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推倒绝世仙君3章(第二章 江城子)

2017/12/26 3:06: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推倒绝世仙君

第二章 江城子

浔江畔,枭白听完江边浣纱大娘的话后立刻变得苦哈哈。推倒绝世仙君3章(第二章 江城子)

为什么?

因为她走错路了,她要去的壇城并不在这个方向。浣纱大娘见枭白苦着脸,笑道,“虽然浔江比不得壇城,可来一趟也不吃亏,今年咱这特产的樱桃刚下来,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定是爱吃的,许是缘分,不出十天,镇里那棵百年樱桃树就能结出二十年一见的血樱桃了。”

“血樱桃?”

阿朱已经传来这里的生机很充沛的消息,枭白便不急了,继续在这里跟浣纱大娘唠嗑。

“也算是老祖宗那一代的圣物啦……”

据言,浔江畔的人是在几百年前从旁处迁徙来的,在浔江落脚的头十年里还相安无事,突然有一天,这里来了一只长相似虎又不是虎的庞然大兽,它四处破坏闹得人心惶惶,之后,从外地来了一个美丽的女子趁着那大兽在樱桃树下休息时,以血为封印将大兽封印在了地底。从那时起,那棵樱桃树开始结暗红色的樱桃,都说是因为女子的大无畏,将樱桃染上了神圣的色彩,镇上的人将樱桃树枝裁下来种起来,却没有一棵结出暗红色的果实,久而久之,封印大兽的樱桃树被附近的人当成护佑他们的圣物,暗红色的樱桃被称为血樱桃。

“大娘,你不是说血樱桃二十年一见嘛?可你讲的故事里却是一年一结果,这又怎么说?”

先不说传说是真是假,这血樱桃单听名字就能给阿朱好好补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是真的,枭白可以多活几天,若是假的,也没什么损失。

“一开始确实是一年一结果,只是没过几年就不结果了,我们族长想去找设下封印的美丽女子,可那女子结下封印后便离开了,由于害怕大兽再次出现,族长派人费力的寻找女子的下落,后来,虽然女子没有再来过,可是托人带来了一封信,信上,女子说是她的封印不牢靠,要每隔二十年重新加固一次,但她并不能每次都出现,所以写下了加固封印的方法,让族长挑选适合的女子学习。好好孕从那时起这个方法便开始传承,每一个选中的女子称为圣女,得到族里所有人的尊重。”

顿了顿,浣纱大娘颇为骄傲地说道,“想当初我还参加过圣女的选拔呢,想来都是四十年前的事了,当初我才五岁,正是天真可爱的年龄埃如今都比现任的族长老了,呵呵。”

打定要尝尝血樱桃的主意,枭白随口问道“大娘知道这一届圣女是谁?”

只是大娘突然非常幼稚地撇撇嘴,“是现任族长那个小屁孩的女儿,甘怡。”

小屁孩?枭白满头黑线,如果根据二十年一任圣女来说,这一届的圣女甘怡至少也要二十岁吧,她爹也要三四十岁了好不好,看了一眼安静站在身旁真正年龄只有十八岁的方秋扬,叫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小屁孩,比叫秋扬大叔还惊悚好不好?

大概是感受到枭白的想法,大娘嘿嘿一笑。

“我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小时候经常跟在我屁股后头乱跑。”

所以我叫他小屁孩理所应当。

话虽如此,对两个外地人这么诋毁你们族长真的好么?

只是这话,枭白没好意思问出口,大娘淳朴的可爱,让枭白感觉很是亲切。推倒绝世仙君3章(第二章 江城子)

又打听了一些风土人情的问题,枭白带着方秋扬,向浔江畔的小镇前进。

小镇是外族迁徙而来,经过百年来的混居,对外族人并不排斥,还相当热情,这些看浣纱大娘的态度就知道了。一进小镇,入目间,家家户户的小院都种有樱桃树,真是樱熟叶茂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果实香甜的味道,勾得枭白的味蕾不由自主的分泌液体。

吞了吞口水,枭白一手拽住方秋扬的衣袖,“来都来了,要不要去尝尝这的土特产?”

