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九幽记13章(第13章 又见高手)

2017/12/26 10:38:1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九幽记

第13章 又见高手

莫枫的伤很重,至少在唐子箐和严祁看来如此。原文haohaoyun.com他们不知道莫枫和青灵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青灵子那不可战胜的气势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谁知道那青灵子竟莫名其妙的败了。

“那。那黑魔神功到底是什么?”严祁迟疑着问了一句。

唐子箐白了严祁一眼,“莫枫都伤成这样了你还问,快点把他抬回去。”

严祁连忙把莫枫背起,正欲离开却又惊叫道,“啊呀,我还没有出场呢。要是路上轮到我了怎么办。”

唐子箐看着严祁一副慌张的样子,无奈地瞪了他一眼,“我来背,行了吧。好好孕

莫枫暗自好笑,可是此处还有不少人在注意着他们。莫枫不得不继续装着重伤的样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点道理莫枫是相当看重的。更何况要是自己露了陷惹人怀疑,青灵子交出来的东西很有可能会泄露。虽然莫枫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这很有可能与九幽真经有关,莫枫说什么也要保住它。

他故作虚弱地轻声开口道,“别背我。我有点疼 。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说罢,他手一抹芥子戒,一颗丹药跃然手中。莫枫一口吞下,盘腿坐在了地上,“我吃了一颗回元丹。调理一会应该就没事了。你们不必担心。”

看着莫枫的气息渐渐回复正常,唐子箐才放下心来。

看台上,地羽派的位置上。欧阳询看着莫枫的一系列动作不禁笑了出来。好好孕他已经知道了青灵子的底细,自然不会相信莫枫真的会重伤。虽然不知道莫枫和青灵子达成了什么条件,但都让这个玩世不恭的大少爷感觉有意思。

片刻之后监督者报到了严祁的名字。只是严祁的运气就远不如唐子箐了。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云潭派的樊忱。

看见自己的对手竟是那个凶残的筑基期后期高手,严祁的脸色并不好看。但是对此他并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脸上反而升起了一股倔强。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樊忱玩味地看着微微有些恐惧的严祁,他喜欢在对手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他喜欢让对手害怕,让对手恐惧,让对手在绝望中败落甚至死去。

“在下风凌派,严。。”

不等严祁说完,樊忱突然用手指了一下严祁,一道雄厚的内力从他指尖射出,狠狠地击在了严祁胸口。

严祁防备不及,被震退了几步。脸上红晕浮起,接着便吐出一口鲜血。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你。。”

樊忱狞笑着,食指再次虚指了一下。这次严祁连站稳的力量也没有,摇晃了几下轰然倒地。

在一片惊呼声中,樊忱对着边上的监督者点了一下头,大摇大摆地走下了台。

“你太过分了!”唐子箐看见严祁重伤一时气愤难忍,竟挡住了樊忱的去路。

樊忱打量了一下唐子箐,见只是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冷笑了一下,伸手便欲一掌拍下。

莫枫看见这一幕不由得怒火中烧,推开唐子箐然后与樊忱对轰了一掌。

两人产生的波动让周围一些修为弱小的人都差点站不稳。整个赛场的所以人目光都聚焦在了莫枫和樊忱身上。

“那个看起来一脸嚣张之意的就是那个云潭派的樊忱吧。据说他可是后期高手。”

“那人又是什么宗派的?可与樊忱对掌而不落下风,怕也是修为不凡啊。”

“诶,他可就是刚刚击败了青灵子的那人啊。他你都没认出来?他好像是风凌派的,我看见他使那风凌派的风凌神术了。”

“风凌派?就是那个几届的哦有没参加的落没宗派?这次他们倒是有了个好弟子啊。”

周围人的议论一句不落地全部落入了莫枫耳中,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波澜。此刻莫枫对樊忱的厌恶达到了极点,恨不得出手宰杀了此人。

“你,修为不错。是个好对手。”樊忱舔了一下嘴唇,兴奋道。

莫枫心头涌上一股不安,身形暴然退去,而他刚刚站着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几条裂缝。

