毛上还有泪花闪动,她的脸上却露着甜甜的笑容,“你说离婚就离婚,说复婚就复婚,活到这么大,我今天才知道‘随心所欲’四个字是怎么写的……哈哈……”

“不准再笑。”秦怀玉有些恼火的将她提到自己面前,今天彻底释放了心中的魔鬼,可他的心里并不轻松,因为她这样该死的反应。

“噗……哈哈哈……”白小米感觉自己快要笑死了,不行,她肚子抽筋,她的脸都笑疼了。

“你到底在笑还是在哭?”秦怀玉看见她一边笑,一边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更恼火的皱眉。

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尤其是她,每次信誓旦旦的说,再也不会为谁哭,每次都一副彪悍无比的模样,可总是泪水横流。

“当然……哈哈,当然是笑……”白小米伸手抹了抹眼泪,谁说眼睛里流出的东西就一定是眼泪?

她只是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倒霉,摊上这么个变态的前夫,离了婚,已经撇清了关系,她很厚道的没想着去报复他——当然,也因为没找到可行性报复手段,可他一次次回来折磨她。

现在居然提出复婚,哈哈……

把她当成玩具一样,无聊的时候就会来捏一下揉一下,然后扔到角落继续做他的事情……

她怎么会再给他玩弄自己的机会呢?

“那这是什么?”秦怀玉的手指从她眼角划过,接起一滴泪水,问道。

“刚才你说床伴?”白小米不想回答他,眼泪不过是身体里的垃圾,有时候需要排出,她终于忍住笑,“你还缺少床伴吗?而且像我这种身材的人,会让你阳、痿的哟。”

“谁让你在离婚前一夜,硬是把自己推销给我?”秦怀玉终于找到了理由,对,他在离婚前对她都没任何的感觉,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在离婚前一夜,想方设法的和他做了一次,给他下了毒,让他在离婚后,时常梦到最后一夜的缠绵。

如果那天晚上和平常一样,她什么都没有做,他也根本不会对她“负责”。

“你要是承认爱上了我,或许我会考虑和你复婚。”白小米听不得他说自己“推销”自己,那一夜,她是因为爱,不是因为其他。

“爱?”秦怀玉挑眉,毫无表情。

爱是什么?

白小米又笑了起来,果然他不懂这人间最美最毒的东西。

哈哈哈,她的心理平衡了,一个不懂爱的男人,比失去了爱的能力的她还悲哀……

秦怀玉正要阻住她的笑,私人手机又响了起来。

看了眼号码,是他“岳父大人”打过来的。

白小米笑累了,趴在床上一动不动,闭上眼睛,脸上还有泪痕。

秦怀玉挂断电话,走下床,拉开窗帘,外面已经露出鱼肚白,冬天的早晨,白小米最贪恋热被窝,可她今天光溜溜的躺在床上,感觉咖啡中了毒,中枢神经持续的兴奋着,身体却累得一动也不想动。

秦怀玉走到桌边边,拿出白小米的电话,开机,用她的手机拨通白若羽的电话。

“给你姐带一套衣服过来,还有……卫生棉。”秦怀玉简单的嘱咐一遍,然后说了地址就挂断。

白小米没力气去阻止,她并不想让小羽知道自己和秦怀玉又搞一起去了。

可是秦怀玉很恶劣,似乎偏偏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给白若羽打电话就算了,还让他带一整套的衣服过来,稍微动脑子想想,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白若羽咬牙切齿的找着卫生棉,他昨天晚上就预感姐姐可能不会回来,原先还很高兴,以为姐姐终于接受其他男人,在外面过夜……谁知道这个男人还是秦怀玉!

在白若羽的眼里,秦怀玉就是魔鬼的代言词,他只希望姐姐永远都不要和这个魔鬼有交集。

带卫生棉是不是大出血了?白若羽气呼呼拎着包,坐上司机大哥的车。

要是换成以前,白若羽铁定会找一群朋友,去把秦怀玉的家都给砸了,可是他现在成熟多了,不会做那种傻事。

第2章 腹黑男魔鬼式逼婚(2)

白小米被秦怀玉用热水擦着身体,她也懒得动,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脑中不停的盘旋着“复婚”两个字。

离婚如了他的愿,还想复婚?

