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邪王的绝世毒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5 23:13: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邪王的绝世毒妃

第1章 穿越被虐

五月的天气,带着丝丝燥热,春风吹动的柳枝,好似少女的曼妙舞姿,有种说不出的柔和。好好孕

这样的好时节,是赏花游玩的好时候,那些平日里不出门的大家闺秀们,也偶尔会有前去的。

堪称是来月王朝中,最美好的时候了。

然而,正是这样的好时候,来月王朝的左丞相府,却是有了一丝的不和谐。

丞相府的后院内,一阵阵鞭挞声传了出来。

只听着声音,就能让人想象出被打的人,该是怎样的皮开肉绽。而这声音的源头,则是后院的一座柴房。

临近柴房,只听到柴房中传出了一阵叹息声:“小月,只要你同意解除和太子的婚约,替你妹妹嫁给七王爷,为父便放了你。版权haohaoyun.com

柴房内,一个穿着褐色华服的中年男人眉头皱着说道。而他的目光所看的方向,则是柴房的正中。

此时,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子,被锁吊在那,苍白的脸上,有几道狰狞的划痕,嘴唇干裂的无法开口。

双目无神,隐隐带着一丝绝望。

只不过,却依旧还是不说一句话。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就算是你死了,也还是要解除和太子的婚约,嫁给七王爷的!

太子殿下尊贵无比,怎能是你这种废物可以肖想的?你若是心里还有这个家,就点头!让你妹妹嫁过去,为我左相府争取荣誉!”

中年男人冷漠的话,好似一把剑,狠狠的刺入了女子的心口。随着心里的缺口打开,内心的绝望在不断的蔓延。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人,到底能偏心到什么程度?

这世上,有神吗?有公理吗?若是有……便帮帮我吧。

女子的想法没有得到回应。而中年男人见女子还没有点头,眉头一皱,挥手道:“继续给我打!”

话落,行刑的人鞭子再次落在了女子的身上,皮开肉绽,鲜血染红了身上褴褛的衣衫,女子的视线也渐渐地开始模糊。

若是可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要让这些人,尝到和她一样的痛苦,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老爷,大小姐似乎昏死过去了。”行刑的人停下了鞭子,有些不忍的看了一眼那倒霉的女子,恭敬的说道。

中年男人闻言,眉头一皱:“你们去外面守着,等她醒了再打。《邪王的绝世毒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一直到她同意!将凤印交出来。”

说完,中年男人拂袖而去。行刑之人虽不忍,但是却也不敢多言的离开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月光照在柴房中。依稀的落在了女子满是伤痕的身体上。只见女子的眉头微微动了动。

嘶!

疼,刺骨的疼!

该死的,她不是应该跳崖死了吗?怎么还会感觉到疼?而且,这疼法,好似受了鞭伤一般?

女子怀着疑惑,缓缓睁开眼,映入眼中的一切,让她整个人愣了一下。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只见到这里,四周狼藉。月光下,隐隐可以看清,这里的建筑古香古色的,只不过屋子中空空,只有些许柴木,显然,是个被废弃的地方。

她微微动了动手,想要缓解一下疼痛,却听哗啦一声,在看,原来自己竟然是被锁着的?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双手……不是她的。

虽这双手也粗糙,但是,她常年与毒和武器为伍,双手早已变色,虎口处更是有着茧子,这双手却只是略微有些粗糙,偏瘦。

她,是谁?

第2章 被逼

慕容月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而就在此时,只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她醒了没?”

这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慕容月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听过,奈何,这具身体却觉得十分熟悉。

“回老爷的话,还没。《邪王的绝世毒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外面,另一个声音响起。

中年人冷哼了一声,踹门而入。

只这一瞬间,慕容月看清了这个人的脸,而脑子中,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也在她的脑海之中,渐渐清晰。

这种冲击感,让她觉得混乱,甚至隐隐有些要崩溃的感觉。

门口,中年人看着已经醒来却是一脸呆滞的女子,冷哼了一声:“这不是醒了吗?怎么样?小月,你可想好了?

为父告诉你,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不成,就别怪为父不念及父女之情了。”

男人的声音冷漠,带着一丝不耐。

而此时,慕容月的脑子里,记忆终于全部接收。抬起头,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又或许该说,是来月王朝的左丞相,她的父亲。

忍不住冷笑了起来,沙哑到极致的声音缓缓响起:“是吗?只怕你不敢吧?”

