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阴阳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4:51: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阴阳先生

第一章 嫩模有约

东北多奇人,萨满巫教的传人、家里供着保家仙的散人,还有会叫魂的阴阳先生,这些奇人生性骄傲,不喜欢和平常人交往,由于他们专注于和“阴魂”打交道,所以叫“阴人”。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我的行当也很讲究,怎么说呢,我没有那些“阴人”的本事,但那些“阴人”赚钱养家糊口,和我有很大的关系。

说白了,我是个中介人,把“阴人”介绍给我的客户,所以我们行当的外号叫“招阴人”。

我们能说会道,很能做生意,当然,除去能说会道这个比较寻常的优点,我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能力,这个能力也奠定了我们能当“招阴人”。

这个能力是什么?我后面会讲述,现在表过不提,免得你们以为我是吹牛逼。

“招阴人”有固定的客户圈子,我的圈子比较特殊,是时下当红的娱乐圈,有些明星发家,背后就有我们招阴人的贡献。

就说现在当红的一位歌星,名字不能说,就用黄某代替吧。

黄某前两年事业如日中天,但冲得太快,容易得罪人,结果给歹人暗中陷害,一下子昏迷过去,醒过来也疯疯癫癫的,追着人就咬,有时候还咬掉人家的肉,当场拼命咀嚼。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当时把他的经纪人给急疯了,托了很多关系找到了我。

我去看望了一次黄某,发现这人是被下了“降头术”,看上去像南洋那边比较出名的降头师“延纳”的手笔,应该叫“鬼头降”。

所以我通过我的方式和资源,去哈尔滨请了一位五十来岁的萨满。

萨满会一种“请神“的术,在黄某家里摇了一晚上的铃,念了一晚上“咒”,破了“延纳”的“鬼头降”。

第二天黄某就恢复正常了,又回到舞台上唱歌,现在比以前还要红。

事后黄某的经纪公司不但支付了我十五万的费用,还给我和萨满各包了一个两万块的红包。

我们圈子虽然面对娱乐圈,接大明星的单也有不少,但这种单子也不是天天都有,闲暇时候,我们也会接一些小单。好好孕

我最喜欢接的小单,就是接嫩模的单子。

别看很多嫩模赚得少,但他们男人赚得多啊。

不少有钱人都有包嫩模的习惯,从煤老板到it公司ceo,再到房地产开放商,总之什么达官贵人都有。

他们口袋里有钱,每次接单,有不少银子进我腰包。

除了钱不少,还有一个原因让我更愿意接这种单子。那些嫩模通常私生活不怎么检点,我从中赚点“荤油水”也是经常的事,有些嫩模还专门给我投怀送抱,希望我多多关照他们,我也会挑挑择择,办点桃色事情。

要说这事确实有点不光彩,但那些嫩模,大长腿,天生炮架子,打扮也时髦,说话嗲声嗲气,不知道有多风骚,真没几个男人能够扛得住诱惑的。好好孕

何况我和她们“办事”也是你情我愿的,不存在我依靠手里的资源,逼她们干一些不愿意干的事情,这点节操咱还是有的。

说真的,我也没必要“逼”,她们对床上的事,看得比较开。

这一次,就有个本市的嫩模托人找关系,寻我办事。

但凡能够找到我办事的,她都有点能量。

这天早上,我开着我的小二手金杯车,去市里面找她。

她住在我们市里一个还算高档的小区里,电话里她的声音很高冷,说话言简意赅,不多说一句废话,这多少让我不愉快,但我还是忍着。

她是金主嘛,我们招阴人说到底是个服务行业,要摆正心态。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到了小区,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她磨磨蹭蹭了好久,才和我碰头。

这态度,我更不满意了,一点都不讲究时间观念。

等我见着她真人的时候,立马所有的气都消了,乖乖,我见过的明星和嫩模不少了,可头一回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她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身材高挑、小腿细这些都不说了,重要的是,她的肩膀比一般女人稍稍宽一点,加上人瘦,所以衬得锁骨很圆润,再配上泛着雾的脖颈,身材给撑得很有立体感,同时让她的气质更加出尘。

雇主是这么美的嫩模,立马让我心情大好。

我想,等办完了她的事,再拐弯抹角的询问询问价钱,看看能不能“嘿嘿嘿”。

女人问我是不是李善水。阴阳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点头。

女人问清楚了,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我叫黄馨“,第二句“去家里谈”。

说完转身就走,从我见到她开始,她始终没笑过,看来不是“装高冷”,是气质真心高冷。

我跟着她后面走着。

边走,我的视线一直扫着她的臀部,挺丰满的,一走一颤,这姑娘,必然实战利器,尤其是她穿着的是一条低腰紧身铅笔裤,很衬屁股的弧线,一扭一扭的时候,又时不时的露出白白的腰际线,让我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差不多走到小区楼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回头,狠狠的瞪着我。

我一下子愣住了,她怎么突然回头啊,这还挺让我尴尬的,好在她只是询问:李先生,只要是关于“脏东西”,你都能搞得定?

