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书名:爱妃在上 大结局

2017/12/27 7:15: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爱妃在上

第一章 楔子
七夕的夜,银河落九天,满天的繁星闪耀,凝成了一条星河。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织女星,牵牛星,眨着眼睛等待着那喜鹊的飞来,鹊桥的架起。

   姑娘们悄立在葡萄架下,聆听着织女和牛郎的丝丝爱语。仰望着浩渺的星空,虔诚的乞求上天能让自己象织女那样心灵又手巧,祈祷自己能有如意称心的美满良缘。

   凤城。

   凌晚香的七夕夜是特别的。

   鸨儿不给她花前月下,不给她绛紫的葡萄藤。

   这一夜,她是全凤城的花魁。阅读haohaoyun.com

   香间坊,热情的大门敞开着。

   香间坊,迎尽四海皆天下的宾客。

   凤城姑娘们的良人,无论是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家财万贯的、乞讨为生的,全部聚集在香间坊的暖香阁。

   凤城的妇人们,这一夜注定要孤独守望天空中的那一轮如钩的上弦月,它弯如刀,仿佛在剜着她们的凄清的心。

   凤城的男人们,在香间坊的暖香阁。

   人山人海,人挨人,人挤人。

   平日里空荡荡的暖香阁此刻小小如海上的一叶小舟,悠悠荡荡的飘浮着。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除了前排三米红绳内的两排方桌方椅,所有的空隙全部站满了人。

   翘首的,举目的,扶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看的。

   男人们千呼万唤着。

   有的人被踩掉了鞋,有的人被挤的绾起的发散乱飘飞,有的人随着人群的风摆一个不稳,摔倒了,哭喊声却被叫嚣着掩埋进风中。

   七夕夜,别人的乞求,别人的祈祷,永远只是别人的,那不是她凌晚香的最柔。

   雪坊的白纱内,她一丝也不挂,玲珑的身形彰显了女人的婀娜,若隐若现的乳沟撩人的惹人暇思。

   乌黑的长发上一条白色的绢子随意的一绑,慵懒如被阳光晾晒了一整天的牡丹,除却了富丽,只娇柔的释放它夕阳下的绚烂。版权haohaoyun.com

   洁白的面纱轻遮了脸,朦胧中,挺俏的鼻、湛蓝的眼、小巧的樱桃口组成了完美的一张脸,那恼人的纱啊,却让你看也看不真切。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那羽纱后的倾城容颜,除了自己,除了鸨儿就再没人瞧过。

   男人们的猎奇心怂恿着她们来了暖香阁。

   而她的初夜注定了要在这七夕的夜里成为凤城茶余饭后的笑谈。

   一个女人的初夜惊动了整个凤城的人,无论男人女人皆卷进了她的无奈。

   她,似乎可以骄傲,也可以无视天下的女人。

   她,眸中只有哀凄无限。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她无法把握那个给她初夜的男人是谁?

   俊美与丑陋皆无关,已婚与未婚也无法确定。

   只要是个男人,只要他是这一夜里暖香阁内最有钱的男人。

   他,就可以取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落红。

   盈盈泪眼写进眼眸,未滴落,是因为十六年间的亭台楼阁,烟花香雨早已让她看淡了世间的情与爱。

   命运,有它无法逆转的法轮,齿轮咬着你只能向前,回头,只会是血花迸溅,永无归期。

   七夕,于她,只是虚幻的一场繁华,当喧嚣落尽,当她从少女蜕变而为妇,那冰清玉洁的凌晚香从此便消失无踪了。

   从此,她只是男人身下的小宠,所有的笑再也不会真切。书名:爱妃在上 大结局

   当盈白的玉足踏在鲜红的地毯上,红与白在男人们的眼波流转中变幻着它的绝美迷宫。

   不怨天,不怨人。

   那双会说话的眸子一眼望穿了所有的男子。

   欢呼,叫价此起彼落,她卑微的立在万千的男人面前,任凭他们对她的品头论足。

   鸨儿的声音,五百万,过了五百万的价码她的面纱就会揭下,否则今晚她的面就只给那唯一买到她初夜的男人看去。

   “五十万。”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二百万。”

   ……

   价码在飙升,她的心在狂舞,秋风扫落叶般地只有凄凉。

   “三百万。”

   “四百万。”

   就要五百了,眉头突的一跳。

   她在害怕吗?

