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流落民间的公主5章(第5章 纠缠)

2017/12/26 4:15:0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流落民间的公主

第5章 纠缠

 长礼忧虑地点头。好好孕

 韵儿却是不置可否地垂眸,虽则早已打定主意钻入溪露宫避祸,以图后招,当下确有几分不情不愿:“陛下待客以诚,我替父皇谢陛下款待。只是明日,我想折走雍水拜祭故人,不能与陛下同行返京,叨扰之处,还望见谅。”

 拜祭故人?不肖问也知是雍水之畔的溪王陵。心下泛酸,轩辕远毅吃劲地抑了抑,却怎也止不住澎湃心潮,竟有几分顾不得君子风度:“孤在雍水给你一炷香时辰。”

 韵儿愕然,瞧见那双眸,他怕是又要发癫了,再招惹他只怕是火上浇油。韵儿移眸,顾盼言他:“凉风木槿,暮雨槐花,时下正应景。槐花糕甘醇得很。流落民间的公主5章(第5章 纠缠)”说罢,夹起一枚花型糕点,浅浅咬了一口。

 紧抿的唇角释了释,轩辕远毅面色淡然,凝一眼那枚笑靥,不动声色地起身,端起御案上的槐花糕踱了过去。

 银箸一滑,桂花糕跌落盘中,韵儿心慌,禁不住求助般望向哥哥,哪知长礼视若无睹,反倒扭头与一侧的轩辕远荣低声攀谈起来。

 “槐花取蕊,这盘该是最嫩的。”

 咯噔。满碟晶莹剔透,透着淡幽花香,熏得玉靥悄染绯红,韵儿知,自己怕是又“犯病”了。错觉他对自己爱入骨髓那会,再平常不过的零星关切,也误以为是情有独钟。阅读haohaoyun.com老天跟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的好,后宫诸妃雨露均沾,却独独落了自己。他的狠,怕是独独给了自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韵儿笑了,笑得苦涩,疏离地纳襟为礼:“多谢陛下。”

 眉尖儿分明搐了搐,轩辕远毅瞧着倒是面色无异,轻轻夺过韵儿手中的银箸,夹起一枚送至朱唇边:“尝尝。”

 绯红愈甚,韵儿不悦地摇头。流落民间的公主5章(第5章 纠缠)

 “尝尝。”

 瞧见主子不依不饶的模样,方平蹙了蹙眉,赶紧使眼色屏退众宫人。轩辕远荣直了直身子,便要开口插话,却被长礼一把摁住。

 韵儿赌气地仰头凝着,瞧不懂他,那日城楼他如何不是理直气壮地耍无赖?他凭什么理直气壮?他或许收得了天下人的心,却独独收不了自己的。自己没得过他半点好处,即便他曾出手相救,三番四次因他遇险,九死一生,自己还他有余。韵儿蹭地起身,面色如凌,微微颔首,便要告退离席。

 银箸被碰落,轩辕远毅一把拉住玉腕,古铜眉宇泛起紫光,难掩窘迫却莫名决然,她的倔强任性不是未领教过,若由着她的性子,只怕今生。好好孕紧紧掌心,轩辕远毅压低嗓子:“若不想再叫我扛你,坐下。”

 韵儿闷闷地抽手,当着长礼二人的面,虽觉羞窘,却不容自己再让步:“若想再扛我上肩,不是不可以,废了苟曼青,废了李双。拿废一后一妃的诏书向容国提亲,我便可替父皇在此应下这门亲事。”

 清澄乌瞳里,倒映着自己的影,似簇着两点细焰。韵儿逃也般垂睑,不知为何胆怯,却分明觉到双颊滚烫,不敢再看他,更不敢再听他开口。

 轩辕远毅微微嚅唇,却搜刮不出言语,水润的眸瞧不分明情愫,心乱如麻或许便是如此,临了,终是不痛不痒地撂下一句无奈叹息:“又耍小性子。”

 韵儿不忿地抬眸,这语气听着不似满溢宠溺,却似隐忍的斥责。网站haohaoyun.com人与人的距离,便是如此,过了那道坎,便什么都变了味儿。你侬我侬之时,嗔怒亦是爱恋,分道扬镳之时,留恋亦成仇隙。

 “陛下别误会,一句戏言罢了。山野村夫尚知,糟糠之妻不下堂,何况陛下夫唱妇随琴瑟和谐?况且,我的婚事,父皇早有属意——”

 “胡说什么?”轩辕远毅一紧掌心,那双眸腾了焰,仿似角斗场斗红了眼的死士。

 酣畅淋漓之感,韵儿玩味一笑,头一回端着胜利者的姿态回望这个往昔被自己视作神一般的男子。

 对望,道是无情却情丝万缕,道是有情却是冰火两重天。

 方平捉急地蹑脚跑了过来,适时打断了对峙不下的二人:“陛下,南守公夫人求见。”

