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原来爱情很快乐 大结局

2017/12/28 3:03:1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原来爱情很快乐

第一章 等很久了吗
   “哎哎哎——”这个大男孩,很高,小麦色的肤色,一头卷毛,阳光健气,在日光下,样貌很讨喜。好好孕

他站在WT咖啡店前,拦住了一个腿长肤白的女人,黑色的发,扎着有些散乱的丸子头,不施粉黛,别有风情的凌乱美,深蓝色的无袖连衣裙,勾勒姣好的身线。

“请问有什么事吗?”这女子,温婉笑容,眉眼弯弯,却又带上了几分清冷的疏离。

大男孩显然粗神经,完全是没有发现她的不耐,看着她像看着救星一样,挠了挠头,“你不是那个,那个——”

“我不认识你,先生,我有——”有事,即便她急于离开,对面的男孩不让开,她也只能耐着性子,和他周旋。

男孩眼睛一亮,双手一拍,指着女子,兴奋的不得了,“你不是华画的朋友吗?拜托拜托,江湖救急啊!”

“我现在要回家,我没时间。”女子很直接的拒绝了,她记得这个大男孩,华画的学长,沈北。

沈北看来是真的有特别急的事,抓住了女子的手,男人的力气很大,她挣脱不开,眉目蹙起,观望了四周,冷静下来。

“沈先生,如果你再抓着我不放,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在这里大喊性骚扰。好好孕

她很理智,目光灼灼的盯着沈北,锋利的眸,让沈北有些尴尬,扯着笑容。

他放了手,有些别扭的挠了挠那一头卷毛。
她手腕被松开,自由的活动了几下,瞥了沈北一眼,准备擦身离开,可沈北显然不准备善罢甘休,跨步挡在她面前。
不是说她不信任沈北,沈北人品是华画表演系公认的好,可是她完全不想理会的是,这个人不知道她的名字,说起就是华画的朋友,这让她很不愉快。
如今这样拦着,也不是个办法,“你到底想干什么!”
“里面,WT里面,有个男人是我姐的相亲对象,可是我姐跑了,还威胁我,找个人去代替她。”
沈北一听她妥协的问他了,也是兴高采烈的说起来,完全没有对生人的尴尬,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女子抱着手臂,冷哼,有些嘲讽,“你要我去代替?我凭什么帮你?因为你是华画的学长?”

这倒是把沈北给问住了,的确,女子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帮他,毕竟女子甚至没有正式的认识他。推荐haohaoyun.com

“我、我总不能去代替我姐吧,我一个男人——”沈北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

“程江屹先生估计快来了,不然这样,你就帮帮我,江湖救急啊!日后你有什么事,我沈北绝对随叫随到!” 保证书都出来了,沈北也是够拼的了,现在大马路上也只有这个女孩子,自己稍微熟悉。

女子突然楞了楞,程江屹?是巧合吗?“你说的,程江屹?”

“对啊,和小说家程江屹名字一模一样!说不定就是他哦!”沈北有些神秘的眨了眨眼,卷毛小哥本来有些傻愣愣的,做出深不可测的表情十分怪异,带着几分引诱,完全失去了神秘的味道。

“我是宋维安,我帮你,但是,”宋维安报出自己姓名,答应了沈北的要求,而后又提出要求,停顿了几分。

沈北很容易的被转开了话题,不可置信的看着宋维安,猛然抓住她的手,拼命的鞠躬,“救命恩人!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

“以后记住,我叫宋维安。”她很平淡的说着,要求普通的很,普通到让沈北诧异。

“啊?”沈北不知所措的啊了一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条件未免太简单了,简单到让沈北哭笑不得。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宋维安冷冷的瞥了沈北一眼,似乎这人不答应,她转身就走一样。

“可以可以,我当然记住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肯定记住名字了啊!”沈北连连应声,生怕宋维安单方面的结束这次帮忙。

宋维安朝着WT咖啡店里面走去,四处张望,回身疑问,“坐哪里?”

“靠窗靠窗,我在另一边等你啊!”沈北挑了挑眉,指着店门左边,背对着店门右边靠窗的位置,点了杯加糖咖啡,举着报纸,弄的跟间谍似的。

宋维安嘴角抽了抽,是个学表演的人吗,蠢成这样,演戏都不会演,可她并不打算点穿,瞥了两眼,走向那靠窗的位置,留了一个背对沈北的位置,这样沈北犯蠢的时候,不至于被对方发现。

她手指轻动,无趣的用汤匙在咖啡里搅拌,画圈,程江屹么?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程江屹呢,华画喜欢的程江屹,真是让人期待啊!

