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书名:近身兵王在线阅读

2017/12/27 17:10: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近身兵王

第一章 地产公司小员工
    夏明琪长得足够漂亮,有着一张标准的鸭蛋脸,肤色晶莹如玉,面部轮廓线条如同刀削般鲜明,嘴唇小巧如菱角般红润,乌黑而柔软的秀发随意披散着,弯弯的柳眉的一双媚眼时常顾盼生姿。书名:近身兵王在线阅读

    她今天穿着一件修身浅灰色小西服,下面是配套短裙,腿上套着光滑的黑色裤袜。西服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领子是白的,所以她是白领,或者说OL。

    夏明琪扭着纤纤柳腰走进休息室,双手伸进裙摆下摆弄了几下,然后把短裙缓缓褪了下来,身下只剩裤袜和隐隐可见的红色丁字裤,弹性十足的臀瓣随之颤悠了几下。

    刚才几个女同事打闹,不小心弄了夏明琪一身水,看起来这是要换衣服。

    苍浩躲在柜子后面,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过去只觉得夏明琪长得漂亮,没想到身材也这么有料,远远看着,实在娇美诱人。

    遗憾的是,夏明琪没给苍浩太多YY的空间,另取出一套衣服换上,马上就出去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苍浩很是失望,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悠然吐了一个烟圈。

    其实苍浩不是有意偷看,只是想过一下烟瘾,可公司上下到处装着烟雾报警装置,只有休息室这里没有。

    熟料苍浩前脚刚进门,后脚夏明琪就来了,而苍浩在更衣柜后面,夏明琪根本没看见。

    休息室其实是闲置房间,也叫更衣室,根本不分男女,所以没人真在这里换衣服,熟料这一次夏明琪竟然物尽其用了。

    可以说苍浩太幸运了,夏明琪作为女秘书直接对公司高管负责,普通职员很少有机会接近,遑论更近距离接触。

    事实上,公司有很多这样的OL,每天都要面对一群这样的美女,却又不能一亲芳泽,这滋味很不好受。

    所以,公司普通男职员,或者说雄性**丝,只有趁着别人不注意,打开深藏在电脑操作系统目录下的摇杆驱动程序,看着里面爱情动作片撸一发,当然苍浩也是这撸管**丝大军中的一员。书名:近身兵王在线阅读

    过足了烟瘾,苍浩刚回办公室,人力资源主管张培顺走了过来,很不耐烦的质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卫生间。”

    “你今天是不是又迟到了?”没等苍浩回答,张培顺不耐烦的道:“苍浩,你来公司上班三个月,有一个半月在迟到。不是身上哪个地方病了,就是另一个地方得病了,我说苍浩你得了这么多病还坚持活着挺不容易啊!”

    苍浩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请叫我坚强哥!”

    “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公司改制已经完成,新总裁明天走马上任,到时公司肯定要整顿纪律。”冷冷一笑,张培顺挖苦道:“就凭你这种工作作风,开路走人的几率很大。我看你现在就可以上前程无忧找新工作了,不过你不是无忧,而是很忧,也不知哪家钱多了没地方花的公司才会大发善心收留你。”

    张培顺正在训斥苍浩,人力资源部的杨倩倩过来了,张培顺那张黄浦江死猪一般的脸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倩倩你怎么过来了?”

    “市场部这边有些工作要交接。”杨倩倩冲着张培顺微微笑了笑,问苍浩道:“你是不是又迟到了?”

    说起来,杨倩倩是张培顺的部下,但张培顺见到杨倩倩却像见到了亲妈,说起话来态度无比恭敬虔敬:“他迟到是正常,不迟到才见鬼了。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苍浩忧愁地叹了一口气,打开电浏览招聘网站准备找新工作。过了许久,苍浩也没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位,最后只得痛下决心:“爱咋咋地。”

    这段时间以来,公司的气氛很微妙,到了第二天更是有些紧张。

    这一次,苍浩没敢迟到,早早来到公司,迎面碰见夏明琪。

    夏明琪又换了一套衣服,是蓝黄彩条相间的连衣裙,身上散发着香奈儿五号香水的味道,比起昨天又是另外一番韵味。

    不只是夏明琪一个人,这些日子所有女员工都在身上下了番功夫,闲着没事就把一堆瓶瓶罐罐里的东西往脸上糊,一套ISO标准流程下来,从头发丝到脚指甲都是完美的。

    而且她们还结伴出去健身,晨跑瑜伽普拉提一样不落,当然是为了塑造完美身材。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没办法,很少有哪个女人的好乳长腿小蛮腰是天上掉下来的,若非一番寒彻骨,怎得丰胸扑鼻香。

