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美人心计:皇上吉祥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21:5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美人心计:皇上吉祥

第1章 月牙谷

元漠年间,相传有一个地方,盛产美人儿,此名为月牙谷,外界不少学子,王官大臣纷纷前去寻找此地,就连皇族也派兵出动,为此纷纷的挑选世间美丽女子为秀女。好好孕

消息一出,所有的人家都把自己家的女儿打扮的极其的漂亮,为的就是能进宫,享受荣华富贵,当然也是为了一睹皇上的英气。

但是这消息出来以后,百姓也是众说纷纭,现在国家不太平,老百姓也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皇上却是一直都沉迷于美色。

各地反兵也集体起来,试图推翻国君,另立新君主。

“胭脂,胭脂,”一个年迈的人立马就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皇榜,“哎呀,你这个死丫头,这会都还坐在这里心安理得的呢,外面的天都要破了。”

“娘,我的亲娘呀,这外面的天破了,和我们月牙谷有什么关系呀,反正我们这里是世外桃源,多少人都想要进来呀,你倒是好了,这么激动,把胭脂都吓得睡不着了,”胭脂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胭脂,本名就叫月胭脂,出生在月牙谷,也是在月牙谷长大的,从来就是过的这里的平静生活,从未从山谷出去过,对外面的事情,一不关心,二不在乎。

被她叫住娘的这个人,也不是她的亲娘,不过是她的养母,小时候胭脂就听说自己的亲娘,在生她的时候就难产而死,至于自己的亲爹,她也没有见过,听谷里的人说是外面的人,因为谷里是很反对和外面的人联姻的,所以她的出生便是就夹带着不吉祥,甚至多次被人试图赶出去。好好孕

要不是谷里的长辈一直都保护她,觉得她是无辜的,现在只怕她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了。

胭脂从床上起来,便是到处的找吃的,她的面容生的较好,当然这和谷里的大多数的女孩都是一样的。

她们各个都是继承了谷里的贤良淑德,但是只有她胭脂变成了谷里那个不懂规矩的女子,年轻人大多都不喜欢她,就想着方法的让她从这里出去。

“瞧见了没有,那胭脂又出来祸害了,真是的这样的人早就应该被赶出去才对的,你看看她一副不可一世的一样,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知道了还能这样,只怕也只有她才会那么不要脸了。”

说话的就是一直都不把胭脂放在眼里的月雪兰,在她的旁边的是她的姐姐月雪芙,两个人的性格天差地别,用月胭脂的话来说就是像是雪芙这样的美人儿,怎么就会有这样一个刁蛮任性的妹妹了。

其实那两姐妹儿的关系真的很不错,只是雪芙对胭脂倒是不错,大概也是因为她的年纪稍大一些,所以也比较懂事吧。

月雪兰却是一直都不把胭脂放在眼里,当然也是因为谷里的人都觉得胭脂是谷里最漂亮的女人,而她从来都没有被人提及过。版权haohaoyun.com

“雪兰呀,你就少说几句吧,我倒是觉得胭脂挺好的呀。”

“好什么好呀,她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她要是真好的话,早就自己自觉的出谷去了,还会留在这里弄的我们谷里鸡犬不宁的呀?”

两个人去了胭脂家的院子,里面可以说是鸟语花香,旁边的柱子上还绑着几串玉米和辣椒。

而此时的月胭脂却是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前的点心,看见那两个人进来了,抬手给他们打招呼。

月雪兰撇了她一眼,她可不想和这个人有任何的关系,不然的话,都怕自己哪天遇到不幸了。

“雪芙,你快进来,你赶紧来尝尝这点心,是我娘亲手做的,可好吃了,改天呀我让她多做点,送到你家里去。”

月雪芙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见着她的娘出来了以后,又是立马站起来行礼。

“你瞧瞧人家雪芙多懂事的孩子呀,胭脂呀,你和雪芙关系那么好,你怎么就不学着点呢,你真是要气死我。推荐haohaoyun.com

“哎呀,娘,你总不能老说雪芙姐姐好呀,我也好呀,你看我都是你的女儿了,这就已经是上天给你最大的恩惠了。”

娘摇摇头无奈的就出去了。

“胭脂你可是听说了外面发生的事?”

“什么事?”

“不就是皇上选秀女的事么,现在谷里都闹的沸沸扬扬的了,村长说呀,这一次为了保全我们月牙谷呀,要派人出去呢,不然你想想呀,以皇上的兵力,要是真的找上门了,我们月牙谷的人可都逃不了的。”

月胭脂是最看不惯这些打抱不平的事情了,这个皇上还简直就是荒唐,外面那么多的女人,他干嘛没事非要找到我们月牙谷来呀。

再说了在月牙谷的人,任何人都是不想出去的,当然这其中要除了她月雪兰,之前她就说了,在这月牙谷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她想要出去当皇妃,还说了凭着她的美貌别说是当皇妃了,就算是皇后也不为过的。

但是月牙谷的长辈哪里会放心呀,出去了一个,就会出去第二个,甚至就有可能被外面的人发现了这样的所在。

到时候他们宁静的生活就要被打破了,这可是谷里的大忌呀。好好孕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村长不让我们出谷,外面的人过的说不准比我们里面的人还要好很多呢,锦衣玉食的,也不会穿的像是我们一样,各个看上去就像是村姑,反正我不管了,这次我一定要求爹娘让我出去。”

“雪兰,不得胡说。”

“姐姐,我就不明白了,这外面有什么不好呀,皇宫有什么不好的呀,说不准等我当了皇后,这村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依附于我呢,这可是我们村里的大喜事,”她又是低头说到,“你不愿意去,我不会强求的,反正我们两姐妹儿也得留下一个照顾爹娘,竟然你一直都不想去,那就交给你了。”

“大嫂呀,你看现在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这要是真的打到我们月牙谷来了,我们只怕是逃都没有地方逃呀,你家胭脂我看着那脸蛋完全就可以出去试试,也许还真的能就得了我们全谷的人呢。”

娘也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哪个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的,明明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的危险,谁去都不一定还能好好的回来。

而且宫里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过下去的,像是胭脂这样的性格,只怕就算是进的去,也很快就会惨遭毒手的。

她哪里放心的下呀,不过这些人每次都是要胭脂去,自己所有的好话都已经全部说出来了,现在就连找一个借口都变得是那么的困难。推荐haohaoyun.com

“我们家胭脂呀,也和你家的女儿一样,也是我的女儿,再说了,她现在年纪还小,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学会呢,她大娘,你就别再为难我和我的胭脂了,这谷里的长辈们的心思我都知道,但是村长也说过了,胭脂并没有什么过错,当初那个男人来的时候,你们不也是很喜欢他的么,怎么到了胭脂这里,你们就不愿意过去这个坎了呢。”

“不是我们过不去这个坎呀,主要是你家胭脂让她留在谷里,这大祸小祸的也是不断的,迟早都要出事,我这样说可也是在保护她呀,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成了我们谷里的罪人吧?”