水灵灵的双眼不由自主地眨了眨,就差在脑门上贴上俩字:‘想吃’。

真的是非常想吃,到处都是生机勃发的果树,对她益处颇多,生命诚可贵埃

似是意识到什么,枭白停下脚步,松开了抓住方秋扬袖子的手,只见那白色云袖上多了一个黑色的爪印,醒目非常。

她好像,似乎,可能,在和浣纱大娘聊天的时候,拨弄拨弄河草,拔了拔芦苇,然后忘了洗手了!

枭白别开脸打哈哈,“这个……”

枭白对方秋扬有些说不明的感觉,这让她心生警惕。不是因为她胆子小,一个性命随时都可能丢掉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警惕,是源于这个守墓人的沉默,所以觉得不可捉摸。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从遇见到现在,他们只进行了两次对话,第一次是草原上,方秋扬说要跟着她,对话内容是交换名字;第二次是夜晚的驿站,见证了大叔变少年的神奇,对话内容依旧停留在自我介绍上。这让枭白很崩溃。

方秋扬基本上不说话,一路上都只是枭白说,他听,却每次她有什么需要的时候方秋扬总是能拿给她她所需要的东西。

明明认识没几天,却好像相处很久的样子。

所以面对方秋扬,枭白往往像小孩子一样没有底气,虽然她本来就比方秋扬小,才十五岁,只是觉得命之将尽,非要拿出老气横秋的感觉。

这方,枭白还在支支吾吾打哈哈,方秋扬已然开口,依旧是温润好听嗓音,“没关系,衣服就是用来洗的,想必小白会对我负责的。”

好吧,这位不是不说话,是不说话则已一说话惊人。版权haohaoyun.com你是让人家帮你洗衣服,对你要负什么责!

“我没见过樱桃,既然是特产,我想尝尝。”

方秋扬很温柔,至少对着枭白是这样,可是他的温柔不明显,枭白又太迟钝,才使得一路上都没被察觉。并且,方秋扬确实是在草原一个人呆久了,以至于有着天生的好嗓音,说起话来却不带一丝起伏,没被枭白察觉实属活该。

但是……

枭白双眼一亮,蹦了起来。

“对吧对吧,咱们两个人,要买好多呢。”

方秋扬却是看着突然凑近的小人儿身形一僵,没了反应。

活跃起来的小人儿可没想那么多,言罢,立即蹦蹦跳跳的向前去。好好孕

果然还是小孩子脾气。从僵硬中恢复,方秋扬宠溺的笑笑,信步在她身后。

已经过了花雨飘落的时节,可方秋扬觉得,他眼前的景色,比满天缤纷的樱花瓣更迤逦动人……

枭白在集市上和卖樱桃的小贩讲价时,传来了一声马匹的嘶鸣,声嘶力竭地那种,让哪怕是见惯了风浪的枭白小心肝也颤了一颤,只觉被人从背后抱住躲开了靠近的危险,眼前的景色就变了。

抱住她的人将她安全地放在树上后并没有撒手,只是枭白注意力全放在了树下方的集市,没发现。

从枭白这种凑热闹的心理可以看出,集市里突然变得多热闹……

嘶鸣声一出,集市里,上至八十几岁卖菜大娘,中至卖鱼卖水果的小青年,下至用石头,草绳交换糖果的小孩子,无一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好东西躲在一旁,那训练有素面无表情的样子让枭白大为感慨。

伴着滚滚尘烟出现的是一匹尾巴上包了块红布的马奔驰而过,后面是五头大小不一的牛,仔细瞧还能看见牛身上断掉的轴辕,呦,这谁家的耕牛呀!

可能是累死过一匹马,枭白对这种动物充满了同情心。拔下头上的发簪,发力一甩,用发簪将马尾巴上的红布射落订在了地上,心道,“小马儿,我也就帮你到这了。”

已经摆脱追赶的马匹一拐跑向了一边,直直地撞在墙上,晕了过去。马是解脱了,可是那五头牛还在到处乱跑。

当然,重头戏在后面。

只见一个模样俏丽的女子一袭浅色粉衣,手持三米多长的银鞭,另一只手扯着一个男子,一脸嚣张。反观被扯住的男子,眼睛弱弱的四处求助,活像被非礼的小姑娘。

俏丽的女子自然也是看到男子泫然欲涕的模样,不满道,“擦,跟被非礼的人是你似的,你非礼别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额,还真是非礼碍…

但是听到这句话,集市里的人不淡定了,纷纷小声交谈起来。

“王起是疯了吧,非礼谁不好非礼小霸王?”

