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仙师难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3:33:12 来源:网络 []

小说:仙师难求

第一章 琉璃心忘情草

琉璃的真身是一棵草,因长了一颗琉璃心,加上吸收了三万年的日月精华,便飞升成仙了。好好孕

  那日,琉璃初登天界,一身白衣翻飞,足尖轻点,似灵碟扑花,轻灵落地。一头柔顺细腻的青丝,由一根白色发带随意地束在脑后,浑然天成的倾城之貌,艳丽却不落俗套。落落大方,不矫不饰的仪态,似一株天山上的雪莲,高洁又孤傲。一双清澈的明眸里闪烁的流光,那是冰封掩盖下的冰骨柔情,唯有那不冻之水才能化解的开。

  周身萦绕的清冷气息,将一切混浊之气全都吹散,好一颗玲珑剔透的琉璃心,如此美人,唯有令人赞之赏之,梦犹念之。

  广无边界的九天圣空,祥云戏游万千楼宇。

  浩瀚的蓝天白云中,落下一白袍长身的老者,面对琉璃而立“吾乃司命,奉旨迎接仙子。版权haohaoyun.com

  星君白袍一挥,尽显上仙风范“仙子请。”

  “劳烦星君领路。”琉璃紧随其后。

  面见了玉帝跟其他众仙后,琉璃回到玉帝赏赐的仙宫,琉璃宫,碧空澄澈,波光流转,宫宇似一座璀璨无比的水晶宫,清明透彻的外形,深得琉璃欢喜。琉璃宫名副其实,以后这里便是由琉璃仙子管辖。

  天界很是广阔,一望无垠。仙宇楼阁之间全是白茫茫的流云。阅读haohaoyun.com人们常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在这里除了感叹万物的浩渺,便是时间的无涯。琉璃不知过了多久,但能明显感觉到时光的瞬息万变,貌似她在广寒宫小坐一会儿,不过天界半盏茶的功夫,人间却已不知越过了好几个年头。

  琉璃的事务很是清闲,除去每日的日常,她有很多时间无处打发,于是藏书阁便沦为一个好去处。琉璃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翻阅阁楼里的藏书。有时一待便是一整天。本以为自己的时间就用来徜徉在书涯里,且会一直这样下去,从长远看也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却不知,凌霄殿内此时正在议论着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事。仙师难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司命,你怎么看?”大殿宝座上的玉帝一脸威严的扫视着殿内的众位仙卿。金碧辉煌的凌霄殿,最高处的游龙宝座,俯仰天地万物的王者,万物生灵的存亡决断,只在其一息之间。

  “琉璃仙子的命盘,老夫这里无法参透,无言可谏。”老者如实作答。

  玉帝遂望向另一人,“太白,可有法子化解?”

  “既然前世镜都无法看透仙子的记忆,臣建议不防请教西天佛祖。”太白金星大胆进言。众所周知,玉帝与西天佛祖之间的关系,从时间的起源算起,一直是不松不紧,极为微妙,无人敢妄加揣摩。原文haohaoyun.com

  是以金星话毕,殿内顿时一片寂静。

  其它众仙,不约而同的望了一眼金殿上的那位,便低头静默,片刻,见大殿上并未传来盛怒,遂小声试探道

  “嗯,此法不错。”

  “可行。”

  “甚好,值得一试。”

  ······

  于是,一日琉璃宫内现身一人

  司命星君,对于这个只与琉璃仙子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的突然到来,琉璃委实震惊了一番,但更令人震惊的却在后头。

  冥界一条青石街道的两旁,开设有大小不一的商铺,货物种类齐全,供应吃穿住行,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身形缥缈,黑气环绕,整条街道在烈日的笼罩下,反而呈现一股阴冷之气,街道一处的阴暗角落,黑湿的土壤里,开出一朵朵极为妖冶的红花,那花不见枝叶,通红的花瓣,艳的滴血,好似在哭诉,地上那红艳艳的一片,似是铺满了泣血的眼泪,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殇情。

  像这样的角落,这样的红花,随处可见,它们的存在,好似在挽留离去的故人,好似在低诉婉转的情话,好似在哀鸣逝去的昨天。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这是冥界往生镇内的一条街道,这个街上没有一个活物,而这个镇子也是一座死镇。

