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书名:勿忘我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8 1:13:0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勿忘我余生

第8章 脸红心跳,很紧张
 傅言殇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说:“看房子。小说书名:勿忘我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的心突突直跳。

    看什么房子,需要专程捎上我一起去?

    “你要搬家吗?”我问道。

    他嗯了一声,淡淡地说:“换个方便上班的地段,你看下环境如何。”

    我一愣,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很久没人在意我的看法和意见了。

    “你决定就好,我不是很懂住宅环境这些”说白了,我一没钱,二对地段房屋这些没什么概念,根本给不出有价值的意见。

    傅言殇专注的开着车:“没事。随便看看。好好孕

    车子最终停在一个新建成的小区门口。

    我跟着他走进去,环顾了一周小区内简单古朴的布局设计,几秒而已,我便爱上了这个清静但绝不失精致奢华的地方。

    踏进样板房的时候阳光正浓,简单实用的复式单元房设计很精妙。

    “实际使用面积很大,落地窗外还附带一个独立的小花园,挺好的。”我一寸寸地看着,发自内心地说了句:“晚饭后坐在窗边看万家灯火依次亮起,应该别有一番滋味吧。”

    “那就这吧。”

    我先是一愣,随后盯着他云淡风轻的表情,忍不住冒出句:“这就定了?不看看别的?”

    “你不是喜欢么?我也觉得不错。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傅言殇看着我,慢条斯理地说:“就这么定了,看多了反而选择困难。”

    “可是如果其他的更好呢?”

    他的唇角缓慢上扬,“再好也与我无关,看对眼的,已经先入为主了。”

    我有点恍惚。

    这就是傅言殇的人生观吗,一旦选定了,就会自动摒除其他选择、一心一意?

    离开小区后,他带我去吃午饭。

    餐厅不大,但明亮整洁,看上去开了有些年头。

    傅言殇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将餐单递给我。

    我看着餐单,心里百感交集,什么滋味都有。小说书名:勿忘我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以前我偶尔也会和异性朋友单独吃饭,但他们一落座就会说什么什么好吃,我不点的话,总感觉拂了他们的面子。

    而傅言殇似乎更尊重我的自主选择,默默地等我点完他再点。

    等待的过程中,四周很静。

    我见他把手机放在一边,瞬间想起他是个习惯专心用餐的人,趁着饭菜未到,喜滋滋地告诉他:“我找到工作了,国庆长假后入职。”

    傅言殇点点头,“我知道。”

    我有些诧异:“你知道我应聘成功?”

    “你很认真很努力,工作经验和学历也不差。”他交叠十指,口吻特别沉稳:“而且你还熬夜查资料,熟悉应聘岗位,不被录用怎么说得过去?不过,下次用完书房的电脑,记得关机。好好孕

    我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原以为傅言殇这几天早出晚归,肯定不会留意到我,没想到这些小动作还是被他发现了。

    “傅言殇,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我酝酿了很久才开口。

    “说。”

    “你是怎样的人?”我实在有点好奇。

    傅言殇皱着眉,瞳仁里隐隐掠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一字一顿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这个回答就比较尴尬了,我要是再问,怎么都会显得突兀。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短暂的沉默横亘在我们之间,幸好侍应很快将饭菜端了过来,上菜的时候还问了傅言殇一句:“傅少,这次怎么没点罗宋汤?”

    傅言殇看了一眼我面前的玉米排骨汤,“换换口味。”

    我看看自己面前的汤,又看看他那边的,是一样的!

    这顿饭吃得很轻松。

    我看得出来,傅言殇是这间餐厅的常客。很难想像,他一个家境优渥的人,吃着最平民、普通的饭菜,居然也能吃得津津有味。

    下午傅言殇休假,我们便一起回了他的住处。

    来到门口时,我才看见他家门口站着一个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那人竟是沈寒!

