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美人心计:皇上吉祥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21:5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美人心计:皇上吉祥

第1章 月牙谷

元漠年间,相传有一个地方,盛产美人儿,此名为月牙谷,外界不少学子,王官大臣纷纷前去寻找此地,就连皇族也派兵出动,为此纷纷的挑选世间美丽女子为秀女。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消息一出,所有的人家都把自己家的女儿打扮的极其的漂亮,为的就是能进宫,享受荣华富贵,当然也是为了一睹皇上的英气。

但是这消息出来以后,百姓也是众说纷纭,现在国家不太平,老百姓也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皇上却是一直都沉迷于美色。

各地反兵也集体起来,试图推翻国君,另立新君主。

“胭脂,胭脂,”一个年迈的人立马就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皇榜,“哎呀,你这个死丫头,这会都还坐在这里心安理得的呢,外面的天都要破了。”

“娘,我的亲娘呀,这外面的天破了,和我们月牙谷有什么关系呀,反正我们这里是世外桃源,多少人都想要进来呀,你倒是好了,这么激动,把胭脂都吓得睡不着了,”胭脂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胭脂,本名就叫月胭脂,出生在月牙谷,也是在月牙谷长大的,从来就是过的这里的平静生活,从未从山谷出去过,对外面的事情,一不关心,二不在乎。

被她叫住娘的这个人,也不是她的亲娘,不过是她的养母,小时候胭脂就听说自己的亲娘,在生她的时候就难产而死,至于自己的亲爹,她也没有见过,听谷里的人说是外面的人,因为谷里是很反对和外面的人联姻的,所以她的出生便是就夹带着不吉祥,甚至多次被人试图赶出去。网站haohaoyun.com

要不是谷里的长辈一直都保护她,觉得她是无辜的,现在只怕她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了。

胭脂从床上起来,便是到处的找吃的,她的面容生的较好,当然这和谷里的大多数的女孩都是一样的。

她们各个都是继承了谷里的贤良淑德,但是只有她胭脂变成了谷里那个不懂规矩的女子,年轻人大多都不喜欢她,就想着方法的让她从这里出去。

“瞧见了没有,那胭脂又出来祸害了,真是的这样的人早就应该被赶出去才对的,你看看她一副不可一世的一样,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知道了还能这样,只怕也只有她才会那么不要脸了。”

说话的就是一直都不把胭脂放在眼里的月雪兰,在她的旁边的是她的姐姐月雪芙,两个人的性格天差地别,用月胭脂的话来说就是像是雪芙这样的美人儿,怎么就会有这样一个刁蛮任性的妹妹了。

其实那两姐妹儿的关系真的很不错,只是雪芙对胭脂倒是不错,大概也是因为她的年纪稍大一些,所以也比较懂事吧。

月雪兰却是一直都不把胭脂放在眼里,当然也是因为谷里的人都觉得胭脂是谷里最漂亮的女人,而她从来都没有被人提及过。好好孕

“雪兰呀,你就少说几句吧,我倒是觉得胭脂挺好的呀。”

“好什么好呀,她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她要是真好的话,早就自己自觉的出谷去了,还会留在这里弄的我们谷里鸡犬不宁的呀?”

两个人去了胭脂家的院子,里面可以说是鸟语花香,旁边的柱子上还绑着几串玉米和辣椒。

而此时的月胭脂却是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前的点心,看见那两个人进来了,抬手给他们打招呼。

月雪兰撇了她一眼,她可不想和这个人有任何的关系,不然的话,都怕自己哪天遇到不幸了。

“雪芙,你快进来,你赶紧来尝尝这点心,是我娘亲手做的,可好吃了,改天呀我让她多做点,送到你家里去。”

月雪芙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见着她的娘出来了以后,又是立马站起来行礼。

“你瞧瞧人家雪芙多懂事的孩子呀,胭脂呀,你和雪芙关系那么好,你怎么就不学着点呢,你真是要气死我。版权haohaoyun.com

“哎呀,娘,你总不能老说雪芙姐姐好呀,我也好呀,你看我都是你的女儿了,这就已经是上天给你最大的恩惠了。”

娘摇摇头无奈的就出去了。

“胭脂你可是听说了外面发生的事?”

“什么事?”

“不就是皇上选秀女的事么,现在谷里都闹的沸沸扬扬的了,村长说呀,这一次为了保全我们月牙谷呀,要派人出去呢,不然你想想呀,以皇上的兵力,要是真的找上门了,我们月牙谷的人可都逃不了的。”

月胭脂是最看不惯这些打抱不平的事情了,这个皇上还简直就是荒唐,外面那么多的女人,他干嘛没事非要找到我们月牙谷来呀。

再说了在月牙谷的人,任何人都是不想出去的,当然这其中要除了她月雪兰,之前她就说了,在这月牙谷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她想要出去当皇妃,还说了凭着她的美貌别说是当皇妃了,就算是皇后也不为过的。

但是月牙谷的长辈哪里会放心呀,出去了一个,就会出去第二个,甚至就有可能被外面的人发现了这样的所在。

到时候他们宁静的生活就要被打破了,这可是谷里的大忌呀。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村长不让我们出谷,外面的人过的说不准比我们里面的人还要好很多呢,锦衣玉食的,也不会穿的像是我们一样,各个看上去就像是村姑,反正我不管了,这次我一定要求爹娘让我出去。”

“雪兰,不得胡说。”

“姐姐,我就不明白了,这外面有什么不好呀,皇宫有什么不好的呀,说不准等我当了皇后,这村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依附于我呢,这可是我们村里的大喜事,”她又是低头说到,“你不愿意去,我不会强求的,反正我们两姐妹儿也得留下一个照顾爹娘,竟然你一直都不想去,那就交给你了。”

“大嫂呀,你看现在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这要是真的打到我们月牙谷来了,我们只怕是逃都没有地方逃呀,你家胭脂我看着那脸蛋完全就可以出去试试,也许还真的能就得了我们全谷的人呢。”

娘也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哪个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的,明明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的危险,谁去都不一定还能好好的回来。

而且宫里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过下去的,像是胭脂这样的性格,只怕就算是进的去,也很快就会惨遭毒手的。

她哪里放心的下呀,不过这些人每次都是要胭脂去,自己所有的好话都已经全部说出来了,现在就连找一个借口都变得是那么的困难。说明haohaoyun.com

“我们家胭脂呀,也和你家的女儿一样,也是我的女儿,再说了,她现在年纪还小,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学会呢,她大娘,你就别再为难我和我的胭脂了,这谷里的长辈们的心思我都知道,但是村长也说过了,胭脂并没有什么过错,当初那个男人来的时候,你们不也是很喜欢他的么,怎么到了胭脂这里,你们就不愿意过去这个坎了呢。”

“不是我们过不去这个坎呀,主要是你家胭脂让她留在谷里,这大祸小祸的也是不断的,迟早都要出事,我这样说可也是在保护她呀,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成了我们谷里的罪人吧?”

