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爱上死女人2章

2017/12/27 2:44:35 来源:网络 []

书名:爱上死女人

02 古怪的风俗
  说实话,当我看到小美躺在这硕大的水晶棺材里时,我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加上杨超点燃的蜡烛的烛光一晃一晃的,我更是汗毛直竖,连呼吸都忘了。版权haohaoyun.com   小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躺在棺材里?   就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杨超突然伸手在水晶棺材的边缘轻轻敲了三下,说了句,小美啊,我把维子给你带来了。   也不知道怎的,当我听到杨超这句把我带来了,我的后背突然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屏住呼吸叫杨超别玩了,有点吓人,我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美怎么躺在阁楼的水晶棺材里。   而我当时之所以没撒开脚丫子跑,一来是我相信杨超这个兄弟,再者我瞥了几眼小美,我发现她脸色虽然些许苍白,但还是正常人的脸色,潜意识里我觉着她这是在配合杨超,吓我!   而杨超开口说的话,也让我紧绷着的神经放了下来。杨超叫我别怕,他叫我别把这看成是棺材,而是看成是一张水晶床,他说小美这只是睡着了。   被杨超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这棺材确实和普通棺材不一样,要宽敞很多,虽说和床还是有很大差别,但至少我可以这样安慰自己了。但我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慌,作为正常人怎么可能睡在这里,而且小美从我们进来都一动不动的躺在那。版权haohaoyun.com   我不得不再一次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才平复了一些情绪。而杨超不等我发问,就已经开始主动给我讲了。杨超给我讲的,有点意料之中,但还是超乎了我的想象。杨超跟我说,小美不久前得了一场怪病,现在成了植物人,指不定哪天就撑不住了。   有点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不得不信。但我还是有很多疑问,我问杨超既然小美生病了为啥不去医院,又为什么让小美睡在这样一个阴森的环境下。   杨超叹了一口气,面色凝重,死一般的沉寂,我甚至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了。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良久,杨超才用惋惜的声音对我说:“维子,小美这病跟她老家那边有关,她是苗族的,黑苗人,我去过一趟她寨子,见过她父母,有些事我不能给你讲,我只能跟你说,小美这病医生肯定是救不了的。小美能不能活下来,也许只有把希望放在你身上了。”   只有我能帮小美,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我感觉杨超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我就示意他继续讲。   杨超没有啰嗦,蠕动着他那干裂的嘴唇继续对我说:“小美的父亲跟我说了,小美唯一能逃过这一劫的办法就是怀孕,靠这个孩子来续她的命,而且受孕对象必须是属狗的,且必须是农历七月十五生人。维子,你说这是不是命中注定的,你刚好符合这个条件,你说我能不找你吗?”   让植物人怀孕,我知道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很正常,也有很多植物人生孩子的案例。但我觉得靠怀孕来救人,这有点太扯了。而且还必须是什么属狗的七月十五生的,这实在是太迷信了。版权haohaoyun.com要不是杨超是我兄弟,我真有点怀疑杨超是不是要坑我了。   就在我想质问杨超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不久前刚看到的一个报道,说一个得了白血病的女人怀了孕,为了生下来孩子她选择放弃治疗,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这个母亲的白血病竟然好了,而这个小孩子一生下来却跟正常孩子不一样,皮肤苍白,据说是给母体血液倒输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让我又不得不有点相信杨超的话,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更何况小美还是黑苗人,有点什么古怪的风俗,也是见怪不怪。   