    “秦歌,没想到你真的和傅言殇在一起了。”

    沈寒的话是对我说的,目光却定格在傅言殇身上,很暴躁很不和善、甚至还透出点我从未见过的不甘情绪。

    傅言殇并未看他一眼,掏出钥匙开门的同时不咸不淡地问我:“沈寒是你朋友?”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想想他们同在医学界,认识也不奇怪,顿了好几下才说:“我妹夫。”

    如今,他确实也是这个身份。

    “秦歌,你!”沈寒一时语塞,直勾勾地盯着我。

    他到底是个要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将自己始乱终弃、娶小姨子这种事摆上台面?要是真打算拿出来说事,那他当初也不会和我隐婚了。

    我一想就觉得很讽刺,“妹夫,新婚燕尔你不好好陪秦柔,来这里做什么?”

    “我不想和你闹了,我们谈谈好吗?我在楼下咖啡厅等你。”沈寒皱着眉,像是琢磨我会不会去,又补充了一句:“秦歌,我等你,多久都等。”

    多么人模人样的一句话。

    他对我还真是毫无愧疚之心,要我死我就得死,要我谈我就必须谈,想想我曾为这么个男人脱离职场,每天在家里做牛做马,我就觉得自己蠢!

    “回吧,我没空。”

    我挪了挪步子,不想再恶心自己。

    沈寒估计觉得被我拒绝很没面子,死沉死沉的对傅言殇说:“傅言殇,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偏偏看上秦歌?”

    傅言殇笑了下,嗓音略淡,却好听得要命:“我欣赏秦歌这种简单认真的女人,很可爱。”

    周遭顿时鸦雀无声,仿佛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我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一下紧接着一下的,好像快要撞破胸腔冲出来似的!

    他说欣赏我?是忽悠沈寒,还是发自内心的?

    我蓦地憋红了脸,忐忑又紧张地看着傅言殇。

    他穿着最常见的白衬衫黑色西裤,可就是那么的温润不凡,在他面前,西装革履的沈寒,简直刻板老成到了极致。

    沈寒的眉头皱得更深,像是在傅言殇面前多少有点自惭形秽。

    反正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垂在西裤两侧的手特别僵硬,似乎恼羞成怒,恨不得扯住我的头发一顿暴打。

    “傅言殇,看来你是把秦歌当成宝了,你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么?”

    沈寒歪着头,视线在我和傅言殇之间扫来扫去。
第9章 对我做了冲动的事
 傅言殇挑起一抹清冷的笑,“我了解她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就够了。”

    “是吗?”沈寒不阴不阳地说:“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你傅言殇有洁癖,家里介绍的几个对象都是处女,难不成你竟会娶别人抛弃的破鞋?”

    我浑身一僵,下意识地望向傅言殇。

    他微微低着头,就连寡淡的表情都显得凌厉。

    明明是这样平静的傅言殇,却莫名让我心惊肉跳起来!

    沈寒似乎很满意羞辱我带来的快感,很快又继续说:“连秦歌的过去都不知道就娶她,傅言殇,你的婚姻观挺特别啊。”

    “我从没说过我的婚姻观大众化。”傅言殇眯着眼,噙着淡淡的笑:“何况,我相信秦歌。”

    “你不介意她的过去?”沈寒的眉头拧成死结,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

    傅言殇没说话,不动声色地握住我的手腕,用最直接的行动表态。

    我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傅言殇是出于什么心理牵着我的手,反正心下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他因为我在沈寒面前丢脸。

    我学着当初沈寒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妹夫,我对傅言殇是真心的。”

    沈寒震惊地盯着我,像是有很多话要反驳,可最后喉结一滚一滚的,似乎话都堵在嘴里出不来,表情特别的尴尬、恼怒。

    我木讷地看了一眼这个口口声声说我是破鞋的男人,不知道他这么死缠烂打是为了什么,反正我也无心去琢磨了,拉着傅言殇走进室内,关上了门。

    傅言殇随意坐在沙发上,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我,很久都没说一句话。

    我不安地咬了咬唇,他的眼神太幽暗,仿佛在审视一个欺骗自己的人,可要分辨他眼底的情绪,似乎又淡漠如常,毫无波澜。

    “傅言殇。”我上前一步,打破了沉默:“其实我和沈寒,曾经在一起过。”

    “哦,一起过。”他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你们发生过关系?”