这叫什么话,我立马胸脯拍得啪啪响:只要跟“脏东西”挨边的,我必然搞得定,不然我凭什么吃这口饭。

她把眼睛眯成月牙,表示知道了,转身又走。

但我却喊住她了:黄妹妹,停一下。

她回头,狐疑的看着我。

我指着她的胸前一吊坠,问这是她什么时候买的。

那吊坠有一“脉动”瓶盖大,三角形的,边缘虎牙交错,是一块“皮子”。

见面的时候,我都在关注她的身材,没有注意到她脖子上挂着的吊坠,刚刚她回头,我才注意到。

黄馨听我问到“皮子”,立刻脸色不自然,抓起吊坠往衣服领口里塞,冷着脸说这是她家传的东西,从小就戴在脖子上,具体这皮子吊坠代表什么意思,她也不知道。

我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跟我说实话,但我不可能继续咄咄逼人的问,就假装不知道,笑笑,说继续走。

其实我心里有个估量,这吊坠,没那么简单--它不是一块普通的皮子,而是人皮。

任何皮子都没有人皮细腻,没有人皮有那么清晰的纹理。

我猜黄馨如果撞到什么脏东西,八成和这人皮吊坠有关系。

可惜我猜错了--那块皮子真心是人皮,但真正请我办事的人,并不是黄馨,而是黄馨的闺蜜成妍。

成妍和黄馨住在一起,人属于很风骚的类型,她一见到我,就左一个哥哥,又一个哥哥的喊我,边喊还边扭摆着热辣的腰肢,声线也诱惑十足。

“哥哥,刚才我想下去接你来着,可眼妆没画好,见不得人呢。”

“哥哥你做,我给你添水。”

“哥哥,可把你给盼来了。”

她跟我甜言蜜语的时候,黄馨已经回自己房间了。

我靠在沙发上,开门见山,问成妍最近出了什么事情。

一问到这个,成妍顿时变了一幅颜色,脸上浮现惊慌失措的表情,一下子拱到我身边,侧坐在我边上,说她最近老做一个梦。

我问她做的是什么梦。

成妍说她最近老是梦见到了一个坟场,坟场里有一穿着寿衣的老太太在烧纸。

在梦里,成妍围着老太太一圈又一圈的走,可始终看不见老太太的正面。

然后……。

说到这儿,成妍打了个哽,没有继续往下说。

我问然后呢?