“你说什么?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和为父说话?又想挨打了?”左丞相怒极,不善的看着慕容月。

慕容月也不怕,只继续道:“那便打,只不过,打死了我,得不到凤印,只凭你那宝贝女儿慕容惜的身份,根本做不得太子妃。打死了我,与七王爷那边的婚约,又该谁来履行呢?”

慕容月的声音沙哑难听,语气中的嘲讽,让人火大。

然而,左丞相却好似被抓住了尾巴一样,瞪大了眼,张了张口,最后沉怒道:“谁教你说的这些话!”

“教?”慕容月嗤笑:“任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打的半死不活,也都会说这些话。我虽愚笨,但是,奈何父亲愿意下狠手。也只能鱼死网破了。”

慕容月说着,动了动被锁着的手,一副已经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这下,左丞相真的有些为难了,他之所以将慕容月锁在这儿,为的就是让她交出与太子定亲的凤印。

这门亲事,是当年的先皇后在时,和慕容月的母亲定下的,如今,皇后已死,新皇后看不惯先皇后定下的人,再加上……七王爷刚死了第六个王妃,眼下正轮到他们左丞相府献上女儿,这一切,还当真不能离开慕容月。

本来这个女儿蠢笨,没想通这些,所以他才能继续威胁,可现在?

左丞相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慕容月看着这一幕,心中嗤笑不已。这便是人性,欺软怕硬,若是抓住了他的弱点,便会不敢在动一步。

可怜原主,什么都不明白,便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迫害致死。不过,也正因如此,才有了她此时的重生。

得了原主的性命,她必要让原主的愿望达成才好,也算是对这具身体的感谢了。

而现在?

最需要的,还是让这个老不死的将她放下来。

慕容月想着,便开口道:“父亲这样吊着我,凤印我是不会交出来的,不如你我换个方式来谈,如何?”

威胁已经不好用了,左丞相也没打算继续这么折磨她,万一真的死了,他就难办了。只是这话让这个大女儿说出来,着实是有些让人不满。

看向她,左丞相冷冷道:“你想耍什么花样?”

“我想做什么,父亲都没有拒绝的权利,不是吗?再有三日,七王爷便会来求娶,到时……若我不在,你的宝贝女儿便只能嫁过去了。”慕容月笑的嘲讽。

第3章 杏儿

左丞相盯着慕容月,简直怀疑她被掉包了!

如果不是一直有人看着,如果不是她身上的伤口做不了假,他真的有心查一查。看来,的确是他逼迫太过了。

这样想着,左丞相便对人吩咐道:“来人,将大小姐放下来,送回房中好好休养。”说完,左丞相头都不回的离开了。

显然是气的狠了。

人被放下来,慕容月松了松筋骨,只觉得浑身疼的让她想要跳脚,她这个人,是最怕疼的。

因为怕疼,所以她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受伤,也就自然而然的,比任何人都要强大。想她慕容月,好歹也是组织里的王牌特工,真是想不到会落得今日这样的田地!

先是被那群贱人给坑了一把,然后又穿越到了这个古怪的地方。不过,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好的!便是今后不用再为了谁去拼命了。

曾经她,只想着能脱离组织,到时嫁一个普通人,生一个和她一点儿都不像的孩子,然后度过一生。

如今,好歹拥有了自由。只等完成了原主的愿望,她便可以寻个人嫁了,然后,完成自己的愿望。

这样一想,慕容月只觉得身上的伤口都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一时间,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这一笑,却将干裂的唇,撑开了。鲜血染红了双唇,让她看上去,多了一丝妖冶。

在这等候的管家,看着慕容月的样子,不由得吸了口凉气。带了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恭敬,对着慕容月道:“大小姐,请跟老奴回去吧。”

檀香袅袅,让简单的屋子里多了一分舒坦,泛白的床幔,彰显了这屋子的简陋。偌大的闺房内,除了梳妆台上的几支金钗,便再无他物。

女子半倚在木床边。苍白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她的身边,正坐着一个哭红了双眼的小丫头。

此时小丫头正在给她包扎身上的伤口。而不远处,老大夫正写着方子。

小丫头的包扎手法很不错,显然是已经习惯了给原主包扎伤口。慕容月漫不经心的听着不远处大夫对管家的嘱咐。

“大小姐脸上的伤,就算是痊愈,只怕还是会留下疤痕了。贵府怎的会在大小姐的脸上留下疤痕?”这老大夫的眉头皱着。大夫的本心让他有些恼怒。

一个瘦弱的姑娘家,被打的连骨头都见了,能活下来,实属不易。一时间,也就带了一些质问。

管家尴尬道:“这……是意外。大夫您的话,老奴会与丞相禀告的,今日多谢大夫了。”说着,管家去送人了。

而屋子中,小丫头一听到慕容月的脸上会落下疤痕,顿时便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小丫头的哭声让慕容月忍不住头疼。

距离她从柴房回来,按照古时候的算法,差不多有三个时辰了,这丫头,就没住了哭!哭的她头都大了!

