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艳妻勾心】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3:15:0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艳妻勾心

第1章 猪大肠大叔

“小姐你好。【艳妻勾心】小说在线阅读我叫李成,今年三十八,在机关工作,薪水年入二十万,出过国留过学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是都不合我意都让我给踹了……”

“安小姐今年应该是三十岁了吧?”

安小溪咬了咬牙:“二十八。”

“那也和三十差不多。”

差得多差得多!

安小溪:咬牙,我忍。

“俗话说得好,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三十豆腐渣。安小姐,我就实话实话了吧,虽然你相貌平平,且工作学历都不符合我择偶的标准,但是我倒是觉得和安小姐挺有眼缘,可以试着破例。”

啤酒肚,平头,油光满面,脸上还尽是坑坑洼洼,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镯,牙都镶了个金的。

其实你是暴发户吧你?

安小溪笑得无害的喝着咖啡,非但不想评价一二甚至还想伸手打人。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如果不是因为这环境优雅,眼前这个中年大叔又是自己妈妈不知道从哪儿为自己求来的姻缘,她非要一咖啡盖在他头上。

让他也知道知道脾气好是我端庄有礼,脾气不好是我文武双全!

“我是设计师,年入五十万。”

“五十万也不算什么的呀,我这可是铁饭碗,安小姐可是随时都会被炒鱿鱼!”

真想给他嘴上安个锁。

安小溪轻声笑,终于是正经的问了起来:“请问您家的阳台有种蔬菜吗?”

她不想在金钱上多争论,只能试着转移话题,顺便了解一下对方的情调和生活方式。

李成却是鄙夷的笑了:“我可是出过国的人,想要好蔬菜什么的大型超市买进口的都可以,干什么要折腾阳台?招蛇鼠虫蚁不说,我也没有那个时间。”

安小溪笑得无害且灿烂:“也是,李先生应该是把菜种在自己脸上了,哪儿还用得着阳台啊?”

李成很快就反应过来安小溪是在拐着弯的骂自己了,当即就怒气冲冲的道,“安小姐,我希望你尊重事实,不要人身攻击!”

哟,好家伙,还知道人身攻击哪?

安小溪也懒得跟他废话,干脆继续抿嘴不说话,李成却是继续念念叨叨:“婚介所找到我的时候我还好奇,怎么安小姐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嫁出去,原来是这脾气。哈,不是我说你,就安小姐这脾气,怕是要单身一辈子的吧?”

大叔的嘴还挺毒。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安小姐径直起身:“我也觉得大叔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我实在配不上你,所以,我们就这么算了吧。”

说着她就拿包要走,可刚走了两步就被李成给抓住了胳膊。

“安小姐,你这么说可就是误会我了,我就是随便说说。既然能在一起相亲,那也就各自拿出来点诚意,我提议,下个月就结婚吧?”

虾米结婚?

闹呢!!

他们刚才还在冷嘲热讽好不好?

这男人的脑回路还真是不一般的奇葩!

“不,我实在是配不上您。”安小溪掰开他难看的手,忍住想一巴掌打死他的冲动,“我先走了,再见。”

她刚走了一步竟然差点崴住了脚。

恨恨的盯着脚上的恨天高——真不知道她都接近一米七了亲妈还嫌弃她低,非要给她安一个恨天高!

她穿了这鞋子比李成还高!

忍着不舒服出了咖啡厅,还没走两步就又被李成给缠上了。【艳妻勾心】小说在线阅读

“安小姐,这相亲的事是可以吹了,但是你总要给我一个解释吧?我怎么就配不起你了?想和我在一起的女人外面论堆数!”

安小溪努力笑得粲然明媚:“那麻烦李先生去找堆,千万别找我。”

她力气也不小竟直接把李成推开,还没等她转身要走却又被抓住了手。她这辈子的好耐心都毁了,直接抬手重重的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刚转身脚一崴,本以为要和大地亲密接触却“砰”的撞上了一人!那人的胸膛像是铁似的,撞的她一时头昏眼花,万幸是下一秒就被一只大手揽住了身子。

他声音波澜不惊:“没事吧。”

安小溪微微眯眼去看,面前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五官干净棱角分明,薄唇微抿,神色淡漠疏离,带着力量的美感。

她怔了怔却没挣脱他,反而直接伸手抱住了他低声道,“帮我个忙。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说着故意大声叫:“老公,你怎么才来接我?”

