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薄情总裁的丑妻3章(第3章 不辞而别)

2017/12/27 3:15: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薄情总裁的丑妻

第3章 不辞而别

“可是,她真的不是这样的人。好好孕她……”小护士还想解释些什么,话未到半便被护士长的话语给打断。

“行了,你的职责是照顾病人,病人的隐私跟我们没关系。”之后便是长长的脚步声和静默。

莫回心想,她们所说的病人一定像她爱章凌硕一样的爱那个男人,要是不爱谁会想念到一到梦里就唤着另一个人的名儿呢。

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光亮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刺穿病房内深沉的黑暗,直接而锐利。莫回微微侧了一下身体,将刚才泪水浸湿的位置挡住。

小时候章爷爷说过,眼泪是流给爱你的人看,让他心疼的。好好孕她的眼泪,她只想让章凌硕看到。

小护士捻亮房内的灯,见莫回醒了连忙走到床边,眼神有些闪烁,害怕她听见刚才的对话,于是开口询问,“你醒啦,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我很好。就是伤口疼得厉害。”莫回笑着,肚腹间火辣辣的疼感十分明显。

“这是正常现象,因为麻药退了,疼痛的感觉就会出现。不过你放心好了,过两天就不会这么疼了,需要耐心地忍一忍。”小护士口中说着,佯装忙乱地整理病床上的床被,和并无太多东西的小桌子,刻意略过水杯压着的纸张。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嗯。”莫回轻应一声。

病房里一阵静默,莫回有点不自在,她一向待不了太安静的地方,因为心底容易出现恐慌,特别是现在。她每次刚睡醒都很害怕,尤其是在医院里,周围所有的人都陌生,她的身体又疼得不能动的,更加深了她心底的恐惧,尤其现在依然没见到章凌硕,她的心底更加的恐惧。

可是,她能如何,他总是忙着的。

为了打破沉默,她主动开口。

“你刚才跟护士长说的病人是女的吧?”她问,主动寻来一个小护士可能感兴趣的话题。网站haohaoyun.com

“……是啊。”小护士暗暗吃惊,她还是听到了。

“我真希望能和她交朋友,我和她的感情经历很相似,我相信如果可以选择,她会选择和爱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巨额的金钱。毕竟再多的金钱也买不了爱情。你说呢?”莫回转头看小护士,眼角的余光触及到水杯下的纸张,上面的字体分外眼熟。

“是啊,女人总是难放下一些。莫小姐,你和你爱的人是怎么认识的?”小护士拉过椅子,坐在床与小桌子之间,遮挡住了莫回探询的视线。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我们是青梅竹马。”莫回憨憨地笑着,眉目间是小女人的甜蜜。

“真好啊,我最羡慕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侣了。他对你一定很好吧?”小护士双眼亮晶晶,表情夸张得有些假。

“嗯,小时候我常常被人欺负,都是他在旁边帮我。我们的婚约还是他的爷爷帮我们订下的,我手上的玉镯还是他爷爷给的呢,他老人家说是专门给孙媳妇的。”莫回语气稍微轻快了些,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薄情总裁的丑妻3章(第3章 不辞而别)

缓缓抬起手臂,发现左手手腕上空无一物,完全不见她十分宝贝的玉镯子,怔愣了一下,胖脸上的笑意差点挂不住。

“后来呢?”小护士明白她在想什么,因为她知道手镯的去向,赶忙问了个问题想转移莫回的心思。

“后来,我就来这座城市找他,他也接受了我,他对我很好很好。如果不是他母亲生病了,我们可能已经办婚礼了。你应该也见过他,很帅,又高,人也很温柔,能遇上这样的男人是我的福气……”莫回笑着,语气慢慢地,像在重新感受那份珍贵的回忆,字里行间都是浓浓的爱意。只是语气间再也没有刚开始那抹不可忽视的快乐,只剩下一份空洞的平淡与心伤。

说着说着,她闷咳了一声,腹上的伤痛得她身子蜷缩起来,用尽全力抵抗这份痛感。

“真羡慕你,有时间我一定要听完你们所有的故事。现在,你先好好休息,有事就拉服务铃,医院里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的。”

“好。”莫回低声回着,依然缩着肥胖的身体。

“需要留灯吗?”小护士走到门边转身问。

“嗯,留着吧。”莫回露着笑容。

留着灯,她才好离开,是不?

