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巅峰武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41:57 来源:网络 []

书名:巅峰武帝
001章 六耳猕猴
中土大陆,大秦王朝皇城之外。巅峰武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这是皇城附近的一片原始森林,林子里很少有灌木丛,全是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碧绿的云,把蓝天遮了个严严实实。 “吱吱……”林中,一只瘦小的猕猴顺着树间的藤蔓在林中飘荡,抓耳挠腮,好不自在。 突然,它的双眼滴溜溜的转了转,似是发现了什么,纵身跳上一条枝桠,朝下望去,眼中似是有着奇怪之色。 稍许,它或是有些不耐,顺着树干慢慢的荡了下去,落在了树下柔软的叶泥之中,朝数尺之外偶然发现的一条人影慢慢靠近。 齐运浑身发冷,浑浑噩噩,想要醒来却发现无论如何都不能睁眼,正是这时,鼻子忽然一痒,一个喷嚏,猛地惊醒。 “这是什么地方?”齐运睁开眼睛,眸中掠过一抹混沌茫然,不过这道迷茫仅仅维持一瞬,他便本能的挺身而起,速度飞快。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吱……”他这本能反应,却将那猕猴骇了一跳,这小东西惊慌的跳上一颗古树,直到感觉应该安全后,才心有余悸的看着树下的齐运。 “嘶。”齐运无暇理会那猴子,刚刚站稳,他便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骨骼痛疼欲裂,这种感觉令齐运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已经有一百多年没受过伤的齐运,察觉到此刻的身体状况,无疑感到十分诧异与不解。 “这是?”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齐运很快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大惊失色,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 瘦小的身材,身上穿着锦衣华服,这衣服是上好的布料,一看便知是那富贵人家才穿的上的料子,虽然此刻被树枝划的破裂了不少,不过仍然难掩其中的华贵。 “流云战袍呢?登云靴呢?还有裂天斧也不见了。”齐运捏了捏手指,努力让自己清醒,他很清楚,自己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还很不一般。阅读haohaoyun.com 他刚想到这里,脑中一阵剧痛,属于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犹如潮水般涌入齐运的大脑,他纵横中土大陆一纪有余,心性坚韧异常,就算自己身上发生了这等怪事,仍然保持着理智,努力接受着这些纷乱的记忆。 不知道过了多久,齐运睁开了眼睛,眼神复杂。 接受了那些记忆,齐运才知道自己竟然重生了,还魂到这具同样叫齐运的人身上。 “也不知现在是神武历多少年,距我前世在云荡山脉陨落后过了多久?”齐运摇了摇头,似是有些叹息。 很快,他便收回了思绪,前世的事,齐运暂时不想去想,还是将当前的事情解决了要紧。 “大秦王朝,兵部尚书之子齐运?”他晒然一笑,“这等身份比我当年不知强了多少,只是可惜,虽然身份尊贵,这天赋与能耐却着实不怎么样。” 齐运审视着这具身体,微微皱眉,那齐运十五岁的年纪,却连武徒的境界都没碰到,实在太过废物了一点。好好孕 中土大陆,妖族与人族并存,斗争激烈,平均每个月便会爆发一次大规模的战斗,小规模的冲突更是不断,在这种竞争异常残酷的格局下,所有王朝都极为重视武炼,孩童十岁便开始修习武炼之道,一些大的门阀世家,更是七八岁便开始培养下一代。 身为当今兵部尚书之子的齐运,照理来说,怎么都不可能在十五岁都没触摸到最低级的武徒之境,而现在却存在这种状况,显然是别有隐情。 搜寻着脑海中的那些记忆,齐运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庶出之子,本身还有点痴呆,不受族中人的待见,难怪。” 当今大秦王朝兵部尚书齐战,统管全国军事行政,乃是正二品的高官,而且齐家又是大秦王朝的老牌世家,齐战自然妻妾成群,儿子众多,这么一个庶出的儿子,还毫无亮点,自然吸引不了他的注意。 了解了这些事情之后,齐运也是耸肩自顾而笑道:“想不到我堂堂裂天武圣,还魂重生之后竟是这副光景,不仅要重头修炼,还得面对那些世家大族的勾心斗角,真是让人提不起兴趣。” 虽然齐运是庶出,不过怎么说都是兵部尚书的儿子,怎么会无故被人丢到这么一座原始森林,明显是有人害他。 “大将军府,庞利公子。版权haohaoyun.com”齐运摇了摇头,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他知道,就是这个人害了齐运,抛尸至此。 