“这你就不懂了,小霸王虽然人嚣张跋扈了点,模样可是百里挑一的。”

“屁,就知道你们男子没什么好心,非礼别人还有理了,我们圣女就是给我们女子伸张正义的!”

……

只是叫做王起的当事人是已经哭了,嚎道,“圣女大人,我真不是非礼,我就是看我老婆!”

俏丽的女子高贵冷艳的瞥了他一眼,“我记得你上个月写了和离书,并且交予我爹爹公正了,现下可是单身啊,哪来什么老婆,何况,看老婆用得着爬人墙头?”

此话一出,集市里的人默了,甚至还有有个人替王起说话。

“那个,圣女,这应该是误会,小王这不是年轻不懂事嘛,一冲动就跟他老婆和离了,这不是一心求和,这才爬墙的碍…”

没等和事佬说完,圣女小姐银鞭一挥,在空气中打了个响,这下,连着奔腾的牛也安静下来了。

“你把我姐姐当什么了,把女子当什么了?喜欢了就捆在身边,不喜欢就弃之如敝屐?我姐姐不是随便的人!除非她打开正门想见你,否则爬一次墙头我揍一次!哼!”

说完,甩下王起,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影潇洒凌厉,丝毫不拖泥带水。

只是留下的王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衣服已经被扯的凌乱,再加上哭哭啼啼的样子,若不是有之前的对话,枭白还以为他才是被负心女子蹂躏后始乱终弃的那个呢。

枭白见集市里的人同情的看了看王起,有的还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淡定的将收起的摊位再次摆好,连那五头牛的主人也很冷静的将各自的牛牵了回去,像是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一般,不由心生好奇,低头看了眼抱住自己的人袖子上黑黑的爪印,不老实起来,转头道,“秋扬,放我下去吧~”

觉出手臂中那不盈一握的腰肢不安分的扭动着,方秋扬别开视线,放开了枭白,率先跳了下去,然后站在树下朝着枭白微微一笑,张开双臂,吐出一个字。

“跳。”

枭白应了一声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在方秋扬的面前,让方秋扬摆好的准备接住她的手臂收也不是,放也不是。奈何枭白根本没在意,跑到刚才卖樱桃的小贩那打听。

徒留方秋扬一人在树下扶额叹息,不着急,不着急,这种人就是天生情商低……

很快,枭白亮着眼睛跑过来跟方秋扬说八卦。

那个手持银鞭的俏丽女子便是这一届的圣女甘怡,是个热情似火的女子,这个热情大部分表现在对女子的关心上,这成了浔江畔的女子的福音,男子的噩梦。凡是有点不规矩的行为都会被她手中的银鞭惩罚。甘怡本身便是族长的女儿,又成了圣女,在浔江是横着走都没人说一个不字,性子又直爽,好吧,说得好听叫嫉恶如仇,不好听就叫……多管闲事。

久而久之,成了女子中的女神,男人中的小霸王。

额……这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总之,像今天这种大闹市集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前不久是某个小子跑到喜欢的姑娘房里表白,那姑娘刚好要洗澡……还有是小乞丐偷了隔壁独居大娘的鸡蛋吃……

每个被甘怡教育过的人倒是都得到了不错的结果,例如那个小子喜欢的姑娘正好也对他有感觉,经过一闹,两人也算是正式交往了;小乞丐为了还鸡蛋钱在大娘那帮忙打下手,大娘一个人住也闷,觉得小乞丐倒是乖巧,收了他当孙子养……

因此,甘怡胡闹的性子,还真是让人该死的讨厌不起来。可不讨厌是一回事,成为被教育的对象是另一回事,是以,众人对王起报以同情。

谈回王起,王起今年二十八岁,模样清秀,能识文断字,虽然家室普通但也是顶好的人,所以才有人在小霸王面前帮他说话,但是好人也是人,总有各种各样的毛病,而王起的毛病就是爱唠叨。嘛,话多而已,偶尔听听也无伤大雅。但是王起的老婆是天天听,是个人都得被折磨疯,可王起的老婆温琦这么多年都坚持下去了,想来也是很坚强。