“杏儿,别哭了。”慕容月压着嗓子,尽量温和的安慰了一句。不为别的,只为这丫头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了原主去心疼的人。

“小姐,我可怜的小姐,您以后该怎么办啊。”杏儿抽噎在着,看着慕容月左边脸上那包扎的地方,想到之前深可见骨的伤口,就是一阵绝望。

第4章 刁蛮小姐

“这样不是正好?这样一张脸,相信七王爷也会看不下去,不愿意娶回去的。”慕容月懒懒的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太子殿下不也看不上小姐了?”杏儿更是难过道。

太子?慕容月的眼底划过一丝嘲弄。只怕原主的死,和这个太子也不无关系。若不是太子的允诺,这左丞相府的人,如何会孤注一掷?

或许在太子的眼中,本就是谁都可以吧?只要是左丞相府的女儿。

那么,一个受宠的二小姐,和一个被嫌弃的大小姐,自然是二小姐更好一些了。更何况,慕容惜的名声在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原主?却是什么都不会。这样比起来,慕容惜自然更适合做太子妃了。

而这样一个男人,她自然是看不上的。

至于脸上的伤?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帮自己治好。可现在?她却是要让这张脸,成为所有人心里的一道疤!

而就在慕容月心中想着要怎么惩治丞相府这些人的时候,只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娇呵声:“慕容月!你给我滚出来!”

这声音娇蛮,又带着一丝任性。

这声音响起,杏儿手里的金疮药啪嗒一下就掉在了地上,她有些慌张的看着慕容月,脸色惨白,好似来的鬼一样。

慕容月看着杏儿这副样子,有些好笑道:“怎么吓成这副样子?”

杏儿却是又哭了出来:“大小姐,二,二小姐来了,您快些躺下,就当没醒过来,奴婢去应付。”

杏儿这话,却是让慕容月第一次的正眼看了杏儿。

她记忆之中有关于杏儿的事情,但是,记忆是会作假的,就好似当初,她也被那些贱人骗了一样。

可此时的杏儿,明明已经怕的要死,还要为她挡在前面,真的是难得。这小丫头生的清瘦,只一双圆眼,清澈见底。

慕容月不由得展颜。

“小姐您还笑?快些躺下,奴婢去应付。”说着,杏儿将慕容月按住,然后便要出去。慕容月拉住了杏儿,懒懒道:“让她进来。”

外面,等了半天不见到有人出来,慕容惜顿时更为恼怒,她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看见躺在床上似乎十分悠闲的慕容月,冲过去,便是一个巴掌。

然而这巴掌却没有落在慕容月的身上,而是被杏儿挡了下来。

“你敢挡我?”来人怒火冲天。

慕容月的神色也沉了下来。与慕容月生的端庄不同,慕容惜模样生的娇艳,好似一只骄傲的孔雀。

一身淡粉色的华服,也与这屋子格格不入。

“二小姐,大小姐她伤的很严重,还请您高抬贵手。”杏儿咬牙,挡在慕容月的身前道。

“高抬贵手?”慕容惜哼了一声,嫌弃道:“她怎么不高抬贵手放过太子哥哥?”说着,慕容惜扒拉开杏儿,指着慕容月道:“慕容月,我告诉你,今日你若是不将凤印交出来,我就杀了你!”

第5章 惩治

“哪里来的蠢货,在这儿聒噪?”慕容月懒懒的说道,连看都不看慕容惜一眼。

“你敢骂我?”慕容惜难以置信的看着慕容月,顿时便抬起头再打了过去。然而这一次,却是被慕容月擒住了手腕。

“你放开!”慕容惜只觉得怒火滔天。她早就习惯了慕容月的唯唯诺诺,如今这副样子,着实是让人无法置信。

她不是应该哭着把凤印拿出来吗?不然的话,父亲为什么将人放出来?

“放开你?”慕容月笑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脸上的疤,就是慕容惜做的。她没去找慕容惜就算了,人家竟然还主动的撞上来。

这要是能放过,那简直就是对不起原主,也对不起自己了!

