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傲娇香魂19章(第19章 酒吧辣妹)

2017/12/27 17:36:50 来源:网络 []

书名:傲娇香魂

第19章 酒吧辣妹
  我看见影LOVE的背后趴着一个黑发的女人,双手没入他的手臂,指挥他上吊自杀。傲娇香魂19章(第19章 酒吧辣妹)   而那个黑发的女人和趴在许飞身上那个一模一样,必定是真爱如血无疑。   靠!我差点没把电脑给砸了。   兜了一圈又回到了真爱如血的身上,但是真爱如血隐藏得太深,我们一直都找不到行踪。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谜底就在真爱如血身上,但是却没有办法解开。   后来,杨怡还把法医小张关于刘之夏的验尸报告带给我了,这小子自从上次被吓到以后,已经辞职回家疗养了。   刘之夏的验尸报告写得很简单,和影LOVE一样的死因,机械性窒息,死前疑似发生过性行为,但是体内未检测到精液。   至于头颅里面的脑子是怎么消失的,法医小张没有作出解释,只是猜测很可能是死后被人用工具抽走了,但是又没有在头颅发现其它创口,所以他在后面打了个问号,让我们自己去求证了。推荐haohaoyun.com   我估计影LOVE和刘之夏他们的脑子应该是转换为了精气,所以他们变成行尸以后才能够活动。   杨怡他们为了追查真爱如血,加班加点的工作,我在医院那个空虚寂寞冷,干脆就打开电脑开始逛天涯论坛,其中一个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一个屌丝男开了个帖子,说是自己在陌陌约到一个女神开房,结果女神不是人,五分钟就把他吸干了,从此以后他再也撸不起来,跪求高人指点,如何才能再做一个真男人。   底下什么留言都有,有介绍伟哥和印度神油的,某宝链接的。   还有人让他移植猩猩器官的,最搞笑的是有个漆黑留言,说楼主被女神采补过度,必须去泰国转别性别,再搞男人把阳气吸回来,甚至还留下一个Q号,说是手术成功要回来让兄弟们爽一下。   我一路看一路笑,后来却渐渐笑不出来,因为后面还有不少跟帖的表示也遇到这种情况,和女神春风一度后,就变得不人不鬼,虚弱无力,瞬间老了几十岁。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打电话给杨怡,说道:“那些行尸太狡猾了,他们并不吸干男人的精气,而是留着他们一条命,只要不发生命案,他们就不会被暴露,所以我们才找不到线索。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我出了个主意,那些男子被行尸吸收男子精气以后都会十分衰弱,一定会去看病的,只要蹲守各大的泌尿科,中医科,生殖科,必定会有收获。   果然,杨怡她们不到两天,就在各大医院找到一批相似的病例,询问调查以后,发现这些男的除了在陌陌约炮以外,还有一些是在酒吧和美女搭讪玩一夜情中招的。   其中有几个男的都是在爱疯酒约了同一个辣妹,于是刑侦大队把箭头指向了爱疯酒吧,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不过具体实施却要等我出院以后了。   “这次活动必须要有个诱饵才行。”铁局长环视众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行尸之间是有感应的,我杀了两个行尸,他们肯定已经记住了我的长相,必须换盘新菜去才行。”我心中早就选好目标了,拍拍刑侦大队最壮的那个小伙子,说道:“大牛,我看你就不错。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高人,你别开玩笑了,我其实是外强中干,内在虚得很,我不行的。”这个外号大牛的小伙子差点被我吓软,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我又狠拍了一下,那腱子肉简直像铁块一样。   “嗯,大牛不错,就你吧。”铁局长一拍板,大牛就成了诱饵。   “高人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您可以一定要保我啊。好好孕”大牛可怜兮兮看着我,就差没有跪地求饶了。   “放心,有本高人在,保你平安。”我拍着胸脯打包票。   不过大牛很明显并不信任我,长吁短叹,愁眉苦脸,一副去赴死的模样。   “打起精神来,谁家去酒吧泡妞会是你这个死样子?”