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星空下的守护1章(锲子)

2017/12/27 1:51: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星空下的守护

锲子
十月初,秋季刚刚来临,树叶逐渐开始泛黄,甚至有些树叶被秋风轻轻一吹,纷纷飘落。原文haohaoyun.com
  此时的Z市已是傍晚,原本蔚蓝的天空已逐渐昏暗,遥远的天边携带着一丝俏皮的金黄,但大部分早已被黑夜占领,街道上也是人迹寥寥,时不时还刮起阵阵凉风,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凄凉。
  在凌家别墅里,有许多雍容华贵去身着素服的人,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满的沉重与惋惜的神情,甚至整个凌家都笼罩着悲伤的气息,装潢简素的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妇女依旧笑颜如花,温柔似水,但整个面庞确是毫无生气的灰白色。
  一个中年男子正穿着丧服瘫坐在旁边伤心的烧着纸,脸上写满了伤痛与后悔,所有人脸上的情绪都是伤感的,唯独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站在一旁的女人,她表面上假装伤心的擦着眼泪,但漆黑的眸子中尽是得意与傲慢。其实这个女人就是死者名义上的姐姐,却也是她的妹妹,那正在烧纸的男子正是死者的丈夫凌永安,而那个得意的女人却也是他的妻子,但!是他第二个妻子--张心惠,照片上的人是他曾经的妻子。
  忽然一个人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在凌永安耳边低语了几句,凌永安听了大惊失色,瞥了一眼宾客们,对他低吼道:“什么!橙儿不见了?还不快去找!”那个人慌忙的跑了出去,凌永安现在还不能离席,只能焦急的干等着。站在一旁的张心惠耳尖,将刚才的话全部揽入了耳中,唇边洋溢起一抹恶狠狠的笑:“哼!凌茉橙不见了最好,小贱人!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没错,凌茉橙刚得到自己妈妈去世了消息的时候,小小年纪的她,不顾保姆的阻拦,将家里全部的玻璃制的东西摔了个精光,自己还不甚划破了手掌心,但她却不管不顾,任手心的鲜血不断流淌,拿着妈妈送她的茉莉花项链跑出了凌家。
  年仅7岁的凌茉橙慌乱的不知跑了多久,小小年纪的她看着街道上的陌生人心里充满了害怕,她跑到了一棵樱花树下,那是Z市唯一的一棵樱花树,她无力地瘫坐在草地上,抱头痛哭起来,风吹过,樱花纷纷落下,在余晖的照耀下异常美丽。原文haohaoyun.com突然,一只白皙肉嫩的小手抚了抚凌茉橙颤抖地背:“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呢?”
  凌茉橙抬起泪汪汪的双眼,胆怯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孩,浑身害怕的颤抖还不自觉得往后缩了缩,更是抿紧嘴唇不敢说话。见凌茉橙害怕,男孩便对她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不用怕,我不是坏人,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哭呢?”
  看见男孩的微笑,凌茉橙的心里安心了不少,哽咽道:“我...妈妈...去世了,”说完又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男孩安慰道“你知道吗其实你妈妈并没有离开你哦,她只是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守护着你”。凌茉橙这才停止了哭泣,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
  “嗯!真的!我要是骗你我就是猪!”男孩目光更坚定的对她说。凌茉橙抬头仰望着天空才发现已经是夜幕降临,天上繁星点点:“妈妈变成星星陪着我了吗,不能每天陪在我身边了吗...”
  那个男孩突然盯着她脖颈锁骨处,指着说:“这是什么?”凌茉橙看了一眼他所知的地方,在右锁骨处有一朵淡淡的白黄色的小茉莉:“这是茉莉花啊,只是我从小就有的胎记而已,偷偷告诉你哦,妈妈说我是小花仙,所以身上才会有这个特殊的胎记,而且我的名字也跟着朵花有关哦,我的名字里有个‘茉’字哦!”接着她拿出那条茉莉花项链“看,是不是一样的茉莉花啊,哈哈,好看吧,我妈妈送我的哦。”
  “哦~”男孩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来自haohaoyun.com
  “哎,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凌茉橙眨着水灵灵的棕色大眼睛。
  “想知道?把手伸出来。”男孩还卖起了关子。
  凌茉橙一脸的疑惑,但她还是乖乖伸出左手,她忽然感到手心传来一阵剧痛,轻轻一动就很疼,男孩看见她脸色变得很难看,抓起她的左手一看,发现他手掌中有一个诺大的口子,上面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脏东西。“呀!好大的口子,怎么弄的?”男孩一脸的担心
  凌茉橙一开始也很惊讶,可能是跟失去妈妈的心痛相比起来,这点痛不算什么所以没什么感觉吧,直到刚才心里平静下来才感到手掌钻心的疼,她对他莞尔一笑:“应该是玻璃划得,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吗?好深的口子,在不处理会发炎留下疤痕的,”男孩小心的清理着上面的脏东西,漆黑如夜眸子中是掩饰不住的担忧。阅读haohaoyun.com
  凌茉橙笑了笑:“真的没关系,我把这个手给你吧。”说着他举起另一只手摊在他面前。
  男孩无奈的笑了笑,在凌茉橙的手心里用手指写下了‘秦墨凡’三个字,凌茉橙仔细的看着:“你的名字笔画好多啊,我不认识啦,要不..你直接告诉我好了吧!”