“对不起,等很久了吗?”这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声音,淡漠,但磁性,低沉,淳厚,很男人的声音,好听,不同于女人的酥软。

宋维安停顿了手指,好奇的抬头,去看有这么好听声音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得不承认,这个人不仅仅有些很好的嗓音,连着样貌都让人惊叹。

日光辉映间照出一张俊极无匹的脸,峰眉入鬓,眼如曜石,萧疏丰峻,肩宽腰窄,身量很高,真是一个完美的男人。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光裸着额头,依然俊郎不减,这个人,比娱乐圈里是让人嫉妒的,而身材,就这么一看连模特都嫉妒。

“等了半个小时,程先生觉得久吗?”宋维安的确被对方的样貌,身形,声音迷住了,但她会掩饰,可以面色如常,云淡风轻的言笑晏晏。

程江屹微征,看着宋维安抬眸后的模样,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有人强忍哭泣的冷漠。

——你是要和他一起离开吗?好啊,你死吧,我不要你了。

“你、对不起,我记得,我约的相亲对象是沈小姐?”程江屹解了解手腕处的纽扣,将袖口挽起,点了一份苦涩的咖啡。

宋维安唇口微张,遭了,忘记问沈北,他姐姐叫什么了,这个人怎么看出来的,没有理由这么没有礼貌的试探啊?