“什么罪人呀,你别胡说,我家胭脂才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她大娘,我看雪芙她娘说的也对,你想想呀,你们家胭脂可是谷里唯一一个外面的人进来留下来的种呀,那男人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他们连正式的婚礼都没有举办,简直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是这样,他的女儿能好到哪去呀,当初不就逼死了胭脂她的亲娘么,也是你人好,你才会留着胭脂的,当初要不是村长呀,本来就不应该有胭脂这丫头的,现在你养育她到这么大了,差不多了。”

娘一声不吭的就转身离开了,她来到村长的家中,这几天村长也是愁眉不展的,马上就要大祸临头的感觉,成天都压的喘不过气来。

“你来了呀。”

“村长,现在谷里都在说这些,你可要为小女做主呀。”

她跪在地上,村长连忙就过来把她给扶了起来。

“她家嫂子呀,现在谷里的话我都有所耳闻了,你放心吧,胭脂这丫头心眼也不坏,也是我们谷里的一份子,我不会眼睁睁的就看着别人欺负她的,这事你大可以放心。”

“是呀,婶婶,我就觉得胭脂妹妹乖巧可人的,你说说要是我们谷里没有她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欢乐的事情都没有了呀,”月翰生端来两杯清茶,“爹,你说我说的对么?”

“我看呀,胭脂能有这样的性格,都是被你这小子给带出来的,”说完在月翰生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这事我自有分寸,不知她家嫂子,这胭脂现在自己是怎么想法呀?”

“她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出去的,这不就刚才我都把皇榜放在她的面前了,她倒是好了,不管不问的就一个人开始吃起来了,村长,你说我能有什么法子呀,胭脂从小都是我带大的,她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我比谁都要清楚,村长,你可不能让胭脂离开谷里呀,这没了她,你还要我一个人怎么活呀。”

第2章 月胭脂

“村长,现在我们可怎么办呀,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平静,你说都这么多年了,这先皇不死心,怎么现在的皇上也不死心呀,我们月牙谷现在都已经成了一个传说了,怎么就不能让她一直都这样平静下去呢。”

村长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他比谁都要希望这里好好的过下去。

月翰生看着两个人在讨论,便是就偷偷的溜了出去,这月牙谷的人不仅女孩子长的好看,就连男人也是眉清目秀的,说月牙谷养人,可是一点都不为过。

见着他出来了,村里的女孩子全部都涌了上去了。

可是他却是目不斜视,直接就朝着月胭脂的家里走去,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这谷里,除了月雪芙和月胭脂的关系最好以外,他也成了月胭脂能依靠的一个人。

月翰生来了,这月雪兰比谁都要激动,连忙就站了起来,亲自跑到门口去迎接他。

“翰生哥哥,你来了呀。”

“雪兰,你越长越好看了,”他随便的说着,又是朝月胭脂走了过去,“胭脂,怎么一脸的不高兴呀。”

他当然知道他的好妹妹为什么不高兴了,现在谷里的人都在想着要她出去,她和她的娘亲关系那么好,想到自己要是没有办法的话,也只能出去,免得弄的谷里的人各个都是不痛快的。

月雪芙见着他来了,便是也站起来行礼。

月翰生是谷里所有的女孩子都想要嫁的男人,他不仅高大帅气,为人又好,对谁都是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

“她当然高兴不起来了,翰生哥哥,你说这外人到我们谷里来,我们能高兴的起来么,胭脂也真是的,怎么就不明白了,这可是好事呀,出去多好的。”

月翰生的脸色有些不高兴,听到有人说他的胭脂妹妹,他白了一眼月雪兰,她便是识趣的就闭上了嘴巴。

“雪兰,我们先回去吧,翰生哥哥肯定有话要对胭脂说。”

“他说就是了,我们也都不是外人,在谷里有什么偷偷摸摸的呀,谁说话不都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呀,怎么到了她月胭脂这里,就像是变味儿了。”

月雪芙没办法只好拉着月雪兰就回去了。

“哎呀,姐姐你放开我,”月雪兰一脸的不痛快,“我就搞不明白了她月胭脂有什么好的呀,为什么谷里的人都帮着她说话,你还是我的亲姐姐,就连你也是帮着她的,她就是装的,你们不也说外面的世界复杂么,她不就是谷外的人。”

“雪兰呀,这些话你可不能当着长辈说,胭脂哪里是外人,这谷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她是在这里出生的,又是在这里和我们一起长大的,你休得胡说。”

月雪兰又是一个人嘀咕了几句,便是生气的甩开她的手就离开了。

月胭脂我就不信你还能在谷里好端端的过下去了,你要是不走,我走总行了吧,到时候若是进宫了,我就要下令让你从我们月牙谷滚出去。

“你来做什么,又是看我的笑话呀。”

“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这看谁的笑话,也不能看你的呀,”月翰生见着 她有些生气,又是把面前的点心递到了她的手里,“来,张嘴。”

“哼,你就是人面兽心,我还不知道你的心里怎么想的呀,你肯定是和他们一样,都想要我从这里出去,谷里的人都不欢迎我。”

月翰生见着她嘟着嘴,可爱至极。

便是哈哈的笑了起来,“这谷里谁要是不欢迎我的好妹妹呀,我就让他从这谷里滚出去,就算是别人赶你走,你放心,我肯定会站在你的面前的,大不了……”

“大不了怎么样?”