不行,又想大笑,简直太荒谬……

白若羽来到三环路附近的一条非常古朴的街道,这里几乎全是民国时的建筑,秦怀玉其中一处房产就在这里面。

舒清海要是能摸清好友每一处房产的地址,或许还能一个个的找到这里来。

白小米听到楼下的走动声和模糊不清的说话声,她知道弟弟来了。

不多时,秦怀玉将衣服全扔在床上,然后把软绵绵趴在床上的她扯起来,没头没脑的给她套着衣服。

咦,他真以为自己睡着了吗?居然帮她穿衣服。

白小米又想笑,她扯了扯唇角,睁开眼睛:“不劳你帮忙,我自己来。”

秦怀玉将她想拽衣服的手不耐烦的挥开,阴沉着脸,将她的上衣穿好,才冷淡的开口:“下周我去接你,收拾好你的东西,别让我等。”

白小米撕开卫生棉,穿好裤子,似笑非笑的看了秦怀玉一眼,她昨天说错了,说舒清海是上帝,其实真正的上帝这大哥!

真想对楼下喊一声,小羽,快上来看上帝!

不过喊出来会被秦怀玉给剁了吧?

白小米穿好鞋,一言不发的站起身往外走,手腕突然被秦怀玉拽住,她又一个踉跄,被扯进他的怀里,随即下巴被抬起,又被吻住了唇。

恍惚中,白小米仿佛看到那天在民政局门口,他也这么狠狠的吻住自己,然后绝情的离开。

秦怀玉紧紧搂住她的腰肢,理不清自己的心绪,只想在她离开前,再索一个吻。

他说这个女人是毒药,一碰就沦陷,结果她自己送给他吃,现在让他心神不宁,阴郁的想立刻把她囚禁在屋子里……

白小米坐在车里,靠在弟弟结实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白若羽不敢惊动姐姐,也不敢问昨夜的事情,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肩膀依靠。

白小米整整睡了两天,手机关机,电话不接,谁都不见,关着房门像是在练睡功。

舒清海已经是第三次来到白家,昨天的早上和中午他连续来了两次,可是白小米关门谢客,他只能今天又过来。

张子妍回来了,舒清海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商界女强人。只是之前的见面,不是在商业宴会上,就是在慈善拍卖会上,因为自己和张子妍属于不同领域的人,所以还没交谈过。

周彦一直担忧的在表姐门口转悠,他对楼下的客人有着莫名的敌意。

可能因为是小米的朋友,又是她的小说老板,而是还是青年才俊,所以周彦一点也不想下去寒暄。

张子妍和舒清海聊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起身上楼,走到白小米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温柔的喊道:“宝贝,妈妈回来了,快点起床,要吃午饭啦。”

里面没有声音,张子妍皱了皱眉头,再次叩门:“亲爱的,起床吃饭了。”

“小米,再不开门,我就要踹了!”张子妍等了几秒,里面还没动静,于是用力捶了捶门,对站在一边的周彦努努嘴,“去找钥匙。”

还没等周彦找到钥匙,张子妍眼前的门就打开了,白小米脸上还一副没睡醒的表情,眯着眼睛蓬着头发,穿着卡通睡衣,喃喃的喊了声:“妈……你怎么回来了?”

