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乱世妖妃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2:04: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乱世妖妃

第1章 错陷轮回劫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苏易烟白皙的脸庞,在月光下显得那样惨然。好好孕她双手被人从身后捆住,浑身唯一能动的部位只有脖子,那上面戴着一条蓝宝石项链,熠熠生辉,而送她项链的人,正拿枪指着她。

 “我想反抗,易如反掌。”苏易烟淡淡地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连语气都是波澜不惊。

 “对,我知道。”拿枪的艳丽女子保持着那个动作,不曾变过,语气也是像苏易烟一样的平静,“但我也知道,你不会反抗的,因为是我要你死。”女子咬重“我”这个字,眼神毒辣。

 苏易烟做杀手这行这么多年,双手早已染满鲜血,上门寻仇的人更是数不胜数。网站haohaoyun.com可她什么场面没见过?就更不会再有什么东西叫她畏惧。可是现在,她最担心最在乎的妹妹苏寒居然也想让她死,这让她不寒而栗。

 “为什么。”苏易烟连询问都懒得再用疑惑的语气,她太厌恶这个世道了。她眼神里有不可磨灭的愤怒之光,却在听了苏寒一番话后,通通转化为了绝望与失落。

 “因为K7杀手团,有你没我!”苏寒几乎是咆哮着吼出这句话的,她再也无法冷静面对了!

 “你总是最出风头的那一个,你一身黑色紧身衣就是别人眼里穿梭于黑夜的魔鬼,我再怎么样努力也只不过被认为是被你保护的娇弱妹妹!每次派我去执行的任务,都是去杀什么要瓜分财产的孤寡老人,这对我是侮辱!是侮辱!”苏寒就像要疯了一般,面目狰狞地对着苏易烟,组织里的人都笑我,这么没用就跟着你姐混口饭吃吧,出来当什么杀手!于是我就把嘲笑我的人都杀了,然后骗大家说,死于仇家寻仇。”

 “你太过分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苏易烟眼里的光一点点地寂灭,她再也不认识这个自己从小呵护的妹妹了。

 “过分的是你!”苏寒再次怒吼:“你在组织里有那么多人追求,为什么还要抢我唯一心爱的人!”

 苏易烟惊愕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妹妹:“所以,秦安也是你杀的?”

 “对!”苏寒突然大笑起来,在寒冷的夜晚让人心生恐惧:“你们,都会不得好死!”

 几乎在同一时间,“砰!”的一声骤然响彻了云霄,鲜红的血花像绽放的罂粟盛开在苏易烟的脑袋上,她终于久久地失去了意识,再也睁不开眼。

 月光下,徒留苏寒猩红的双目,与畅快的气息。

 

 再次醒来的时候,苏易烟感觉浑身都酸痛无力,头像要炸开来一般的疼痛,伸手一摸,却没有丝毫血迹。

 我还活着吗?她心里想到,耳边突然传来浑厚的男声:“当然不是。”

 “谁?”苏易烟像狼一样警惕,四下环顾一圈,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漆黑的大殿,周围挂着像落地窗帘一样的白布,无风自动。

 她的前方突然燃起一束绿光,苏易烟望过去,绿光处不知何时多了一张檀木台,台后坐着一位白发老人。好好孕

 “姑娘何处来?”他右手执笔,左手捋着花白的胡须,眯眼瞧向苏易烟。

 “你没必要知道。”苏易烟冷着脸,言简意赅,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走,不料身后传来老人的忠告:“不在我这儿记录,就休想投胎!难不成姑娘愿做孤魂野鬼?”

 投胎?苏易烟这下明白了,自己在地府呢!只好乖乖说:“人间来。”

 白发老人点点头,玄青袍子一挥,说:“去吧,去吧。”

 苏易烟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照着他指的地方去了。她不知道,在她走后,老者又摇摇头,叹一口气说:“煞气太重,煞气太重啊!不是好事啊……”

 再说苏易烟,顺着老者指的路一直走一直走,一路上不知道见了多少冤魂,听了多少嗟叹,心里也自嘲道:到头来自己还不是和那些枪下鬼一样,葬身地府。

 她很快就瞧见了奈何桥,还有奔流不息的忘川河水,在她身边匆匆流过。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她一晃神的功夫,突然有什么东西折射着湖光闪到了自己的眼睛,她这才发现,脖子上的那条蓝宝石项链还在。