“大不了我和你一起走就是了。”

月胭脂终于被他逗笑了,“就你翰生哥哥对我最好了。”

他伸出手拉着她的小手,又是反复的摩擦着,现在自己也这么大了,对男女之情也有所了解的,爹爹早就已经在给自己安排婚事了,可是这谁家的姑娘能打动他月翰生的心呀,他整颗心早就已经放在了胭脂的身上了。

只可惜这家伙现在还小,以为自己对她只有兄妹之情,殊不知只要能守在她的身边,哪怕是为她而死,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看着她开心的笑,就是自己最快乐的事情了。

“胭脂,不管你以后怎么样,在哪里,你放心,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的,所以你一定不要怕,有翰生哥哥在,谁也不会欺负你的。”

“翰生哥哥。”

就是这个眼神,让他一次次的败下阵来。

他忍不住的想要亲吻她一口,可是在谷里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发生的,他要看着她长大,长到可以嫁给他的地步,长到他可以亲自来正大光明的时候。

谷里一年一度的大会召开,今天所有人都是盛装出席,所有的年轻男女,也都是打扮的好看,就是为了在这样的大会上,让自己心仪的人一眼看中自己。

“你还不换上衣服?”

“娘呀,我这衣服不是挺好的么,再说了,这又不是相亲,我穿的那么花枝招展的做什么呀?”

其实娘的心意何尝不是这样呢,她就是要让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若是这谷里的男子看上她了的话,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留在这里了,就不会再受别人的白眼了,也不会有人再赶她的女儿出谷了。

可是为娘的一番好心,她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月胭脂你给我站住。”

“娘,我还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一会儿大会见了。”

娘也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她出去了,这孩子一直都被自己放任不管,才会弄的到现在完全就是我行我素了,只怕以后是要吃亏的了。

大会很热闹,这个谷里的人都来了,不管是老的少的,就连一直都不愿意出门的神医也来了。

月翰生在人群里找寻着胭脂的身影,只要她不在自己的身边,他总对她是放心不下的,虽然在谷里很安全,可是也免不了会有人找她的麻烦。

“胭脂,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月雪兰没有好奇的说道,“这会只怕翰生哥哥都在到处找你了吧?你不要以为有她在,他就可以保护你了,这么多的长辈,他们可没有打算要放过你,当初就是你的爹进来,害的我们月牙谷连着死了不少的人,难道你还想要重蹈覆辙么?”

胭脂知道这个月雪兰一直都看着不顺眼,也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娘说的对,嘴都是长在别人的身上的,他们想要怎么说是他们的事,只要自己管好自己便是了。

月牙谷是她的家,她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它的。

她没有搭理月雪兰,直接就朝着她的身边走过去。

“雪芙姐姐,”她笑着跑了进去,“哇哦,姐姐可真是好看呢,你是我见过的天底下最美的女子了。”

“就你的小嘴甜呀,谁不知道胭脂才是我们月牙谷长的最好看的呀,再说了这外面的人说不准都比我们长的好看呢。”

“姐姐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像是你这样的呀,只怕我们谷里的小伙子都不敢抬头看了,这一眼呀都能让他们心动呢,”胭脂说的是心里话,她帮着雪芙整理着衣物,“姐姐,我知道在谷里你对我最好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呀,你也一定要告诉我,只要用的着我胭脂的地方,我一定会帮你的。”

“好了,知道你最好了,”雪芙会心的冲着她一笑,“走吧,免得一会儿又被村长给说了,还记得上次就是我们两呢。”

月雪兰看着自己的姐姐月雪芙和胭脂走的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说到底自己和她才是亲姐妹,可是她却是一直胳膊肘往外拐。

她看着两个人出来,便是其嘟嘟的就走了。

竟然你不帮我,那我就找翰生哥哥,他是最讲理的人,不会不把自己的话不放在心上的。

视线在人群里搜索着,看着月翰生了便是连忙跑了过去。

可是他却是直接就朝自己的身边走了过去,“胭脂你总算是你来了,”视线又是落在身边的雪芙身上,“雪芙,你这身可真是倾国倾城了呀。”

“翰生哥哥你就别取笑雪芙了,雪芙何德何能,能被翰生哥哥这般的夸奖,”雪芙一边说着,却是已经脸红的低下头去了,“其实说到倾国倾城,有胭脂妹妹在呀,我哪里还敢说这样的话来。”

“雪芙姐姐你就别再推辞了,翰生哥哥说你最美,你就最美了。”

月翰生看着两个人推来推去,便是也笑了起来。

“好了你们两个好姐妹就不要再说这些了,我看呀,你们就是姐妹花,这要是走到哪里呀,有你们在的话,这天底下谁还敢说自己长的好看呀,”月翰生爱怜的看着胭脂,“胭脂,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胭脂跟着月翰生走了,月雪芙看着两个人极其般配的背影,心里不仅有些失落,翰生是谷里每个女孩都心仪的对象,虽然他对大家都不错,但是她也能感觉的到,在他的心里,他是只有胭脂的。

“怎么了?失落了呀?”雪兰走到她的身边,“也是,翰生哥哥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上她胭脂呢,不过是看着她可怜罢了,姐姐,你就别在这杞人忧天了,谷里大伙儿都明白,只有你和翰生哥哥是最相配的。”

第3章 兄妹

胭脂被月翰生拉到了一边,那里没有什么人,看着翰生哥哥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她也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过在她的心里,只要是不让月牙谷有事的事情,都算不上是什么大事。

“翰生哥哥,你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你这个样子,让我看着心慌慌的,”说完她又是朝远处的人群看去,“今天可真是热闹呢。”

月翰生见着她还一点着急的样子都没有,有时候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让她快快乐乐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过一辈子也好。

他伸出手伏在胭脂的肩膀上,又是为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柳叶眉,大眼睛,樱桃小嘴,细腰,光洁的皮肤,全身都散发着仙女的气质,若不是说她仙女下凡,这谷里的男人又怎么会每个人都看着她的时候两眼放光呢。

“哎呀,翰生哥哥,你倒是说话呀,你这般的看着胭脂,胭脂也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呀。”

“胭脂,我没事,我就是想要多看你几眼。”

“翰生哥哥真是奇怪了,你这不天天的看着胭脂么,再说了胭脂又不会离开月牙谷,你想要看我,每天到我家里来找我就是了,”月胭脂又是看着那边村长在说话了,便是连忙说道,“你爹又在说大话了,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不然这些人又要说我了。”

月翰生却是一下子把她拉了过去,他伸手就把她给全在自己的怀里。

“胭脂,你一定要好好的。”

“翰生哥哥你怎么了?”