   这一天,是鸨儿等了十六年才盼来的,她的兴奋与尖叫比男人们还来的猛烈。

   远远的,一匹白马架着一辆白色的车不疾不徐的驶进来。

   暖香阁第一次有了马的踪迹。

   钱,只要有钱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从大门口进来。

   马车停了,在人群的叫嚣中远远的停在边角上。

   车,驶不到近前。

   进来了,必然换得的是所有男人们的倒下。

   五百万。

   终于到了鸨儿的价码线上,她的芙蓉面就要给所有的男人看尽了。

   “婊子就是婊子,装什么清高,快摘。”

   “快摘。”

   “快摘。”

   ……

   人群的欢呼声此起彼落,催促着她的手一把扯下那挡尽风华的轻纱。

   扯吧。

   扯吧。

   无数的呐喊声想在凤城的天空之上。

   她无措的轻轻抬手,那面纱摇摇欲坠般的随着她的手一起抖颤。

   “一千万。”

   “我要她的初夜。”

   “我要她的面纱不能揭。”

   那声音仿佛夜莺轻啼,仿佛小溪击流石,仿佛幽兰乍吐芬芳,仿佛淡露轻叩着晨曦,

   她的手乍然停住,遥望着那声源的来处,心生惊喜,是那白色的马车。

   人在车内,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

   鸨儿呆在场中央,一千万,她几辈子,不,几十辈子也用不完的花花黄金啊。

   暖香阁,一瞬间万赖俱寂,所有的人屏住了呼吸,一千万,他们没有听错吧。

   这男人,注定争得了凌晚香的头彩。

   而好戏,似乎还在后头。

   “再一千万,这香间坊就归我,我送这台上的姑娘了。”
第二章 良药
片刻的寂静后是漫天的哗然,人们的瞩目不再是台上的凌晚香,而是那车里有着绝美声音的男人。

   只听那声音已恍若仙镜了。

   今夜他们果然不虚此行。

   只是可惜两个主角的面一样的深藏而不露。

   钱,没有他多。卖了一家老少也换不回来一个零头。

   叹气吧,除此再无其它。

   当鸨儿的一声‘成交’响在暖香阁时,所有的人只能残忍的接受这个事实。

   凌晚香就是车内的那个男人的了。

   走吧。

   却是舍不得的一步三回头,望不到容颜,望一下身影总可以吧。

   回去吧,他们的婆娘,他们的恋人还在花前月下数着他们的归期。

   男人,果真太花心。

   好男人,这凤城有吗?

   没有听说过,因为他根本不存在。

   ……

   暖香阁,鸨儿屏退了所有人等。

   虽然她已不在是香间坊的老板,虽然她再不是凌晚香的嬷嬷。但是为了那滚烫的二千万,为着那车上的男人做牛做马又何妨。

   终于,除了她,除了那辆马车,除了树上猫头鹰的呼吸,暖香阁里已安静如初,仿佛那曾经的人潮,曾经的涌动,曾经的欢呼,只是虚幻的一场梦。

   醒来,她遇到了上天赐给她的良人。

   虽然还未谋面,但是,她已认定了他。

   她缓缓的走向红毯的尽头,等待着这令人羞赧令人渴望的旖旎之夜。

   人影幢幢,衣袂飘飘,有仙风拂过,有道骨傲然。

   一位白发的婆婆,一位白须的老翁,一位白衣胜雪的少年。

   三个人,婆婆慈祥,老翁祥和,而少年,一张毫无血色的面具遮挡了其后的绝美。

   她相信,那面具之后的他一定是绝美的翩翩美少年。

   婆婆揽了她的腰,老翁携了少年的手。

   顷刻间,四人已入了她散淡着玫瑰香气的小巢。

   “你,不可揭了他的面具,否则就只有生不如死。”

   好一个生不如死,假如她乖乖的听话,假如她没有摘下那面具,那么此生她都是快乐的。

   婆婆将她,老翁将他,齐齐的抛在暗涌生香的罗帐内。

   她听到了他的喘息,暗潮汹涌。

   他,被下了盅,情盅。

   她,是他的良药,她已知晓。

   他如玉的长指一寸一寸的褪下她身上恼人的薄纱,急切而抖颤。

   轻吻而上,缠绵而激情。

   舌轻舞,花谷绽放成幽雅的昙花,匆匆一现,终于,两声粗喘渐渐的归位为零,平息后的他餍足的伏在她胸前的柔软中。

   欢爱的气息魅惑着她,那白皙的手指轻轻的移向那呆板的面具,闭目中的他手指只轻轻摩挲她依旧滚烫如初的肌肤。

   那面具,缓缓缓缓的卸下,他,竟不设防。

   那是一张倾国倾城的丽颜,剔透玲珑,妖娆迷离,如雨如雾的眉宇间淡淡的漾着一份水的氤氲,这样的一张脸,足以令天下间的男与女皆黯然而失色。

   即便是她,也无法免俗。

   静。

   她呆住了,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张脸,仿佛要将他深深深深的印在脑子里,永远也不要抹去。