成妍摊手,说然后记不得了,只知道接下去的“感觉”非常恐怖,可细致的梦境非常模糊。

我抬着眉毛,打量着成妍,真别说,通常“撞邪”的人,印堂处有团若有若无的黑气,成妍的眉心印堂处就有。

我从双肩包里掏出一个装眼药水的小瓶子。

成妍小心翼翼的问我这是什么,同时好奇的拿在手里把玩。

我告诉她这是牛眼泪,抹在眼睛上,有破妄的效果,能够看见平常看不见的东西。

本来成妍还捧着小瓶子坐看右看,听我说得这么邪乎,连忙把牛眼泪放在桌上,然后那纸巾擦手,想来有点心理洁癖,不愿意接受一些重口的东西。

我抓过小瓶子,扭开盖,倒了一滴药水在掌心,然后轻轻的摇晃着手掌,让牛眼泪均匀的在掌心里散开。

等散开得差不多,挥发到只剩下浅浅一层半透明的膜时候,闭上眼睛,用手掌在眼皮上一阵猛搓。

待搓得眼皮子隐隐发热的时候,我用力张开眼睛。

那一刹那,我看见成妍的肩膀那儿,多了一个狐狸脑袋。

狐狸像是趴在成妍的背上,探出头,冲我妩媚的笑着。

我立马又闭上眼睛,也不知道那“阴祟”有没有发现我。

等到眼皮子的热意消失之后,我才缓缓张开了眼睛,问成妍最近有没有碰过什么狐狸,或者狐皮之类的东西。

成妍摇摇头,她说自己对皮草非常反感的,而且对小动物也不怎么感冒,要说碰到狐狸,唯一的可能性也就是看看动物世界了。

我心里说不应该啊,明明看到了一只狐狸的阴魂,那成妍应该是招惹了跟狐狸有关的阴祟。

成妍见我默默不语,有些着急的问我:哥哥,我就是做个噩梦,不会真撞上什么脏东西了吧?我可是很怕鬼的。

我正要出口安慰她,突然,黄馨很生气的蹬出卧室,把卧室门摔得啪啪响,气势汹汹的说:成妍,你就说你梦的事,怎么不把你晚上梦游,模仿狐狸叫的事情说给李先生听?

啊?搞了半天,这成妍还有事瞒着我呢?

第二章 量鬼骨

敢情成妍还没把事情说全呢。

我很温柔的望着成妍,声音轻柔的勾着成妍说话的欲望:来,成妹妹,有什么说什么,跟讲故事一样,说说你晚上梦游的事情,不要紧张。

成妍听到梦游,整个人都不好了,肩膀大幅度的打着摆子,上下牙齿一磕着就乒乓作响,声音挺急促的:没没没,没什么,没什么。

我这就奇怪了,我刚才说话虽然简单,但是语气是有门道的,用的是“招阴先生”这一行的“母系语气”,说话和慈祥的母亲一样温柔,一般撞邪发作的人听到我这“母系语气”,内心都会比较安静。

可成妍却越听越焦躁,这说明她遇上的“邪”,不是一般的凶。

看她的状态,我知道再问下去也没用,转而把目光投向了黄馨,让她讲一讲成妍梦游的事。

黄馨的话也逻辑混乱,一时说成妍模仿狐狸叫,一时又说成妍晚上梦游的时候,嘴里还叨咕着什么“常奶奶”“胡老祖宗”之类的东西。

听她说得邪乎,我却听不出太多有用的信息,就知道成妍晚上梦游,还会念叨一些稀奇古怪的话,对了,还有模仿狐狸叫。

说到狐狸叫,我就有点不太相信黄馨了。

要说一般人是没听过狐狸叫,而且狐狸叫的声音,也分很多种。

我认识的“阴人”里,就有个哈尔滨那边的养狐人,也去过他的狐场,那狐狸叫声,一会儿像小狗,一会儿又像狼嚎,一会儿又急促促的,更有一些上了年纪的狐狸,还能模仿人说话的声音。

狐狸叫的声音种类这么多,黄馨这城里人能分得清楚?

我问黄馨她为什么知道是狐狸叫。

黄馨撇了撇嘴,说她其实也不知道,只是听到成妍叫唤的时候,她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浮现一狐狸的模样。

我搓了搓手,感觉这事有些棘手。

成妍现在状态不好,黄馨把我拉到阳台上,偷偷问我成妍的情况怎么样。

我说情况有些不妙,告诉她狐狸其实是很邪性的一种动物。

黄馨问我邪性在哪儿。

我告诉她,东北那边,敬七十七路野仙。

这野仙说白了就是“动物精怪”。

七十七路野仙里面,又分成七十二路小野仙,和五路大野仙。

这五路大野仙是“胡黄白柳灰”。

胡是狐狸,黄是黄鼠狼,白是刺猬,柳是蛇,灰是老鼠。

狐仙排在七十七路野仙之首,心眼窄小,睚眦必报,若是惹上了这类野仙,只怕想根除不容易。

“那怎么办呢?”黄馨焦急的问。

我点着了一根烟,仰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得加钱!

黄馨本来挺紧张的,被我这么一转折,这冰山美人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这笑容一闪即逝,又白了我一眼,说这是什么时候了,还耍贫嘴。

我笑笑,说敌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东北“阴人”无数,能治狐仙的人,也不再少数。

重要的是,我得知道成妍到底是不是犯上了狐仙。

按照成妍刚才跟我说的,她压根就没见过狐狸,也没有穿过狐狸皮草,怎么会惹上了狐仙呢?