他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态,“没事,没事,就是眼睛里进了沙子了。”

“那我给翰生哥哥吹吹。”

她还真的以为月翰生的眼里进了沙子了,便是对着他的眼睛就吹了起来,月翰生看着她的模样,喉结处却是忍不住的就动了动,朝着她的面前凑了过去,一个湿湿的吻就落在了胭脂的嘴唇上。

她吓得连移开的动作都没有了,只是呆呆的望着他。

月翰生也是被自己的举动给吓着了,虽然早就想要亲吻她的嘴唇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的迫不及待,伸手扶住她的腰身。

胭脂这才反映过来,连忙就推开了月翰生的身子。

“翰生哥哥你干什么呀,我们该过去了,”她吓得连忙就转身了,又是一边擦着自己的嘴巴,一边忍不住的就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搞什么呀,怎么说亲就给亲上来了,翰生哥哥胆子也太大了,要是被娘和村长给看见了,还不知道会不会把我们拉到祖宗的祠堂面前去罚跪呢,就想想都已经够恐怖了。

雪芙看着她过来,面红耳赤的,又是看着远处跟过来的月翰生,他的视线一直都在胭脂的身上扫来扫去,对上雪芙的视线了以后,才慌张的移开。

这两个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吧,不然怎么回来以后眼神都不对劲了。

“胭脂,翰生哥哥和你说了什么呀?”

胭脂不好意思的马上就说道,“没事没事,就是说要我照顾好自己的话,翰生哥哥也真是的,总是这样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一样。”

“好了,各位,现在安静一下,这是我们月牙谷一年一度的大会,所以希望大伙儿都能积极一点。”村长的视线又是落在了胭脂的身上,“胭脂,你一个人在那里叽叽咕咕的说什么呢?”

“没事,村长,我就一个人闲的无聊。”

还不是怪你的宝贝儿子,没事乱亲人家做什么。

哎呀,现在脑海里都是翰生哥哥刚才的那个吻,还有他灼热的眼神,真是弄的人家的脸红心跳的了。

“村长,现在皇榜都下来了,要是再不派人出去的话,只怕到时候皇上大发雷霆了,我们月牙谷可都逃不了的。”

“是呀,村长,我们大伙儿都指望你的决定了,月牙谷这十几年可都是过的小心翼翼的,不就是为了让日子好好的过下去么,这份平静总不能因为皇上的龙颜大怒,就给打破了呀。”

村长知道今天叫大伙儿来也不是时候,便是也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各位心里的想法,但是眼下这事只能我们大家一起面对。”

“村长,胭脂是我们谷里长的最好看的,我看呀,就让她去,说不准还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呢,这不仅保全了她的身子,还让她也出去了安全了一些。”

“胭脂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月翰生见着这些人一直都在说胭脂,便是连忙说道,“什么不错的人选呀,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么,胭脂也是我们月牙谷的人,凭什么你们就要赶她走呀,爹,我看这些人就是无理取闹。”

“翰生,你可不能这样胡说八道呀,我们这上一辈子的人说话,肯定是有分寸的,你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们不怪你,可是你不要以为你是村长的儿子,就说这些,你这可不是在保护胭脂,是在害她呀。”

“是呀,翰生,我们这可对是对她好的,你喜欢胭脂,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是胭脂总不能留在月牙谷的。她只会给我们带来灾难,有她在呀,我们月牙谷就不会有好日子的。”

胭脂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会为了自己吵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她看着远处的月翰生,他站在那里,气急败坏的看着那些人。

翰生哥哥。

雪芙也觉得再这里待下去的话,这些人肯定会打起来的,这也是他们不想看见的,月牙谷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的,如果因为皇上的这一道皇榜,弄成这样了,胭脂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的。

她拉着胭脂就离开了,“胭脂你也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在谷里呆久了,他们肯定也是害怕了。”

“姐姐,你说皇上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们月牙谷呢,明明就是一个传说,他为什么非要找到我们不可呀。”

“唉,你也别难过了,皇上是一国之君,他肯定也是有苦衷的。”

“他能有什么苦衷呀,他不过就是贪恋美色,姐姐,难道外面的人有见过我们月牙谷的人么,为什么他们会说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没有人知道我们存在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来了。”

雪芙当然也不会说,这些事若不是当年她爹的话,这里又怎么会被人发现呢,虽然村里的人一直都把这件事当作了一个秘密,但是因为最近天下不太平,村里的人又是说出来了。

“还有我爹,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到了月牙谷,又会不辞而别呢?”

“胭脂,这些过去的事我们就不要再提了,相信以后都会好起来的,你放心吧,我和翰生哥哥一样,肯定都不会让你出去的。”

“谢谢姐姐。”

月翰生看着那两个人离开了,便是也跟着出去了,远远的他注视着她的背影,胭脂,我要怎么保护你?要怎么样做才让你不受伤害?

月光下,村长坐在长椅上,一杯酒一杯酒的喝着,很久他都没有单独喝这么多了,从做村长以来,他背负的不仅是整个村子的安全,甚至还有大家对他的信任。

“爹,”他走到他的面前坐了下来,又是给爹亲自满上了酒盅,“爹,为什么这些人非要胭脂出去?爹也是知道的,胭脂并没有什么过错。”

“翰生呀,这长辈们的事情你就不要多过问了。”

“可是爹,是胭脂的事情我就必须要问。”

“你进去,以后都不许提这些事了。”

月翰生却是站起来一下子就在爹的面前跪了下来,“爹,我知道你的心意也已经决定了,竟然如此,那翰生愿意娶胭脂,只要胭脂嫁给我了,她就是月牙谷的媳妇了,就是你的儿媳妇了,就算是他们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让胭脂出去的。”

“胡闹,这事情怎么能由得了你的,进去。”

“爹……”

“以后不许再提及娶胭脂的事了,别人娶我没有意见,可是你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爹,我是真心的爱着胭脂的,你难道就要儿子眼睁睁的看着胭脂被人欺负么,翰生做不到。”

村长只是挥挥手,月翰生便是跪在那里久久不起来。

天色已经黑了很久了,娘一直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胭脂也知道肯定是因为皇榜的事情。

她便是走到娘的身边坐了下来。

“娘?是不是只要胭脂出去了,去参加那么什么选秀了,谷里就会平静了?”