   静。

   她还来不及思索。

   门开了,恍惚间,手腕一凉,一枚银光闪闪的镯子套了上去。

   眨眼间,他已被老者用衣袍裹住。

   眨眼间,三人已消失无影踪。

   农历四月二十,暗黑,月亮躲在厚厚的云层里偷闲,那一夜香间坊灯火通明,全体歇业,所有的莺莺艳艳都齐聚在暖香阁中。

   她们的主人要生了。

   产婆,小丫头,还有嬷嬷,进进出出的有些慌乱。

   或许,这是香间坊第一次有人待产吧。

   热水。

   热水。

   产婆不停地喊着,也伴随着女人的低叫。

   终于,一声婴啼划过漆黑的夜空,清亮的嗓音惊醒了期待许久的姑娘们。

   “生了。”

   “生了。”

   叽叽喳喳的开心中,更多的是对这孩子的一份祝福。

   “是个女孩。”产婆沉稳的透过半敞的窗宣布着。

   “哎,怎么是女孩啊,女孩命苦啊。”

   “晚香是希望生男的,知道了,她又要哭了。”

   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更多的是慨叹身为女人的不公平……

   一记响雷,雨突然倾盆而下,阴沉了一整天的云终于撒下了漫天的雨网,田野中、池塘里、街道上,雨如珠玉落盘般清脆的奏响了欢畅的交响曲。

   久旱逢甘露,凤城的老百姓听着这雨声,从睡梦中欣喜的醒来,开了窗,手掌接着雨,再从指缝间一滴一滴的落下,感受着雨的清新,雨的生命力。

   女孩的出生,似乎给凤城带来了无限的生机。

   女孩随娘的姓,凌姓,名唤伊璃。

   凌伊璃,伊人如琉璃,取其流光溢彩、瑰丽精致、细腻含蓄之意。

   ……

   ……

   ……

   香间坊的早晨一向都是从中午开始。

   “小姐,小姐,起来了。”一声低叫吵醒了伊璃,她揉着眼睛望着流苏低垂的窗帘,阳光渗透进人间的角角落落,一室的幽暗与点点丝丝的光线矛盾的揉和进她的小屋,也涤荡了她的心神,把昨日里的不快慢慢的氲散开来。

   “进来吧。”伊璃扶着床头坐起,慵懒如猫。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世间最公平的对待就是时间,无论贫富贵贱,无论年老年少,它不会为王子而慢行,也不会为乞丐而疾跑。

   十六的花季,这样的年纪,普通的或是官宦家的女儿早就嫁了出去。

   而她,来提亲的不是肥粗扁胖,就是三妻四妾的恶俗男子。

   昨日,凤城的太守来提亲,娘拒绝了,娘说再不济也不能嫁一个有妻室的人,虽然是二房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难道,因了这香间坊的出身就嫁不得好人家吗?

   幸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她宁愿就这样陪着娘一辈子。

   丫头雪落轻推了门,盈盈的笑意写在脸上,那笑颜将伊璃的思绪从阴霾中拉了回来,“小姐,不是说好今天一大早要去棋馆吗?”

   伊璃恍然捶了捶头,“哦,我忘记了。”

   今天是十年才一次的凤城棋赛,方圆百里的奇人异士皆会参加,这么大的场面,错过了才是可惜。
第三章 小偷
“小姐,那快换衣服吧,我也去换了。”雪落把准备好了的罩衫靴子整齐的放在她的面前,乐颠颠的跑出去了。

