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和万年僵尸同居的日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7:02:2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和万年僵尸同居的日子

第一章:留人不?留!

我叫马晨曦,因为我出生的那一刻,正好是清晨第一缕阳光落下之时,故取名晨曦,我是随我母亲姓的,至于为何会随我母亲姓,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在我刚出生没多久时,父母便因为意外撇下我长辞于世了。好好孕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姑NaiNai告诉我的,就我自己而言,对于自己的双亲哪怕一分印象都没有,有时候想起来我甚至有些恨他们,因为他们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来给我看看,无论我如何追问姑婆换来的始终都是同一句话:“晨曦啊,人死如灯灭,你就不要再想关于他们的事情了!”

不过呢,对于这些,我早就不在意了,长大之后好奇心也不像小时候那么重了,在我心中,将我抚养长大Cheng人的姑NaiNai才是最重要的,可是在我14岁那年,姑NaiNai也离我而去了,我记得当时的我整整哭了两天两夜,才从悲伤之中缓过劲来。

先说说我的姑NaiNai吧,怎么说呢,她非常疼爱我,但是对我也异常严厉,在我的印象中姑NaiNai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晨曦啊,我们马家女人的天职就是守正辟邪,你不好好修炼法术,如何承担驱魔大任呐?”

姑NaiNai念叨的这些我从小时候起就倒背如流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用稚嫩的声音抢着说道:“我们马家一脉单传,在上古时期乃是天师府中最强的一脉,如今天师府早就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我可以算是天师府唯一的传承者了,所以任重道远对吧?我都可以倒着背出来了,姑NaiNai你老是念啊念的,好烦哦。”

“傻丫头,等你哪天遇到收服不了的妖魔鬼怪时,你就不会嫌弃姑NaiNai总是念叨你,逼你好好修行了!”

虽然姑NaiNai总是逼着我努力修行,但是本小姐的驱魔天赋好像真的有点那啥,不太尽人意。所以基本上,姑NaiNai的所有看家本领,像画地为牢啊,身外化身啊,缩地成寸啊,赶尸过阴啊,划通阴阳啊之类的法术我都没有学会。看清楚了,不是都学会,是都没学会。。

从我记事起,我便和姑NaiNai居住在了北方一座白雪皑皑的无名大山之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除了枯燥的修行之外还是枯燥的修行。我和万年僵尸同居的日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过姑NaiNai并没有斩断我与世俗之间的全部联系,每年过年之时,姑NaiNai总会带上幼小的我,一起下山游玩,时间不长,一般从初一到初三的样子,三天左右,每一年的这三天,都是我最开心的三天。

现在想来,姑NaiNai之所以会这么做,一来是怕我久居深山,与世隔绝,将来入世之时会不适应,毕竟待到她老人家归天之时,我总是要步入红尘之中的,二来则是让我接触接触这纸醉金迷的世界,让我将来入世之时不至于一下子被这花花绿绿的世界所吸引,迷失了自我。

只是不知道是我马晨曦的定力太差,还是姑NaiNai低估了红尘世俗的力量,总之现在的我,完全已经迷失在了滚滚红尘之中,和普通的女人一样,我喜欢漂亮时尚的衣服,喜欢各种奢侈品,喜欢名车豪宅,当然了,最喜欢的还是日韩系,欧美系的帅哥,说到底,除了驱魔的本领,我和普通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个。当然了,姑NaiNai的遗训我可没有忘记,我们马家的女人要守正辟邪嘛,我一直都在严格执行着姑NaiNai的遗训呢,不过呢,守正辟邪的同时,收一点小小的费用,也是可以的嘛,不然我马晨曦怎么生活呐,我的lv,我的爱马仕,我的香奈儿。。啊呸呸呸,我一日三餐该怎么解决?”