“老天,看看你的模样,这都睡痴呆了吧?”张子妍自从公司出事之后,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几乎把公司当成家了,要不是女儿又出了问题,她还没时间回来。

赶紧把白小米的乱发整理一下,推着睁不开眼睛的女儿去洗手间,张子妍就像二十年前照顾她一样,放热水,然后浸湿毛巾,给女儿擦着脸。

“妈……我自己来……”白小米睡的昏天暗地,同时又噩梦连连,疲 惫的一点都不想起床,而且大姨妈又来了,弄的更是不想下床。

“来刷牙。”张子妍挤好牙膏递给白小米,心疼的看着女儿,昨天她本来逼着白奇骏去见秦怀玉,结果秦怀玉又飞去了美国,说下周才回来,她放心不下小米,只好抽空回来看看。

白小米漱着口,从镜子里看到妈妈关爱温柔的眼神,心里突然一疼,她发现妈妈笑起来的时候,保养姣好的脸上,还是有鱼尾纹出现。

当一个女强人也很累吧?

又摊上她这么个没用的女儿。

白小米洗漱完后,站在衣柜前,半天没动。

“快点换好衣服,你表哥在家里,不能穿的邋邋遢遢随便乱走。”张子妍催促道,还没对她说舒清海来了。

“妈,你下去等我。”白小米不想让妈妈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两天了,有些吻痕还留在身上。

“真是……在妈妈面前还害羞,小时候都是妈妈帮你洗澡的呢。”张子妍多聪明,看见白小米迟疑的模样,就知道原因,于是故意笑骂了一句,然后退出房间,随手带上门。

白小米只穿了件套头的线衫,下面是深蓝的牛仔裤,就下了楼。

刚走到楼梯拐弯处,她就看了舒清海。

“小米。”舒清海看到她站在楼梯处,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内疚的喊道。

“嗯。”白小米几秒后,只发出一个鼻音,继续下楼。

“小米刚睡醒就这迷糊样。”张子妍对舒清海还是十分客气的,她迎上去,将白小米拉到舒清海的面前,笑着说道,“小米多亏你照顾……华宇会记得你的恩情。”

张子妍指的是那雪中送炭的两千万。

“伯母太客气了,我没有做什么,小米是靠她自己的努力才有今天。”舒清海笑了起来,“应该是我们谢谢您,培养了这么有天赋的女儿。”

“可以吃饭了吗?”白小米终于开口,舒清海就会哄人开心,看妈妈那副高兴的模样,听的好受用。

白小米和周彦坐在一起,舒清海和张子妍坐在一起,四个人面对面的坐着,白小米只管默默的吃饭。

她睡的快虚脱了,父母和弟弟都不在家,也没人敢管她,周彦每天把饭端到她门口,她就是懒得下床开门,反正睡觉也饿不死,实在胃疼就抓点巧克力填肚子……

现在看到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白小米的食欲被勾了起来,闷头大吃,不管妈妈和舒清海在聊些什么,也不接妈妈丢过来的任何话题。

“舒总还是单身?”张子妍看了眼女儿的吃相,在心里摇了摇头,突然笑眯眯的问道。

“嗯……伯母喊我清海就行。”舒清海刚才正和张子妍聊着企业运营,对猛然切换的话题有些接不稳。

“妈妈,不要打听别人的隐私。”白小米正闷头大吃,听到妈妈话题意向的转变,立刻敏感的说道。

“就是随便问问嘛,你这孩子紧张什么?”张子妍还是带着优雅的笑容,转头继续问道,“清海,你还没有意中人吗?”

“妈,我吃饱了,你们慢用。”白小米受不了妈妈,每次看到优秀的单身男人,就恨不得全列入她的女婿队伍中。

“我也吃饱了,婶婶你们慢用。”周彦也放下筷子,礼貌的说道。

白小米往楼上走去,周彦也跟着她上楼。

“小彦,这两天我身体不舒服,本来要带你出去玩的……”白小米突然停下脚步,对着差点撞到自己的周彦歉意的说道,“圣诞节那天太累,没想到一睡就睡了两天。”

“没关系。”周彦欲言又止。

“我明天带你去玩吧,圣诞节和元旦之间的日子其实才热闹。”白小米哪有心情出游,她最近睡了醒醒了睡,睡着做噩梦,醒了想复婚的事,她想不到一个好主意来报复秦怀玉。

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对象结婚。

否则她可以在秦怀玉下周来的时候,拿着结婚本张扬的笑,对他说,sorry,我结婚了。

“小米。”周彦的脸都憋红了,终于说道,“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什么事你知道了?”白小米摸了摸后脑勺,一副没听明白的模样。