慢一步捂住青肿了的鼻子赶来的李成听到这句话,像是被雷劈了站在中间。

“他是你老公?”

安小溪大大方方的道:“对啊,我老公!”

李成这才像懂了这来龙去脉:“怪不得你刚才就对我挑三拣四,原来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安小溪毫不避讳的轻笑。

“拜托啦大叔,你可看清楚,人家是小鲜肉你是猪大肠,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个锅里的吧?”

猪大肠?

非言眸色荡起一层微不可见的波澜,竟也是没有挣脱她。

李成开始打量面前的男人。

相貌还说的过去,衣服装饰品却平平无奇,甚至素色的有些寒酸。

他讥讽:“他是农民工吧?你瞎了眼,看不见他的寒酸样?”

安小溪没其他什么优点缺点,却把护犊做到了极致。听到李成这么说当即就跳了起来,好修养尽数喂了狗。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你全家都是农民工!他不过就是低调,哪儿跟你一样恨不得把牙拔了镶成金的!”

这么一吵四周围观的人也不少。

李成脸色变了变,最后恨恨咬牙道:“你行,安小溪,就算是相亲不成,我的脸你该怎么解释!”

“解释你个大头鬼,你不觉得我打了你一拳,你的脸更好看了吗?跟整容的效果一样!”

李成气红了脸,也不管什么,直接慌不择言:“你就不怕你会落在我手里?”

“放心,落到谁手里我安小溪都不会落在猪大肠手里!”

说着,安小溪也懒得再和他浪费时间,直接拉着非言就往后走。走了两步还不忘耀武扬威的炫耀。

“猪大肠大叔,再见~”

第2章 手感不错

猪大肠,这个称呼挺有趣。

非言神色中多了些打量,待走远了才停住步子,确定那大叔不会跟来,他垂眼看向环住自己胳膊的安小溪。

似是笃定:“在相亲?”

“啊是。”安小溪松开他,轻咳了声缓解尴尬。

非言抿唇不发一言。

“对了,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为我解围,还不知道要被那个大叔怎么纠缠。”安小溪径直掏出钱包来把两张红色的毛爷爷,不由分说的塞给他,“这一点钱不多,算是谢礼。”

非言沉了神色。

还真把他当民工了。

安小溪看了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得去公司上班了,这猪大肠就连相亲都不会挑时间,硬要我起这么早!”

非言眼底微漾,面色却不改丝毫。

看着安小溪离开。

他微怔了怔,还是负手转身往后走停在了一辆暗色的宾利前,立刻有人打开门迎他进去。

他坐上车,司机问:“少爷,刚才那个女人……”

“无事。”非言神色微冷,黑眸冷凝,“开车。”

司机自知自己多嘴,急忙低头不语。

刚进了公司就收来了许多设计稿,安小溪倒是也不含糊,手中紧握着的笔几下游龙戏凤,原本设计稿的缺陷就尽数改善,惹的好多同事争先恐后的求嫁。

新来的员工已经看愣了眼,倒是安小溪表示已经习以为常,这些员工混熟了都是这德行。

和猪大肠相亲失败,她早饭也没吃尽兴,没到中午就饿了,好容易等到外卖来了刚要大快朵颐就接到了自己老妈的电话。

她伸手示意同事小点声,起身去了卫生间。

老妈唠叨也就唠叨一件事。

相亲怎么又完了,完了就完了怎么还打人,然后再顺带着扯上几个亲戚家和她差不多年纪的都几个儿子满地跑的例子让她哑口无言——

老妈恨不得现在赔钱都想把她嫁出去。

好容易等到老妈的话说完了,安小溪才无奈扶额的叫了声:“妈……”

电话那头却传来滴滴的挂断声。

风风火火听风就是雨就是自个老妈,你要听我解释倒是让我插句嘴啊!

真不知道结不结婚什么怎么就这么重要!

“行了吧安姐,你可是公司里的资深白骨精,这身材这脸蛋还能愁娶愁嫁的?实在不行你娶了我,我们俩过!”

“去你的!”另一同事笑骂,“和安姐在一起你的设计稿就不愁了是不是?”