要知道狐仙虽然心眼小,可作为七十七路野仙之首,行事还是光明磊落的,讲究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偿还。

“还得再问问,再检查检查。”我装作轻松的说,其实我隐瞒了看到成妍肩膀上趴着一只狐狸阴魂的事情,毕竟黄馨和成妍胆子不大,说出来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她们平添了不少担心。

黄馨问我要怎么检查。

我说这她就不用管了,自然有办法。

我回到客厅,此时成妍已经镇静下来,见了我就不停道歉,说对我不住,刚才失态了。

我说没关系,你没点毛病,要我干啥。

成妍看上去有些感动,她低着头跟我道谢。

我让她先别急着道谢,我得帮她检查检查。

她望着我,一幅无辜的模样。

我跟她解释,如果说撞邪是一种病的话,我们招阴人就是检查医生,首先帮你确诊病情,然后把你送到那些“阴人”主治大夫那儿去。

说着,我从包里掏出了一卷皮尺,和一个牛铃。

我先抓过皮尺,让成妍趴桌子上,我得给她量骨。

平常人背上两块背上蝴蝶骨是一模一样长,但中了阴邪的人,一边骨长,一边骨短,大体原因是阴邪会啃骨,啃食骨头边缘一圈。

成妍挺配合,二话不说,趴在了茶几上。

我让她把双手张开,水平摊在茶几上。

成妍一摊手,我差点流口水,这模特真不愧是模特啊,两只手臂纤细颀长,真是上天带给她的好运。

我站在茶几前,准备用皮尺量她的蝴蝶骨时候,黄馨大喊一声:妍妍,你走光了。

我低头一瞄,可不是么,成妍趴在桌子上的时候,领口超低,我眼神稍稍低一些,就看到胸前的春色,就差看到那两抹红晕了,再加上茶几挤压,圆球变成了半球,我看得差点脑子充血了,手都情不自禁的往前伸了一点。

现在成妍也发现不对劲了,让我到她的身后去量。

好吧,我偷偷白了黄馨一眼,大好的风景,就给你糟蹋了。

我不情不愿的走到成妍身后,又开始给她量蝴蝶骨,可这一到后面,又不对劲了,这模特的身体长嘛,成妍比黄馨还高挑一点,估摸有一米七七,比我稍稍矮一点,我给她量蝴蝶骨,需要站在她身后量,这一站,我的小腹往下一寸的地方,刚刚顶住了成妍的臀部,姿势非常不雅观。

黄馨不乐意了,她瘪着嘴,说我不能站在边上量吗?

我也是郁闷了,我说这量蝴蝶骨不脱衣服本来已经很不好量了,再到边上去,量到的数据压根不准确。

成妍挺开放的,她跟黄馨说没关系,可以这样量,搞得黄馨有些无语,她估计不愿意看到我们这暧昧的姿势,扭身回屋了。

我瞧着黄馨的背影,略微有点奇怪,就我暧昧姿势这点事,搁在嫩模圈里,算个屁啊?黄馨咋还害羞呢?

我正琢磨呢,结果感觉小腹下一阵阵温柔的游动。

低头一看,是成妍用他丰满的臀部像个磨盘一样的在我小腹处画圈呢。

这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我一下子被“磨”出了火气,狠狠往前一顶,成妍不自禁的喃喃细语一声。

这下更了不得了,我头皮都感觉是麻的,心里蚂蚁似的爬着,于是我趴她耳边,警告她不要这么放肆,不然我可压不住火。

成妍说压不住火就压不住火嘛,她卧室里面的床软着呢。

靠!这姐们,够骚,够劲,也够开放,就是脑子有点不行,你说我这还没开始给你办事呢,结果你就主动投怀送抱,万一我“嘿嘿嘿”完了不认账,提起裤子就跑,你去哪儿说理?吃亏的不还是你自己?

我担心成妍的脑子,她却扭过头,风情万种的看着我。

这一看,我瞧出问题来了,成妍的眼神变了,我刚进屋的时候,成妍确实有些热情和奔放,但她的眼神比较单纯,无辜,没什么杂念。

但这会儿,她的眼神,风情万种,柔、媚、骚。

这些别样的气质,在她的眼睛里,不停流转。

这……已经不是成妍了,我感觉得出来,她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忽然,成妍嘻嘻一声奸笑。

我看见她的脸,彻底变了个样子。

或者说,她的脸,压根没有变化,皮肤依然那么滑嫩,长相依然那么姣好。

但我却感觉,她的脸,长成了一张狐狸脸。

没有狐狸的白毛,也没有狐狸的尖嘴猴腮,但她的模样,就是一活生生的狐狸。

“嘻嘻嘻,哥哥,你在给我量骨吗?嘻嘻嘻。”