  往生镇,顾名思义,鬼魂转世必经之路。因很多魂魄留有太深的执念,沉溺于所追逐的奢望,而久久弥留于此。越来越多的鬼魂聚集于此镇,他们如同生前一样生活在此处,有的开酒楼,有的经营茶馆,有的卖吃,有的供穿。这里的一切同人间一样,唯一的区别便是他们都已经死了,维持着他们像人一样活着的是他们不愿离去的魂魄。

  往生镇,弃而不舍,生而不得。

  往生镇茶馆二楼,看台周围聚集着很多人,其实称他们为鬼,更为合适。大厅一片热闹的景象,三五成桌,围坐一团,纷纷议论着今天的说书内容。

  二楼靠窗那位置的视角很好,琉璃不仅能欣赏窗外的街景,还可以将整个楼厅尽收眼底。一身形高大但略显消瘦的青衫男子,摇晃着很不协调的步子,在离琉璃不远的一桌落座。

  琉璃识得他,自从她下到这里,就在这茶馆中见到过好几次。对了,琉璃出现在此,究其原由还要从司命星君突然造访琉璃宫的那天说起。

  天界琉璃宫内,“今日前来所为要事,请仙子务必将老朽接下来所说的话牢记。”白衣老者直接对琉璃仙子说明了此行的目的。

  身旁的琉璃仙子表情瞬间凝重起来。

  “仙子乃灵草化身,此草拥有三万年的灵力,以仙子目前的法力和修为难以掌控真身的强大灵力。然而,此灵力的控制稍有差池,可能会引发一场浩劫。”

  “说实话,我未曾察觉这灵力,这又是为何?”片刻后,琉璃抬起沉思的头问道。

  “仙子可还记得前世的记忆?”星君捋了捋白须,看向琉璃。

  琉璃朝星君摇了摇头,心下却寻思,我竟还有前世记忆,为何会不自知?一双澄澈的明眸里盈满不解。

  “琉璃心乃集天地之灵气,是天地间极纯极净之物,仙子之所以忘却,乃是琉璃心在你飞升时净化了你的所有记忆,之后便沉睡了。然而,就是无法预料灵力何时苏醒及强度大小,玉帝便下旨命仙子下到冥界,探讨如何用自身灵力来化解冥地深处的怨恨之气,借以激发灵力并化为己用。”星君在心里补充,这也是上次议论后所得出的最佳方案。

  停顿片刻,便又接着道“仙子此去,可谓历劫,其中变数无法预测,好在佛祖有话:尘里来,尘里去,顺其自然,不可强求。希望能帮到仙子。”

  话毕,便驾云离去。

第二章 清风不识桃花面

自星君离去后,仙子动了动僵立许久的身子,便飞身下了冥界。

  相传冥界深处,有一极其阴暗恐怖的地方,那地方深埋着一如同万丈深渊的天井,天井的岩壁由无数的牢笼镶嵌而成,凹凸不平。此牢由万年玄铁锻造而成,金符加印,关押着冥界最深处的厉鬼怨灵。囚禁在这里的厉魂冤鬼要承受永无天日的极刑,穿心之苦,噬骨之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当月光照进井内,似乎还可以隐隐约约听见,里面传来一些撕咬,分裂,吞噬的声音。

  这里便是冥界的厄罗井狱,比十八层地狱还要凶残恐怖的地方。

  在这口天井的底下,流动着万年不冻的黑水,水里面也压制一些永远都出不来的邪恶力量。

  每当月圆之夜,月光一照向水面,那深不见底的黑水便会翻滚起来,好似氺里深藏的东西在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禁锢,从而冲出水面,然月光一过,水面又恢复一派平静。

  又一个月圆之夜,井内传来支悠一声,一牢笼的铁门被打开,只见一个黑影自井口被推了下来,引得牢笼里的恶魔纷纷探头围观,空旷寂静的天井内,突然传来一阵阵桀桀的恐怖笑声,笑声里透着丝看戏的意味。

