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达摩心经9章(第9章 神秘宫主)

2017/12/27 20:51: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达摩心经

第9章 神秘宫主

 这个时间差让南宫绝起了疑心,他把这个疑问问了出来,上清方丈解释说,这也是他的一个疑问,因为早在十天之前就有人通风报信给他们北少林,说魔教的人要围攻北少林,盗取法兰经。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南宫绝不知道这个法兰经到底是个什么,上清方丈就说,法兰经在少林寺中的位置就相当于达摩心经在武林中人心目中的位置。

 

 现在法兰经已经不知所踪,让所有的人都很震惊,他们四大少林将法兰经托付给长兴方丈保管,没想到尽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东少林和西少林的人刚刚猜得到消息,估计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南宫绝想,这个法兰经对一般人是没有用的,所以这伙人把法兰经盗走的唯一目的就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想挑起魔教和少林寺之间的恩怨。利用少林之手来打击魔教。

 

 南宫绝不得不承认,这一招很厉害也很狠毒,少林是现在人数最多,整体实力最强大的一个门派,这样做的话就完全压制住了魔教。

 

 南宫绝让上清方丈到时候为自己向其他两位方丈解释一下,但是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不是魔教所谓,所以南宫绝知道就算上清方丈替魔教解释了,也是徒劳无功的。阅读haohaoyun.com

 

 现在最主要的不是解释,而是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魔教没有做这件事情,所以南宫绝当场就告别了上清方丈,回了魔教总坛。

 

 在路上还把他在南少林看到的景象,飞鹰传书告诉了天问,也不知道现在天问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现在魔教正处在万飞危机的时刻,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万劫不复的后果。

 

 他在信中一再叮嘱天问,万事要小心,这次事件绝对不是一次简单的巧合,是有人早就计划好的、蓄谋已久的行动。

 

 天问这两天就一直在客栈里守着,但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并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唯一一点就是这个客栈进去的客人比较少,不知道是为什么。而且那些西域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这两天来他们只是偶尔出去走走,并没有固定的地方,玲儿坐在桌子旁托着腮说:“这样下去要等多久啊。”天问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是在浪费他们的时间而已。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于是天问当即就决定,晚上到那间大客栈去瞧一瞧,说不定里面真的能发现一些秘密或者是线索,玲儿晚上就被一个人留在了客栈的房间里,因为她的武功并不高,所以如果跟着天问一起去了,说不定会有危险。

 

 当天夜里,天问就趁着夜色,悄悄地潜入了大客栈,他不知道那伙西域人住在那里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天问是从二楼潜入的,他从一扇开着的窗户进入了房间,房间里没有开灯,不过从气息上来判断,这个房间应该是每人的,在隐隐约约的月光下,天问发现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客房。

 

 房间里挂满了各种兵器,倒像是一件兵器室,为什么一间客栈会有一间兵器室,这让天问觉得奇怪,也瞬间警惕了起来。

 

 他大概数了一下,这里大大小小应该有数百种武器,而且天问闻了一闻,发现这些武器上大都被涂上了致命的毒药。

 

 是什么人会需要用到这么多武器,要不是什么组织帮派的话,是不会有这样大的规模的。天问从这间房间出来,然后就开始继续找。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当他在楼上的走廊看到一楼大堂的时候,就发现这里似乎和白天有点不一样,昨天天问和玲儿从这里经过,故意多看了几眼,里面只是普通的客栈,只是装修稍微精良了一些。一样的用桌椅板凳,还有柜台,掌柜的,小二。

 

 但是现在看来,大堂里完全又是另外一个面貌,没有了桌椅板凳,也没有了柜台,只是一个空荡荡的空间,尽头是一个高高的座椅,在灯光的照射下,椅背上雕刻的老虎栩栩如生,仿佛要冲出来了一样。

 

 这个时候,这里一点也不像是客栈,倒像是什么组织帮派的老巢,没有任何其他的发现,天问很想知道这是什么组织的地方,居然可以避过了所有人的耳目,难道还有江湖上人所不知道的组织存在?