    如果说,脸蛋好看相当于出厂证明,那么身材好相当于高端认证,只有脸蛋没有身材只会让男人看一看,既有脸蛋又有身材才会让男人想要啪一啪。

    有了脸蛋和身材,还要有高端的生活品味,这才是女神的标志。

    于是女员工们又开始喝下午茶,各种小点心细嚼慢咽,不是讨论大吉岭红茶和阿萨姆红茶那个口感更好,就是谈论海外代购的化妆品效果如何。

    偶尔的,她们还会怅然回忆自己在不列颠留学的岁月,当然,这两年广厦的雾霾越来越严重,已经很有伦敦的感觉了。

    苍浩喝着过了期的袋装立顿红茶,听着女神们聊这些,更感到自己**丝。

    只是,苍浩明确知道有两个女员工是不知名野鸡大学毕业的,还有两个女员工来自夹皮沟农业技术学院,专业不是观察棉花的生长规律就是研究棉花如何高产,反正跟棉花有关,也不知什么时候夹皮沟竟变成了英国领土。书名:近身兵王在线阅读

    毫无疑问,她们做这一切是为了讨好新老板,遗憾的是算盘落空了,新总裁竟是个女的。

    “你准备一下,这几天新总裁要找所有员工谈话,今天是咱们市场部和人力资源部。” 夏明琪撇了撇嘴,说起话带着一股浓浓的酸味:“美女啊,实在是美女,咱们这个新老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女!”

    苍浩的目光拼命往夏明琪胸前深深的沟壑里面钻:“不会是个事业有成却一直未婚的老女人吧?”

    “事业有成是真的,不过不是老女人,而是青春靓丽。”夏明琪没注意到苍浩的目光,悠然叹了一口气,神情怅然若失。毫无疑问,只有美女之间是赤果果的仇恨,哪怕是上下级。

    苍浩耸耸肩,随口问了一句:“她叫什么?”

    “曹雅茹。”

    “曹……雅茹?”苍浩登时愣在那里,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名字,曾经伴随自己一起长大,却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

    过去几年,苍浩在外面的世界闯荡,仿佛燃尽了灵魂,只有想到这个名字时才会有一些温暖。

    回到广厦之后,苍浩一直想去找到她,可又怕见到她,因为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面对岁月带给两个人不同的改变。

    而且多年音信隔绝,早已芳踪杳杳,寄雁传书谢不能。

    “不会这么巧,在这里遇到她吧……”苍浩讷讷的摇了摇头:“也许是重名……对,一定是重名。”
第二章 总在裁人才叫总裁
    苍浩满怀心事去了总裁办公室,员工们全都等在外面,一个个窃窃私语,气氛空前压抑,每个小帮派都在交流着各种小道消息。

    所有这些消息的焦点都集中在新总裁身上,有的人认为新领导的到来给自己带来了新的机会,还有人则担心自己的既得利益会受到影响。

    至于苍浩则是非常矛盾,既希望新总裁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人,却又有些期待这正是一场多年后在自己几乎燃尽灵魂之后的重逢。

    也就在这个时候,夏明琪突然来告知苍浩:“今天谈话没有你,你可以回去了。”

    苍浩一愣:“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夏明琪说着话,无意间抖了抖酥胸:“反正总裁这么交代的,特意点名你不用去了。”

    大家普遍认为,新总裁上任后肯定要裁一批人,总在裁人才叫总裁。

    而整个市场部都要谈话,却唯独没有苍浩,看来新总裁是连谈话的兴趣都没有,很可能苍浩是直接就要被裁掉,此时同事们看着苍浩的目光如同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说起来,苍浩来公司的这段时间内,表现只能算作平平,虽然不算好,可也不算太差。至少苍浩还上班,公司里有些人干脆尸位素餐,员工们都知道公司有这些人的存在,可谁也没见过,这也就是所谓吃空饷。

    关键在于,这些人都是有背景的,而苍浩只有背影。

    公司过去是国企,重要岗位上的员工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即便普通员工到了公司后也往往混进某个小圈子得到庇护。