  只见那个黑影笔直落入水中,继而被邪恶力量瓜分吞噬,惨烈的挣扎声平白为牢笼里围观的恶魔们添加了一点笑料。

  厄罗井狱总会有一些厉鬼怨灵想要挑战黑水之刑,倘若挑战成功,便不必再受永无天日的极刑。这其中的诱惑多么强大,以致无数的厉鬼怨灵都想以此来逃脱刑罚,然而,黑水之刑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在黑水之刑下魂飞魄散的怨灵不计其数。

  相传五百年前,有一白衣男子,从这水里活着走了出去。自此之后便再也没有过,而那白衣男子也就变成了这里的唯一神话。

  神话的存在,总是无形的吸引着更多想要创造神话的万物。

  淡淡的月辉俯视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只见那身影正钻进一个篱笆小院里,身影远远的便看见了树下站立的背影,还未靠近便立刻禀明了来意,那声音里透着丝畏惧,

  “小的来汇报最近的动静。”

  “说。”那个背影并未转身,只吐出了一个字,清冽的声音以足够令那个等待中的男子胆寒。

  “往生镇新来了一位女子,长得极其漂亮,不知是不是您要找的人。”得到指令,男子小心翼翼的汇报,生怕触怒了眼前的那人。许久,不见树下人有其它指示,便恭恭敬敬的告退了。

  男影离去后,那个树下的背影转了过来,月辉下那是一张长得极其美艳的容颜,俊美的剑眉,不清不淡,浓密恰到好处。俊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吞吐着无声魅惑的红唇,妖冶的颜色,红的滴血。最让人痴缠入迷的,是那双深不见底的俊眸,星眸似漆,如梦如幻。

  月光下,男子长身而立,身披霞姿月韵,轻皱的眉宇间,倾泻出倾城风华,那一疏一展间抖落的魅惑,就像是一个少女编织的旖旎春梦,就连清冷的月光都贪婪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恨不能进入这场春梦。

  天就快亮了,梦中的人儿却不愿醒来。

  次日,往生镇茶馆依旧热闹非凡。二楼看台的下边,坐着黑压压的一片,他们都等着今天上演的故事,只闻闹哄哄的大厅升起一道抑扬顿挫的声音,那声音饱含情感,瞬间抓住了听众的神经。

  在坐的众人都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今天的故事。

  “话说这玥国大将,大家一定很耳熟,他在玥国的地位如同战神一样。这样一个人物对玥国周边国家有着极强的威慑力。所带领的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传言军队所到之地,不费吹灰之力成为名下之城,其名声也足够令敌军闻风丧胆。”

  “在玥国与锦国的战役中有一场非常有名,以少胜多,史称虎口崖之战。”说书的停了下来,喝了口茶水,看着底下一片期待的目光,老神在在的接着道

  那说书先生所讲的是玥国的一风云人物,大将军司马流云或战神司马流云。其被传颂置神一样的地位,还得归功于他出神入化的用兵计谋。

  故事还得细说从头

  夜里,锦国营帐,几位主将在一起商讨对策。

  “将军,司马流云现手下兵马不足两千,为何不乘胜追击?”副将毫不掩饰内心的不满,在他看来,此时正是反击的大好时机,此战得胜便可一洗前耻。

  “哼,司马流云为人诡诈,变化多端,本将军怀疑他以退为进,诱我们上钩,但本将军已识破其奸计,明日战场上必取下那狗贼的头颅。”话毕同时,一把利刃直插案桌,刀刃在烛光下闪着嗜血的寒光。

  锦国主将生性多疑,且为人刚愎自负。深知这点的司马流云,早就想好了策略。

  于是一场瓮中捉鳖的戏码即将上演。

  虎口崖,谷地两旁危崖耸立,悬崖峭壁,易守难攻。埋伏在此的玥国将士如同蛰伏在草丛里的猛虎,等待着猎物的到来。从下往上看,虎口崖正如其名,喷张着血盆大口,仿佛是洞悉了这潜在的危机,林峰里的飞禽都早已离去,剩下的只是死神降临前的宁静。

  见敌军进入埋伏圈,源源不断的大石从崖坡上滚落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锦兵,一时间惨叫声响彻山谷,横尸遍野。紧随着一声呐喊,历经沙场的玥玥国将士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不费吹灰之力将残余锦兵降服在自己的利爪下。其实,司马流云四个字已足够令其丢盔卸甲,不战而降。

  “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虎口崖之战,以锦国的惨败而告终。”

  “好!”