所以呢,我收一点点的费用,相信姑NaiNai泉下有知也不会怪罪我的,毕竟我收费不贵,真的不。我和万年僵尸同居的日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贵。呵呵呵。。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堂堂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独苗,堂堂上古天师府唯一的传承者马晨曦,彻底堕入了红尘之中,不可自拔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下定决心,再守个两年正,辟个三年邪的,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之后,找个高富帅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安安心心地做个白富美,过个平凡幸福的下半生,可惜命运又岂会放过我这特殊血脉的驱魔者后人。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天跟我开的玩笑实在是太大了,我都不知道该感谢它让我一生过得如此轰轰烈烈还是该恨它让我这一生过得如此不平凡。

在我14岁那年的一个晚上,姑NaiNai坐化在了雪山之巅,当我从悲伤之中缓过劲来时,发觉姑NaiNai给我留了一张字条,上面无非是一些让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修行,要以驱魔卫道为己任之类的留言,最后一句话是让我去找一个她的故交,意思是已将我托付给了对方,凭借这张留言,对方便会收留照顾我,字条的下方还附上了此人的地址。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而我的人生,也从姑NaiNai去世的那一刻起,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按照姑NaiNai留下的地址,我不远万里,找到了字条上的地址,那是杭州西湖边上的一座私人别墅,而我和姑NaiNai生活的是北边小镇之中的一座雪山,从遥远的北方来到南方浙江省杭州市,而那会我身上根本没有钱,个中过程之艰辛,我着实不想多提,也不愿意去回忆。

我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出现在那栋房子前时,小小的心灵被彻底震撼了。

那是一个豪华无比的巨大别墅,而且是连体别墅,足足四五栋别墅打通连接在一起,简直如同城堡一般。

当时的我,扎着两条马尾辫,穿着一身缝缝补补的土布衣,背着一个土到掉渣的小布包,站在那富丽堂皇的别墅前时,不免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自卑感,虽然那会我什么都还不懂,但是起码我跟着姑NaiNai念过书,识过字,明白什么叫做衣衫褴褛,什么叫富丽堂皇。

我在大门处待了许久,却始终不敢敲门,反反复复地核对了十多次地址,却发觉并没有错,姑NaiNai的字条上留下的地址就是这个地方,并没有错。

最后我还是紧张地敲起了大门,那会的我,甚至连门铃的存在都不知道,仗着一身蛮力用力地敲着大门,深怕大门离别墅距离太远,里面的主人听不到自己的敲门声。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现在偶尔想起当时的场景,我都会情不自禁地笑出来,因为实在太逗了。

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所以我的敲门声显得格外刺耳,黑暗之中,一个头发蓬松脸色苍白的老头,步履蹒跚的出来开门了,他的样子实在太吓人,在黑夜之中简直就像一个鬼一样,当时的我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小手都伸向了小破布包,想着要是个鬼的话就用姑NaiNai留下的符咒收了他。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他叫老鬼,是别墅的管家,在和他相处久了之后,我发觉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善良的老人家,只是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罢了,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和他的相处还是非常融洽的,我也是别墅里面唯一一个会叫他一声老鬼爷爷的人。

但是老鬼爷爷出来之后看到我,还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小乞丐来敲门乞讨,他沉默不语地过透过铁门的栏栅递给了我一张100元大钞,然后招手示意我离开,弄得当时的我有些哭笑不得。

当我向他表明来意之后,他显得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个小姑娘来找这栋别墅的主人,不过当时的老鬼爷爷也没有为难我,他在看过我的字条之后,所以我在门外等候,然后带着字条重新回到了别墅。

当他再次出来之时,身边已经多出了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头,那老头手中拿捏着姑NaiNai留给我的字条。

他打量了我片刻之后,竟然直接对我说道:“小姑娘,你还是走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我千辛万苦来到此地自然不肯轻易离开,于是大喊道:“我姑NaiNai说了你是她的朋友,在看过字条之后一定会让我留下并且照顾我,因为她说您是她的故友。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那老头回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道:“你姑NaiNai并没有说错,我的确是他的故友,但并不代表我会收留你,照顾你!”

说来也怪,就在我们二人对话之时,夜空之中突然下起了毫无预兆的倾盆大雨。

那老头流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用手指了指大门两旁,我透过月光仔细看了一下竟然是一副对联,上联是下雨天留客,下联是天留人不留。”

随后那老头便头也不回地朝着别墅里面走去,就这么留下年幼的我,在磅礴大雨中,一脸孤独无助的样子。

当时的我还年幼,所以心里也并没有想太多,心里想的只是让这个老头能够收留我,因为我已经失去姑NaiNai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亲人,这个老头是姑NaiNai让我找他的,所以我必须留下。

焦急的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机灵劲,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大喊一声:“等等!”