 苏易烟苦笑着上扬嘴角,把她扯下来,放在手里端详。

 这是十三年前苏寒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那时候的苏寒,还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可现在…

 苏易烟不愿再去想,一狠心直接把那条项链抛入了忘川,滚滚的忘川水立刻就把它带走了,后悔的机会都不给人留。

 苏易烟望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无限感慨。这张脸诱惑了秦安,那个苦苦追求自己的人,却也给他惹来了杀身之祸。其实苏易烟对他根本没有丝毫感情,要有,也只是同情。

 她还是决定放下一切去安心地轮回,只希望来世不要是个杀手。乱世妖妃 全文免费阅读但她也发誓,她苏易烟,再也不会在任何一世里相信亲情!

 苏易烟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奈何桥,迎接她的是孟婆。

 “姑娘。”孟婆笑语盈盈,她的身边放着一个棕色的木桶,还有一个水勺,那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孟婆汤。

 苏易烟狐疑地盯着那个桶里泛黄的汤水,不知道会不会难喝得要死。

 “我能不能不喝?”她用商量的口吻说。

 “这可不行啊姑娘!喝了孟婆汤,才能忘上世愁,解来世忧啊!”孟婆拒绝了,说着还弯腰用那个木勺子舀了一碗水递给苏易烟。

 苏易烟听过很多关于孟婆汤的故事,也知道不喝孟婆汤就忘不掉前世的事,也就休想过这奈何桥。

 她只好勉为其难地接过了汤,刚递到嘴边又犹豫地说:“要不我…”

 “喝吧姑娘,别推脱了。”孟婆一眼看穿她的心思。这奈何桥上来来往往不知多少人,执念比她深的,孟婆自然也对付过很多。

 苏易烟没辙,只好再次举起碗,眼看就要喝下去了,远处突然又炸雷一般响起了苏寒的声音:“苏易烟!你想安安心心投胎?没门!”

 苏易烟惊地愕循声望去,手中木碗摔倒了地上,碎成两半。

 苏寒怒气冲冲地从远处冲来,不顾任何人的阻拦,还一路打伤好几个野鬼,冲上了奈何桥。

 “没想到,你居然做鬼都不放过我!”苏寒怒吼着就想去掐苏易烟的脖子,苏易烟反扣住她的手,不明白她在讲什么。到底是谁做了鬼都不放过对方啊?

 “组织竟然偷听我们的对话,居然为了你,杀了我!”苏寒接近疯狂,双手用力的挥舞想要摆脱束缚。

 “那是你罪有应得!”苏易烟终于爆发了:“我从小就时时刻刻护着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我是杀手是是恶魔,而你手上的人命,要比我多的多!”她松开苏寒狠狠给了她一个巴掌,还一把推开前来劝架的孟婆,再次怒吼道:“组织束缚了我一生的自由,我把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你却亲手了结我!”

 说话间忘川上方原本漆黑的天骤然闪过好多道闪电,忘川水也越来越沸腾,奈何桥上大大小小的鬼都恐慌了,旋风很快就刮了起来,没过多久所有人耳边都只剩呼啸的风声。

 苏易烟仰天长啸一声,声音刺耳而激烈,奈何桥开始抖了,越来越多的鬼开始站不稳,纷纷落入了忘川灰飞烟灭。苏寒也吓住了,看着身边笼罩着一层红色云烟的苏易烟,慌忙问孟婆:“怎,怎么会这样。”

 孟婆在这场混乱中左右躲闪着闪电,身体却还是跟着桥体止不住地摇晃。她面色苍白抖抖索索地说:“投胎了,也就罢了,你,你为何偏偏要激起她的煞气啊!为何啊!快,快去叫判官,快去叫判官!”