“胭脂呀,你怎么说起这事了,不许再说了,娘是不会让你出去的。”

“娘,胭脂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也是月牙谷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胭脂出去便是了,再说了,外面说不准也没有这么可怕呢,是吧,也许我还真的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呢,娘,你放心吧,胭脂永远都是月牙谷的人,不管别人对我怎么样的看法,就算是所有人都不能容忍胭脂,但是胭脂也会记住月牙谷的。”

她靠着娘的肩膀上,看着那明亮的月亮,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几年的地方,现在该是要自己回报的时候了。

“娘,我会想你的。”

“傻孩子,不许说这些,娘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天一亮,大娘就起来了,本来这个时候胭脂也应该还在床上睡懒觉的,可是她把家里连同院子都找了好几遍了,也没有见着自己的女儿。

“不好了,我女儿胭脂不见了。”

第4章 外面的世界

“什么?”月翰生一下子就从床上翻了起来,“爹,你说什么?胭脂怎么会不见了呢?”他连忙就朝着胭脂家里跑去,见着大娘还在外面到处的找着,“大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好端端的,胭脂怎么就会不知道了呀?”

大娘连忙擦着眼泪,“我也不知道昨晚上她和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然后就睡着了,今天早上我一起来就没有见着她的影子了,你说这胭脂虽然平时淘气了一点儿,可是她也不会这样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吧。”

月翰生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他对胭脂的了解,她肯定不会一句话都不说就离开的,而且她从小就在月牙谷长大,除了这里她可是哪里都没有去过呀。

万一她一个人在外面出事了可是要怎么办呀,月翰生回到家里,拿着自己的剑就朝外面走。

倒是被村长给拦住了,“你去哪里?”

“爹,我当然是去找胭脂了,她一个人要是出什么事了,可怎么办呀?”

“如果是她自己走掉的呢,说不准她在外面玩够了,自己就会回来了,你进去。”

月翰生哪里会相信胭脂是一个人出去的呀,她肯定会找雪芙或者是自己一起的,就没有看见她一个人去哪里过。

雪芙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她心里可是担心了,胭脂还那么小,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的话,这可要怎么办呀。

“姐姐,我看你也不必着急,这胭脂呀说不准会她的小情人去了。”

“雪兰你别胡说,胭脂还是个孩子,她怎么会懂男女之情。”

“姐姐也不是我说了,你说你和胭脂关系那么好,难道就看不出来她这人是多么的虚伪呀,”雪兰心里高兴,之前谷里的人都想着要胭脂出去选秀,现在她不在了,理应就应该让自己去了,便是马上就进去找爹娘去了,“爹娘,我求求你们了还不成么,这以后我要是有了荣华富贵呀,我保证把你们也接出去,你说这月牙谷有什么好的呀,一辈子都是在这里偷偷摸摸的,都不敢出去。”

“兰儿呀,这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你要是出去的话,出了什么事,你可叫爹娘怎么办呀?”

雪兰是心意已决,反正她是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一辈子的,这样的生活已经让她有些厌烦了。

外面灯红酒绿的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皇上竟然都下了这样的圣旨,要是找不到月牙谷的人,他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雪芙。”

翰生冲了进来,月雪芙看着他手里的那把剑,身子往后面缩了缩,月牙谷其实有不少的武林高手,虽然平时大家都不带刀剑在身边,可是遇到事的时候,肯定都会拿出来的。

而翰生哥哥从小就习武,也算是月牙谷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他的视线在里面找了几遍以后,并没有发现胭脂的身影。

“雪芙,你可是见到了胭脂妹妹了?”

“没有,”月雪芙摇摇头,“翰生哥哥,你也别太着急了,胭脂妹妹喜欢玩,指不定她是去哪里玩去了呢,后山可是找过了?”

“找过了,你说整个月牙谷我都要找翻天了,都还没有找到她,她会不会出事了呀?”

月雪芙不敢想象,“那胭脂妹妹会不会已经出谷了呀,你想想呀,昨天在大会上大伙儿都说了这番话,也许她的心里不好受,自己就给跑出去了?”

“不会的,她不会不知道谷里的规矩的,没有我爹的允许,任何人是不可能出谷的。”

“我说翰生哥哥,这任何人可不包括月胭脂,她什么事做不出来呀,我看呀,她虽然口口声声说不想出去,只怕心里早就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吧,这没人愿意会收到这里吃什么野菜杂草的。”

“雪兰,你休得无礼,怎么可以对翰生哥哥这般说话呢,还不赶紧赔罪。”

月雪兰的性格就是那种很嚣张跋扈的,谷里的人都月翰生当作下一代的领导来对待,可是她除了对月翰生有非分之想以外,也不会怕他的。

“翰生哥哥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吧?”

月翰生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管这些事呀,便是扭头就离开了,现在看来就只能去谷外面了,可是这事要是被爹知道了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来到谷口,外面一片安静,本身月牙谷就处在很偏远的地方,就连洞口也是小之又小,四处都被花花草草的给包围着,在外面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不知道的人就以为这里是个山坡。

可是里面却是格外的热闹。

“胭脂?胭脂。”

他叫了几声也没有听到胭脂的回应,一眼望过去,就是看不到的荒野,胭脂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呀。

什么鬼地方呀,太阳又这么大,本来还以为那个叫什么京城的地方,会很快就到的,可是这走了几个时辰了,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胭脂摸了摸自己早就已经饿扁了的肚子,现在完全都没有了力气,要是雪芙姐姐和翰生哥哥在的话,就好了,他们身上会带着很多好吃的。

“少爷,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村长都已经下令了,把所有的地方全部都给封住了,胭脂姑娘要是还在谷里的话,想必也出不去的。”

月翰生马上拉过他问道,“那她如果在外面呢?”

那人吓的连忙就低下头,“回少爷的话,要是在外面的话,胭脂姑娘也是进不了了,现在外面的官兵都在四下搜寻我们月牙谷的消息,要是被他们给发现了,只怕我们月牙谷上上下下几百人都要遭殃呀。”

“难道没有了胭脂,该来的就不来了么?”月翰生回到家里很生气,“爹,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会和这些人一样,都想要胭脂走,她一个女孩子,出去了要是遇到了什么事,你让她怎么办?”