安小溪颇感无奈。

下了班安小溪又饿了,中午因为这事又没吃好,她现在真是饿的厉害。

撸串吧!

心情不好就该啤酒烤串的伺候!

另一边,非言随意翻阅了几眼手中文件,直接扔进垃圾桶。助理急忙要去捡,却听得他冷声道:“我继承公司没经过一步步的攀爬努力不假,可我也不是酒囊饭袋,这文件上的数目,怕是不如帝都万国集团的十分之一。”

毕竟是特工队长,气场之强总是逼迫的别人抬不起头,更何况是盛怒之下。

助理吓得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非言倒也不赶尽杀绝。

“三天,我要真实的数字。如果到时候给我的还是这种糊弄小孩子的把戏,我就彻查下去,到时候谁吃亏谁自己清楚。”

助理只能一个劲的说是。

帝都万国在非言没有回国前,到底被多少人撕扯了肉来吃和割破了血管喝血,谁也说不清楚,而显然非言的这一番话就是要把他们吃下去的全吐出来了。

“接下来去哪里?”

“润丰设计公司,合约到期,由总裁决定要不要续。”

非言点头,刚下了车没走几步,忽的察觉到一道人影跑来,下一秒就被抓住了胳膊。

他看了几眼:“是你?”

安小溪没察觉到他诧异,却是笑容粲然的看着他,“你吃饭了吗?”

非言斜睨了一眼助理示意他离开。

“没有。”

……助理:你刚不是才从酒会出来吗?

“那我请你吃饭吧,全当谢谢你!”安小溪就差双眼喷火了,好容易找到一个人陪着一起喝酒撸串了!不等拒绝,她就拉着他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

这女人是真能吃能喝。

非言如今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先不说吃了多少,就这酒,她拿起来就直接下了好几瓶。

任是非言也察觉出不对想夺她手中的酒瓶:“你别喝了,喝太多伤身。”

“我郁闷呀!”安小溪死活不给他,“我长的不丑,怎么就一直单身?怎么我的真命天子就是不出现?”

“会出现的。”

“我才不信,他难道是路痴吗,不然我怎么等了都快三十年了他还是不出现?”

非言没说话。

后来她的确喝的个酩酊大醉,非言也不能扔她在这,可也不清楚她家所在,迟疑片刻还是把她扔进了酒店。

第二日安小溪是被全身的酸涩痛醒的。

睁开眼,渐渐发觉不对劲了。

这是一家酒店,五星级的,而她……

安小溪面色复杂的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赤裸着,粉色的草莓凌乱且粗暴的种了一身。

还有凌乱的大床和地上扔的衣服——

被、被睡了?

昨天怎么回事……

昨天非言送自己来酒店了,之后——

安小溪粉唇微张,眸色迷离缱绻,在非言要松开自己起身之际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又把他拉了下来。

“帅哥,要来个一夜情吗?”

他撑起身子不压住她,听到这话波澜不惊道:“你醉了。”

“切。”安小溪的手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滑落在了他屁股上,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啪”的打了一巴掌,“手感不错。”

他眸底尽是危险之色。

“你再动一下试试?”

于是——“啪”。

后来……她就被睡了。

安小溪五味杂陈的想,这到底算自己睡了他还是他睡了自己?

完了。

浴室里的水声终于拉回了她的情绪。安小溪急忙下床去捡衣服,末了又找到自己的包包把里面所有的现金掏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写了张小纸条。

“昨天两厢情愿,另外你pp手感真不错。”

第3章 你得对我负责

虽是被睡了,也不忘回来买个避孕药。

以防万一呀。

回到家给上司发了个请假的短信,扔了手机她就泡在了浴缸里,全身酸涩,是得好好的清洗一下才好。

虽说她这是万年铁树开了花遇到了一夜情,但是她醉的不轻,其中鱼水之欢的美妙滋味是没尝到,但之后的副作用却尝得要哭。

疼埃

这骨头跟拆了重组的一样,特别是下身,感觉真是走一步都在疼一重,于是她硬是趴在家里休息了一天。

第二天起了大早就收到了邮箱里的东西。

说是和帝都万国集团的设计出了点差错,她必须得亲自上门修改。

翻个白眼。

去了公司拿了设计稿下楼,正在等出租车,她时不时咬着嘴里的吸管,突然就看到了不远处站在路边的人——

他时不时的看看手表,左顾右盼的似是在等人。

这是……那个农民工?