 苏寒也浑身颤抖着,恍惚间听见要叫判官,就摸索着朝桥下走,没想到还没走到尽头,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她在一瞬间,就湮灭了。

 苏易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心中想着停下来,却被执念控制着。她无法摆脱周身的红色烟云,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就再也不省人事了。

 忘川两岸的彼岸花开始疯狂生长,火红一片,只见花不见叶,密密麻麻交织出一片网一样的景象,拦住了所有想要逃路的小鬼。

 其中一枝花越长越高越长越粗,直冲云霄,吸走了所有的闪电,天空又恢复了以往死一样的寂静。

 狂风被它们织成的网拦住,再也刮不向远方,渐渐平复了下来。奈何桥也稳了,不再摇晃,不再向河中砸落碎石,只是孟婆不知去向。

 等到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忘川一带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任何鬼魂和地府官员了,就是一片不毛之地,除了两岸已经恢复原样彼岸花,正颔首低头,等待绽放,谁也不知道它们曾那样疯狂。

 苏易烟早已不知去处,消失在了地府的茫茫冥夜之中。

 

 

第2章 夜梦冗长

 奈何桥上,还散落着那个破碎的木勺,和一地孟婆汤。也许苏易烟不幸被闪电击中,像苏寒那样万劫不复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她,就只能是带着记忆轮回了……

 如水月色笼罩着整个凌国,三两声鸟啾蝉鸣为夜空增添了几分夏的气息。长乐殿外的荷花池塘开满了含苞待放的莲,不染淤泥,不濯尘埃。

 轩辕澈手执帝王之樽,坐在紫金宝座上,仰首饮尽杯中酒,望着大殿之外的夏夜之景,倏然开口道:“易烟,为什么朕,总是看不透你心中所想,看不明你眼中所望呢?”

 苏易烟跪在殿前,略低着头,语气缓慢道:“皇上说笑了,易烟不过一介女官,怎会躲得过皇上慧眼呢?”

 “行了,别跪着了,”轩辕澈放下酒樽,走下了他的龙椅,来到苏易烟面前,俯身伸手向她:“起来,这宫里其他宫女要跪,你不需要。”

 奈何苏易烟犟得很,硬是自己爬了起来,只是态度不再那么谦卑:“皇上,易烟不值得你…”

 “这宫里,皇后母仪天下,贵妃美颜惊华,可朕偏偏还觉得,缺了点什么。”轩辕澈打断她,意味深长地说。他盯着苏易烟未涂抹胭脂水粉而显得清秀的脸庞,眼中充满了渴望。

 苏易烟下意识后退,保持着主子与仆人的标准距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得皇上错爱,易烟恐慌不已。”

 轩辕澈苦笑,他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于是不再强求。他对待朝野上下从来都是霸气十足的,只是对这个女人,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其实不得不承认,苏易烟是所有女官,甚至是所有妃嫔里最睿智的一个,处事冷静果断,总能拿出最佳方案,而且宠辱不惊,从不争抢,没有野心。

 宫里,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这样的女人了。轩辕澈暗示过多次,而苏易烟也同样暗示过他,要她为妃,誓不可能。

 轩辕澈紧锁眉头,无可奈何地闭起眼,挥挥手,说:“去吧,去吧,朕累了,想休息了。”

 苏易烟闻声退下,从长乐殿出去了。

 圆月当空,总能勾起人的无限思绪。苏易烟走在长长的宫道上,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她在这凌国里已经呆了好几年了,为人处事学会了退让,没有了当初当杀手的戾气,但因为前世受的伤害,也并不和善可亲。

 很快,走到了自己的住处,那里还亮着两盏昏黄的灯。皇上特批苏易烟可以单独一个人一个屋子,所以她只和自己带进宫的丫鬟红玉一个屋子。

 她回去的时候红玉还没睡,还给她放了一缸温热的洗澡水,上面飘着点点花瓣。

 “姐姐,皇上有为难吗?”红玉担心地说,苏易烟摇摇头,只说自己累了,想泡个澡就早点睡。

 红玉点点头,将换洗衣服递给了她。苏易烟接过,就去泡澡了。

 她脱掉自己的衣服,跨入了澡缸,水的温热让她的毛孔骤然舒张,不禁打了个寒颤。

 点点馨香传入鼻腔,兴许是花瓣的味道。苏易烟很享受地深吸了一口,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

 她太累了,所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这个梦,却让她……

 

 “天降祸星,天降祸星啊!”军师激动地丢下了白羽扇,指向大将军苏邢怀中抱着的那个嘤嘤啼哭的婴儿。

 天空下着瓢泼大雨,黑暗和寒冷笼罩着大地的一切。

 苏邢脸色煞白,嘴唇乌紫,浑身颤抖地望着床上因分娩之痛而晕厥的苏府夫人,又抱紧了怀中的女婴,不可置信地低头望着她:“孩子,你…你…”

 “苏大将军,老夫知你得女心切,但这女娃…唉。”军师摇头叹气,一副惋惜的模样,“这女娃留不得啊!”