   看得出,雪落的期待绝对不少于她。

   每一次心烦气躁时,伊璃都会跑出香间坊,去逛街,会去凤城城外的梅山看山花看野草看漫山的无限清幽,而雪落会陪着她一起疯一起笑。

   一个小丫头,呆在一起久了,自然就通了心气,明里是丫头,实则比姐妹还亲。

   出来多了,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比香间坊要阳光灿烂的多了。

   ……

   收起心思,伊璃利落的换好了一身淡青的罩衫,绾好了发,望着镜中着男装的俊美容颜,竟是意气风发,英姿飒爽,这样的面容不知要迷倒多少待字闺中的少女了。

   推开了房门,雪落已经等在了门外。

   一主一仆,一个‘少爷’一个‘小厮’,一前一后,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了暖香阁。

   伊璃看到娘立在门口的梧桐树下,正望着那心形的叶子和黄绿色的小花怔怔的出神。

   她拉着雪落以手示意只轻轻的走,只想躲过娘,让娘知道她又跑出去玩,不知要增多少的担心。

   才走两步,娘已然转身,手里绞着一片梧桐的叶子,幽幽道,“伊璃,要早点回来呀。”

   伊璃望着娘,她知道娘是无奈的,娘知道此刻即使留住了她一时,她还是会寻着机会再跑出去,这么些年,没有谁比娘更了解她。

   “娘,放心,晚饭前我一定回来。”陪着娘一起吃晚饭,是伊璃多年不改的好习惯。

   娘拿着一块碎银子放在她的手上,“去吃些东西,别饿着了。”

   伊璃收了银子点了点头,经过了娘的身边,转眼出了暖香阁,她知道娘还在望着她的背影。

   奶娘说男装的她象极了娘经常痴望的那幅画中的男子。

   那是爹吧,却除了娘,没有人知道。

   她见过那画,有一次娘睡着了,画摊在桌子上,她望着画中的男子俊美邪魅,而她居然有五分象他,尤其是她的鼻子,鹰钩一样的绝对不是娘的再版,象极了画中了那个他。

   娘不说,她也知道,那就是她爹。

   娘总是默默的倚栏而望,仿佛是要望断满天的云彩,望断曲转回廊间的悠长古道。

   只有她知道,娘其实是盼望着那条路上爹的白马车会突然的出现吧。

   相思红豆,红豆想思。

   女人的心是水做的骨肉,娘的心苦楚而酸麻。

   娘是被采摘的女人花,无人观赏,她只会慢慢老去。

   她的出身,她不怨娘。

   她宁愿凄清的走过一生,也不要与不爱的人相守一世。

   出了暖香阁,就到了香间坊的正院,天井里一片的宁静,姑娘们尚在梦乡里酣睡,那古老的榕树落了一地的叶子,淡淡的微风吹了叶子轻轻的在地上滚落着,此时的香间坊比起多年前似乎冷清了许多。

   守门的小厮低了头即是行礼又是打着招呼,香间坊是娘的,也就是她的,她是小姐,更是主人。

   进了街口的凤香店,正卖着早点的吴大娘就迎了来,伊璃她是认得的,也知道是姑娘家,却从不对外人说起,老顾客了,伊璃买东西总是多给一份的钱,说是赏的,赏他们老两口的好人缘。

   夫妻两个的店,无儿无女的,伊璃的柔和总让人如沐春风,清淡了一份富家小姐的压迫感,虽然她的出身不是光彩,但那一份由内而外的贵气却是谁也夺不去的。

   雪落总是随着她一路来一路去的,调皮的性子笑嘻嘻的模样也更讨喜。

   伊璃常说哪一天这丫头不愿随着她了,就把她卖了给老两口儿,她无父无母的,也算是各自都享了天伦了。

   雪落总是呵呵笑着,不吭声,这样的卖法,她一百个愿意吧,就是舍不得离了伊璃。

   买了两个刚出笼的馒头,浓浓甜甜的豆浆,香香的吃完了,人暖暖的舒服。

   打了招呼出了凤香店,伊璃拿着雪落买给她的小糖人,一路走一路品尝着它的甜。

   男人的装,女人的心性,知道了她是女人又如何,她依旧只做她的凌伊璃。

   雪落远远的落在后面,东瞅瞅西看看,今天的凤城好热闹呢,卖杂货的,卖水果的,写信的,算卦的,好不风光。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一路走在人群中,仿佛自已就是一粒细沙,淹没在红尘之中,一份孤寂将她的影子落寞的斜扬在街路上。

   “站住。抓住他。”猛听得这声音,她唬了一跳。

   怎么了?