我去!

安小溪刚吸进嘴里的牛奶差点没从鼻子里冒出来。

完了,这是来要闹来了?

安小溪骂了句娘:“不就一夜情吗,至于还上我公司门口堵我吗?”

她扔了牛奶冲上去抓住非言的手臂。

非言看着她顿了两秒,神色复杂道:“又是你?”

安小溪自然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大哥,你懂我们前天晚上属于什么吗?”

“嗯?”

“那是属于一夜情,天明之后两不相欠。再说了我是

第一次,也给了你钱,你也不亏,何必要赶尽杀绝的来我公司门口堵我?”

非言抬眼看了看。

他今天出现在这里是来谈和润丰设计公司的续约问题,不过无巧不成书,她竟然是这公司里的员工。

女人呼吸微急,胸口起伏不定。仔细的看还能看到她胸口雪白的沟壑。

他尝过其中滋味,自知美妙的很。

丝毫不曾迟疑,他就道:“那也是我的

第一次。”

“什么!”安小溪无辜的眨眨眼。

“那也是我的

第一次。”非言好脾气的重申,掏出两张毛爷爷完璧归赵,“你的钱还给你。我这个人对感情很专一,所以和你在一起了,就必须以后也在一起。”

这不是死脑筋吗。

并且……安小溪面色复杂的打量他几眼,忽的视线停在他身下的某个部位:“你今年多大?”

“三十。”

“前天是你的

第一次?”

非言抿唇:“是。”

安小溪不知该如何评论了,迟疑半晌憋红了脸也只说出了两个字:“可怜。”

“你多大。”

“二十八。”

“差不多,很登对。”

安小溪又表示被雷劈中了:“什么很登对?”

“我们很登对,年龄脾气和清白,都很登对。”

安小溪一口老血没吐出来。

认真思索半天,她突然想到——难道是想再敲诈她点钱?毕竟她可是润丰设计的顶级设计师,年薪五十万,好像是有的敲诈。

想到这一层她又松了口气:“成吧,我们也不转弯抹角了,你就跟我说你到底要多少钱,我能给的尽量都满足你。”

非言摇头:“我不要钱,只要你。”

安小溪听说被人告白了会面红耳赤,也会心里小兔砰砰乱跳,不过为什么她现在听到了表白只感觉委屈的想哭呢?

“可是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

“我不喜欢你!”

非言面不改色:“可是你睡了我。”

安小溪几乎要被他的厚脸皮给气笑了:“分明是你睡了我好吗?”

“是你调戏我在先。”

“……”这,无可辩驳。

安小溪举白旗投降:“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忙,就不和你唠叨了。”

刚要走就被他又拦住了路。

“我们的事还没商量出个结果,你不能走。”

不走等着被上司给吃了吗?

安小溪几乎处于暴走状态,冷静几秒忽的又笑了:“我也感觉我们是睡了,的确不能太草率。可是我现在的确很忙,嗯……不然这样吧,我家住在秋水路和东往路交叉路路北一百米位置,等我下了班你就在那等我。”

她又笑:“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的商量。”

话都说到这非言自知是没有再说什么的机会,只得目送安小溪离开。

等到看不到她的身影了,助理才敢从一边的垃圾桶后走出来:“总裁。”

算他够机智。

非言侧头看他:“进去吧。”

处理好了工作,安小溪走在路上想着今天的事恨不得仰天大笑。

她说的位置的确是她家,但是却是小区房,里面的用户起码成百上千。这么多人家他还能一个个的找不成?

虽然说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但是现在是能躲一天是一天。

而且男人啊,说破了天也就几天的兴头,过去了自然就没兴趣了。

她越想越开心,干脆下了班还去和同事撸串喝了点酒。因为有同事在,加上上次喝的酩酊大醉耍酒疯把别人给睡了的事,她不敢喝的过分,只点到即止。

但是,虽点到即止也喝的不少醉的不轻。

迷迷瞪瞪的拿了钥匙去开门,弄了半晌也没打开,定睛一看走错了房间。

碍…出丑了。

好容易回到自己家里,她定睛看着门牌号看了半晌又确认了楼层号,才敢伸手去开门。

哎?