 “军师,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吗?”苏邢不放弃最后的希望,这是她的女儿!她的妻子怀胎九月生下来的亲骨肉!

 军师无奈摇头,说:“她的生辰时日,乃逢天空中九颗阴星连成一线之时,此乃大不幸之兆!千年方遇一次!”

 苏邢面色沉重,一言不发。他是护国大将军,多年来征战无数,一直忠君爱国,戍守边疆。而他的女儿,却是天生祸星!

 “苏将军,”军师接着说:“此女长大后,必会祸国殃民,还望将军能为了国家,做个取舍。”

 苏邢颤抖着点点头,说:“我…我自有分寸。”说着,就步履沉重地走出了房间。他抱着手中的女婴,呢喃道,孩子,不是为父想要对不起你啊,唉…

 嘤嘤呀呀的苏易烟躺在他怀里,只听得懂三四分。

 自从在地府晕倒,一醒来自己就在这个奇怪的地方了。不过以他们的穿着打扮以及言语来判断,自己大概是…投胎到了古代,还悲催地带着前世记忆。

 苏邢继续陷入沉思呢喃着,苏易烟想要挣脱,无奈自己只是个婴儿,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嘤嘤啼哭表示反抗。

 后来,一年有余的苏府生活,让苏易烟渐渐习惯了。她觉得这里生活还不错,自己似乎能在这个府上做个大小姐,至少受人尊敬,不用再为了谋生而沾染生死。

 然而,没过多久,苏邢还是决定动手了。军师那个祸国殃民的预言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作为一个用一辈子去捍卫这个国家的人,他已经不再允许任何人给这个国家带来磨难。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两个行踪诡秘的侍卫闯进了苏易烟房内,看见奶妈睡着了,就趁势把她抱走了。

 苏易烟觉得情况不对,刚想开口拼命啼哭,不料对方直接用手帕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苏易烟刚想说一句不知死活,然后动手了结他们两个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一点劲都用不上。

 该死!她还是个婴儿之身呢!难道…难道这一世又要不明不白死吗?!

 抱着她的两个侍卫匆忙出门,一边跑还一边交流。

 “你说,咱们干这事,夫人要是知道了…”其中一个显得十分担心,跑出了门还忧心忡忡地回头望望。

 “老爷交待我们办的,还担保我们不会出事的!”另一个给自己壮胆,又说:“你不知道吧,这孩子是天生祸星呢!”

 苏易烟听见他们谈话就仿佛晴天霹雳一般,是她的父亲!呵,亲情对她来说,真的就如毒药一般。天生祸星?看来这一世,也注定不会好过。

 苏易烟努力挥舞着四肢,但婴儿之躯又有什么力气?最多也只是抓伤了抱着她的那个人的脸罢了。

 “嘿!这小孩力气还挺大!”那人说道,还狠狠瞪了她一眼,威胁道:“再动!再动我现在就解决了你!”

 不说还好,谁料苏易烟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立马狠狠咬了他一口。

 “哎呦!你…”

 “要不就这儿吧!”另一个见此状况建议道:“咱们也跑得够远的了,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更不会有人追来。”

 他点点头,把苏易烟放在了地上,一边还说:“孩子,你要讨魂,就找你的父亲去吧!”

 苏易烟心想完了完了,待会儿又要走一遭地府了。碰见那老头儿和孟婆还不被笑话死啊!这一世居然就活了一岁!

 明晃晃的大刀被举了起来,在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苏易烟开始猛烈哭泣,可惜,已经晚了。

 刀劈下来的那一刻,苏易烟猛得一个寒颤,惊醒了。

 “原来只是梦……”她喘着气,还没从惊吓里走出,“我竟然在浴盆里睡着了。”她喃喃道。

 木盆里的水早就凉了,苏易烟开始发抖。她抱紧了身子,发现夜已深,周围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她刚从木盆里出来,突然听见有人敲门,于是就习惯性警惕地问了一句:“谁?”