现在的他,可不是以前的那个齐运,所以有些事,自然需要去改变,只有这样,他才能尽早恢复到以前的实力。 毕竟,一个家族的底蕴和资源放在那里,不用白不用啊。 “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齐运看了看附近,根据记忆,他所处的这片森林应该是万仞林,距离皇城不远。 这里有不少虎豹豺狼等猛兽,在其深处,更有着一些实力不弱的妖兽,是王公贵族理想的狩猎之地。 不过现在不是狩猎的时候,所以人迹罕至。说明haohaoyun.com 刚才那猕猴在树上慢悠的啃着一颗不知名的果实,同时打量着齐运,这小东西似乎发现齐运并不能给它带来什么威胁,所以平静了不少。 “这小东西倒是有点意思。”齐运正打算离开这里,抬眼看了这小猴一眼,眼中掠过一抹思索。 掠过这道想法的同时,齐运飞速的扫过四周,这里虽然还不算是万仞林的深处,不过一些猛兽却应该是少不了的,不过齐运待了这么久,却什么野兽都没见着。 一般发生这种情况,就是这附近有什么强横的猛兽或是妖兽占领了这里,这块是属于它的领地,所以不会出现其他猛兽。 可齐运除了这猕猴,却没见过其他动物。 想通了这点,齐运的目光也是渐渐带起了一丝笑意,如果他所料不错,这猕猴,应该就是这块领地的主人。 “据我所知,能在妖兽中称霸一方的猿类可并不多,不知你这小家伙是哪路神明?”齐运提起了一丝兴趣。 这小猴明显还处于幼年期,能在幼年期便称王称霸的猿类妖兽可不多,除非是一些血脉极为高阶的妖兽,这之中包括了龙族、九尾族、鲲鹏族等极为有名气的妖类,而猿类只有其中的少数一些异类,才会在幼年期便有这等威势。 譬如说猿类最著名的四大灵猴,但四大灵猴就算齐运前世,也不过见过其中的通臂猿猴,至于其他三位,却是从未见过。 齐运眯眼打量着树上的那只猕猴,外形上,却没发现有什么不同,除了长得瘦小些,看上去颇为机灵外,与其他猴子并无两样。 他想了想,嘴巴动了动,口中竟然发出一些奇怪音节,声音很怪异,完全不像人族汉字的发音。 声音短促,而且听上去还有些不舒服,不过那猕猴却是呆了呆,一双黄橙橙犹如田黄石的眼中,很快掠过一丝惊喜。 “吱吱。”那小猴丢了手中的果实,腾身而起,在树上跳来跳去,显得极为喜悦,就像孤独已久的孩子突然找到了可以一起玩耍的伙伴。 齐运笑了笑,他前世可是整个中土大陆,为数不多会懂兽语的武者,虽然换了具身体,不过却并不妨碍他说兽语。 兽语是灵智初开的妖兽以及妖族中已经可以化人的妖兽的通用语言,与人语不同,听得懂的人都很少,更别说会说兽语的人,齐运前世之所以闻名中土大陆,不仅是武炼一途修炼至武圣,会说兽语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那小猕猴此刻已经跳上了齐运的肩头,揉着他长长的黑发,好不欢快,毫无戒心。 见状,齐运倒是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也就释然,这小猴年纪尚小,不懂人心险恶,而且看起来也是第一次碰到会跟它交流的生物,表现如此,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齐运感觉这猴子有些不同寻常,当即也是用兽语轻轻说道。 人族与妖族虽然对立,不过也有一些强大的武者拥有生死与共的妖兽伙伴,所以齐运才会发出邀请。 猕猴显得很高兴,当即便点了点头,它灵智初开,只听得懂兽语,却并会说。 齐运也颇为高兴,这猕猴尚处幼年,便吓得其他猛兽不敢靠近,待其成长后,肯定会成为他不小的助力。 “等等……”征得猕猴同意,齐运正想带着它离开这里时,余光忽然撇到它的耳朵,当即也是微微一惊。 这猕猴一眼看去,与其他猿类并无不同,不过离近了仔细看才可以发现,在其左右两耳之下,竟然分别还有两只耳朵! 只是有点小,不太引人注意,所以适先齐运才没有发现。 他发誓,就算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妖族中的龙族族长,也没有这般惊讶,因为这猕猴,竟然是妖族千年难得一见的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不仅被妖族中的猿族奉为四大灵猴之一,就算在整个妖族,也是被认为有数的能有机会晋升为妖帝的逆天存在。 齐运复杂道:“竟然是六耳猕猴,难怪这附近没有其他猛兽乃至妖兽出没,那些东西恐怕闻到这股气息,就会感到惊梀异常,哪里还敢靠近。” 妖族中对于血脉的禁忌异常强烈,像六耳猕猴这种妖族中顶尖的存在,对于其他妖族有着极大的压制。 他虽然惊喜异常,不过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六耳猕猴虽然是天地孕育而生的神物,不过对于修炼,仍然跟其他妖兽无异,需要一步步开始。 而眼前的这六耳猕猴正处于幼年期,明显还比较弱小。
002章 逞凶