樊忱直起身体,眼中露出了嗜血的神色,“居然躲得开我这一拳,真不错。只是我一定会杀了你。”

莫枫眼中冷光一闪,往前迈了一步,九幽冥黄掌对着樊忱的天灵盖直接印下。樊忱抬头看了一眼,拳头上浮现出一圈黑色印痕,向着莫枫的冥黄掌挥去。

轰,又是一阵巨响。

轰!轰!轰!莫枫连连拍下三掌,皆被樊忱用拳挡下。只是莫枫神色依旧,而那樊忱嘴角却出现一丝血痕。

樊忱舔去嘴边的血迹,慢慢地说道,“我要杀了你。”

莫枫冷笑一下,示意樊忱随意进攻。

“住手!”一个人影出现,双手隔空一挥,强行拉开了莫枫与樊忱,“演武场内除了比赛,不可杀人。!”

来人正是一名监督者。樊忱虽鲁莽好战,但对监督者还是有着几分畏惧,他对着莫枫不屑地笑了笑,当即离开了。

“你呢?留下来是想与我一战吗?”

“晚辈不敢。”莫枫鞠了一躬,一手抱了昏迷的严祁,示意唐子箐离开。

回到招待所,唐子箐一脸见鬼的神色看着莫枫 ,“你和那青灵子拼成这样,竟还有余力与樊忱打了一架。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莫枫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有事。你给严祁喂粒回元丹。两日之后三赛之后你带着严祁回风凌派吧。他虽无大碍,但也需要好好调理调理。”

说罢,莫枫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自己屋子。

莫枫翻来覆去地打量着青灵子给他的东西,却始终没有发现有任何特殊之处 ,只能确定应该是一种妖兽的兽骨。连白天兴奋不已的九幽真经此刻耶毫无声响。

难不成被那青灵子骗了?莫枫皱起了眉头,若那青灵子敢骗他,他一定让青灵子付出代价。

或许是需要有人催动,莫枫尝试着将一丝内力传入兽骨,然而这一刻,异象突起。

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兽吼声响彻在莫枫脑海之中,接着他看见了一头浑身散发这幽黑色光芒的龙在咆哮。

九幽冥龙!莫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妖兽,但不知为何莫枫感觉他知道此龙兽就叫做九幽冥虎。

出现在莫枫脑海里的那条冥龙打破了莫枫对龙的认识。

传说之中龙乃翱翔天地的祥瑞之物,更代表了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然而这条冥龙虽然气势磅礴,但浑身却散发着摄人心魄的死气。那黄金色的瞳孔更是如同君王的怒目,欲主宰天地。

恍惚间莫枫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便是那条冥龙,那条纵横天下威压众生的帝王。

“莫枫!严祁他。。”唐子箐推开了莫枫房间的门,正欲说什么,却看见了莫枫散发着森然之气的黄金瞳。

她吓了一跳,捂住了嘴才让自己没有尖叫,“你。。你这是。。”

莫枫抬头看了她一眼。唐子箐一下子感觉自己眼前的不是那个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内心还有些善良稚嫩的莫枫,而是一头洪荒凶兽。唐子箐在那样强烈的威压下即便强行运转了她筑基期中期的修为,却依旧感觉难以呼吸。

冷冽的黄金瞳从唐子箐身上一闪而过,似乎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不值得莫枫视线的留驻。

唐子箐送了一口气,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莫枫你这是在修炼什么功法吗?”

