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诱情:总裁的邪恶情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9:50:07 来源:网络 []

书名:诱情:总裁的邪恶情人

第1章 他回来了

盛夏的夜空,知了在树上继续唱着高歌,路边的树荫下偶尔会出现几个路过的行人的影子倒

影在路灯下。阅读haohaoyun.com景依馨独自一人走在夜间的树影下,显得背影有些落寞。

突然,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让景依馨吓了一跳。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着家里

的座机,景依馨温柔的笑了起来,接起电话,声音柔柔的说:“这么晚,怎么还没回家呢?”

“你也知道很晚了。怎么现在才下班?局里有很多事情?”电话那头是一个很温柔的男子的声音,语气里透露这一丝的宠溺。

“是啊。不过,都是一些小case。没什么大案子。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景依馨也不想瞒着男人下班这么晚的原因。

电话那头声音明显的顿了一下,说:“你现在到哪了?我开车来接你?”

“不用了,我快到楼下了。”景依馨看着自己已经快到走到自家的楼下了,连忙阻止着男人,就怕男人动作快的,已经出去摁电梯了。

“那好,你自己小心点。”男人见她这么说,也不坚持,就挂断电话。

景依馨收起电话,就大步的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一点都没有发现在自己300米后,有一辆车子跟着自己。

车内的男人戴着墨镜,冷峻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双眼睛冷冷的逼视着走在前方的景依馨。网站haohaoyun.com

在看着景依馨到达小区门口才加速开车,绝尘而去。

景依馨一打开门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唐念博。

“回来了呀。我去给你倒杯水。”唐念博看着景依馨在换鞋,便站起身来去厨房倒水。

唐念博将水递给景依馨说,:“怎么这么晚啊?”

“是啊。好忙,明天还有一堆报告要写。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景依馨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说道。

唐念博见景依馨这么累,真想开口让她把警察局的工作辞掉。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是无法说服依馨的。

唐念博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说,:“好了,很晚了。我先回家了,明天局里见。”

景依馨也知道时间晚了,不再开口去挽留他多坐一会,毕竟孤男寡女,大晚上在一起,被邻居看着了也不好,现在的人,嘴杂。

“那好,我就不送你了,你回家开车小心一点。《诱情:总裁的邪恶情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景依馨放在水杯,将唐念博送出去坐电梯。

看着唐念博进入电梯后,景依馨才回到家。

洗完澡,景依馨打开电脑,无意间将鼠标点击打开了自己许久没有打开的文件夹。

看着文件夹里的照片,景依馨,胸口又开始隐隐的做痛。

照片里,一个娇小可爱的女人在高大俊朗男人的怀里笑的很开心,男人眼里都充满了笑意。

从男人眼里看出了对自己怀里的女人的宠溺和爱。

【睿,你还好吗?你会看着这些照片,也想起依馨吗?】景依馨在心里闷闷的想着。《诱情:总裁的邪恶情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眼里不自觉的充满了泪水。

【景依馨,不要再想了。当初,是你自己背叛他的,你还什么资格去让他再去想你?】景依馨在心里对自己警告的说到。

一狠心,将文件夹关闭,拖进回收站。

可是,真的将文件夹放入回收站。景依馨后悔了,立刻撤销的删除。

关上电脑,睡觉。

第二天,景依馨还是照常去上班。

“Madam,你来了?”简欣看着走进办公室的景依馨问道。

“嗯。来了。有事吗?”景依馨随意的跟自己的组员打着招呼。

铃铃铃……办公室的电话,剧烈的响起,似乎在昭示着这通电话有多么的着急。

“您好。重案组!”简欣接起电话,很公式化的说道。

看着大家都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景依馨也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

刚进去没多久,简欣就敲门进来,说:“Madam,刚接到市民电话,城郊发现一具男子尸体。”

“通知法医和法证,我们马上出发。”景依馨对简欣说道。自己就拿起车钥匙带头出去了。

城郊——

“Madam,是这位先生发现尸体的。”看着景依馨走进警戒封锁线内,并且蹲在尸体身边翻看着什么似的,阿康立即将发现尸体的人员带到她面前。

景依馨并没有立即抬头去看报案的人员,只是检查着尸体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尸体的证件。

直到景依馨起身,抬头,视线对上一双蓝色的眸子。

景依馨仔细看着眼前的男人,手里拿着的笔和记录本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是他?他回来了吗?