狠狠的捏住慕容惜的手腕,慕容月四处寻了寻,最后目光落在了破旧的梳妆台,起身,拽着人走了过去。

慕容惜被拽的一个踉跄。

一时间,慕容惜也有些怕了,总觉得这个慕容月,和原来的不一样。

“你,你要做什么?”

慕容惜看着拿着簪子的慕容月,慌了神,一双漂亮的水眸之中,也闪现出了后怕。

“现在知道怕了?”慕容月的另一只手把玩着簪子,眼中划过了一丝淡色,随口道:“其实我很好奇,你当时在划我的脸时,想的是什么?

我当时应该也和你一样害怕吧?哦……不对,我应该是绝望。你尚且有人能救你,而我?什么也不会有。就算是死在你的手里,只怕也就是被埋了。”

说着,慕容月笑了起来。

手上的簪子,却是不遗余力的落在了慕容惜的脸上。

只瞬间,便听见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这府上的宁静,而此时,门外恼怒交加的声音也传了进来:“住手!”

“惜儿,你怎么样?”随着那一声住手响起,一个女人冲了进来,一把将慕容惜拽了过去。

而慕容月,也压根儿没再用力,毕竟……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你竟敢这么对惜儿?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拖下去打死!”女人怒视着慕容月,对着外面吩咐道。

慕容月也不生气,只懒懒道:“你确定?我死了无所谓,只不过可怜了你的女儿,被毁了容,还要嫁给七王爷,啧啧,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啊。还是说,她会成为七王府第七个死去的王妃?”慕容月的语气那叫一个嘲讽。

女人闻言,顿时就卡壳了。

“娘,女儿好疼,你杀了这个小贱人!”慕容惜此时泪水涟涟,眼中只有恨意了。她长这么大,从未受过这样的苦。

“慕容月,别以为没了你,我就真的没办法了!”此时,一直站在门口的左丞相,也终于开口了。

而那一句住手,也正是他喊出来的。

慕容月闻言,朝着他看了过去,笑了起来:“父亲,看你气的?我不过是将她欠我的还回来而已。毕竟我脸上的伤,可是好不了了。”

“你怎么能和惜儿比?惜儿日后可是要嫁给太子的!”左丞相气的已经开始口不遮掩了。

“凤印在我的手上,慕容惜如何嫁?我若死了,凤印便没了,日后慕容惜这毁了容的脸,如何能入得了太子殿下的法眼呢?”

慕容月笑的灿烂,看着好似小丑一样的一家三口,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慰。之前原主的记忆,让她都跟着怒火恒生。若是不报复回来,早晚会把她给气死的。

慕容月每一句话都说的有道理,然而,每一句话也都是那么的嘲讽。此时和之前在柴房,左丞相和慕容月的关系,完全对调了。

他看着慕容月,心中颇为无奈,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个唯唯诺诺的女儿有这本事?

“说,你究竟怎样才愿意交出凤印?”左丞相怒视着慕容月道。

“等到我嫁出去的时候。”慕容月的表情很淡,一句话,却是让左丞相一脸的懵逼。甚至还有那么一顺的尴尬。

第6章 神秘伤员

“怎么?很惊讶吗?只要我一日是你的女儿,我的婚事便不能自己做主,如今有七王爷与太子殿下的事情堵着,所以,你才百般忍让。现在我将你宝贝女儿的脸都毁了,指不定前脚我将凤印拿出来,后脚你就宰了我。

到时候,凤印在手,便是未来的太子妃,想必皇上再怎样,都不会将太子妃嫁给七王爷的,到那时,我便没用了,不是吗?”

慕容月的一番话,让左丞相的心中如遭雷劈。

这的确是他和夫人研究出的结果。慕容月不能活下来,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慕容月,若是她真的活下来了,若是她命硬,在七王府也没死的话,那就糟了!

她绝对会报复左丞相府,惜儿性子单纯,哪里能斗得过慕容月?

他们本都打算好先安抚好慕容月,然后等之后再给慕容月下毒的,结果现在倒是好了,直接被人给说了出来。

一旁,慕容惜的娘,那更是好似见了鬼一样的看着慕容月。

慕容月十分喜欢他们这副模样,于是笑意加深:“我累了,父亲是不是可以带着你的宝贝女儿,还有你的夫人,滚出我的屋子?

安心,只要我嫁出去,自然会将凤印给你。毕竟……你们所想要的,我并不屑。”

左丞相一家子狼狈的离开了慕容月的院子,而慕容月则是松了口气,同时的,脸上的表情微微扭曲。

真是,疼死她了!