    相比之下,苍浩只是孤家寡人,当然也只有被剐的份。

    就在同一时间,总裁办公室里,新总裁曹雅茹正端坐在红木办公桌后。

    接下来谈话的是张培顺,此君刚一进门,就立即恭维道:“总裁今天真漂亮。”

    张培顺虽然善于拍马屁,这番话却是发自内心的,他觉得只能用“惊艳”这两个字形容曹雅茹。

    只见一头乌黑浓密的青丝盘在头上,一张瓜子脸经过精心修饰,胸前虽然不是澎湃,却形状极佳。

    她穿着一件露肩黑色连衣裙,柔嫩纤细的双腿套着肉色长筒丝袜,脚上是一双高跟黑皮靴,多多少少带着一点女王范儿。

    曹雅茹看了一眼张培顺,笑了笑:“你昨天见过我吗?好像你今天是第一次见吧!”

    “我……是想说,总裁你比传说的更漂亮。”

    “工作时间还是把恭维的话省了吧。”曹雅茹对张培顺的马屁无动于衷,直接发问:“你作为人力资源主管,应该掌握所有员工的情况,市场部苍浩的工作怎么样?”

    “不怎么样。”张培顺忘记了思考一下,为什么曹雅茹不过问那些高管,却直接打听一个普通职员。他张嘴就道:“这个人一天到晚坐那发呆,还经常上班迟到,我怀疑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智商有问题还招进公司?”曹雅茹打断了张培顺的话,又问:“还有其他什么吗?”

    张培顺听到这话,打算给苍浩多编排些毛病,不过一时还真想不出。

    苍浩只是公司里的小人物,平常话不多,从不介入派系争斗,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很平淡。加之市场部过去没什么工作可做,又无从知道苍浩工作能力如何。

    如果不是属下杨倩倩似乎有点喜欢苍浩,而杨倩倩又是张培顺内定的下一个潜规则目标,张培顺也不至于一天到晚找苍浩的麻烦。

    张培顺在那努力思索着,曹雅茹不耐烦的问了一句:“想到什么了吗?”

    张培顺斩钉截铁的道:“反正我觉得他人品有问题。”

    人品问题可是一个翻天印,随便就能丢出来打翻别人,不需要任何证据。

    只不过,但凡轻易指责别人有人品问题的人,自身就是问题一大堆。比如某高僧,天天给大家讲色即是空的道理,转身就偷偷去给失足妇女开光了。

    曹雅茹冷冷一笑:“是吗。”

    张培顺很小心地问道:“总裁为什么不亲自找他谈话?”

    “我不需要向你解释我的工作。”曹雅茹看了一眼张培顺,直觉上就有点厌恶这个人,也懒得多问什么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转过天,公司果然发出了一批解雇通知,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其中竟然没有苍浩。

    公司因而产生了各种八卦,甚至有人认为苍浩被潜规则了。

    至于苍浩,始终没见到这位新总裁,因为她总是很早上班,很早就下班,一直都在办公室处理文件,连午餐都在办公室解决。

    这让苍浩更加忐忑,甚至一度想主动去拜访一下,免得被未知的答案郁结于心。

    无论如何,在曹雅茹的整顿之下,只用了几天时间,公司风气焕然一新,还拿下了北郊棚户区改造项目。

    虽然公司过去人浮于事,但人才、经验、设备和各方面资源还是具备的,项目马上动工。

    早晨苍浩刚上班,直属上司刘亚南就吩咐苍浩:“你去北郊一趟,那边需要人手,项目部的陈莉已经赶过去了。”

    陈莉长得很漂亮,年纪轻轻却能坐到项目部副经理的位子,算得上白富美了。

    据说,每一个成功女人的身后都有一群成功的男人,不过没人知道陈莉到底是不是依靠男人上位的。

    苍浩对她最深的印象是,有着丰润饱满的臀部,走起路来两瓣硕大的臀肉扭来扭去,搞得苍浩总想拿皮带抽两下。

    跟苍浩同行还有两个同事,公司专门派了一辆面包车,在路上的时候,司机小王一个劲摇头:“咱们这位新总裁,怎么不干别的工程,去改造北郊棚户区呢!”

    苍浩很奇怪的问了一句:“那又怎么了?”

    “北郊棚户区虽然紧邻市中心,但民风可不一样,那地方全是坐地户,过去是穷乡僻壤,大把的刁民。”小王摇了摇头:“原来有两个开发公司想接下这个工程,结果都被当地帮派打跑了!”