  “呵呵,你好笨啊,看来我都不用问你名字了,以后我就叫你小笨蛋好了,哈哈。” 男孩大笑了起来。
  “哼,那我就叫你大坏蛋!人如其名!”凌茉橙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
  “哈哈”男孩无奈的笑了笑“随便你咯,但你一定要记得我的名字里有一个‘凡’字哦,而我也只需要记住你的名字里有一个‘茉’字,好不好?”
  “嗯嗯,好!”凌茉橙俏笑着点了点头。
  “哈,小笨蛋以后由我来保护你,你的幸福快乐就交给我啦!”男孩在空中挥了几下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好好孕这一举动逗得凌茉橙哈哈大笑:“好啊!不许反悔哦!”
  “当然!永远不反悔!”
  “那我们拉钩!”凌茉橙举起小拇指,男孩微笑着勾上她的手指。
  “拉钩上下,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拉勾上下,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最后他们的大拇指准准的印在了一起,然后相视而笑。
  “你的手真的没关系吗?”男孩抓着她的手反复查看。
  “我真的没事...”凌茉橙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个严厉却满是担心的声音:“橙儿!你怎么跑到这来了,你害得爸爸担心死了!”
  “爸爸,我不回家!我讨厌那个妹妹,更讨厌那个阿姨!我还讨厌你,都怪你!妈妈都不在了,我不回去!”凌茉橙大吼起来。
  “橙儿,爸爸错了,听话,跟爸爸回去吧,”凌永安祈求道。凌永安虽然因自己妻子的(凌茉橙的妈妈)背叛而恨她,但其实他还是爱着她的,所以他已经失去了她,他不想再失去自己和她的最后一点血缘关系。
  凌永安流着泪猛摇头。好好孕“小笨蛋,你还是跟你爸爸回去吧,他是爱你的。”站在一旁的小男孩开口了。
  凌茉橙想了一会儿,“那...我们还能再见面吗?”棕色的眸子中竟无缘无故多出了一份除妈妈外从未有过的不舍。
  “那这样吧,以后你要是要找我的话就来这棵樱花树下吧,我一定会在这等你的。”
  凌茉橙嫣然一笑点了点头,这才愿意跟凌永安回家。
  自那天以后,每当有别的人要欺负凌茉橙,嘲笑她没有妈妈的时候,那个男孩总是会挺身而出,站出来保护她,而凌茉橙也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依赖他...
  直到那天,凌茉橙再次来到樱花树下时,却不似往常那样,看见男孩那熟悉的身影早已在那等候,他的不告而别让凌茉橙顿时感到很失措、无助,那天她一个人跑到芊芊家去,在她家哭了整整一天。她又失去了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剩下的人里面,就只有许若芊对她最好了,她真的真的就只剩许若芊一个了。
  就是在那年盛夏,他离开了她,但却对她许下了永远的诺言。
  那年,她7岁。
  而 ,他8岁。

星空下的守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星空下的守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人间至味是清欢第8章只会让我觉得你更恶心夏一念下意识的往后退,正想回嘴,小腹忽然一阵剧烈的抽痛感,放在被子里的手,用力的撑在小腹上,才勉强缓解了一次痛楚。“夏一念,你说话啊?平时不是很能说吗?此刻怎么不说话了?”见她半天没有开口,傅景琰朝着她喊。夏一念皱着眉,因为痛苦,五官紧紧的锁在一起,连脸色都开始逐渐发白。只是,此刻,面前的男人已经转过身去,大步往外走出去,不再看向她,也没有看到她此刻脸上的痛苦。临到门口时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你是我的情劫第8章给我钱,我离婚霍轻轻死死咬住唇,迫使自己不要在这里,这样衣衫不整的昏过去。她靠着墙壁,在冰冷的地上坐了好一阵,才勉强有了几分力气,咬牙扶着墙站起身,摇摇晃晃的从巷子里走出去。冰冷的夜风刮来,霍轻轻感到腿间格外的湿冷,她低头一看,雪白的大腿肌肤上,蜿蜒的爬满了血迹……白冷擎弄伤了她。霍轻轻凄惨的笑出了声,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意思极了。她不想继续跟白冷擎纠缠了……霍轻轻打车去了医院,自己挂号,自己看医生,自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8章苏小柒逃了趁着陆亦卓不在,监视不严的时候,苏小柒逃了。她想要出国,逃得远远的,但是身上没有任何的证件,她哪也去不了。对了,先到郊外,再想方设法逃走。慌忙过马路的时候,苏小柒只觉得脑子一片迷糊,她想要躲过疾飞而过的车子,却不知道怎么的硬生生停了下来。‘吱’……长长的刹车声响。噗通一声,苏小柒倒地。“小柒……”轿车稳稳停住,一修长挺拔的身影下车朝着她的方向走去。在彻底昏迷前,苏小柒看到了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老公我爱你第八章我们结婚吧“小妮,干脆的我们结婚吧!”