“什么罪人呀,你别胡说,我家胭脂才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她大娘,我看雪芙她娘说的也对,你想想呀,你们家胭脂可是谷里唯一一个外面的人进来留下来的种呀,那男人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他们连正式的婚礼都没有举办,简直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是这样,他的女儿能好到哪去呀,当初不就逼死了胭脂她的亲娘么,也是你人好,你才会留着胭脂的,当初要不是村长呀,本来就不应该有胭脂这丫头的,现在你养育她到这么大了,差不多了。”

娘一声不吭的就转身离开了,她来到村长的家中,这几天村长也是愁眉不展的,马上就要大祸临头的感觉,成天都压的喘不过气来。

“你来了呀。”

“村长,现在谷里都在说这些,你可要为小女做主呀。”

她跪在地上,村长连忙就过来把她给扶了起来。

“她家嫂子呀,现在谷里的话我都有所耳闻了,你放心吧,胭脂这丫头心眼也不坏,也是我们谷里的一份子,我不会眼睁睁的就看着别人欺负她的,这事你大可以放心。”

“是呀,婶婶,我就觉得胭脂妹妹乖巧可人的,你说说要是我们谷里没有她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欢乐的事情都没有了呀,”月翰生端来两杯清茶,“爹,你说我说的对么?”

“我看呀,胭脂能有这样的性格,都是被你这小子给带出来的,”说完在月翰生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这事我自有分寸,不知她家嫂子,这胭脂现在自己是怎么想法呀?”

“她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出去的,这不就刚才我都把皇榜放在她的面前了,她倒是好了,不管不问的就一个人开始吃起来了,村长,你说我能有什么法子呀,胭脂从小都是我带大的,她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我比谁都要清楚,村长,你可不能让胭脂离开谷里呀,这没了她,你还要我一个人怎么活呀。”

第2章 月胭脂

“村长,现在我们可怎么办呀,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平静,你说都这么多年了,这先皇不死心,怎么现在的皇上也不死心呀,我们月牙谷现在都已经成了一个传说了,怎么就不能让她一直都这样平静下去呢。”

村长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他比谁都要希望这里好好的过下去。

月翰生看着两个人在讨论,便是就偷偷的溜了出去,这月牙谷的人不仅女孩子长的好看,就连男人也是眉清目秀的,说月牙谷养人,可是一点都不为过。

见着他出来了,村里的女孩子全部都涌了上去了。

可是他却是目不斜视,直接就朝着月胭脂的家里走去,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这谷里,除了月雪芙和月胭脂的关系最好以外,他也成了月胭脂能依靠的一个人。

月翰生来了,这月雪兰比谁都要激动,连忙就站了起来,亲自跑到门口去迎接他。

“翰生哥哥,你来了呀。”

“雪兰,你越长越好看了,”他随便的说着,又是朝月胭脂走了过去,“胭脂,怎么一脸的不高兴呀。”

他当然知道他的好妹妹为什么不高兴了,现在谷里的人都在想着要她出去,她和她的娘亲关系那么好,想到自己要是没有办法的话,也只能出去,免得弄的谷里的人各个都是不痛快的。

月雪芙见着他来了,便是也站起来行礼。

月翰生是谷里所有的女孩子都想要嫁的男人,他不仅高大帅气,为人又好,对谁都是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

“她当然高兴不起来了,翰生哥哥,你说这外人到我们谷里来,我们能高兴的起来么,胭脂也真是的,怎么就不明白了,这可是好事呀,出去多好的。”

月翰生的脸色有些不高兴,听到有人说他的胭脂妹妹,他白了一眼月雪兰,她便是识趣的就闭上了嘴巴。

“雪兰,我们先回去吧,翰生哥哥肯定有话要对胭脂说。”

“他说就是了,我们也都不是外人,在谷里有什么偷偷摸摸的呀,谁说话不都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呀,怎么到了她月胭脂这里,就像是变味儿了。”

月雪芙没办法只好拉着月雪兰就回去了。

“哎呀,姐姐你放开我,”月雪兰一脸的不痛快,“我就搞不明白了她月胭脂有什么好的呀,为什么谷里的人都帮着她说话,你还是我的亲姐姐,就连你也是帮着她的,她就是装的,你们不也说外面的世界复杂么,她不就是谷外的人。”

“雪兰呀,这些话你可不能当着长辈说,胭脂哪里是外人,这谷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她是在这里出生的,又是在这里和我们一起长大的,你休得胡说。”

月雪兰又是一个人嘀咕了几句,便是生气的甩开她的手就离开了。

月胭脂我就不信你还能在谷里好端端的过下去了,你要是不走,我走总行了吧,到时候若是进宫了,我就要下令让你从我们月牙谷滚出去。

“你来做什么,又是看我的笑话呀。”

“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这看谁的笑话,也不能看你的呀,”月翰生见着 她有些生气,又是把面前的点心递到了她的手里,“来,张嘴。”

“哼,你就是人面兽心,我还不知道你的心里怎么想的呀,你肯定是和他们一样,都想要我从这里出去,谷里的人都不欢迎我。”

月翰生见着她嘟着嘴,可爱至极。

便是哈哈的笑了起来,“这谷里谁要是不欢迎我的好妹妹呀,我就让他从这谷里滚出去,就算是别人赶你走,你放心,我肯定会站在你的面前的,大不了……”

“大不了怎么样?”