那老头应声停下脚步,回过头,站在十数米外隔着大雨看着我。

看到那老头停下脚步我心中顿时大喜,拿起手中的小石头,立刻在那两副对联上,刻下了几个标点符号,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

那老头有些意外有些惊喜地看着我,然后示意老鬼爷爷为我开门。

门一开我就立刻迫不及待地跑了进去,生怕这个老头会反悔。

那老头哈哈一笑,再次打量了我一番,有些赞赏道:“还真是一个机灵的小鬼!”

我有些腼腆地一笑,谦虚道:“这位老爷爷,您就别夸我了,晨曦自幼就读书识字方面略有天赋,在修行道法上却是毫无天份可言。”

那老头听我如是说,伸出一只手一起快无比的速度在我身上来回游走了一下,轻叹一声道:“哎,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啊。”

当时我不明白,在姑NaiNai口中,我算是马家历代传人中,修行进度最缓慢的一个了,也是天赋最差的一个,为何这老头还会说我是一个好苗子。

无论如何,我算是在这栋连体别墅里面住下了。

第二章:一屋子的鬼

那天晚上,进入别墅之后,老鬼爷爷便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同时还给我备了一些饭菜,许久没有吃过几顿像样的饭的我,几乎是狼香虎咽一般吃掉所有的饭菜,然后一脸满足的躺在了床上,我发誓,我从小到大从未躺过这么舒服的床,盖过这么香喷喷的被子,再加上长期的疲劳感,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之中。

可能是因为这段日子我一直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所以这一觉我睡得非常死。

只是快到凌晨之时,我却被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所吵醒,那些声音听上去都挺稚嫩的,似乎都是一些小孩子的声音,年纪应该和我相仿,只是当我醒来掀开被子,四处查看房间时,却发现连个半个人影都没有。

我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于是乎再次倒头大睡,只是我刚刚睡去没有多久,那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而且可能是因为我这次睡得不够深,所以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我立刻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环顾整个房间却发现还是没有人,我开始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因为我可以确定刚才我真的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绝对不是自己在做梦。

于是我瞪大眼睛,一直关注着整个房间的动静,整整过去半个时辰,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

睡意再次开始袭卷我的身心,我靠在床头慢慢地睡去,只是立刻又被惊醒,因为我听到门外似乎有奇怪的脚步声,为了一探究竟,我有些紧张地推开了自己的房门,把头伸了出去,左右看了看,却发现走廊上空荡荡的,别说人影了,鬼影都见不到一个。

只是当我关上门准备回到床上再睡一个回笼觉时,却立刻呆住了,我的身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脸色发灰,眼睛发黑的小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正带着一脸诡异地笑容看着我。

我的心跳几乎漏掉了半拍,我霎时间明白我这是撞到鬼了,站在我面前的并非是一个普通的小孩,而是一个鬼魂。

我刚想有所动作,只是那小鬼却指了指我的身后,笑容变得更加诡异了。

我心中一惊立刻回过头去看,门不知何时已经被关上了,门上突然间浮现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的脑袋,一阵阴风吹过,那女人的长发被掀开,流露出一张狰狞至极的鬼脸,苍白的面庞,凹陷的眼窝,额头之上还有个指头般大小的洞孔,脸上的皮肤全部都已经溃烂,嘴巴几乎咧到了耳根处,尖锐的獠牙和滴着黑褐色血液的舌头都让人有种作呕的冲动。

我虽然学习道法的天赋很糟糕,但是毕竟从小跟在姑NaiNai的身旁学习了整整十多年的道法,道法虽然说不上有多高深,但是对付眼前这种普通的小鬼,却也还是可以应付的。

十多年的雪山修行,我除了学会了一些道法之外,身体更是锻炼得比同龄少女甚至少年要强壮许多,身手也是非常敏捷,我一个转身绕过身前的小鬼,立刻用单指在虚空中画了一道收鬼符,再将一丝法力注入其中,用手掌一按,直接打向了身前的小鬼。

那小鬼显然没有料到我是个小道姑,会点手段,原本就灰白的鬼脸,一下子就吓更加苍白了,立刻想要遁走,但是很显然,已经迟了。

只是我的收鬼符即将打在那小鬼的额头上时,门口的那个女鬼突然之间一声尖叫,长发一甩,直接打在了我的胸口处。

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好在多年的雪山修行使得我年纪虽小,体格却非常强壮,后退了几步之后,便稳住了身形。