一时间我变得迷茫了起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判断杨超的话,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我内心里还是希望支持杨超的,因为我感觉杨超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很有可能是为小美操碎了心,我得帮他。   就在我寻思间,杨超则突然对我说了句有点莫名其妙的话,杨超对我说:“维子,小美还是个处女,我从没碰过她的身体。”   杨超这句话像是炸弹一般在我脑子里炸开了,杨超竟然没和小美睡过?要知道我们一直以为他是和小美太放纵了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而更让我奇怪的是,杨超为什么要跟我提小美是处女,难道他觉得我会因为小美是雏儿,而帮她代孕吗?可是我不是已经把宝贝捐给杨超了吗?   我正一头雾水呢,杨超则很快帮我解惑了,杨超跟我说:“代孕的事情我们先告一段落了,这个法子到底能不能成,那只能听天由命了。说明haohaoyun.com我之所以带你来看小美,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今天见到的事已经足够震撼了,所以我也不在乎多几件了,我点了点头,示意杨超说。杨超跟我也不客气,他直接对我说:“对于小美,我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她真扛不过这一劫,我得帮她想好后事。而在小美的寨子,有一个风俗,处女死了,那是不能下葬的,除非是找对生辰八字的人结冥婚,否则她们的尸体必须风吹日晒成干尸,永远放在父母的床底。因为一旦处女下葬了,那是会受到色鬼的欺凌的。”   当我听了杨超的话,我第一感觉就是荒谬,没想到在这个年代,还有如此迷信的说法,真是腐朽。   还没等我发飙,杨超则抢先对我说:“维子,我知道你不相信这些,但你要知道,对于一些少数民族来说,有些风俗就是他们的信仰。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如果小美真走到了那一步,我希望她不要坏了规矩,毕竟我们对有些风俗还是得心怀畏惧的。”   被杨超这么一说,我倒是不好反驳他了,说实话当时我挺感动的,没想到杨超这样个花心的富二代竟然能如此全方位的去为小美考虑。   我很认真的冲杨超点了点头,问他我该怎么办。   杨超扭头瞥了眼棺材里的小美,此时他深陷的眼窝才发出一丝温暖的光彩,他低声对我说:“只恨我的生辰八字帮不上小美,但你可以,我不用你到时候结冥婚,只要你现在简单走个结婚的程序,她到时候就可以免于那风俗的责罚,无需变成干尸之苦。维子,你一定会帮兄弟的,是吗?我真不想小美如果走到最后一步,还要受那样的痛苦。更何况你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我只是想让你赔小美在这里躺上一夜。”   当听到杨超让我和小美在这里过上一夜,我忍不住悄悄瞥了眼小美,她今天依旧穿着那性感的黑色皮裤,在那一刻我发现我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甚至还升起了些许期待。   也许我潜意识里对小美真的有些许贪念吧,我没有多想,直接就冲杨超点了点头。杨超则立刻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虽然他手上看起来没太大力气了,但我感受得到他的真诚。   杨超再次对我说了那句话,他对我说:“维子,我会一辈子记住你这个兄弟的。”   谈好了之后,杨超再一次用打火机将阁楼里的蜡烛点亮了,这一刻我才发现棺材旁竟然一层层扑了两圈白色蜡烛,而在棺材的立面还贴着一张大红色的‘喜’字,看来一切都在杨超的计划之中,他为小美倒是费劲了心机,而我也确实是想成人之美,或者说是成自己和小美之美。   将全部蜡烛点燃后,杨超示意我进入硕大的水晶棺材,和小美同棺共枕,然后他用沙哑的声音象征性的说了些结婚的祝福语,当时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莫名其妙的紧张,倒是没怎么听清杨超在说些什么。   等杨超说完那些祝福语,他让我在这里陪小美睡一夜,说他下楼了,明早醒来我就可以走了,他还说他就在楼下,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喊他。   也不知道怎的,我也不怎么想杨超在这里,应该是我想单独看看小美吧,所以我一点也没留杨超,而杨超很快就下楼了。   我可不是一个迷信的人,等杨超走了,我毫不犹豫的就坐了起来,对一旁的小美打量了起来。   小美依旧是那么美,他那黑色皮裤勾勒出来的双腿是那么的修长,而她脚上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则完美的衬托出了她的女王范。   真没想到曾经遥不可及的冰冷女王,现在竟然和我‘结婚’了?如此荒诞离奇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想到这,我忍不住伸手摸向了小美精致的脸蛋。当我触碰到小美的脸,我却猛的将手缩了回来,凉,让我心慌的冰冷。   在那个瞬间,我脑子里突然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小美真的还活着吗?   