她居然是一推门就开了。

怎么回事,她忘记锁门了还是家里来了小偷?

她战战兢兢的推门进去发现里面开着灯,餐桌上还摆着饭菜。

不会又走错门了吧?

她又退回去,再三确认是自己家没错,可这是怎么回事?

悄悄探了个头想打探一下情况,却忽的听到一人的轻笑:“你怎么不进来?”

安小溪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但是熟悉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她径直走了进去,一眼便见到沙发上好整以暇的握着报纸正挑眉打量她的男人。

她大骇:“你怎么在这里!?”

艳妻勾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艳妻勾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民异鬼事录3章(第三章 百鬼夜行)

    原标题:民异鬼事录3章(第三章百鬼夜行)小说名字:民异鬼事录第三章百鬼夜行陈羽很快就在追到了楼下。“喵~”“该死,灵猫迷途!”陈羽脸色铁青,到了晚上猫就是阴间生物,阴气极重,要是通灵的猫甚至直接可以将鬼的踪迹全部搅乱。幸好这只猫只是一只普通的野猫,陈羽松了一口气。“太阴之坤,万物之乾,老君律令,给我现!临!”手指对着双眼一抹,同时一张黄纸符点燃。黄纸符居然直接飘飞起来,恍恍惚惚的沿着一个方向飞去。陈羽心中一定,立马就追了上去,寻踪令加上寻踪符,就是尸王也躲不开。就算是野鬼也不敢随意到处晃荡,晚上

  • 当我决定不爱你3章(第3章 浊世清公子)

    原标题:当我决定不爱你3章(第3章浊世清公子)小说名称:当我决定不爱你第3章浊世清公子我把车子停在车库,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对着镜子看自己这张脸,段公子一向行踪不定,今天在东京,明天在上海的,下午我还在开会时接到了他的电话,说他回来,我来不及洗澡换衣服就赶紧跑过来报到,幸好今天的衣着打扮还不算失礼,不知道对不对的了段公子的喜好。我提着小包戈登的进屋,家政保姆正在一楼整理东西,都是段玉珉带回来的东西什么的,看见我赶忙向我打招呼:“李小姐。”我往里面走,谁知道才刚走出几步,忽然听见楼梯口一声奇怪的呜咽,

  • 灵婚女巫3章(第3章:梦里的男人)

    原标题:灵婚女巫3章(第3章:梦里的男人)小说:灵婚女巫第3章:梦里的男人今天晚上我真是活见鬼了,这院里我更是一秒也不敢多呆,转身就往门的方向跑,但刚拉开门,身后传来幽幽的一声。“小仙,你刚才说你爸给你打电话说啥来着?”我回头看去,不知道何时,王大叔已经站在了我身后一米的地方,脸上挂这阴森森的笑。“没,没说什么……”我打着抖子拉开了铺门,一屁股就坐到了石板地上。王大叔站在我面前,双手背在后面,不知道在藏什么东西。“那你怎么吓得脸都白了?小仙,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我坐在

  • 蒸汽朋克3章(第三章 蒸汽朋克世界)

    原标题:蒸汽朋克3章(第三章蒸汽朋克世界)小说:蒸汽朋克第三章蒸汽朋克世界急促的刹车,SUV一晃停了下来,把车后三人甩的同时朝前一趔趄。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正要追问的大佬亨与花蛇脸色一变,条件反射般大声咒骂着拉开车门,蹦了出去。紧跟着,一连串骂声被瞬间掐断,反而车前的咒骂声嘹亮高亢。荣克昏头昏脑的跟着下车。车头边上的地上,一个红绒丝垫托起的金色弥勒佛,塑料表框碎裂,静静的躺在一边。把挡风玻璃砸成蜘蛛网的罪魁祸首,估计就是这个佛爷了。“老子就说怎么车牌那么熟,草泥马,仨臭卖鱼的要翻天?”“眼瞎了,看

  • 女王凯旋3章(第003章 上等鲜肉)