“大不了我和你一起走就是了。”

月胭脂终于被他逗笑了,“就你翰生哥哥对我最好了。”

他伸出手拉着她的小手,又是反复的摩擦着,现在自己也这么大了,对男女之情也有所了解的,爹爹早就已经在给自己安排婚事了,可是这谁家的姑娘能打动他月翰生的心呀,他整颗心早就已经放在了胭脂的身上了。

只可惜这家伙现在还小,以为自己对她只有兄妹之情,殊不知只要能守在她的身边,哪怕是为她而死,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看着她开心的笑,就是自己最快乐的事情了。

“胭脂,不管你以后怎么样,在哪里,你放心,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的,所以你一定不要怕,有翰生哥哥在,谁也不会欺负你的。”

“翰生哥哥。”

就是这个眼神,让他一次次的败下阵来。

他忍不住的想要亲吻她一口,可是在谷里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发生的,他要看着她长大,长到可以嫁给他的地步,长到他可以亲自来正大光明的时候。

谷里一年一度的大会召开,今天所有人都是盛装出席,所有的年轻男女,也都是打扮的好看,就是为了在这样的大会上,让自己心仪的人一眼看中自己。

“你还不换上衣服?”

“娘呀,我这衣服不是挺好的么,再说了,这又不是相亲,我穿的那么花枝招展的做什么呀?”

其实娘的心意何尝不是这样呢,她就是要让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若是这谷里的男子看上她了的话,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留在这里了,就不会再受别人的白眼了,也不会有人再赶她的女儿出谷了。

可是为娘的一番好心,她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月胭脂你给我站住。”

“娘,我还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一会儿大会见了。”

娘也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她出去了,这孩子一直都被自己放任不管,才会弄的到现在完全就是我行我素了,只怕以后是要吃亏的了。

大会很热闹,这个谷里的人都来了,不管是老的少的,就连一直都不愿意出门的神医也来了。

月翰生在人群里找寻着胭脂的身影,只要她不在自己的身边,他总对她是放心不下的,虽然在谷里很安全,可是也免不了会有人找她的麻烦。

“胭脂,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月雪兰没有好奇的说道,“这会只怕翰生哥哥都在到处找你了吧?你不要以为有她在,他就可以保护你了,这么多的长辈,他们可没有打算要放过你,当初就是你的爹进来,害的我们月牙谷连着死了不少的人,难道你还想要重蹈覆辙么?”

胭脂知道这个月雪兰一直都看着不顺眼,也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娘说的对,嘴都是长在别人的身上的,他们想要怎么说是他们的事,只要自己管好自己便是了。

月牙谷是她的家,她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它的。

她没有搭理月雪兰,直接就朝着她的身边走过去。

“雪芙姐姐,”她笑着跑了进去,“哇哦,姐姐可真是好看呢,你是我见过的天底下最美的女子了。”

“就你的小嘴甜呀,谁不知道胭脂才是我们月牙谷长的最好看的呀,再说了这外面的人说不准都比我们长的好看呢。”

“姐姐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像是你这样的呀,只怕我们谷里的小伙子都不敢抬头看了,这一眼呀都能让他们心动呢,”胭脂说的是心里话,她帮着雪芙整理着衣物,“姐姐,我知道在谷里你对我最好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呀,你也一定要告诉我,只要用的着我胭脂的地方,我一定会帮你的。”

“好了,知道你最好了,”雪芙会心的冲着她一笑,“走吧,免得一会儿又被村长给说了,还记得上次就是我们两呢。”

月雪兰看着自己的姐姐月雪芙和胭脂走的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说到底自己和她才是亲姐妹,可是她却是一直胳膊肘往外拐。

她看着两个人出来,便是其嘟嘟的就走了。

竟然你不帮我,那我就找翰生哥哥,他是最讲理的人,不会不把自己的话不放在心上的。

视线在人群里搜索着,看着月翰生了便是连忙跑了过去。

可是他却是直接就朝自己的身边走了过去,“胭脂你总算是你来了,”视线又是落在身边的雪芙身上,“雪芙,你这身可真是倾国倾城了呀。”

“翰生哥哥你就别取笑雪芙了,雪芙何德何能,能被翰生哥哥这般的夸奖,”雪芙一边说着,却是已经脸红的低下头去了,“其实说到倾国倾城,有胭脂妹妹在呀,我哪里还敢说这样的话来。”

“雪芙姐姐你就别再推辞了,翰生哥哥说你最美,你就最美了。”

月翰生看着两个人推来推去,便是也笑了起来。

“好了你们两个好姐妹就不要再说这些了,我看呀,你们就是姐妹花,这要是走到哪里呀,有你们在的话,这天底下谁还敢说自己长的好看呀,”月翰生爱怜的看着胭脂,“胭脂,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胭脂跟着月翰生走了,月雪芙看着两个人极其般配的背影,心里不仅有些失落,翰生是谷里每个女孩都心仪的对象,虽然他对大家都不错,但是她也能感觉的到,在他的心里,他是只有胭脂的。

“怎么了?失落了呀?”雪兰走到她的身边,“也是,翰生哥哥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上她胭脂呢,不过是看着她可怜罢了,姐姐,你就别在这杞人忧天了,谷里大伙儿都明白,只有你和翰生哥哥是最相配的。”

第3章 兄妹

胭脂被月翰生拉到了一边,那里没有什么人,看着翰生哥哥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她也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过在她的心里,只要是不让月牙谷有事的事情,都算不上是什么大事。

“翰生哥哥,你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你这个样子,让我看着心慌慌的,”说完她又是朝远处的人群看去,“今天可真是热闹呢。”

月翰生见着她还一点着急的样子都没有,有时候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让她快快乐乐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过一辈子也好。

他伸出手伏在胭脂的肩膀上,又是为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柳叶眉,大眼睛,樱桃小嘴,细腰,光洁的皮肤,全身都散发着仙女的气质,若不是说她仙女下凡,这谷里的男人又怎么会每个人都看着她的时候两眼放光呢。

“哎呀,翰生哥哥,你倒是说话呀,你这般的看着胭脂,胭脂也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呀。”

“胭脂,我没事,我就是想要多看你几眼。”

“翰生哥哥真是奇怪了,你这不天天的看着胭脂么,再说了胭脂又不会离开月牙谷,你想要看我,每天到我家里来找我就是了,”月胭脂又是看着那边村长在说话了,便是连忙说道,“你爹又在说大话了,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不然这些人又要说我了。”

月翰生却是一下子把她拉了过去,他伸手就把她给全在自己的怀里。

“胭脂,你一定要好好的。”

“翰生哥哥你怎么了?”