他怎么会回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不会的。也不可能的。

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不是他,肯定不是。

景依馨在内心说服着自己。

“Madam?怎么了?”阿康看着景依馨这个失礼的动作,有些纳闷了。

阿康跟着景依馨有一年多了,从来没有看见她这么的惊慌失措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蓝眸子的男人,很得意的看着景依馨的惊慌失措,仿佛早就料到景依馨会这样。

景依馨也发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捡起地上的笔和记录本,说:“没事。”

阿康看自己的上司说没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说:“Madam,是这位韩先生发现尸体的,并报警。”

景依馨看着阿康之前对这个韩先生做的笔录,当自己的视线看到姓名这一栏写着韩晟睿时,景依馨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仿佛静止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随后心跳猛的加速。手里的记录本再次掉到了地上。

韩晟睿眼里带着笑意,看着景依馨的两次惊慌失措。

景依馨,原来你也会不知所措?原来你也会心虚?那么,现在就让我来报复你吧。

“Madam,你是不是不舒服?”阿康看着景依馨再次惊慌失措的表情,有些担心的问到。

这时,法医和法证也来了,

“头,唐医生和杨sir来了。”简欣走到阿康的旁边小声的说道。

唐念博一走进警戒封锁线时就注意到了景依馨,看着她苍白的脸,急忙的走到她面前:“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景依馨依旧沉思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就没发现站在眼前的唐念博。

看着景依馨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唐念博担心的将自己的手探上她的额头。

感觉到有一双手要拂上自己的额头,景依馨下意识的推开。这时,才发现眼前的人竟是:“念博?”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唐念博再次问到。

“没事,你先去看死者吧!”景依馨明显的不想回答。

唐念博看着这么多人在场,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只好先去检查尸体。

阿康再次将记录本交到景依馨手里,心里还是免不了一些担心,:“Madam,你真的没事吗?”

景依馨勉强的笑了笑,摇摇头,她当然知道阿康是关心自己,但是,目前她还是,想弄清楚,站在自己目前的那个男人,是不是自己曾经最爱的,却不得不伤害的——韩晟睿。

景依馨说服自己,强压着内心的波动,走向唯一一个在警方封锁线的人。

韩晟睿眼里带着一些鄙夷的笑容对上景依馨的眼睛。

“您好,韩先生,我是S市重案组B队督察,景依馨。麻烦您,把你看到的事情在说一遍。”很公式化的语气。仿佛曾经与他没有过任何的交集。

韩晟睿,嘴边泛起一抹笑意,用很轻蔑的语气:“Madam,我已经把我看到了,都说了一遍了。您的属下也记下了,难道,你不识字吗?还是……。突然,韩晟睿靠近在她耳边低声道:“这几年回味着我在床上对你的爱抚,忘记了怎么去看笔录?”

景依馨没想到韩晟睿会这样说,一下子再一次将手中的东西掉在地上。

看着她三番几次出错,韩晟睿觉得心里有一种快感。

边上的警署同事也意识到不对劲,走到景依馨身边:“Madam,你不舒服就先回去吧。稍后,我带这位韩先生去警局再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景依馨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现场。要不,只会让自己出更多的错。

将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景依馨连和唐念博招呼都没打,走出封锁线,开车离去。

勘察完案发现场的尸体,唐念博发现景依馨没了踪影,以为她去询问笔录和做问卷调查,收拾了自己的物品就走了。

当唐念博走到韩晟睿身边时,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

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在哪见过。

摇摇头,唐念博熟络的和警员打完招呼就离开了,并没有将韩晟睿事情放在心里。

S市——警局,重案组B队

韩晟睿声称自己是良好市民,跟着简欣和阿康来到了问话室。

实际目的,或许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问话室门被打开,景依馨端着一杯咖啡,拿着笔录本走了进来。

韩晟睿看着她将咖啡放在自己面前,放下把玩着的打火机,抬头说:“我只喝现磨咖啡,速溶咖啡对我胃不好,麻烦Madam帮我换一杯。”

这么多年了,男人的习惯还是没换,咖啡只喝现磨的,不加糖,纯黑咖啡。

景依馨没出声,也没把咖啡换掉,“韩先生,你那个时候怎么会在案发现场,你有看见犯罪嫌疑人吗?”依旧是很公式化的语气。

男人依旧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并没有马上回到她的话。

景依馨等了大概十分钟,男人还是没有打算开口说话,景依馨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收起原先摊开的笔录本,打算离去。

看着她要离去的动作,男人终于开口道:“这么没耐心?这就想走了?”