“以后我就叫你六耳吧,走,带你去我们人族见识见识。”齐运对着肩头的六耳笑了笑,悠然离开了万仞林。 大秦王朝,屹立于中土大陆中部,乃是四战之地,东与海妖相望,西与蛮人交界,北与洛月王朝毗邻,南边更是与妖族仅有一山相隔。 正因为处于这种环境之下,大秦王朝武风极盛,全民习武,民风极是彪悍。 秦都乃是大秦王朝的皇城,离万仞林不远,半个时辰后,齐运便来到了皇城之外,看着眼前这座雄伟高大的城池,齐运倒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其肩头的六耳,一脸惊讶,似乎极是好奇。 皇城附近,车水马龙,热闹异常,此刻又是正午,入城的人更是比平常要多了不少,这些平民排成几队,正接受皇城守卫的盘查。 齐运混在人群中,准备入城。 “你是什么人?有户籍么?”一名身着甲胄的守卫似是感觉齐运有些不太对劲,抽出腰间的铁剑,指着齐运喝道。 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华美,不过却因为被林中的枝桠划的破破烂烂,反而看不出一丝贵气,再加上一脸污垢,肩上怪异的猕猴,让人一眼看去,不但不像是贵公子,反倒像是神棍骗子之类的人。 齐运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没有。” 闻言,那护卫顿时眉头一挑,铁剑横握,“我乃齐府公子齐运,进出皇城,从来不需要什么户籍。” “齐府?”听到齐运冷冷的话语,那护卫愣了愣,旋即打量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齐府乃皇城五大世家之一,地位尊崇,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公子,当我是傻子不成?” 齐家在皇城声名很响,祖上乃是大秦王朝开国功臣,被太祖皇帝赐封公爵,世袭爵位。 那持剑护卫还想说话,这时却被旁边一位年纪稍长的提枪护卫拉过,“齐运,你就是那个昨天被陈亲王大人召为驸马的齐家公子齐运?” 话音一落,顿时不少人朝齐运看了过来,或奇怪,或讶异,或同情的目光在齐运身上来回扫过。 “这人真是齐府的公子?怎么如此狼狈?” “什么公子?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儿子罢了,听闻还是个傻子,这种人,齐府怎么会在意?” “说的是,此人不仅在齐府地位卑微,而且已经十五岁了,在武炼一途却连武徒都没达到,连地位高点的下人都不如。” 齐府出了这么个傻子废物,这么些年,早已在皇城流传甚广,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笑之事。 对于这些路人的言语,齐运倒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刚才那提枪护卫所说的话,令他有些疑惑,“陈亲王招我为驸马,怎么我不知道?” 齐运心中惊讶,他知道,陈亲王乃是当今圣王之弟,位高权重,是手握重权的正牌亲王,而自己不过是齐府庶出的儿子,他怎么会招自己为婿? “齐府办事,闲杂之人速速让开。” 正在这时,几匹宝马从城外飞驰而来,为首是一金甲青年,看上去二十出头,身着黄金锁子甲,提着长枪,驾着汗血,眼神漠然。 “很威风嘛。”齐运回头一看,轻轻笑道。 他认出来,这青年将军正是齐府长孙,齐战正房夫人所生的儿子,现任御林军右统领的齐帆,也是他的大哥。 齐帆没有看到齐运,准确的来说,他谁都没看,出入这里的都是平民,没有谁值得他看上一眼。 “一群贱民,没看到我家公子,还不快滚。”这些战马速度极快,一眨眼便冲到了城下,齐帆身旁的一名银袍侍卫眉头一皱,马鞭一扬,朝人群抽去,顿时将几名躲之不及的平民抽的皮开肉绽。 齐运就在人群中,幸亏躲得快,不然这一鞭也得抽到他身上,躲开攻击,他的眼神微微有些发冷。 齐帆身边,还有着一名女子,骑乘白马,虽然以薄纱掩面,不过从那曼妙的身姿可以想象,那一张脸庞,也必定是倾国倾城。 此女看上去似乎与齐帆并肩同行,不过齐运却是看出来了,这女子御马前行时,比齐帆的马要稍稍前一点。 “公子?”刚才那名银袍侍卫指着前方排队的平民,对齐帆询问道。 “冲过去。”齐帆看都没看眼前的这些人,轻扬马鞭,冷然道:“公主驾马而归,难道还要等这些贱民进了再进?” “是。”得到指令,那侍卫会意的前去开路,骑马一边冲一边喝道:“所有人让开,让我家公子先行进城。” 看着那来势汹涌的战马,真是从人前冲撞而过,只怕立即就会被踩成肉酱了。 排队的平民赶紧纷纷朝两边让开,不过由于人太多,而且齐帆等人的速度太快,在路中间,还是有不少平民避之不及。 齐运没有避开,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些冲过来的驾马侍卫。 “那不是齐家的傻子齐运,他怎么还在路中间?”皇城的守卫面对这些贵公子也无可奈何,所以早就让开,让他们先进城,一守卫突然看到还在路中间的齐运,顿时惊叫道。 “都说齐家的齐运傻,没想到竟然蠢到这种地步,马来了还不躲开。” “哼,关我们什么事,就算被踩死了,也是齐帆的事,啧啧,大哥驾马踩死弟弟,这个消息若是传到皇城,不知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是啊,这样也好,杀杀这些公子的气焰,他娘的,老子早就看这些家伙不爽了,听说这齐运已经与陈亲王的女儿冰月郡主定亲了,他一死,陈亲王肯定不会放过齐帆。” 