这样子又不像因为看出相亲对象不是说好那个人而气恼离去,更是解了袖口上的纽扣,点了咖啡,不急不缓的坐下了。
第二章 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程江屹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明知道宋维安并不是自己的相亲对象,肯定至极,可他却又没有恼羞成怒的离去,反而云淡风轻的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双手相扣,平放桌上。来自haohaoyun.com
   网络上没有任何关于著名小说家程江屹的照片,习性,喜好,听说这个人不接受任何采访,这让宋维安没有办法去揣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那个程江屹。
   目前让人左右为难的是,该怎么去回答程江屹的话。
   “程先生,相亲不是吗?何必在意是不是当初约好的人呢?难道说,我不如程先生的意?”宋维安有些强词夺理,上演了一场先发制人。
   服务生端上来的热咖啡很烫,冒着热气,程江屹只是淡然的瞟了冒着浓香的咖啡一眼,抬眼,盛气凌人的眼眸,很锋锐,同样,很美,也许形容一个男人用美来说有些阴柔的贬义。
  但程江屹的美,虽然的确有着比女人还要惊艳的容貌,气势之间,却让人难以忽略他是一个男人,当然187的身高发挥了不少的作用。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程江屹很正经很严肃的说着,没有半分玩笑的模样,却说着在别人眼里是一种玩笑的话。
   这让宋维安有些惶恐不安,唐突的让宋维安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见过对面的人,不,脑海里所有的记忆否决了这个可能,这个貌美的男人,她从未见过。
   她局促,放在桌下腿上的手用上力气,捏着自己,有些长的指甲掐着手心,面上虽然冷静,眼神却有了几分闪躲,带着嘲讽的语气,“程先生,你不觉得很唐突吗?我与你不过萍水相逢,我们不了解对方,你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而我也完全不了解你——”
   “你不愿意吗?”程江屹面目有些僵硬,甚至可以说是不满,令人惊艳的脸上有了几分不可置信,张扬的薄唇几分咬牙切齿。
   宋维安吞了吞口水,扑面而来的威压,让她有点喘不过气,她再怎么镇静再怎么成熟,终归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男人的气势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有种如果拒绝,程江屹就会把她怎么样一般。
   或许,是她自己想入非非了,相亲,求婚,说不定只是这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哥的把戏,好玩而已。
   掩饰性的端起咖啡杯,苦涩的味道荡漾在唇齿之间,这种味道很不喜欢,说实话宋维安更喜欢喝甜腻的奶茶,虽然这有一点小女生。
   生生的压下想将苦涩吐出来的想法,平复了跌宕起伏的心,温婉一笑,眉眼弯弯,“程先生说笑了,我们萍水相逢。”
   “我们在相亲。”程江屹显然不喜这个萍水相逢,义正言辞的提醒了宋维安,他们在相亲,不是萍水相逢。
   宋维安有些懵逼,这个人好无厘头啊,难道是她自己已经退化到听不懂地球话了?她当然知道是在相亲,可她并非程江屹约见的相亲对象不是吗?这个事实,在程江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已经拆穿了不是吗?
   “可以这样来说,我是顶替沈小姐来和你相亲的,而程先生,我实在无法理解,你、嗯——”宋维安小心翼翼的叙述着自己想说的话,带着几分考量,犹犹豫豫的停顿了几分。“你是通过我向沈小姐求婚?”
   程江屹面目有些疑惑,奇怪的看着宋维安,“你耳背?还是理解能力有问题?”
   宋维安猛的站起来,左手背在身后,指甲掐入掌心,咬着牙齿,喉咙动了动,不知道是怒极了,还是怎么样,隐忍的颔首点着头保证自己不再大庭广众之下大发脾气,“好,好,说的真好。”
   停顿几分之后,依然保持良好的教养。“程先生,我想,我们的相亲可能要到此结束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没有好感,所以没有继续的必要。”
   语罢,宋维安瞥了程江屹一眼,转身离开,沈北惊的起身拦在门口,慌慌张张的,“宋维安,喂、宋维安!”
   沈北的起身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处,唤了两声宋维安,她也没有回头,反而硬气十足的推开沈北,冷着一张脸,不爽到极点。
   宋维安发誓,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男人,虽然是个大美人,性子却是这样,她瞎了眼才会以为程江屹是一个冷漠严肃的男人,这分明是一个混蛋,讲的什么话,你特么才耳背,全小区都耳背,你程江屹才蠢!
   这个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简直要气炸了!得亏她脾气能忍,不然早就骂死这个男人,外加送上一杯凉水了。
   气头上的她,完全是忽略了沈北的呼喊,礼貌在面对程江屹的时候,用的干干净净了。
   相比之下,程江屹冷静的不像一个求婚被拒绝,相亲被甩的人,从落地玻璃窗朝外面看着宋维安离去的背影,锋利明亮的眼眸闪过几丝愧疚。
   放下稍有凉意的咖啡,宋维安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程江屹没有打算多留,起身准备结账离开。
   沈北冲了过来,面带歉意,一个劲的开始道歉,“程先生,对不起,宋维安不是故意的,她真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姐沈南今天没办法过来,宋维安过来代替一下,你——”
  “她姓宋?”程江屹显然很吃惊,声音很大,很低沉,打断了沈北的话,甚至没有多问他的相亲对象沈南为什么没有来,专注点在宋维安的姓氏上。
   沈北被程江屹突然的变脸给吓到了,怔在当场,微张唇口,傻愣愣的点头。
  “竟然真的是,宋,她真的是她吗?”程江屹喃喃自语着,低眉垂眼,虽然依旧貌美,却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眼帘微眯,有几分颓废。
   沈北看得出来,程江屹有些不对,小心翼翼的望着程江屹的表情,试探性的询问,“程先生认识宋维安?你怎么了?”
   程江屹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完全没有理会沈北的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这让沈北不好多问,甚至有些尴尬,抓了抓自己一头卷发,叹了口气。
   看着程江屹奇怪的样子,虽然怪异,有些不放心,这应该不能怪他吧,虽然程江屹是在宋维安走了之后这样的,虽然宋维安是自己找来的救兵,可是这一切的原因都归就于沈南,要是家里母老虎问起来,绝对和自己无关!
   沈北咬了咬牙,心一横,退了几步,发现程江屹依然呆愣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他就放心的转身离开了。
  