景依馨手已经触到门把了,听到男人的声音,动作顿了一下,:“你根本没打算要说,不是吗?”

男人收起打火机,起身走到她身边,嘴角不变的还是那一抹笑容,手轻轻的撩起一族散落的碎发,轻声说:“景依馨,原来你的耐心就只有这一点?真难想象,你在我身边,那四年是怎么度过的?”

景依馨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

看着景依馨的脸色,男人很喜欢她这样手足无措的样子。

忽然,景依馨感觉腰间一紧,眼睛看到男人另一只手搂紧自己的腰,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当日我说过的话,希望你还记得。景依馨,我韩晟睿,是有仇必报的人。你就等着……我送你的大礼吧。”

景依馨还没回过神,腰间的臂手已经松开,男人打开问话室的门,已经离去。

看向男人离去的背影,景依馨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很痛。

原来,他真的会来报复自己。

早知,会有这样的结果,当初又何必接下这样的一个任务呢?

第2章 家族任务

景家,在S市是与夏家并立于在警界的名望家族。

只是景家与夏家不一样的是,景家的小孩,想要进入警界,必须在成年时去完成一次家族给的任务。只有完成任务,才有资格进入警界。否则,就算你的先资条件再好,那么你在考警校时,也会被淘汰。

这一规矩,在景依馨出生时,就已经屹立多年,从没改变。

在景依馨18岁,这一天,她被家族的老爷子叫进书房。

景依馨站在自己爷爷书房内,看着书房的书架上都是爷爷年轻时立下的功绩的奖杯,很是自豪。

“爷爷,你喊我进来,应该不是要我看您书房的奖杯吧?”景依馨环视一圈后,忍不住出声问道背对着自己的景老爷子。

景老爷子,原先是警察部王牌部门的高级警司,在警界立下很多功绩。

只是,人到中年,不得不退休。

老爷子听到自己孙女的话后,转过身来,:“依馨,你已经18岁了,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们家族的规矩。”

景依馨在内心暗自窃喜,她就知道爷爷晚上让她来书房就是这件事情。

要知道,她从小就盼望着自己赶快长大,到成年时,可以完成家族的任务。现在机会终于来了:“爷爷,我知道。您想说什么?”

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愧是在他严厉教育下成长的孙女,:“这次,家族一共有两个任务给你来选择。”

依馨一听,自己竟然可以选择,真是太棒了。

要知道,在家族里,只有家族来给你选择任务,从来没有你来选择家族的任务来完成的。“爷爷,到底是哪两个任务?”她很是兴奋的问道。

老爷子听到她的话后,顿了一下,说:“第一个任务就是,你要完成HitTeam,情报分析,专职跟踪,计算机分析和监听的所有课程。”这些课程其实都是警察部王牌部门CIB的专业课程。

景依馨听到这些课程,很心动,但是她还是想听完了再做决定:“那第二个任务是什么?”

老爷子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站在面前的景依馨,:“完成这上面的任务。”

景依馨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爷爷,但是老爷子只是示意让她自己打开来看。

明白爷爷的意思后,景依馨拆开信封,看完上面的信息后,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笑意,:“爷爷,相对于第一个任务,我个人更觉得第二个任务要有挑战。”将手里的A4纸,按着原先的折痕整理好放进信封,“所以,我选择完成家族给我的第二个任务。”

老爷子似乎早就料到她会选择第二个任务一样脸上没有太大的诧异,只是淡淡的道出:“这个任务,没有时间限制,也就是说,你必须有完全的把握才可以行动,但是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明白吗?”