 这下轮到轩辕远荣急了,竟沉不住气弹了起来。

 “坐下,你我的事,我自会交代。”轩辕远毅松开手来,却是用眼神紧逼着韵儿就范。

 本就想会会千金公主,韵儿顺势落了座,若无其事地又捻起了银箸。轩辕远毅这才转身踱回主座。

 片刻,张婉凝千娇百媚地摇曳而至,玉雕粉琢,好个精致的美人儿,可惜,眉眼道不出的尖刻。韵儿含笑,微微颔首。

 “臣妇见过陛下。”张婉凝笑盈盈地施礼,视线滑至丈夫,又碰了一鼻子灰,那俊脸便沉了下来。

 “平身,不必多礼,赐座。”轩辕远毅淡淡一笑,眼神落在了弟弟身侧,“荣弟。”

 “陛下叫你坐。”轩辕远荣不情不愿地瞥了眼身侧,唇角的蔑意抑也抑不住。

 张婉凝落座,冷冷瞟一眼韵儿:“龙城公主,真是久仰。妹妹真是个可人儿。若早点相见,去年,我便会容下妹妹,饮了妹妹那杯茶。可惜,真真可惜。”

 瞅着她摇头得瑟的模样,小草气得脖子都硬了,竟反道:“夫人好大的口气!我家主子是容国诏封的公主,旧都龙城的主子。要公主屈尊称你姐姐,只怕你消受不起!”

 “小草,不得无礼。”韵儿清婉浅笑,虽是斥责,语气却柔得近乎纵容,回眸,笑得愈发自在,“算来,我与凉国渊源颇深,尊称夫人一声姐姐,倒半点不为过。早在五年前,我有幸入了趟凉宫。先凉王温文尔雅,真乃仁人君子。原想姐姐的性子必肖皇父,哪知。”

 韵儿柔柔地拖长声线,目不转睛地凝着那张脸,忽的,眸子一亮,语气却是骤冷:“夫人可还记得韵如姐姐?啧啧。真真可惜了那双手,临春坊的石砖真真难刷。”

 韵儿摊开双手幽幽瞅了瞅,嘟了嘴:“韵如姐姐前几日还向我报梦,埋怨临春坊水凉。冻手,何人能帮她暖手?我一时竟答不上来。见了夫人,我总算想起来了,她是夫人的弟媳,临春坊也是夫人差她去的,她自该找夫人才是。”

 张婉凝嗖地脸色煞白,寥寥数语皆捉了自己的痛脚。虽顶着千金公主之名,趾高气昂地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可身世一直为宗室猜忌,便是这句“不肖皇父”逼得自己忍气吞声地和亲轩国。再提马韵如,到底做贼心虚,张婉凝气得合手直哆嗦,倒也想不出说辞来辩驳。

 轩辕远荣幸灾乐祸地阴阴一笑,天底下倒还有人制得住她,真真出奇。长礼却脸色惨白,端着酒杯的指都轻搐起来。

 韵儿自觉失言,原想替六儿姐姐出口恶气,却不料触及了哥哥的伤心往事,顿时便活脱脱犯错后无措的孩童,失了主意。

 “七月半亲人会的传说,孤也听过。时下不过五月,说先人报梦倒早了些。七月,放几盏孔明灯,赏灯祭奠两相宜,倒与春日里放纸鸢有异曲同工之妙。荣弟,七月里不妨在府上备个灯会,以解弟妹思乡之情。”轩辕远毅浅笑,恰如其分地圆了场。

 韵儿些许出神,他的眉,他的笑,总带着一股子笼络众心的魔力,清淡一笑便泯了怨隙,瞧,那张婉凝闻声如何不是笑逐颜开?

 “明日还要赶路,我先告退了,各位随意。”韵儿毫无征兆地起身告退,便连自己都暗自吃惊,偏是心头酸酸的不是滋味。

 “慢!请留步。”张婉凝起身踱了过来,每踱一步脸色便黯沉一分,“我备了一份薄礼,送给公主。”说罢,便慢悠悠地伸手探向袖口。

 韵儿探究地回眸,尚不及瞧清楚那张脸,只见一道寒光闪过,直逼胸口,缩脚后退,肩不知被何物死死揪住,身子一倾,那寒光便贴了过来。

 铿。一记冷响震得圆睁的眸颤了颤,直面生死之际,头一遭不曾闭眼,韵儿僵在了当下,木讷地觉到身侧一阵脚风扬起,砰。她被小草一脚踢飞出去丈余。四周黑压压地逼了过来,簇满了人。

 “韵儿,怎样?没事吧?”