病房的门被轻轻带上,莫回伸出手颤抖地拿过水杯下的纸张,纸上是他的笔迹,字体苍劲而有力,嚣张地展示在她的眼前,不留任何挽回的余地。

这是他留给她的最后的礼物吗?

莫回看着纸上的字迹,突然轻轻地笑了出来,眼泪也从眼眶里滑落,滴在纸张上。

她终究还是赌输了,她以为她用自己的肾可以换来有他的婚姻,殊不知,他从未这般想过。现在,独自一人面对着巨额的支票,她才幡然醒悟,自始至终,他一直是在拒绝她的爱情。

两千万!两千万买她的爱情真是“值得”呢,简直像天文数字。

她颤抖地拔开手上的针头,几滴鲜红的血珠立刻从破了的口子溢出来,染红了她苍白的手背。莫回咬咬牙,掀被下床。几天滴米未进,让她脚一沾地就泛起一阵剧烈的昏眩。肥胖的身体撞到雪白的墙上,疼得她直打颤,微微弯着腰,胖胖的手离腹部的伤口有点距离,想碰却不敢碰,短发因汗湿而粘在额上,腹部的伤口剧烈地疼着。

可肉体上的伤再深再疼,也抵不过他带给她心里的伤,像把利刃毫不留情地在心底翻搅,连皮带肉伤得体无完肤。

她挣扎着微微站直身体,迈着有几分苍凉的脚步,缓缓打开病房的门,空空的走廊一如前天看到的一样。她选了一侧少有人走的楼梯,抚着旁边的栏干,一步又一步地走着。短短一段路竟让她走走停停了一个小时,但是不管怎么样都需要撑下去,撑不下去她永远也走不出这个黑暗的世界。

在要离开属于他的世界之前,她还是想去一个地方,看看他是不是狠了所有的心,弃她于不顾。

终于,莫回大汗淋漓地走出医院的大门,她伸手摇停一辆出租车。

开车的是一位中年老师傅。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一栋奢华且熟悉的别墅大门前,莫回缩着身子缓缓下车。

“姑娘,要不要我在这儿等你?你看起来情况很糟糕。”出租车的老师傅探出头热情地问,微亮的车灯将他的面容打上了柔和的光芒,连脸上深深的皱纹也生动不已。

“不,不用了。”莫回强打起笑容,颤微微地走向曾经十分熟悉的别墅。

那里曾承载着她生命里最愉快的时光,几乎每个画面都有他。

莫回期待地看着眼前的别墅,只看了一眼,她胖脸上最后一点血色倏地消失,仅剩满脸的惨白。

偌大的别墅不是往日的灯火通明,是一遍漆黑。心里唯一的一点期待,顿时陷入无尽的绝望,像一朵盛开的美丽花朵只需一刹那便枯萎,没有生命的花瓣在寒风中吹得一地的凌乱,飘摇。

山上的风很大,单薄的病号服紧紧贴在她胖胖的身体上,短发也被夜风吹得散开,直往圆脸上拍打着,很痛,她却犹如未知。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黑白分明的眼不离别墅半刻,不理会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就想这样放任自己的感觉直看。

“姑娘,我刚才看到别墅上有待售的牌子,是不是这家主人出国了?”出租车师傅疑惑地问。

她表情傻傻地,空白的,宛如一场断片的电影,没有内容。

“出国……”莫回喃喃念着这两个字,反应不过来。

人总是如此的,听到最坏的消息,总是一遍茫然,私心里还期待这消息是假的。

许久后,眼泪从眼眶中滑落,身体蓦地像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软软地倒在冰冷地地面,视线依然不离那曾经她住过的黑暗别墅。

“章凌硕,为什么你要骗我,为什么你又骗我…...为什么……”

“姑娘,姑娘,你振作一点……”莫回看着老师傅惊慌失措的面容,连一个陌生人都会心疼她,为什么他不会。

章凌硕,为什么你不会心疼我?!

为什么你不会心疼我!