女子走上前,握住老爷子的手,:“爷爷,您放心吧。我明白,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个任务。”

“那好,从明天开始,我会亲自训练你,时机一成熟,我们就开始行动。”

而此时,在大洋彼岸,一座古老的城堡里,挂在大厅里的时钟,发出整点时的咚咚声,在一间密室里,一个年纪尚轻的男人单脚跪在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面前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面前,:“主人,属下收到家主的信件,家主说让我们这次的目标放在S市,不知您的意见如何?”

风衣男人转过身,淡淡的开口道:“你去准备一下,一个月后,直接飞抵S市。”男人话语里,似乎带着一丝浓烈的杀气。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S市的何方圣神,可以让他情同手足、出神入死的兄弟,到现在还处于昏迷的状态。

原先,跪在地上的男子,行了一个礼节:“是,主人,属下现在就去准备。”说完,就站起身子,打开密室的门,离开。

男人看着属下离去后,在黑暗中很熟络的走向离自己不远的古老的办公桌,拿起一直放在那的红酒,细细品尝。

男人,淡淡的品尝一口,手摇晃着高脚杯里余下不多的红酒,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意“锦,就让我一个月后揭开,你那个小女人的神秘面纱吧。”男人在心里想着,暗暗说道。

一个帅气的仰头,将高脚杯里的红酒全数吞下。

男人全然不知,就是自己这个决定,让他掉入了“敌人”预先设计好的圈套里,没想到,自己兄弟的神秘女人没看见,竟将自己的心,也陷入S市里了。

S市——景家的秘密训练室。

景依馨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苦苦的背着自己爷爷整理出来了一些专业术语,今天就到了实战训练了。

景依馨一身黑色夜行衣,长长的黑发,绑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老爷子同样色系的中山装,如果,不是那一头白发,外人估计很难猜中他的实际年纪。

“依馨,今天我们要训练的就是简单的过肩摔,看好爷爷给你的示范。”老爷子话语刚落下,景依馨就看见原本树立在老爷子身后的木偶人倒下了。

老爷子的身手,果然依旧不见褪色。

……………………………………

一个月的时间里,景依馨学会了简单的化妆,服装搭配,语音监听和计算机跟踪。当然,还有一些防身术。

终于,在最后一天时间里,景依馨得到了老爷子满意的笑容。

同一时刻,一架机身纹着一条祥龙的飞机,降落在了S市里的私人别墅的停机坪上。

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踏着稳重的步伐走了下来。

男人扬起一抹微笑,抬头看向S市的天空,心里暗自道:“S市,我来了。”

第3章 初遇

暗夜下的S市,依旧是人声鼎沸,热热闹闹。处于白雪路上的一家名为【夜色】的酒吧内隐秘的地下室里一群人聚齐在一起赌博。

毕竟是聚众赌博嘛,在法律上被抓到了会被判刑的。

一张百家乐的桌子周边围了一群人,似乎看什么好戏一样。

桌子的两边坐着一男一女,似乎在对决。

男人是本市某科技公司的执行总裁——杨天。

他也算是夜色的熟客了,所以大家也就认识了。

只是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好像是第一次来夜色。

女人似乎很兴奋,嘴里还不时的说着:“9点,9点,9点……”当手里最后一张牌翻开时,女人看到是红桃A时,一个用力将自己手里的三张牌摔在桌子上了。

坐在她对面的杨天笑得很开怀,将女人的赌注扒拉到自己的面前,还不忘说一句:“美丽的小姐,不好意思啦,我又赢了。”

女人很不甘心,自己的运气应该没那么差吧?“再来,再来,我就不信了!”

杨天看了一眼女人,发现她的面前已经是空荡荡的了,一点赌注都没有。

女人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窘迫,淡淡的笑了一下,:“怎么?怕我输了不给钱?”