   正要回头,一个人影从她身边飞快的跑过。

   伊璃想也不想的扯住他的衣角。

   一扯。

   一拽。

   一个小男孩泥鳅一样的将衣衫脱落在地,依旧如风一般的飞跑而去。

   “小偷。”这声音真真切切的钻进她的耳朵。

   伊璃反射性的弯了长腿,一伸一勾再一弯,那一气呵成的曼妙的身姿果真让男孩仰倒了。

   那是健舞中的一记腿功,却不曾想急切间竟被她使了出来。

   舞,除了美,原来还可防身。

   一个青衣小童从她的身后如飞般的走到男孩身边,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

   “东西拿来。”丢了东西,大抵都是气愤的吧,他的口气实在是说不上好。

   “我没拿。”小男孩倔强的不承认。

   伊璃望着那衣衫褴褛的小男孩,突然有些不舍,穷人家的孩子啊,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再不还我,就打断你的腿。”小童踩在男孩身上的脚突然加重了力气,惹得男孩咬紧了牙关,血丝从嘴角滑落,男孩却无一声的哼叫。

   够硬。

   “小姐,快走吧。”是雪落追了来催促她赶紧赶路。

   伊璃回转身正欲与雪落说着话,却一头撞在一团香气环绕的胸膛上,那香气不似香间坊的脂粉香,而是香薰久了人身上自然而然散发的一种香气。

   沉香,那是印度的一种香,清心、养性。

   这香,不是寻常人家可得的东西,伊璃也曾用过一时,那是香间坊的花魁舞娘秦羽裳赠她的,一点点而已,用了没多久就没了。

   这人,似乎有些不等闲之。

   伊璃恍然抬首,不期然的对上了一双湛蓝眼瞳,望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些许探究。

书名:爱妃在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爱妃在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小说独家蜜爱:宫少的花旦娇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独家蜜爱:宫少的花旦娇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独家蜜爱:宫少的花旦娇妻第20章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原先他还以为颜笙在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可能会情绪黯然的垂下头。然而恰恰相反,女人淡雅的神情并没有受到颜沁雪半点的影响,反而嘴角的笑纹加深。她清晰的咬着每一个字音,“我的事情,暂时还轮不到你来过问,颜沁雪,我劝你你最好先保佑自己……别成为待字闺中的老姑娘。”颜笙不喜不怒,安静的站着,窈窕的身姿却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整个人都透着清灵隽秀的美感。这种感觉和当初宫少恭见到她时并不一样,

  • 小说带个将军来种田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带个将军来种田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带个将军来种田第二十章救命恩人来救场“我倒是要看看,今天谁敢动我的人。”远处传来男子霸气的声音,刚才还吵杂的院子里瞬时间鸦雀无声。大家抬眼望去,一男子身穿喜服,眸子冰冷,让人看了不敢直视,他个头高挑,坚实的步伐有力的走了过来。大伙情不自禁的让出了一条路。一道冰冷的目光看向了马氏,马氏刚刚还嚣张的火焰好像一下子被熄灭了一般,便低头不在多言。牧小岚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好像在示意,你终于来了。男子直接无视所有的人,笔直的走到牧小岚眼前,目光柔和了许

  • 小说甜情蜜恋:狼性老公狠宠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情蜜恋:狼性老公狠宠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甜情蜜恋:狼性老公狠宠妻第二十章凭什么一路上,黎梦瑶都对着季慕宸发来的短信失神。从她决定要放弃的时候,从此季慕宸三个字后面跟上她的任何情绪都是多余。她也以为自己已经修炼成精,但是在看到季慕宸熟悉的侧脸埋在别人的怀里,她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疼痛。徐芷涵发完短信,按了删除键,得意洋洋的低头欣赏着季慕宸俊朗的侧脸。酒店的灯光很亮,照的他的轮廓异常清晰,徐芷涵附身想要亲上去,季慕宸像是有预感一样猛地张开眼,推开她。“慕宸,你醒了。”徐芷涵不

  • 小说莫医生,婚前请止步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莫医生,婚前请止步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莫医生,婚前请止步第二十章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一边说,她一边将莫南尘放了进来。莫南尘跟在她身后,脸色难看得要命,“就你这种类型的,要真遇上歹徒了,指不定遭殃的是谁!”夏之末:“……”这男人的嘴巴,要不要那么毒啊?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夏之末觉得自己不和他计较,进了客厅,她转身给他倒水。莫南尘在客厅里看了一圈,随后坐在沙发上,目光依旧冷冰冰的看着倒水的夏之末。给他倒了杯水,两个人对坐着,倒是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咚!”桌上丢了一把车钥匙,还有一张