铁局长在大牛胸口锤了一拳。   “铁局,我真高兴不起来。”大牛脸更苦了,换成谁去和死尸约会,都不会高兴到哪里去的。网站haohaoyun.com   “没事,大牛这个样子更好,看起来就像刚被女人甩掉的倒霉鬼,一定可以引起女性母爱的。”我嘿嘿笑道。   大牛听了我这话,脸更白了,立刻打起精神作出了欢天喜地的样子。   爱疯酒吧,入夜后灯光迷离,气氛微醺,不知名的小歌手在台上唱歌,穿着暴露的舞女则在各个角落舞动,大牛穿着黑色的背心,牛仔裤,坐在吧台前装忧郁。   我和杨怡,还有刑侦大队的其他人穿着便衣,分散在各个角落。   大牛身上装有窃听器和针孔摄影机,不过酒吧实在太吵,收音有些不好。   我听见那调酒师笑嘻嘻的对大牛说道:“你也是冲着小野猫来的吧。”   大牛不明所以,只能继续摆酷,嗯了一声。   “那只小野猫只吃不玩,你这块头应该会是她喜欢的菜,看来其他人今天都要白跑一趟了。”调酒师挤眉弄眼的指了指几个独坐在小桌的人。   “大牛,问他那只小野猫什么时候。”我觉得调酒师说的小野猫,应该就是那个吸食男人精气的行尸了。   大牛按照我的吩咐问了,那调酒师回道:“大概两三天就来一次,不过都是后半夜才会来的,你耐心等候吧。”   大牛只能继续坐在吧台面前做诱饵,期间还有不少妹子过来搭讪,还有不少胸大腰细的颜值高的,我估计大牛若不是在做任务,估计就要把持不住了。   到了凌晨四点,那个传说中的小野猫一直没有出现。   我打了打呵欠,正眯着眼睛半睡半醒的时候,酒吧门口传来一个响亮的口哨声。   一个棕色波浪头发,穿着黑色紧身马甲皮衣,黑色皮短裤,过膝黑色皮靴的超级辣妹,踩着猫步摇曳生姿的走了进来。   她惨白的脸上,画着夸张的眼影,戴着假睫毛,红唇如血,却意外的和这一身装扮无比和谐,美艳得照亮了整个酒吧,所有男人都骚动起来,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甚至能让七十岁老头雄起。   “这个是不是真爱如血。”杨怡小声的问道。   我摇头,真爱如血走的是清纯路线,五官柔和甜美,绝对不是这个辣妹。   我总觉得这个辣妹看起来很眼熟,不过灯光太暗,而且她的妆容又太妖艳,要是卸妆估计连她妈都不认得,我就更没有那眼力了。   辣妹视线扫过吧台,视线就落在了的大牛身上,眼中闪过一道贪婪饥饿的光芒,直接扭着水蛇腰,朝他走了过去。   我就知道大牛这身板绝对是欲女的菜。   “全员警惕,看紧目标,随时准备支援。”杨怡低声的对隐形对讲机下了命令。   辣妹来到大牛身前,二话不说就跨骑上去,按住他的脑袋直接来了个激吻。   酒吧的人全部兴奋起来,吹哨声,尖叫声,络绎不绝,还有不少好事男围了上来,抢着和辣妹说话,场面十分混乱,我们的视线都被人群遮挡住了。   不好!我心中一紧,连忙跳到了酒桌上面,发现大牛和辣妹竟然不见踪影了。   “快追,他们一定是从后门走了。”杨怡立刻带着我们朝小门冲去。   冲出后门以后,就看见那辣妹正扛着大牛在马路上狂奔。   “站住。”杨怡等人狂追不已。   我一边追一边开天眼,只见这个辣妹脑袋也有一团绿光,比影LOVE要小,比刘之夏要大,大概是婴儿拳头大小。   我顿时放心了,再来个影LOVE级别的,我这身子骨可搞不定了。   “开枪,打她的脚。”我对杨怡喊道,这个程度的行尸还没有影LOVE变态,子弹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杨怡果断开枪,一枪就打在了辣妹的大腿上,溅出一片血肉。   两枪下来,辣妹的行动果然迟缓下来,我趁机追了上去,桃木剑就朝她脑门砍了。   辣妹却很狡猾的拿大牛做挡箭牌,桃木剑戳到了大牛屁股上,不过这样一来,那辣妹也完全停下了脚步,和我正正打了个照面。   “苏晓琪?”我赫然发现这个竟然就是尸变失踪的苏晓琪。   苏晓琪的眼珠子泛着红光,恶狠狠的瞪着我,但是没有出声。   我知道现在不是许叙旧的时候,桃木剑一挥,又朝苏晓琪砍去。   虽然她拿着大牛当挡箭牌,但是我那灌注了灵力的桃木剑对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伤害,所以放开手脚对准她脑门就是狠打。   苏晓琪手忙脚乱,根本应付不来了,虽然脑袋里面的精气团没有被我打中,但是那张美艳的脸却被我达成了猪头,但就算如此,她也不肯把大牛放下。   杨怡他们在远处呈包围姿势,焦急的看着我们的对打。   我一个撩阴腿,就把苏晓琪弄倒在地,举起桃木剑正要结果她的时候,身后马路传来汽车高速行驶发出的轰鸣声。