杨天听见她的话,大笑起来直摇头。似乎是不在乎钱不钱的问题。

女人有些诧异的望着自己前方的男人,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又这样盯着自己看,有点不怀好意。女人受不了,男人赤裸裸的眼光盯着自己看,不耐烦的道:“到底想怎样?要是不想赌,我就找别人了。”说完,女人作势要离开。

男人看她真的要走,连忙走到她面前伸手拦住她,:“我又没说不赌,只是我们这次换一个赌注怎么样?”男人说出了他心里的小算盘。

女人仰起头,视线对上他的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一次定输赢,要是小姐您赢了,我就把之前赢的钱,全数退还给您。要是,小姐,运气还是不好,输了,……”男人单手抚摸着下巴,眼神里透露着一些色色的表情在女人身上打转,“那就请小姐今晚陪我一晚,怎么样?”男人刚说完,旁人就开始议论纷纷了。

女人见他说完,就开始打量着他。

男人以为,女人是答应了,就让发牌员开始发牌。

男人似乎很有信心的赢这一局,嘴角始终都保持着笑容。

这一场有关于肉体的交易,并不是第一次在【夜色】出现了,只是这一次旁观者似乎都有很高的兴趣,嘴角一直喊着在“庄,庄,庄……”

最后,男人将自己手里的牌摊在面前,是9点。在百家乐里,最大了。

男人用眼神示意女人开自己的牌。

没办法,女人只好看自己牌,一张张摊开看,竟然是8点。

就差一点,要是自己的牌也是9点,起码是平手,还可以再玩一局,说不定自己就可以扭转乾坤了。

男人笑嘻嘻的走到她面前,自动自觉的把自己双手放在女人的腰间,嘴里还不忘说道:“宝贝,今晚注定你是我的了,咱现在走吧。”说完,就带着她走出赌场。

女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跟着男人离去。

别以为她就会乖乖的跟男人去开房,她是在观察环境,看什么情况下可以逃出去。

夜色里那么多人看着,想要跑肯定是行不通。

更何况,自己是第一次是来夜色,对里面的人都不熟,又不能求谁帮忙。

忽然,女人眼眸里看见一群穿着黑衣的男子,正像自己这个方向走来,好像是要进赌场。

女人计上心头,对着杨天妩媚的一笑,:“亲爱的,我也很想陪你一晚啊。可是,我怕我家老公不同意,那怎么办?”

杨天听她说,我家老公,立即停下脚步。打量着自己还搂在怀里的女人,轻蔑道:“你老公?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一个已婚妇女啊?要真是,也好。我还没玩过已婚妇女呢。正好尝尝新鲜。”

女人听见杨天的话,狠的只咬牙。呸,死色狼。

没办法,只好使出最后一招了。

看着那一群黑衣男子,越来越近,女人使劲挣脱出杨天的怀抱,朝着那一群黑衣男子中间的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小跑过去。

杨天看着她跑到那群人中间,想要看看她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老公,你来了啊?”女人挽上戴着墨镜的男人,嘴边还带着笑意。

墨镜男人,对着突如其来的女人有些疑惑,更疑惑的是,她叫他老公?

怎么他本人不知道他已经有老婆了呢?

在女人靠近男人的那一刻,站在男人左右两边的保镖就想拦住女人,只是被他一个侧头的动作给阻止了,他倒想看看这个喊他“老公”的女人,想玩什么?

女人见男人不说什么,继续道:“你好讨厌。现在才来,那,他啦,让我陪他一晚呢?”女人手指着十米开外的杨天。语气里无疑不是撒娇。

男人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男子,双手插在兜里,眼里似乎带着一点轻蔑的笑意。

男人大手直接搂上女人的腰,带着她朝着杨天的方向走去。

“你想让我女人陪你睡一晚?”男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可是说出这句话的气场明显不一样。

杨天看着这对男女,像是真的是夫妻,男人身边有又那么多的保镖护着,怕是什么大人物,“这位小姐,输了钱,只是一笔交易,只要……”杨天话还没说完,男人打断道:“多少?我给你?”

没等杨天开口说多少钱,站在男人右侧的保镖已经递上一张支票给他。

杨天接过支票,一看是100万。杨天收下支票,无所谓的耸耸肩,有钱还怕没女人?对两个人笑了笑,就离去了。

女人看着杨天离去后,还不忘对着他的背影做一些鄙视的动作。

看着女人的动作,还站在一旁的男人失声笑了出来,女人听见笑声后,转身,对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谢谢你救了我。那个钱,……厄,你给我一个电话,我有钱就还给你。”

男人,突然走进靠在女人的耳边低声道:“记住,我是韩晟睿,这个……”男人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类似名片的卡片,放进女人的手心内,“有我的联系方式”

女人怔怔的收下卡片,一个抬头,嘴唇不小心碰上男人的嘴唇,不知是男人故意还是怎么样?