然而再坚强,也是有坚强不起来的时候。

一个多月前,王起的老婆切菜不小心切到了手,王起心疼的跳起来,一边包药一边唠叨,从切菜专心致志,到做事要一心一意,好不容易说完为人处世,又对包扎的讲究,金创药的药性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那天温琦心情不好,本是觉得切到手,流点血也没什么,经过王起这么唠叨突然觉得委屈,然后哭了出来,驳了王起一句,二人一言不合吵了起来,一个激动把和离书写了递给了族长。

但是和离书一交,行李一打包,王起就后悔了,想方设法找温琦求复合,可温琦避而不见,这不,为了见温琦一面,王起跑到她家院墙那打算爬进去和温琦好好谈谈,怎料刚巧被甘怡看见,银鞭一甩,把王起拽了下来。王起一见是甘怡,顾不得解释什么就夺路而逃,由于他是骑马来的,倒是比靠两条腿的甘怡快许多。

可很快,王起就轻松不起来了,不知什么时候他的马屁股上缠了块大红布,身后响亮的鞭声刚落,几头牛就朝他追来,吓得他都快哭了。

嘤嘤嘤,不就是想来追老婆嘛!

被甘怡银鞭召唤来的耕牛可不管王起心里想什么,只是追赶那块布,最为崩溃的想必就是那匹马,它招谁惹谁了?

在一路鸡飞狗跳下,王起一个不稳摔在地上,这才被甘怡扯住出现在人群面前。

温琦是甘怡奶娘的女儿,平时以姐妹相称,本就对男子欺负女子看不过眼的小霸王,你还当着她面翻她姐姐家墙?得知真相的众人也只能给王起在心里默默点蜡。

根据圣女前几次教育别人的经验,你也很快可以得偿所愿的,恩。

讲完八卦,枭白笑道,“秋扬,你好不好奇,为什么被圣女教训的人都得到好的结果?要不要去看看甘怡?”

方秋扬发现他爱上了枭白叫他名字的样子,眼睛泛着狡洁的光芒,巴掌大的脸满是跃跃欲试却又一副但凭你做主的样子,尤其是那清冽却不失少女的娇憨,柔柔的喊道,“秋扬~”

生动,可爱。

好奇,怎么会不好奇。

只要她想,他乐意满足她任何事。

即便她并不知。

在她去打听八卦的时候,方秋扬已经将她射出去的发簪捡了回来。

将捡起的发簪帮她重新戴在头上,方秋扬缓缓道,“我很好奇,去看看吧。”

推倒绝世仙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推倒绝世仙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军婚撩人】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军婚撩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军婚撩人目录预览:001:陈瀚东回来了002:他的妻子003:老公护着001:陈瀚东回来了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陈瀚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目录预览:第一章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第二章逃过一劫第三章假冒的第一章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园中,春意盎然,微风徐徐,白色与淡紫色的布景给原本的清幽更加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位于半山腰的私人会所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新娘拿着捧花站在新郎身边,一脸幸福甜蜜。婚礼并不豪华,低调且简单,而出席婚礼的,亦只有新人双方各自的至亲而已。不过即便如此,两位新人的背景却依旧不容忽视。新娘贺文渊,年仅三十,便已掌管贺氏的半壁江山。新娘叶芳婷,则是

  • 【凶猛老公要不够】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凶猛老公要不够目录预览:001结婚时分手002他们已结婚003她要的爱,不是一百,便一分都不要001结婚时分手帝豪酒店。一场极尽奢华的婚礼正在进行,新郎高大帅气,新娘恬静漂亮,可此刻看着新郎的目光,却多了一抹掩饰不住的悲伤。礼仪正兴致高昂的介绍两人的家世背景,“新郎沈从文是云天集团的少东,传说中的贵公子,新娘莫相离是X大外语系的系花,亦是Y市市长的千金……”主持人妙语如珠,诉说着两人相识相恋的过往,引得下面宾客哄然大笑,而在这些宾客中,有一人的眼神却如