 最先听到他的声,迷离遥远,韵儿定睛瞧了瞧,头一回见他急得眉眼紧拧,眉心隐隐蹙着一个王字。噗。肩头一紧,额头一暖,隐约似靠上了他的肩,韵儿木雕般,四下关切之声嗡嗡没听清半句,低眸瞥一眼,方才那记铿声源自主案的酒盏。如今,它陪着冷厉的匕首寂寥地躺在地砖上。

 “先把她收押关起来!”“怕是受惊过度。”

 清明恢复那刻已被他抱起,韵儿便顺势闭上了眼,这点刀光便能吓傻自己?若如此,都不知傻了几多回了。韵儿心底暗暗苦笑,可到底还是周身乏力,罢了,既无从解释她为何刺杀自己,便装一回柳弱花娇,糊弄当下再说。

 先凉王张重华魂牵梦绕的嫡妃,正是自己的娘亲,她是张婉凝,那自己是何人?早疑心她是接替自己的霜女,可瞧那眉眼,半点不似当年留霜宫同寝之人,再者,若当年在凉国安插了她,便不该再有六儿姐姐。本想摸她底细,却不料掉以轻心,险些被她算计,欧阳道不惜自毁轩国棋子来杀自己,可见存了鱼死网破之心。法闻已成弃子?那下步该何去何从?

 “韵儿。”

 他在耳畔悄声喃喃,厚重的鼻音甸甸的漫溢焦虑,扑面的鼻息夹着不真切的亲昵。心不争气地乱撞,脑仁儿塞了糨糊,哪里还转得动?韵儿暗悔,真不该扮傻装糊涂,自己虽非贞洁玉女,却也犯不着再与他扯上关系,白白招惹非议。

 

 

 

 

 

 

流落民间的公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流落民间的公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20章

    原标题: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20章书名: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第20章满足,变态的癖好云轻狂眼角上挑,目光微闪过一丝冷意,掩唇而笑:“原来冷若冰山的太子殿下,也会对我这个废物这么关心啊?”她的话,柔和似水,对上那如星辰般眼眸中蕴含着的深意,封安墨心中微微一寒,眼底不禁升起一丝疑惑不解。到底是哪里出错了?云轻狂在兽室里明明中伤金毛狮,但测试的结果却显示她是个铁打的废物。废物,怎能伤得了七阶的凶残魔兽?显然不可能!“别人不知道你云轻狂的真面目,但你觉得瞒得过本宫?”封安墨微眯墨眸,步步逼近,那

  • 魔君大人请宽衣20章

    原标题:魔君大人请宽衣20章小说:魔君大人请宽衣第20章她一定是个绝色美人这白衣男子眉目清秀,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稳重大方,他走到一旁坐下,却是笑了笑,“听书童说,方才王爷的厢房中传来雷霆大怒,可是发生了何事?”纳兰萧似乎想起了令他厌恶之事,眉头不耐的蹙起,“还不是那个令人作呕的花痴草包,竟然敢偷窥本王!白先生,怎么让这样的人上了船?”这语气里满满的不悦,然而眼前的男子却是微微一愣,“花痴草包?王爷说的,可是相府的三小姐?”“哼,除了她还有谁?本王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没有一掌将她打死,否则不就脏了你的船

  • 校花的灵王保镖20章

    原标题:校花的灵王保镖20章小说:校花的灵王保镖第20章唐果的规章制度走进别墅,梵天见大厅灯火通明,陈妈正依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见到梵天,急忙坐起身问道:“小天,你没事吧?”梵天微笑道:“警察就是找我去询问一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事!”“阿弥陀佛!没事就好。”陈妈站起身,问道:“小天你晚上还没有吃饭吧?肚子饿不饿?”梵天心中一暖,他发现被人关心的感觉还真棒,急忙点点头道:“肚子好饿,下两大碗面吃就行。”“好,我去给你煮面。”陈妈说完快速向厨房走去。四仰八叉依靠在沙发上,梵天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 弑神之王20章

    原标题:弑神之王20章小说名:弑神之王第20章重立规矩暗尾蝎!林易正在奔跑时,突然感觉地下有异样,一个极快的东西,向他奔袭而来,在地面上露出一个锋利的尾勾!暗尾蝎是三级妖兽,速度奇快,而且尾勾上带有剧毒,擅长地下偷袭,在三级妖兽中也算是战斗力爆表的存在!甚至偷袭四级妖兽,都可一招杀死。可惜,碰上的偏偏是林易!林易的精神力可覆盖周身十几米,这种偷袭对于林易来说,早有防备!林易猛地跃起,手中剑向下刺出!噗嗤!不知是刺中了那暗尾蝎的什么部位,地面上竟是喷出一缕绿色的液体!暗尾蝎急忙逃窜,速度依然飞快,