  “司马流云好样的。”

  精彩的故事赢得满堂喝彩。琉璃对故事并不大感兴趣,可她注意了一个人很久,就是那个行动不便的青衫男子,他几乎每天都会来这个地方,但不为听书,来了后便找个僻静的位置坐下,一坐便是一整天。可是今天感觉他有些不一样,跟以往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漠不关心不同,这次的不在意中他似乎有在认真听。

  如此怪异的男子,自然引起了琉璃的注意。

  几个故事说完,夜色也跟着降临了。

  出了茶馆,男子一路穿过狭窄的巷子,来到一个破陋的房屋前,信手推门的动作,却有了片刻的迟疑,他已然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琉璃没想刻意隐藏,她预感他们还会见面。

  一片漆黑的夜色,月辉里隐隐勾勒出一座楼阁,那里远远地传来喧闹的声音,楼里泻出的昏暗灯火,给冰冷又阴沉的夜幕,增添了一抹亮色和一片温热。

  “三娘。”楼阁的门口,一袭白衣的女子,踏着月辉而来,耀眼的明眸如同璀璨的星辰,熠熠夺目。琉璃微笑着唤着那个忙碌的身影。

  “来了?”红妆女子闻声从店里迎了出来。一袭绿色荷叶边拖地长裙,不粗不细的腰身,恰恰扭出别样的风情,已为人妇,却风韵犹存,堪堪是徐娘不半老。这便是镇子东边一酒楼的老板娘,人唤三娘。两人熟络的相互打着招呼,显然是认识的。

  “怎么今个儿稍晚了些?”唤作三娘的女子,朝琉璃柔声问道,那声音似秋日的暖阳,不愠不躁,却恰好抚慰人心。琉璃心想,不仅人长的好看,就连这声音如同美酒一样使人微醺。

  “今天故事有点长。”琉璃边说着,边拿起酒壶为自己满上一杯。流畅的动作,透着股娴熟。

  “老是喝这个,不腻吗?”三娘见琉璃每次来都只点桃花酿,心下便认定她是个无趣的人。忍不住又开口问道,

  “你很希望客人对你的酒腻了?”琉璃秀眉一挑,明眸里溢出一道流光,充满玩味

  “死没良心的,我是想着让你换个口味尝尝。”三娘的丹凤眼里溢满风情,故意虎着一张脸,但声音却难掩笑意。心里嘀咕道,竟拿老娘寻开心,不识好人心。

  “如若入了眼,便是最好的。”三娘话音刚落,只见琉璃提杯的手,顿了一下,方才慢慢地回道,那漂亮的明眸里闪烁的流光,是他人读不懂的深意。

  琉璃是个比较清冷的人,三娘见到她的第一眼,便在心里直呼,这娃子长得真好看,清冷出尘的气质,好似深谷幽兰,不沾人间烟火,不染七情六欲。孤高淡然的性子,应该不好相与,然两人熟识后,三娘又觉得琉璃笑起来是最美的,那姹紫嫣红的百花,都不及她的嫣然一笑。尽管如此琉璃也只在三娘这辈子所见的美人榜中排第二,因为第一是三娘自己。

  “哼,懒得理你。”丢下一句,三娘端着那扭出花儿的腰身摇曳地离开了。

  这家酒楼生意很不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老板娘,是个尤物。其次,便是这桃花酿确实不错。

  “一壶桃花酿。”这声音及其魅惑人心,清冽中透着股慵懒。如同划破冰封的烈火,冽中带焰。艳而不丽,媚而不俗。光听声音便好奇这人长什么样。

  琉璃抬头望去,只见那人背影俊秀,身姿挺拔。似林下之风,旷然悠远。

  只远远的一眼,却令琉璃生出一股莫名的熟悉,那人好似一个昔日久别重逢的故友,似曾相识的感觉铺面而来。琉璃的心在这一刻,好似平静的湖面,晕开了一圈浅浅的涟漪,琉璃压下心里的波动,微敛的明眸里,一道流光飞快闪过。