  • 【一朝为后】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朝为后】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一朝为后目录预览:第1章堕入地狱第2章叔叔你谁呀?第3章修罗场第1章堕入地狱王城,帝都。花发西园,草薰南陌,韶光明媚,正是人间四月天。凌天清被捆在龙床上,白净的脸上,血污已被洗净,露出一张明秀可爱的脸蛋。这一刻,她的绝望大于小女孩家家的羞涩。而一直端坐在椅子上的俊美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那双墨玉般的眼里,深藏着令人恐惧的暗黑风暴和绝对的控制权。“叔叔,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我的律师一定会让你坐牢!”凌天清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可她还是不相信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小说在线阅读书名: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目录预览:第1章睡错房间第2章突然大婚第3章新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第1章睡错房间“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床上?”熟睡中的柳芽儿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她吓得打了个哆嗦,猛不丁睁开眼睛,看见眼前是一个陌生男人,不由大惊失色!柳芽儿刚刚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见妈妈回来了,抱着她亲吻,她也开心地和妈妈亲吻。但妈妈的身子突然飞起来,向空中飘去,她急得大喊大叫,喉咙却像破了一样发不出来声音。她眼睁睁看着母亲的身影越来越远,急得大哭但流不出眼泪,正

  • 【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目录预览:第1章酒后睡了未婚夫第2章新婚之夜第3章花式秀恩爱第1章酒后睡了未婚夫“帅哥,约吗?”音乐声音震耳欲聋,午夜的酒吧到处弥漫着一股醉人的味道。莫小榭摇晃着身体来到了一个男人身边,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帅哥,我们做笔交易,我请你喝一杯,你让我睡一晚,怎么样?”莫小榭说着,将一张百元大钞拍在了吧台上,酒保立刻会意,送过来两杯威士忌。男人看一眼莫小榭,冷漠的眸子里多了几分的玩味,他将面前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 【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况少,不服来战!目录预览:第1章未来姐夫第2章嫖资第3章明码标价第1章未来姐夫尼玛!全身都像是散架了的累且酸痛!戴依涵望着屋顶上的晶莹剔透的吊灯,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昨夜的景象。昨晚那个一次次索要的猛男压在她身上,只是她的意识模糊着,看不清那男子的脸。昨天她才刚从意国回来,刚好又碰上戴丹丹的生日派对,在李晴天的挑衅下于是便连喝了三杯!结果……究竟谁在在酒里下手!要是知道是谁戴依涵真恨不得马上便去扇她几巴!一个侧身,便对上一副古铜色的绝美的俊脸,却在戴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还有一分钟了,我的天卷百合就可以顺利地偷到手了。”沈茉莉坐在宿舍的电脑前,眼看QQ农场里面最新出现的金土地植物天卷百合就要成熟了,她激动无比。为了偷取某师兄就在天卷百合成熟的时候,某人兴奋种植的天卷百合,她可是望眼欲穿啊,现在终于等到了这最关键的一刻。地猛敲鼠标,咦,怎么好像死机了呢?这么重要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怎么能死机呢?!就在她盯着屏幕,使劲敲击鼠标的时候,电脑的屏幕突然裂开了。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封灵大陆第2章天仙临凡第3章别招惹我第1章封灵大陆阴森的地牢里,林清荷被一根铁链子锁在了墙壁之上,她蓬头垢面,脸上淡紫色的蝴蝶胎记显得格外的丑陋和狰狞。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糜烂的地方已经发臭,甚至开始生蛆,在肉里蠕动。已经忘记了在这里呆了多久,只知道,从庶母做主将她嫁给六皇子皇紫英之后没几天,就被关进了这里,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生活。皇紫英每天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刑具虐待她,每次都

  • 【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不伦之恋目录预览: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第2章装什么贞洁烈女第3章其父必有其子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嗯嗯…啊…不要…”被打了马赛克得赤身男女交缠在一起,画面香艳无比,不知羞耻得重复着活塞运动,循环播放得叫声刺激着人的耳膜。我胡乱点着鼠标意图关闭视频,可鼠标根本不停使唤。着急之下我猛得用力拔下电源,但为时已晚,坐在旁边的同事已经围了上来。“立夏,你电脑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偷偷看看就好了,带到公司可就尴尬了。“没想到立夏姐居然这么豪放,求资源。”我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