    一个叫周大宇的同事点点头:“没错,你看新闻,总是某些地方百姓又被强拆了。那地方正好相反,百姓把强拆的人打得满地打滚,民风那是相当彪悍了。”

    正应了小王和周大宇的话,刚到北郊,很快就出事了。

    陈莉先去处理了些其他工作,然后才去的北郊,苍浩和两个同事赶到工地的时候刚好遇到她。

    她坐着一辆考斯特,专车专用司机,几个**丝一个劲摇头:“你看人家这副经理当的,咱们啥时候能混到这个地步!”

    周大宇嘿嘿一笑:“兄弟们,如今机会来了,谁要是能推倒美女总裁,谁这一辈子可就妥妥的了!”

    话虽然很诱人,但周大宇说出口之后,车子里却一阵沉默。

    现在形势太微妙,谁也不敢肯定车子里的这些话,是不是会被人汇报到曹雅茹那里。

    周大宇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兀自在那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哎,等等,好像出事了……”周大宇说着,往前一指。

    陈莉的车子停下来之后,从不远处如同闪电般冲过来一个人影,速度几乎超越刘翔,而且还是受伤之前的刘翔。

    等到这位刘翔2.0加强版冲到陈莉车前,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

    只见老太太往考斯特前一躺,立即“哎呀呀”的惨叫起来。

    陈莉下了车,来到老太太身前,很无奈的问道:“大娘,你怎么了?”

    “你撞到我了!”老太太一把揪住陈莉的衣领,喊道:“你怎么开车的,有钱了不起啊,你就这么欺负老百姓,还让老百姓活不活了?”

书名:近身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近身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喜欢这些风格!这种彩墨山水画真是美!

    刘梁经彩墨山水画作品欣赏——刘梁经,1963年生于成都,集云堂主人,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工艺美术设计师。刘梁经的彩墨山水画借鉴了19世纪西方,尤其是俄国巡回画派风景画家的写实技巧和色彩态度,西为中用,引西润中,立意于山水造型,变法于意境写实,消解黑白两极,融精致于浑厚,于师法自然的光感、色彩和结构中,创造出极富独创性审美价值的山水画艺术面貌。--欢迎后台投稿——国画家--

  • 南山健源粽情端午迎世园——首都市民系列文化活动

    仲夏之月,端午时节!暖风微拂面,绿野青草新!为丰富北京市民节日文化生活,促进对传统节日的了解和认同。北京延庆区永宁镇政府携手南山健源,将在端午节假期期间举办“南山健源粽情端午迎世园——首都市民系列文化活动”!让广大北京市民度过一个轻松欢乐的节日的同时,感受中国传统民俗文化的美丽,并进一步了解2019年延庆世园会的点点滴滴。活动时间:2018年6月15日-6月18日活动地点:北京南山健源农业生态产业园活动内容:围绕端午民俗文化和2019年世园会,举办“包粽子品民俗“,”说世园谈生态”等活动。粽叶飘

  • 民国时期的那些大师们,是如何看待《推背图》这本奇书的呢?

    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一英国兵在书库中翻书中,将推背图拿到手,后因看不懂顿感无趣,将其转卖给英国一位作家利比亚女士,后来一位在英国的华人将其买到。清亡后开始流传中国,1915年,出版商清溪散人将《推背图》与吕望《万年歌》、诸葛亮《马前课》、李淳风《藏头诗》、邵康节《梅花诗》、刘伯温《烧饼歌》、《黄蘗禅师诗》一同编著成《中国预言七种》,当年五月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上海中华书局、文明书局发行。此书附有曼根氏、李君及清溪散人等人的跋语,介绍了金批本《推背图》险遭火焚、流落海外又回归祖国的曲折

  • 13幅赤裸裸讽刺人性的漫画,一定会让你有所感悟

    这几年里,关于人性的漫画层出不穷,每一位画家都用自己的思考来描绘他看到黑暗或不公平的事情。不同的画家绘画的手法也不尽相同,有的作品非常直接,一针见血;有的画家则十分隐晦,需要人们思考后才能恍然大悟。每一个不同的画作都有它不同的意义,就是给人带来思考,思考这个世界,每个人的生活,画家们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给人们带来一些感悟。最近,一位来自多伦多的艺术家ToniHamel,也用她独特的视角创作出来一组人类行为的作品。ToniHamel说,她的作品是对人类弱点的一个描绘。作品中有她对人类生活的思考和观察