“小,小姐您怎么了?”杏儿本来还震惊于慕容月的霸气,刚刚的小姐,简直好像是天神附身了一样。

然而下一秒,就见到自家小姐皱眉跳脚的,一时间慌乱不已。

“疼死我了。”慕容月这声音着实是带了一丝委屈。天知道,她这个人最讨厌疼了,本来身上的伤口就不易动,刚刚还制住慕容惜,导致伤口裂开。现在比之前更疼了!

“小姐您快些躺下,奴婢这就给您重新上药包扎。”杏儿也是乱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只听到噗通一声,慕容月一个黑影从房顶上直接砸到了慕容月的床上,刚唐上来的慕容月吓的连忙跳下去躲开,这一躲,身上的伤更疼了!

“什么人!”慕容月警惕的看着掉下来的黑影。然而,就见到她的床上,只染上了这个人的血迹。

这黑衣男人的身上,一道道伤口,着实是有些吓人。和她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看着这个比她伤还重的人,慕容月乐了。

“杏儿,给这个人包扎处理一下伤口。”

“啊?”杏儿懵了,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将人交给府上么?小姐到底是个没出嫁的姑娘家,怎么能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呢?

“包扎吧,本姑娘最喜欢看的,就是别人比我还痛苦。”慕容月说着,坐在了椅子上。杏儿自然不会违背慕容月的意思,于是走到床边,要给人处理伤口。

岂料那本该不省人事的人,竟然抓住了杏儿的手,而他的脸,也终于露了出来。

烛火下,男子的面容有些苍白,然而,就算如此,也无法掩住他的好看。精致的五官,犹如精雕细琢出的,柳眉之下,一双桃花眼中,满是警惕,还有那一丝藏的很深的阴鸷。

他打量着不远处的慕容月,又看了看眼前的杏儿。

慕容月也没想到,都这样了,竟然还没晕倒,不过杏儿在他的手上,还是开了口道:“安心,我没兴趣处理尸体,所以不会对你不利的。”

“你是慕容惜?”男子看着慕容月,有些意外。而丞相府,他听说过的女子,也就是一个慕容惜。

慕容月笑的厉害,看着他道:“不,我是她祖宗。”

邪王的绝世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邪王的绝世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热门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晚安腹黑首席第十七章弟妹赵逸轩的话虽然很难听,可是乔尹熙却咬着下唇不敢开口。赵逸轩不知道事情原委,虽然是胡乱猜测的,可是她乔尹熙是真的做出了对不起赵逸轩的事情。而且,她怎么也做不到像莫绍泽说的,发生在美国就结束在美国!在面对赵逸轩的时候,她脑子里总会想起和莫绍泽在美国鬼混的那一幕,乔尹熙的心里十分的愧疚。是的,赵逸轩自己也在外面养着小三!可是他们俩的立场不一样,真的如赵逸轩刚刚所说的那样,是她乔尹熙对不起赵逸轩。他和林琅本来就相爱,是

  • 热门小说《婚外试爱》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婚外试爱》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婚外试爱第17章欲擒故纵江慧琴依然没有防备的说:“好吧,我拉你进群,不过群主一般搞活动发红包,都是在上午十点左右,现在没有了。”我当然不在乎这一点,我让江慧琴把我拉到了那个活动群里。我给江慧琴发信息说:“琴姐,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一起抢吧,到时候我们互相提醒,不管谁抢到了最佳手气,到时候大家一起去,好不好?”江慧琴这次没有很快回复,我也微微有些紧张,难道我的节奏太快了,她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确实,我和江慧琴之间的关系,也只是在今天才稍微的接近了

  • 热门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情深不相忘第17章撒谎也要像样一点往事一幕幕浮现,胸口处的伤痕像是被人狠狠揭开,流下源源不断的鲜血来。她果然对自己了如指掌,知道什么才能彻底将她置于死地。在这个关头告诉她真相,除了让她痛苦,再没有别的原因。因为叶菀知道,就算夏遇知道了真相,贺铭恩也已经不会再信他。夏遇怔怔的看着她放大的容颜,一步又一步的向后退着,直至被逼到墙角,她才扶着冰冷的墙壁停了下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站稳。叶菀对她的反应并不意外,浅浅一笑,从包里掏出一张文件,用力的扔在