他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态,“没事,没事,就是眼睛里进了沙子了。”

“那我给翰生哥哥吹吹。”

她还真的以为月翰生的眼里进了沙子了,便是对着他的眼睛就吹了起来,月翰生看着她的模样,喉结处却是忍不住的就动了动,朝着她的面前凑了过去,一个湿湿的吻就落在了胭脂的嘴唇上。

她吓得连移开的动作都没有了,只是呆呆的望着他。

月翰生也是被自己的举动给吓着了,虽然早就想要亲吻她的嘴唇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的迫不及待,伸手扶住她的腰身。

胭脂这才反映过来,连忙就推开了月翰生的身子。

“翰生哥哥你干什么呀,我们该过去了,”她吓得连忙就转身了,又是一边擦着自己的嘴巴,一边忍不住的就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搞什么呀,怎么说亲就给亲上来了,翰生哥哥胆子也太大了,要是被娘和村长给看见了,还不知道会不会把我们拉到祖宗的祠堂面前去罚跪呢,就想想都已经够恐怖了。

雪芙看着她过来,面红耳赤的,又是看着远处跟过来的月翰生,他的视线一直都在胭脂的身上扫来扫去,对上雪芙的视线了以后,才慌张的移开。

这两个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吧,不然怎么回来以后眼神都不对劲了。

“胭脂,翰生哥哥和你说了什么呀?”

胭脂不好意思的马上就说道,“没事没事,就是说要我照顾好自己的话,翰生哥哥也真是的,总是这样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一样。”

“好了,各位,现在安静一下,这是我们月牙谷一年一度的大会,所以希望大伙儿都能积极一点。”村长的视线又是落在了胭脂的身上,“胭脂,你一个人在那里叽叽咕咕的说什么呢?”

“没事,村长,我就一个人闲的无聊。”

还不是怪你的宝贝儿子,没事乱亲人家做什么。

哎呀,现在脑海里都是翰生哥哥刚才的那个吻,还有他灼热的眼神,真是弄的人家的脸红心跳的了。

“村长,现在皇榜都下来了,要是再不派人出去的话,只怕到时候皇上大发雷霆了,我们月牙谷可都逃不了的。”

“是呀,村长,我们大伙儿都指望你的决定了,月牙谷这十几年可都是过的小心翼翼的,不就是为了让日子好好的过下去么,这份平静总不能因为皇上的龙颜大怒,就给打破了呀。”

村长知道今天叫大伙儿来也不是时候,便是也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各位心里的想法,但是眼下这事只能我们大家一起面对。”

“村长,胭脂是我们谷里长的最好看的,我看呀,就让她去,说不准还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呢,这不仅保全了她的身子,还让她也出去了安全了一些。”

“胭脂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月翰生见着这些人一直都在说胭脂,便是连忙说道,“什么不错的人选呀,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么,胭脂也是我们月牙谷的人,凭什么你们就要赶她走呀,爹,我看这些人就是无理取闹。”

“翰生,你可不能这样胡说八道呀,我们这上一辈子的人说话,肯定是有分寸的,你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们不怪你,可是你不要以为你是村长的儿子,就说这些,你这可不是在保护胭脂,是在害她呀。”

“是呀,翰生,我们这可对是对她好的,你喜欢胭脂,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是胭脂总不能留在月牙谷的。她只会给我们带来灾难,有她在呀,我们月牙谷就不会有好日子的。”

胭脂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会为了自己吵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她看着远处的月翰生,他站在那里,气急败坏的看着那些人。

翰生哥哥。

雪芙也觉得再这里待下去的话,这些人肯定会打起来的,这也是他们不想看见的,月牙谷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如果因为皇上的这一道皇榜,弄成这样了,胭脂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的。

她拉着胭脂就离开了,“胭脂你也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在谷里呆久了,他们肯定也是害怕了。”

“姐姐,你说皇上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们月牙谷呢,明明就是一个传说,他为什么非要找到我们不可呀。”

“唉,你也别难过了,皇上是一国之君,他肯定也是有苦衷的。”

“他能有什么苦衷呀,他不过就是贪恋美色,姐姐,难道外面的人有见过我们月牙谷的人么,为什么他们会说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没有人知道我们存在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来了。”

雪芙当然也不会说,这些事若不是当年她爹的话,这里又怎么会被人发现呢,虽然村里的人一直都把这件事当作了一个秘密,但是因为最近天下不太平,村里的人又是说出来了。

“还有我爹,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到了月牙谷,又会不辞而别呢?”

“胭脂,这些过去的事我们就不要再提了,相信以后都会好起来的,你放心吧,我和翰生哥哥一样,肯定都不会让你出去的。”

“谢谢姐姐。”

月翰生看着那两个人离开了,便是也跟着出去了,远远的他注视着她的背影,胭脂,我要怎么保护你?要怎么样做才让你不受伤害?

月光下,村长坐在长椅上,一杯酒一杯酒的喝着,很久他都没有单独喝这么多了,从做村长以来,他背负的不仅是整个村子的安全,甚至还有大家对他的信任。

“爹,”他走到他的面前坐了下来,又是给爹亲自满上了酒盅,“爹,为什么这些人非要胭脂出去?爹也是知道的,胭脂并没有什么过错。”

“翰生呀,这长辈们的事情你就不要多过问了。”

“可是爹,是胭脂的事情我就必须要问。”

“你进去,以后都不许提这些事了。”

月翰生却是站起来一下子就在爹的面前跪了下来,“爹,我知道你的心意也已经决定了,竟然如此,那翰生愿意娶胭脂,只要胭脂嫁给我了,她就是月牙谷的媳妇了,就是你的儿媳妇了,就算是他们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让胭脂出去的。”

“胡闹,这事情怎么能由得了你的,进去。”

“爹……”

“以后不许再提及娶胭脂的事了,别人娶我没有意见,可是你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爹,我是真心的爱着胭脂的,你难道就要儿子眼睁睁的看着胭脂被人欺负么,翰生做不到。”

村长只是挥挥手,月翰生便是跪在那里久久不起来。

天色已经黑了很久了,娘一直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胭脂也知道肯定是因为皇榜的事情。

她便是走到娘的身边坐了下来。

“娘?是不是只要胭脂出去了,去参加那么什么选秀了,谷里就会平静了?”