  那男子一身白衣,不染纤尘,似是贬落人间的谪仙,却依旧不乏高洁之气。

  是个不太一样的鬼。

  “想什么呢?”三娘见琉璃望着某处若有所思的样子,便抬头望去,只见一身白衣的男子拎着一壶酒正走出了店门。那淡淡的月辉正好遗落在他挺拔的肩头,朦胧的夜色趁机剪下了他那迷人的身影。

  “怎么小妹开窍了?”三娘收回目光,冲琉璃打趣道,看着琉璃的眼里满是揶揄的意味。

仙师难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师难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宠妻入骨:娘子看招8章

    原标题:宠妻入骨:娘子看招8章小说名字:宠妻入骨:娘子看招第八回:养条毒蛇玩(一)杯子破裂的声音把拓跋瑢镇了一下,不由得抬眼看他。拓跋珪依旧懒洋洋地斜靠在柱子上,眼眸却深沉的如同一头豹子,闪着幽利的光!拓跋瑢知道,这是警告!警告他和自己的母亲不要再有小动作!但是,在这世间上,有些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一个警告就打退堂鼓,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王侯将相?争权夺利四个字说明了想要权力,就要拼了命的去争去夺。不争不夺,权力是不会送到你面前的。拓跋瑢嘴角轻抖了抖,转身走出了亭子。“大哥!”拓跋瑢前脚走,后

  • 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8章

    原标题: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8章书名:误惹邪王:人家偏不要第八章蒙骗皇上“您来无非就是想要问清儿和四皇子的事情吧……那清儿索性就说了!”穆清知道皇上是多疑之人,故意表现出小女儿家的情绪,让对方放松紧惕,“安平王惊才绝艳,举世无双,容貌与智慧并重,是我大越朝除您之外的好男人!却偏偏不是因为情爱娶我!”“什么?!”皇上脸色微微一变,手指紧紧收拢,心中一阵怒气:老四,朕如此疼爱你,没想到还是让你……“他居然是为了您!”穆清死死瞪着皇上,仿佛他就是自己的情敌一般,“他说什么自己大军刚刚凯旋归来不久,又得

  • 重生贵女:摄政皇妃8章

    原标题:重生贵女:摄政皇妃8章小说书名:重生贵女:摄政皇妃第八章府中大权重归位这才刚踏进正殿的大门,张茹芳直接快步的走到了坐在正位上的灵薇面前,抬手就想要一巴掌扇去,那双眸之中全都是仇恨的神色。莲香看见这举动可是被吓得不轻,差一点儿就尖叫出声了。只见灵薇没有任何的害怕和惊恐,而是缓缓的将手中的茶杯远离了自己的唇瓣,不急不慢的开口:“二夫人最好想清楚这一巴掌下来之后的后果的是什么,殴打皇家之人可是要灭九族的。”张茹芳在听见这话语后,手臂停止在了半空之中,那眼神有着不甘心。她没有想到,自己想出来的招

  • 赔心交易:慕少专宠甜心妻8章

    原标题:赔心交易:慕少专宠甜心妻8章书名:赔心交易:慕少专宠甜心妻第8章:安排手术手术的过程很艰难,结果却很成功。二十天之后丁薇从无菌仓被推进普通病房,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找慕行琛。“你是不是瞎?”身边飘来一个声音。丁薇一转头,慕行琛就坐在她旁边。兴奋的抱住慕行琛的胳膊,丁薇觉得能再次见到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好了,语无伦次道,“太感谢你了慕先生,谢谢你的骨髓,不对应该要谢谢你的妈妈生了你,啊还要谢谢你的外婆……”慕行琛摸了摸她的额头,“怎么做个手术傻了这么多。”“丁小姐你都不知道医生直说慕先生就是你