一个人对世界失望到什么程度才会一蹶不振,莫回不知道。

当朝阳的第一缕光芒缠绕在她的身上时,沉重的眼皮被明亮的光芒刺得发疼,她缓缓地张开眼,那是一双没有任何神采的眼,胖脸上也是一片迷茫与惨白。

才一眼,她就知道自己是在车里。

昨晚老师傅的出租车。

“姑娘,你醒了!来吃点东西填补填补。”说话的是昨夜的出租车老师傅,此时他坐在驾驶座上正透过后视镜留意她的动作,见她醒来后赶忙递了份热乎乎的油条和豆浆。

莫回沉默地接过,小口小口地吃着,口腔里味道全无,咬下去都是苦涩,却也还硬吞下去,这是第一次有人给她买东西,她想好好珍藏。

老师傅看在眼里,他这把年纪第一次见一个人可以这么安静,安静到连周围的空气都是静止的,而她吃东西的模样,悲伤得几乎让他一个大男人差点掉泪,他清了清微微酸涩的嗓子,说道:“昨晚打算送你回医院的,但想想还是等你醒了自己的做决定。”

薄情总裁的丑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薄情总裁的丑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不负江山不负君2章

    原标题:不负江山不负君2章小说:不负江山不负君第2章认不出么“当然。”慕容寒讥讽的看着牢笼里的女人,语气残忍而又冰冷,“不然你以为,朕怎么会愿意碰你?要知道,你身上流着丽妃那贱人的血,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慕容芷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恶心……他竟然说她恶心……曾经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仿佛还历历在目,可此时回想起来,却是这样的讽刺。慕容芷垂眸,泪水颗颗滚落。她的母亲不是东陵国人,十年前她们母女俩人沦落到东陵国,被微服私访的先皇救下。先皇倾慕她母亲的美貌,立她为贵妃,甚至还破例的认了她这个没血缘关系

  • 等到白头等到你2章

    原标题:等到白头等到你2章小说名称:等到白头等到你第2章囚到你死为止霍尊回首,只见她脸色苍白到发腻。“结婚三年来,我们彼此都折磨得精疲力尽了。霍尊,我知道苏娅回来了,我还你自由,你去追寻你的爱情吧。”原本秋恋提离婚,霍尊该高兴,可他不知道哪来的怒气直往心尖窜?凭什么她要结就结,要离就离?“秋恋,这辈子,婚姻这座坟,会囚到你死为止!”“如果……我真的死了呢?你是不是能少恨我一点?”“那等你死了再说!”说罢,霍尊大步离开。秋恋胃部一阵不适,她冲进了卫生间,趴在抽水马桶上,吐出了黄疸水。……第二天,她

  • 爱若如初见2章

    原标题:爱若如初见2章小说名称:爱若如初见第二章你弄死我,我也不离婚!奈奈让吴妈给顾峰带话,她想回家见见沈曼。毕竟五年不见了,如果沈曼一切安好,那她就可以放心的和顾峰离婚了。到了中午的时候,顾峰就让司机过来接沈曼,将她送回了沈家。奈奈坐在沈家的沙发上,不安的捏着手指,等着沈曼的到来。“沈曼小姐好!”奈奈听到吴妈的问好声,面色一惊,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再空中乱摸:“姐姐……姐姐……”“奈奈!你的眼睛?”沈曼一把握住奈奈的手掌,震惊不已。沈曼坐到了奈奈的身旁,紧紧的握着奈奈冰凉的手。“没关系的。

  • 望君此生御繁华2章

    原标题:望君此生御繁华2章书名:望君此生御繁华第2章虎毒不食子江锦绣心中涌起一阵犹如死灰般的悲凉。那种冷,仿佛将她沉入万丈深渊,将她置入地狱。她心里明知道,那只是江诗兰用来对付她的一种手段,可是如今的她,却犹如待宰的鱼肉,无论如何也反抗不了。她声音沙哑,拽了拽他的衣袍笑道:“皇上,用我的,我和她是亲姐妹,用我的效果更好,你若是嫌弃不够,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将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她……”她在笑,可是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几分。江锦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这些话说出来的,可每一个字,心口都像是在泣血。楚墨晟垂下眸

  • 一顾倾心,守婚如玉2章

    原标题:一顾倾心,守婚如玉2章小说名:一顾倾心,守婚如玉第2章划伤她的脸周璇的面容淡定十足,可她急切的胸膛起伏说明她在极力的压制怒火。无人知道,她紧握啤酒瓶的那只手被酒瓶碎屑刺入掌心皮肤,疼得她倒抽冷气,艰辛的吞咽着灼热般的痛楚。“好。”叶庆申轻应,松开了被林妹儿抱着的胳膊,站起来;“我这就回家给你讨公道。”并扯了纸巾优雅的擦掉衣服上的啤酒液。“庆申,你不是说,今晚要陪我的吗?”林妹儿委屈的望着叶庆申,双眼迷糊起来,好似快哭了。叶庆申没有多说,抓住周璇的手便离去。林妹儿不甘的跺跺脚,咬唇不语。包