这些守卫见到齐运这样,不禁议论纷纷,还有些人似乎已经看到齐运血溅当场,眼中的幸灾乐祸越来越浓。 齐帆一马当先,当他看到有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正挡在路中间,嘴角也是划过了一抹残酷的笑容。 齐运现在的打扮与平常区别很大,所以他没有认出是齐运,不过,就算认出,他的行为也不会因此而改变。 齐府长孙的地位,不容任何人挑衅。 “嘶!” 在齐帆距齐运仅有十数尺之时,前者手中的马缰猛然紧握,胯下汗血宝马顿时发出一声长嘶,前蹄高高扬起,紧接着以迅雷之势狠狠踏下。 齐运估计,这烈马此刻的力量,差不多有三星武徒那么强,以齐运现在这副躯体,要是任由它踩中,必定直接被踏为肉酱。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齐运难逃一死时,他的身体竟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微微一侧,不多不少,马蹄刚好在其耳边刮过,仅相差一分的距离。 虽然没有碰到他,不过那裹挟的劲风依然令他感觉生疼。 “咔咔咔。”躲过了致命一击,齐运莫名一笑,双臂下沉,探手朝那尚未落地的马蹄抓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不说那些普通人,就算齐帆也没有料到,这个不知名的小子,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躲开攻击,简单、有效,却令人有些不可思议。 齐运仿若没有看到这些人惊讶的目光,自顾自得道:“事情还没完呢。” 说着,他的两只手已经紧紧握住了马的前蹄,目光凌厉。 “什么?”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完全没有料到齐运不仅躲开了攻击,竟然还反身抓住了马蹄,令那匹汗血宝马不能动弹。 “贱民,你想干什么?”感觉胯下战马的前蹄难以落下一分,齐帆终于难以保持脸上的漠然,目含杀机道。 齐运的两只手犹如生铁浇铸,抓着马蹄巍然不动,忽然抬头,咧嘴笑道:“大哥,小弟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而已,何必下此杀手。” 齐帆一愣,看着齐运的脸庞思索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是你,你这个贱种生的傻子跑到这里来干……” 话还没说完,齐运目光徒然一沉,一抹戾气飞快掠过,双臂朝上猛然一掀。 “聿聿……”汗血马受惊的叫声突然响起,只见齐帆与其胯下的战马竟然被齐运生生掀翻在地,人仰马翻,尘土飞扬,将周围的人马都吓得飞速后退。 齐帆根本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摔在了地上。 “公子,你怎么样了?”见齐帆摔倒在地,其后的侍卫赶紧下马,奔了过去。 齐帆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刚才那一下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伤势,不过却也弄的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没事吧公子。”一名侍卫想要去搀扶齐帆。 “滚!”不过,还没碰到前者,齐帆便一脚将他踹了出去,眼睛猩红,明显暴怒之极,“好,很好,没想到昔日齐府的傻子与软蛋,竟然也会有反抗的时候。” 齐运漫不经心的揉了揉手臂,淡淡道:“想不到那畜生的力气还真大,弄得我的手还有点疼呢。” 闻言,旁边那些人顿时犹如看怪物般的看着齐运,汗血马是战马中的极品,虽然没有成长为妖兽,不过力气却是大的惊人,至少都相当于人类的武徒境界,齐运能毫发无损的将马掀翻,根本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 “你找死!”齐帆看着齐运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更是怒由心生,拔出腰中佩剑,指着齐运嘶声怒吼。 齐运面色不改,看着他手中的长剑,意味深长道:“倒是一把不错的灵兵,如果我所料不错,这应该是一把上品灵兵吧,呵呵,飞星取月剑,四皇子的贴身灵兵。” 齐帆的身躯微微一震,双瞳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巅峰武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巅峰武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异界苍穹17章(第17章 心鱼)