  • 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8章

    原标题: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8章小说名称:二嫁皇叔:首席特工皇妃第八章赏花大会大概就算是苏如是凭空消失几天,也不会有人问津。这也算是有了好处,就是自由。苏如是和银屏一踏入那间她们居住的简陋小院,就察觉到了和往日不同的异样。有人!苏如是和银屏对望一眼,十分有默契的用眼神交流者。银屏指了指自己,又用眼神瞟向那传来气息的小屋中,意思是:小姐我先去探探里面有什么人!苏如是点点头,示意她会跟在银屏身后。主仆二人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走到了位于小院中间的木屋外,轻轻探头,从打开的窗户中望了进去。苏如是看清

  • 香梦诡事8章

    原标题:香梦诡事8章小说书名:香梦诡事第八章诡异的镜子李成拿出那个比较大的镜子之后,里面立马发出了黄色的光芒,而且这个光芒显得异常耀眼,根本不是像想象中那样,这倒是令我感到非常惊讶。没想到,竟然差不多的镜子,竟然会出现这么大的威力,这倒是令我真的感到非常奇怪,想到这里,不由异常的惊讶,但是现在看起来,根本不是这么简单。我想了一下,便开口道“李师傅,你这个镜子,好厉害啊”。听到我的话,李成脸上露出一丝的痛苦脸色,强忍着脸色说道“不要说话了,我现在正是值关键的时期,不能打断我”。我瞪大眼睛,赶紧点了

  • 造化之城8章

    原标题:造化之城8章书名:造化之城第八章恩将仇报陆天羽跟随陆海峰到了一间密室里。陆阳正在盘膝打坐,他脸色苍白,衣襟染血。他睁开眼,挤出笑容:“天羽堂弟。”“真是劳烦贤侄了,我亲自在这里为你们护法。”陆海峰如是说。陆天羽没想太多,他盘膝坐在陆阳身后,单手抵在陆阳背后上,一缕神念随之钻进陆阳体内。帮别人抚平神念上的创伤,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不多时,陆天羽便累的大汗淋漓。“休养一段时间,便无大碍。”陆天羽起身。“真是多谢堂弟了。”相比起陆天羽的疲累,陆阳显得精神饱满,他微笑开口,眸中却划过一抹寒意。

  • 神王继承人8章

    原标题:神王继承人8章小说名称:神王继承人第七章老刀收徒“那老者说,要一样东西,只要找到此物便可包云二少性命无忧,云家表示能救活云二少,只要老者提出条件云家必然倾尽全力报答老者。那老者只是说找到东西再谈条件。”“当年,云家联手纳兰家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寻找此物,两天内几乎将华夏翻了个底朝天,第三天,就在所有人都要放弃的时候,奇迹出现了,纳兰家当时家主的孙女在那天出生了。比预产期早了两个多月,而那老者要的东西便在纳兰紫晴嘴里含着。”上官秋雨忍不住打断:“什么东西那么玄乎,还在嘴里含着。”夜晓沉声

  • 爱上大女人8章

    原标题:爱上大女人8章小说名:爱上大女人第八章小姨的冷漠第二天,到了学校里面,我心情就很激动,因为第一节课,不是别人的课,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小姨的课。我一直静静的等待门口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随着上课铃响起,一个美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进入教室之后,就是正常班级上课的正常的事情。但是我眼神一直都直直的盯着小姨的脸,没有一点离开,深怕错过什么,在心底也期望也许小姨能忍不住看看我,但是我失望了,小姨就和普通老师一样,没有向我这里看过一眼。学校的时间上课时间,学校的上课时间并不长,一般都是45分钟,但是我一

  • 江少请自重8章

    原标题:江少请自重8章小说书名:江少请自重第八章:现在就给我上了这个贱女人张马猥琐的表情,让任雅一阵干呕,恨不得立刻死去。但她不能,她要把今天所受的苦通通还给秦尤!秦尤不经意间触到任雅冷然的目光,心中没来由地升起一股恐惧,不自觉地退后一步。明明已经是被男人压在身下玩弄了的贱女人了,还有什么资格露出这样的眼神?!秦尤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朝张马吼道;“磨蹭什么!脱了裤子快上啊,还是不是男人!”“好,好,好!”裙子已经被撩了起来,露出光洁白皙的大腿,张马色相毕露,像饿狼一般扑了上去,在任雅的眼中形成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