  
第三章 收养和影子
  宋维安一向心里有再大的怒意,在踏进华家的时候都会平复的干干净净,因为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她永远都只是个外人,每天只能笑意连连,坐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华家是住在军区大院,华画的爷爷是个老顽固,很不中意家里的女孩子晚归,他不喜欢看现在年轻人乱七八糟的打扮,每周的回来,华画和宋维安都是乖乖女打扮,端庄典雅,大家闺秀的模样。
  华振国华老爷子很硬朗,撑着拐杖,肩背于这个年龄来说,是挺的很直的,岁月沾染浑浊的眼,依然掩不去其中睿智,坐在客厅里,旁边当然端坐着华画父亲一辈的人。
  “爸,这不可以,小画怎能一辈子去照顾那个残废呢!”是华画的母亲顾欣,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有能力的女人,第五军区医院,脑科主任,她保养的很好,四十五六的年纪,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
   宋维安靠在进门左墙边,刚好是客厅往这边的死角,距离有些远,她的动作很轻微,里面的人自然没办法察觉到,华家军人世家,男人的音量一个比一个大,恰好可以让宋维安能够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又能听到客厅里的谈话。
   华画小舅妈袁子琴,相比顾欣来说,能力就没有那么强悍了,家庭主妇一个,丈夫是华家少有没有入政治的男人,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两夫妻相敬如宾,虽没有大权势,也安稳的享受生活。
   袁子琴三十来岁,女儿才十四五岁,再怎么样也轮不到自己女儿,站着说话不腰疼,对于大嫂顾欣的倒霉自然嘲笑了一番,“哎,大嫂,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唐昀这小伙子当时年纪轻轻坐到少校级别的时候,你可巴不得小画嫁给他,如今唐韵残废了,你就落井下石啊!”
   顾欣咬牙切齿的瞪眼袁子琴,这个女人总是喜欢和自己作对,关系不到她女儿一辈子,她这话说的还真好听啊!
   华振国这个老头子默不作声,听着华画母亲顾欣的反对,华画舅妈袁子琴的嘲讽。
  “吵什么吵!我们华家姑娘自然不会让唐家人这么糟蹋了!”华然三十岁的年纪,至今都没有嫁出去,像个爷们一样粗鲁,偏偏又没有像爷们一样能养得活自己,至今待在家里,吃喝父母的,成天跑去和别人赛车。
   华然突然的声音到是把宋维安吓住了,躲在墙边的她意犹未尽的拍了拍胸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华家人的声音还真是让人胆战心惊啊!
   现在她想,后面的故事,宋维安作为一个局外人是不适合听到的,她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的清响,随后关上,这果然惊动了客厅里面的人。
   宋维安穿着拖鞋,领着背包,嘴角上扬,眉眼弯弯,走到客厅,而后很惊讶的微张唇角,呆愣了几分,颔首鞠躬,“华爷爷,华伯母,华姑姑,我回来了。”
   戛然停止话题的他们,一一望着宋维安,相比顾欣和袁子琴的礼貌点头示意,华然很不喜欢宋维安这个二十岁了还呆在华家不离开的女人很不满,就算这是大哥战友的女儿,抚养到十八岁也就够了啊!
   华然双手挽臂,瞟了宋维安一眼,冷哼一声,“哎哟哟,宋维安,你好像有二十岁了吧!”
   这言外之意明显,脸上表情就差写着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么大个姑娘了,还留在这里,又不是华家人。
   宋维安低着头,手拎着背包,上齿咬着下唇,并没有回答华然的话,自然也就是听明白了其中意思,可她完全又不能凭着一时负气,喊着要离开这里,这是极为不礼貌的,华家将她抚养到二十岁,就算她十八岁的时候想要离开,只要华家人不允许,她就离不开。
   就像当初,顾欣眉目带笑的告诉自己,和华画一同被戏影大学表演系录取,问她开不开心,可以继续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真是好笑,自己努力了整个高中,拼尽全力考了一个好分数,终于可以离开华家,去外地念书,而华家权重,不过几句言语就可以让她前途绑定了华画,从此成了华画的影子,陪着华画,华画说什么她就要去做什么。
  “华然!你说的什么话!维安就和华画一样在我心中,她回自己家怎么了!”顾欣心中也不怎么看好华然,宋维安是自己养了这么年,一直是华画的玩伴,华画想进演艺圈,宋维安以后自然可以多多护着华画一些,挡住一些肮脏的东西。
   华然不以为然,她不傻,顾欣的心思很明显,怎么可能看不穿,这种女人,虽说是自己大嫂,可自己打心底瞧不上,利用这份养育之恩,来为自己女儿找一个替身,找一个影子,还真是自私啊!
  可惜了大哥为战友抚养遗孤,本是好心好意,出发善良,却被自己枕边人利用,不知道大哥知道了会怎么样。
  “华伯母,我先上去了。”宋维安不想牵连进他们的纷争,顾欣和华然的互不对眼,早在十年前就知道了,无视就好,当真了,参合进去了就是被两个杀伤力强的女人当做炮灰,宋维安没有那么蠢,连华老爷子都不管,又何必做这个和事老呢?
   华振国敲了敲拐杖,咚咚咚——三声拐杖落地,这声音很平常,就和普通老人敲拐杖的声音一样。
  可偏偏这么普通的声音直接叫顾欣和华然两个停止了互不顺眼的怒视,掐断了两人的互相嘲讽,和争论,连着宋维安也自觉的没有上楼,双手交叠在前,拎着背包,肩背挺直,双脚并拢,严谨的军姿。
   这是华家的规矩,一旦华老爷子冷静的用拐杖敲地面,就算是华画父亲在这里,C城军区的将军华邦也得立正站直,军姿站好,在华家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华画自然也不例外了。
   “维安,过来坐,华然再说混账话就给我出去!”华老爷子的声音很严肃冷冽,六十几岁的年纪了,声音依然洪亮,威严。
   宋维安自然不能反抗,右手的食指微动,眼神躲闪了几分,有些不安,踌躇了几分,还是走了过去,坐到华老爷子旁边,行如风站如松,坐如钟,很让华老爷子满意。
  