“胭脂呀,你怎么说起这事了,不许再说了,娘是不会让你出去的。”

“娘,胭脂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也是月牙谷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胭脂出去便是了,再说了,外面说不准也没有这么可怕呢,是吧,也许我还真的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呢,娘,你放心吧,胭脂永远都是月牙谷的人,不管别人对我怎么样的看法,就算是所有人都不能容忍胭脂,但是胭脂也会记住月牙谷的。”

她靠着娘的肩膀上,看着那明亮的月亮,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几年的地方,现在该是要自己回报的时候了。

“娘,我会想你的。”

“傻孩子,不许说这些,娘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天一亮,大娘就起来了,本来这个时候胭脂也应该还在床上睡懒觉的,可是她把家里连同院子都找了好几遍了,也没有见着自己的女儿。

“不好了,我女儿胭脂不见了。”

第4章 外面的世界

“什么?”月翰生一下子就从床上翻了起来,“爹,你说什么?胭脂怎么会不见了呢?”他连忙就朝着胭脂家里跑去,见着大娘还在外面到处的找着,“大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好端端的,胭脂怎么就会不知道了呀?”

大娘连忙擦着眼泪,“我也不知道昨晚上她和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然后就睡着了,今天早上我一起来就没有见着她的影子了,你说这胭脂虽然平时淘气了一点儿,可是她也不会这样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吧。”

月翰生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他对胭脂的了解,她肯定不会一句话都不说就离开的,而且她从小就在月牙谷长大,除了这里她可是哪里都没有去过呀。

万一她一个人在外面出事了可是要怎么办呀,月翰生回到家里,拿着自己的剑就朝外面走。

倒是被村长给拦住了,“你去哪里?”

“爹,我当然是去找胭脂了,她一个人要是出什么事了,可怎么办呀?”

“如果是她自己走掉的呢,说不准她在外面玩够了,自己就会回来了,你进去。”

月翰生哪里会相信胭脂是一个人出去的呀,她肯定会找雪芙或者是自己一起的,就没有看见她一个人去哪里过。

雪芙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她心里可是担心了,胭脂还那么小,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的话,这可要怎么办呀。

“姐姐,我看你也不必着急,这胭脂呀说不准会她的小情人去了。”

“雪兰你别胡说,胭脂还是个孩子,她怎么会懂男女之情。”

“姐姐也不是我说了,你说你和胭脂关系那么好,难道就看不出来她这人是多么的虚伪呀,”雪兰心里高兴,之前谷里的人都想着要胭脂出去选秀,现在她不在了,理应就应该让自己去了,便是马上就进去找爹娘去了,“爹娘,我求求你们了还不成么,这以后我要是有了荣华富贵呀,我保证把你们也接出去,你说这月牙谷有什么好的呀,一辈子都是在这里偷偷摸摸的,都不敢出去。”

“兰儿呀,这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你要是出去的话,出了什么事,你可叫爹娘怎么办呀?”

雪兰是心意已决,反正她是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一辈子的,这样的生活已经让她有些厌烦了。

外面灯红酒绿的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皇上竟然都下了这样的圣旨,要是找不到月牙谷的人,他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雪芙。”

翰生冲了进来,月雪芙看着他手里的那把剑,身子往后面缩了缩,月牙谷其实有不少的武林高手,虽然平时大家都不带刀剑在身边,可是遇到事的时候,肯定都会拿出来的。

而翰生哥哥从小就习武,也算是月牙谷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他的视线在里面找了几遍以后,并没有发现胭脂的身影。

“雪芙,你可是见到了胭脂妹妹了?”

“没有,”月雪芙摇摇头,“翰生哥哥,你也别太着急了,胭脂妹妹喜欢玩,指不定她是去哪里玩去了呢,后山可是找过了?”

“找过了,你说整个月牙谷我都要找翻天了,都还没有找到她,她会不会出事了呀?”

月雪芙不敢想象,“那胭脂妹妹会不会已经出谷了呀,你想想呀,昨天在大会上大伙儿都说了这番话,也许她的心里不好受,自己就给跑出去了?”

“不会的,她不会不知道谷里的规矩的,没有我爹的允许,任何人是不可能出谷的。”

“我说翰生哥哥,这任何人可不包括月胭脂,她什么事做不出来呀,我看呀,她虽然口口声声说不想出去,只怕心里早就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吧,这没人愿意会收到这里吃什么野菜杂草的。”

“雪兰,你休得无礼,怎么可以对翰生哥哥这般说话呢,还不赶紧赔罪。”

月雪兰的性格就是那种很嚣张跋扈的,谷里的人都月翰生当作下一代的领导来对待,可是她除了对月翰生有非分之想以外,也不会怕他的。

“翰生哥哥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吧?”

月翰生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管这些事呀,便是扭头就离开了,现在看来就只能去谷外面了,可是这事要是被爹知道了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来到谷口,外面一片安静,本身月牙谷就处在很偏远的地方,就连洞口也是小之又小,四处都被花花草草的给包围着,在外面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不知道的人就以为这里是个山坡。

可是里面却是格外的热闹。

“胭脂?胭脂。”

他叫了几声也没有听到胭脂的回应,一眼望过去,就是看不到的荒野,胭脂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呀。

什么鬼地方呀,太阳又这么大,本来还以为那个叫什么京城的地方,会很快就到的,可是这走了几个时辰了,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胭脂摸了摸自己早就已经饿扁了的肚子,现在完全都没有了力气,要是雪芙姐姐和翰生哥哥在的话,就好了,他们身上会带着很多好吃的。

“少爷,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村长都已经下令了,把所有的地方全部都给封住了,胭脂姑娘要是还在谷里的话,想必也出不去的。”

月翰生马上拉过他问道,“那她如果在外面呢?”

那人吓的连忙就低下头,“回少爷的话,要是在外面的话,胭脂姑娘也是进不了了,现在外面的官兵都在四下搜寻我们月牙谷的消息,要是被他们给发现了,只怕我们月牙谷上上下下几百人都要遭殃呀。”

“难道没有了胭脂,该来的就不来了么?”月翰生回到家里很生气,“爹,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会和这些人一样,都想要胭脂走,她一个女孩子,出去了要是遇到了什么事,你让她怎么办?”