对于这个忽来的吻,男人加大的力度。强势的进入她的口腔,深深的迷恋她的味道。

一吻方终,男人大掌覆上女人的脸,低沉的嗓音甚是好听:“这个,就当做,我帮你的回报。”

女人的脸带着点激情未退的潮红,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胡乱的点头。

第4章 神秘男人

男人看着她潮红的脸,甚是迷人,小腹一紧,有一种想将眼前人扑到的感觉。要是在之前,韩晟睿肯定会按着自己的想法,将女人直接拉入酒店套房,先解决了自己的欲&望再说。

可是,眼前的女人给他的感觉,不像是那种在风月场所的女人。尽管她从赌场出来,又欠下钱要用身体去还债。

可韩晟睿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想要珍惜。想他堂堂大名鼎鼎韩氏集团总裁,居然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忍受这么折磨人的痛苦。

想到这儿,韩晟睿下意识想要再去吻一下她的芳唇,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逼近,女人下意识的想要躲过去,男人感觉到她闪躲的动作,大掌擒住她的后脑勺,不容她的闪躲。

再次尝到她的甘甜,韩晟睿逐渐飞加深这个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男人在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女人,当男人想要吻你的时候,你最好不要闪躲,因为这样只会更加激起男人想要征服你的欲望,知道了吗?”韩晟睿在突然伏在她的耳边说道。女人只得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乖女孩,告诉我,你的名字。”

女人低着头,声音有些发不出似的,嗓音压的低低的道:“景依馨。我叫景依馨。”

听见她的名字,韩晟睿笑了,:“好了。我还有事,要走了。依馨,记得,那一百万,就用你的吻来抵消了。期待,与你再次见面。说完,男人不等景依馨回答,就已经消失在走廊里。

景依馨看着男人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双手不知觉的覆上双唇,想要确定刚才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感觉到自己的双唇有些肿烫,她才相信,刚才一切都是真的。

另一端,一栋破旧的商务大厦外,一个黑衣人避过行人的目光走进这座大厦的顶层。

暗夜里,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顶层的天台候着黑衣人的出现了。

“家主,属下来晚了。”黑衣人揭下自己的原本在头上的帽子,单膝跪在男人身后。

原来黑衣人是名女子,她的夜行装束让人一眼就觉得是个男人,没想到却是个女子。

棒球帽下包塑着一摞长发,拿下帽子,长发也跟着飘落下来。

被唤为【家主】的男人,转过身来,黑色的眸子犹如夜晚繁空里的星星,闪闪透着光,淡淡的点点头,示意黑衣女子起来。

“火,你应该知道,韩晟睿已经到达S市了,看来他已经准备接手于锦的事情了。”家主男人突然开口道。

女子愣了一下,没想到家主的消息那么灵通。韩晟睿刚来没多久,家主就已经知道了。

没等到女子的回应,男人继续开口道:“之前我们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夏家的小女儿——夏伊楠,用不了多久韩晟睿定会去会一会夏伊楠。记住,注意韩晟睿的一举一动,他的势力不比于锦小”说完,男人一双大手倏地捏上女子的下颚,脸色变的铁青,阴鸷道:“千万别和水一样,借着别人的势力,想要离开我,知道了吗?”

女子能够感觉到男人在说最后一句话时,手力明显加大了力气,眼睛余光看见他指尖泛白以及自己下颚传来的痛感更强烈。

女子只能顺从的点头。嘴里上不忘说:“家主,你放心,火定会全力效忠于您,不会跟水一样,想要逃离您的。”希望自己的顺从想可以稍微缓解一下痛疼感。

男人满意的看着女人给出了自己要想的答案,手也就跟着松开了女人的下颚。

火在自己的下颚等到放松的那一刻,自己的双手条件放射性的附上去,轻揉着自己的下颚。

男人露出满意的笑容,温柔的对女子道:“我就知道火不会弃我而去,不愧我当初那么用心提拔你。”

女子对于男人,偶尔会出现的这种温柔,很是鄙夷。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有需要我会在约时间见面。”男人收起那一脸的笑容,换上冰冷的面庞说道。