  • 热门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野爱情生活第十七章伪君子石头有脸盆大小,刚好覆盖花束,砸出一个坑。众人都被吓了一跳,高铭见新买的凯美瑞车头扁了,顿时大怒。“谁砸的?”高铭怒道。“我砸到!”黄羿冷声道,“高铭,以前我以为你只是一个伪君子,有了点钱,真小人的嘴脸倒是露出来了。”“原来是你!黄羿,你还是那么任性,自以为是,看在大军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修车的这点钱也不用你赔,但别管闲事,我知道你也喜欢含梅,你配不上她,单单黄灵儿的医药费你都拿不出来,你怎么能让她过上好日

  • 热门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逆凰医妃惊天下017交锋凤轻尘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尸体”,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救活这个人,不然的话,她麻烦就大了。唉,她这个性子,在这个时代,也许日后惹的麻烦会更多。可是,没办法呀!就算明知是麻烦,她硬着头皮也要惹得。作为一个医生,她实在做不到见死不救,更没有办法冷眼看着,明明有机会活的人,却死在她面前。医生不作为,那和谋伤真没有区别。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她凤轻尘做不到冷眼旁观。她珍惜自己的生命,也珍惜别人的生命。深深地吸了口气

  • 热门小说《兵王卸甲》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兵王卸甲》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兵王卸甲第17章香艳的一幕秦渊松开拳头,本想二话不说直接揍一顿蔡光新再说,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不然他就真的得进警局。简单的记录一下个人信息,蔡光新恨恨地瞪了一眼秦渊才离开,好似秦渊欠了他几千万似地。对于这样的人,秦渊直接无视,在本子上填好信息后就交到大汉手里。接过本子,看到秦渊的职业栏上写着“无业游民”四个字,大汉顿时露出疑惑之色,他总觉得秦渊身上有股让他熟悉的气息。“你好,我叫高风!”高风主动伸出手对秦渊说道,从他第一眼看到秦渊时,他的直

  • 热门小说《丹修传奇》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丹修传奇》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丹修传奇第17章陈永文的要求掌柜的带着林城来到了后堂的一处庭院,只见院中假山流水,花草鸟鸣,在院中有一张石桌,陈永文坐在石桌前的石凳上,正在摆弄着石桌上的一些瓷瓶。林城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些瓷瓶应该就是他之前用来装三宝丹的瓷瓶。“陈大师!”林城走上前,抱了抱拳:“不知道陈大师叫林城来,有什么吩咐?”陈永文的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伸了伸手:“林城,坐!”林城依言坐了下来,虽然心里疑惑,但是他却没有再问什么,而是静等着陈永文开口。事实上,这十天以

  • 热门小说《神医惊天录》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神医惊天录》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医惊天录第17章神医手段陆明简简单单的一针就将自己女儿的咳嗽止住了,这是看了好多医院医生中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一针下去,陆明并未急于下第二针,这是他的习惯,自从他行医以来,能让他出手五针的事情还从未遇到过,用老头子的话来说,天星十八手配合这是十八根紫针若是全部动用,就是死人都能从阎王手里抢回来。当然,这只是老头子说的,至于有没有那种神奇效果陆明自己也没有试过,毕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让他遇到过十八根针一齐动手的病。“我这针是从昆仑山上的

  • 热门小说《极品强兵》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极品强兵》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极品强兵第一十七章班门弄斧蝴蝶兰的右手恰好停在桌子隐秘的红色小按钮旁边,她不敢按下去,因为她很清楚只要自己的右手一动,对方绝对能够一枪打爆自己的脑袋。英俊儒雅的美男子很满意的说道:“男人之间的事情,女人不能插手。所以只好请两位美丽的女士先休息一下了。”用枪顶着包厢领班,冉姐的风衣男子立马手起手落,冉姐倒在了地上。用沙漠之鹰指着雷海鹏的风衣男子也是一个跨步,左手化刀,砍在蝴蝶兰的后脑勺上。蝴蝶兰软倒在地上。英俊儒雅美男子脸上洋溢着微笑,说道:“

  • 热门小说《爱如秋色》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如秋色》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如秋色第17章错误的婚姻另两个则是华人,但身形在这美国男子面前亦不逊色,两人相貌有几分相似,不过年纪略长的那个斯文儒雅,有着明显的书卷气,另一个虽年轻些,眼神却极税利,整个人只是闲闲地坐着,却令人感受到一种莫测高深的王者霸气。“你总算舍得回去了,这几个月可是累坏我了。”斯文儒雅的那一个乃是云家的长子云海风,他脸上有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霸气的那个则是云以深,他抬眼横扫,微带冷意,视力看来已经恢复了,“你虽回国帮我打理了生意,但你这里的公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