傲娇香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傲娇香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余生有你赐教6章

    原标题:余生有你赐教6章小说书名:余生有你赐教第6章逃不过一劫我、谢彤、许正威都瞪住校门口的方向,下一瞬,媚姐和辉哥以及两个牛高马大的手下人已经快步赶过来,立马将我们仨带出学校回到夜总会地下室里隔离关起。我被辉哥和媚姐单独审问,无论他们怎么威逼着反复问,为了保全自己也为了坚守对谢彤的承诺,反正我一概都说不知情,只说今早应了谢彤的要求走开一下让她单独跟许正威说话而已。见从我嘴里再也问不出别的话,最终还是把我放了,我被调去跟媚姐同住一间房,谢彤就被单独隔离关起来。三天后,媚姐忽然带我去给谢彤化妆打扮

  • 校花的医流高手6章

    原标题:校花的医流高手6章小说书名:校花的医流高手第006章扼住命运的喉咙珠江海鲜酒家最火热的就是八点档,沈懿和韩霜进来的时候比较凑巧,正好里面有一对情侣因为豆腐脑到底吃甜吃咸的问题吵架,闹得不欢而散,空出了一个位子,当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两年后又重新回到了这家熟悉的饭店,沈懿心中也是有颇多感慨。韩霜没有接服务员递过来的菜谱,嘴角微微一扬,淡淡的说道:“凉拌牛肉,糖醋里脊,醋泡花生,泡花生的醋要用香陈醋,先来这三道菜吧。”沈懿听的心里一暖,这三道他以前最喜欢吃的菜,难得过了这么久,韩霜还记得。

  • 恰逢暮雪亦白头6章

    原标题:恰逢暮雪亦白头6章小说书名:恰逢暮雪亦白头06弄掉孩子阿软转头去看,看到一个气质高雅身材曼妙的女人,她认识,是名媛章素锦,正是孟长陵的太太。章素锦笑着走近,目光在阿软身上溜了一圈,神情,就像在看一件物品,而不是一个人。“我忘了你是个哑巴了。”她好似才想起来的轻笑,慢条斯理站在床边鄙夷轻蔑地看着没法动弹的阿软。阿软偏开头不理她,谁知她忽地弯腰,伏在她耳边低语,“阿软,做哑巴很辛苦吧,毕竟有苦不能言一定会很痛苦。”阿软紧紧抿着唇角打定主意不理会章素锦。可是章素锦突然伸手,恶狠狠地挤压捶打她的

  • 逆天神帝6章

    原标题:逆天神帝6章小说名字:逆天神帝第六章恶少温涛不知过了多久?齐浊皓终于苏醒了过来,他身体内的疼痛已经消失,火晶棺内的九彩霞光也已经消散,齐浊皓微微感慨后,连忙用灵识查看体内的气海穴。一朵九彩莲花正悬浮在他的气海穴当中,这朵莲花,与火晶棺盖上的那一朵九玄玉莲一模一样,齐浊皓心中十分满意,这就是怒心,开辟出怒心,他便能够修炼火神怒了!齐浊皓现在也已经明白,他的怒心之所以只有火红色莲瓣冒着光晕,其余的莲瓣却是颜色暗淡,原因就是火晶棺盖上的九玄玉莲只有火玄玉一片,一旦他找到另外的玉莲莲瓣与火晶棺融