将我击退的正是那门上的女鬼,她慢慢从门板上现出身形,她一出现,我便感觉到整个房间被一股阴气笼罩,明明只是秋天,却感觉如寒冬一般冰冷。

那女鬼一出现,我的心中便有些慌了神了,这还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真正遇到鬼怪,对付先前那个呈现灰色的小鬼,我倒是有点信心,但是这个从门里钻出来的白衣女鬼,却让我感觉到无比棘手。

因为根据姑NaiNai所说,有些凡人死后会因为执念留在人世间化为鬼怪,颜色从灰,白,黄,黑,红,青一个比一个可怕,这男孩只是个灰衣小鬼,而这女鬼却是个白衣女鬼。

我知道以自己这点微弱的道行,对付白衣女鬼肯定是够呛,于是心中一动,立刻跳上了床,从我那土布背包中拿出了姑NaiNai留下的一道符,刚想用真火将之点燃,收了这对灰白鬼魂。

但是突然之间一声尖锐的鬼叫声震得我头晕目眩,险些直接昏死过去,老鬼爷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房间,此时再看到他,我立刻汗毛竖立,嘴唇都吓得发青了,因为先前的老鬼爷爷虽然看上去有点吓人,但好歹是个人,现在却是个鬼,而且是个黑影鬼,比起红色的厉鬼只差了一个等级,完全不是我这种级别的道术可以收得了的。

就在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呆立在床上时,老鬼爷爷倒是先开口说话,小莫,小灵,你们两个要是再继续胡闹故意吓唬她的话,我就让主人罚你们的禁闭,把你们关进小瓶子里一年不准出来!”

那看上去像一对姐弟的鬼魂立刻吓得不轻,朝着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而后牵着手穿墙而出。

直到现在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一直在房间里窃窃私语的就是这两个小鬼。

我有些害怕地看着老鬼,结结巴巴道:“你。你。”

老鬼爷爷摇身一变,却是化作了人形,这一下又是把我给惊呆了,因为就算青衣鬼,也顶多只能够附身活人,绝对是无法幻化人形的,像老鬼爷爷这种黑影鬼,虽然厉害得紧,但是别说附身在活人身上了,就算附身在死人身上都做不到,只能以魂魄的形态现身。

“你叫晨曦对吧,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也会些道术,你还是先将手中那道符收起来吧,这符的威力不小,要是用真火点燃释放出威力,连我也要受重伤!”

我迟疑了片刻,却并没有将符收起来,反而更加拽紧了手中的符,有些惊惧地质问老鬼爷爷:“你只是黑影鬼,为什么可以幻化人形,还有,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感觉不到半点鬼气?”

老鬼爷爷轻叹一声:“这都要归功于这栋别墅的主人了,他姓毛,叫毛无量,乃是茅山道术的正统传人,我们这些孤魂野鬼,因为执念流连在世间,久而久之便无法再投胎转世了,是无量主人怜悯我们这些孤魂野鬼,布下无上阵法,使得我们在阵法之中褪去鬼气,同时还为我们制造了遗骸,使得我们可以幻化Cheng人形。”

“也就是说,这里完完全全就是个鬼屋了?”

我有些毛骨悚然地惊叫道,死死地拽着手中的符,深怕眼前的老鬼会突起发难,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老鬼爷爷点了点头,肯定了我的说法:“这栋别墅里,所有的仆人,从门卫,到厨师,再到佣人,全部都是受到无量主任庇护的孤魂野鬼,大约有三十多只,而我是这栋别墅的管家。”

我的心里立刻就炸开了锅,心想着不但是一屋子的鬼,还搞得分工明确啊,同时也第一次开始质疑起姑NaiNai来,怎都想不明白,她为何会让我来这样一处鬼屋。

“你胡说八道,我们修道之人遇到恶鬼必然要将之神形俱灭,守正辟邪,就算不是恶鬼,也必然要将之超度,怎么可能会庇护孤魂野鬼,再说了可以使得鬼怪幻化人形的遗骸,我从未听姑NaiNai提起过,纯属胡扯!”

老鬼叹息一声,似乎不想再多作解释,他打量了我一会道:“小姑娘,我看你的道法平平,却能开启天眼看通阴阳两界,是哪位高人为你开启的天眼?”

我被他这么一说,顿时面红耳赤,感觉脸上无光,不过我立刻傲然道:“我们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后裔,天生具备阴阳眼,可以看清阴阳两界之物。”

为了搬回面子,我又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强调道:“我还是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唯一后裔!”