  • 小说皇后很萌很倾城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皇后很萌很倾城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皇后很萌很倾城第十九章血溅当场来福在地上跪着都看的傻眼了,他没想到这小王妃如此大胆,竟然公然对抗宁王。“你不怕本王杀了你?”莫羽无欢俊眉轻佻,较有兴趣的看着生平第一次敢咬他敢痛骂他敢偷吻他的这个小女子,似乎没有多少怒气,反而好奇。“我凌可……凌暖思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告诉你,你要是敢杀了本宫你也逃不了关系,本宫来时,众多宫女都知道本宫要来朝霞殿探访湘平公主,要是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在这里,恐怕你和湘平的乱伦之事,会更早的暴漏。”凌可儿说的有根有据

  • 小说恶魔首席:缠上替罪新娘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首席:缠上替罪新娘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恶魔首席:缠上替罪新娘第十九章羞辱“项……紫宸?”俏俏不确定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嘴角轻扬:“很高兴,你把我的名字记得这么牢固?”“你不是跟姐在拍拖么?怎么又……?”看着刚离去的美女和项紫宸亲昵的动作,黄俏有些不理解。“很简单,你姐只是我的女朋友之一。”“无耻。”黄俏以前只是听说那些富二代的花心大少,这一次是亲眼见到,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让人厌恶。“无耻?与其说我无耻?不如说你姐姐更无耻,她明明知道我有很多女人,不也一样还是投怀送抱,她可

  • 小说天价新娘要跑路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价新娘要跑路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天价新娘要跑路第20章:火爆辣妻(20)转身,凌心想走。刚转身手腕,霍的被人抓住。“你相信我吗??”蓝堂闲微笑着放开凌心的手腕。“不相信。”“你还真直接。”蓝堂闲朝宴会的中央走去,又停住脚步,微微侧过头,眼睛瞟过凌心:“如果你这么抗拒做玩偶,就努力的从玩偶的深渊爬出来,就算只是一丝光线,也要死死的抓住,就算失败,就算又一次掉下去,就算万劫不复,只要你不愿意,只要你不想放弃,就不要错过每一个机会,小兔子,这可是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说完,蓝堂闲

  • 小说家有悍妻:娘子威武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家有悍妻:娘子威武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家有悍妻:娘子威武第二十章爱心早餐正在熟睡中的秦沫沫隐约的感觉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很不舒服。缓缓睁开双眼,便看到头顶有颗黑乎乎的脑袋望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姐姐……”还没等秦沫沫伸出脚踢出某人,那人倒是先开了口。姐姐?还在混沌中的秦沫沫歪着头打量着他,此时外面的天色渐渐微亮,这时倒是把他打量了清楚。只见此人面如冠玉,犹如桃花。好一个翩翩俊美少年,或许是长久跟着行军打仗,模样看起虽颇有女气,但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倒是让人不可忽视。

  • 小说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第020章假面大色狼这一舞跳过之后,她似乎并不累,而且,双颊绯红,双眸愈加精灵狡黠,戒心也没那么重了。“伊浵小姐,我有些醉了,厅里气浊,能否带我去花园吹吹冷风醒醒酒?”伊浵没有迟疑。既然已经事到临头,退缩也无用,还是把该说的都说明白吧。“将军,请。”反正有无垠和无雷跟着,她也不怕他会怎样。两人穿过九曲回廊,入了后花园,一路上,赵元泰根本不看路,一双眼睛都盯在她身上,那双幽深的瞳仁在本就不太明亮的花园灯下也愈加深不可测。夜空繁星

  • 小说冷情boss请放手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情boss请放手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冷情boss请放手第20章:见面就往床上扔懊恼于魏浩然的冤枉,她急切的澄清,“不是,我真的没骗你,那天晚上都是我设计好的,我就是为了怀孕才……所以小人人真的是你儿子!你忘了我是谁了么?别人或许不行,可我有绝对的能力保证一次就怀孕!”秦瑟瑟信誓旦旦的解释,说到后来已经是一种绝对的自信。~感谢宝贝你对我的支持~搜索WeiXin公.众.号:muyunyuedu,回复书名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哦~一般人我不告诉他~魏浩然嘴角的弧度慢慢展开,越来越大,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