    原标题:女王凯旋3章(第003章上等鲜肉)小说:女王凯旋第003章上等鲜肉有钱?王八蛋!有钱了不起啊!老娘就是不想赚你的钱!但是心里却也是有另外一层害怕,这种不预期的活,危险性太大了。不摸底细,万一再有个精神病什么的,十万赚不到万一再赔上别的就不值得了。心里虽然这样想着,我却含笑看着他,嘴里说了一句:“好啊!”手却慢慢伸进包里,摸索着找到了那瓶防狼喷雾,心中感慨,可惜了他那张脸了,如果不是他捉弄我在先,我还真想试试他,毕竟从出道至今还没碰到这么好的鲜肉。把喷雾放到容易取到的地方,我慢慢掏出小镜子

  • 索命榜单3章(第三章到底谁是凶手)

    原标题:索命榜单3章(第三章到底谁是凶手)小说书名:索命榜单第三章到底谁是凶手“那沫沫为什么会自己撞向栏杆呢?”田立忠疑惑地一步步照着描出来的脚印走,沫沫是很慌乱地退到栏杆边的。“我们看了,李翰墨的脚印也在窗户边停留过,两人应该有过接触,不过以李翰墨的力气不可能把沫沫推到栏杆处。而且窗户边两人脚步很稳,没有发生争斗的痕迹。”何海生更加疑惑了,两个人没有争斗,却双双发生危险,屋子里没有第三人,从李翰墨临死的表情来看,只有一种解释他们看见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东西,惊吓得发生了意外。田立忠也皱眉思考,看沫

  • 翻滚吧棺人3章(第3章 神秘男人)

    原标题:翻滚吧棺人3章(第3章神秘男人)小说名:翻滚吧棺人第3章神秘男人视频录制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前几分钟都是我在床上睡觉,期间除了我翻了一个身之外,没有任何动作,图像单调的让我几乎快没有了耐心。但事关重大,我还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好在视频显示到了第五分钟的时候,我终于有了“反应”。我立刻精神一振,挺直了后背,死死盯着视频,想看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见视频中的我猛然翻身坐起,然后飞快下了床,脸上带了甜蜜的笑意朝门口奔去——手机录制的角度拍不到我去了哪里,但我清楚屋子的格局,知道我跑出去的方位只

  • 纯情房东美房客3章(3 证明自己)

    原标题:纯情房东美房客3章(3证明自己)小说名:纯情房东美房客3证明自己微微沉默了一小会儿,杨毅理清了自己的思路,顶着妍姐的压力张口道:“我从远方来……”“没让你唱歌!”瑜伽妹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杨毅无语,无奈的摊手道:“那还是你们问吧,这样比较有效率……”……约莫几分钟的时间,瑜伽妹子和妍姐终于从杨毅的口中套出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待听到杨毅声称自己就是这座别墅的主人时,瑜伽妹子登时从沙发上跳起来,指着杨毅的鼻子骂道:“你这个骗子!说!你到底是准备骗财还是骗色?!”杨毅:“……”妍姐:“……”“

  • 国士无双3章(第3章 中路打火女)

    原标题:国士无双3章(第3章中路打火女)小说名:国士无双第3章中路打火女叶凡同样选择好火女,初始金钱625,一般情况下中单solo的出门装必不可少的就是属性和补给。他买了一组吃树125,还剩下500金币。身上只带着一组吃树,并没有选择任何属性装,就兴冲冲的出门了,站在近卫高地塔的右侧,他体内有某种力量正在觉醒,多么熟悉的场景啊,仿佛一切又回到了那些曾经为了梦想而奋斗的日日夜夜。随着一阵沉重的号角响起,出兵了!由于他选择站在了近卫高地的右侧,所以当近卫小兵出发的时候,会集中的从左侧绕过去,这样一来

  • 网游之天地浩劫3章(第3章 隐藏任务:野蛮的公牛)

    原标题:网游之天地浩劫3章(第3章隐藏任务:野蛮的公牛)小说名称:网游之天地浩劫第3章隐藏任务:野蛮的公牛随着小艾的声音结束,方山发现院子中大多数人都已经行动起来,显然所有人接到的第一个任务都是这个去村西找王铁匠。方山也没有犹豫,跟着大部队出了院子,向着村西跑去。方山人高马大,跑的很快,很快就超过了许多人。在这个过程中,方山发现在这个虚拟世界,他们虚拟出来的人物身高、力量基本上是和他们本身的身高、力量匹配的。方山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从小就身强体壮,简直可以说是一个肌肉发达的坦克。这个虚拟的世界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