“翰生,胭脂骨子里流的也不全是我们月牙谷的血,这么点的风风雨雨,她肯定能坚持住的。”

“不行,我必须要出去找胭脂,一天找不到她,我就一天不回来。”

“你敢。”

“爹,”月翰生看着他,“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胭脂的,任何人,我一定要保护她,胭脂是我们月牙谷的人,不管她的身上流着谁的血,但是我月翰生只知道她是我喜欢的女人,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人在外面流落街头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进屋开始收拾东西了。

娘看着他的这番模样,心里也不仅担心了起来。

“老爷,你说翰生这要是真去了,遇到麻烦了可怎么办呀,这孩子性格就是倔,这倒是也是胭脂的福气了,当年她爹来到月牙谷,她娘也是为了他,不惜和整个谷里的人做对,结果呢,弄到后面,我们月牙谷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唉,真是造孽呀。”

“他这样,还不都是你惯着他的,我早说不让他和胭脂来往,你就是不信。”

“胭脂这丫头心眼倒是也还不错,如果她真要是我们月牙谷的人呀,我倒是也会让翰生给把这件事办了,现在也不会弄成这样了。”

这听月翰生要出去,雪芙两姐妹也死活要跟着去,说胭脂是自己的好姐妹,翰生哥哥放不下她,他们也放不下。

“月牙谷我会自己救的,像是胭脂这样的一个外人都出去了,爹娘,难道你们就不想要女儿幸福么?”

月雪兰态度强硬,总之她说什么也要出去。

原本平静的月牙谷,因为这几个人要出去,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这两姐妹也太不像话了,翰生出去找人,她们跟着像怎么一回事呀,再说了都还没有成亲,这要是被人说闲话了,我们月牙谷的脸可往哪里搁置呀。”

“我说嫂子,这两个孩子这么不懂事,你们可要管管。”

“你们就别说我娘了,这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死活要出去的。”月雪兰说道,看着眼前这些不理解自己的人,“月牙谷现在表面上看着是丰衣足食的,可是实际上呢,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这样的日子我不会再让我爹娘跟着你们受苦,你们不出去那事你们的事,我生的这么好看,说不准皇上还真的就看上我了。”

“唉,无可救药了,”大伙儿都只能摇摇头,“这是我们月牙谷的灾难呀,这出去这么多人,还是头一次,要是外面的人知道了我们月牙谷是真的存在的,还不更多的人进来找我们麻烦了。”

月翰生见着大家是众说纷纭,他也只能叹叹气,拿着自己的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第一次出谷,三个人也不知道何去何从。

“翰生哥哥,皇榜是皇上给下发的,如果胭脂真的要出来的话,她肯定就真的去了京城了,不是说有个选秀么,她说不准就去了那里了,要是我们赶时间的话,说不准还能赶上呢,”雪芙看着翰生哥哥的眉头皱了起来,连忙就出主意,“此去路途遥远,也不知道妹妹一个人能不能顺利到达。”

“姐姐,你就不必担心了,在谷里的时候,我看她那性格,也能好好的活下来,出来呀,只怕别人都还不是她的对手了,”心里却是想着月胭脂,你要是真的没事,那还真的就是老天爷庇护你了。

第5章 荒野之地

我就不信我还找不到那地方了,京城有什么了不起的呀,皇上有什么了不起的呀,在我月胭脂的面前,什么都不是了。

她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朝着前面走去,走了这么久了,连个人影都找不到,这要是晚上的话,自己可要怎么办呀。

算了,不想了,想那么多也是没有用的,反正自己也就是这条命,要是歹徒不嫌弃的话,拿去便是了。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胭脂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要是再往前走的话,估计一时半会也是找不到地方的。

难道要自己在这个地方过夜么?天哪,我月胭脂活了十几年了,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在外面过夜呢。

要是雪芙姐姐和翰生哥哥在的话就好了。

不过想归想,她也知道现在是回不了头了,竟然硬着头皮要出来给月牙谷解决大麻烦,那就要好好的把事情给弄明白了再回去,倒是要看看这皇帝有多大的本事,非要去找他们的月牙谷,弄的自己也是在月牙谷被人给只骂了。

“肚子好饿呀,”她顺其自然的就躺在了地上,双手撑在脑袋的后面,看着天上少的可怜的星星,老天爷你倒是也发发善心,给我送点吃的下来呀。

不过想了很久以后,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哼,什么老天爷嘛,根本就是假的,完全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驾!驾!”

咦?难道老天爷真的听见自己的心声了,还派人专门给自己送吃的来了,真是好人呀,谢天谢地呀。

胭脂里面就坐了起来,双腿盘坐在那里。

“吁,”一个男人从马背上翻了下来,整个人滚在了地上,又是大骂了一句,叫了起来。

男人?这荒地里面怎么会有男人呀,而且还叫的这么凄惨。

胭脂蹑手蹑脚的就爬了过去,“喂,你没事吧?”

“什么人?”

“小女子月胭脂。”

听到是女人的声音,男人好像放松了一些身子,便是趴在地上,整个人动弹不得,本来就受伤了,从马背上摔下来也已经摔的不轻。

“你没事吧”她小声的问道,黑暗中想要把他给扶起来,只可惜自己的力气太过于小了,便是废了好大的劲,也没有把他给弄起来,倒是自己又摔倒在他的身上了,“对不起,不好意思哈,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摔下来刚好压着了他的伤口,疼的他咬牙不敢动一下。

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本来以为今天就可以赶到京城的,倒是会有这样的事,想必在这里遇到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透过月光,洒在她的脸上,看上去格外的美丽。

他的身子也是情不自禁的就动了一下,难道自己是在做梦,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又是疼的叫了起来。

“你傻呀,没事掐自己做什么?”

看着女人很无辜的看着自己,她的嘴唇有些泛白,大概是太渴了吧,他伸手,她愣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

“谢谢,”男人坐了起来,和她对望着,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这张脸应该是他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哎呀,这老天爷也真是的,居然让我现在受伤了,还在这种地方遇到个美人儿,看来对我倒是也还不错,”说完他伸手去试图捏着月胭脂的脸蛋,她却是立马就躲开了。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才不怕你呢,”本来是以为遇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般的无礼,“你要是再动我的话,我可就要大叫了。”

男人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没想到长的倒是好看,性格却是这般的蛮横无理。

“你要是叫出来有用的话,你就尽管叫好了,”说完他从腰间取下水壶递给她,“看你渴成这样了,赶紧喝一口吧?”