“驱魔龙族马氏一家?南毛北马,上古最强大的两个驱魔家族之一的马家?不过我听说马家已经绝后了,失去了传承者,想不到马家还有后裔存活在现世,不过我听说马家的女人,道法一个比一个高深,而且传女不传男,只是你的道法为何会如此平庸?”

老鬼直言不讳道,顿时让我有种羞怒交加的感觉,恨不得将手中的符立刻用真火点燃。

“马晨曦,放下你手中的符吧,老鬼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毛无量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房间之中,他见我还呆呆地握着手中的符,便伸手在虚空中一划,我手中的那道符,在他的控制之下,直接飞回到了我的那个破布包中。

看到毛无量的出现,在想起姑NaiNai要我来到这里,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喜意,心中暗想是不是姑NaiNai看我修习马家道法难有所成,所以在仙去之后让我来投奔毛无量,学习和马家道法并驾齐驱的茅山道术?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茅山道术虽然派系不少,但是规矩却和我们马家相反,道法传男不传女!

我和万年僵尸同居的日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和万年僵尸同居的日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鬼道宗师9章(第9章 竟然是他)

    原标题:鬼道宗师9章(第9章竟然是他)小说书名:鬼道宗师第9章竟然是他季和举着竹筏,疾速冲向青河。他一口气冲到河岸边,竹筏被他高高平举过头顶,口中发出一声低喝,旋即全力将竹筏送至水面上。紧接着,他双手紧握住一根长长的竹竿,用力往地上一撑,整个人从地面高高跃起,恰好落在了漂浮在水面的竹筏上。与此同时,河岸上已经有人发现了那个举着竹筏奔跑的身影。“快看,那有一条竹筏!”“那人怎么会有竹筏!到底是从哪来的竹筏!莫非他事先已经料到要过江?”“这、这不可能吧!”此时还停留在河岸上的,大多是一些水性不好的考

  • 蜜糖婚宠:顾少只爱不离9章(第9章 明天是我们的婚礼)

    原标题:蜜糖婚宠:顾少只爱不离9章(第9章明天是我们的婚礼)小说:蜜糖婚宠:顾少只爱不离第9章明天是我们的婚礼空气中有一种冷凝的气氛,苏默暖侧着头,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竟然会感觉到可笑。“你,是我的谁?”转过身,苏默暖直视着眼前的男人,“执着了三年的男人都靠不住,你让我如何跟一个才认识了的男人开口?即便我们已经领证,却排除不掉我们是陌生人的事实,不是吗?”言罢,用力的挣脱开顾瑾宸的手,垂头的刹那,并未看到男人眼里的失落。是啊,即便是已经领证,却依旧排除不掉他们是陌生人的事实。当真是可笑,他竟然会因此

  • 隐婚萌妻:腹黑BOSS万千宠9章(第9章 你骗鬼呢)

    原标题:隐婚萌妻:腹黑BOSS万千宠9章(第9章你骗鬼呢)小说:隐婚萌妻:腹黑BOSS万千宠第9章你骗鬼呢妮可心里咯噔一声,“怎么哭了?”“没有!”滕小汐否认,为了不让妮可怀疑什么,她故意笑了笑,“只是有点儿感冒而已。”“你当我是傻子吗?一小时之前你还好好的,现在突然感冒?你骗鬼呢?快说,你现在在哪里!”“我在天台!”滕小汐说完笑了笑,“你说……我要是从这里跳下去,会是什么感觉?”妮可的心再次跳了一下,“我靠,你别吓我行吗?你等着,我马上去找你!”“妮可……”滕小汐喊住她,“你说,钱真的很重要吗

  • 医武兵王9章(第9章 华美公司)

    原标题:医武兵王9章(第9章华美公司)书名:医武兵王第9章华美公司在电视里看到的大明星,什么时候竟然能表现的如此俏丽嫣然,而且还是在一个小保安的面前。众人直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如果大明星能对自己撒娇,自己死一百次也愿意了。李长风的双手紧紧捏成了拳头,这个叫陆轩的保安不搭理自己,现在竟然还能受到李若彤如此的垂青,真是气死我也!“咳咳……”作为当事人的陆轩,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差点没咳出血来,这个李若彤闹的哪一出,这完全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感受到背后李科长冷飕飕的杀气足可以看出来,和他结下梁子了!“一

  • 不灭神尊9章(第9章 风云动)