公孙那和放心银叉低沉的说道。宋小妮一愣,她没想到公孙嘉云会忽然说这句话,可她随即反应过来,她莞尔一笑:“可以!”“真的?”“真的!”宋小妮抬起头来,笑得波澜不惊,反正这样的结局她早以料到,未婚夫过后,不就是丈夫。“小妮……”公孙嘉云激动的没跳起来,可没等公孙嘉云激动几秒钟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妖娆的声音。“嘉云……”宋小妮的头皮一硬,她埋头继续吃着她的牛小排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顾少的独家挚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顾少的独家挚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顾少的独家挚爱第8章首长是只老狐狸一回到房间中他把她放置到床上,纠缠纠缠再纠缠。片刻,她的裙子丢在了地上。露出黑色裹衣。他解开她背后的卡扣,往上推起裹衣。她粉嫩的一如三年前。感官刺激着他所有的神经。顾凌擎含上,捻转……她的乐音绝对是他荷尔蒙的催化剂。他忍住紧绷的痛苦,温热的唇沿着她的腹部往下。他不想像三年前那样,让她感觉到的只有痛。白雅有些害怕,陌生异样的感觉让她觉得某处的暖流蜂拥而至。“桀然,轻一点。”白雅颤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8章要么道歉,要么滚楚锦然有些局促的移开眸光,动了动嘴唇,想说是,可那个字又难堪的堵在了喉咙口。她如果承认,一定还会被陆琛年嘲讽的吧……僵了片刻,楚锦然低声说道:“我只是过来……谢谢你昨天救我。”陆琛年面容冷硬,毫不客气:“不用客气,反正就算只是路边的阿猫阿狗,我都会救的。”楚锦然睫毛颤了一下,脸色发白,垂在身侧的指尖不自觉的绷紧。陆琛年漠然的侧头,盯着窗外,一副拿楚锦然当空气的漠然样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的婚姻不如意第八章暧昧的早晨清晨,暖阳从窗台上照进,落在交颈而眠的男女身上。七点钟,江暖阳被闹钟吵醒,她迷糊的睁眼,撞进眼瞳的是一片蜜色的肌肤,她惊愕间抬眼,是弧度漂亮的下巴和顾席城俊美的半边脸……江暖阳顿时清醒了,瞪大着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她垂下眸子,看见自己的手正紧紧的搂在他的腰上,睡裙撩高了露出的腿被他夹在双腿间,吊带睡裙不知道何时蹭落,露出半边圆润的肩头和白皙丰满的胸脯,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他蜜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上冷情首席第八章梁芷安你让我失望“我答应。”梁芷安平静地说,好似眼前两位只是陌生的顾客。双手撑在沙发上站起,转身,离开。“芷安!”潘觅蔓拉住梁芷安的手,眼眶发酸,张张嘴,突然泄气地松手,气得要发狂。这笨蛋就是这样才一直被他们两个欺负!杭南宇身子一僵,靠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梁芷安离去的背影。她竟然答应了!他以为她会拒绝才对,他当然知道当年她那句话的意思,他就是故意来羞辱她让她彻底放弃,以后再也没有干系。可是她竟然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再宠豪门弃妻第八章:没有资格“呵呵,伶牙俐齿呢!”裴寒临忽然伸手摸了摸温璟心的头,看似温柔的动作里,却带着一丝暴戾,他的手微微一用力便可以强迫温璟心靠近自己,抬头与他更加近距离的对视着,裴寒临的眼睛很漂亮,可是总是让温璟心想到一种野兽,狼。温璟心的粉唇紧闭着不再搭腔,没必要和裴寒临说这么多,裴寒临的视线在她不肯张开的唇角流连。温璟心以为他是厌恶的,可是随即一张冰凉的唇压在了她的唇上,带着肆虐的侵袭一般,强势地攻入了她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情难舍路难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情难舍路难行》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难舍路难行第八章你真不要脸胸前的丰盈被骨节分明而又修长的大手揉、捏,在她不可置信而又难掩害怕的目光中,车内传来西裤拉链解开的声音,男人横冲直撞的将蓄势待发的火热顶进她柔软的体内。林笙歌闷哼一声,惊慌失措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小腹。“干你!”陆流深咬牙,字字都配合着他身下重重顶入的节奏。结婚三年,每次要她,他都从未爆过脏话,但是今天,只要一想到林笙歌无视他,对他的种种挑衅,利用,他整个人都愤怒得像要爆炸。他撞击她的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