  • 南风过境,你过我心6章

    原标题:南风过境,你过我心6章小说:南风过境,你过我心第六章她必须要坐牢顾南风目光呆滞的坐在地上,洁白的墙壁一抹血痕,容颜倒在地上,额头上鲜血淋漓——骆北川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顾南风!你是不是疯了吗?你知不知道杀人是要坐牢的?!要是容颜出了任何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骆北川看着容颜焦急的怒吼,以最快的速度抱起容颜离开。容颜不能出事,如果她有事,顾南风肯定逃不了。顾南风依旧痴痴的坐在地上,丝毫不在意发生了什么,随便吧,随便吧,她都不在乎了,她是罪人,她是罪人!骆北川守在容颜病床前,心里十

  • 万象圣尊6章

    原标题:万象圣尊6章小说书名:万象圣尊第六章得寸进尺“谁是这里的主事?”谢威很快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个随从。“阁下是这里的当家人吧,我们路径此地,还望借道,盘龙山的规矩我懂,这里是万金!还望收下!”林风对着谢威抱拳躬身,林风身后一个人直接走了出去,拖出了一盘金子。“哈哈,很有钱啊,这么一盘金子加上金票可不少,足有万金了!”谢威伸手摸了摸盘子的中的金票笑了笑,“大成商行的金票,还一张一千金的,足足有十多张!”“混口饭吃,都不容易,还望放行!”林风说道。“嘭!”“你们打发要饭吃呢?”谢威猛然发力,一

  •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6章

    原标题: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6章小说书名: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第六章桃花依旧笑春风(上)就在大家欣赏醉心舞蹈的时候曲风突然一转,辛琪手里变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姚昆嘉刺去。大家都没想到辛琪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的女子突然有着那么厉害的武功,而且从一旁跳出来的黑衣人把护驾的侍卫全部放倒在地,所以当外面侍卫赶过来包围大厅点好灯的时候,姚昆嘉早就死在了辛琪的手里。姚青音的世界瞬间崩塌了下来:“你们还在这里愣着看什么,还不快把这些人都抓起来!”虽然姚昆嘉和姚青音这两年来争执不断但是姚青音记忆里姚昆嘉还是

  • 我的野蛮美女老板6章

    原标题:我的野蛮美女老板6章小说书名:我的野蛮美女老板第6章“猴哥”和“八戒”装在我没有空气的胸口里头,身体像淋湿的狗一直发抖,瘫痪的嘴巴问我自己说,我怎么能够,背叛我的爱情,背叛我的良心——伍佰《背叛》。乔敏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她不知道如何回答,用胆怯的眼神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你他妈的少管老子的事情,这条街都是我猴六罩的,别找不自在!”那个男人气急败坏的说道,要不是岳松的身材实在有威慑力,他才懒得抬出自己名号来威胁对方。“人生要面临许多的抉择,有的选择可以让你终生受益,有的选择会将你推向

  • 尸香6章

    原标题:尸香6章书名:尸香第六章奇怪反应李竹双手一摆,很无所谓的表示自己可没说。我听着李竹的话,知道他在有意帮我隐瞒什么,昨天我们分开的时候李虎还是失踪状态,根本不存在什么在村子分开的情况。他这么说就是想替我撇开关系,省的老李头一直揪着我不放。在心里对李竹感激的同时,我心里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李竹虽然说了假话,但这确是事实,昨天在村子分开的时候人一个不少,分开后我就不知道了,李虎能去哪儿呢?我一直不说话,村长也没了耐性,敦促我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心里有鬼,不知道怎么说。我看了一眼村长,知道出了这样

  • 霸龙神尊6章

    原标题:霸龙神尊6章小说名:霸龙神尊第六章虚空步回到家中之后,就见戚靖山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虽然自己和这个男人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戚风上世毕竟是一个孤儿,所以对于戚靖山所展现出那那份父爱,戚风很是在乎。戚风上前一步,“风儿见过父亲。”戚靖山看着似乎就连个头都长高了一点的儿子,心情极好哈哈笑道;“不愧是我戚靖山的儿子,短短一月有余的时间就已经修炼到了如此的境界,我看以后还有谁敢说我戚靖山的儿子是废物。”听着戚靖山那兴奋略带苦涩的话语,戚风眼角也是有些湿润,对于戚靖山那份浓烈的父爱倍受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