 

 他们和魔教遇袭以及遭陷害的事件有没有直接联系?这些问题都在天问的脑袋里得不到确切的回答。

 

 就在天问准备去下一个房间看看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声音,是在一楼,于是他躲到了柱子后面,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渐渐地声音近了,他听着这个说话人的口音,听出来了应该是那一伙西域人其中的带头的,果然不多时,就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哪个西域的带头的人,还有一个人黑衣白发,但是听声音看体型都不像是个老人。

 

 天问听到他们说还是关于调派人手的问题,似乎两个人发生了争执,而这个白发男子也似乎并不是这个秘密组织的领导人。达摩心经9章(第9章 神秘宫主)天问分析他应该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的。

 

 谈话的内容好像是这个西域人要求加钱才会调派更多的人手过来,但是白发的男子拒绝了他的要求,并且最后还威胁这个西域人说,如果他在提这样无理的要求的话,就让他们这些人有去无回。

 

 见白发男子的态度这么的坚决,那西域人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是被白发男子一句话给噎了回去,他说:“要是还有什么不满的,你就亲自去跟我们宫主谈吧。”

 

 又是宫主,看来还真的有江湖上不知道的组织,但是这个宫主又和魔教有什么联系呢?这一点正是天问想不通的地方。

 

 为了不打草惊蛇,天问没有继续在追查下去,按照原路返回了,回到客栈的时候,玲儿一直在等他,天问把刚才听到话都传信给了南宫绝。

 

 同时他也受到了南宫绝让他继续跟踪的命令,晚上天问睡不着,还在想刚刚在客栈里听到的那些话,他觉得这个什么宫主应该和他们魔教的一系列事情有关系。

 

 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是他还是这样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弄明白这个宫主是何许人也,他到底和魔教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要这样陷害魔教。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就在天问已经开始为外公分担忧愁的时候,无忧却还在武当山上和个猴子一样的爬树,上蹿下跳的,他现在正在回武当山的一条必经之路上,他在等下山的师哥师弟们回来。

 

 因为太师父有命,无忧没有得到允许是不得私自下山的,所以每个月一次的下山采购是没有轮到无忧的机会的,他也很想下山去玩玩,可是无忧还是很听太师傅的话的。

 

 他就只在山上玩,没有太师父的允许不下山,但是每次到了下山采购的时候,无忧都会让有机会下山的师哥师弟给他带一些小玩意儿。

 

 大家都很照顾无忧,把他当作小师弟一般的疼爱着,所以他们也会答应无忧这样的要求,所以,在这里等师哥师弟回来成了无忧最期待的一件事情。

 

 但是今天他没有如期的等来师兄师弟们,无忧觉得很奇怪,平时这个时辰他们早就有说有笑的回到武当了,可是现在怎么还没看到一个人影呢?

 

 无忧又等了一会,眼看着天都快要黑了,他想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吧,但是无忧又不能私自下山,他只好回武当找太师父。

 

 无忧回到武当的时候,正好遇到三师伯要下山去找师哥师弟他们,无忧很担心,想要跟着一起去,但是三师伯不允许他下山,说让他去找太师父。

 

 说完就带着一些弟子下山了无忧跑去太师父的房间,想要请求太师父让他也去,但是遭到了太师父的拒绝,他说山下很危险,不让无忧下山,无忧知道他是无法改变太师父的想法的,于是就出去了。

 

 逍遥子不让无忧下山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最近江湖上开始传言魔教要开始对付江湖上各大门派了,南少林已经遭到了魔教的毒手。

 

 而就在几天之前,武当也受到了消息,被告知魔教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武当,当时逍遥子没有做出什么回应,也没有让人把消息传出去,所以武当上上下下就只有逍遥子和他的六大弟子知道。

 

 这次那些派出去采购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遭遇了不幸,逍遥子现在还不敢断言那些消息就是魔教的人放出来的,就算派下山的人遭到了毒手,也不能断言是魔教所为。

 

 魔教与各大门派已经相处了这么久,虽然有的时候会有一些小冲突,但是从来都没有过大的干戈,魔教要是想要做什么,早就可以动手了,不必等到现在。

 

 所以逍遥子觉得江湖上最近那些用魔教的名义做的事情,可能都不是魔教所为,所以他现在不能让无忧下山,现在魔教肯定也在到处查这件事情,如果魔教的人和无忧相见了,可能他守了十八年的秘密就要功亏一篑了。

 

 这不是逍遥子想看到的结局,所以他宁可让无忧一辈子都呆在武当山上,也好过他知道真相去找各大门派替他爹娘报仇。

 

 无忧从逍遥子的房间出来之后,就又去了那条上山必经的小路,他要在哪里等师伯回来,无忧的心里老是有点不安,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就在无忧趴在树上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听到了声音,是师伯他们回来了,但是师伯的语气好像不大对,无忧没有从树上下来,他要听一听是什么情况。

 

 但是让他震惊的是,师伯他们推着平时装菜的板车,上面不知道是什么,用白布盖着,整整三车,然后他就听到一个师哥说:“师父,他们不能白白的死了,我们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啊!”