    原标题:异界苍穹17章(第17章心鱼)小说名字:异界苍穹第17章心鱼那一群灵魂齐齐发出了阵阵地嘶叫声,瞬间飘到了那洞穴深处的一面墙壁处。亚嘶鼻间的金光顿显,那被挂抹得十分光滑的墙壁在这道道的金光中坍塌,一具具挤在一起的尸体从墙壁中掉落下来。那已是干尸的尸体瞬间堆满了面前的过道。亚嘶呆呆地望着这些可怜的灵魂,喃喃地问道:“为何会是这般的埋葬呢?”一群灵魂顿时发出了阵阵地哀嚎,让还在呆望的亚嘶有些惊诧,嘴里再次念起了咒语,意念瞬间穿透了这些灵魂,那被杀时的影像出现在了亚嘶的脑海之中。一具具的暗黑族人

  • 都市近身兵王17章(第一卷第17章 改天请你吃饭)

    原标题:都市近身兵王17章(第一卷第17章改天请你吃饭)小说名称:都市近身兵王第一卷第17章改天请你吃饭沈冰晴听到这里满脸黑线,同时心中生出不服气的想法:张妙茹,我记下了,倒要看看她的胸是怎样优美!傅恩奇道:“你在听我说话吗?”沈冰晴道:“我就是警察,才不找警察男友,早出晚归,执行任务十有八九会有生命危险,没有安全感,我才不找。”傅恩奇笑道:“那找臭流氓男朋友好不好?就像我这样英俊潇洒的青年人物?整天陪着你,好不好?”沈冰晴呸了一声:“你脸皮真厚。”傅恩奇笑了笑,跟着正色道:“另外一桩心事是银行

  • 剑临17章(第一卷 上古传承第17章 修罗卫士)

    原标题:剑临17章(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7章修罗卫士)小说书名:剑临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7章修罗卫士风雪之城!这赫然又是一件天阶上品的灵宝!据说是由当年的风雪剑皇炼制出来的小灵宝,但放在这个场合,就是能够镇压一切的存在。在枯木长老手上,一座金字塔状的小城池显现出来,城池之上,是一座十万里宽广的城池投影。狂风咆哮,雪淹乾坤,整座蛮荒天魔谷,瞬间进入了隆冬,无边无际的毒瘴,都被冻成了固态,一层一层掉落下来。风雪之城的器灵,正在贪婪地吞食着这层层毒瘴。“给我镇压!”轰!一座偌大的城池,能将整座万丈深渊都给

  • 极品邪帝17章(第17章 葬神渊)

    原标题:极品邪帝17章(第17章葬神渊)小说:极品邪帝第17章葬神渊“英雄救美?问问美女答应不?”年轻男子大笑,眼眸中露出一抹不屑:“滚开!”大手一挥,却是一股神芒掠过,一股大力涌现,摧枯拉朽一般,将那男孩手中的长剑卷动,直接震飞。一脚踢在男孩胸口上,男孩身形无法保持稳定,直接便是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跌飞出去。见状,没有人再敢上前,前车之鉴在那放着呢。“魔道?”杨飞这才看清楚了,那修为不凡的年轻人,并非正道某一宗派的,而是身上显化出魔气,显然是魔道一派的。正邪魔在此汇聚,各种人物都有啊!便是在下

  • 都市狂龙17章(第一卷 破茧为龙第17章 后会无期)