  • 权少的重生悍妻20章

    原标题:权少的重生悍妻20章小说名字:权少的重生悍妻第20章暂时别打草惊蛇待所有人都离开了,卓亦宸迅速将房门反锁,才压低声音严肃地问,“漫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上官漫柔扑进他怀里,全身瑟瑟发抖。她带着哭腔害怕地说,“亦宸……她……上官妃真的回来了,她回来找我们了……她生前就那么欺负我,为什么死了还不不肯放过我……呜呜。”卓亦宸身体一僵,随即心疼地抱紧她,轻拍着她的背。“漫柔,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柔声哄道。上官漫柔啜泣地指着地上的手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卓亦宸捡起手机,检查了

  • 囚心锁爱20章

    原标题:囚心锁爱20章小说名字:囚心锁爱第20章温馨一幕莫天一直就没有走远,还看到了一幕母亲教育儿子的大戏,正当他要夸赞一下这位母亲高效的教育方式时,这位母亲却不按套路出牌了……这个女人真的就把我儿子扔大街上了?拉起油门,咱们这位刚刚体会到做父亲感觉的男人憋不住了,“嗖”的一声直接就开到了庄庄面前。车窗一打开,就见识了庄庄从疑惑道惊喜的变脸过程,心中不免闪过一丝得意。“你妈咪就把你扔这儿不管你了?”“妈咪说做错事要受惩罚,让我一个人回家……”庄庄扁起嘴巴,一脸郁闷。莫天将车门打开:“上车,爸爸…

  • 我做主播的那些年20章

    原标题:我做主播的那些年20章小说:我做主播的那些年第20章做主播需要什么那天一首歌唱完,迎来满堂彩,突然发现这么多人围着,苏晓晴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倒是张燕大大咧咧的把头上的帽子一翻:“不知道大家觉得我们刚才唱的如何?要是觉得唱得好,麻烦支持我们一下。”竟然……竟然端着帽子伸手要钱去了……那一刹苏晓晴觉得一股热气直冲头顶,耳朵更是涨的发热,不用说从头到脸保证红的跟个熟了的虾子似的。偏偏人群里一个大妈挺大声的说了句:“以为甚热闹,原来是卖艺的……”这下仿佛受了侮辱一般,苏晓晴再也没脸呆在这里,撞

  • 总裁的蜜爱新妻20章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20章小说名字:总裁的蜜爱新妻第20章得了便宜还卖乖郁远带着已经喝懵了的陆蔓上车,醉酒之后的她有些安静的靠在车上。他打开了点窗户,想要借着风吹散些许她的酒意。贺天驰坐到驾驶室,扭头看了眼郁远,“郁总,我们去哪?”“回家。”郁远话音刚落,靠在一旁的陆蔓突然大叫一声,用力地扯住郁远的衣服,“你看着我。”“嗯?”见郁远不配合,陆蔓不悦的哼唧一声,直接捧着他的脑袋移向自己。“你说,我长的很丑吗?”“还行。”郁远实话实说,虽然陆蔓不算什么人间绝色,但至少是漂亮的。“那我怎么就比不上陆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20章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20章小说: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20章我很干净说完,百里妃叶便转身回屋里去了,她不想去看南屿翔那受伤的表情。每一次看到他的那种表情,就像是她做了多大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好好想想,除了欠了他一个救命的恩情,似乎没有做其他对不起他的事情吧?望着百里妃叶的背影,南屿翔心里很矛盾,不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去了。当百里妃叶回到房间的时候,小貂正蹲坐在她的床上。“给你三秒钟,离开我的床。”看着百里妃叶瞬间沉下来的脸,小貂郁闷了,它又被嫌弃了。“我很干净的,每天都泡澡

  • 仙武至尊20章

    原标题:仙武至尊20章书名:仙武至尊第20章紫金白蟒又是两天过去,追杀秦云的队伍全部被撤了回去,到后来,秦云连一个敌人都看不到了,这让他很郁闷。本来他还想利用那些人继续磨练自己的刀法,可是现在却连一个人影都找不到,他真的搞不懂三大家族在做什么,难道说他们放弃追杀自己了?可是这可能吗?自己杀了他们家族那么多人,而且三大家族都是好面子的,应该不死不休才对。按照秦云的想法,自己杀了三大家族那么多青年子弟,三大家族一定会出动精英弟子或者老牌强者,可是现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得不让秦云怀疑他们在搞什么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