有这么好的人?刚才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这会倒是充当起好人来了。

我胭脂才不会傻到连你都相信呢,便是撇过脸去。

男人见着她没有喝,想必也是不相信自己,便是打开在嘴唇变碰了一下,其实里面的水已经剩的不多了,他要是喝了的话,根本就不会留下来给这个女人。

“没毒,你放心好了,我刘彦风可不是什么坏人,”说完又是递给了她。

胭脂见着他喝了,便是深信不疑,结果去对着嘴唇就咕噜噜的喝了起来,喝完以后还打了一个嗝。

“嘻嘻,”她直接傻傻的就笑了起来,“谢谢。”

“刚才不还在担心我是坏人么,这会就谢我起来了,小心我把你喂饱了,把你这荒山野岭的把你吃了。”

“你要是要吃我呀,你就不会给我水喝了,我见你也不是什么坏人,”说完又是看着他身上的伤口,“你受伤了呀,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你会?”

“不会,”倒是很诚实,她扶着他坐下,从自己的衣服上撕出来一块便是包扎在了他的胳膊上,又是怕弄疼了,动作显得很小心,弄完了以后,对自己还挺满意的,狠狠的一下就拍打了上去,“不错嘛,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柳彦风却又是疼的叫了起来。

“对不起呀,对不起,我忘记了。”

“你这女人,”柳彦风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怎么就你一个人?”

胭脂的声音却是变得格外的低沉了,“你以为我想要一个人呀,我刚从谷里出来,这会是要去京城呢,不过我都没有去过,地方都找不到。”

“谷里?什么谷?”

“什么谷和你有关系呀。”

“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她说她叫月胭脂,难道是月牙谷的,不会,这月牙谷的人从来都没有人见着过,而且听说那里美的像是一幅画,她怎么会从那世外桃源出来?“你不想说,我也不必问,反正我们也是萍水相逢。”

人倒是还不错,只可惜娘亲说过外面的人都是危险的,每个人都是脸上一套,心里一套,所以胭脂也还是格外的谨慎。

想到这里,她的身子也往旁边移动了一下。

“怕我吃了你呀?”

“我才不怕呢。”

看他受伤了,真要是跑起来的话,说不准他也跑不过自己,不过他有马呀,还是小心的好。

柳彦风见着她离自己远了,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到我身边来。”

要做什么呀?我才不会傻到把自己送上门呢。

“叫你过来就过来,哪来的这么多的要求呀,”柳彦风伸手狠狠一拉就把她给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她的肌肤格外的柔软,能清晰的闻着她身上独有的味道,因为是晚上,他的脸却是被涨红了,孤男寡女的,又是在荒山野岭,自己从来就是对别的女人一呼百应,却没有想到遇到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女子,“你压着我了。”

胭脂便是一下子想要跳起来,可是却被他顺势给搂在了怀里。

“别动。”

喂,你都已经抱着我了,还叫我不动,我胭脂有这么傻么?

“干什么?”她抬起头微微的看着他。

这眼神风情万种,摄人心魂,就算是不可一世的柳彦风,也是完全都没有了招架之力,他低下头,喉结处一阵干涸。

“刚才水都被你喝光了。”

“不是你叫我喝的么?”

“是呀,可是我也没有叫你喝完呀。”

明明就只能那么一点点呀,他也太小气了吧。

“所以现在我要喝你嘴里的水了,”啊?胭脂还没有来得及挣脱,他的唇瓣已经贴了上来,甜甜的,还有一丝丝的血腥的味道,他整个人把她圈在了怀里,让她的身子动弹不得,舌头已经伸了进去,“好甜呀,味道好美,是我尝过的最好吃的一个嘴巴。”

他在说什么呀,难道他还亲过别人。

月胭脂你是怎么了,昨天才被翰生哥哥给亲吻了,今天怎么又被这个陌生男人给亲吻了,难道这就是老天爷送给你的礼物么?

“你放开我。”

“那可不行,竟然是你自己撞上我来的,那你今天就是我的了。”

“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这个小辣椒,但是还挺厉害的,我柳彦风也算是在天下响当当的人物了,她不仅见到自己这俊美的容颜,一点都不惊奇,反而还对自己有了拒绝之心,要知道在我柳彦风身下喘息的女人,那可真是数不胜数了,“我说行就行。”

“我明天还的去京城呢,再说了,要是被你亲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呀。”

原来她是在想这个,这还不简单呀,这就是我柳彦风的能人之处呀。

他的嘴角微微的往上拉扯,“竟然被我亲了,那你以后可就是我柳彦风的人了。”

“不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的,正好天一亮你就跟着我去京城,保证以后让你吃香的,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那我也不要,咦?怎么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整个嘴唇都被他给堵住了,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口腔,试图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你坏蛋。”

“你们女人不就是喜欢我这样的坏蛋么?”他的手也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搜索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反正一个人在外面也是听难耐的,正好送他一个小甜心,让他解解渴也不错了,他把她的身子放了下来。

胭脂可是被这吓坏了,连忙一个脚就往他的身上踢了过去,他捂着他的下身就叫了起来。

  “我说了不可以了。”

  

美人心计:皇上吉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美人心计 或 皇上吉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校花的灵王保镖9章(第9章 躺枪)

    原标题:校花的灵王保镖9章(第9章躺枪)小说:校花的灵王保镖第9章躺枪梵天并没有主动出手,也懒得和赵柯絮叨,在他眼里赵柯就是一只狗,狗不来咬他,他绝对不会主动招惹,饶有兴趣的望着赵柯和黄云生,看看他们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样来。突然,一个身影从地上站起,凶猛的向梵天飞扑而去,一刀寒光闪过,一把卡簧刀明晃晃向梵天刺去。梵天眼睛闪过一道冷芒,向他行刺的这个人,正是先前被他赏赐了一个耳光的保安,身体瘦弱,尖嘴猴腮,一脸猥琐,清晰能看见他的目光中带着火热的疯狂。“咔嚓!”梵天一抬脚,脚尖直接踢到保安持刀的手腕

  • 弑神之王9章(第9章 绝世美人)

    原标题:弑神之王9章(第9章绝世美人)书名:弑神之王第9章绝世美人陈府,门口。一群人成群结队,几乎堵住了整个大门,前面是一个满脸冷漠的中年男子,一身黑色的袍衣,气势绝然,显然实力最强。陈尚旁边,站着两人,自然是陈山和林易。一个身穿绿衣的丫鬟,向陈尚施了一礼,甜甜道:“陈尚大人,你们可能要多等一下呢,小姐她受公主殿下邀请,入了皇宫,恐怕要晚时回来!”陈尚呵呵一笑,“自然是公主殿下的事为重,我们等着便是!”丫鬟口中的小姐,自然便是陈霜霜,林易的名义妻子!林易虽然心静如水,却也有一丝期待,期待陈霜霜见