火似乎对男人这样的脾性已经习惯了,也就见怪不怪的,再次单膝跪在地上:“家主,属下告退。”说完,带上帽子,把长发重新包塑会棒球帽内,再将自己打扮成刚刚上来的样子,离去。

男人站在顶层的天台上,看着火离去后,不知何时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烟,点燃,狠狠的用力吸上一口,好像是要一次将烟全部吸完一样,重重的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反复的重逢这一个动作,直到手里的这一根烟燃尽。

男人将烟头随手丢在地上,走到天台的护栏处,双手撑住在护栏的两边,俯视这个城市的夜景。虽然,这座大厦已经要拆迁重建了,可因为靠近城市的山顶处,站在这个商务大厦的顶层,可以很好的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

【韩晟睿,在S市只能有一个领导者,那只能是我。于锦,我都不怕,你,我又有何畏惧呢?】男人在心里的想道。

现在,他对于自己统领S市更加有了信心。男人只要一想到,自己日后统一S市的场景,不禁笑了出来。再一次俯视S市的夜景,男人在心里有了更多的打算。

在顶层站了没多久,男人就下楼,开着自己的豪华跑车,一个加大油门,只留一层灰烬,车子已经消失在黑暗里。

此时,韩晟睿正坐在自己的别墅庄园的大的客厅里品赏着上等好酒,身边一样不缺女人的陪伴。

管家进来时,就看见自己少爷正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怀里抱着一位美女。感觉到有人过来,韩晟睿明显有些不悦,待看清来人是管家后,在女人耳旁不知说了什么,就见美女先离开了。

此刻整个客厅就剩管家和韩晟睿。

“少爷,您交待属下查的事情,已经有一些眉目了。”管家想起自己来找韩晟睿的主要原因,毕恭毕敬的说道。

韩晟睿听见管家的话后,没有太大的表情,只是示意管家继续说下去,“于少的事情,表面上看来跟夏家有关,但并不竟然,幕后主使是铁鹰帮,这是属下查到的资料。”管家将文件双手奉上递给韩晟睿。

韩晟睿接过文件,大致看了一眼,蓦然用力合上文件,:“他铁鹰帮想统一S市,那也得看我韩晟睿答不答应。”