爱上死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爱上死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嫡女厚黑攻略19章(第19章 投其所好)

    原标题:嫡女厚黑攻略19章(第19章投其所好)书名:嫡女厚黑攻略第19章投其所好漪澜院里,木紫槿吩咐,“把那琴包起来,带着跟我走。”水茹知道主子隐晦之语,指的是那焦尾琴,赶紧拿了块暗沉沉的布,仔细地包好了,小心地拿起,跟了上去。木紫槿边走边嘱咐,“若有人问起,就说我拿琴去找乐师调音。”那看来就不是了?小姐这是要去哪里?水茹心中疑惑,但在如今的主子面前,却是不敢多问,只管应道,“是,三小姐。”主仆二人大大方方出了门,路上也有仆人婢女投过来好奇的目光,但他们都知道三小姐脾气有多暴躁,除了主子们,谁敢

  • 寒号鸟19章(第18章 真实的谎言)

    原标题:寒号鸟19章(第18章真实的谎言)小说:寒号鸟第18章真实的谎言天虽然已经黑了,但明亮的路灯依然清楚地照耀着宽阔的马路。一辆辆拥挤的公交车上载满了为生活忙碌的人们,他们挂着疲惫的汗水向着各自的归宿而去。叶欣怡挤进了一辆普线车,心里满是激动与欢乐。因为她现在也和其他人一样,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一份正式的工作。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并没有使她再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叶欣怡突然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可以迎接任何的挑战。下了车后,叶欣怡踏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那条熟悉的闭街。长久以来的压抑终于得到了某种程

  • 诛仙求魔19章(第十九章 聚首与梦想!)

    原标题:诛仙求魔19章(第十九章聚首与梦想!)小说名字:诛仙求魔第十九章聚首与梦想!昆仑大殿后,是一方幽静的古朴小院,那是昆仑派的根基之一,药园。药园外,荒鼻青脸肿的坐在那里,依靠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之上,微眯的双眼眺望远方若隐若现的群山轮廓。“吱呀!”药园腐朽的木门被推开,昆老手中握着几株药灵,从里面跨步走出,来到了荒身旁。“想什么呢?”昆老此时早已清理好伤势,换上了一袭干净的黑袍,脸上的血痕也没了,像是新生了一般。不过那股浓浓的,围绕昆老身旁的药草味,还是暴露了昆老重伤的事实。“我在想一句话!”

  • 庶女重生攻略19章(我是来拆台的)

    原标题:庶女重生攻略19章(我是来拆台的)小说书名:庶女重生攻略我是来拆台的月倾城心中一惊,情不自禁抬头,正看到日光下,他那比日光更绝色的容颜,他刚刚的笑意,让整个眼眸如含着春意一般,让人看了不觉飘飘欲仙。这个妖孽,月倾城心里暗骂,小脸却越发严肃谨慎:“皇子莫要再取笑倾城,倾城只是保而已,不想被人当做棋子,如此说,皇子可肯放倾城离开了?”“你的好长姐安排了人在斗诗的时候,坐在你旁边,她还说要让你的一双漂亮的眼睛留在诗会后。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了吧?”夜瑾见月倾城这么乖巧,也就不欺负她了,淡淡笑着

  • 极品天师19章(第19章 行动)

    原标题:极品天师19章(第19章行动)小说:极品天师第19章行动叮铃铃……十几分钟后,正当李辰恢复了精神准备出门帮助妹妹做饭时,一阵铃声从他的衣兜内传了出来!取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不出所料是刘胖子的来电,这让李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接通电话“刘老板你好!”“大师您好,没打扰您休息吧?”刘胖子的声音从电话内传了出来。“已经起床很久了,昨晚的事情联系好了吗?”李辰不会客套,招呼之后直奔主题。“嗯,联系好了,对方在鬼宅处等您过去,您要是方便的话我现在过去接您!”“这么早?”李辰看了一眼时间才七点过点,皱