 

 然后就是师伯的声音,他交代所有的人会去之后不得透露半点消息,就说没找到他们,而且还叮嘱他们一定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无忧。

 

达摩心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达摩心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鬼手之命19章(第19章 唐风的阴谋)

    原标题:鬼手之命19章(第19章唐风的阴谋)小说:鬼手之命第19章唐风的阴谋在新生报到的那天,有人拍了张晓雅的照片放到了学校贴吧上,不到两天,那个帖子便回复过千,直接被吧务加精置顶,而张晓雅也火了,无数人在贴吧发帖求她的联系方式,更有甚者直接表白,可惜张晓雅不玩贴吧,对他们的一番苦心并不知情。不过,没有得到回复并没有让这群人的信心受到任何打击,他们还以为女神是在考验他们的耐心,于是对张晓雅更加锲而不舍。这才军训第一天,无数男生就已经忍不住要来一睹校花的芳容。每次军训休息的时候,总有人过来给张晓雅

  • 花韵女状元19章(第十九章 口舌争辩战个痛快)

    原标题:花韵女状元19章(第十九章口舌争辩战个痛快)小说:花韵女状元第十九章口舌争辩战个痛快羡慕嫉妒恨之流排斥攻讦她,中立稳妥一流则是不屑与她相处,陈书岩勾唇一笑,不把这一切当一回事,继续与榜眼探花站在一处听取朝廷重臣禀告之事。御史却是一个赛一个的积极,宇文向勋一开始并没有理睬,随着御史太过活跃,陈书岩静立不雨,与之前那随时舌战群儒的架势截然也不同,倒是让不少心有余悸的大臣放宽了心。然而御史并没有放松下来,并没有得到宇文向勋重视,他猛的瞪着陈书岩,仿若她就是一个逆臣,那痛心疾首的模样陈书岩看了嘴

  • 仙药宝书19章(第19章 按最贵的来)

    原标题:仙药宝书19章(第19章按最贵的来)书名:仙药宝书第19章按最贵的来“谢谢,家中已经备上酒菜,如果我不会的话,妈咪会感觉我将她已经抛弃,然后她就在家里哭天喊地,伤痛欲绝而亡。我不想当杀人犯。”穆沐说。苏晓芙双眼眯成了一条缝,来之前就知说不好搞,但是如此一般的难搞这是她预料之外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当你吃完了以后,我们再谈那也是可以的。”苏晓芙看着穆沐说。“吃完了我就上课了,那个时候就没空了。下课就到了吃完饭的时候,吃完了就到了睡觉的时间。”穆沐说。苏晓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的

  • 生死冥币19章(第十九章 神秘墓穴)

    原标题:生死冥币19章(第十九章神秘墓穴)小说:生死冥币第十九章神秘墓穴这个结果实在是让我没有想到,我好奇的看了看我的手腕,上面的丝茧还在,但是丝茧的体积比刚才明显要小了好几倍,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看向那对母女,她们一直在天然溶阵外面观察这场战斗,但她现在看我的眼神和刚才不同,似乎更确定了什么。红衣女子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慢慢的向我走来,在这月光的照耀下,红衣女子在死孩桥上走动,显得是那么阴森可怕。桥上倒挂着的死婴,风呼啸着吹动死婴的尸体,黑夜把死孩桥衬托的更加恐怖。我看着红衣女子,问她:“你

  • 妖神杀圣19章(第十九章 诊所被砸事件)