    该怎么告诉傅言殇我不但和沈寒上过床,而且连孩子都生了?

    想起林薇亲笔签字的婚检单,想起傅言殇说过的欺骗不可原谅,一时之间,我竟说不出口。

    傅言殇似乎没心情等我给出回答,蓦地起身,一把捏着我的下巴。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闪躲,他突然恶狠狠地说:“别动。”

    然后我就真的不敢动了,彻底被他冷硬的气势震慑住!

    “我和沈寒唔!”

    我感到唇上一阵阵腻湿的凉,所有还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语,都被傅言殇硬生生堵住,连带着呼吸一起吞没在喉咙里。

    他吻得强势又霸道,薄凉的气息寒中带暖,如同他紧紧侵入我唇齿间的舌尖一样。

    我完全愣住了,甚至忘了应该推开他。

    这种绵密的唇舌刺激暧昧又疯狂,我一下子想起了沈寒从来不屑于吻我,压抑已久的眼泪溢出眼眶,止都止不住。

    算不清这个吻持续了多久,傅言殇松开我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紧绷成了什么样子。

    唯一还流动着的,是眼泪。

    可能是我眼泪汪汪的样子特别委屈,傅言殇的肩膀微微垮下来,“连接吻也不会,沈寒好意思说你是”

    他一顿,最终没说那两个伤我自尊的字眼。

    我没说话,仿佛被人狠狠戳中了痛处那样难受。

    傅言殇应该也感觉到我对这个吻的排斥,点了支烟闷闷地抽着:“沈寒对你有意思。”

    “你想多了。”我忽的僵了下,心中隐隐作痛。

    他要是对我存有一点情义的话,怎么可能张口就用破鞋来形容我?

    傅言殇看我一眼,没继续这个话题,“秦歌,我说过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但你平时最好注意分寸,男人找上门这种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我点点头,心里还是忍不住去猜,傅言殇是不是真的有处女情结,刚才吻我是一时冲动,还是想警告我别再丢他的脸?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大概是这个吻让我感到难堪的同时,傅言殇的内心也挺尴尬,只是他嘴上没说出来而已。

    晚饭后,我捂住肚子缩在房间里。

    双腿间温湿的血液委实让我吓了一跳。

    以前我很少痛经,但这次浑身都不对劲,那种感觉就像当初在精神病院倒在漫天风雨里一样,凉飕飕的,冷得我连牙关都在打抖。

    叩叩叩

    外面响起清脆的敲门声。

    “给你买了止疼片。”傅言殇站在门口。

    我心湖一荡,实在想不通他怎么知道我来大姨妈了,悻悻地背对着他:“不需要”

    傅言殇没理会我的拒绝,迈步走进来。

    “餐椅上都是血,你没看见?”

    我压下脸,刚才是真的没注意。

    “那我现在去擦干净”

    我爬下床,刚要走出去,他却眯了眯眼,忽的把我推回原位:“我有说要你去擦干净么。把药吃了。”

    我摇摇头,总感觉被一个算不上很熟悉男人撞破大姨妈,是件十分尴尬的事。

    傅言殇见我拒绝,眸色深深地看着我。

    “在我看来,生理期和发烧感冒没什么分别,难受就要吃药,这是常识。”

    我皱起眉头,他的表情严肃又认真,甚至整张脸都是刻板的,就好像医生对待病人的那样。

    这种感觉让我一下子回想起精神病院的一切,我的心一疼,坐月子时那么遭罪,现在身体怎么可能会舒服?

    傅言殇大概不耐烦我晃神,径直倒了杯水给我,“你到底经历过什么,怎么进的精神病院?”

    我僵着身子,仿佛变成了雕塑一样。

    我经历过什么?