  • 浮生索爱2章

    原标题:浮生索爱2章小说名字:浮生索爱第2章:寻死悲痛使宋如歌失去了理智,她对着宇文烨的手背咬了下去,恨不得撕下一块肉来。口腔里很快就有一股腥咸。宇文烨剑眉冷蹙,龙颜大怒:“皇后宋如歌精神失常,从今日起,没有朕的允许,不得出凤仪殿半步。”宇文烨拂袖而去,叫人锁上宫门。走出凤仪殿,冷沉地吩咐:“小桂子,让高僧进宫,为睿儿超度。”“奴才这就去。”凤仪殿的宫女太监,除了芍药,全部被撤走。宋如歌盯着那扇门在笑,仿佛一朵开在悬崖上的花,摇摇欲坠,带着令人心疼的倔强,又美的让人窒息。芍药跌跌撞撞过来:“娘娘

  • 余生请多指教2章

    原标题:余生请多指教2章书名:余生请多指教第二章:这个孩子我一定要从此以后我们就注定要生死相隔了,阿杰哥哥,你会不会记得我?算了,你还是不要记得我,起码那样你是幸福的!痛、、、浑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在痛,生老病死,真的是老天对一个人最残忍的惩罚。天还没有亮,夏安安死死的咬着自己的枕头,因为疼痛,脸变得扭曲,单薄的睡衣也被汗水浸透,身下的床单早就被夏安安抓的稀烂。没几天的功夫,夏安安已经不知道抓坏了多少床单,咬烂了多少枕头,可是这蚀骨的疼痛还是如影随形。“嗯、、、好痛!”虽然只是轻声呢喃,但是张远还

  • 你最珍贵2章

    原标题:你最珍贵2章小说:你最珍贵第2章报复她的挣扎于事无补。最终也只能在意识迷离之际,眼睁睁看着她早产生下的孩子被带走。清醒过来,她抚摸着已经瘪下去的小腹。怀孕八月,她无数次幻想那是个怎样的孩子,未来要给他取什么名字,要如何疼他爱他……眼泪顺着眼角滑入鬓中,她嚎啕痛哭,勉强撑着坐起来,想要去找她的孩子,每动一下,就觉得身体被撕裂了。只是身体再痛,也比不上她心底的痛。门口忽然传来熟悉的男女对话声,门把拧动的声音跟着响起。苏挽咬牙切齿地瞪着门口,看着走进来的厉致衍和冉柔,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他们这

  • 许你久爱如初2章

    原标题:许你久爱如初2章书名:许你久爱如初第二章不就是想爬床吗这么晚,莫琳琳抬眼看了一眼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她急忙把整理下自己,此时脸颊的红肿已经渐渐消了,梳妆镜前,印出的是个漂亮的女孩的样子,明眸皓齿,纯真可爱。她连忙出去。“别碰我。”萧凌喝醉了,被司机小李搀扶着,摇摇晃晃的进屋后,一直拒绝着小李和张姨的搀扶。“张姨,你先回去睡,剩下交给我。”莫琳琳急忙扶住萧凌,给挪到沙发上。“夫人……”张姨本来还想去给煮个醒酒汤,后来一看莫琳琳的眼神,话语止住了。很有眼力见的说到:“那我先回去了。”送走了

  • 爱太深,终成劫2章

    原标题:爱太深,终成劫2章小说名字:爱太深,终成劫第2章只不过是想羞辱她“蒋修远,你疯了,你要做什么?”苏沫用力的挣扎着,但是紧随而来的是撕拉的响声,她身上的连衣裙瞬间被撕裂,赤-裸的只剩下贴身内衣裤,令她身体发凉的同时,心口也是一紧。“我想做什么你会不知道?苏沫,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我现在就满足你!”蒋修远的黑眸泛着阴沉的寒光,鹰隼的紧盯着苏沫不放,薄唇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在苏沫惊恐的眼神下,她的双手被蒋修远扣在头顶上,并用皮带绑了起来。“不要,蒋修远,你快放开我,我不要!”带有强烈屈辱性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