原来爱情很快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原来爱情很快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如果不曾爱过4章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4章小说书名:如果不曾爱过第四章和陌生的男人睡了“霍大校草,温凉她……”不等乔沐沐将后面的话说完全,霍东铭凉凉的瞥了她一眼,一只胳膊强势的搂着温凉的腰肢。“你先走,我送她回去。”“……”what?众目睽睽之下,霍东铭径直将温凉打横抱起,在一片唏嘘声中,三步并作两步的绕过车身,将她扔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给她系上安全带。然后他才从容的钻入车内,动作熟练的发动引擎,一踩油门。……夜色中,布加迪以15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飞驰,七彩的霓虹灯在眼前闪烁。霍东铭猛踩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

  • 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4章

    原标题: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4章小说: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第4章:捉摸不透在擦拭掉了多余的口红之后,陆迟彻将手上那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高跟鞋丢到了许言冉面前的地面上。许言冉自然没打算让他来为自己穿上,因此只好弯下酸痛的药,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那双高跟鞋。可是尽管穿上了足有八公分的高跟鞋,站在陆迟彻的面前,许言冉依旧像是一只奶声奶气的小奶猫,丝毫没有任何的气势。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的许言冉站在原地的时候还可以勉强支撑住,可是想要走路的话,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磕绊。许言冉挎着陆迟彻的胳膊小心翼翼

  • 前夫,再也不见4章

    原标题:前夫,再也不见4章书名:前夫,再也不见第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4同他一同进了里间的包房,看到里面的布置,我有些尴尬,夜总会里的单独隔间,都是共人滚床单用的。他直接走到那张两米的红鸾帐里,坐了下来,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看着我道,“林特助,过来坐。”我一时间拧眉,但想着着他怎么说也是一堂堂集团的总裁,不至于对我一个小特助有什么非分之想。索性,也就坐了过去。他和蔼的笑了笑,看着我道,“林特助今年有几岁了?”我低眸从包里拿出合同,开口道,“二十五了!”“听说你和陆泽笙结婚了?”他突然开口问这种问题

  • 十年心事渡时光4章

    原标题:十年心事渡时光4章小说名称:十年心事渡时光第4章离婚?休想!对于这个爱了自己二十年的女人,冷继尘向来是不屑的,只是现在从护士口中听到宋依然大出血,他竟然有些心慌。第一个念头就是,她会不会有事!“我太太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他已经冲上前问护士。“冷先生您不用担心,冷太太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她情绪不是很好,得好好休养。”自己为什么会担心她?冷继尘好看的眉头拧紧,随后松开,很理所当然的想,宋依然是他太太,他关心她是应该的!“孩子血型验了没有?”第二件事才是关心孩子。“现在我们还在给孕妇止血