成妍突然弓着腰,狗搂着身子,头摘得低低的,两只手缩在胸前,缓缓的向我滑行过来。

我下意识就感觉成妍这是狐仙上身了。

我心头一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虽然我们招阴人对“鬼神圈”的东西,懂得比常人多,可我们并不会收拾鬼魂,所以我们胆子一般不算大。

再加上我们知道阴魂的厉害之处,所以面对这种事情,比一般人更加不堪。

“你别过来。”

我坐在沙发上,指着成妍。

“嘻嘻嘻!”成妍的脸,越来越像一只狐狸:常奶奶过生,我们小辈不能上席,可活生生的一把火啊……烧得我们这些小辈浑身难受。

她的声音,越发的空灵。

我又往后退了一些。

忽然,成妍的那张狐狸脸,从煞白变得黑黢黢的,本来还算可爱的小虎牙,变成了一对獠牙,表情也变得暴戾不堪: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要你的命!

她猛的冲我扑了过来。

我的脑海里面,顿时浮现了一个念头“狐仙阴魂”。

我登时脑子都转不过弯来了。

按照我当“招阴人”这么多年的经验,现在的成妍,应该是极凶的时候,如果我还没有一点措施,我得被她弄死在这客厅里面。

在成妍扑向我的时候,我慌忙滑下了沙发,伸手抓过茶几上的牛铃,叮叮当当的摇晃了起来。

阴阳先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阳先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鬼夫临门:缠上小娘子18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缠上小娘子18章小说:鬼夫临门:缠上小娘子第十八章消失的伤口百晓生在一旁默默地观察着顾榟钰的一举一动,自然也看到她那副想吃人的表情,自觉不妙,有些担忧地看向顾婉晴,便装作不知情的模样,上前去。看到顾婉晴一身血污,他着实也被吓了一跳,对一旁吓得嘤嘤哭泣的梧桐,安慰道:“别伤心了,我们先带她回小屋,不会有事的。”其实他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事,猜测既然孟苍擎将她带过来,应该是没事了,只是不知道顾婉晴到底遭遇了什么事,竟然弄得一身的血污。“嗯~”梧桐听话擦了擦泪水,跟百晓生一起扶起顾婉晴

  • 在你心上漂流18章

    原标题:在你心上漂流18章小说:在你心上漂流第18章楚延修显然是被我这句话给逼狠了,阴狠着眸子冷冷的瞪着我,像是随时随地都要将我活撕了一样,。我也以为他会对我做什么,可是他却突然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嘲讽笑容,一言不发,寒着脸转身离开了。我像是虎口逃生一样,瞬间安全了,我竟然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楚延修不是放过我了,而是,根本不想让我好过!我在化妆间重新将自己打扮好,可是我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伴娘来喊我去前厅,看了眼时间,原定的时间早过去半个小时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我刚

  • 王者荣耀大乱斗18章

    原标题:王者荣耀大乱斗18章小说:王者荣耀大乱斗第18章啊?杜阳满脑子被充斥仇恨,正打算出门寻找吕布,被亚瑟拉住,一语点醒。亚瑟道:“你去哪儿,一起。”杜阳清醒几分。以亚瑟的战斗力,一有点风吹草动准得把整层楼给拆了,那家伙的剑灌输内力以后能把一颗脸盆大的树平滑砍掉,钢筋混泥土的墙体也经不住这般折腾吧?万一合租的两个舍友发现亚瑟,闹出人命就完蛋了!可是带在身边更不行,亚瑟的金铠太拉风了,走在街上就算不被城管逮,也得因为携带管制刀具被民警带走,再说信息时代,人人都有手机,如果被拍小视频发网上,指不定

  • 最强游戏系统18章

    原标题:最强游戏系统18章小说名称:最强游戏系统第十八章多了个女友翻看着幻境通行玉佩,赵五灵心里乐开了花。进幻境是需要实力+财力的,实力是够了,可是这财力,恐怕还得再过个五七八年左右才能进入幻境修行一阵子。有了它,就能进入幻境修行,幻境内的修行速度可是比外面快好几倍,就是价格贵,一天十两银子。有实力进入幻境的都是攒够了钱一次进去修行个够。站在床边,观察了一下老八的情况,老院长心里终于踏实了。刚才那股白光的巨大能量,不是现在老八的身体能一下吸收的,主要是实力不够,身体太弱小。最开始老院长说老八可惜