 “姐姐,是我。”红玉轻柔的声音响起。

 苏易烟这才放下心来,让她进来。

 红玉看见苏易烟刚刚才沐浴好,不禁惊讶地说:“姐姐,你怎么…”

 “不小心睡着了。”苏易烟解释,她穿好衣服,突然打了个喷嚏。夏夜还是有些许凉的,更何况她在冷水里泡了那么久。

 红玉担心地说:“你这要是染了风寒,可怎么办啊!”

 苏易烟摇摇头,说没事的,又问她这么晚了,找她干嘛。

 红玉这才切入重点:“轩辕冽那边,动静好像越来越大了。”

 “哦?”苏易烟轻挑眉头,疑问道:“怎么这么心急?他不是做事不稳重的人啊。”

 “估计是…”红玉犹豫道,又支支吾吾地说:“姐姐,我有一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苏易烟最不喜欢别人有事瞒着她,当杀手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红玉这才道出原因:“姐姐,皇上好像决定,要娶李大人的女儿,李芸了。”

 苏易烟听了微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又说:“所以你觉得,轩辕冽是为了李芸才准备提前行动的?”

 

 

乱世妖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乱世妖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永亮人寰的闪电一一谨献给《共产党宣言》公开发表170周年

    公元一千八百四十八年的今天资本主义发源地欧洲大不列颠马克思与恩格斯联手著作出版正式发表伟大的《共产党宣言》人类思想的夜空划出一道闪电历史长河里豁然震响一声呐喊它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它撕掉了资本罪恶的所有遮掩它阐明了共产党人的鲜明观点它宣示了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它号召全世界无产者共树信念联合起来去砸碎旧世界的锁链这是一篇洞悉人类未来的预言这是一个昭告社会规律的论断像闪电永恒照亮着人寰的黑暗像火炬熊熊燃烧着真理的灿烂曾激荡起三分之一人世的波澜曾矗立起十几国社会主义政权理论来之不易而实践更为艰难即使

  • 【王良荐书】一日不读则一日不食之【唐诗宋词元曲】

    【王良荐书】之【唐诗宋词元曲】【一日不读则一日不食】内容推荐◆在中华文明灿烂的长卷中,唐诗、宋词、元曲是其中绚丽的华章,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高峰。唐诗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耀眼的珍宝,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是中华文明一颗闪亮的明珠;宋词是我国古典诗歌的另一朵奇葩,它发端于民间,经过几代文人墨客的不断努力,终成一代文学之气象;元曲是继唐诗、宋词之后的另一个高潮,首先兴盛于北方地区,反映人民疾苦,受到人民的欢迎。◆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文学也,而后世莫能及焉者也。

  • 放轻松,做最真实的自己

    亲爱的自己,从今天起,让自己平平淡淡地活着,学着爱自己,你是独一无二的,做个最真实最快乐最阳光的自己。亲爱的自己,不要太在意一些人,太在乎一些事,顺其自然,用最佳心态面对一切,因为世界就是这样,往往在特别在意的事物面前,我们会显得没有价值。亲爱的自己,永远不要为难自己,比如不睡觉、不吃饭、难过、自责,这些都是傻瓜做的事。亲爱的自己,如果不开心了,就找个角落或者在被子里哭一晚,哭过笑过一切从新再来,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可怜,从零开始,一样可以开心生活。亲爱的自己,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谁都不欠你,所

  • 一部让吴昕看完都沸腾的小电影

    狗年来到,这个世界对于单身狗越来越不友好了。我费尽心思,想要学一招脱单大法,然而找遍了度娘,仍然是一片茫然。直到看了《6天扑倒霸道总裁》这个视频,我才发现一片灵光闪过我的额头,自己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视频里一位叫CHERRY的女生,刚刚入职的新人,却在短短六天,打败一群妖艳贱货,轻松搞定帅到舔屏的霸道总裁!此中六招“狗年脱单大法”,堪比撩汉教科书级教程,在此我给大写的服!果断花式分解了女主的六大绝招:第一招:汪星人般敏锐的嗅觉脱单第一招,你必须有汪星人般敏锐的嗅觉,率先发现霸道总裁的气息。霸道