“和你的前夫复婚的事。”周彦终于说了出来。

“谁说要和他复婚?”白小米的脸色突然一沉,反问。

“我听到了,婶婶和你那个书商老板说的。”周彦的声音很低,他之前就问过白若羽出了什么事,白若羽没告诉他,然后今天无意间听到舒清海和张子妍的对话,他才知道这件事。

“我不会和他复婚。”白小米抿了抿唇,说完,走回房间。

“那……你……你和我结婚……”像是鼓足了勇气,周彦在这两天里,无数遍的练习的,并不是这句话,而是“白小米,我爱你”。

可是今天听到婶婶和舒清海的对话,逼着他直奔主题,没有烛光没有玫瑰,他先下口为强。

有些突兀,可却很真诚。

白小米转过身,看着他憋红的脸,眼里有着迷茫和疑惑。

什么?

“小米……我……我确定很爱你……你不要和那个人复婚,跟我结婚吧。”周彦从口袋里掏出一封被捏的皱巴巴的信,他原本想着在白小米生日的时候,放在她生日蛋糕的最下面,可是现在情况紧急,容不得他慢慢来。

情书?!

白小米曾经幻想的爱情就是这样,她的老公一定要温柔多才,会给她写情书,会给她念情诗。会每天对她说,我爱你。

可是,现实和幻想的距离太远,以至于,周彦来的太晚,等他拿着情书赶到的时候,她已经不再相信情书里的一切。

“小米,我会为你努力奋斗,虽然……虽然现在我刚刚毕业,还一无所有,可是你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能给你最好的爱情。”周彦见她沉默不语,紧张的鼻尖都出了汗,她不愿接受他吗?

确实他的表白很不是时候,而且太快了点……好像她不相信一见钟情,而喜欢日久生情,有次聊天对他说,见一面就谈爱的人,绝对是骗子……

她不会把自己也当成秦怀玉之流的骗子吧?

白小米默默的伸手,拿过那封皱巴巴的信,挥了挥手:“好了,你去午睡吧,我得继续睡一会。”

周彦在她接信封的时候,心脏快跳出了胸腔,可是她拿过信封,居然只云淡风清的丢下午睡的话……他的心又纠结到一起,哪里有心情睡午觉,他只想得到一个回复。

“小米……先别睡,我真的……”周彦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是真的喜欢白小米,爱上她的才华,喜欢她的性格,从灵魂深处被吸引。

所以,周彦也认为,其他所有人的喜欢,都没有他这么深刻。

无商不奸、充满铜臭味的人,能看到她骨子里绽放的光华吗?他们懂什么叫诗,什么叫才情吗?

卓文君嫁的人,是司马相如,而不是李嘉诚……好像没什么可比性,不过,周彦固执的认为,只有他才最懂她的灵魂。

“嗯,睡醒了给你答复。”白小米看他又憋得脸色通红,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平静的说道。

“小米?小米?”楼下传来张子妍的呼喊。

“那我……那我等着。”周彦听到张子妍上楼的声音,立刻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妈,喊我干嘛?”白小米将那封信塞进屁股后的兜里,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一点都没礼貌,下去陪清海说说话,人家特意过来看你的。”张子妍今天在饭桌上不停给白小米使眼色,还故意把话题引到“单身”上,结果女儿憨的让她内伤,没接住球就算了,还把球往其他人身上扔……

“我又没死,有什么好看的?”白小米不想和舒清海聊天,她现在看见男人的脸,就想扔一保龄球过去,砸扁。

尤其是仿佛站在云端俯视众生苦痛的上帝般的男人。

玉皇大帝啊,快收了这群妖孽吧!

腹黑老公宠娇妻(下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老公宠娇妻 或 下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