  • 主宰天下18章

    原标题:主宰天下18章小说书名:主宰天下第十八章无良小贩喧闹的大街上,不断地有着一道道人影穿梭着。作为整个青山城最具人气的淘宝街,每时每刻都有着无数前来购买东西的人。此时,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正慵懒地在街道上走着。这两人的年纪看起来都不大,男子约莫十五六岁,女子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不过,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男子的脸庞之上却是闪过一抹沉稳坚毅的神色。这种神色,令得少年原本就英俊不已的脸庞更加令人着迷。一时间,不少路过的少女都是将目光放在了少年的身上,舍不得离去。在少年身旁,女子也是风采照人。和煦的

  • 末世流年18章

    原标题:末世流年18章小说书名:末世流年第十八章再遇进化丧尸1灵犀异能升级后,发现空间不再一片黑暗,她可以看到空间内的情况了。近万平方米的空间内,收集的物资只占了不到10%空间。陆陆续续收集的车子已经有十几辆,大多是越野车为主,有一辆大牌的拉风超跑,是燃兮要求收的,还有两辆豪华大巴(两人连小车都开不好,竟然还收了大巴!!)整理完这些天的收获,灵犀发现在超市里收集的都是干货为主,日用品、衣物、床上用品,显然已经够用很多年。米、面这些主食也收集了不少,只是现在没水没电的,倒是不好烧。况且就算有水有电

  • 权谋,爱恨难缠18章

    原标题:权谋,爱恨难缠18章小说书名:权谋,爱恨难缠第十八章万民皆俯首称臣那是一卷独属于大魏的边防布军图,正是当初任大魏兵马大元帅的沈国公亲自布下,号称大魏北边最坚实的一道防御线。可这样一个隐秘的布军图,此时却安静躺在大魏隐形的敌人大梁太子的手上。梁弈臻淡淡一笑,冷凝的眸子里尽显星光:“聪明如你,你如何会不知?”“我……我是知道,可它,可它在军中号称绝密,除了我父亲、大哥、二哥熟读以外,便没有第四人再详细看过它!便是我,也只得以匆匆一瞥,一扫而过罢了,你为何会有它……我实在不明白,难道当初在崖山

  • 三国抉主记18章

    原标题:三国抉主记18章小说名称:三国抉主记第十八章貂蝉的初吻自谷云答应帮貂蝉解决丁义的耍流氓纠缠不清后,不用多久学院里居然公布朝廷破格录用丁义的公告。丁义临走前对貂蝉恋恋不舍,那目光中的爱意,让貂蝉慌乱躲避。心中对丁义更加厌恶。课余时间,貂蝉的丫环令梅与院长的一个春花的丫环极为聊得来。这天课余,她两人又在假山下的百年松树底下聊开了。令梅道:“春花,这段时间都有没见到谷云谷公子了,你有没见过?”春花道:“都很久没见过他了,怎么?你找谷公子有事?”令梅道:“我家小姐欠他一个人情,所以我也惦记着这个

  • 上帝地球仪18章

    原标题:上帝地球仪18章小说:上帝地球仪第十八章消失的子弹可能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次日我八点多才缓缓醒来,我揉了揉了有些胀痛的双眼,头也有些晕乎乎的。或许这就是狂欢的代价。我洗漱完毕,来到薛轻语的房间门前,轻轻敲了几下门,过了不久,我听见有节奏的拖鞋声,门打开了。薛轻语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她慵懒地说道:“进来吧。”我进了房间,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毛绒绒的睡衣,显得有些可爱,我笑道:“昨晚睡得还好吧?”她苦笑道:“昨晚倒是睡得很好,可是今天醒来后就不好了。”她的眼睛有一些肿,头发也微微有些乱,想

  • 坠入爱地狱18章

    原标题:坠入爱地狱18章小说名称:坠入爱地狱第18章夜里的古怪声许悠坚持古经远是胡思乱想,他们还因此争得不还而散。“但愿我真是我想错了。你还是那个善良的许悠!”“时间会证明的!其它我不想多说!”许悠看着古经远有点失落的背影渐行渐远,默默垂下泪水。刘新扬接许悠出院,刚打开门,看见吉纪莹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拉着皮箱正要出去。许悠和她面面相觑,气氛尴尬到极点。刘新扬也怔住,他知道这一幕迟早会发生,但没想过会是在家里。因为吉纪莹早几天就自觉地搬出了这间屋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今天才出院”吉纪莹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