    我多想抛开婚检单上面的每一笔每一划,告诉傅言殇我的过往。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他的目光无比清冷,就像在揣测我的过去似的。

    这种眼神让我如鲠在喉,心虚地伸手接杯子,谁知手一抖没接稳,杯子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傅言殇一怔,条件反射般把我扯到他怀里,将我和玻璃渣子彻底隔绝开。

    他护着我,有力的双臂扣紧我的腰。

书名:勿忘我余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勿忘我余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瑞士的中立很正经,瑞典的中立为什么这么骚?地球知识局

    (⊙_⊙)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NO.578-最强中立国作者:猫斯图制图:孙绿/编辑:棉花瑞典和瑞士都是世界上出了名的中立国。凭借强大的军工实力和动员能力,这两个国家得以不参与大国之间的纷争,在战争中保持相当的独立性。但是同样是中立国,这两个国家的情况却还有所不同。瑞士的中立是真的武装中立,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对谁都不留情面,瑞典却是在中立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蠢蠢欲动的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真正的中立国一战期间,瑞士作为一个中立国,却被参战两方的各国八面

  • 清楚地感觉到,我和她的恋爱开始了

    刚到这家公司工作时,见到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她是属于比较高冷类型的,可能不好相处,不容易接近。平时和她打交道并不多,只是偶尔交个报表什么的,连话都不用多说。时间久了,对她有了一点印象,就是比较沉默,稳重,工作起来仔细认真。偶尔注意看她一下,发现她不胖不瘦,中等偏高,身材适中,没有缺点也没有亮点。模样不难看也不算好看,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平常平凡平静。仍然是很少和她打交道,很少和她说话。只是会在上班的时间经常看到她的身影。但自从偶尔注意地端详过她一次之后,我却发现我有点喜欢她了,觉得她

  • 張宇喬 德、瑞教學演出猴戲

    【記者王輝丹/綜合報導】有台灣「孫悟空」之稱的台灣戲曲學院老師張宇喬日昨在瑞士蘇黎世大學、德國基森大學開始做為期四週半的傳統猴戲教學演出。此次教學演出由香港非牟利慈善藝團「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榮念曾策劃,聯同瑞士蘇黎世藝術大學、德國基森大學應用戲劇學院開展跨文化創新實驗研究活動,活動以台灣與柬埔寨兩種“傳統猴子表演藝術”為基礎,從藝術與科技、教與學、傳承與創新等層面,比較研究兩種亞洲傳統表演藝術。之後將會在臺北、香港、新加坡進行為期共五週的“一桌兩椅實驗劇場”工作坊及演出活動。張宇喬對此

  • 太原作家观察 “伦敦桥已经塌了”,绝大多数英国人无法想象没有女王的生活

    “伦敦桥已经塌了”为伊丽莎白二世去世暗号,绝大多数英国人无法想象没有女王的生活文/家奴现年92岁的伊丽莎白二世在位已经66年,随着年龄的增加,近年关于她身体健康的话题多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她的身后事也成为英国政府和王室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去年3月,英国《卫报》报道了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的“伦敦桥行动”。报道称,一旦女王去世,为防止接线员泄密,消息将会以“伦敦桥已经塌了(LondonBridgeisdown)”的暗号传递给英国首相,当年她的父亲乔治六世去世时,暗号是“海德公园角(HydeParkCor

  • 太原作家说太原 杜儿坪——金蟾峪传说

    杜儿坪——金蟾峪传说作者:王钦相传很久以前,大虎峪村的四达沟原来叫刺鞑沟,荆棘密布,山谷幽深,谷里住着一对为躲避战乱,在此相依为命的母子。孩子有个十二、三岁,叫雨佳。小雨佳敦厚善良,对母亲特别孝顺,每每山上采得野果,河里捉得小鱼都会让母亲先吃。渐渐雨佳长成了一个壮小伙子,砍柴、挑水、开荒种地。母亲由于多年操劳,视力逐渐下降,直至失明。一日雨佳卖柴回来听一老叟说刺鞑沟里有一棵年代很久的灵芝草,若能找到可以治好母亲的眼疾。从此雨佳每日里除了干活就是找药,有一天雨佳上山砍柴,走着走着突然有一只白兔跑过