诱情:总裁的邪恶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诱情 或 总裁的邪恶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情深不相忘第4章筹码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夏遇双手艰难的扒住他的胳膊,脸颊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我……没有……我没有推她!”他怎么就不明白,她那么爱他,又怎么会狠心杀死叶菀。更何况,她和叶菀是多年的好友,即便再痛心,也不会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当初贺氏集团面临巨大的财政危机,夏年灏知道她深爱着贺铭恩,才会用集团来作为交换筹码,要求他必须和夏遇在一起。夏遇求着贺铭恩娶自己,不过是为了让她父亲帮忙的权宜之计。可她还没来得及解释,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四章帮我去办出院手续医院的走廊。霍绍谦靠着墙,默不作声地掏出一根烟点燃,打火机的光照亮了他的脸,那英俊邪气的面庞上布满了阴沉。“先生,不好意思,这里不允许吸烟……”护士犹豫着上前阻止,被男人眼中的狠厉之色吓得打了个寒颤,就在她以为男人回冲上来揍她的时候,却见那人将手里的烟扔在地上,大力踩了两脚,然后走进了对面的病房。穆芊芊躺在病床上,小脸苍白,她的眉头仍旧紧紧地皱在一起,眼角湿润。看得出即便是在睡梦中,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第四章现在这个男人还没走?明显的意思是等她这个恩客起来给他钱!顿时对失身失心又要付钱满是痛苦,顾爽爽心情很差地扭头翻出钱包,这时浴室里走出一道男人挺拔的身影,他只简单地过了一条浴巾,浑身都是性感的肌肉滴着水滴,那双墨眸犹如浩瀚的海一眼深沉,此刻正慢悠悠的朝她看过来。顾爽爽呜的叫了一声,不敢直视这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呀!抬起被子火速捂住烧红的脸,小手从被子里伸出去,哆嗦着,“多多多、多少出台费?给你,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凉风何处去第四章温凉离婚唔!桌子上的器械都撞掉在地,满地脆响。温凉万万没有想到,穆城居然在手术室对自己……这里随时会有别的医生进来啊!“混蛋!穆城!禽兽!你他妈禽兽!”“禽兽?”男人蔑笑,“对啊,我就是!”“你!”温凉怒急,狠狠咬在他的手臂上,却没料到,这混账非但不停下,反而越来越狠!砰砰砰!手术室外的门被砸的砰砰作响,只听见温瑾瑜声嘶力竭地尖叫。“穆城哥!你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穆城,你快点出来啊!”那声音,又愤恨,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田野爱情生活第四章鸡的效果大晚上的,黄羿家的鸡棚却很热闹。一个个鸡笼子摆满鸡棚外,黄金豪现场指挥,好似怕黄羿反悔一样。村民们也把自家还活着的病鸡都担来。虽然他们都不同意黄羿的做法,但黄羿既然铁了心,他们当然不会不动心,最起码可以收回一点成本。“羿仔,病鸡都给你了,啥时候还钱?给我说清楚日子。”黄金豪道。“羿仔,钱不着急还给我们,啥时候宽裕了再说,你要是缺钱,我们都可以借一点给你。”黄云盛道。“对对,不着急还,就算不还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逆凰医妃惊天下004结果,狠狠打黑衣银面一路跟随西陵天磊,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城内一小四合院中,黑衣银面男子在暗处挑眉。西陵天磊来这里,居然然是为了见凤轻尘身边那个叫婉音的丫鬟?看到这个小丫鬟,黑衣银面男子终于确定,城门口那出好戏,是西陵太子与公主一手导演。只不过,这么一个不不了台面的小丫鬟,值得西陵天磊亲自来见?这丫鬟好大的面子,或者说凤轻尘好大的面子。“公子,奴按公子所言,将事办妥了。”婉音看着西陵天磊的背影,眼带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的神秘老公》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的神秘老公第4章我要她的全部歹徒也被她吓到了,定在了原地,有瞬间的恍惚。白雅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眼中一片荒凉,“来啊,反正我死了,你们都给我陪葬。”那是明显的无所谓死亡,冷的,好像十二月的寒。顾凌擎的目中深邃了几分,定定的看着她。“老大,我想弄死她!”黄头发紧握着拳头说道。年长的歹徒站了起来。白雅也跟着站了起来,朝着黄头发歹徒走去。气氛如在弦上。一触即发。年长的歹徒震惊她的勇气,用枪指着她,“别再过来。”白雅嗤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爱如星光》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你的爱如星光第4章有她一半骨血摇了摇头,阮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不知姓名,不知模样的陌生的妈妈。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打来的人是阮白的好闺蜜,李妮。阮白接了。“hi,好久没跟你视频了,你干嘛躲着我?”李妮抱怨的说道,然后沮丧的在那边托腮:“小白,你真的想好要去英国了吗?那边有人欺负你怎么办,我的拳头又伸不过去。”“还有!我听说国外的男生早熟,有很多学校的寝室男女混住,你去了可千万要注意那方面!喂,你懂我说的那方面是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混世神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混世神医》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混世神医第4章把腿张开即便是蒙着被子,可这话听在张爱玲耳朵里还是太羞耻了,身子都是跟着颤抖了一下。“把腿张开。”顾北语气平淡,却是带着一丝不容置疑。无奈,张爱玲只得缓缓的张开了腿。“我要开始了,可能会有点那种感觉,不过为了避嫌,你最好别发出声音。”虽然自己是为了治病,不过再怎么说在人家赵局长的家里对人家的老婆做这样的事,确实不合适,这要是被赵天来看见了,难免心里会有想法。而这,也就是顾北让赵天来回避的原因。“嗯。”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超级强兵当奶爸第四章:调戏警花中港市南城区警察局。二楼审讯室。林昆和章小雅坐在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的对面,中间隔着一条小方桌,男警察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模样,三角眼鹰钩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种。女警察二十多岁的模样,大眼睛高鼻梁,朱唇贝齿,标准的个美人胚子。从一进门开始,男警察的眼珠子就滴溜溜的转,不是往身侧的女警察身上瞟,就是往章小雅的身上瞟,而且专挑章小雅衣服破的地方瞟。顿了顿,男警察阴阳怪气的先冲章小雅问道:“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