    原标题:妖神杀圣19章(第十九章诊所被砸事件)小说名称:妖神杀圣第十九章诊所被砸事件“咱们去哪个迪厅,我光找西餐厅了,忘记顺带着调查一下附近比较好的迪厅……”三人走出西餐厅,刘欣儿伸了个懒腰扭头问向李晓茹,而三大杯红酒下肚,李晓茹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这会儿晃悠着身子倚在程乾身上,耷拉着眼皮嘻嘻笑着说道,“都这么晚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睡觉了才是呀,嘻嘻……”“不要脸……”看着李晓茹那副醉醺醺的模样,说这话的时候居然还抱着程乾的胳膊,刘欣儿不由冷声骂道,李晓茹闻言却更是奇葩的抓着程乾的大手往傲徕峰放

  • 摄政篡权19章(第十九章 阿多斯也学了一样本领)

    原标题:摄政篡权19章(第十九章阿多斯也学了一样本领)小说名称:摄政篡权第十九章阿多斯也学了一样本领从这晚之后,阿多斯每晚都督促着罗昂半夜起来做打坐练训练。到罗昂有了十五岁之后,阿多斯和罗昂指导罗昂和自己拆招,两人斗剑之时,罗昂每次出剑,阿多斯只觉剑气迫人,隐隐挟带风雷激荡之声。阿多斯只在每天的下午和晚上教罗昂练习剑法和打坐;每天从早上到中午这一段时间比较清闲,没什么事做。这天早晨,阿多斯在林中练习了几趟剑法,感觉得身手步法,更胜以前,想来这是每天和罗昂一起关夜打坐的效果,不由很是开心;练习了一

  • 孤寂枯树乌鸦鸣19章(第十九章 美男不会做饭,差评)

    原标题:孤寂枯树乌鸦鸣19章(第十九章美男不会做饭,差评)小说名字:孤寂枯树乌鸦鸣第十九章美男不会做饭,差评罗格袖子一挽,“放心,爸爸这就去做饭给你吃。爸爸是男子汉,绝对不会让你和妈妈饿肚子的啊!”“已经很饿很饿了都……”夏爽有气无力的吞咽口水。话说,早上因为那锅人参粥,她都没能好好吃几口早餐,这会儿早已饿得不要不要的了。“马上,你们坐着都别动啊,马上就好!”罗格提着米袋和油桶往厨房走去。动作倒是利落又潇洒。不一会儿,厨房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噼噼啪啪……”的声音。夏爽听着不对劲,禁不住疑

  • 异都通灵师19章(第十九章 消失的虞儿)

    原标题:异都通灵师19章(第十九章消失的虞儿)小说:异都通灵师第十九章消失的虞儿许柯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刘总,刘总听到这个事情表情变的有些凝重,许柯有些紧张,看来这件宝贝对于刘总来说绝对是十分很总要的,他在耐心的等待着刘总的安排。“好吧,这个事情我知道了!”许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受到惩罚,他都已经想好了要辞职的决定,只是没想到刘总竟然很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刘总看许柯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转而问道:“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哦,刘总,是这样的,我想能不能把这把古剑让我带回

  • 地球保卫者19章(第十九章 左袁的任务)

    原标题:地球保卫者19章(第十九章左袁的任务)小说书名:地球保卫者第十九章左袁的任务想到此,夏不铮就咬咬牙,全部买了下来。这一下直接扣除了夏不铮一小半的军功,可把人给心疼坏了。不过夏不铮立刻把19点技能点全部点了上去。反正就算以后不用这些技能了,闲置或者遗忘的时候,还可以把这些技能点退回的。技能的事情解决了,夏不铮开始看看装备。武器的话只买了一把400点的大剑,力量加强比较好,绿色的武器,适合20级的玩家。防御的话买了一件魔法斗篷,平时将帽子放下来看不出来,一旦带上了帽子,就将自己完全包裹在斗篷

  • 每一次与你的邂逅19章(第19章 英姿飒爽程晚晚)

    原标题:每一次与你的邂逅19章(第19章英姿飒爽程晚晚)小说名:每一次与你的邂逅第19章英姿飒爽程晚晚“啊,你干什么!”丁宁没有想到,一本正经的唐磊,竟然也会这样的事。“她们说不定都趴在门外听着,千万不要叫得太大声。”唐磊在她耳边低声说完,抱着她轻轻放在床上,然后转身走到床边,把房间的灯关了;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丁宁一下子适应不过来,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门缝外的光线却很明显,偷窥的人就站在外面,被唐磊说中了,真的是在偷听。看来,这俩老是人老心不老啊。黑暗中,丁宁能感觉到唐磊在她的身边坐下来,但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