  • 纯情烈爱19章(018 挑衅)

    原标题:纯情烈爱19章(018挑衅)书名:纯情烈爱018挑衅林成看安莫琛那不怀好意的笑容,立即像个女人一样咬着五根手指,一脸担心的盯着副总那张俊脸:“老大,姚总不会让咱们两个去渡蜜月吧?”“嗯……”安莫琛点点头,看着林成那委屈的表情安慰道:“知足吧。谁像你这么幸福,天天跟头儿去渡蜜月?”“不行。你太强悍了。一天四五次谁受的了。”噗。。安莫琛拿着身后的靠枕笑着砸了过去:“滚。老子的清白都毁在你身上了。”林成一把抱住靠枕,鄙视的道:“老大,你什么时候有过清白了?”“老子还是处男呢。”“要不改天我们几

  • 特种神兵在都市19章(第19章 出席宴会)

    原标题:特种神兵在都市19章(第19章出席宴会)书名:特种神兵在都市第19章出席宴会冷哼一声,王浩手里突然出现一柄匕首,对着面前的渔网一划,整个渔网就被变成了两半。王浩刚刚冲出渔网的包围,一阵破空声就突然传来。扭头一看,一个被绳索缠绕的铁球正飞过来。曾经的特种训练让王浩的身体拥有强悍的抗击打能力,可要是被一个铁球击中也不是闹着玩的,王浩急忙再次躲闪。而这个时候龙哥突然拿出了他真正的大杀器,一架十字弩。帝龙会不过是一个小帮派,没有办法买到枪械,可购买十字弩并不困难,对于一般人,只要在射程之内。使用

  • 执爱不悟19章(019 理智廉耻)

    原标题:执爱不悟19章(019理智廉耻)小说名字:执爱不悟019理智廉耻很难受……快点……一副“等不及”的样子…乔安明简直快爆炸了,所幸教养尚在,只能作深呼吸,拽着怀里的杜箬又朝外走,身后有议论声传来:“带女人来开房居然不带身份证!”“他说他不住,就那女的一个人住!”“你信?都那样贴在一起了,还一个人住?啧啧……”“……那男的年纪看上去比那女的大好多吧…”“现在流行梨花压海棠,大叔Style…”“那大叔超有型,要是我是那女的,我也愿意…”“……”乔安明的面部表情已经不只“黑沉”这么简单了,他是在

  • 惊声尖叫19章(第十九章 黑疮)

    原标题:惊声尖叫19章(第十九章黑疮)小说名字:惊声尖叫第十九章黑疮被冰灼伤是什么感觉?以前我不知道,但现在我明白了。那真的不是人能受得了的痛苦。就在我快要昏过去的时候,手臂突然传来一阵不受我控制的震动,然后我眼睁睁看着白霜如同被掀起的皮肤一般,大块的掉落下去,接着露出其下的皮肤。疼是第一个反应。不同于刚才的那种针扎一样的感受,这时我只有一种手指被硬生生折断一样的钻心痛苦,那种想要控制却无法阻止的心态更是加剧了这意识。然后是痒。仿佛皮肤下面生出的无数的虫子,不断在我血肉脂肪之间游走移动,那种切肤

  • 锦绣凰途19章(第19章 查到低)

    原标题:锦绣凰途19章(第19章查到低)书名:锦绣凰途第19章查到低暖阁里的人还没从她跪下去的震惊中回过神,看到这个从来只会蛮横的少女此刻娇柔的哭着,大脑中一片的空白。“三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诬陷我。我为什么要给你下毒?”沈婉瑜抹着眼泪,哭的那叫一个委屈:“我虽然平日里顽皮了一些,可我一直都记得祖母的教诲。家和万事兴,我是大姐姐一定要爱护妹妹。更何况我是侯府的嫡女,又怎么会想要去毒害庶妹。”沈婉瑜将嫡女和庶妹咬的及重,她就是让所有人都明白这嫡庶之分在大坤国甚至整个五洲大陆是多么大的差距。沈雨凝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