  • 雏鹰农牧多措并举积极打造绿色食品

    近年来,随着绿色、健康的食品越来越受到消费者们的青睐。作为生态养殖的积极践行者,雏鹰农牧自成立以来,秉承“让国人吃上安全肉”的核心发展理念,积极探索生态养殖新模式,打造以生猪养殖为基础的全产业链战略布局。自2010年起,雏鹰农牧先后在河南三门峡和西藏林芝等自然条件优越的地区,建立生态养殖基地,探索生态养殖新模式。雏鹰农牧相关负责人表示,自主培育优良品种,食专用饲料+青绿饲料,饮天然泉水,养殖周期长,环境优良,管理科学+规范防疫……这是雏鹰农牧对于生态猪养殖的基本定义。正是基于对生态养殖的坚持,雏

  • 读了这首诗,才会发现苏轼的可爱与可敬,内心强大才是真强大

    所谓“勇者无惧”!一个人,只有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苏轼年轻时“奋厉有当世志”,而且自信“致君尧舜,此事何难”。但在神宗、哲宗两朝党争中几经起落,一生陷于无边的灾难之中。苏轼对待历时三十年的灾难,总的态度是“随缘自适”,但各个时期又有不同。刚开始的时候,他赴密州途中说过“用舍由时,行藏在我”(《沁园春》词)的话,那时还有还朝的愿望。乌台诗案中他自料必死无疑,谁知未死。而贬去黄州,恍如隔世;经过这一次打击,“平时种种心,次第去莫留。”(《子由自南都来陈三日而别》)他在黄州“求所以自新之方”,反

  • 1797年前的年中,蜀吴的夷陵之战爆发了

    年中的脚步越来越近,6·18的号角越来越响,焰公子也挥起了福利大旗号召大家一起燃起读小说的热浪!1797年前的年中,昭烈帝刘备挥师七十万东进伐吴,吴王孙权派出大都督陆逊,在夷陵一带与蜀军针锋相对。1797年前的年中,亦如今日般炎热无比。蜀、吴的战事,在酷暑中艰难地推进……夷陵之战,最终决定了三国的走势与结局。然而这也是三国中最奇怪的一战——前线对峙一年静如止水,后方却暗线密布风起云涌。魏、蜀、吴三国间谍,早已汇聚吴都。只待一场大火,终结天下!焰公子与掌阅联合发起互动话题[假如你穿越到三国?],在

  • 最后一张好赞!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慵懒的生活!最后一张好赞!是我想要的生活!这一组靓丽的颜色!让人感到午后阳光的温暖!这颜色真有爆发力啊!!美国画家davidhettinger人物油画作品欣赏!--欢迎后台投稿--

  • 【云南】刘云宏|活成一棵稻谷

    文刘云宏每逢九月的时节,是老家收稻谷的日子,那时候父亲会把生锈的镰刀磨得非常光亮,奶奶总会把蒸熟的包子拿到田间,我放了学回家总会跟着父亲屁股后面去田间,不想干活的我,打着哈欠,拖着疲倦的小身躯,悠悠地走着。直到多年后,害怕干活的我,苦读考学,逃离农村,扎根城市,阔别父母,才懂得拿到通知书,父母只剩背影,故乡只剩客栈,土地、粮食也只剩下记忆,那些久违的记忆也荡然无存。现在的娃娃,哪里懂得:粒粒皆辛苦,谁知盘中餐的意义,只知道挥霍和浪费,我记得在大学期间和几个多年不见的校友回高中母校,不知不觉间昔日

  • 《上海诗友汇》第040期 阳春三月:话说蓝天阔,心平自得闲。

    关注一航文学与艺术每一天都与众不同《上海诗友汇》第040期(阳春三月老师专辑)收稿审阅:雨齐诗文:阳春三月1.一地秋魂一地情,高枝独挂恨鸿声。千山万水家何在,满目烟云落日横。一叶秋魂原创文/阳春三月一叶知秋色,凌寒挂瘦枝。寂寥风半掩,憔悴月闲垂。老境寻吟笔,离愁怨赋词。何时归故土,解我梦中思。2.题端砚原创文/阳春三月虎跃松山龙入云,一方端砚惹贤君。墨池雾捲羲之笔,茶鼎空浮子美文。道韫轻狂明月醉,易安娇软朔风曛。何时寻得清幽地,鹤影琴声梦里耘。3.【谢池春慢●游怀柔悠然谷】原创文/阳春三月石岩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