“出去。快!”莫枫的声音有些沙哑与无力,似乎说出这三个字用尽了他全部力气。

唐子箐犹豫了一下,但看见莫枫那散发着寒气的瞳孔忙点了点头,就此离开。

唐子箐走后,莫枫突然瘫倒了在了地上。脑海里的那条九幽冥龙不但给他带来了无法匹敌的威严,也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荷。

此刻那冥龙的意志开始从莫枫的神识中抽离。莫枫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弱,最后回到了筑基后期的水准。莫枫虚弱地躺在地上,眼里确是藏不住的震撼。他可以感受到冥龙的强大,但却无法体会冥龙到底有多强。因为这种力量远远超过了莫枫的概念,超过了结丹,超过了元婴,超过了莫枫的认知。而他唯一所能记住的,是那种掌握他人生死,藐视众生的睥睨。他隐隐有种感觉,似乎九幽真经与这冥龙根本就是相生相随。而九幽真经练至极处,便可化身九幽冥龙,拥有冥龙的力量。

莫枫的心在砰砰直跳。这大陆上与化型有关的宗派秘法不少,甚至在乾定域中便有一个强大的宗派名叫妖形宗,所修功法便是化身为各种妖兽,并拥有他们的力量。然而在大陆之上还有一个公认,那便是没有人可以化身为龙,不但是龙,甚至是朱雀仙鹤等次一点的生物都没有办法去化身。因为,这种等级的妖兽已经不再是妖兽,而是仙兽,代表着的是天地意志。而天地意志在传说之中即便是超越了元婴期的真正的仙人也无法匹敌。

换句话说,化身为龙代表着的是化身为天地意志,而九幽真经,就可以让人化身为龙。

莫枫彻彻底底地明白了这本九幽真经的珍贵。单单可以化身为龙就足以引起整个大陆所有国家的争夺,更何况这九幽真经所化身的乃是最神秘最强大的冥龙。

刚刚莫枫还不是真正的化身为冥龙,这一次只是那块兽骨被九幽真经唤醒后的自主反应而已。而这块兽骨莫枫现在可以确定这是一块冥龙骨。

九幽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九幽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张镝的饕餮古代艺术:辽宋羊脂白玉童子

    张镝,网名饕餮。八十年代从事古玩行业,国内著名收藏家鉴定家,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收藏范围包含青铜器、铜佛造像、金铜古代青铜雕塑、石刻造像、金银器等。张镝的饕餮古代艺术辽宋羊脂白玉童子辽羊脂白玉童子,体态微胖,头部比例较大,符合宋辽时期审美。面部五官刻画惟妙惟肖,一丝不苟。童子大眼睛,高鼻子,嘴唇略厚,头发阴线细工精细,宽额头,后脑勺较鼓,显得聪明伶俐,惹人怜爱。同时这种面部特征也符合辽或北宋的时代特征。童子一手在前,一手背后持莲,头向后扭,一脚落地,一脚抬起,呈动态,看似游戏玩耍的样子。整体就料雕

  • 【图解】5年来,习近平的“上合时间”

    1136(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新华社)本期主编:关立春

  • 天皇宣读《终战诏书》,世界各国反映如何?蒋介石也发表广播讲话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读了《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此时世界上各个国家人民的反映如何呢?当时,蒋介石也立即在广播电台发表了很简短的讲话。首先看日本人对天皇宣读《终战诏书》的态度,当时在日本的东京,成千上万的日本人聚集到皇宫前,日本全国所有活动都停止了,8月15日中午12点,东京的广播里响起了日本的国歌“君之代”。在日本民众听到了天皇的声音后,日本的人群开始哭泣,他们以无限羞耻之态度鞠躬至地,哭泣的声音不时被清脆的枪声打断,那是不愿意投降的军人在用手枪自杀的枪声。再看看各个盟国的

  • 致良知第三期留学生学习会诚邀你的参与!

    百年前,成千上万仁人志士带着救亡图存的理想,远渡重洋,求学海外,将现代化的思想文化与科学技术带回中国,为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做出了不朽的贡献。钱学森、邓小平……斯人已殁,美名流芳,伟大的人格与精神至今仍在感动我们;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开始走出国门,追随先贤的步伐,以更开放的视野、更宏大的胸怀,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使者。当民族复兴的时代旋律敲响,这一代的留学生,将如何走出舒适圈?肩负着怎样的历史使命?又将怎样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2018年7月5日-7月7日,由致良知涌泉学苑

  • 那些美到极致的语言(太美了~)

    1.梁实秋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2.海明威说: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3.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4.顾漫说:一个笑就击败了一辈子,一滴泪就还清了一个人。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询。5.毕淑敏说:优等的心,不必华丽,但必须坚固。6.七堇年说:人生如路。须在荒凉中走出繁华的风景来。7.徐志

  • 他的画迷倒了万千职业精英!