  • 权少的重生悍妻9章(第9章 冤家路窄)

    原标题:权少的重生悍妻9章(第9章冤家路窄)小说名:权少的重生悍妻第9章冤家路窄待所有人都离开后,唐姒看着一脸沉思的唐老,率先开口认错:“对不起,爷爷,是姒儿不乖惹您生气了;您想怎么惩罚姒儿,我都没有怨言,该怎么罚您就怎么罚,不要手下留情,好让我长记性。”她知道唐老以前就很护着唐姒,这令她忍不住眼眶泛红,心底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让唐老对自己失望。唐老眼神复杂地凝视着她一会儿,叹了口气道,“糖心儿,你给我到唐家祠堂,在祖宗面前抄一遍唐氏族规,然后禁足一个星期,给我好好反省反省。”他向来赏罚分明,该疼

  • 囚心锁爱9章(第9章 庄庄打的小算盘)

    原标题:囚心锁爱9章(第9章庄庄打的小算盘)小说书名:囚心锁爱第9章庄庄打的小算盘晴空万里,S市难得碰到这样的好天气。接机众人眼睁睁看着莫天上了一架直升机却无能无力。至今脑中还残留着莫天留给他们的冰冷眼神和潇洒的背影……“哎,莫天,你真不回莫宅啊?都五年了,还没放下?”游知倒了一杯威士忌,递给正在闭目的莫天,莫天睁开眼,接过酒,淡淡说着:“放下,谈何容易……”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下,随后靠在椅背上,不去想这些事儿,慵懒说着:“莫宅还是要回,老头子那么久没见还挺想他,当然,前提是那女人不在。”“那女

  • 我做主播的那些年9章(第9章 第一次蹭课)

    原标题:我做主播的那些年9章(第9章第一次蹭课)小说:我做主播的那些年第9章第一次蹭课大学开学前一周,苏晓晴从张燕的出租房搬了出去,张燕索性也就退了房回宿舍居住,不过每天晚饭一定会来找苏晓晴,一方面她担心苏晓晴适应不了,另一方面更加担心网吧的这些网管们欺负她。光头强倒是把胸脯拍得响:“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有强哥我罩着苏MM你就放心吧。”张燕说的更直接:“老娘最不放心的就是你!”新学期开始了,张燕被紧张的学业牵绊,苏晓晴也在网吧开始了新的生活。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直到某天苏晓晴还觉得和张燕上次分别

  • 总裁的蜜爱新妻9章(第9章 择其所爱,爱其所择)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9章(第9章择其所爱,爱其所择)小说书名:总裁的蜜爱新妻第9章择其所爱,爱其所择顾北摇头,“一个女孩子说话还是文明点。”陆蔓还在震惊中,她自然知道这次谁要是去了香港医院培训两周,镀了层金回来不出一两年绝对可以升职。她只不过有些不相信她这个没什么后台的小医生,在刚升职的情况下还可以拿到这个名额。她看向顾北,却见他俊俏的脸上依旧挂着一丝笑容。陆蔓一毕业就能被B市最好的医院聘请,这里面有顾北的关系她其实心里清楚,那时候她迫切的需要这个工作,也就当做不知道承了这个情。但是现在……“

  • 你我皆薄情9章(第9章 多情又孝顺的周远琦)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9章(第9章多情又孝顺的周远琦)小说书名:你我皆薄情第9章多情又孝顺的周远琦周远琦的目光忽地攫住她,但没有说话,不屑。他坐进车里,吩咐司机开车。她跳下车,气愤,按住他的车门,一字一句,“听着,这场婚姻,我有错,你也有!”周远琦对她烦腻,侧了侧身,坐进里面。“什么事情,你都想得这么清楚,快乐吗?”他讽刺。沈亚柠捋捋头发,耸肩。这与快乐无关,她做事目标清晰,担的责任也要清楚。是该她负责,她不会推卸。现在,这场婚姻她不是始作俑者,周远琦也加进战局,两人是半斤八两。半响,沈亚柠回他,“

  • 农家小娇媳9章(第9章 上山采蘑菇)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9章(第9章上山采蘑菇)小说:农家小娇媳第9章上山采蘑菇“看看山里有没有什么野菜,要是有看到果子,也准备摘点回去给阿杨当小零嘴。”周琳琅笑呵呵的应着,摘野果这是顺便的,主要也是想去山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个季节,前些天又下了好一阵的秋雨,她心想,或许能上山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菌类解解馋。杨承郎那一小块菜园子的菜能种的也就那么几样,这个季节,山里有好东西,周琳琅没道理放过啊。“你对阿杨那孩子倒是不错,说起来,阿杨那孩子也懂事乖巧。”和气的乡亲接了句以后就各自绕开了路去了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9章(第9章 悔不当初)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9章(第9章悔不当初)书名: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9章悔不当初说完,南屿翔又陪了百里妃叶一会儿,看到她没什么精神,这才离去。等到南屿翔走出门口,原本虚弱无比的百里妃叶立刻一扫眼中的疲惫,变得精神奕奕,一双眸子犀利的将房间所有的摆设都打量了一遍。此刻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外人,丫鬟们都守在门口,所以百里妃叶倒是不用担心有人会进来打扰,当下便开始运转吞噬异能,检查自己的身体。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冰凉的气息从她的体内传了出来,她很熟悉,这是霸王蛇兽的气息,怎么会在她的体内?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9章(第9章 我没兴趣)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9章(第9章我没兴趣)书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9章我没兴趣柳如风刚才还在紧张柳木青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但是当叶紫彤说到是叶念苏将她打伤的时候,他便开始怀疑了起来,叶念苏是出了名的废物,能打伤她?根本就不可能!但是柳木青可是他柳家的宝贝疙瘩,绝对不能出一点事情,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能有。虽说他不是很相信叶紫彤的话,但是还是决定去看一下。“走,你在前面带路,我倒要看看,那个废物有什么本事能伤到木青。”而此时山洞内的叶念苏并没有将叶紫彤放在心上,伤成那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