“翰生,胭脂骨子里流的也不全是我们月牙谷的血,这么点的风风雨雨,她肯定能坚持住的。”

“不行,我必须要出去找胭脂,一天找不到她,我就一天不回来。”

“你敢。”

“爹,”月翰生看着他,“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胭脂的,任何人,我一定要保护她,胭脂是我们月牙谷的人,不管她的身上流着谁的血,但是我月翰生只知道她是我喜欢的女人,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人在外面流落街头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进屋开始收拾东西了。

娘看着他的这番模样,心里也不仅担心了起来。

“老爷,你说翰生这要是真去了,遇到麻烦了可怎么办呀,这孩子性格就是倔,这倒是也是胭脂的福气了,当年她爹来到月牙谷,她娘也是为了他,不惜和整个谷里的人做对,结果呢,弄到后面,我们月牙谷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唉,真是造孽呀。”

“他这样,还不都是你惯着他的,我早说不让他和胭脂来往,你就是不信。”

“胭脂这丫头心眼倒是也还不错,如果她真要是我们月牙谷的人呀,我倒是也会让翰生给把这件事办了,现在也不会弄成这样了。”

这听月翰生要出去,雪芙两姐妹也死活要跟着去,说胭脂是自己的好姐妹,翰生哥哥放不下她,他们也放不下。

“月牙谷我会自己救的,像是胭脂这样的一个外人都出去了,爹娘,难道你们就不想要女儿幸福么?”

月雪兰态度强硬,总之她说什么也要出去。

原本平静的月牙谷,因为这几个人要出去,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这两姐妹也太不像话了,翰生出去找人,她们跟着像怎么一回事呀,再说了都还没有成亲,这要是被人说闲话了,我们月牙谷的脸可往哪里搁置呀。”

“我说嫂子,这两个孩子这么不懂事,你们可要管管。”

“你们就别说我娘了,这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死活要出去的。”月雪兰说道,看着眼前这些不理解自己的人,“月牙谷现在表面上看着是丰衣足食的,可是实际上呢,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这样的日子我不会再让我爹娘跟着你们受苦,你们不出去那事你们的事,我生的这么好看,说不准皇上还真的就看上我了。”

“唉,无可救药了,”大伙儿都只能摇摇头,“这是我们月牙谷的灾难呀,这出去这么多人,还是头一次,要是外面的人知道了我们月牙谷是真的存在的,还不更多的人进来找我们麻烦了。”

月翰生见着大家是众说纷纭,他也只能叹叹气,拿着自己的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第一次出谷,三个人也不知道何去何从。

“翰生哥哥,皇榜是皇上给下发的,如果胭脂真的要出来的话,她肯定就真的去了京城了,不是说有个选秀么,她说不准就去了那里了,要是我们赶时间的话,说不准还能赶上呢,”雪芙看着翰生哥哥的眉头皱了起来,连忙就出主意,“此去路途遥远,也不知道妹妹一个人能不能顺利到达。”

“姐姐,你就不必担心了,在谷里的时候,我看她那性格,也能好好的活下来,出来呀,只怕别人都还不是她的对手了,”心里却是想着月胭脂,你要是真的没事,那还真的就是老天爷庇护你了。

第5章 荒野之地

我就不信我还找不到那地方了,京城有什么了不起的呀,皇上有什么了不起的呀,在我月胭脂的面前,什么都不是了。

她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朝着前面走去,走了这么久了,连个人影都找不到,这要是晚上的话,自己可要怎么办呀。

算了,不想了,想那么多也是没有用的,反正自己也就是这条命,要是歹徒不嫌弃的话,拿去便是了。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胭脂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要是再往前走的话,估计一时半会也是找不到地方的。

难道要自己在这个地方过夜么?天哪,我月胭脂活了十几年了,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外面过夜呢。

要是雪芙姐姐和翰生哥哥在的话就好了。

不过想归想,她也知道现在是回不了头了,竟然硬着头皮要出来给月牙谷解决大麻烦,那就要好好的把事情给弄明白了再回去,倒是要看看这皇帝有多大的本事,非要去找他们的月牙谷,弄的自己也是在月牙谷被人给只骂了。

“肚子好饿呀,”她顺其自然的就躺在了地上,双手撑在脑袋的后面,看着天上少的可怜的星星,老天爷你倒是也发发善心,给我送点吃的下来呀。

不过想了很久以后,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哼,什么老天爷嘛,根本就是假的,完全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驾!驾!”

咦?难道老天爷真的听见自己的心声了,还派人专门给自己送吃的来了,真是好人呀,谢天谢地呀。

胭脂里面就坐了起来,双腿盘坐在那里。

“吁,”一个男人从马背上翻了下来,整个人滚在了地上,又是大骂了一句,叫了起来。

男人?这荒地里面怎么会有男人呀,而且还叫的这么凄惨。

胭脂蹑手蹑脚的就爬了过去,“喂,你没事吧?”

“什么人?”

“小女子月胭脂。”

听到是女人的声音,男人好像放松了一些身子,便是趴在地上,整个人动弹不得,本来就受伤了,从马背上摔下来也已经摔的不轻。

“你没事吧”她小声的问道,黑暗中想要把他给扶起来,只可惜自己的力气太过于小了,便是废了好大的劲,也没有把他给弄起来,倒是自己又摔倒在他的身上了,“对不起,不好意思哈,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摔下来刚好压着了他的伤口,疼的他咬牙不敢动一下。

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本来以为今天就可以赶到京城的,倒是会有这样的事,想必在这里遇到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透过月光,洒在她的脸上,看上去格外的美丽。

他的身子也是情不自禁的就动了一下,难道自己是在做梦,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又是疼的叫了起来。

“你傻呀,没事掐自己做什么?”

看着女人很无辜的看着自己,她的嘴唇有些泛白,大概是太渴了吧,他伸手,她愣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

“谢谢,”男人坐了起来,和她对望着,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这张脸应该是他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哎呀,这老天爷也真是的,居然让我现在受伤了,还在这种地方遇到个美人儿,看来对我倒是也还不错,”说完他伸手去试图捏着月胭脂的脸蛋,她却是立马就躲开了。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才不怕你呢,”本来是以为遇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般的无礼,“你要是再动我的话,我可就要大叫了。”

男人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没想到长的倒是好看,性格却是这般的蛮横无理。

“你要是叫出来有用的话,你就尽管叫好了,”说完他从腰间取下水壶递给她,“看你渴成这样了,赶紧喝一口吧?”

有这么好的人?刚才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这会倒是充当起好人来了。

我胭脂才不会傻到连你都相信呢,便是撇过脸去。

男人见着她没有喝,想必也是不相信自己,便是打开在嘴唇变碰了一下,其实里面的水已经剩的不多了,他要是喝了的话,根本就不会留下来给这个女人。

“没毒,你放心好了,我刘彦风可不是什么坏人,”说完又是递给了她。

胭脂见着他喝了,便是深信不疑,结果去对着嘴唇就咕噜噜的喝了起来,喝完以后还打了一个嗝。

“嘻嘻,”她直接傻傻的就笑了起来,“谢谢。”

“刚才不还在担心我是坏人么,这会就谢我起来了,小心我把你喂饱了,把你这荒山野岭的把你吃了。”

“你要是要吃我呀,你就不会给我水喝了,我见你也不是什么坏人,”说完又是看着他身上的伤口,“你受伤了呀,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你会?”