    原标题:都市狂龙17章(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7章后会无期)小说名:都市狂龙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7章后会无期小杰客气的一笑,闪身让开。韩云枫大步流星走向南如雪的房间。砰!韩云枫走进房间后随手把门用力的关上,指着南如雪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什么人?你这是在侮辱我你知不知道?”韩云枫刚一进屋就一连气的质问,心中却在暗爽不已。南如雪穿着白色的睡衣,坐在床边,两条白皙的美腿露在外面,睡衣的领口很松,可以轻易的看到那半露的春光。凭借韩云枫多年的把妹经验,搭眼一看便知道,此刻的南如雪里面是真空状态。“用的着

  • 易龙志传17章(第17章 较量)

    原标题:易龙志传17章(第17章较量)小说名字:易龙志传第17章较量原本有些担心的黄君仪此时更是诧异了,小嘴微张,粉嫩的小脸有点呆滞。“恩?喂,肥条你干什么?打啊!”红发男大喊着那个定住的男人。红发男觉得很奇怪,怎么就要打下去的时候停了下来了,再加上他交流那个叫肥条的人几声都毫无反应。红发男再次看向易皓,这次看易皓不再是那种嚣张的态度了,而是以另一种眼神。他小眯着眼睛,伸出鲜红的舌头略微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带着点微笑对易皓说:“你在他做了什么?我劝你还是尽快道歉赔钱,不然的话……嘿嘿!”再次扭

  • 金牌商人17章(第一卷 风起石岭村第17章 野猪肉香喷喷)

    原标题:金牌商人17章(第一卷风起石岭村第17章野猪肉香喷喷)小说名字:金牌商人第一卷风起石岭村第17章野猪肉香喷喷野猪接连吃亏,早已红眼发狂,哪里肯善罢甘休?埋着脑袋跟在骆阳屁股后面就追了过来。两条腿速度再快也跑不过四条腿。只往前跑了几步,野猪就追了上来,骆阳甚至都能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粗重鼻息!无奈之下,他只好不断地绕着S形。可是没想到绕S形这个业务,野猪居然比他还要熟练!刚饶了一个大S和一个小S,骆阳就感觉到一股巨力猛然朝着他的屁股撞过来。在这股巨力作用下,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重重扑倒

  • 桃运保镖17章(第17章 落魄的追求者)

    原标题:桃运保镖17章(第17章落魄的追求者)小说名字:桃运保镖第17章落魄的追求者没有障碍之后,这两个人大步的走了进来。前台是个小女生,更不敢说什么,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这王天林追求何语菲也有一段时间了,开始的时候彬彬有礼的,非常的客气。尊重何语菲的意见,不到公司里来。可花了小半年的时间,竟然连何语菲的小手都没碰到过,几次表白都被拒绝。王天林的面子上可就有点挂不住了,今天打算来点硬的,让何语菲看看,自己可不是软蛋,别把我王天林看扁了。王天林和随从直奔电梯,走着走着忽然感觉耳际

  • 村官韵事17章(第17章 打探消息)

    原标题:村官韵事17章(第17章打探消息)小说名称:村官韵事第17章打探消息秦岚站在台阶上,颐指气使地冲林学涛脆声说。刚刚被她溅了一裤腿的泥,又要被当苦力一样驱使,林学涛心里一阵怒火,情急就要吼出声来。却被强子一把拉了拉。看在强子的份上,林学涛这才勉强忍下了。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想动。“怎么?林老师,你不想去?你这个为人师表的校长,平时不都教育你的学生要诚信,要勤劳勇敢么!”秦岚撅着小嘴,眼睛望着天,更加得意地说着。“我去!我去!我来挑!秦老师,这事儿就包在我强子身上啦!”强子忙不迭地说着,已经

  • 武绝凌天17章(第17章 一剑灭杀)

    原标题:武绝凌天17章(第17章一剑灭杀)书名:武绝凌天第17章一剑灭杀“好一个方三少爷,好一个暗算。既然如此,今日就让你知道暗魔剑的厉害。”楚易于冷笑声中忽然抬起脚来,紧接着暗魔剑潇洒无比的冲着方天下攻出一招。楚易这一招攻出,场中所有人顿感惊艳。只觉楚易动作潇洒飘逸至极,如闲庭信步一般,没有丝毫滞碍,没有丝毫烟火气。但是脚步落下的时候却已经到了方天下身前,而那一剑更是仿佛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又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宛若镜花水月,如梦似幻。“什么?”“这不可能。”刚刚稳固了修为的洛仙儿和李诗语如