  • 爱到深处无归途4章

    原标题:爱到深处无归途4章小说名称:爱到深处无归途第四章:变态的恶魔“你怎么了?”容齐林阴冷看着她,眼神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苏雅晴本就害怕他,更是慌张得脸色惨白,摇摇头:“我不太舒服……”容老爷子发话:“既然雅晴不舒服,就先回房休息吧!别强撑着,身体要紧。”姑妈凑过来说:“雅晴跟齐林结婚有一段时间了,这么疲惫会不会是怀孕了?”苏雅晴的脸色更加惨白,甚至听见‘怀孕’两个字都会瑟瑟发抖,她不敢去看容齐林的脸。别人不知道容齐林的情况,她可比谁都清楚,容齐林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生育能力。感觉到来自于容齐林的

  • 梦中旧识半零落4章

    原标题:梦中旧识半零落4章小说书名:梦中旧识半零落第四章莫烟偏着头,发丝遮掩在脸上,看不见情绪,一滴水珠从她发间落下,砸到庞佳一手背上,滚烫滚烫。“莫烟,我从来不看好你跟顾奕辰,那个男人的眼是瞎的,你跟他在一起三年,难道还不清楚吗?”庞佳一语气急躁,这会儿也顾不得诊室还有外人。“我不帮你拦着,是让你自己看清楚,这个男人心底到底有没有你,你才二十五岁,真的想将自己锁死在这场婚姻里吗?”眼泪一滴滴滑落,莫烟抬头望着庞佳一,声音沙哑道,“太晚了,已经锁死了。”“你真是——”庞佳一恨铁不成钢,刚想教训两

  • 满心欢喜盼君来4章

    原标题:满心欢喜盼君来4章小说名字:满心欢喜盼君来第4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说着,纪晚用力的推开了顾以勋,直接冲到阳台上,翻身就跳了下去!“纪晚!”这一刻,顾以勋的心骤然悬到了嗓子眼,他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阳台,满脸惊慌的朝下看。阳台下,刚刚好是那个游泳池,纪晚落到游泳池里,死是死不了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莫大的怒火瞬间将他的理智烧的全无,他连外套都没脱,就那样跳了下去。“纪晚,你竟敢在我面前寻死?”“死,对你来说太便宜了!”“我说过,你只配生不如死!”冰冷的池水中,顾以勋将纪晚拖出了水面,一

  • 致我最爱的温凉4章

    原标题:致我最爱的温凉4章小说:致我最爱的温凉第四章和陌生的男人睡了“霍大校草,温凉她……”不等乔沐沐将后面的话说完全,霍东铭凉凉的瞥了她一眼,一只胳膊强势的搂着温凉的腰肢。“你先走,我送她回去。”“……”what?众目睽睽之下,霍东铭径直将温凉打横抱起,在一片唏嘘声中,三步并作两步的绕过车身,将她扔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给她系上安全带。然后他才从容的钻入车内,动作熟练的发动引擎,一踩油门。……夜色中,布加迪以15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飞驰,七彩的霓虹灯在眼前闪烁。霍东铭猛踩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

  • 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4章

    原标题: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4章小说名字: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004章史上最大笑料景曦咬了咬唇,红着双眼说:“颜颜,我不是要跟你抢阿逸的,真没有!我,我只是太爱阿逸的,你不要生气,我把阿逸还给你好不好?”“景曦你总是顾忌她的感受做什么?”景曦心软的样子让裴逸又气又心疼,瞥了靳颜一眼:“如果没有我,她靳颜就什么都不是!”呵呵!靳颜感觉太狗血了。自己闺蜜怀了男朋友的孩子,测孕棒还他妈是她自个买回来的!日了狗的!“是,没有你裴逸先生,我可能还进不了娱乐圈。”靳颜揉着太阳穴,怒笑着:“但是这他妈

  • 南少,请疼我4章

    原标题:南少,请疼我4章书名:南少,请疼我第四章他觉得有些难受“少爷,去哪儿?”司机师傅小心翼翼地询问,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南亓哲轻叹口气,疲倦地捏了捏眉心,“去碧水云亭。”除去生理需求的时候,南亓哲基本上不会回去。说来倒是可笑,以前只要看到苏然的电话,他就厌恶至极。可到了现在竟然连一个消息也没有,他竟然有些无所适从了。心里就跟密密麻麻爬了一层蚂蚁,让他觉得有些难受。……一下车,远远就看见别墅里灯火烛明,还隐隐传来一股子饭菜的香味儿。果然,什么离婚协议,什么飞机失事,不就是那个女人闹出的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