“不会,”倒是很诚实,她扶着他坐下,从自己的衣服上撕出来一块便是包扎在了他的胳膊上,又是怕弄疼了,动作显得很小心,弄完了以后,对自己还挺满意的,狠狠的一下就拍打了上去,“不错嘛,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柳彦风却又是疼的叫了起来。

“对不起呀,对不起,我忘记了。”

“你这女人,”柳彦风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怎么就你一个人?”

胭脂的声音却是变得格外的低沉了,“你以为我想要一个人呀,我刚从谷里出来,这会是要去京城呢,不过我都没有去过,地方都找不到。”

“谷里?什么谷?”

“什么谷和你有关系呀。”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她说她叫月胭脂,难道是月牙谷的,不会,这月牙谷的人从来都没有人见着过,而且听说那里美的像是一幅画,她怎么会从那世外桃源出来?“你不想说,我也不必问,反正我们也是萍水相逢。”

人倒是还不错,只可惜娘亲说过外面的人都是危险的,每个人都是脸上一套,心里一套,所以胭脂也还是格外的谨慎。

想到这里,她的身子也往旁边移动了一下。

“怕我吃了你呀?”

“我才不怕呢。”

看他受伤了,真要是跑起来的话,说不准他也跑不过自己,不过他有马呀,还是小心的好。

柳彦风见着她离自己远了,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到我身边来。”

要做什么呀?我才不会傻到把自己送上门呢。

“叫你过来就过来,哪来的这么多的要求呀,”柳彦风伸手狠狠一拉就把她给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她的肌肤格外的柔软,能清晰的闻着她身上独有的味道,因为是晚上,他的脸却是被涨红了,孤男寡女的,又是在荒山野岭,自己从来就是对别的女人一呼百应,却没有想到遇到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女子,“你压着我了。”

胭脂便是一下子想要跳起来,可是却被他顺势给搂在了怀里。

“别动。”

喂,你都已经抱着我了,还叫我不动,我胭脂有这么傻么?

“干什么?”她抬起头微微的看着他。

这眼神风情万种,摄人心魂,就算是不可一世的柳彦风,也是完全都没有了招架之力,他低下头,喉结处一阵干涸。

“刚才水都被你喝光了。”

“不是你叫我喝的么?”

“是呀,可是我也没有叫你喝完呀。”

明明就只能那么一点点呀,他也太小气了吧。

“所以现在我要喝你嘴里的水了,”啊?胭脂还没有来得及挣脱,他的唇瓣已经贴了上来,甜甜的,还有一丝丝的血腥的味道,他整个人把她圈在了怀里,让她的身子动弹不得,舌头已经伸了进去,“好甜呀,味道好美,是我尝过的最好吃的一个嘴巴。”

他在说什么呀,难道他还亲过别人。

月胭脂你是怎么了,昨天才被翰生哥哥给亲吻了,今天怎么又被这个陌生男人给亲吻了,难道这就是老天爷送给你的礼物么?

“你放开我。”

“那可不行,竟然是你自己撞上我来的,那你今天就是我的了。”

“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这个小辣椒,但是还挺厉害的,我柳彦风也算是在天下响当当的人物了,她不仅见到自己这俊美的容颜,一点都不惊奇,反而还对自己有了拒绝之心,要知道在我柳彦风身下喘息的女人,那可真是数不胜数了,“我说行就行。”

“我明天还的去京城呢,再说了,要是被你亲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呀。”

原来她是在想这个,这还不简单呀,这就是我柳彦风的能人之处呀。

他的嘴角微微的往上拉扯,“竟然被我亲了,那你以后可就是我柳彦风的人了。”

“不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的,正好天一亮你就跟着我去京城,保证以后让你吃香的,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那我也不要,咦?怎么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整个嘴唇都被他给堵住了,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试图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你坏蛋。”

“你们女人不就是喜欢我这样的坏蛋么?”他的手也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搜索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反正一个人在外面也是听难耐的,正好送他一个小甜心,让他解解渴也不错了,他把她的身子放了下来。

胭脂可是被这吓坏了,连忙一个脚就往他的身上踢了过去,他捂着他的下身就叫了起来。

  “我说了不可以了。”

  

美人心计:皇上吉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美人心计 或 皇上吉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末世王者1章(第1章 战神重生)

    原标题:末世王者1章(第1章战神重生)小说书名:末世王者第1章战神重生混沌之中,叶凌睁开眼睛,豁然清醒过来。“没想到,我叶凌竟然在这里重生。叶凌,这具躯体的名字也叫叶凌。我竟然重生到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少年的身上。”“只是这少年明显是灵魂被人吸取了才死亡的,到底是谁下这么毒的手,竟然连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叶凌原本是这世上的绝世战神,而立之年就已经站到了整个大夏王朝的巅峰。因为盗窃幻天魔戟的缘故被大夏各级围杀,而后叶凌独自一人一戟与他们大战了整整一月,在灵魂即将被人泯灭之际,叶凌抛弃躯体撕

  • 猎魔灵探1章(第一章:猎魔师浩轩)

    原标题:猎魔灵探1章(第一章:猎魔师浩轩)小说名:猎魔灵探第一章:猎魔师浩轩“浩轩,你说这都过去几个月了。你不是侦探吗?外面这么多罪犯正逍遥。你抓一两个不就能把这房租交上了吗!可每次都是一拖再拖。”电话那头的妇女沉默了半分钟,接着说道:“这次我不管,最后再给你十天。没钱就别怪徐姐我让你卷铺盖走人啊!”抱怨声过后,只剩下电话占线的嘟嘟声还回荡在耳边。浩轩垂头丧气的嘟囔了几句,一头倒在办公室的软椅上。正如房租老板娘所说,他是一位特殊的侦探。还是个交不起房租水电费的穷光蛋。为什么要说特殊呢?因为浩轩的

  • 鬼手之命1章(第1章 我给你摸摸骨)