  • 是画还是诗?——浅说丁垂赋老师的诗画人生

    汪常好画的诗家喜欢在画中题诗,好诗的画家喜欢在诗中写画,大概诗与画都有共通之处,都能通往创作者的内心世界,都可以让人产生共鸣,体味人生百味吧。而当诗与画所传达的都是相同境界,让人分不清何者为诗,何者为画,亦即诗就是画,画就是诗,那便是诗画相互融合的至高境界了。我们说王维的诗和画,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应是如此。从古至今,诗人们多学书画,而画家们也多习诗文,或许就是要追求这样的人生境界吧。丁垂赋是一位诗家,同时还是一位画家,他的诗与画多是反复描绘花鸟,多是反复定义高雅的事物,多是在进行提炼,这不也

  • 关于两首诗的情缘

    汪常久不读诗,整个人都“朽”了,而近来看诗,也都觉无味,今天看到一首,才又开始找到了感觉。是不可老师《和吴若海无题二首寄不可》的第二首,其诗云:“寂寞禅心闻晚钟,喧嚣车马动秋风。青山未改容颜貌,一念空时万念空。”我一看,哎哟,有禅味。大概是说我们身处浮躁、喧嚣的社会环境之中,只有保持一颗安静的心,才能感觉到安静,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达到“心远地自偏”的境界,所谓“一念空”而“万念”皆“空”,这说的是一个人的定力问题:像“青山”一样,任时空流转、世事变迁而保持原貌。看到这首诗的内容,我就背下来了,但

  • 长路 归兮

    长路归兮文/安于我在夜里悄悄地靠近你你是否感受到我的呼吸黑夜那么漫长我心里有一个安静而美好的梦梦见众星低垂如玉宇亲吻黎明风吹过林梢有夜莺在唱一首欢乐颂多少积云积雨一切皆交付静卧的铁轨载着远方一路前行下雨的时候天空会丢下些什么会放弃些什么万物发生之前都有暗示你是否留意野草莓在田园疯长夏天的藤蔓一伸出手臂就搭上了风信子江南与江北都流传着同一个消息你就站在风里雨里等待或者迟滞时间就在身后不来不去简介:安于,本名张秀丽,从事教育数载,爱诗,爱美,爱生活。以诗为文,记录人间暖与冷;天心如一,沉醉于大地的感

  • 易学金融实战篇,7月4日开盘前的分析

    就在昨天,星期二,股市又创新低。大盘一度跌到2722.45,深圳股市跌破9000点,达到8945.42。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一天形成了一个正V型趋势,和申子源前一天的预测,基本一致。当时做的预测图和7月3日大盘的真实走势对比图如下:吹嘘完了之前的准确度,那么我们继续再接再厉,用易学的波动思维,对周三的大盘趋势进行新的推演。用易学数理模型来验证金融趋势是最好的验证,这样的话验证快,避免扯皮,也不伤自尊心。过程如下:第一趋势:按照开盘价和收盘价作为上下卦衡量指标,得到下面的结论。坤为地:柔顺舒展,窄

  • 俄罗斯最美大教堂其顶上的“洋葱头”造型象征了什么

    作者:M·辰#俄罗斯篇(5)#莫斯科的红场是俄罗斯的国家名片,是俄罗斯的象征,世界各地来俄罗斯的观光客无不把红场作为必去的俄罗斯名胜之首选。走进了红场就走进了俄罗斯人的精神家园。今天,我们将一起去观览位于红场南侧的俄罗斯最美的教堂——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本文图片由作者拍摄,版权作品,未经许可严禁使用)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以下简称“瓦西里大教堂”,上图)是世界最著名的建筑之一,它炫丽缤纷的色彩和活泼特异的造型给每一位见过它的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是俄罗斯最具人气、最上镜的形象(建筑)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