    画工笔画界新贵李甲明1970年生于山东枣庄1995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受业于刘大为、王天胜、袁武等先生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海关美术家协会南京海关理事擅长工笔画,作品受到许多行业精英的喜爱金鼎云艺术董事长徐晓燕李甲明老师以“工笔花鸟甲天下”为目标,以喻继高大师为标杆,正走在勇追大师的艺术之路上,所创作出的一幅幅工笔花鸟画,格外生动传神,很容易将观者带入其中,与其中美丽的花儿、可爱的鸟儿进行“对话”。让我们一起来欣赏

  • 【推荐】祝凤鸣 | “作者”表达与精品电影

    祝凤鸣,1964年生于安徽省宿松县。诗人,纪录片导演,艺术评论家。电视纪录片《我的小学》(与方可合作)曾获“金熊猫”国际纪录片大奖,中国纪录片学术奖一等奖及最佳编导奖。论文《新现实主义电影的锐度与广度》获“第二十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优秀学术论文奖”。“作者”表达与精品电影|文/祝凤鸣文章刊发于《中国作家》影视版2018年6月号一、中国电影票房跃进,但乱花迷眼,精品稀缺新世纪17年里具有较高品质和社会意义的影片新世纪18年来,中国电影改革不断突破原有体制束缚,简政放权,电影产业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

  • 找一个频率相同的人

    桃园野菊有一种陪伴,一直在心间菊香文苑我在等风,也在等你◆◆◆来源:诗词天地彼岸的守望,是此岸的感动;千里的陪同,是心中的丰盈。最深沉的爱,就是风雨兼程;最浓厚的情,总是频率相同。有时,一段关系的结束,没有谁对谁错,它们只是频率不同,不能再一起走下去了。频率相同的两个人在一起,有着精神上的默契,有着心灵的统一。可以谈爱情,谈婚姻,谈未来,可以无所顾及地谈人生所有的问题心有灵犀,心意相通,相知相惜,互相扶持,互相敬重。频率相同的人,不需要时刻在一起,但明白你做的事有什么意义,而不会打击你,彼此鼓励

  • 狼是土地爷的狗,谁的狗也是狗,狗最怕啥?

    回到豁子屋里,红脸们的情绪依然低落。虽然卖了姓,但他们对它是否灵验还是怀疑。孟八爷也心中无底。小时候,他和父亲掏狼娃时,也这样卖姓。那时,他指的姓多是仇家,并把弄死的狼崽儿偷埋在仇家的牲口圈里。这样,仇家就遭殃了,自家倒很安稳。但若是不卖姓,就难说了,那狼影儿,或在心上飘,或在眼前晃,爹就叫他化了表纸,补上卖姓手续,再给土地爷供个没头鸡儿,叫他给狗安顿一下,就没事了。但以前捉狼崽时,多避了大狼的眼。现在,人家目睹了过程,卖姓是否管用,难说。但卖姓至少有一点作用:暂时堵了红脸们数落猛子的嘴。猛子懊

  • 如果事与愿违,请相信一定另有安排(深刻)

    印度有四句极具灵性的话:1.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2.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3.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4.已经结束的,就已经结束了。这几句话让我想起了佛陀释迦摩尼说过的相似的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一】生活总会给你答案,但不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一个旅行者,在一条大河旁看到了一个婆婆,正在为渡水而发愁。已经精疲力竭的他,用尽浑身的气力,帮婆婆渡过了河。结果,过河之后,婆婆什么也没说,就匆匆走了。旅行者很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