    原标题:鬼手之命1章(第1章我给你摸摸骨)小说名称:鬼手之命第1章我给你摸摸骨小长假期间,旅游的人络绎不绝,而在火车之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色,这些人有的是趁着节假日回家,有的则准备去旅游。和大多数人喜悦之情不同,郑阳此时却有点无奈。他的右手边坐着一个可爱漂亮的年轻女孩,拿着笔记本在搜一些医学知识,看的津津有味。右手边则是一个秃顶大叔,偏瘦个矮,目光猥琐,一看就不是好人,让人有种想离得远远的冲动。大叔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女孩的身上,摩拳擦掌了半天,他的眼神都没有从年轻女孩身上离开过,又看了一

  • 花韵女状元1章(第一章 剑走偏锋寻机巧)

    原标题:花韵女状元1章(第一章剑走偏锋寻机巧)小说名:花韵女状元第一章剑走偏锋寻机巧繁华街道,行人往来有序,正值午前赶集之时,京城之中的闹市热闹至极。森严壮丽的宫墙之内,一行人行色匆忙,三顶软轿在一个转弯之后停下,各个软轿之前都有相应的宦官候着。“陈大人,已经到了。”宦官尖锐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陈书妍淡淡一笑,缓缓从软轿之中走出。宫中多的是虚以委蛇的人,现在她还未经过殿试,这些人就谄媚地称呼她一声“大人”。待三人都走出软轿,都不约而同地仰头看着眼前高耸的殿门——金銮殿,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却也是

  • 仙药宝书1章(第1章 我喜欢你)

    原标题:仙药宝书1章(第1章我喜欢你)书名:仙药宝书第1章我喜欢你“唐天琪,我喜欢你……总是想起那一天,在校园的操场上,淡淡的薄云抹在湛蓝的天壁上,举目凝望,深邃无边,阳光在屋脊上闪闪发光,新鲜翠绿的梧桐树旁,微风吹拂着你乌黑的长发,阳光透过发丝略略染上一丝金黄,你青春的笑脸,没有一丝瑕疵,洁白如玉……”淑文高中三二班的讲台上,一个肥头大耳的男生用夸张的声调读着一封情书,眉眼间全是戏谑的神色。在全班的哄堂大笑声中,这封情书的主人——穆沐紧紧咬着牙关,目光冰冷的盯着台上耀武扬威的胖子,放在课桌下的

  • 生死冥币1章(第一章 死孩桥)

    原标题:生死冥币1章(第一章死孩桥)小说书名:生死冥币第一章死孩桥今晚,哥们我就这么的弄了捆麻绳,深一脚,浅一脚的贼身猫在夜的黑。要说我这是干嘛去。那我可就要告诉你了,哥们我正要跟死人借钱花呢。我叫宋小飞,人称宋是非,是非是非,惹上事儿,还能趟出个三分浑水的家伙,那说的就是在下了。也正是因为我这毛小脾性儿,注定着我的身世很悲苦!我从小无父无母,由年迈的嬷嬷拉扯长大,眼瞅着她老人家的大寿即将到来,我这心里却是火烧火燎的,不为别的,就为那破旧的裤兜里掏不出几个子儿,来报答这份二十年的养育之恩。这事儿

  • 妖神杀圣1章(第一章 我是你表哥)

    原标题:妖神杀圣1章(第一章我是你表哥)小说名:妖神杀圣第一章我是你表哥“这么说,你就是我妈喊来保护我的表哥?”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蓬乱,灰头土脸,穿的一身破烂的青年,刘欣儿只感觉脑袋发胀。“我是你表哥程乾,从乡下来投奔姨妈,姨妈让我保护你来着,嘿嘿……”程乾笑得单纯,恩……还是大城市的姑娘出落的水灵,长发飘逸如瀑,五官精致,皮肤更是白皙如牛奶一般,胸前那对大白兔,简直比村头张寡……额……“没想到我妈居然还有你们这门子亲戚,真为她们老程家丢脸!”刘欣儿使劲儿摇了摇头,扭头看向程乾一旁的老妇。“张姨,

  • 摄政篡权1章(第一章 国王遗命)

    原标题:摄政篡权1章(第一章国王遗命)小说名称:摄政篡权第一章国王遗命这是格兰梅特大陆初春的一个清晨,东方天际已然露出鱼肚白色,但晨雾还没有散去。在中央帝国奥兹曼的都城贝特兰的西城门上,刚刚值勤的士兵小队长马尔丁站在高高的城门楼上向四下里眺望。只见远处原野上一切都还看不太分明,显得朦朦胧胧、影影绰绰。他向下看去,只见城门外边已经聚集了不少挑着菜蔬谷物,牵着牛羊正等着进城作小买卖的乡下人。马尔丁他正思考着这时候就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是不是早了点的时候,忽然从远处的大道上传来了一阵急促而杂沓的马蹄声和

  • 孤寂枯树乌鸦鸣1章(第一章 穿到冠军歌手身上)

    原标题:孤寂枯树乌鸦鸣1章(第一章穿到冠军歌手身上)小说名字:孤寂枯树乌鸦鸣第一章穿到冠军歌手身上“妈妈,好多血,快起来!呜……妈妈,不要睡!拉拉害怕……”夏爽的身子软弱无力,脑子昏昏沉沉,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耳边却有一个稚嫩的声音,不停歇的闹,吵得她无法入睡。努力撑开沉甸甸的眼皮,眼前一片朦胧。“妈妈,不可以睡着!呜……拉拉给爸爸打电话了……很快就会来的!”小孩边哭边说。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使劲按压着搭在夏爽手腕上的那块毛巾。毛巾早已被鲜血浸透,却还在不停往外渗血。一股疼痛感从伤口处传来,夏爽忍不

  • 异都通灵师1章(第一章 一千多块买了块石头)

    原标题:异都通灵师1章(第一章一千多块买了块石头)小说名:异都通灵师第一章一千多块买了块石头午后,夏日的阳光吹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天朗气清,蓝天白云构成一副美好的画卷,清澈又安详。许柯眉头紧促,根本没有时间去享受这丝宁静。“我擦!”许柯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走路中的自己,刚才分明是被谁拌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一只脚。许柯本来心情就不好,还被恶作剧,一下子来了火,猛的回过头,怒视着周围,恶狠狠的大骂道:“瞎啊,是不是脚欠,闲的没事干了?”“哎呀,刚才还没看清人呢,原来是许大帅哥啊,咋地,想打我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