  • 经典故事:卧铺

    作者:刘洪文,图文综合自网络在外地实习半年的刘凤放假了,因为几个高中时的好友要来这边聚一聚,所以刘凤没有马上回家,没想到这一耽搁就是一周多的时间,于是就赶上了春运。刘凤只买到了无座火车票。八九百公里的路程要一直站到家,这让刘凤很是懊恼。母亲不合时宜地打来了电话:“凤,咋样,买到火车票了吗?”母亲显得很着急,声音里满是期待。“没有,今年不回去了!什么忙也帮不上,就知道问问问!”刘凤没好气地吼道,然后恼火地挂断电话,拖着拉杆箱朝候车大厅走去……火车上的人真是太多了,刘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好心人的

  • 别把善良给错了人(深度好文)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柿子总是挑软的捏现实社会里善良太过就是傻子,总会被人欺心软太过就是放任,总会被人虐宽容太过就是纵容,总会视为怂做人谦让可以遇到善解人意的人,会各退一步遇到得寸进尺的人,会更近一步做人善良可以遇到有良心的人,会知恩图报遇到没良心的人,会卸磨杀驴遇人,品人,要看心谈情,言情,要认真你对我无情,我何必有义你对我掏心,我必然谨记你对我算计,我何必继续你对我真挚,我必然珍惜善良给对了人,会对你感恩善良给错了人,会让你寒心心软给对了人,会对你情深心软给错了人,会让你痛心宽容给对了人,会对你热

  • 人生啊,真的需要做一些减法

    都说人年纪越大压力也越大,都是在生活,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快乐逍遥,而有些人却每日背着压力向前。毕竟生活是我们选择的,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在自己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早就忘了生活的压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在忙碌紧张的生活中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所淡忘的,可能是操场上奔跑的少年,又或者是久违的天真灿烂的笑容。在城市楼宇里最重要的生存准则之一便是学会背负压力,唯有这样才能进步,于是我们不断地给自己增加新的技能、新的爱好和朋友。在很长一段的时间里,我们的生活都在这样一个没有尽头的加法里度过。读书成绩不好?那

  • 人生,唯有锻炼与读书不能辜负

    人到了一个阶段,不仅需要提升自己的内在修养,还必须对自己外表负责。不管长相如何,锻炼久了,减脂塑形,精力充沛,可以遇见全新的自己;不论学历如何,读书多了,内心充实,精神丰富,腹有诗书气自华。当灵魂升起,看着疲于奔波的自己,成为自己生活的旁观者,你才能找到自己的节奏。当你坚持跑步和读书,会发生什么?-01-越来越勤奋跑步是一个从懒惰到勤奋的过程,这个过程会让你摈弃越来越多的坏习惯,拖延症也会被治愈。每个坚持跑步一年以上的人,都不会是一个懒惰的人。-02-抗压能力越来越强现代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跑

  • 【夜读】我向往的人世,在很早以前……

    向死而生霜扣儿我向往的人世在很早以前,在未知以前它的湖泊有岸,岸边有桃花有恋人相认的甜蜜远处风吹过去,没有易碎的玻璃在玻璃的身体里有可爱的女子水一样令人着迷的眼睛永恒如月初之美有人笑着过桥,有人不怕苍老擅于剌绣的手指不隔离黄昏哪也没有痛哭于失离的人来和去只是换个道场,飘在骨灰上的花是能致意生死的灵魂向阳而去的诗人踩在落叶的脚步上他的路是一条刀锋的光线风霜雨雪,谈笑在尖锐的疼痛旁帅旗在孤独的高度上浮现我赞美他金光闪闪我绝望又安详我的冰与火会结合在天涯处写一段美好的传说给这个现实世界沿着虚无走来的镜

  • 创业者说|尝试在商业制度内走不同的路 ——17K小说网创始人之一血酬访谈

    导言“如果从1997年底榕树下网站建立算起,到今年年底,网络文学走过了20年的传奇历程。为了全面回顾这段已然开始淹没的历史,也为了撰写《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史》做准备,本研究团队自2016年起,陆续走访了数十位重要网站的创始人、管理者、一线编辑,积攒了上百万字的第一手资料,从中精选出这组“创业者说”系列访谈。网络文学是怎么发生的?如何从美猴王长成齐天大圣?媒介革命给予其怎样的七十二般变化?戴上金箍能否修成正果?让我们听听这些“教父”“教母”们怎么说。时间:2017年7月11日地点:北京大学中文系受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