    原标题:不灭神尊9章(第9章风云动)小说名称:不灭神尊第9章风云动而就在这股金曜之气进入肉身的那一刹那,秦升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这金曜之气实在太锋利了,就好像有一把把小刀在割自己的肉,刮自己的骨头,疼痛难忍,几乎想死的心都有了。可秦升却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咬牙坚持!嗤嗤嗤……一股股鲜血顺着毛孔喷了出来,却是这金曜之气太过锋利,将不少毛细血管都刺破了,秦升全身都痛的在发抖,因为痛苦,他脖子处,青筋毕露!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欣喜,他一直用强大的精神力注意着身体的情况,却见那股股

  • 万界武神9章(第9章 步步是坑)

    原标题:万界武神9章(第9章步步是坑)小说名:万界武神第9章步步是坑“咳咳,小峰,我觉得你这次……”这时,铁木登科也觉察出了点不对,打算说点什么。但是,程峰怎会给他机会?“铁木登科,你还是不是我姐夫了?”程峰装作恼怒的样子。“我当然是你姐夫啊。”“是我姐夫,那就帮我抓住程牧原,好好教教他做人的道理!”“这……”铁木登科有些犹豫。“姐夫,希望这别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夫!”程峰步步紧逼,那铁木登科来不及多想,只能元气一催,一股蓬勃的元气激荡开来。不远处,那程牧原虽然是人武境巅峰修为,但在这股元气的压制

  • 阴婚绵绵:我的鬼君先生9章(第一卷 初相识第9章 你信他还是信我)

    原标题:阴婚绵绵:我的鬼君先生9章(第一卷初相识第9章你信他还是信我)小说名字:阴婚绵绵:我的鬼君先生第一卷初相识第9章你信他还是信我我承认自己的确半吊子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就是容不得别人说爷爷的半句坏话。小时候爷爷有次祝寿,不但十里八村的村民都到了,就连森罗殿的小鬼都抬着东西前来庆贺,足可见爷爷的本事。“我无知是我的事情,你不许诋毁我爷爷。”我打不过商榷,但是也不会在口舌上输给他。商榷收住了笑容,但还是生气得厉害,平日见他的时候虽然冷冰冰,但多是万事不上心的模样,但这一次,我确定自己是惹怒他了。

  • 强娶99天:权少的挚宠9章(第9章 带人准备房间)

    原标题:强娶99天:权少的挚宠9章(第9章带人准备房间)小说名:强娶99天:权少的挚宠第9章带人准备房间陆御风也没想到这个女服务员居然会给众人带来这么一个“惊喜”,他抽着嘴角,不知该称赞那女服务生歌唱得太有特色,还是该奖励她的选歌方式太有新意。纪秦秦根本不理会别人心中的想法,她皱着故意的着又粗又丑的两条眉毛,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姿态,颇有气势的继续往下唱:“中化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不知道她在唱这

  • 侯门农家媳9章(第9章 大卖)

    原标题:侯门农家媳9章(第9章大卖)小说名:侯门农家媳第9章大卖签子可是岚儿昨天一手一脚削出来的,原本他人小力气也小,苏素更是怕他用刀不慎会伤到自己,便不许他削,奈何他又是那个倔脾气,非得帮着削,苏素无奈了,只好一眼不错地盯着他削,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虽然刚开始时岚儿偶尔会被锋利的竹片刮到,但是没过一会儿,岚儿竟然非常熟练地拿着小刀削竹签了,那速度比她的都要快呢。于是她便专心去制作酱料,而放心地把竹签交给他制作了。看着鱼丸上那层黑红的酱汁,大叔一口咬下去,只觉得一股从来没有有过的美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 不死帝尊9章(第9章 回宗门,碰到恶霸)

    原标题:不死帝尊9章(第9章回宗门,碰到恶霸)小说名称:不死帝尊第9章回宗门,碰到恶霸在落霞山脉历练三个多月,苏真突飞猛进,达到了先天第九重。距离大考还剩两个多月,苏真对彻底修复好丹田,恢复先天十重,有了绝对信心。苏真准备在落霞山脉再待一个月,恢复到巅峰回宗。而他在追杀两头羚角兽时,意外来到一片山谷里,采到了一株阳火草。阳火草就是当初苏真让给韩云峰,却被韩云峰,柳菲菲联手暗算时的那种灵草。一株价值300贡献点。但对于苏真来说,这片巴掌大,三瓣叶子火红的灵草,更像是鞭打。看着这株阳火草,三年前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